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齐有人一居东郭,以扁鹊言告简子
分类:文学天地

○肉

○医一

《说文》曰:脢,背肉也。胂,夹脊肉也。瘜,寄肉也。

《周礼·水官下》曰:医生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供医事。凡邦之有病痛人、疕疡者造焉,则使医分而治之。岁终则稽其医事,以制其食。十全为上,十失二遍之,十失四为下。

【秦氏越人仓公列传第四十五】

《释名》曰:肉,柔也。

又《天官·疾医职》曰:疾医掌养万民之病魔。四时都有疠疾:春时有痟首疾,夏时有痒疥疾,秋时有疟寒疾,冬时有嗽气疾。以五味、五穀、五药养其病,以五气、五声、五色视其死生。两之以九窍之变。参之以九藏之动。凡民之有病痛人。分而治之。死终则各书其所以。而入於医务卫生职员。疡医掌肿疡、溃疡、金疡、折疡之祝药,劀煞之剂。凡疗痬以黑顺片攻之,以五气养之,以五药疗之,以五味节之。凡药,以酸养骨,以辛养筋,以咸养脉,以苦养气,以甘养肉,以滑养窍。凡有疡者,授其药焉。

  秦缓者,勃海郡郑人也,姓秦可儿,名越人。少时为人舍长。舍客长桑君过,秦缓独奇之,常谨遇之。长桑君亦知卢医极度人也。出入十馀年,乃呼秦缓私坐,间与语曰:「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毋泄。」秦氏越人曰:「敬诺。」乃出其怀中中草药予秦氏越人:「饮是以上池之水,二十日当知物矣。」乃悉取其禁方书尽与秦氏越人。猝然不见,殆非人也。卢医以其言饮药八日,视见垣一方人。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为医或在齐,或在赵。在赵者名卢医。

《礼记·檀弓下》曰:延陵季子適齐,长子死,葬於瀛、博之间,号之曰:"骨血归於土,魂气无不之。"

《礼记·曲礼》曰:君有疾,饮药,臣先尝之。亲有疾,饮药,子先尝之。医不三世,不服其药。

  当晋釐侯时,诸先生彊而公族弱,赵丹为先生,专国事。简子疾,17日不知人,大夫皆惧,於是召秦氏越人。秦氏越人入视病,出,董阏于问秦缓,卢医曰:「血脉治也,而何怪!昔秦穆公尝如此,27日而寤。寤之日,告公孙支与子舆曰:『作者之帝所甚乐。吾所以久者,適有所学也。帝告笔者:「晋国且大乱,五世不安。其後将霸,未老而死。霸者之子且令而国男女无别。」』公孙支部书记而藏之,秦策於是出。夫献公之乱,文公之霸,而襄公败秦师於殽而归纵淫,此子之所闻。今主君之病与之同,不出二十六日必间,间必有言也。」

《左传·宣公十二年》曰:楚子北,师次幼捎阝,将饮马於河而归。闻晋师既济,王欲还,嬖人伍参欲战。参知政事孙叔弗欲,曰:"昔岁入陈,今兹入郑,不无事矣。战而不捷,参之肉其足食乎?"参曰:"若事之捷,孙叔敖为无谋矣。战若不捷,参之肉将要晋军,可得食乎?"

又《王制》凡执技以事上者,祝、史、射、御、医、卜及百工。

  居16日半,简子寤,语诸大夫曰:「笔者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於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心。有一熊欲援小编,帝命作者射之,中熊,熊死。有罴来,笔者又射之,中罴,罴死。帝甚喜,赐小编二笥,都有副。吾见兒在帝侧,帝属小编一翟犬,曰:『及而子之壮也以赐之。』帝告作者:『晋国且世衰,七世而亡。嬴姓将大败周人於范魁之西,而亦无法有也。』」董安于受言,书而藏之。以秦氏越人言告简子,简子赐秦氏越人田50000亩。

《史记》曰:晋姬虞在齐三年,赵惠文王等谋醉重耳,载以行。行远而觉,重耳引戈欲杀咎犯,咎犯曰:"杀臣,成子偃之愿也。"重耳曰:"事不成,笔者食舅氏之肉。"咎犯曰:"事不成,犯肉腥臊,何足食?"乃止。

又《文王太子》世子之记曰:若内竖言疾,药必亲尝之。

  其後卢医过虢。虢世子死,卢医至虢宫门下,问中庶子喜方者曰:「太子何病,国中治穰过於众事?」中庶子曰:「皇太子病血气有的时候,交错而不得泄,发生於外,则为中害。精神无法止邪气,邪气畜积而不得泄,是以阳缓而阴急,故暴蹶而死。」秦缓曰:「其死何如时?」曰:「鸡鸣到现在。」曰:「收乎?」曰:「未也,其死无法半日也。」「言臣齐勃海秦越人也,家在於郑,未尝得望精光侍谒於前也。闻皇太子不幸亏死,臣能生之。」中庶子曰:「先生得无诞之乎?何以言世子可生也!臣闻上古之时,医有俞跗,治病不以汤液醴洒,鑱石挢引,案扤毒熨,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藏之输,乃割皮解肌,诀脉结筋,搦髓脑,揲荒爪幕,湔浣肠胃,漱涤五藏,练精易形。先生之方能假诺,则世子可生也;不可能若是而欲生之,曾不可能告咳婴之兒。」成天,卢医仰天叹曰:「夫子之为方也,若眼光浅短,以郄视文。越人之为方也,不待切脉望色听声写形,言病之所在。闻病之阳,论得其阴;闻病之阴,论得其阳。病应见於大表,不出千里,决者至众,不可曲止也。子以吾言为不诚,试入诊世子,当闻其耳鸣而鼻张,循其两股以致於阴,当尚温也。」

