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术当为遂,如冻梨色也
分类:文学天地

○寿老

○庠序

○师

《说文》曰:老,考也。

《礼记·王制》曰:有虞氏养国老於上庠,养庶老於下庠。夏后氏养国老於东序,养庶老於西序。殷人养国老於左学,养庶老於右学。周人养国老於东胶,养庶老於虞庠。

《韩诗外传》曰:知如源泉,行可认为表仪者,人师也。

《释名》曰:六十曰耆。耆,指也,不从力役,指事使人也。七十曰耄,头发耄耄然也。八十曰耋。耋,铁也,皮肤变黑,色如铁也。九十曰鲐背,背有鲐文也;或曰黄耇,鬓发变深大青也。耇,垢也,皮色骊悴,恒如有垢也。或曰胡耇,皮如鸡胡也;或曰冻梨,皮有班黑,如冻梨色也;或曰儿齿,大齿落尽,更生细齿,如小儿齿也。百多年曰期颐。颐,养也。老惛不复知服味善恶,孝子期于尽养道也。老,朽也。老不死曰仙。仙,迁也,迁入山也。

又《学记》曰: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术当为遂。万二千五百家为遂也。)

又曰:哀公问於子夏曰:"五帝有师乎?"子夏曰:"臣闻黄帝学乎太颠,姬乾荒学乎禄图,高辛氏学乎赤松子,尧学乎务成子附,舜学乎尹寿,禹学乎西王国,汤学乎贷子相,文王学乎锡畴子斯,武王学乎太公,周公学乎郭叔,仲尼学乎老聃。此十一贤良,未遭此师,则功业不能够著乎天下,名号无法傅乎后世。"

《周礼·夏官·司马》曰:中春,罗春鸟,献鸠以养国老。(是时鹰化为鸠,鸠与春鸟变旧为新,以宜养左,助生气也。)

《五经通义》曰:三王教化之宫,总名称叫学。夏为学园。校之言教也。殷为庠,周为序,周家又兼用之,故乡为庠,里为序,家为塾。

www.773.net,《里正》曰:德无常师,主善为师。

《礼记·曲礼上》曰:六十曰耆,指派;七十曰老,而傅;八十曰耋,九十曰耄,百余年曰期颐。(郑玄注曰:耄,荒吸也。期,要也;调剂,不知服装食味,孝子尽养之道也。)

《黄龙通》曰:乡曰庠,里曰序。庠者,礼仪也;序者,序长幼也。

《周礼·天官下》曰:师氏掌以美诏王,(告王以善道也。《文王皇世子》曰:师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诸德者也。)以三德教国子,居虎门之左,则司王朝、掌国中得失之事以教国子弟。凡国之贵游子弟学焉。

又曰:大夫七十而致仕,若不得谢,则必赐之几杖;行役以妇女从;適四方,乘安车,自称曰"老夫"。

《汉书》曰:乡序庠置《孝经》师一个人。

《大戴礼》曰:帝入大学,承师问道。

又《檀弓上》曰:子夏丧其子而丧其明。曾参吊之,子夏哭曰:"天乎!予之无罪。"曾子舆怒,曰:"吾与汝事夫子于洙、泗之间,退而老于西河之上。使西河之民疑汝于夫子,尔罪一也。"

又《儒林传》曰:三代之道,乡友有教,夏曰校,殷曰庠,周曰序,所以劝善惩恶也。

《礼记·檀弓上》曰:事师无犯而无隐,左右就养无方,服勤至死,心丧四年。(心丧戚容如父而无服也。)

又曰:《王制》曰:"养耆老以至孝。"

《南史》曰:梁武帝修筑庠序,别开五馆。其一馆在袁宪宅西。宪常招引诸生,与之谈论新义,出其不意,同辈咸嗟服焉。

又《学记》曰: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后能为师;能为师,然后能为长;能为长,然后能为君。故师也者,所以学为君也,是故择师不可不慎也。

又曰:凡养老,有虞氏以燕礼,夏后氏以飨礼,殷人以食礼。周人修而兼用之,五十养于乡,六十养于国,七十养幼骚,达于诸侯。五十异粮,六十宿肉,七十贰膳,八十常珍,九十膳食不离寝,膳饮从于游可也。五十始衰,六十非肉不饱,七十非帛不暖,八十非人不暖,九十虽得人不暖矣。

○释奠

《记》曰"三王四代惟其师",其此之谓乎?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不臣於其臣者二:当其为尸,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尸,主也,吻祭主。)高校之礼,虽诏於国君,无北面,所以尊尊敬老人师也。善学者,师逸而功倍,又从而庸之。不善学者,师勤而功半,又进而怨之。

