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勖依於舅氏,李百药字重规
分类:文学天地

○幼知上

○幼知下

○知人中

《说文》曰:幼,小也。

《唐书》曰:李百药字重规,隋内史令德林子也。为童儿时多疾病,祖母赵氏故以百药为之名。七岁解属文。父友齐中书舍人陆乂、马玄熙尝造德林宴集,有读徐陵文者,云"既取成周之禾,将刈琅琊之稻",并不知其事。百药时侍立,进曰:"《传》称鄅人藉稻。杜预注云:鄅国在琅琊开阳。"乂等大惊异之。

《晋书》曰:裴頠,字逸民。弘雅有远识,博学稽古,少知名。御史中丞周弼见而叹曰:"頠若武库,五兵纵横,一时之杰也。"

《释名》曰:儿始能行曰孺子,孺,弱也。十五曰童,故《礼》有阳童。牛羊之无角者曰童,山无草木亦曰童,言未巾冠似之。

又曰:褚亮字希明,幼聪敏好学,善属文,博览无所不至,经目必记于心。喜游名贤,尤善谈论。年十八,诣陈仆射徐陵,与商榷文章,深异之。陈后主闻而召见,使赋诗,江总及诸词人在坐,莫不推善。

又曰:荀勖父盼,早亡。勖依於舅氏。歧嶷夙成,十馀岁能属文。从外祖魏太傅锺繇曰:"此儿当及其曾祖。"既长,遂博学,达於从政。

《左传·僖下》曰:楚子将围宋,使子文治兵于暌,终朝而毕,不戮一人。子玉复治兵于蒍,终日而毕,鞭七人,贯三人耳。国老皆贺子文,子文饮之酒。蒍贾尚幼,后至,不贺。子文问之,对曰:"不知所贺。子之傅政于子玉,曰:以靖国也。靖诸内而败诸外,所获几何?子玉之败,子之举也。举以败国,将何贺焉?且子玉刚而无礼,不可以治民。过三百乘,其不能以入矣。苟入而贺,何后之有?"

又曰:陈叔达,陈宣帝子。年十馀岁侍宴,赋诗十韵,援笔便就。仆射徐陵甚奇之。

又曰:郭奕时亭长李含有俊才,而门寒为豪族所排,弈用为别驾,含后果有名位,时以奕为知人。

又曰: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超乘。王孙满尚幼,观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

又曰:刘仁轨,尉氏人也。幼少恭谨,好学。遇隋末丧乱,不遑专习,每行坐所在,辄书空画地,由是博涉文史。

又曰:贺循少玩魄籍,善属文,博览众书,尤精《礼》《传》,雅有知人之鉴,拔同郡杨方于卑陋,卒成名於世。

又《成公下》曰:晋栾书、中行偃使陈滑杀厉公,使荀罂、士鲂逆周子于京师而立之,生十四年矣。大夫逆于清原,周子曰:"孤始愿不及此。虽及此,岂非天乎!抑人之求君,使晨☆也,立而不从,将安用君?二三子用我今日,否亦今日,恭而从之,神之所福也。"(傅言少而有才,所以能自固。)对曰:"群臣之愿也,敢不惟命是听。"

又曰:权德舆,生四岁能属诗;七岁居父丧,以孝闻;十五为文数百篇,编为《童蒙集》十卷,名声日大。

又曰:应詹,镇南大将军刘弘,詹之祖舅也,请为长史,谓之曰:"君器识弘深,后当代老子于荆南矣。"乃委以军政。

《战国策》曰:文侯疾,故使张唐相燕,弗肯行,少庶子甘罗请行之。文侯叱甘罗,曰:"夫项橐七岁,为孔子师,今臣年十二,君其试焉,奚遽言叱?"乃见张卿,说而行之。

又曰:蒋乂字德源,史官吴兢外孙。以外舍富坟、史,幼便记览不倦。七岁时,诵庾信《哀江南赋》数遍,而成诵在口,以聪悟强力闻于亲党间。

又曰:杨方,字公回。少好学,有异才。初为郡钤下威仪,公事之暇,辄读五经,乡邑未之知。内史诸葛恢见而奇之,待以门人之礼,由是得周旋贵人间。

又曰:王孙贾年十五,事闵王。其母曰:"汝朝出而晚还,则吾倚门而望;汝暮出不还,则吾倚庐而望汝。汝事王,王出走,不知其处,汝尚何归?"王孙贾乃入市中,罗曰:"淖齿乱齐杀王,欲与我诛者,袒右!"市人从者四百人,与之诛淖齿。

又曰:高郢子定,幼聪警绝伦。七岁时读《尚书·汤誓》,问郢曰:"奈何以臣伐君?"郢曰:"应天顺人,不为非道。"又问曰:"用命赏于祖,不用命戮于社,是顺人乎?"父不能对。

