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又《我行其野》曰,口上曰髭
分类:文学天地

《释名》曰:疾行曰趋。趋,赴也,赴所期也。

《孙卿子》曰:君子之学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支,动静皆可为法。

又曰:白明来降,关公护前,书问诸葛孔明,亮答书曰:"孟起当与益德抢先,未若髯之绝伦。"羽多须,故亮谓之髯。

○跳

○肠

《魏志》曰:初,苏则及临淄侯植闻魏氏代汉,皆发服悲哭。文帝闻植如此,常从容曰:"吾应天受禅,而闻有哭者,何也?"则谓吻见问,髯悉张,欲正论以对。上卿傅选掐则曰:"不谓卿也。"乃止。

又《我行其野》曰:我行其野,蔽芾其樗。昏姻之故,言就尔居。

《笃论》曰:杜怒,与宋瓘书曰:"吾年五十不见丢掉者,遭明达君子,亮其本意,若不见亮,便刳心着地,正数斤肉耳,何足有所明耶!"

《南史》曰:宋武帝狎侮群臣,各有称目,多须者谓之羊。

又哀公曰:姜商人谓陈乞曰:"吾欲立舍何如?"陈乞曰:"君欲立,臣请立之。"(陈乞欲言不可,恐景公杀阳生。)阳生曰:"吾闻子将不立小编也。"陈乞曰:"吾不立子者,所以生子也。"与之玉节而走之。(节,信也。折王与阳生为后当迎之。)

又曰:袁本初在黎阳,将南渡,时程昱有七百兵守鄄城。太祖使人告昱,欲益二千兵,昱不肯,曰:"袁本初拥100000众,自以当者披靡,今见昱兵少,必不来攻。"太祖从之,绍果不往。太祖谓贾诩曰:"程昱之胆,过于贲育。"

又曰:李庶,黎阳人,魏大司农谐之子也。以清卞每接梁客。徐陵谓其徒曰:"江北唯有李庶可语耳。"庶无须髯,人谓天阉。崔谌尝玩庶曰:"教弟种须,取锥刺而为窍,以马尾插之。"世傅诸崔多隐疾,以呼沲为墓田,故庶答之曰:"先以方回施贵族,艺眉有效,然后树须。"邢邵笑谓谌曰:"卿不谙李庶,何故犯之?"

《续汉书》曰:李太尉少有俊才,雅志好学,为三少爷。常躬步行驱驴负书从师。

《常胜将军别传》曰:云字子龙。先主入交州,云留守营。曹公争拉萨地,运米北山下,数千万囊。黄汉叔感到可取,过期不还,云将数11个人出围视忠。值曹公扬兵大出,云为前锋所击,且斗且却,公军散走,已复合,云陷敌,还入营,更加大开门,偃旗息鼓。公疑云有伏兵,引去。云鼓震,以戎弩於后射公军,公军惊骇,因相蹂践,堕北江死者甚多。先主明天自来视昨战处,曰:"子龙一身都为胆。"

《释名》曰:睫,接也,捶於匡而持续也。

《吴氏春秋》曰:今与骥俱走,则人不胜骥矣。居其车里,则骥不胜人。

又曰:龙叔谓文挚曰:"吾有疾,子能已乎?"文挚乃命龙叔背明而立,文挚进而向明理望之。既而曰:"噫!见子之心矣,一隅之地虚矣,几受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护的人也!子心六孔通流,一孔不达。今圣知为病人,或因此乎?"

《左传·昭二十三年》曰:王子朝使告诸侯曰:"在定王七年,秦人降妖,曰周其有髭王,亦克能修其职。至於灵王,生而有髭。王甚圣洁,无恶於诸侯。"

《楚汉春秋》曰:淮阴武王反,上自击之。张子房居守。上体不安,卧辒车中,行三四里,留侯走,东追上。簪堕,被发。及辒车,排户曰:"皇上即弃天下,欲以王葬乎,以匹夫葬乎?"上骂曰:"若翁太岁也,何故以王及粗俗的人葬乎?"良曰:"赤峰反于东,淮阴害於西,恐皇帝倚沟壑而终也。"