又曰: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乡,七十杖于国,八十杖于朝。九十者,太岁欲有问焉,则就其室,以珍从七十不俟朝,(二夫士之差者,揖君则退。)八十曰告存,九十曰有秩。(秩,常也,有常膳。)有虞氏养国老于上庠,养庶老于下庠。夏后氏养国老于东序,养庶老于西序。殷人养国老于右学,养庶老于左学。周人养国老于东胶,养庶老于西胶。

《礼记·月令·春天》曰:是月也,命乐正习舞。上丁释奠於国学,(释谓置也。谓置牲币之奠於文宣王。)天子及公卿、诸侯、大夫亲往视之,命有司上戊释奠於太公庙。

又曰:记问之学,不足认为人师。师无当於五服,五服不得不亲。

又曰:君子耆老不徒行,庶人耆老不徒食矣。

又《月令·仲商》曰:是月也,命乐正习吹,(春夏尚舞,秋冬尚吹,习之为将释奠。)上丁释奠於国学,国王乃率公卿、诸侯、大夫亲往视之,是月也,命有司上戊释奠於故公庙。

又《文王世子》曰:师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诸德者也。

又:《文王太子》曰:文王谓武王曰:"汝何梦矣?"武王对曰:"梦帝与自己九龄。"文王曰:"古者谓年龄,齿亦龄也。小编百,尔九十,吾与尔三焉。"文王九十七而终,武王九十三而终。

又《文王皇皇帝之庶子》曰:凡始立学,必先释奠於先圣先师。及办事,必用币。太岁亲学,大昕鼓惩,所以警众也。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曰: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毁乡校怎么样?"(患人於中谤议国政。)子产曰:"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何毁之?"

又《祭义》曰:先王之所以治天下者五:贵有德,贵贵,贵老,仁长,慈幼。贵老,为其近于亲也。

《晋书·礼志》曰:昔武王入殷而封先代之后,盖追思其德也。万世师表范大学圣,终於陪臣,未有封爵。至汉顺帝时,孔霸以帝师号褒成侯,奉孔仲尼后。魏黄初四年,以议郎孔羡为曾子侯,奉至圣先师祀。魏齐王正始二年,使太常释奠,以太牢祀万世师表於辟雍,以颜渊配。

《穀梁传》昭公曰:子既生,不免乎水火,母之罪也。成童不就师傅,父之罪也。就师学问无方,心老不通,师之罪也。

又曰:虞、夏、殷、周,天下之盛王也,未有遗年者。年之贵乎天下久矣,次乎事亲也。

《宋书·礼志》曰:魏齐王正始中,每讲经,使太常释奠先圣先师於辟雍。晋惠帝、明帝之为太子,及愍怀世子讲经竟,并亲释奠於太学。太子进爵於先师,中庶子进爵於颜子渊。成、穆、孝武三帝亦皆亲释奠。

《论语·为政》曰:温故而知新,可感觉师矣。

又曰:天皇巡守,诸侯待于竟,圣上先见百余年者。

又《礼志》曰:元嘉二十二年,世子释奠,采晋传说。官有其注,祭毕,太祖亲临学晚上的集会,皇帝之庶子以下悉预。

又《述而》曰:多个中国人民银行,必有笔者师焉。

《左传·隐公》曰:石碏使告于陈曰:"吴国褊小,老夫耄矣,无能为也。"

《唐六典》曰:春天上丁,释奠於孔宣父,以颜子配焉,其七十小叔子子及先儒并从祀。南吕之月亦如之。阳节上戊,释奠於吕尚,以留侯张子房配焉。南吕之月亦如之。凡州县皆置孔宣父庙,以颜子渊配。春日上丁,州县官行释奠之礼,南吕上丁亦如之。

《孔丛子》曰:子思居鲁,穆公师而尊之。

又《僖公上》曰:王使宰孔赐公子小白胙,将下拜,孔曰:"且有后命。皇上使孔曰:以伯舅耋老,加劳,赐一级,无下拜。"

《唐书》曰:开元八年十十二月,以贡举人将谒先师指责疑义,敕曰:"皇帝之庶子君及诸子,虽年未志学,而道在尊敬老师,宜行齿胄礼。"

《春秋后语》曰:甘罗请张唐相燕,吕子叱曰:"小编自请不行,汝安能行之?"甘罗曰:"夫项橐八虚岁为孔圣人师,今臣12周岁矣。"曰:"君其试臣,何遽叱乎?"

