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子巧于相踢马拙于任肿膝,宋公既成列
分类:文学天地

《孝经》曰:故亲生之膝下,以养父母曰严。

        师旷曰:盲臣安敢戏其君?臣闻之: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孰与昧行乎?”

白圭谓宋大尹曰:“君长,自知政,公无事矣。今君少主也,而务名,不如令荆贺君之孝也,则君不寿公位而大敬重公,则公常用宋矣。”

又《祭义》曰: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何也?"乐正子春曰:"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辱其身,可谓全矣。故君子顷步而弗敢忘孝也。今幽吸孝之道,予是以有忧色也。一举足而不敢忘父母,一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径,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遗体而行危殆。"

        从上述逸史来看,师延乃是传说中人物。对于这些后人不好加以评论,见仁见智而已。

崇候、恶来知不适纣之诛也,而不见武王之灭之也。比干、子胥知其君之必亡也,而不知身之死也。故曰:“崇候、恶来知心而不知事,比干、子胥知事而不知心。”圣人其备矣。

黄帝《素问》曰:膝者,筋之府。

        后人对于师旷的探讨只停留于有限的史料上,师旷的音乐才能其实来自于天地之间,势利熏心之人已经丧失了与天地沟通的能力,只有师旷以赤子之心仍旧保留着一份纯真。

桓赫曰:“刻削之道,鼻莫如大,目莫如小。鼻大可小,小不可大也;目小可大,大不可小也。”举事亦然:为其后可复者也,则事寡败矣。

○臀

        师旷本身就好学,晋平公对此很是不以为然。

杨朱之弟杨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缁衣而反,其狗不知而吠之。杨布怒,将击之。杨硃曰:“子勿击也,子亦犹是。曩者使女狗白而往,墨而来,子岂能毋怪哉?“

《九州春秋》曰:刘备奔荆州,刘表甚敬礼之。备作上客数年,尝于坐中起,至厕,见髀里肉生,流涕还坐。表问备,备曰:"昔年尝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生肉,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立,是以悲耳。"

        晋平公问于师旷曰:吾年七十,欲学,恐已暮矣。”

宋之富贾有监止子者,与人争买百金之璞玉,因佯失而毁之,负其百金,而理其毁瑕,得千溢焉。事有举之而有败,而贤其毋举之者,负之时也。

《三十国春秋》曰:王济尝与武帝棋,济伸脚在局下,因问孙皓曰:"闻君生剥人面皮,何也?"皓曰:"见人臣无礼于其君者,则剥之。"武子大惭,遽缩脚。

        十三,春秋音乐家师旷

阖庐攻郢,战三胜,问子胥曰:“可以退乎?“子胥曰:“溺人者一饮而止,则无溺者,以其不休也。不如乘之以沉之。”

《易·艮卦》曰:六二,艮其腓。

        师旷,字子野,晋人也。生而失明,然博通前古,以道自将,谏诤无隐。或云,尝为晋太宰。传其于乐无所不通,休咎胜败,可以逆知。晋人闻有楚师,师旷曰:不害,吾骤歌北风,又歌南风,南风不競,多死声,楚必无功。已而果然。至于鼓琴,感通神明,万世之下,言乐者必称师旷。

公子纠将为乱,桓公使使者视之。使者报曰:“笑不乐,视不见,必为乱。”乃使鲁人杀之。

《三国典略》曰:后周卢昌期、祖英伯反,宇文神举讨平之。神举以英伯壮节,欲令宽赦,军人已割其髀肉如鹅卵矣,英伯颜色不变,遂遣诛之。

        然则琴者,乐之一器耳。夫何致物而感祥也。曰治平之世民心熙悦,作乐足以格和气,暴乱之世,民心愁蹙,作乐可以速祸灾,可不诫哉。世衰乐废在位者举不知乐,然去三代未远,工师之间,时有其人。若师旷者,可不谓贤哉。及夫乱久而极,虽工师亦奔竄,是以挚干缭缺之俦相继亡散。而孔子惜之也。

伯乐教二人相踶马,相与之简子厩观马。一人举踶马。其一人从后而循之,三抚其尻而马不踢。此自以为失相。其一人曰:“子非失相也,此其为马也,踒肩而肿膝。夫踢马也者,举后而任前,肿膝不可任也,故后不举。子巧于相踢马拙于任肿膝。”夫事有所必归,而以有所肿膝而不任,智者之所独知也。惠子曰:“置猿于柙中,则与豚同。”故势不便,非所以逞能也。