《吕氏春秋》曰:齐有人一居东郭,一居西郭,幸好相遇吃酒,曰:"须肉。"各抽刀自割相啖,以致于死。

《左传》曰:晋侯疾,求医於秦,秦伯使医缓为之。(缓,医名。为,犹治也。)未至,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渭荷,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本身何?"(肓,心鬲也。心下为膏。)医至,曰:"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足,达之比不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公曰:"良医也。"厚为之礼而归之。

  中庶子闻秦氏越人言,目眩可是不瞚,舌挢可是不下,乃以秦缓言入报虢君。虢君闻之大惊,出见秦缓於中阙,曰:「窃闻高义之日久矣,然未尝得拜望於前也。先生过小国,幸亏举之,偏国寡臣幸甚。有先生则活,无先生则弃捐填沟壑,长终而不行反。」言末卒,因嘘唏服臆,魂精泄横,流涕长潸,忽忽承镴,悲无法自止,姿色改换。秦氏越人曰:「若世子病,所谓『尸蹶』者也。夫以阳入阴中,动胃繵缘,中经维络,别下於三焦、膀胱,是以阳脉下遂,阴脉上争,会气闭而堵塞,阴上而阳内行,下内鼓而不起,上国科技大学绝而不为使,上有绝阳之络,下有破阴之纽,破阴绝阳,色废脉乱,故形静如死状。世子未死也。夫以阳入阴支兰藏者生,以阴入阳支兰藏者死。凡此数事,皆五藏蹙中之时暴作也。良工取之,拙者疑殆。」

《顺德名士传》曰:张重字仲笃,举计。孝元帝易重,问何短小,重曰:"皇帝欲得其才,将称骨度肉也。"

又《襄二十一》曰:楚子使薳子冯为太尉,访於申叔豫。叔豫曰:"国多宠而王弱,国不可为也。"遂以疾辞。方暑,阙地,下冰而床焉。重茧衣裘,鲜食而寝。楚子使医视之。复曰:"瘠则甚矣,而沉毅未动。"乃使子南为提辖。

  秦氏越人乃使弟子子阳厉针砥石,以取外春王五会。有间,太子苏。乃使子豹为陆分之熨,以八减之齐和煮之,以更熨两胁下。世子起坐。更適阴阳,但服汤二旬而复故。故天下尽以秦氏越人为能生死人。秦缓曰:「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当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

《唐书》曰:先鸣蜩有王知道母患骨蒸,医云须得生人肉食之。知道遂密割股上肉半斤许,加五味以进。母食之便愈。

又《昭元》曰:晋侯求医於秦伯,秦伯使医和视之,曰:"疾不可为也。是谓近女室,疾如蛊。非鬼非食,惑以丧志。良臣将死,天命不佑。"(良臣不施救君过,故将死而不为天所右。)公曰:"女不可近乎?"对曰:"节之。先王之乐,所以节百事也。故有五节。迟速本未以相及,中声以降,五降之后,不容弹矣。於是有烦自慰声,慆堙心耳,乃忘平和,君子弗听也。物亦如之,至於烦,乃舍也。尾馛生疾。君子之近琴瑟,以仪节也,非以慆心也。天有六气,(谓阴阳风雨晦明也。)降生五味,发为五色,徵为五声,淫生六疾,六气曰阴、阳、风、雨、晦、明也。分为四时,序为五节,过则为菑。阴淫寒疾,阳淫热疾,风淫末疾,雨淫腹疾,徊迺惑疾,明淫心疾。女,阳物而晦时,淫则生内热惑蛊之疾。今君不节、不常,能无及此乎?"赵惠文王曰:"何谓蛊?"对曰:"淫弱惑乱之所生也。於文皿虫,血为蛊,穀之飞亦为蛊,在《周易》,女惑男风落山谓之蛊,皆同物也。"赵武曰:"良医也。"厚其礼而归之。

  秦氏越人过齐,齐桓侯客之。入朝见,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深。」桓侯曰:「寡人无疾。」卢医出,桓侯谓左右曰:「医之好利也,欲以不疾者为功。」後三十日,秦缓复见,曰:「君有疾在血脉,不治恐深。」桓侯曰:「寡人无疾。」秦氏越人出,桓侯不悦。後七日,卢医复见,曰;「君有疾在肠胃间,不治将深。」桓侯不应。秦氏越人出,桓侯不悦。後二十四日,卢医复见,望见桓侯而后退。桓侯使人问其故。秦氏越人曰:「疾之居腠理也,汤熨之所及也;在血脉,针石之所及也;其在肠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虽司命无柰之何。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後三十一日,桓侯体病,使人召秦氏越人,卢医已逃去。桓侯遂死。

黄帝《素问》曰:"脾主肉,久坐伤肉。脾热者,色黄而肉软。"

又《昭十八年》曰:许悼公疟。饮世子止之药卒。世子奔晋。书曰:"杀其君。"君子曰:"尽心力以事君,舍药物可也。"(药物有害,当由医,杰出君之名家所知,讥上不舍药物,所以加杀。)

  使受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养的人预见微,能使良医得蚤从事,则疾可已,身可活也。人之所病,病疾多;而医之所病,病道少。故病有六不治:骄恣不论於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无法適,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够吞食,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则重难治也。

《九章·大招》曰:丰肉微骨,体便狷只。

《少保·说命》曰:若药弗瞑眩,厥疾弗瘳。(开汝心以沃笔者心,如服药。心瞑眩极,其病乃除,欲其出言以自警也。)

  卢医名闻天下。过三亚,闻贵妇人,即为口疮医;过雒阳,闻周人爱老人,即为耳目痹医;来入郑城,闻秦人爱小兒,即为小兒医:随俗为变。秦太医令李醯自知伎不及秦氏越人也,使人暗杀之。至后天下言脉者,由秦缓也。

○皮肤

《论语》曰:子曰:"人而无恒,不能作巫医。"

