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受生者为子,致乐以治心
分类:文学天地

《子思子》曰:百心不可得一人,一心可得百人。

《荀氏家传》曰:荀恺字茂伯,小而知,外祖晋宣王甚器之,字为虎子。弟悝为龙子。王每谓曰:"俟汝长大,当共天下。"

    用周天则火起焚身,勒阳关则还元炼药。别九州之势以养阳神,烧三尸之累以除阴鬼。上行则一撞三关,下运则消磨七魄,炼形成气而轻举如飞,炼气成神而脱胎如蜕。

《白虎通》曰:大肠小肠,心之府也,主礼。礼有分理,肠亦大小相承受也。

又曰:袁绍辟牵招为督军从事。绍卒,事袁尚。后辽东送尚首,悬在马市,招睹之悲感,设祭头下。太祖义之。

众生并不平等

《白虎通》曰:肺所以义者何?肺者金之精,义者断决西方,亦杀成万物。故肺象金色,白系於鼻。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皆火之功效,真气在心,心是液之源;元阳在肾,肾是气之海。膀胱为民火,不止於民火,不能为用。而膀胱又为津液之府。顺其自然,道法自然,就是活神仙。相对细胞组织高级智慧微生命而言,人类也是永生,一日夜就是其129600年。

又《周官》曰:作德,心逸日休;作伪,心劳日拙。(为德直道而行,于心逸豫,而各日美;为伪饰巧百端,于心劳苦,而事日拙不可为。)

《蜀志》曰:秦密使吴,吴主问密:"天有头乎?"曰:"有。《诗》云:'乃睠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

    心之见於内者为脉,於外者为色。以舌为门户,受肾制伏,而驱用於肺,盖以夫妇之理如此。得肝则盛,见脾则藏,盖以子母之理如此。肾之见於内者为骨,见於外者为发,以两耳为门户,受脾制伏,而驱用於心,盖以夫妇之理如此。得肺则盛,见肝则藏,盖以子母之理如此。肝之见於内者为筋,见於外者为爪,以眼目为门户,受肺制伏,而驱用於脾,盖以夫妇之理如此,见肾则盛,见心则藏,盖以子母之理如此。肺之见於内者为肤,见於外者为毛,以鼻亢为门户,受心制伏,而驱用於肝,盖以夫妇之理如此,得脾则盛,见肾则藏,盖以子母之理如此。脾之见於内者为藏,均养心肾肝肺,见於外者为肉,以唇口为门户,呼吸定往来,受肝制伏,而驱用於肾,盖以夫妇之理如此,得心则盛,见肺则藏,盖以子母之理如此。

又《大学》曰: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

又曰:陈遵长八尺馀,长头大鼻,容貌甚伟。

    生命运动在于子午流注,在于阴阳水火。脐下为下丹田,为真水与真水,而生真气,为生命之根。中华五千年前就已形成天人合一理论,黄帝与七位先人相互启迪,五行相生相克,导人类以文明进步。秦后百代人心日妖,相由心生,产生癌变,为妖魔。群魔乱舞,厚今薄古,虚妄无度,只能走向阴散,天数已定。

《国语》曰:观其容而知其心矣。

又曰:建玄中,匈奴降者言匈奴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师古曰:饮酒之器。)

    中央坎水为北极星,为勾陈,本义够沉,密度极大。中央土为勾陈,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五行相生为母子,生成四象二十八宿。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五行相克为夫妻,可以二生三。

又《小弁》曰:我心忧伤,惄焉如捣。

《孝经援神契》曰:头圆象天,足方法地。

    人之五行,相生相克而为夫妇子母,传气衰旺见於此。龙乃肝之象,虎本肺之神,阳龙出於离宫,阴虎生於坎位。五行逆行,气传子母,自子至午,乃日阳时生阳。五行颠倒,液行夫妇,自午至子,为阴中炼阳。阳不得阴不成,阴不得阳不生。

《说文》曰:肾,水藏也。

《孔丛子》曰:魏安釐王欲以马回为相,问子顺曰:"回为人便便,亮直之丈夫也?"顺曰:"闻诸孙卿,其为人长目而豕视,必体方而心圆。臣见其面非不伟,其体幹而疑其目。"王卒用之,果以谄得罪。

