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二三子亦皆尚右,西方美人
分类:文学天地

美丈夫上

○嗜好

三国魏晋南北朝时代是个爱美的时代,那时候天天打打杀杀,人人朝不保夕,然而死亡的阴影却阻止不了人们对美的狂热追求,因为德已经在战乱中变得无足轻重了,于是人们开始追求生活的另类,今朝有酒今朝醉,美的追求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一本《世说新语》就有专章记述容止。

《尚书·洪范》曰:二,五事:一曰貌。

《礼记·檀弓上》曰:孔子与门人立,拱而尚右。二三子亦皆尚右。孔子曰:"二三子之嗜学也。我则有姊之丧故也。"二三子皆尚左。(丧,上石,阴也;吉,上左,阳也。)

容止是由容貌和举止显示出来的神态和威仪,早在东汉时代人们选拔人才就开始注重容止了,在品藻人物中容止也是一个重要方面。《世说新语。容止》一这段记载十分有趣。

《毛诗》曰:云谁之思?西方美人。(笺云,思问室之贤者。)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笺云,彼美人,谓硕人也。)

又《祭义》曰:先王之孝也,心志嗜欲不忘乎心。

魏武将见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远国,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既毕,令间谍问曰:“魏王如何?”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

又曰: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又《祭统》曰:不齐则於物无防也,嗜欲无止也。及其将斋也,防其邪物,讫其嗜欲,耳不听乐。

这段记载旨在说明曹操的难以掩藏英明神发,但也看出当时人对容止的重视。魏晋南北朝士人对美的追求人们论述已然够多,不再赘述,在此要浅谈一下审美观念的变化。

又《淇奥》曰: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

《左传·闵公》曰: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及有狄人之难,国人皆曰:"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遂败。

一、审美的类型

长八尺三寸,美须髯。

慈长七尺七寸,美须髯。

绩容貌雄壮,博学多识。

白皙,美须髯,长七五寸,腰带十围。《宋书》《武二王传。刘义宣》

绚身长八尺,容貌绝伦,虽居显官,犹习武艺。《梁书》《康绚传》

长八尺,美须眉,容止可观。《梁书》《箫宏传》

泉美须髯,善举止,身长八尺,性甚警悟。《南史》《鲍泉传》

夷美风仪,善举止。《宋书》《江夷传》

风姿端雅,容止可观,中书郎范述见而叹曰:“此荆楚仙人也。”《宋书》《隐逸传。龚祈》

太子美风姿,善举止。《南史》《王峻传》

姿貌端华,眉目如画,见者以为神人。《南史》《宋本纪下》

歧美容止,博涉能占对。《南史》《傅歧传》

少聪警,美姿仪,特为高祖所爱。《南史》《太宗十一王传。箫大雅》

又《猗嗟》曰: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昌,盛也。颀,长貌也。)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

又《僖中》曰:齐侯好内,多内宠,内嬖如夫人者六人。

二、三国魏晋南北朝审美观的蜕变

汉末三国时期,人们推崇的美,是身高,长髯,大声音的壮美。但是也存在着追求女性化美的倾向,《后汉书》《李固传》:初,顺帝时诸所除官,多不以次,及固在事,奏免百余人,此等既怨,又希望翼旨,遂共作飞章,虚诬固罪曰:“。。。。。大行在殡,路人掩涕,固独胡粉饰貌,搔头弄姿,盘旋偃仰,从容冶步。。。。。。”

这段资料虽然是虚诬李固“大行在殡”时不守礼法因而构罪,但可以看出这个时候有人开始追求男子女性化的阴柔美,只是这种女性化美在当时显然是遭到鄙弃的。

女性化的美真正受到关注是正始年间。

宴性自喜,动静粉帛不离手,行步顾影。《世说新语。容止》

时天暑热,植因呼常从取水,自澡讫,傅粉,遂科头拍袒胡舞。《三国志。王粲传》裴松之注引《魏略》

但这时这种女性化的美还没有蔚然成风,只是作为美的一种另类与壮美并存,从东晋开始到南北朝,男性容止女性化倾向逐步达到及至。

楷风神高迈。容仪俊爽。。。。。时人谓之“玉人”《晋书》《裴楷传》

潘安仁,夏侯湛并有美容,喜同行,时人谓之连璧。《世说新语。容止》

王丞相见卫洗马曰“居然有羸形,虽复终日调畅,若不堪罗绮。”《世说新语。容止》

这种男子女性化病态美在当时成了时髦,《世说新语。容止》的记载多是这样的美型男,潘岳郊游时可以“掷果盈车”,卫玠更因为看的人多了又不文明就给看死了。虽然卫玠一生除了高谈阔论的清谈外并无作为,但人家长得风流妩媚于是就成了南朝人效仿的楷模。