  太仓公者,齐太仓长,临菑人也,姓淳于氏,名意。少而喜医方术。高后八年,更受师同郡元里公乘阳庆。庆年七十馀,无子,使意尽去其故方,更悉以禁方予之,传黄帝、卢医之脉书,五色诊病,知人死生,决狐疑,定可治,及药论,甚精。受之八年,为人治病,决死生多验。然左右行游诸侯,不以家为家,或不为人医治,病家多怨之者。

《释名》曰:皮,被也,被覆体也。肤,布也,布在表也。

《君主世纪》曰:青帝氏仰观象於天,俯观法於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於是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画八卦以通神仙之德,以类万物之情,所以六气六府,五藏五行,阴阳四时,水火升降,得以有象,百病之理,得以有类。乃尝味百药而制九针,以拯夭枉焉。

  文帝两年中,人上书言意,以刑罪当传西之长安。意有五女,随而泣。意怒,骂曰:「生子不生男,缓急无可使者!」於是千金缇萦伤父之言,乃随父西。上书曰:「妾父为吏,齐中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妾切痛死者不可复生而刑者不可复续,虽欲改过自新,其道莫由,终不可得。妾原入身为官婢,以赎父刑罪,使得改行自新也。」书闻,上悲其意,此岁中亦除肉民法通则。

《礼记》曰:古者深衣,盖有制度,以应规、矩、绳、权、衡。短毋见肤,长无被土。

又曰:农皇神农大帝氏长於姜水,始教天下耕种五穀而食之,以省煞生。尝味草木,宣药疗疾,救夭仕之命。百姓日用而不知,着《本草》四卷。

  意家居,诏召问所为治病死生验者几何人也,主名字为何人。

《毛诗·硕人》曰: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又曰:黄帝有熊氏命雷王、歧伯论经脉傍通,问难八十一,为《难经》。教制九针,着《内外术经》十八卷。

  诏问故太仓长臣意:「方伎所长,及所能治病人?有其书无有?皆安受学?受学几何岁?尝有所验,何县里人也?何病?医药已,其病之状皆何如?具悉而对。」臣意对曰:

《孝经》曰:肢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又曰:歧伯,黄帝臣也。帝使岐伯尝味草木,典主医病。《经方》《本草》《素问》之书咸出焉。

  自意少时,喜医药,医药方试之多不验者。至高后五年,得见师临菑元里公乘阳庆。庆年七十馀,意得见事之。谓意曰:「尽去而方书,非是也。庆有古先道遗传轩辕黄帝、卢医之脉书,五色诊病,知人生死,决思疑,定可治,及药论书,甚精。笔者家给富,喜爱公,欲尽以作者禁方书悉教公。」臣意即曰:「幸甚,非意之所敢望也。」臣意即避席再拜谒,受其脉书上下经、五色诊、奇咳术、揆度阴阳外变、药论、石神、接阴阳禁书,受读解验之,可一年所。明岁即验之,有验,然尚未精也。要事之八年所,即尝已为人治,诊病决死生,有验,精良。今庆已死十年所,臣意年尽五年,年四十二周岁也。

《庄子休》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之,肌肤若冰雪。

《素问》曰:黄帝坐明堂,召雷神而问之曰:"子知医之道乎?"雷公对曰:"诵而没能解,解而未能别,别而未能明,明而未能彰。足以治群僚,不足至侯王。愿得授树天之度,四时阴阳合之,别星辰与日月光,以彰经术,后世益明。上通赤帝着,至教疑於二皇。"轩辕黄帝曰:"善,无失之。此皆阴阳表里上下雌雄相输应也。而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级知识分子人事,能够长时间。以教众庶亦不疑。殆《医道》《论篇》可传后世,可感觉宝。"

  齐太守中成自言病头疼,臣意诊其脉,告曰:「君之病恶,不可言也。」即出,独告成弟昌曰:「此病疽也,内发於肠胃之间,後16日当鍮肿,後七日呕脓死。」成之病得之喝酒且内。成即如期死。所以知成之病人,臣意切其脉,得肝气。肝气浊而静,此内关之病也。脉法曰「脉长而弦,不得代四时者,其病主在於肝。和即经主病也,代则络脉有过」。经主病和者,其病得之筋髓里。其代绝而脉贲者,病得之酒且内。所以知其後16日而鍮肿,二二十三日呕脓死者,切其脉时,少阳初代。代者经病,病去过人,人则去。络脉主病,当其时,少阳初关一分,故中热而脓未发也,及陆分,则起码阳之界,及七日,则呕脓死,故上二分而脓发,至界而鍮肿,尽泄而死。热上则熏阳明,烂流络,流络动则脉结发,脉结发则烂解,故络交。热气已上行,至头而动,故发烧。

《商子》曰:上世之士,衣不暖肤,食不满腹,苦其意在,劳其四肢。

《世本》曰:巫咸,尧臣也。以鸿术为帝尧之医。

  齐王中子诸婴兒小子病,召臣意诊切其脉,告曰:「气鬲病。病使人忧虑,食不下,时呕沫。病得之忧,数忔食饮。」臣意即为之作下气汤以饮之,三十日气下,30日能食,十二24日即病愈。所以知小子之伤者,诊其脉,心气也,浊躁而经也,此络阳病也。脉法曰「脉来数疾去难而不一者,病主在心」。周身热,脉盛者,为菊花节。登高节者,逿心主。故苦闷食不下则络脉有过,络脉有过则血上出,血上出者死。此悲心所生也,病得之忧也。