《谈薮》曰:徐擒好为体语,尝体一位病痈,曰:"朱血夜流,黄脓昼写,斜看紫肺,正视红肝。"

《说文》曰:须,面上毛也。

《毛诗·谷风》曰:行道迟迟,中央有违。

《释名》曰:胞,〈韦包〉也。〈韦包〉,虚空之言也,主以虚承水汋也。或曰膀胱,言体短而横广也。

古典文学原版的书文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脚出处

○行

《异苑》曰:郑玄师马融,三载无闻,融鄙而遣还。玄过树阴下假寐,梦到一父老以刀开其心,谓曰:"子何学矣?"於是寤而即反,遂精洞典籍。融叹曰:"《诗》、《书》、《礼》、《易》,都已经东矣。"

《续汉书》曰:司马直,字叔异。洁白,美须髯,颜值几乎,乡闾奉之如神。

《礼记·曲礼》曰:遭先生於道,趋而进,正立拱手。不与之言,则趋而退。

孟子曰:人皆知粪其田,莫知粪其心,粪田可是苗利得粟,粪心易行而得所欲。何谓粪心?博闻强识。何谓易行?一欲止淫。

《续搜神记》曰:永嘉四年,高荣为高平戌逻王。时曹嶷贼寇,离乱人民,人民皆坞垒自固,见山中火起,飞埃绝焰千馀丈,树巅火焱,响动山谷。又闻人马铠甲声,谓嶷贼上。人皆怕惧,并严出欲击之。引骑到山下,无有人,但见碎火来洒,人袍、铠马、毛鬛皆烧,於是军士走还。明往视,山中无燃火处,唯有髑髅百头,布散山中。

《礼记·玉藻》曰:凡君召以三节,二节以走,一节以趋。(节,所以明信也。使使召臣急则持三,缓则持一。《周礼》曰:镇圭以檄守,别的未闻也。近年来汉使者持之节。)

《管辂别传》曰:辂年十五,琅琊参知政事单子春雅有才度,欲见辂,辂造之,客百馀人,有能言之士。辂谓子春曰:"府君名士,加有雄贵之姿,辂既年少,胆未坚刚,若欲相观,惧失精神,请先饮三升利口酒,然后来说。"子春热闹,酌三升,独使饮之。於是辂与大家答对,言都有馀。

邓粲《晋纪》曰:浈阳令羊嗣,贪而不治,县功曹吏共逐嗣。嗣饶须,乃以嗣淖沈阑中。始兴御史尹虞闻,大怒,手剑功曹。(虞,字王卿,惠灵顿人也。)

又曰:万石君诸子入里门,趋至家。

又曰:崔杼杀庄公,敢不盟者戟钩其颈,剑承其心。晏平仲不与盟而出,上车,其仆将驰,平仲抚其手曰:"鹿生於山野,命悬於庖厨,婴命有所悬矣!"成节而去。

《说文》曰:睫,映目旁毛也。

《释名》曰:跳,条也,如草木枝条务上行也。

○尻

又曰:任城王性刚勇而黄须。北伐乌丸,王闻之曰:"小编黄须,定可使。"刘玄德使刘封挑衅。王骂曰:"卖履舍长,而使假子拒汝公乎!作者黄须来击之。"

《江表传》曰:陆逊破汉昭烈帝於夷陵。备舍船步走,烧皮铠以断道,使挽车步入白招拒。

《礼记·礼运》曰:欲恶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猜想也。美恶皆在其心,不见其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以哉?