    华池在黄庭之下,瑶池出丹阙之前,昆池上接玉京,天池正冲内院。凤池乃心肺之间,玉池在唇齿之内。神水生於气中,金波降於天上。赤龙住处,自有琼液,玉泉凡胎,换后方见白雪阳酥。浇灌有时,以沃炎盛,先为玉液,次为金液,皆可以还丹。

○胃

又曰:须贾使秦,见范雎。雎数之曰:"为我告魏王,急持魏齐头来!不者,我屠大梁。"贾归告齐,亡匿赵平原君所。齐遂自刭,赵王取头与秦。

    肾者,心之夫,肝之母,脾之妻,肺之子。肝者,脾之夫,心之母,肺之妻,肾之子。心者,肺之夫,脾之母,肾之妻,肝之子。肺者,肝之夫,肾之母,心之妻,脾之子。脾者,肾之夫,肺之母,之妻,心之子。

《后汉书》曰:董卓将兵击韩遂,诏徵卓为少府,不肯就,上书言:"所将湟中义从及秦胡兵牵挽臣车,使不得行。羌胡弊肠狗态,(言羌胡心肠毕弊恶,情态如狗也。)臣禁不能止。"

《晋起居注》曰:怀帝,琅琊恭王子,母曰夏侯氏。帝生有白毫生於目左角,龙颜,隆准,眼有精曜。

    气行子母,自下而上以朝中元,为夫返妇室。肝气导引肾气,自下而上以至於心。心为阴阳离火。二气相交,熏蒸於肺,肺液下降,自心而来,为以心生液。以液生於心而不耗散,为真水。肺液传送心液,自上而下以至於肾,肾为坎水。二水相交,浸润於膀胱,膀胱气上升自肾而起,为肾生气。以气生於肾而不消磨,为真火。真火出於水中,恍恍惚惚,其中有物,视之不可见,取之不可得。真水出於火中,杳杳冥冥,其中有精,见之不能留,留之不能住。

又曰:昭宗龙纪玄年,杭州刺史钱镠攻宣州,下之,擒刘浩,剖心以祭周宝。

又曰:先主与张飞、赵云等溯流而上,分定郡县。时巴郡严颜率众守城不降,及城陷,缚颜至,飞呵颜曰:"汝见大军至,何以不降而敢拒战?"颜答曰:"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也!"飞怒,命左右牵去斫头。大笑曰:"斫头便斫头,何为怒耶?"於是飞壮而释之,引为上客。

    生命始于水土,动物始于蠢,为雌雄硬壳虫。经过无数进化,生命具备不同等级层次,众生并不平等。人为万物之灵,天人合一。人之心肾,上下相远八寸四分,阴阳升降,与天地无二等。气中生液,液中生气,气液相生,与日月可同途。

《史记》曰:聂政刺杀韩累,因自披面抉眼,自屠出肠,遂以死。

《说文》曰:首,头也。顝、硕、颙,大头也;颗,小头也。

    一日十二时,乃一年十二月。心生液,非自生,因肺液降於心液而行。液行夫妇,自上而下以还下田,为妇还夫宫。肾生气,非自生,因膀胱气升而肾气行。

《韩子》曰:西门豹性急,佩韦以自缓;已董安于心缓,佩弦以自急。

《尔雅》曰:玄,首也。(《左传》曰:狄人归先轸之玄。)

    五行相生相克,互为制约,以达到均衡,为生命运动。只有人类有灵魂,有在天之灵,人命关天。众生并不平等,家禽、家畜为人所食,转化为人体细胞组织,为生命等级层次的大步进化。所以对人不离不弃,甘愿被吃。若被恶人所食,则造化太浅,最好是被善人所吃,为死得其所。

《广雅》曰:膀胱谓之脬。

又曰:高祖招田横,横至尸乡厩,谓从者曰:"陛下欲一见我面耳,今斩吾头,驰三十里,形犹未败。"遂自刭。令客奉其头。

    肾生脾,脾生肝,肝生肺,肺生心,心生小肠,小肠生大肠,大肠生胆,胆生胃,胃生膀胱。凡身中之火,君火、臣火、民火而已。三火以元阳为本,而生真气,为三丹田之太阳。真气聚而得安,真气弱而成病。若以耗散真气,而走失元阳,元阳尽,纯阴成,元神离体,其人乃死。下丹田为精区,至关重要。色欲过度,为泄元阳,有死无生,先天子水比例再高也没用。守住下丹田精区,就是守住全身。只有精生气,气生神,才能寿尽天年。神为形而上,精为形而下。阳具伟大说明其人生命等级层次低下,近于兽。