《小仙翁》曰:素颜红肤,惑其目;清商品流通徵,乱其听。

《史记》曰:卢医,巴伦支海郑人,姓秦,名越人。少时为人舍客,长桑君过秦缓,秦氏越人独奇之,常谨遇之,长桑君亦知卢医特外人,乃呼鹊与语曰:"作者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无泄。"乃出怀中草药与秦氏越人:"饮是以上池之水,十七日当知物矣。"乃悉取禁方,尽与秦缓。以其言饮药四日,视见垣外一方人。以此视疾,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为医,或在齐,或在赵。赵孝成王疾,二日不知人。召秦氏越人入,视疾出,董阏于问秦氏越人,秦氏越人曰:"血脉滞也,而何怪。昔秦穆公尝如此,六日而寤。"居10日半,简子寤,语诸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心。有一熊欲援作者,帝命笔者射之,中熊,熊死。有罴来,小编又射之,中罴,罴死。帝甚喜,赐小编二笥,都有副。吾见儿在帝侧,属本人一翟犬,曰:'及而子之壮以赐之。'帝告本人:'晋国且世衰,七世而亡。嬴姓将大胜周人於范魁之西,而亦无法有也。'"董阏于授言,书而藏之。以卢医言告简子,简子赐秦氏越人田五千0亩。其后,秦氏越人过虢,虢皇储死。卢医至虢宫门下,问中庶子喜方者曰:"世子何病,国中治攘过於众事?"中庶子曰:"皇太子病血气有时,交错而不得泄,产生於外,则为中害。精神无法止邪气,邪气畜积而不得泄,是以阳缓而阴急,故暴蹶而死。"秦氏越人曰:"其死几时?"曰:"鸡鸣时。""现今曰收乎?"曰:"未也,其死未至半日。"鹊曰:"臣齐菲律宾海秦越人也,家在郑,未尝得望清光侍谒於前也。闻世子不幸亏死,臣能生之。"中庶子曰:"先生得无诞乎?何以言皇储之可生也!臣闻上古之时,医有俞跗,治病不以汤液醴洒,鑱石挢引,案〈木兀〉毒熨,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藏之输,乃割皮解肌,诀脉结筋,搦髓,揲肓爪膜,湔浣肠胃,潄涤五脏,炼精易形。先生之方若能是,则皇帝之庶子可生也;若不及是而欲生之,曾无法告咳婴之儿!"卢医仰天叹曰:"夫子之为方也,若夏虫语冰,以隙视文;越人之为方也,不待切脉、望色、听声、写形,言病之四海。闻病之阳,论得其阴;闻病之阴,论得其阳。病应见於大表,不出千里,决者至众,不可曲止也。子以吾言为不诚,试入诊世子,当闻其耳中鸣而鼻张,循其两股以致於阴,当尚温也。"中庶子闻卢医言,目眩可是不能够瞚,舌挢然则不能够下,乃以秦缓言入报虢君。虢君闻之大惊,出见秦氏越人於中阙,曰:"窃闻高义之日久矣,然未尝得拜谒於前也。先生过小国,还好举之,偏国寡臣幸甚!有先生则活,无先生则弃捐沟壑,长终而不反。"言未及毕,因嘘唏服臆,涕泣横流,不能够自止,颜值更换。秦氏越人曰:"太子病人,所谓'尸蹶'者也。夫以阳入阴中,动胃繵缘,中经维络,别下於三焦、膀胱,是以阳脉下遂,阴脉上争,会气闭而堵塞,阴上而阳内行,下内鼓而不起,上外绝而不交使,上有绝阳之络,下有破阴之纽,破阴绝阳之色己废,脉乱,故形静如死状。世子未死也。夫以阳入阴支兰藏者生,以阴入阳支兰藏者死。凡此数事,皆五藏蹙中之时暴作也。良工取之,拙者疑殆。"秦缓乃使弟子子阳砺针砥石,以取外茸荇五会。有间,皇太子苏。乃使子豹为陆分之熨,以八减之齐和煮之,以更熨两胁下。皇太子起坐。更適阴阳,但服汤二旬而复故。故天下尽以卢医为能生死人。秦氏越人曰:"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当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卢医过齐,齐桓侯客之。入朝见,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深。"桓侯曰:"寡人无疾。"秦氏越人出,桓侯谓左右曰:"医之好利,欲以不伤者为功。"后二三十日,复见,曰:"君有疾,宰瑟脉,不治将深。"桓侯曰:"寡人无疾。"卢医出,桓侯不悦。后四日,秦氏越人复见,曰:"君有疾,在胃肠,不治将深。"桓侯不应。卢医出,桓侯不悦。后10日,秦氏越人复见,望桓侯退走。桓侯使人问其故,卢医曰:"疾在腠理,汤熨所及;其宰瑟脉,针石可理;其宰婶胃,酒醪所能;及其在骨髓,虽司命无柰之何。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后30日,桓侯体病,使人召卢医,鹊己逃遁焉。桓侯遂卒。秦缓如雷贯耳。旁游六国,至黄冈,闻赵贵女病,卢医即为水肿医。过秦皇岛,闻周人爱老,秦缓即为耳目痺医。入金陵,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随俗为变,无所滞碍。秦太医令李醯自知伎不比,遂密使人刺煞之。

  齐太傅令循病,众医都是为蹙入中,而刺之。臣意诊之,曰:「涌疝也,令人不得前後溲。」循曰:「不得前後溲30日矣。」臣意饮以火齐汤,一饮得前溲,再饮大溲,三饮而疾愈。病得之内。所以知循伤者,切其脉时,右口气急,脉无五藏气,右口脉大而数。数者中下热而涌,左为下,右为上,皆无五藏应,故曰涌疝。中热,故溺赤也。

《列异传》曰:蔡经与交接,神将去,亲戚见经诣井上饮水,上马而去。视井上,俱见经皮如蛇蜕,遂不还。

又曰:公孙光,齐淄川唐里人。善为古方及传语法。淳于意师之,悉受其书。意欲尽求他精方,光曰:"五方尽矣,吾身己衰,无所事之。是作者少年所授妙方也,公毋以教人。"意曰:"悉得禁方,幸甚。死不妄传人。"光喜曰:"公后必为国工。临菑阳庆有奇方,吾不比之,汝可谨事,必得之。"意遂舍光而事庆焉。