又曰:郭奕,字大业,太韵恤曲人也。少有重名,山涛称其高简有雅量。为野王令,羊祜尝过之,奕叹曰:"羊叔子何必减郭大业!"少选复往,又叹曰:"羊叔子去人远矣。"遂送祜出界数百里。

《史记》曰:项羽击陈留、外黄,不下。数日,已降,项王令男子年十五以上诣城东,欲坑之。外黄令舍人儿年十三,往说项王曰:"彭越强劫外黄,外黄恐,故且降,待大王。大王至,又皆坑之,百姓岂有所归心?从此以东,梁地十馀城皆恐,莫肯下矣。"项王然其言,乃赦外黄当坑者。

《列子》曰: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日。问其故,一小儿曰:"我以为日始出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一儿曰:"我以为日出时远而日中近。"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中才如盘盖,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儿曰:"日初出苍苍凉凉,及其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孔子不能决。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又曰:李韝荐乐安孙璞,亦以道德显,时人称为知人。

《汉书》曰:贾谊,洛阳人。年十八,以能诵《诗》《书》,称于郡中。河南守吴公闻其秀才,召置门下,甚爱之。乃言贾谊年少,颇通诸家之书,文帝召以为博士。

《尸子》曰:蒲衣生八岁,舜让以天下。周王太子晋生八年,而服师旷。

又曰:唐彬,初受学於东海阆德,德门徒甚多,独目彬有廊庙才。及彬官成,而德已卒,乃为之立碑。

又曰:翟方进,汝南上蔡人,年十三失父,给事太守府为小吏,号迟钝不及事,数为椽史所辱。方进自伤,乃诣京师受鞠效。

《鲁连子》曰:齐之辩士田巴辩于狙丘,议于稷下,毁五帝,罪三王,訾五伯,离坚白,合同异,一日而服千人。有徐劫者,其弟子曰鲁连,连谓徐劫曰:"臣愿得当田子,使之必不复谈,可乎?"徐劫言之巴曰:"余弟子年十二,然千里驹也。愿得待议于前,可乎?"田巴曰:"可。"鲁连得见,曰:"今楚军南阳,赵伐高堂,燕人在辽,国亡在旦暮,先生将奈何?"田巴曰:"无奈何。"鲁连曰:"危不能为安,亡不能为存,无贵学士矣。今先生之言,有似枭鸣,出声,人皆恶之,愿先生勿复谈也。"田巴曰:"谨受教。"明日,见徐劫曰:"先生之驹乃飞兔騕褭也,岂特千里哉!"

又曰:韦忠年十二丧父,哀慕毁悴,杖而后起,司空裴秀吊之,匍匐号诉,哀恸感人。秀出而告人曰:"此子长大必吻佳器。"归而命子頠造焉也。

《后汉书》曰:任延字长孙,南阳宛人也。年十二,为诸生,学于长安,明《诗》、《易》、《春秋》,显名太学,学中号为"任圣童"。

《孔丛子》曰:孟子居尚幼,请见子思。子思见之,甚悦其志,命子上侍坐焉。礼敬子居甚崇,子上不愿也。客退,子上请曰:"白闻士无介不见,女无媒不嫁,孟孺子无介而见,大人说敬之,白也未喻,敢问。"子思曰:"然。吾昔从夫子于郯,遇程子于途,倾盖而语,终日而别。命子路将束帛赠焉,以其道同于君子也。今孟子居,孺子也,言称尧舜,性乐仁义,世所希有也。事之犹可,况加敬乎?"

又曰:沛国戴晞,少有才知,与嵇绍从子含相友善,时人许以远致,绍以为必不成器。晞后为司州主簿,以为无行被斥,州党称有知人之明。

《续汉书》曰:黄琬字子琰,江夏人,少失父母而辩惠。祖父琼,初为魏郡太守。建和玄年正月日蚀,京师不见,梁太后诏问所蚀多少,琬年七岁,在傍曰:"何不言日蚀之馀,如月之初?"琼大惊,即以其言应诏,后深奇爱之。时司空盛玄疾,琼遣琬候问,会江夏上蛮贼事到府,玄发书,视毕,微戏琬曰:"江夏大邦而蛮多士少。"琬举手对曰:"蛮夷猾夏,责在司空。"