《濑乡记》:李母碑曰:老子足蹈二五。

        晋平公与群臣饮。饮酣,乃喟然叹日:莫乐为人君!惟其言而莫之违。”师旷侍坐于前,援琴撞之。公披衽而避,琴坏于壁。公曰:太师谁撞?”师旷曰:“今者有小人言于侧者,故撞之。公日:“寡人也。师旷曰:“哑!是非君人者之言也。”左右请除之。公日:“释之,以为寡人戒。”

知伯将伐仇由,而道难不通,乃铸大钟遗仇由之君。仇由之君大说,除道将内之。赤章曼枝曰:“不可。此小之所以事大也,而今也大以来,卒必随之,不可内也。”仇由之君不听,遂内之。赤章曼枝因断毂而驱,至于齐,七月而仇由亡矣。

○足

        师旷曰:何不炳烛乎?平公曰:安有为人臣而戏其君乎?”

荆令公子将伐陈。丈人送之曰:“晋强,不可不慎也。”公子曰:“丈人奚忧!吾为丈人破晋。”丈人曰:“可。吾方庐陈南门之外。”公子曰:“是何也?“曰:“我笑勾践也。为人之如是其易也,己独何为密密十年难乎?“

《史记》曰:韩信使人言齐伪诈多变,愿吻假王,汉王大怒,张良、陈平蹑汉王足,因附耳语曰:"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王乎?"

        晋人闻有楚师,师旷曰:不害!吾骤歌北风,又歌南风。南风不竞,楚必无功!”

宋太宰贵而主断。季子将见宋君,梁子闻之曰:“语必可与太宰三坐乎,不然,将不免。”季子因说以贵主而轻国。

《穆天子传》曰:至于巨蒐氏,巨蒐之人乃献白鹤之血以饮天子,且具牛马之湩,(湩,乳也。今江南人多呼乳为湩,音寒冻之冻。)以洗天子之足。

        师旷所演奏与天地产生共鸣、共震,小往大来,天地为之一变。这就是大音希声,雅乐之震撼。晋平公的邪心闻之颤抖,必然生病。

公孔弘断发而为越王骑,公孔喜使人绝之曰:“吾不与子为昆弟矣。”公孙弘曰:“我断发,子断颈而为人用兵,我将谓之何?“周南之战,公孙喜死焉。

《礼记·玉藻》曰:足容重。

        听师旷这么一说,晋悼公也就不多管闲事了。师旷的耳朵最为灵敏,听见乌鸦的叫声很是欢快,就知道齐人逃走了。师旷也称为子野,可见也是晋室宗亲。身份特殊,敢说敢讲。晋平公问他为啥石头会说话?师旷回答道:“这是修建虒祁之宫引发的民怨,籍石传音,民财已竭,国君奢侈无度,连石头都开口了。”叔向听说之后,对旁人道:这话我可不敢说,可见师旷是位真君子。”

三虱食彘相与讼,一虱过之,曰:“讼者奚说?“三虱曰:“争肥饶之地。”一虱曰:“若亦不患腊之至而茅之燥耳,其又奚患?“于是乃相与聚嘬其身而食之。彘臞,人乃弗杀。

《释名》曰:胫,茎也,直而长,似物茎。

        先秦史料流传下来的极其有限,相对而言,关于师旷的史料较多,在【逸周书】中也有记载:

有与悍者邻,欲卖宅而避之。人曰:“是其贯将满矣,子姑待之。”答曰:“吾恐其以我满贯也。”遂去之。故曰:“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家语》曰:南宫縚见孔子,未尝越履,往来过之,足不履影。

        大子晋弟六十四

荆王伐吴,吴使沮卫、蹶鬲犒于荆师,而将军曰:“缚之,杀以衅鼓。”问之曰:“汝来,卜乎?“答曰:“卜。”“卜吉乎?“曰:“吉。”荆人曰:“今荆将以汝衅鼓,其何也?“答曰:“是故其所以吉也。吴使臣来也,固视将军怒,将军怒,将深沟高垒;将军不怒,将懈怠。今也将军杀臣,则吴必警守矣。且国之卜,非为一臣卜。夫杀一臣而存一国,其不言吉何也?且死者无知,则以臣衅鼓无益也;死者有知也,臣将当战之时,臣使鼓不鸣。”荆人因不杀也。

又曰:昭帝立,遣李陵故人陇西任立政等三人俱至匈奴招陵。单于置酒,政等见陵,未得私语,即目视陵,而数自循其刀环握其足,阴喻之,言可归汉。

        晋平公使师旷奏清徵,师旷曰:清徵不如清角也。公曰:清角可得闻乎?”师旷曰:君德薄,不足听之,听之将恐败。公曰:寡人老矣,所好者音,愿遂听之。”师旷不得已而鼓。一奏之,有云从西北方起;再奏之,大风至,大雨随之。掣帷幕,破俎豆,堕廊瓦。坐者散走;平公恐惧,伏于廊室。晋国大旱,赤地三年,平公之身遂病。