  齐中御府长信病,臣意入诊其脉,告曰:「热病气也。然暑汗,脉少衰,不死。」曰:「此病得之当浴流水而寒甚,已则热。」信曰:「唯,然!往冬时,为王使於楚,至高密市阳周水,而莒桥梁颇坏,信则揽车辕未欲渡也,马惊,即堕,信身入水中,几死,吏即来救信,出之水中,衣尽濡,有间而身寒,已热如火,现今不得以见寒。」臣意即为之液汤火齐逐热,一饮汗尽,再饮热去,三饮病已。即便服药,出入二十七日,身无伤者。所以知信之伤者,切其脉时,并阴。脉法曰「热病阴阳交者死」。切之不交,并阴。并阴者,脉顺清而愈,其热虽未尽,犹活也。肾气有时间浊,在太阴脉口而希,是水气也。肾固主水,故以此知之。失治不平日,即转为寒热。

《西京杂记》曰: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荷花,肌肤柔滑如脂,十七而寡,为人放诞风骚,悦长卿之才而越礼焉。

又曰:阳庆,齐人也,年七十馀。有古先轩辕黄帝、秦缓脉书,五色诊病,知人死生。决嫌疑,定可不可以,治及药论之书,甚精妙。又家自给富,不肯为人治病,亦不教子孙。后淳于意以父道事之吗谨,庆爱之,尽以其禁方与之,曰:"汝慎勿令本身子孙知汝学笔者此法。"意曰:"谨闻命矣。"意行,用其方,遂尽其妙焉。

  齐王太后病,召臣意入诊脉,曰:「风瘅客脬,难於大小溲,溺赤。」臣意饮以火齐汤,一饮即前後溲,再饮病已,溺还是。病得之流汗出氵循。氵循者,去衣而汗晞也。所以知齐王太后伤者,臣意诊其脉,切其太阴之口,湿然风气也。脉法曰「沈之而大坚,浮之而大紧者,病主在肾」。肾切之而相反也,脉大而躁。大者,膀胱气也;躁者,中有热而溺赤。

《新论语》曰:爆发於皮,去发而皮不知。

又曰:太仓公者,齐太仓长,临淄人,姓淳于,名意。少而喜医方术,更授师同郡元里公乘阳庆。庆年七十馀,无子,使意尽去其故方,更悉以禁方授之,传轩辕黄帝、秦缓脉书,五色诊疾,知人死生,多验。齐大将军令循病,众医都以蹶入中而刺之。意诊之曰:"涌鸩蘙,令人不可前后溲。"循曰:"不得前后溲十三三日矣。"意饮以火齐汤,一饮得前后溲,再饮得大溲,三饮而疾愈。淄川王美观的女生怀子而不乳,来召意。意往,饮以莨〈石昜〉药一撮,以酒饮之,旋乳。意复诊其脉,躁。躁者有馀疾,即饮以消石一剂,即出血如豆,比五六校。济北王侍者韩女病,意诊脉曰:"内寒,月事不下也。"即窜以药,旋下,病己。病得之欲男人而不得得也。菑川王病,召意诊脉,曰:"蹶上基本,高烧身热,使人苦闷。"意即以寒水拊其头,刺足阳明脉,左右各三所,疾旋己。病得之沭发未乾而卧,诊如前,所以蹶,头热至肩。齐王黄妪兄黄长卿家有酒召客,意与诸客坐。未上食,意望见王后弟宋建,告曰:"君有病,往四11日,咀茳胁痛,不得以俯仰,又不行小溲。不亟治,病即入濡肾,及其未舍五藏,急治之,病近日在客肾濡,此所谓'肾痺'也。"宋建曰:"然。建故有腰脊痛。往四二17日,天雨,黄氏诸倩(《方舍》曰:东齐之内壻谓之倩。)见建家京下方石,取弄之,建强欲效之,效之不能够起,即复置之。暮,腰脊痛,不能溺,至令不愈。"建病得之好稳健。所以知建病人,意见其色,太阳色乾,肾部上及界腰以下者枯伍分所,故以往四二一日知其发也。意即为柔汤使服之,十二十十七日而康复。临菑女人薄吾病吗,众医皆以为寒热笃,当死,不治。意诊其脉,曰:"蛲瘕。"蛲瘕为病,腹大,上肤黄粗,循之戚戚然。意饮以芫华一撮,即出蛲,可数升,病愈,三十丹东旧。齐王侍医遂病,自炼五石服之。意往过之,遂谓意曰:"不肖有病,幸诊遂也。"意即诊之,告曰:"公病中热。论曰'中热不溲者,不可服五石'。石之为药精悍,公服之不得数溲,亟勿服。色将发〈月雍〉。"遂曰:"秦氏越人曰'阴石以治阴病,阳石以治阳病'。夫药石者,有阴阳水火之济。故中热,即为阴石柔济治之;中寒,即为阳石刚齐治之。"意曰:"公所论远矣。秦缓虽言固然,然必审诊,起衡量,立规矩,称权衡,合色脉,表里有馀不足逆顺之法,参其人动静与息相应,乃能够论。论曰:'阳疾处内,阴形应外者,不加悍药及鑱石'。夫悍药入中,则邪气辟矣,而宛气愈深。诊法曰'二阴应外,一阳接内者,无法刚药'。刚药入则动阳,阴病益衰,阳病益着,邪气流行,为重困於俞,忿发为疽。"意告之后百馀日,果病疽发乳上,入缺盆,死。此所谓论之大约也。必有经纲,拙工有一不习,文科理科阴阳失矣。齐少保舍人奴从朝入宫,意见之食闺门外,望其色有病气,意即告宦者平,平好为脉,学意所,即示之。舍人奴之病,告之曰:"此伤特性也,当至春鬲塞不通,无法饮食,法至夏泄血而死。"宦者平即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重,死期有日。"相君曰:"何以知之?"曰:"君朝入宫,君之舍人奴尽食闺门外,平与仓公立,公乃示平曰:病如是丈必死。"相即召舍人奴而谓之曰:"奴有病不?"舍人奴曰:"无病,身无痛者。"至春果病,三月泄血死。所以知奴伤者,本性周乘五藏,伤部而交,故伤脾之色也。望之煞然黄,察之如死青之滋。众医不知,以为老虎,不知伤脾。所以致春死者,胃气黄,气黄者,土气也,土不胜木,故至春死。所以至夏死者,脉法曰"病重而脉顺清者曰内关"。内关之病,人不知其所以痛,心急然无若。若加以一病,死中春;一愈顺,及临时。其所以十一月死者,诊其人时愈顺。愈顺者,人尚肥也。奴之病得之流汗数出,灸於火而以出见大风也。齐淳于司马病,意诊其脉,告曰:"当病迵风。迵风之状,饮食下嗌辄后之,病得之饱食而疾走。"淳于司马曰:"作者之王家食马肝,饱甚,见酒来,即出,驱疾至舍,即泄数十馀出。"意告曰:"为火齐米汁饮之,七十二十五日当愈。"时医秦信在旁,意出,信谓左右閤上卿曰:"意以淳于司马病为啥?"曰:"以为迵风,可治。"信即笑曰:"是不知也。淳于司马病,法当后五日死。"即后12日不死,其家复召意,意往问之,尽如意诊。即为一火齐米汁,使服之,七二30日痊愈。或问其故,意曰:"诊其脉时,切之,尽如法,其病顺,故知不死。"