《乐动声仪》曰:五藏肝仁,肝所以仁者何?肝,木之精也。仁者好生,东方者,阳也。万物始生,故肝象木色而有枝叶。

《尹文子》曰:康衢长者字僮曰善搏,字犬曰善噬,宾客不过其门者三年。长者怪而问之,以实对,於是改之,宾客复往。

    人身为土,为地球。心为血海,肾为气海,脑为髓海,脾胃乃水谷之海,为四海。五藏各有液,所主之位东西南北中,为五湖。小肠二丈四尺,而上下九曲,为九江,小肠之下为元潭。顶为上岛,心为中岛,肾为下岛,三岛为生命根源。

王子年《拾遗录》曰:北有浣肠之国,从口中引肠出,出而浣濯之,更递易其五藏。浣毕,啸傲而飞焉。

《孙卿子》曰:卫灵公有臣公孙吕,长七尺,面居三尺广三寸,鼻目取具,名振天下。

    以天言之,为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抱朴子》曰:昔西施心病,卧於道侧,兰麝芬芳,见者咸美其容。

又曰:上复以朱祐为护军,常舍止於中。祐侍宴,从容曰:"长安政乱,云有日角之相。"从以观上风采。上曰:"召刺奸收护军!"祐由是不复言。

    生者为母,受生者为子。克者为夫,受克者为妻。以子母言之,肾气生肝气,肝气生心气,心气生脾气,脾气生肺气,肺气生肾气。以夫妻言之,肾气克心气,心气克肺气,肺气克肝气,肝气克脾气,脾气克肾气。

○肾

《史记》曰:蔺相如为赵使秦,持璧却立,倚柱谓秦王曰:"赵王斋戒五日,使臣奉璧。今大王见臣,礼节甚倨,得璧傅之美人以为戏弄,臣故复取璧。大王必欲急臣,臣头今与璧俱碎於柱矣。"

    抽添有度,以应沐浴,先中田,次下田,皆可以炼形。玉药金花,变就黄白之体;醍醐甘露,炼成奇异之香,为火水之功效。及民火上升,助肾气以生真水,肾火上升,交心液而生真气,小则降魔除病,大则炼质烧丹。丹为心田,一心主全身,一心主众神。

《物理论》曰:腹胃五藏之府,陶治之大化也。

《释名》曰:形有形像之异也。体,弟也;骨肉、毛血、表里、大小相次第也。

《左传·庄公》曰:楚武王伐随,入告夫人邓曼曰:"余心荡矣。"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於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於樠木之下。

○形体

《唐书》曰:宪宗问宰臣为理之要何先?裴垍对曰:"先正其心。"上深然之。

《礼记·冠义》曰:冠而字之,成人之道也。

又曰:万恶不可纳於灵台。(司马注曰:心为神圣之台。)

《后汉书》曰:贾逵自为儿童,常在太学,不通人间事。身长八尺二寸。诸儒为之语曰:"问事不休贾长头。"

《唐书》曰:武懿宗抚河北诸州。先是百姓有胁从贼者,后得归来,懿宗以为同反,尽生刳,取其胆,然后行刑,流血盈前,言笑自若。

《典略》曰:李催移保黄白城,梁与、张横等破之,送其首。初,傕兄子循及利等侍上无礼,及傕头到,有诏高悬之。

《汉书·张耳传》曰:上从东垣过柏人,欲宿,心动,帝曰:"柏人者,迫於人也!"不宿而去。

又曰:秦始皇即位三十七年,内平六国,外攘四夷,死人如乱麻,暴骨长城之下,额颅相属於道。

孟子曰:人皆知粪其田,莫知粪其心,粪田不过苗利得粟,粪心易行而得所欲。何谓粪心?博学多闻。何谓易行?一欲止淫。

○字

《风俗通》曰:俗说无恙,无病也。凡人相问无病也。案《易传》:上古露宿患恙虫噬食人心,凡相访,问曰:"无恙乎?"非谓病也。

《管子》曰:子产日角,晏平仲月角,尾生犀角,柳下惠、史鱼反角。

《傅子》曰:心有管龠,须言而发。

《礼记·玉藻》曰:头容直,头颈必中。

《续晋阳秋》曰:会稽太守谢琰拒孙恩,恩帐下都督张猛於后斫马,琰堕地,遂杀之。高祖左里之捷生禽猛,送琰小子混,混刳肝,生食之。

《魏略》曰:庞意手斩一级,不知是郭援。战罢之后,众人皆言援死,而不得其首。援,锺氏之甥,意后於鞬中出一头,锺繇见之而哭。意谢繇,繇曰:"援虽我甥,乃国贼也,卿何谢焉?"