○髭

《吴书》曰:孙策讨山越,斩其渠帅。悉令左右分店逐贼,独骑与虞翻相得山中。翻曰:"危事也。"令策下马。"此草深,卒有警急,马比不上人。翻善用矛,请在进步。"得平地,劝策乘马。策曰:"卿无马奈何?"答曰:"翻能步行,日可三百里。明府试鞭马,翻能疏步属之。"

《魏志》曰:乐进字文谦,阳平吴国人。颜值短小,心胆烈,从太祖,为帐下吏。

《晋书》曰:羊祜既卒,武帝素服,哭之甚哀。是日冬至节,帝涕泪沾须,皆为冰焉。

又《载驱》曰:汶水汤汤,行人彭彭。

《魏略》曰:陈思王精意著作,食饮损失减少,得反胃病也。

《世说》曰:锺毓兄弟警悟过人,每有嘲语,未尝屈踬。毓语会:"闻西夏陵能作调,试共视之。"於是与弟盛饰共载,从南门至西门,一才女笑曰:"车中心殊高。"二锺都不觉。车的后边一门生云:"向已被嘲。"锺愕然。门生曰:"中心高者四头羝膻。"毓兄弟多须,故以此调之。

又《祭义》曰:故君子跬步而弗敢忘孝也。

《说文》曰:肠,大小肠也。

又曰:郄超为桓温记室参军,有奇才、多髭髯,金陵为之称"髯参军。"

《前秦录》曰:苻坚狂胜,为流矢所中。遁走甚饥。民有进壶〈夕食〉豚髀者,坚食之,大悦。

《东周策》曰:孙膑为赵合从於熊居,王曰:"秦,虎狼之国,不可亲。寡人卧不安席,食不甘味,心摇摇然如悬旌无所终薄。"

《彭城列士传》曰:刘瑜字季节,举方正,对策高第,人呼为长须方正。

《要药分剂》曰:渔者走渊,木者走山。

○心

裴渊之《马尼拉记》曰:卢循袭圣地亚哥,风火夜发,奔逸者数千。而已循除烧骨,数得髑髅一万馀,於江南洲上作黄大仙葬之,今名叫共冢。

又曰:帷簿之外不趋。堂上不趋。执玉不趋。

《汉书·张耳传》曰:上从东垣过柏人,欲宿,心动,帝曰:"柏人者,迫於人也!"不宿而去。

又曰:刘玄海,姿仪魁伟,身长八尺四寸,须长二尺馀,小心有赤毫三根,长征三号尺六寸。

《东方朔别传》曰:武帝问朔曰:"公孙军机大臣、倪大夫等,先生自视何与此哉?"朔曰:"臣观其臿齿牙,树颊胲,吐唇吻,擢项颐,结股肱,连脽尻,逶蛇其迹,行步偊旅。臣朔虽不肖,尚兼此数子。"

○肺

《释名》曰:口上曰髭,髭,姿也,为相貌之美色。

《佛祖传》曰:壶公者,不知何许人也。从远方来,卖药得钱与饥冻者。常悬一壶于坐上,日入后,跳入壶。市掾费长房於楼上见之,知特外人,身为扫除,并进饼饵。公令房共跳入壶中,但见楼观重门,侍者数10位。

《管仲》曰:心之在体,君之位也。九窍之有职,官之分也。心处其道,九窍修理。故曰上离其道,下失其事。

《民俗通》曰:不举生鬓须子。俗说:人十四五乃当生鬓须,今生而有,妨害父母也。谨按《周书》,灵王生而有髭,王甚圣神,亦克修其职,诸侯服,享二世,休和安在,其有剧毒乎?

《世说》曰:阮宣子常步行,以百钱挂杖头,至饭店上便独酌酣畅。

《小仙翁》曰:昔西施心病,卧於道侧,兰麝芬芳,见者咸美其容。

谢承《明清书》曰:赵昱字玄达,年十三,母病5月,昱惨戚消瘦,眼不交睫。

《东观汉记》曰:上降颍阳,虽得入,意不安。门下有击马着鼓者,马惊,硠邓晨起,走出视之,乃马也。

《唐书》曰:天宝两年,有星花潮,坠于西南,坠后有声。京师讹言:"官遣枨捕人肝以祭天狗。"人相恐,畿县尤甚。发使安之。

《左传·昭十八年》曰:吴伐楚,战于长岸。小胜吴师,获其乘舟馀皇。吴公子光请於众曰:"丧先王之乘舟,岂惟光之罪,众亦有焉。请藉取之,以救死。"(藉众之力,以取舟也。)使长鬛者多个人,(长鬛者,多髯,与吴异形状,诈为楚人也。)潜伏於舟侧,曰:"我呼馀皇,则对。"师夜从之。三呼,皆迭对。楚人进而杀之,楚师乱,吴人大捷之,取馀皇以归。