炯白皙,美容貌,从兄求、点每称之曰:“叔宝神清,弘治肤清,今观此子,复见卫、杜在目。”

《颜氏家训。涉务篇》一段话可算是当时人男性容止女性化的总结:

梁世士大夫,皆尚褒衣博带,大冠高履,出则车舆,入则扶侍,郊郭之内,无乘马者。周弘正为宣城王所爱,给一果下马,常服御之,举朝以为放达。至乃尚书郎乘马,则劾之。及侯景之乱,肤脆骨柔,不堪行步,体羸气弱,不耐寒暑,坐死仓猝者,往往而然。

又《小戎》曰:文茵畅毂,驾我骐馵。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左传·襄公》曰:郑伯有好田而嗜酒,为窟室,而夜饮酒,击钟焉,朝至未已。朝者曰:"公焉在?"(家臣故谓伯有为公。)其人曰:"吾公在壑谷。"

又《卢瘤路曰:卢令令,其人美且仁。卢重环,其人美且鬈(鬈,好貌。读当为奴。权,勇壮也。)卢重鋂,其人美且偲。

又《昭公》曰:莒子庾舆虐而好剑,苟铸剑,必试诸人。

又《汾沮洳》曰: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又《哀上》曰:曹伯阳即位,好田弋。曹鄙人公孙强好弋,获白雁,献之。

又曰: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公羊传·僖公》曰:虞公贪而好宝,及为晋所灭,抱宝牵马而出。

《左传》曰:宋公子鲍,美而艳。

《国语》曰:屈到嗜艾。有疾,召其宗老而属之:"祭我必以艾。"子木曰:"夫子不以私欲奸国之典。"遂不用。

又曰:子太叔,美秀而文。

《论语·公冶长》曰: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

又曰:冉竖射陈武子,中手,失弓而脉拢以告平子,曰:"有君子白皙,鬒须眉,甚口。"平子曰:"必子强也。"

又《雍也》曰: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

《尔雅》曰:美士为彦。

又《卫灵公》曰: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论语》曰:堂堂乎张也,难与并为仁矣。

《家语》曰:子路见孔子,曰:"汝何好?"对曰:"好长剑。"孔子曰:"加之以学,岂可及乎?"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揉自直,斩而用之,射达於犀裒拢以此言之,何用学焉?"子曰:"括而羽之,所达深矣。"

《孝经》曰:容止可观,进退可度。

《史记》曰:魏文侯问曰:"吴起何如人?"李克曰:"起贪而好色,然其用兵,司马穰苴弗过也。"於是魏文侯以为将,拨秦五城。

《家语》曰:息土之民美。

又曰: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之时,贪於财货,好美姬,入关财物无所取,妇人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

《汉书》曰:张子房,状貌如美妇人。

《汉书》曰:济东王彭离,昏暮私与其奴亡命少年数十人行剽,杀人取财物以为好。(以是为好喜之事也。)

又曰:直不疑,状貌甚美。

又曰:汉家言律历者,本张苍。苍好书,无所不观,无所不通。

又曰:班伯少受《诗》于师丹。大将军王凤荐伯宜劝学,召见宴昵殿中,容貌甚丽,诵说有法,拜中常侍。

又曰:朱买臣字翁子,吴人也。家贫,好读书,不治产业。

又曰:公孙弘对策时百馀人,太常奏弘第居下,天子擢弘对为第一。召入见,容貌甚丽,拜为博士,待诏金马门。

又曰:陈遵嗜酒。每大饮,宾客满座,辄闭门,取客车辖投井中,虽有急不能出。

又曰:张苍好书律历。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亡归。沛公略地过武阳,苍当斩,解衣伏质,美丽长大,肥白如瓠。王陵见美,乃言沛公,赦之。后为御史大夫。及为相,事陵如父。陵死,苍洗沐,常先朝陵夫人。上食,后归。

《续汉书》曰:刘宽简略嗜酒,不好盥浴。

又曰:陈平少时家贫,好读书,长大美色而肥,或谮平于汉王曰:"平虽贫,美丈夫,如冠玉耳。"

《东观汉记》曰:耿弇字伯昭,扶风人。少好学,习文业。常又令试骑士,建旗鼓,肄驰射,由是好将帅之事。

又曰:董偃始与母卖珠为事,年十三随母至馆陶公主家。左右言其姣好,主召见,曰:"吾为母养之。"因留第中,教书射御。年十八乃冠,出则执辔,入则侍内,甚温软。以主故,诸公接之,名称城中,号曰董君。