《文子》曰:肾主鼻。

又曰:刘廙字恭嗣。年十岁,戏于讲堂上,司马德操抚其头曰:"孺子,黄中通理,宁自知不?"

《蜀志》曰:刘琮闻曹公来征,遣使请降。先主在樊闻之,率众南行,诸葛亮与友人徐庶并从,为曹公所追,获庶母。庶辞先主而指其心曰:"本欲与将军共图王霸之业者,以此方寸之地也。今失老母,方寸乱矣,无益於事,请於此别。"遂诣曹公。

又曰:张让、段珪诛何进,为诏以故太尉樊陵为司隶校尉,少府许相为河南尹。尚书得诏版,疑之,曰:"请大将军出共议。"中黄门以进头掷与尚书,曰:"何叫薮,已伏诛。"

《管辂别传》曰:辂年十五,琅琊太守单子春雅有才度,欲见辂,辂造之,客百馀人,有能言之士。辂谓子春曰:"府君名士,加有雄贵之姿,辂既年少,胆未坚刚,若欲相观,惧失精神,请先饮三升清酒,然后而言。"子春大喜,酌三升,独使饮之。於是辂与人人答对,言皆有馀。

《春秋玄命苞》曰:头者神所居,上员象天,气之府也。岁必十二,故人头长一尺二寸。

又曰:袁绍在黎阳,将南渡,时程昱有七百兵守鄄城。太祖使人告昱,欲益二千兵,昱不肯,曰:"袁绍拥十万众,自以所向无前,今见昱兵少,必不来攻。"太祖从之,绍果不往。太祖谓贾诩曰:"程昱之胆,过于贲育。"

吴均《齐春秋》曰:太祖神容魁梧,天表英特,体有龙文,宽雅沉深,喜怒不形於人。

又曰:息夫躬绝命辞曰:"涕泣流兮雚兰,心结愲兮伤肝。"

又曰:御史大夫陈万年子咸,亢直有异才。万年常召咸於床下教戒之,咸睡,头触屏风,万年怒之,咸叩头为破也,万年不复言。

《论语》曰:七十而纵心所欲,不逾矩。

《江表传》曰:孙权生而方颐,大口,目有精光。

又曰:见孺子入井,皆有恻隐之心,非子父母也。无此心者,非人也;无善恶之心,非人也。

《左传·昭五年》曰:竖牛奔齐,孟仲之子杀诸塞关之外,投其首于宁风之棘上。

《史记》曰:吴公子季札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於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从者曰:"徐子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吾心哉!"

《论衡》曰:苍颉四目而佐帝,公子重耳骈胁为诸侯霸,苏秦骨鼻为六国相,张仪仳胁相秦、魏。

又曰:孙思邈对卢昭邻曰:"胆欲大而心欲小。"

《晋中兴书》曰:诸葛恢,字道明,赜弟也。弱冠知名,试守即丘长,转临沂令。值天下乱,避地江左。于时颍川荀闿,字道明;陈留蔡谟,字道明。俱有名誉,号曰中兴三明。时人为之歌曰:"京都三明各有名,蔡氏儒雅荀葛清。"

《白虎通》曰:胆者肝之府,肝者木之精,主仁。仁者苦不忍,故以胆断。是以仁者有勇,故胆断也。肝胆异处何?以其相为府也。肝者木精,木之为言牧也。人怒,无不色青目振张者,是其效也。

《管宁别传》曰:宁身长八尺,龙颜秀目。

《魏志》曰:乐进字文谦,阳平卫国人。容貌短小,心胆烈,从太祖,为帐下吏。

《战国策》曰:三晋分知氏,赵襄子最怨知伯,漆其头以为饮器。

《赵云别传》曰:云字子龙。先主入益州,云留守营。曹公争汉中地,运米北山下,数千万囊。黄忠以为可取,过期不还,云将数十人出围视忠。值曹公扬兵大出,云为前锋所击,且斗且却,公军散走,已复合,云陷敌,还入营,更大开门,偃旗息鼓。公疑云有伏兵,引去。云鼓震,以戎弩於后射公军,公军惊骇,因相蹂践,堕汉水死者甚多。先主明日自来视昨战处,曰:"子龙一身都为胆。"