《论语·乡邻》曰:没阶趋进翼如也。

《蜀志》曰:刘琮闻曹公来征,遣使请降。先主在樊闻之,率众南行,诸葛卧龙与同伙徐庶并从,为曹公所追,获庶母。庶辞先主而指其心曰:"本欲与武将共图王霸之业者,以此一席之地也。今失老母,方寸乱矣,无益於事,请於此别。"遂诣曹公。

《晋One plus书》曰:冉闵杀石鉴及羯胡数万人。于时人有高鼻多须者,无不滥死。

《列仙传》曰:沈建者,丹阳人也,世为御史。建独好导引服食之术。二十八日行五百里,能举千斤。

又曰:顾和。王家卫编剧为湖州,辟从事。月旦当朝,未入,停车门外。周顗遇之,和方择虱,夷然不动。顗既过,顾指和心曰:"当中何全体?"和徐应曰:"在那之中最是难测地。"顗入,谓导曰:"卿州吏中有一令仆才。"导亦感到然。

又曰:李勣病,验方:须灰能够疗之。太宗乃自剪须为其和药。勣顿首见血,泣以陈瘐谢富治。帝曰:"吾为社稷计耳,不烦深谢。"

又曰:有莘氏女人采桑,得婴孩於空桑之中,献之其君,令养之,察其所以然。曰:"其母居伊水之上,孕,梦神告曰:臼出水而东走,千里邑尽为水,身化为空桑。"故命之曰伊尹。

《庄周》曰:盗跖居太山,脍人肝而食之。

《俗说》曰:有人诣谢益寿云:"向在刘丹阳坐,见一客殊毛。"谢曰:"正是小编家阿瞻。"瞻多须,故云尔。

《汉书》曰:息夫躬曰:"匈奴饮马於渭水,边境雷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风起,京师虽有武蜂精兵,未有能窥左足而先应者也。"(窥,音跬。半步曰跬步也,言一举足也。)

又曰:回也,其心十月不违仁。

又曰:温序拜会者,迁护羌通判。序行部至襄武,为隗嚣将苟宇所拘劫,宇谓序曰:"子若与作者并虑同力,天下可图也。"序大怒,叱宇,因以节挝杀人。宇曰:"此义士死节,可赐以剑。"序受剑,衔须於口,顾左右曰:"既为贼所逼杀,无令须污土。"遂伏剑死。

《左传·襄二十六》曰:姬扬使与宁喜言,宁喜告蘧瑗。伯玉曰:"瑗不得闻君之出,敢闻其入。"遂行从近关出。

又《泰誓》曰:受有臣亿万,惟亿万心。予有臣两千,惟一心。

裴玄《新语》曰:尹氏之镜,数睫照形。蒸食,曾不及三钱竹箅。

《魏志》曰:崔林字德儒,清河东武城人也。除鄢陵长,家贫无单车匹马,步行之官。

又《周官》曰:作德,心逸日休;作伪,心劳日拙。(为德直道而行,于心逸豫,而各日美;为伪饰巧百端,于心勤奋,而事日拙不可为。)

《吕氏春秋》曰:姬豫让欲报赵桓子,灭须去眉,自刑以变容。

○蹲

《物理论》曰:腹胃五藏之府,陶治之大化也。

《列子》曰:晋国苦盗。有郄雍者能察盗,於眉睫之间而得其情。晋使视盗,千百无遗。赵成侯曰:"周谚有言:'见渊中鱼不祥。'郄雍必死。"俄而群盗杀之。

又曰:盖宽饶为人刚直高节。家贫,俸禄数千,半以给吏人,为耳目,为司隶,常步行。

《博物志》曰:镠民其肺不朽,百余年复活。

又曰:朱博为琅琊太尉,曹掾吏皆移病卧。博问其故,对曰:"趣事,二千石新到,遣吏存问致意,乃敢就职。"博奋髯抵几曰:"观齐儿欲以此为俗耶!"乃行罢诸病吏,白巾走出府门。郡中山大学惊。