又《僖公下》曰:秦晋围郑,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及人。今老矣,无能为也。"

又曰:开元两年,皇皇储入国学,行齿胄礼,谒先圣。皇皇储初献,其亚献、终献并以胄子。常侍褚无量开讲《孝经》及《礼记·文王皇储》篇。

《史记》曰:孔丘既没,弟子思慕。有若状似孔丘,弟子相与立为师,师之如夫卯时。

又《襄公三十年》曰:晋悼内人食舆人之城杞者。神池县人或花甲之年矣,无子,而往与于食。有与疑年,使之年。曰:"臣小人也,不智纪年。臣生之岁,早春丁未朔,四百有四十瘟抛子矣,其季到现在三之一也。"吏走问诸朝,师旷曰:"鲁叔仲惠伯会郤成子于承匡之岁也。七十八年矣。"

又曰:归景仰议:春秋释奠文宣王,祝板御署北面揖,以为其礼太重。按《大戴礼》师尚父授周文王丹书,武王东面而立。今置祝板,请准武王东面之礼,轻重庶得在那之中。晋硕士成洽谈商议曰:"释典奉先师惟皇太子,业终乃礼,不可是废。"

又曰:曹敬伯为齐相,乃避正堂,舍盖公而师之。齐果大治。

又《襄三十一》曰:穆叔至自会,见孟孝伯,语之曰:"赵文子将死矣。其语伦,不似民主。且年未盈五十,而真诚焉如八十、九十者,弗能久矣。"

晋《少保大事》曰:少保符太常曰:"按邯郸图宫南自有太学,国子、辟雍不相预也。舍辟雍以太学,辟雍便为无事虚诞。汉魏好玩的事,皆言释奠祠先圣於辟雍,未有言太学者。又咸和中,成天子释奠於中堂从前桃园,故事亦曰辟雍。是为汉魏之世初自两立,至释奠便在辟雍犹存。今废辟雍而立二学,One plus以来相违。"太常王彪之答:"魏帝齐王使有司释奠于辟雍,此是魏之大事,非晋书旧典。太始、元康释奠太学,不在辟雍;太始八年、元康七年二行飨礼,皆於辟雍,不在太学。是则释奠于太学,行飨于辟雍,有晋已行之,准也。中朝有辟雍,犹在太学,况无辟雍,惟有太学,更当不在太学乎!"宰相从太常所答。

又曰:邹衍如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弟子之座而受业,筑碣石宫,身往亲师之。

又《昭玄》曰:天王使刘定公劳赵成于颍,馆于洛汭。刘子曰:"美哉禹功!子盍亦远绩禹功,而大庇民乎?"对曰:"老夫罪戾是惧,岂能恤远?吾侪偷食,朝不谋夕,何其长也?"刘子归,以语王曰:"谚所谓老马至而耄及之者,其赵籍之谓也。"

晋范坚书问冯怀曰:"汉氏以来,释奠先师惟仲尼,不比公旦,何也?"冯答曰:"若释迦牟尼谈,亦当宪章尧、舜、文、武,岂惟周旦乎!"

又曰:文王为西伯,楚熊严者为文王师,有功於文王。及武王灭殷,未之封也。成王学勤事之后,封其曾孙熊坎为楚子。

又《昭三》曰:公子小白田于莒,芦蒲嫳见,泣且请曰:"余发如此各种,余奚能为?"(种种,短也,自言衰老无法复为害。)

挚虞《释奠颂》曰:如彼泉流,不盈不运。讲业既终,礼师释奠。升觞折俎,上下惟善。邕邕其来,凌潇肃先生其见。

《汉书》曰:初,梁相褚大通五经,为博士时,倪宽为门生。及都督大夫缺,徵,褚大夫自认为得军机章京大夫。至雒阳,闻倪宽为之,褚大笑。及至,与宽议封禅於上前,大不能够及,退而服曰:"上诚知人也。"

又《昭公十三》曰:熊严至乾溪,闻群公子之死也,自投于车下,曰:"人之爱其子也,亦如余乎?"侍者曰:"甚焉,小人老而无子,智挤于沟壑矣。"

○立庙

又曰:龚胜既归故乡,二千石长吏初到官,皆至其家,如师弟子之礼。

《长史·盘庚》曰:汝无侮老成年人,无弱孤有幼。

《锺离意别传》曰:意为鲁相,修孔仲尼庙。孔夫子教师堂下,床首有悬瓮,意召守庙孔问曰:"此何等瓮?"曰:"夫子瓮。背有丹书,自夫子亡后,无敢发者。"意乃发,索得书焉。