又曰:子和为临晋令,寝疾不瘳,乃命其二子留葬。二子,长曰长彦,年十有二;次曰季彦,年十岁。父友西洛人姚进先有道,徵不就,养志于家。长彦、季彦常受教焉,既除丧,有先人遗书,兄弟相勉,讽诵不倦。于时蒲坂令许君然造其宅,劝使归鲁,奉以车二乘。辞曰:"载柩而反,则违父遗命;舍墓而去,则心所不忍。"君然曰:"以孙就祖,于礼为得,愿子无疑。"答曰:"若以死有知也,祖犹邻宗族焉。父独留此,不已剧乎?吾其定矣。"遂还其居。于是甘贫,研精坟典,十馀年间,会徒数百。故时人为之语曰:"鲁孔氏好读经,兄弟讲诵可不听。学士来者有声名,不过孔氏那得成。"

又曰:郑袤,字林叔,荣阳开封人也。高祖众,汉太司农。父泰,杨州刺史,有高名。袤少孤,早有识鉴。荀攸见之曰:"郑公业为不亡矣。"

又曰:应奉字世叔,聪明,自为童儿,及长,凡所经历,莫不暗记,读书五行并下。

《郭子》曰:梁国杨氏子,年九岁,甚聪慧。孔君平诣其父,父不在,乃呼儿为设果,有杨梅,孔指以示儿:"此实君家果。"儿应声答曰:"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

又曰:《王戎传》云:"阮籍与浑为友,戎年十五,随浑在郎舍,戎少籍二十岁,而籍与之交。籍每適浑,俄顷去,过戎良久,然后出,谓浑曰:"濬冲清贵,非卿伦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谭。"

又曰:乐恢字伯奇,京兆长陵人。父为县吏,得罪,令收将杀之。恢时年十一,常于府寺门昼夜号泣,令闻之,即解其父。

《周书》曰:晋平公使叔誉于周,见太子晋,与之言,五称三而泅拢

又曰:乐广,字彦辅。父方,参魏征西将军夏侯玄军事。广时年八岁,玄尝见广在路,因呼与语,还谓方曰:"向见广神姿朗彻,当为名士。卿家虽贫,可令专学,必能兴卿门户也。"

又曰: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年十五,常闲处一室而庭宇芜秽。父友同郡薛勤来候之,谓蕃曰:"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蕃曰:"丈夫处世当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

《李固列传》曰:固被诛,弟子汝南郭亮始成童,游学洛下,乃诣阙上书乞收固尸。不许,因往临,哭丧不去,太后闻而诛之。

又曰:曹摅,字颜远,谯国人也。祖肇,魏将军。摅少有孝行,好学,善属文。太尉王衍见而器之。调补临淄令。

《东观汉记》曰:马援子客卿,幼而歧嶷,年六岁,能应接诸公,专对宾客。尝有死罪亡命者来过,客卿逃匿不令人知。外若讷而内沉敏。援甚奇之,以为将相器,故以客卿字焉。

《孔融列传》曰:孔文举年四岁时,与诸兄弟共食梨,引小者,人问其故,答曰:"我小儿,法当取小。"由此宗族奇之。

又曰:潘京举秀才,到洛,尚书令乐广,京州人也。共谈累日,深叹其才,谓京曰:"君天才过人,恨不学耳。若学必为一代谈宗。"京感其言,遂亲骚不倦。

又曰:班固字孟坚,年九岁,能属文,诵诗赋。及长,遂博贯载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学无常师,不为章句,举大义而已。性宽和容众,不以才能高人,诸儒以此慕之。

又曰:融十岁,随父诣京师,闻汉中李公清节直亮,慕之,欲往观其为人。遂造公门,谓门者曰:"我是公通家子孙也。"门者白之,公曰:"高明父祖,常与孤游乎?"跪而应曰:"先君孔子与明公先李老君,同德比义而相师友,则融与公累世通家。"坐众数十人莫不叹息,咸曰:"异童子也!"太中大夫陈炜后至,曰:"人小了了,大或未能佳。"少府寻声答曰:"君之幼时,岂当惠乎?"李公抚抃大笑。顾少府曰:"高明长大,必为伟器。(李范晔《后汉书》云,诣李膺也。)"

又曰:《王澄传》云:王衍有重名於世,时有许以人伦之鉴。尤重澄及王敦、庾凯,常为天下人士目曰:"阿平第一,子嵩第二,处仲第三。"澄尝谓衍曰:"兄形似道人,而神峰太俊。"衍曰:"诚不如卿落落穆穆然。"澄由是显名。

又曰:丁鸿年十三,从桓荣受《欧阳尚书》,三年而明章句,善论难,为都讲,遂笃志精锐,布衣荷担,不远千里。

《何宴别传》曰:胩时小养魏宫,七八岁便慧心大悟,众无愚知莫不贵异之。魏武帝读兵书有所未解,试以问宴,晏分散所疑,无不冰释。

又曰:戴若思往武陵省父,时同郡人潘京素有理鉴,名知人。其父遣若思就京与语,既而称若思有公辅之材。

又曰:张堪字君游,年六岁受业长安,治《梁丘易》,才美而高,京师号曰圣童。

《邴原别传》曰:原字根矩,十一丧父,家贫早孤,邻有书舍,原过其傍而泣。师问曰:"童子何罪?"原曰:"一则愿其不孤,二则羡其得学。"师亦哀原之言而为之曰:"童子苟有志,我徒相教,不求费也。"于是遂就书,一岁之间,诵《孝经》、《论语》。