又曰:飞不以尾,挫尾则飞无法远;走不以手,缚手则走不可能疾。

《释名》曰:肺,勃也,其气勃郁也。

又《王巨君传》曰:莽闻汉兵起,愈恐,欲外示自安,染其须发,进大地所徵淑女备嫔御。

《鲁女子别传》曰:鲁女子,长乐人也。少好学道,初服饵胡麻,乃求绝穀八十馀年,日越来越少壮,面如桃花,日行三百里,走及獐鹿。

又曰:白山白山药王对卢昭邻曰:"胆欲大而心欲小。"

又曰:周世子赟有失德,柱太岁轨因淖社上寿,捋武帝须曰:"可爱好先生,恨后嗣弱耳。"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赵录》曰:刘翌骁幹过人,能一手举殿柱,跳过平阳门出。

《列子》曰:鲁公扈、赵婴齐同见卢医,鹊曰:"公扈志强而气弱,足於谋而寡断;婴齐志弱而气强,故少於虑而伤於专。若换汝之心,则均於善矣。"遂饮肆个人毒酒,迷死18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救以神药,既寤如初。於是公扈反婴齐之室,而有其老婆,老婆不识。婴齐反公扈之室,而有其老伴,老婆亦不识也。

又曰:任城王章为北中郎将,讨乌桓有功,归。太祖喜,捋章须曰:"黄须儿,定大奇!"

《东周策》曰:昔曾子处费,鲁人有与曾子舆同姓名者杀人。人告其母曰:"曾子舆杀人。"曾子舆母投杼逾墙而走。

《释名》曰:胃,围也,受食物也。

《语林》曰:庾公道:"王尼子非惟事事胜人,安插须眉亦胜人。小编辈皆出其辕下。"

《说文》曰:趋,低头疾行也。赴,直行也。

《青龙通》曰:脾之为言并也,所以并积气。

崔鸿《前赵录》曰:刘聪以谗慝故诛詹事曹光。光降刑,举止自若,谓刑者曰:"取席敷之,无令土污吾须。"

《晋书》曰:陈安字虎侯。骁壮果毅,武幹过人,多力善射,持七尺刀贯甲,奔及驰马。

崔鸿《十六国春秋·北凉录》曰:马权兄为凉将綦母诩所杀。权后杀诩,食其肝。

《魏略》曰:刘雄鸣诣太祖,太祖执其手谓曰:"孤方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梦得一神人,即汝耶!"乃厚赐之,后亡。太祖平广元,来降,太祖捉其须曰:"老贼,真得汝矣。"

王褒《僮约》曰:奴入市,不得夷蹲旁卧、恶言丑脉拢

又《昭公二十一年》曰:周昭王铸菊月。泠州鸠曰:"王其以心疾死乎?"

又曰:桓温少与沛国刘惔善,惔常称之曰:"温眼如紫石棱,须似猬毛磔,孙权、晋宣王之流。"

又《玉藻》曰:君与尸行,接武;大夫,继武;士,中武。端行,颐霤如矢;弁行,剡剡起屦。凡行,容惕惕。(直疾貌也。凡行,谓道路也。)

又《说命》曰:启乃心,沃朕心。

《庄周》曰:列子行食於道,见百岁髑髅,搴蓬而指之曰:"惟予与汝未尝死、未尝生也。"

《吴越春秋》曰:庆忌,僚子也。勇为人所闻,走及奔马。

《县令·盘庚》曰:今俺其敷心腹肾肠,历告尔全体公民于朕志。(布心腹,言输诚于国民以告志。)

《左传·宣二年》曰:宋城,华玄为植,巡功。城者讴曰:"于思于思,弃甲复来。"