  齐章武里曹山跗病,臣意诊其脉,曰:「肺消瘅也,加以寒热。」即告其人曰:「死,不治。適其共养,此不当医疗。」法曰「後十三日而当狂,妄起行,欲走;後十三十一日死」。即如期死。山跗病得之盛怒而以接内。所以知山跗之病者,臣意切其脉,肺气热也。脉法曰「不平不鼓,形弊」。此五藏高之远数以经病也,故切之时不平而代。不平者,血不居其处;代者,时参击并至,乍躁乍大也。此两络脉绝,故死不治。所以加寒热者,言其人尸夺。尸夺者,形弊;形弊者,不当关灸鑱石及饮毒药也。臣意未往诊时,齐太医先诊山跗病,灸其足少阳脉口,而饮之麻芋果丸,伤者即泄注,腹中虚;又灸其少阴脉,是坏肝刚绝深,如是重损伤者气,以故加寒热。所以後七日而当狂者,肝一络连属结绝乳下阳明,故络绝,开阳明脉,阳明脉伤,即当狂走。後二15日死者,肝与心相去六分,故曰八日尽,尽即死矣。

王子年《拾遗录》曰:燕伯圣八年,广延之国去燕70000里,或云在东瀛之东,献善舞者三人,一名提波,一名携汉,并玉晳凝肤,骨轻气馥,绰约婉妙,绝古无伦。

又曰:宋邑,临淄人,师仓公,授五诊脉论之术。

  齐军士长潘满如病少胃痛,臣意诊其脉,曰:「遗积瘕也。」臣意即谓齐太仆臣饶、内史臣繇曰:「军士长不复自止於内,则二一日死。」後二十馀日,溲血死。病得之酒且内。所以知潘满如伤者,臣意切其脉深小弱,其忽然合合也,是性格也。右脉口气至紧小,见瘕气也。以次相乘,故十三十一日死。三阴俱抟者,如法;痘俱抟者,决在急期;一抟一代者,近也。故其三阴抟,溲血如前止。

《语林》曰:贾充问孙皓何以剥人凉皮,皓曰:"憎其颜之厚也。"

古典艺术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评释出处

  气虚侯相赵孝成王病,召臣意。众医皆感觉寒中,臣意诊其脉曰:「迵风。」迵风者,饮食下嗌而辄出不留。法曰「四日死」,而後三日乃死。病得之酒。所以知赵烈侯之病人,臣意切其脉,脉来滑,是内风气也。饮食下嗌而辄出不留者,法30日死,皆为前分界法。後一日乃死,所以过期者,其人嗜粥,故中藏实,中藏实故过期。师言曰「安穀者过期,不安穀者比不上期」。

○骨

  济北王病,召臣意诊其脉,曰:「风蹶胸满。」即为药酒,尽三石,病已。得之汗出伏地。所以知济北王病者,臣意切其脉时,风气也,心脉浊。病法「过入其阳,阳气尽而阴气入」。阴气入张,则寒气上而热气下,故胸满。汗出伏地者,切其脉,气阴。阴气者,病必入中,出及瀺水也。

《说文》曰:骨,体之质也,肉之核也。

  齐北宫司空命妇出於病,众医皆感觉风入中,病主在肺,刺其足少阳脉。臣意诊其脉,曰:「病气疝,客於膀胱,难於前後溲,而溺赤。病见寒气则遗溺,使人腹肿。」出於病得之欲溺不得,因以接内。所以知出於病人,切其脉大而实,其来难,是蹶阴之动也。脉来难者,疝气之客於膀胱也。腹之所以肿者,言蹶阴之络结小腹也。蹶阴有过则脉结动,动则腹肿。臣意即灸其足蹶阴之脉,左右各一所,即不遗溺而溲清,小肚子痛止。即进一步火齐汤以饮之,十三30日而疝气散,即愈。

《释名》曰:骨坚而滑也,似木枝格。

  故济北王阿母自言足热而懑,臣意告曰:「热蹶也。」则刺其足心各三所,案之无出血,病旋已。病得之饮酒大醉。

《孝经济帮衬神契》曰:周道衰,路有饥骨,血成池。

  济北王召臣意诊脉诸女人侍者,至女人竖,竖无病。臣意告永巷长曰:「竖伤脾,不可劳,法当春呕血死。」臣意言王曰:「才人女人竖何能?」王曰:「是好为方,多伎能,为所是案法新,往年市之民所,四百七八万,曹偶几个人。」王曰:「得毋有病乎?」臣意对曰:「竖病重,在死法中。」王召视之,其颜色不改变,感到不然,不卖诸侯所。至春,竖奉剑从王之厕,王去,竖後,王令人召之,即仆於厕,呕血死。病得之流汗。流汗者,法病内重,毛发而色泽,脉不衰,此亦内之病也。