又曰:《周顗传》曰:同郡贲嵩有清操,见顗叹曰:"汝、颍固多奇士!自顷雅道陵迟,今复见周伯仁,将振起旧风,清我邦族矣。"

又曰: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年十三,能诵《诗》,受业长安。时上亦游学京师,禹年虽幼,而见上知非常人,遂相亲附。及汉兵起,即策杖北渡,追及上于邺。

《管辂别传》曰:辂年八九岁,便喜仰视星辰,得人辄问其名,夜不肯寐。自言:"家鸡野鹄,犹尚知时,况于人乎?"与比邻儿共戏土壤中,辄书地作天及日月星辰。每答言说事,语皆不常,宿学耆人不能折之,皆知其当有大异之才。时年十五,来在官舍,始读《论语》及《易》,便开源布华,辞义斐然。于时黉上诸生四百馀人,皆伏其才。琅琊太守单子春雅有才度,闻辂一黉之俊,欲见之,父遣辂造之。大会宾客百馀人,辂既年少惧失精神,请先饮三升清酒,然后与言。子春大喜,便酌酒,独使饮之。子春曰:"吾自欲与辂旗鼓相当。"于是唱大语之端,遂经乎阴阳。子春及众士卒共攻劫,论难风起,而辂答对,言皆有馀。至日向暮,酒食不得。子春语众人曰:"此年少盛有才器,听其言语,正似司马子游猎之赋,何其磊落雄壮,英神秀茂,必能明天文地理变化之数。"于是发声徐州,号之神童。

又曰:刘隗伯父讷,字令言,有人伦鉴识。初入洛,见诸名士而叹曰:"王夷甫太鲜明,乐彦辅我所敬,张茂先我所不解,周弘武巧於用短,杜方叔拙於用长。"

又曰:承宫,琅琊姑幕人。少孤,年八岁,为人牧猪。乡里徐子盛明《春秋经》,授诸生数百人。宫过其庐下,见诸生讲诵,好之,因弃其猪而听经。猪主怪其不还,来索,见宫,欲笞之,门下生共禁止,因留精舍门下,樵薪。

《傅宣别传》曰:宣字世和,北地泥阳人,年十三而著《河桥赋》,有文义。

又曰:周浚有人伦鉴识。其乡人史曜素微贱,众所未知,浚独引之为友,遂以妹妻之,曜竟有名於世。

又曰:鲁恭父建武初为甘陵太守,卒官。时恭年十二,弟丕年七岁,昼夜号踊不绝声,郡中赙赠无所受。归服丧,礼过成人。

《傅嘏别传》曰:嘏字昭先,年八岁丧母,号泣不绝声,自然之哀,同于成人。年十四始学,疑不再问,三年中诵五经,皆究其义,群言无不综览。

又曰:《阮修传》云:王衍当时谈宗,自以论《易》略尽,然有所未了,研之终莫悟,每云:"不知此后当见能通之者不。"衍族子敦谓衍曰:"阮宣子可与言。"衍曰:"吾亦闻之,但未知其亹亹之处定何如耳!"及与修谈,言寡而旨畅,衍乃叹服焉。

又曰:吴祐字季英,陈留长垣人。父恢,为南海太守。祐年十二,恢欲杀青简以写经书,祐谏曰:"今大人逾越五岭,远在海滨,其俗旧多珍怪。此书若成,则载之兼两。昔马援以薏苡兴谤,王阳以衣囊邀名。嫌疑之间,诚先贤所慎也。"恢乃止,抚其首曰:"吴氏世不乏季子矣。"

《何祯别传》曰:祯,庐江潜人。父他,字文奇,有俊才,早卒。祯在孕而孤,生遇荒乱,归依舅氏。龆龀乃追行丧,哀泣合礼,乡邑称焉。十馀岁,耽志博览,研精群籍,名驰淮、泗。

又曰:桓彝,字茂伦。庾亮每属彝觅一佳吏部,及至都,谓亮曰:"为卿得一佳吏部矣。"亮问安在,彝曰:"人所应有而不必有,人所应无而不必无。徐宁真海岱清士。"因为叙之,即迁吏部郎。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勖依於舅氏,李百药字重规

上一篇:www.773.net那女子见吕煜走开,鬼仙有何术何功而至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