又曰:姜诗字士游,广汉雒人。以佣作养母。赤眉贼经其里落,云:"不可惊孝子"。母好饮江水,儿取水溺死。恐母知,诈云行学,岁岁作衣投於江中,俄而涌泉,出於舍侧,味如江水。

又曰:车千秋姓田,为高寝郎。戾太子败,千秋讼太子冤。上颇知太子无他意,乃召见千秋。千秋长八尺馀,体貌甚丽,帝悦之,曰:"此高庙神灵使公,公当遂留辅我。"后年老,乘小车上殿,故号车氏。

又曰:更始韩夫人尤嗜酒,每侍饮,常侍奏事,辄怒曰:"帝方对我饮,正酣,何此时持事来乎?"起,褫破书案。

又曰:董贤,字圣卿。云阳人也。为太子舍人。哀帝时为郎,傅漏在殿,为人美丽,哀帝望见,悦其仪貌,拜为黄门郎。

谢承《后汉书》曰:马武字子张,南阳人。为人好酒,豁达,敢直言。时在御前,面折同列,以为笑乐。

又曰:江充召见太一宫,自请愿以所常被服衣冠见上,上许之。魁岸,容貌甚壮。帝望见而异之,谓左右曰:"燕、赵固多奇士。"

《典略》曰:荆州牧刘表跨有南土,子弟骄贵,并好酒。设大针於杖端,客有醉寝伏,辄以劖刺,验其醒醉。

又曰:王商长八尺馀,体甚鸿大,容貌绝人。单于来朝,仰视,迁延却退。天子闻而叹曰:"真汉相也。"

《晋书》曰:王济好弓马,尝乘一马,着连干鄣泥,前有水,终不肯渡。济云:"此必是惜鄣泥。"使人解去,便渡。故杜预谓济有马癖。

又曰:东方朔目如悬珠,齿如编贝。

《晋中兴书》曰:郭璞性轻易,不持威仪,嗜酒好色,或过度。其友人干宝常诫之曰:"此非適性尔。"璞曰:"吾所受有本限,用之恒恐不尽,乃忧为害乎?"

又曰:司马相如车骑雍容,闲雅甚都。

《后魏书》曰:辛少雍,字季仲。少有孝行,尤为祖父绍先所爱。绍先爱食羊肝,常呼少雍共食。及绍先卒,少雍终身不食羊肝。

又曰:薛宣好威仪,进止雍容,细甚可观。

《宋书》曰:庾炳之,性好洁,士大夫造之者,去未出户,辄令拭席洗床。时陈郡殷冲亦好净,小人非净浴新衣,不得近左右。士大夫小不整洁,每容接之。炳之好洁反是,冲每以此讥焉。

又曰:霍光白晢疏目,美鬓髯也。

又曰:谢灵运出为永嘉太守,郡有名山水,灵运素所爱好,出守既不得志,遂肆志游遨,遍历诸县,动逾旬朔。

《后汉书》曰:徐防字谒卿,沛国人也。体貌矜严,占对可观,显宗异之,特授尚书郎。

又曰:刘邕所啖食,每异於人。性嗜疮痂,以为味似蝮鱼。常诣孟灵休,灵休先患灸疮,疮痂落床上,邕因取食之。灵休大惊。邕答云:"性之所嗜。"灵休疮痂未落者,悉褫取以贻邕。邕既去,灵休与何勖书曰:"邕向顾见啖,遂举体流血。"南康囚国吏二百许人,不问有罪无罪,递互与鞭,鞭痂常给邕膳。

又曰:新野功曹邓衍,以戚小子侯。每预朝会,容姿趋步,有出于众。显宗目之曰:"朕之容貌,岂若此人?"时赐与焉。衍虽有容仪,而无实行,未尝加礼。

《齐书》曰:何佟之,字士威,庐江人也。性好洁,一日之中洗涤者十馀过,犹恨不足,时人称为水淫。于时又有遂安令刘澄,性弥净洁。县中洒扫,郭邑无横草,水湔尘秽,百姓不堪命,坐免官。

又曰:蔡邕字伯喈,谓从弟谷曰:"董卓性刚难济,吾且遁逃山东以待,如何?"谷曰:"君状异恒人,每行,观者盈集,以此自匿,不亦难乎?"乃止。

又曰:王思远,琅琊临沂人也。好简洁。衣服垢秽,方便不前,形象新楚,乃与促膝。虽然,既去之后,犹令二人交帚扫其坐处。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二三子亦皆尚右,西方美人

上一篇:又《我行其野》曰,口上曰髭 下一篇:君子不禽二毛,小人革面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