《史记》曰:楚围宋,三月一窍不通,宋城中急,无食,华玄乃夜私见楚将子反。子反告庄王,王问曰:"城中何如?"曰:"析骨而炊,易子而食。"

  齐中医务卫生人士病齲齿,臣意灸其左大阳明脉,即为苦参汤,日嗽三升,出入五19日,病已。得之风,及卧开口,食而不嗽。

又曰:孔夫子適周,将问礼於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都已朽矣,独其言在耳。"

  菑川王漂亮的女子怀子而不乳,来召臣意。臣意往,饮以莨锽药一撮,以酒饮之,旋乳。臣意复诊其脉,而脉躁。躁者有馀病,即饮以消石一起,出血,血如豆比五六枚。

《天皇世纪》曰:殷时有仙女名昌容,隔肉见骨。

  齐经略使舍人奴从朝入宫,臣意见之食闺门外,望其色有病气。臣意即告宦者平。平好为脉,学臣意所,臣意即示之舍人奴病,告之曰:「此伤特性也,当至春鬲塞不通,无法食饮,法至夏泄血死。」宦者平即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病重,死期有日。」相君曰:「卿何以知之?」曰:「君朝时入宫,君之舍人奴尽食闺门外,平与仓公立,即示平曰,病如是者死。」相即召舍人而谓之曰:「公奴有病不?」舍人曰:「奴无病,身无痛者。」至春果病,至十月,泄血死。所以知奴伤者,性子周乘五藏,伤部而交,故伤脾之色也,望之杀然黄,察之如死青之兹。众医不知,以为大蟲,不知伤脾。所以至春死伤者,胃气黄,黄者土气也,土不胜木,故至春死。所以致夏死者,脉法曰「病重而脉顺清者曰内关」,内关之病,人不知其所痛,心急然无苦。若加以一病,死中春;一愈顺,及不常。其所以十四月死者,诊其人时愈顺。愈顺者,人尚肥也。奴之病得之流汗数出,於火而以出见大风也。

《东观汉记》曰:陈宠字昭公,为广汉太傅。先是雒县城南每阴雨,常有鬼哭声,宠使案行,昔岁匆忙,时骸骨不葬者多,宠乃敕县葬埋,由是即绝。

  菑川王病,召臣意诊脉,曰:「蹶上着力,胸闷身热,使人烦闷。」臣意即以寒水拊其头,刺足阳明脉,左右各三所,病旋已。病得之沐发未乾而卧。诊如前,所以蹶,头热至肩。

《晋书》曰:桓温生未期,温峤见曰:"此儿有奇骨相,可使啼。"峤曰:"真英物也,因名温。"

  齐王黄姬兄黄长卿家有酒召客,召臣意。诸客坐,未上食。臣意望见王后弟宋建,告曰:「君有病,往四30日,君要胁痛不可俯仰,又不足小溲。不亟治,病即入濡肾。及其未舍五藏,急治之。病前段时间客肾濡,此所谓『肾痺』也。」宋建曰:「然,建故有要脊痛。往四二日,天雨,黄氏诸倩见建家京下方石,即弄之,建亦欲效之,效之不能够起,即复置之。暮,要脊痛,不得溺,现今不愈。」建病得之好稳健。所以知建伤者,臣意见其色,太阳色乾,肾部上及界要以下者枯陆分所,故未来四19日知其发也。臣意即为柔汤使服之,十十十七日所而康复。

《尸子》曰:徐偃王有筋无骨。

  济北王侍者韩女病要背痛,寒热,众医皆感到寒热也。臣意诊脉,曰:「内寒,月事不下也。」即窜以药,旋下,病已。病得之欲男人而不可得也。所以知韩女之病人,诊其脉时,切之,肾脉也,啬而不属。啬而不属者,其来难,坚,故曰月不下。肝脉弦,出左口,故曰欲哥们不可得也。

《公孙尼子》曰:多食甘者有益於肉,而骨不利。

  临菑氾里女子薄吾病吗,众医皆认为寒热笃,当死,不治。臣意诊其脉,曰:「蛲瘕。」蛲瘕为病,腹大,上肤黄粗,循之戚戚然。臣意饮以芫华一撮,即出蛲可数升,病已,三十玉林旧。病蛲得之於寒湿,寒湿气宛笃不发,化为蟲。臣意所以知薄吾病人,切其脉,循其尺,其尺索刺粗,而毛美奉发,是蟲气也。其色泽者,中藏无邪气及重病。

《燕丹子》曰:项燕曰:"窃观世子客,无可用者,武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

  齐淳于司马病,臣意切其脉,告曰:「当病迵风。迵风之状,饮食下嗌辄後之。病得之饱食而疾走。」淳于司马曰:「小编之王家食马肝,食饱甚,见酒来,即走去,驱疾至舍,即泄数十出。」臣意告曰:「为火齐米汁饮之,七二十二日而当愈。」时医秦信在旁,臣意去,信谓左右阁都督曰:「意以淳于司马病为啥?」曰:「以为迵风,可治。」信即笑曰:「是不知也。淳于司马病,法当後15日死。」即後二十七日不死,其家复召臣意。臣意往问之,尽如意诊。臣即为一火齐米汁,使服之,七八日病已。所以知之者,诊其脉时,切之,尽如法。其病顺,故不死。

《贾子》曰:文王昼卧,梦人登城呼曰:"笔者西南陬槁骨也,速以人君葬小编。"文王曰:"诺。"觉召吏,令以人君葬之,吏曰:"以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夫葬之。"文王曰:"吾梦之中已许之。"民闻之曰:"笔者君不以梦故背槁骨,况生人乎?"乃下信其上。