齐伐鲁,索谗鼎,鲁以其雁往。齐人曰:“雁也。”鲁人曰:“真也。”齐曰:“使乐正子春来,吾将听子。”鲁君请乐正子春,乐正子春曰:“胡不以其真往也?“君曰:“我爱之。”答曰:“臣亦爱臣之信。”

《释名》曰:臀,鄂也。高厚有殿鄂也。

        或者其君实甚。良君将赏善而刑淫,养民如子,盖之如天,容之如地。民奉其君,爱之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其可出乎?夫君,神之主而民之望也。若困民之主,匮神乏祀,百姓绝望,社稷无主,将安用之?弗去何为?天生民而立之君,使司牧之,勿使失性。有君而为之贰,使师保之,勿使过度。是故天子有公,诸侯有卿,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朋友,庶人、工、商、皂、隶、牧、圉皆有亲昵,以相辅佐也。善则赏之,过则匡之,患则救之,失则革之。自王以下,各有父兄子弟,以补察其政。史为书,瞽为诗,工诵箴谏,大夫规诲,士传言,庶人谤,商旅于市,百工献艺。故《夏书》曰:‘遒人以木铎徇于路。官师相规,工执艺事以谏。’正月孟春,于是乎有之,谏失常也。天之爱民甚矣。岂其使一人肆于民上,以从其淫,而弃天地之性?必不然矣。”

宫有垩,器有涤,则洁矣。行身亦然,其无垩之地则寡非矣。

《释名》曰:髀,卑也,在下称也;股,固也,为强固也。

        晋国有位乐师,名师旷。师旷酷爱音乐,乐以正心,立志以乐复古。自己将两眼熏瞎,以令耳聪。师旷学乐数十年,受到晋悼公的重用。师旷可不是奴婢或是刑徒的身份,乃是作为人才成为晋国的乐师,这也是晋悼公的过人之处。晋悼公见师旷不但乐理精通,而且心正,博古通今。于是遇到大事小情就与师旷进行讨论,卫献公被臣下所逐,作为霸主的晋悼公不能不关心。师旷认为:

靖郭君将城薛,客多以谏者。靖郭君谓谒者曰:“毋为客通。”齐人有请见者曰:“臣请三言而已。过三言,臣请烹。”靖郭君因见之。客趋进曰:“海,大,鱼。”因反走。靖郭君曰:请闻其说。客曰:“臣不敢以死为戏。”靖郭君曰:“原为寡人言之。”答曰:“君闻大鱼乎?网不能止,缴不能絓也,荡而失水,蝼蚁得意焉。今夫齐亦君之海也。君长有齐,奚以薛为?君失齐,虽隆薛城至于天,犹无益也。”靖郭君曰:“善。”乃辍,不城薛。

子巧于相踢马拙于任肿膝,宋公既成列。《楚辞·卜居》曰:渔父鼓枻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师旷在艺术上取得了极高造诣,为世人所共仰。《庄子齐物论》说师旷:甚知音律,《洪洞县志》云:师旷之聪,天下之至聪也。故在先秦文献中,常以师旷代表音乐感特别敏锐的人,譬犹师旷之施瑟柱也,所推移上下者,无尺寸之度,而靡不中音。”

伯乐教其所憎者相千里之马,教其所爱者相驭马。千里之马时一有,其利缓;驭马日售,其利急。此《周书》所谓“下言而上用者,惑也。”

○膝

        从师旷受命出使成周,可见身份为上大夫,属于晋国贵公子,学识渊博。春秋时期都是契刻竹简,相当于盲文,不影响师旷学习礼乐等学问。

荆伐陈,吴救之,军间三十里,雨十日,夜星。左史倚相谓子期曰:“雨十日,甲辑而兵聚。吴人必至,不如备之。”乃为陈。陈未成也而吴人至,见荆陈而反。左史曰:“吴反覆六十里,其君子必休,小人必食。我行三十里击之,必可败也。”乃从之,遂破吴军。

《西京杂记》曰:广川王发栾书冢柩,明器朽烂无馀,有一白狐见人惊走,左右逐戟之,不能得,伤其左脚。夕,王梦一丈夫须眉尽白,来谓王曰:"何故伤吾左脚?"仍以杖击王左脚。王觉左脚肿痛,生疮,至死不馋拢

        平公之身遂瘙病。故曰:不务听治,而好五音不已,则穷身之事也。晋平公至浍上,见人乘白骖八驷以来。有狸身而狐尾,去其车而随公之车。公问师旷,师旷曰:狸身而狐尾,其名曰首阳之神。饮酒于霍太山而归,其逢君于浍乎,君其有喜焉!”