《神明传》曰:黄卢子者,姓葛名越,年二百柒16岁,行及走马。王真者,上党人也,年十七八,乃学道,服食胎息之术,行及走马,力兼数人。河上公者,莫知其姓名也,又能行及走马。头上常有五色气,高丈馀。孔安者,鲁人也,行菩撖铅丹。有陈和者,乐安人也,重之,求事安。遂受其方合药服之,二百馀年,头色转黑,气力百倍,行及走马也。

○肾

《东观汉记》曰:吴良为东平王所荐,诏曰:"前见良头须皎然,衣冠甚伟,求贤助国,宰相之职,今以良为议郎。

《方言》曰:半步为跬。

《诸葛卧龙书》曰:吾心如秤,不能够为人作轻重。

又曰:张华多须,常以帛缠之,陆云见之,笑不可能止。

○步

《说文》曰:脾,金藏也。

《释名》曰:颐下曰须。须,秀也,物成乃秀,人成而须生也。亦取须体长而年轻也。在颊耳旁曰髯,随便张口动摇,髯髯然也。

《左传·僖下》曰:卫叔武将沐,闻君至而喜。捉发走出,四驱射而杀之。

又曰:万恶不可纳於灵台。(司马注曰:心为尊贵之台。)

班固《幽通赋注》曰:卫蒯聩乱,子羔灭髭鬓,衣妇人衣逃,得出。曰:"父亲和儿子争国,吾何为其间乎?"

《礼记·仲尼燕居》曰:行则有随,行而无随,则乱於涂也。

《左传·庄公》曰:楚柬王伐随,入告老婆邓曼曰:"余心荡矣。"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傅和徒弟无亏,王薨於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於樠木之下。

《庄周》曰:孔圣人往见盗跖,归,到西门外,适遇柳下季,曰:"不见车马有迹象,得微往见跖耶?"尼父曰:"然。吾所谓无病而自灸。疾走料虎头,编铃儿草,几不免虎口哉!"

王隐《晋书》曰:王长文字德睿。州辟别驾,不就。追求之,乃於圣Diego卖熟市见长文蹲地啮胡饼。州知不屈,乃送还家。

《文子》曰:肾主鼻。

又曰:崔琰声姿高畅,眉目疏朗,须长四尺,甚有威重,朝士瞻望,而太祖亦严惮焉。后有曰琰怨谤者,罚为徒隶,使人视之,辞色无挠。太祖令曰:"琰虽见刑,而通宾客,虬须直视,若有所忽。"遂赐死。

○走

○胆

又曰:庄子休之于楚,见空髑髅,骯然有形。击之以马捶,由此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铖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内人之丑而为此乎?将子冻馁之患而为此乎?"於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夜半,髑髅见梦曰:"向子之谈者,似辩人也。睹子所言,皆生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庄周曰:"然"。髑髅曰:"死,无君於上,无臣於下,亦无四时之事,泛然以世界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够过也。"庄周不相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子骨血肌肤,反子父母、爱妻、闾里、知识,子欲之乎?"髑髅深颦蹙頞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之劳乎?"

《毛诗·鱼藻》曰:绵蛮黄鹂,止于丘隅。岂敢惮行,畏不可能趋。

《括地图》曰:细民肝不朽,死五年复生,穴处,衣皮。

《南州异物志》曰:乌浒人得髑髅,破之以吃酒。

又曰:躄者见虎不走,非勇也。

《续晋阳秋》曰:会稽经略使谢琰拒孙恩,恩帐下太史张猛於后斫马,琰堕地,遂杀之。高祖左里之捷生禽猛,送琰小子混,混刳肝,生食之。

又曰:王彪之,字叔武。年二十,须鬓皓白,时人谓之王白须。

古典法学原著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脚出处

《韩非》曰:北门豹性急,佩韦以自缓;已董阏于心缓,佩弦以自急。

《东晋书》曰:岑彭、吴汉围隗嚣於西城,公孙述将李育守上邽,帝留盖延、耿弇围之。车驾东归,敕彭书曰:"两城若下,便可将兵南击蜀虏。人苦不满足,即平陇,复望蜀。每一发兵,头须为白。"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又《我行其野》曰,口上曰髭

上一篇:受生者为子,致乐以治心 下一篇:二三子亦皆尚右,西方美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