  齐中郎破石病,臣意诊其脉,告曰:「肺伤,不治,当後八日丙戌溲血死。」即後十二十13日,溲血而死。破石之病,得之堕马僵石上。所以知破石之病人,切其脉,得肺阴气,其来散,数道至而不一也。色又乘之。所以知其堕马者,切之得番阴脉。番阴脉入虚里,乘肺脉。肺脉散者,固色变也乘也。所以不先前时代死者,师言曰:「病人安穀即过期,不安穀则不如期」。其人嗜黍,黍主肺,故过期。所以溲血者,诊脉法曰「病养喜阴处者顺死,养喜阳处者逆死」。其人喜自静,不躁,又久安坐,伏几而寐,故血下泄。

《孔丛子》曰:孔附谓陈王曰:"梁人有扬由者,伎巧过人,骨腾肉飞。"

  齐王侍医遂病,自练五石服之。臣意往过之,遂谓意曰:「不肖有病,幸诊遂也。」臣意即诊之,告曰:「公病中热。论曰『中热不溲者,不可服五石』。石之为药精悍,公服之不得数溲,亟勿服。色将发臃。」遂曰:「秦氏越人曰『阴石以治阴病,阳石以治阳病』。夫药石者有阴阳水火之齐,故中热,即为阴石柔齐治之;中寒,即为阳石刚齐治之。」臣意曰:「公所论远矣。卢医虽言倘使,然必审诊,起衡量,立规矩,称权衡,合色脉表里有馀不足顺逆之法,参其人动静与息相应,乃能够论。论曰『阳疾处内,阴形应外者,不加悍药及鑱石』。夫悍药入中,则邪气辟矣,而宛气愈深。诊法曰『二阴应外,一阳接内者,不得以刚药』。刚药入则动阳,阴病益衰,阳病益箸,邪气流行,为重困於俞,忿发为疽。」意告之後百馀日,果为疽发乳上,入缺盆,死。此谓论之大概也,必有经纪。拙工有一不习,文科理科阴阳失矣。

《国语》曰:吴伐越,隳会稽,获骨焉,一节专车,使问仲尼,曰:"禹致群臣於会稽,防风氏后至,戮之,其骨专车,此为大矣。"

  齐王故为阳虚侯时,病吗,众医皆感到蹶。臣意诊脉,感觉痺,根在右胁下,大如覆杯,令人喘,逆气不可能食。臣意即以火齐粥且饮,31日气下;即令更服丸药,出入三十日,病已。病得之内。诊之时不可能识其经解,大识其病所在。

《新序》曰:文王之葬枯骨,无益众庶,众庶悦之,恩义动人也。

  臣意尝诊焦作武都里成开药方,开方自言感到不病,臣意谓之病苦沓风,贰虚岁四支不能自用,使人瘖,瘖即死。今闻其四支不可能用,瘖而未死也。病得之数饮酒以见大风气。所以知成开药方病人,诊之,其脉法奇咳言曰「藏气相反者死」。切之,得肾反肺,法曰「三周岁死」也。

《列仙传》曰:宁封,黄帝时陶正,有佛祖过之,为其掌火,能出五色烟。久之,教封子积火自烧,而随烟雾上下,视其灰烬,犹有骨。时人葬之,谓之封子。

  泰陵阪里公乘项处病,臣意诊脉,曰:「牡疝。」牡疝在鬲下,上连肺。病得之内。臣意谓之:「慎毋为劳力事,为劳力事则必呕血死。」处後蹴踘,要蹶寒,汗出多,即呕血。臣意复诊之,曰:「当旦每每夕死。」即死。病得之内。所以知项处伤者,切其脉得番阳。番阳入虚里,处旦日死。一番一络者,牡疝也。

《列异传》曰:蒋子文,汉末为秣陵尉,自谓骨青,死当为神。

  臣意曰:他所诊期决死生及所治已病众多,久颇忘之,不可能尽识,不敢以对。

《西京杂记》曰:戚姬以百炼金为彄环,照见指上骨。

  问臣意:「所医疗病,病名多同而诊异,或死或不死,何也?」对曰:「病名多相类,不可见,故古一代天骄为之脉法,以起衡量,立规矩,县权衡,案绳墨,调阴阳,外人之脉各名之,与世界相应,参合於人,故乃别百病以异之,有数者能异之,无数者同之。然脉法不可胜验,诊疾人以度异之,乃可别同名,命病主在所居。今臣意所诊者,都有诊籍。所以别之者,臣意所受师方適成,师死,以故表籍所诊,期决死生,观所失所得者合脉法,以故现今知之。」

王子年《拾遗录》曰:沐胥国人忽复化为老叟,俄而即死,臭烂盈屋,人有除烧其尸骨於粪土里面,复还为人矣。

  问臣意曰:「所期病决死生,或不应期,何故?」对曰:「此皆饮食喜怒不节,或不当饮药,或不当针灸,以故不早先时期死也。」

《搜神记》曰:有谈生无妇,有女来为其妇,八年生一儿,曰:"慎勿以火照笔者。八年后可照。"生盗照之,腰已上皆肉,腰以下但枯骨,妇求去。

  问臣意:「意方能知病死生,论药用所宜,诸侯王大臣有尝问意者不?及文王病时,不求意医治,何故?」对曰:「赵王、胶西王、利物浦王、阖庐皆使人来召臣意,臣意不敢往。文王病时,臣意家贫,欲为人医疗,诚恐吏以除拘臣意也,故移名数,左右不脩家生,出游游国中,问善为方数者事之久矣,见事数师,悉受其要事,尽其方书意,及解论之。身居阴虚侯国,因事侯。侯入朝,臣意从之长安,以故得诊成吉思汗陵项处等病也。」

《续搜神记》曰:司徒蔡谟亲有王蒙(wáng méng )者单独,常为蔡公所收养。蒙长才五尺,似为无骨,登床辄令抱上。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齐有人一居东郭,以扁鹊言告简子

上一篇:勖依於舅氏,李百药字重规 下一篇:)乃背先蔑而立灵公,益梁之州谓聋曰〈耳宰〉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