孔子谓弟子曰:“孰能道子西之钓名也?“子贡曰:“赐也能。”乃导之,不复疑也。孔子曰:“宽哉,不被于利!洁哉,民性有恆!曲为曲,直为直。孔子曰子西不免。”白公之难,子西死焉。故曰:“直于行者曲于欲。”

《山海经》曰:无之国,为人无。(郭璞曰:胀胀。,音启,又公弟切。)

        始卫灵公将之晋,舍于濮水之上。夜半,闻鼓琴声,问左右,皆不闻。乃召师涓问其故。且曰:其状似鬼神,为我听而写之。师涓曰:诺。明日曰:臣得之矣,然未习也,请宿习之。因复宿,明日报,曰:习矣。

管仲、鲍叔相谓曰:“不寿君乱甚矣,必失国。齐国之诸公子其可辅者,非公子纠,则小白也。与子人事一人焉,先达者相收。”管仲乃从公子纠,鲍叔从小白。国人果弑君。小白先人为君,鲁人拘管仲而效之,鲍叔言而相之。故谚曰:“巫咸虽善祝,不能自祓也;秦医虽善除,不能自弹也。”以管仲之圣而待鲍叔之助,此鄙谚所谓“虏自卖裘而不售,士自誉辩而不信“者也。

《三国典略》曰:侯景左足上有肉瘤,其状如龟。战庆克捷,瘤则隐起;如其不胜,瘤则低下;及奔败,瘤陷肉中。

        晋平公以蒺藜布堂上,召师旷。旷至而上堂。平公曰:“安有履而上堂者乎?”师旷解履刺足,伏刺膝。

卫将军文子见曾子,曾子不起而延于坐席,正身于奥。文子谓其御曰:“曾子,愚人也哉!以我为君子也,君子安可毋敬也?以我为暴人也,暴人安可侮也?曾子不戮,命也。”

又曰:苏则与董昭俱为侍中,昭尝枕则膝卧,则推下之,曰:"苏则膝非佞人之枕。"

        师涓者出于卫灵公之世。能写列代之乐,善造新曲,以代古声,故有四时之乐。春有《离鸿》、《去雁》、《应苹》之歌;夏有《明晨》、《焦泉》、《朱(朱原作之,据明抄本改)华》、《流金》之调;秋有《商飚》、《白云》、《落叶》、《吹蓬》之曲;冬有《凝河》、《流阴》、《沉云》之操。此四时之声,奏于灵公,公沉湎心惑,忘于政事。蘧伯玉谏曰:“此虽以发扬气律,终为沉湎靡曼之音,无合于风雅,非下臣宜荐于君也。灵公乃去新声而亲政务,故卫人美其化焉。师涓悔其违于雅颂,失为臣之道,乃退而隐迹。伯玉焚其乐器于九达之衢,恐后世传造焉。其歌曲湮灭,世代辽远,唯纪其篇目之大意也。《王子年拾遗记》。【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鸟有周周者,重首而屈尾,将欲饮于河,则必颠,乃衔其羽而饮之,人之所有饮不足者,不可不索其羽也。鳣似蛇,蚕似蠋,人见蛇则惊核,见蠋,则毛起。渔者持鳣,妇人拾蚕,利之所在,皆为贲、诸。

王隐《晋书》曰:陶侃为荆州,杜弢将王真遥语,真横脚马上,侃说曰:"杜弢为益州刺史,盗用库金,父死不奔丧。君本佳人,何随之?天下无白头贼也。"真闻,下其脚,辞又顺。侃知其意,使降人喻真,真乞得先信,乃截发为信。蜀贼粮尽,真既降,而走。

        晋平公利用师旷看不见,恶意进行报复,可见其小肚鸡肠。

郑人有一子,将宦,谓其家曰:“必筑坏墙,是不善人将窃。”其巷人亦云。不时筑,而人果窃之。以其子为智,以巷人告者为盗。

《左传·庄公》曰:郑伯治与于雍纠之乱者,刖强鉏。君子谓强鉏不能卫其足。

        师旷者,或云出于晋灵之世。以主乐官,妙辩音律,撰兵书万篇,时人莫知其原裔,出没难详也。晋平公时,以阴阳之学,显于当世。乃薰目为瞽,以绝塞众虑。专心于星算音律,考钟吕以定四时,无毫厘之异。春秋不记师旷出于何帝之时。旷知命欲终,乃述《宝符》百卷。至战国分争,其书灭绝矣。

