快捷搜索:
雪忿不若忍恥之為高,逸民答曰
分类:文学天地

古典管法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解出处

仕人又曰:“隐遁之士, 则为不臣, 亦岂宜居君之地, 食君谷乎? ”逸民曰:“何谓其然乎! 昔颜子死, 鲁僖公将躬吊焉, 使人访仲尼。 仲尼曰:‘凡在邦内, 皆臣也。 ’定公乃升自东阶, 行君礼焉。 因而论之, ‘率土之滨, 莫匪王臣’可见也。 在朝者陈力以秉庶事, 山林者修德以厉贪浊, 异口同声, 俱人臣也。 王者无外, 天下为家, 日月所照, 雨水所及, 皆其境也。 安得悬虚空, 餐咀流霞, 而使之不居乎地, 不食乎谷哉?

  矫情:掩盖真情。汉董仲舒《士不遇赋》:“虽矫情而获百利兮,復比不上正心而归一善。”

孔夫子称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洪崖先生创高道於上皇之代,许由善卷不降节於唐虞之朝,是以易有束帛之义,礼有玄纁之制。作家发白驹之歌,春秋显子臧之节。明堂月令以上已聘名士,礼贤者。然而,高让之士,王政所先,厉浊激贪之务也。史班之载,多所阙略。梁鸿颂逸民,苏顺科高士,或录屈节,杂而不纯。又近取秦汉,不如公元元年以前,夫思其人犹爱其树,况称其德而赞其事哉!谧采古今八代之士,身不屈於王公,名不耗於终始,自尧至魏,凡九十馀人。虽执节若夷齐,去就若两龚,皆不录也。

仕人乃怅然自失, 慨尔永叹曰:“始悟超俗之理, 非庸琐所见矣。

  直节:谓守正不阿的操守。宋范文正《依韵和庞殿院见寄》:“直节羡君如指佞,孤根怜小编异凌霄。”

桀纣, 皇上也;仲尼, 陪臣也。 今见比於桀纣, 则莫不怒焉;见拟於仲尼, 则莫不悦焉。 尔则贵贱果不在位也。 故亚圣云, 禹稷颜子渊, 易地皆然矣。 宰予亦谓, 尼父贤於尧舜远矣。 夫匹庶而钧称於王者, 儒生高极乎唐虞者, 德而已矣, 何苦官哉!

  市恩不及報德之為厚;雪忿不若忍恥之為高;要譽不比逃名之為適;矯情不若直節之為真。

“盖士之所贵, 立德立言。 若夫孝友仁义, 操业清高, 可谓立德矣。 穷览《坟》《索》, 著述粲然, 可谓立言矣。 夫善郑无治民之功, 未可谓减於俗吏;仲尼无攻伐之勋, 不得以为比不上於韩白矣。 身名并全, 谓之为上。 隐居求志, 先民嘉焉。 夷齐一介, 不合变通, 古时候的人嗟叹, 谓不降辱。 夫言不降者, 明隐逸之为高也;不辱者, 知羁絷之为洿也。 一代天骄之清者, 孟轲所美, 亦云天爵贵於印绶。 志修遗荣, 孙卿所尚, 道义既备, 可轻王公。 而世人所畏唯势, 所重唯利。 盛德身滞, 便谓庸人;器小任大, 便谓高士。 或有乘危冒崄, 投死忘生, 弃遗体於万仞之下, 邀荣华乎一朝里面, 比夫轻四海爱胫毛之士, 何其缅然邪! ”

  市恩:谓以私惠取悦于人,犹言买好,讨好。宋叶适《故知枢密院施公墓志铭》:“不鸣善以收誉,不衒荐以市恩。”

葛洪曰:余昔游乎云台之山, 而造逸民, 遇仕人在焉。 仕人之言曰:“明明在上, 总御八紘, 华夷同归, 要荒服事;而文化人游柏成之遐武, 混群伍於鸟兽。 然时移俗异, 世务不拘, 故木食山栖, 外物遗累者, 古之清高, 今之逋逃也。 君子思危於未形, 绝祸於方来, 无乃去张毅之内热, 就单豹之外害, 畏盈抗虑, 忘乱群之近忧, 避牛迹之浅崄, 而堕百仞之不测, 违濡足之泥泾, 投炉冶而不觉乎? ”