又曰:严彭祖字公子,阿曼湾下邳人。与颜安乐俱事眭孟。弟子百馀人,惟彭祖、安乐为明。批评疑谊,各持所见。孟曰:"《春秋》之意,在二子矣!"孟死,彭祖、安乐各颛门助教。

又《洪范》曰:五福:一曰寿。

《宋书·礼志》曰:晋清河人李辽表曰:亡父先臣回绥集邦邑,归诚本朝,以太元十年遣臣奉表,路经阙里,过觐北岳庙,庭宇倾颓,轨式颓圮,万世宗匠,忽焉沦废,仰瞻俯慨,不觉涕流。既逵京辇,表求兴复圣祀,修筑讲学。至十四年,奉被明诏,采臣鄙议,敕彭城鲁郡准旧营饰。

又曰:窦皇后兄弟长君、少君。绛侯灌将军等曰:"吾属命乃悬四个人。此五个人所出微,不可不为择师傅。"於是,乃选长老之有行者与居。长君、少君因此为迁就君子,不敢以富贵骄人。

又《无逸》曰:自时厥后,立王生则逸,生则逸,不智稼穑之辛勤,不闻小人之劳,惟耽乐之从。自时厥后,亦罔或克寿。(以耽乐之故,从是其后,亦无有能寿考。)

《汉朝书》曰:天保元年,诏封崇圣侯邑一百户,以奉孔夫子之祀,并下鲁郡,以时修治古寺,务尽褒崇之至。

又曰:张子房称曰:"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亦大老粗之极,於良足矣。"

又《吕刑》曰:"惟吕命,王享国百年,耄荒。"(言吕侯见命为卿时,穆王以享国百多年,耄乱荒忽,虽老而能用贤以扬名。)

《唐书》曰:武德中,制祠典,释奠於太学,以周公为先圣,万世师表配飨。房梁公及朱子奢议云:公旦、孔圣人俱是高人。庠序置奠,本缘夫子。故鲁宋至於梁陈,爰及隋伟大职业传说,都是尼父为先圣,颜子为先师,历代所行,古今通允。请停祭周公,升夫子为先圣,以颜子渊配飨。

又曰:张禹成就弟子尤著者:淮阳彭宣至大司空,沛郡戴崇最少府九卿。宣为人恭俭有法律,而崇恺悌多知,肆位有异行。禹心亲爱崇,敬宣而疏之。崇每候禹,常责师置酒设乐与徒弟相娱。禹将崇入后堂饮食,妇女相对,作优人管弦铿锵极乐,昏夜乃罢。而宣之来也,禹见之於便坐,讲论经义,日晏赐食,但是一肉卮酒相对,宣未尝得至后堂。及多人皆闻知,各自得。(服虔曰:各为得宜也。)

《论语·里仁》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孔圣人曰:见其寿老则喜,见其衰老则忄瞿。)

又曰:上元中制曰:定祸乱者必先於武德,极生灵者谅在於师贞。周武创业,克宁区夏,惟师尚父,实佐兴王。况德有可师,义当禁暴,稽诸古昔,爰崇仪式,姜子牙可追封为武成王。有司依文宣王置庙,择古今主力,置亚圣及十哲,享祭之典,一齐文宣。

又曰:胨错,颍川人也。学申商刑名於轵张恢生所,(轵县之先生,姓张名恢。)与上饶宋孟、刘带同师,以农学为太常掌故。

又《微子》曰:齐献公待孔丘曰:"若季氏,则吾不能够;以季、孟之间待之。"曰:"吾老矣,不可能用也。"孔圣人行。

又曰:开元十两年,始於两京置姜子牙庙,以张子房配。上元节初,特加封太公为武成王,以历代主力从其祀。然有其制而未之行,祠宇日荒。至是,宰臣卢杞、京兆尹卢甚以卢者齐之裔,乃鸠其裔孙若卢、崔、丁、吕之族,合钱以崇饰之。请复旧典,兼择自古主力,如孔门十哲,皆配飨。诏下史官,乃定张子房、穰苴、孙长卿、孙膑、乐永霸、武安君、神帅韩信、诸葛武侯、托塔天王、李勣配焉。

又曰:孔霸亦治上大夫,事经略使夏侯胜,昭帝末年为博士,宣帝时为太中医务卫生人士,以选授皇世子经迁詹事、高密相。玄帝即位,徵霸以师,爵关内侯,号褒成君。(常为师教帝今成就,故曰褒成君。)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术当为遂,如冻梨色也

上一篇:君子不禽二毛,小人革面 下一篇:祷於尼丘得孔子,然後往合葬於防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