《晏子春秋》曰:伊尹倨身,汤伛。

○心

《博物志》曰:东方少阳,日月所出,山谷清朗,其人姣好。西方少阴,日月所入,其土窍冥,其人高鼻深目,多毛。南方太阳,土下水沃,其人大口。北方太阴,土平广深,其人广面缩颈。中央四抄,风雨交,山谷峻,其人端立。

又《祭义》曰:致乐以治心,则易直子谅之心油然生矣。易直子谅之心生则乐;乐则安,安则久,久则天,天则神;天则不言而信,神则不怒而威。致乐,以治心者也。

《礼斗威仪》曰:君乘火而王其民,锐头;君乘水而王其民,大头。

《释名》曰:胞,〈韦包〉也。〈韦包〉,虚空之言也,主以虚承水汋也。或曰膀胱,言体短而横广也。

车频《秦书》曰:苻坚时,四夷宾服,凑集关中四方种人,皆奇貌异色。晋人为之题目,谓胡人为侧鼻,东夷为广面阔额,北狄为匡脚面,南蛮为肿蹄方,方以类名也。

《吴志》曰:吕蒙病笃,孙权问曰:"卿如不起,谁可代者?"对曰:"朱然胆有馀,愚以为可任。"蒙卒,权假朱然节,镇江陵。

《尚书大传》曰:尧八眉,舜四瞳子,禹其跳,汤扁,文王四乳。八者,如八字者也;其跳者,踦也;(其发声也。踦步,足不能相遇也。)扁者,枯也。(言汤体半小象扁枯。)言皆不善也。

崔鸿《十六国春秋·北凉录》曰:马权兄为凉将綦母诩所杀。权后杀诩,食其肝。

《蜀李书》曰:武帝讳雄,字仲俊,始祖第三子。帝身长八尺三寸,美容貌。相工相之曰:"此君将贵,其相有四:目如重云,鼻如龟龙,口如方器,耳如相望。法为贵人,位过三公,不疑也。"帝每周旋乡里,有识者皆器重之。有刘化者,道术士也,太康中每语乡里曰:"李仲俊有大贵之表,终为人主也。"

又曰:脾所以信何?脾者土之精,土尚任,养万物,无所私,信之至也。故脾象土色黄,系於舌。

《易·未济卦》曰:饮酒,濡其首,有孚失是。(饮酒濡首,有孚失是,躭酒无节。)

《说文》曰:肺,水藏也。

《李邰别传》曰:公长七尺八寸,多须髯,八眉,左耳有奇表,项枕如鼎足,手握三公之字。

又曰:简文帝入华林园,顾谓左右曰:"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木,便自有濠梁想,觉鱼鸟自来见亲。"

《汉书》曰:项藉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羽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公得。"乃自刭。王翳取其头。

《释名》曰:肾属水,主引水气灌注诸脉也。

又《地形篇》曰:东方,川谷之所主,日月之所生,其人锐形小头,隆鼻大口,鸢肩企行,窍通於目,筋气属焉,苍色主肝,长大早知而不寿。南方,阳气之所浃,暑湿居之,其人堕形锐上,大口决眦,窍通於耳,血脉属焉,赤色主心,早壮而夭。西方高土,川谷出焉,日月入焉,其人皆方面修颈,卬行,窍通於鼻,皮革属焉,白色主肺,而勇敢不仁。北方,幽晦不明,天之所闭者也,寒冰之所积者也,其人翕形短颈,大肩下尻,窍通於阴,骨幹属焉,黑色主肾,其人蠢愚而寿。中央四达,风气之所通,雨露之所会也,其人大面短颐,美须,窍通於口,肤肉属焉,黄色主胃而惠圣。

《文子》曰:心者,形之主也;神者,心之宝也。

徐广《晋纪》曰:桓温才气雄俊,恢爽陵迈。温峤见其幼时,知必非常,故父彝字曰温。

○肠

《春秋说》曰:字者饰也。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受生者为子,致乐以治心

上一篇:待酒於前,今者妾观其出 下一篇:又《我行其野》曰,口上曰髭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