  忍耻:忍受屈辱。唐杜牧《题玛纳斯河亭》诗:“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生。”

唐尧非不能够致许由巢父也, 虞舜非不可能胁善郑石户也, 夏禹非无法逼柏成子高也, 成汤非无法录卞随务光也, 魏文非不能够屈干木也, 晋平非不可能吏亥唐也, 然服而师之, 贵而重之, 岂六君之小弱也? 诚以百行殊尚, 默默难齐, 慕尊贤之美名, 耻贼善之丑迹, 取之不足以增威, 放之未忧於官旷, 从其志则能够阐弘风化, 熙隆妥洽, 厉苟进之贪夫, 感轻薄之冒昧;虽器不益於旦夕之用, 才不周於立朝之俊, 不亦愈於胁肩低眉, 谄媚权右, 提贽怀货, 宵征同尘, 争津竞济, 市买名品, 弃德行学问之本, 赴雷同比周之末也? 彼六君尚不肯苦言以侵隐士, 宁肯加之锋刃乎www.773.net,! 圣贤诚可师者, 吕牙居然谬矣。

  逃名:逃避声名而不居。《梁国书逸民传法真》:“法真名可得而闻,身难得而见;逃名而名作者随,避名而名作者追。”唐司空图《归王官次年作》诗:“酣歌自适逃名久,不必门多少长度者车。”

且夫太公望之杀狷华者, 在於恐其沮众也。 然俗之所病人, 病乎躁於进趋, 不务行业耳。 不苦於安贫乐贱者之太多也。 假令隐士往往属目, 至於情挂势利, 志无止足者, 终莫能割此常欲, 而慕彼退静者也。 开发已降, 非少人也, 而忘富遗贵之士, 犹不能够居相当之一。 仲尼亲受业於老子, 而无法修其无为;子贡与原宪同门, 而不可能模其清苦。 四凶与巢由同一时候, 王巨君与二龚共世, 而无法效也。 凡民虽复笞督之, 危辱之, 使追狷华, 犹必不肯, 乃反忧其坏俗邪? 姜太公思不比此, 以军法治平世, 枉害受人尊敬的人, 酷误已甚矣! 赖其功大, 不便以至颠沛耳。

  布金眼彪施恩惠比不上报答恩德的朴实;洗雪忿恨不比忍受屈辱的英明;取得荣誉不及逃避声名的养尊处优;矫饰真情不及正直气节的真人真事。

“濯裘布被, 拔葵去织, 豘不掩豆, 菜肴粝餐, 又获逼下邀伪之讥, 树塞反坫, 三归玉食, 穰侯之富, 安昌之泰, 则有僭上洿浊之累。 未若游神典文, 更新换代, 求饱乎耒梠之端, 索缊乎杼轴之间, 腹仰河而已满, 身集一枝而余安, 万物芸芸, 化为埃尘矣。 食啮弱糊口, 布褐缊袍, 淡泊肆志, 不忧不喜, 斯尊乐, 喻之无物也。

  【注036】明陈继儒《小窗幽记卷一集醒》同文。缺“雪忿”句。

逸民曰:“太公涓长於用兵, 短於为国, 无法仪玄黄以覆载, 拟海岳以博纳, 褒贤贵德, 乐育人才;而甘於刑杀, 不修仁义, 故其劫杀之祸, 萌於始封, 周公闻之, 知其无国也。 夫攻守异容, 道贵知变, 而吕望无烹鲜之术, 出致远之御, 推战陈之法, 害高尚之士, 可谓赖甲胄以完刃, 又兼之浮泳, 以射走之仪, 又望求之於准的者也。

  要誉:取得荣誉。《亚圣公孙丑上》:“今人乍见孺子将入於井,都有怵惕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於乡邻朋友也。”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雪忿不若忍恥之為高,逸民答曰

上一篇:云房十试洞宾,洞宾心无悔恨 下一篇:热血的士兵,披裘公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