荆王弟在秦,秦不出也。中射之士曰:“资臣百金,臣能出之。”因载百金之晋,见叔向,曰:“荆王弟在秦,秦不出也。请以百金委叔向。”叔向受金而以见之晋平公曰:“可以城壶丘矣。”平公曰:“何也?“对曰:“荆王弟在秦,秦不出也,是秦恶荆也,必不敢禁我城壶丘。若禁之,我曰:'为我出荆王之弟,吾不城也。'彼如出之,可以德荆;彼不出,是卒恶也,必不敢禁我城壶丘矣。”公曰:“善。”乃城壶丘。谓秦公曰:“为我出荆王之弟,吾不城也。”秦因出之。荆王大说,以链金百镒遗晋。

《三辅旧事》曰:武帝发兵攻卫太子,连斗五日,白虎阙前沟中血没足。

        即去之晋,见平公,平公置酒于施惠之台。酒酣,灵公曰:今者来闻新声,请奏之。即令师涓援琴鼓之。未终,师旷抚而止之曰:此亡国之声,不可听。平公曰:曷知之。师旷曰:师延所作也。商纣为靡靡之乐。武王伐纣,师延东走,自投濮水而死。故闻此声必于濮水之上。平公曰:愿遂闻之。师涓鼓而终之。平公曰:此何声也。师旷曰:此谓清商乐者,不如清徵,一奏之有玄鹤,二八集于廊门;再奏之延颈而鸣,舒翼而舞。平公大喜,问曰:音无此最悲乎?师旷曰:不如清角,昔者黄帝以大合鬼神。今君德义薄,不足以听。听之将败。平公曰:愿遂闻之。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之。一奏之有白云从西北起,再奏之风至而雨随,飞隋廊瓦,左右皆奔走。平公恐惧,晋国大旱,赤地三年。

惠子曰:羿执鞅持扞,操弓关机,越人争为持的。弱子扞弓,慈母入室闭户。”故曰:“可必,则越人不疑羿;不可必,则慈母逃弱子。”

《韩子》曰:晋平公与唐彦坐而出,叔向入,公曳一足,叔向问之,公曰:"向吾侍唐子,肽未足痺而不可伸。"

        晋平公使叔誉于周,见大子晋而与之言,五称而三穷,逡巡而退,其言不遂。归告公曰:「大子晋行年十五,而臣弗能与言,君请归声就复与田,若不反,及有天下,将以为诛。」平公将归之,师旷不可,曰:「请使瞑臣往与之言,若能蒙予,反而复之。」师旷见大子,称曰:「吾闻王子之语,高于泰山,夜寝不寐,昼居不安,不远长道而求一言。」王子应之曰:「吾闻大师将来,甚喜而又惧,吾年甚少,见子而慑,尽忘吾度。」师旷曰:「吾闻王子古之君子,甚成不骄,自晋如周,行不知劳。」王子应之曰:「古之君子,其行至慎,委积施关,道路无限,百姓悦之,相将而远,远人来驩,视道如咫。」师旷告善,又称曰:「古之君子,其行可则,由舜而下,其孰有广德?」王子应之曰:「如舜者天,舜居其所,以利天下,奉翼远人,皆得已仁,此之谓天。如禹者,圣劳而不居,以利天下,好取不好与,必度其正,是之谓圣。如文王者,其大道仁,其小道惠,三分天下而有其二,敬人无方,服事于商,既有其众而返失其身,此之谓仁。如武王者,义杀一人而以利天下,异姓同姓,各得其所,是之谓义。」师旷告善,又称曰:「宣辨名命,异姓恶方,王侯君公,何以为尊?何以为上?」王子应之曰:「人生而重丈夫,谓之胄子。胄子成人,能治上官,谓之士。士率众时作,谓之伯。伯能移善于众,与百姓同,谓之公。公能树名生物,与天道俱,谓之侯。侯能成群,谓之君。君有广德,分任诸侯而敦信,曰予一人。善至于四海,曰天子。达于四荒,曰天王。四荒至,莫有怨訾,乃登为帝。」师旷罄然,又称曰:「温恭敦敏,方德不改,闻物□□,下学以起,尚登帝臣,乃参天子,自古谁?」王子应之曰:「穆穆虞舜,明明赫赫,立义治律,万物皆作,分均天财,万物熙熙,非舜而谁?」师旷束躅其足,曰:「善哉!善哉!」王子曰:「大师何举足骤?」师旷曰:「天寒足,是以数也。」王子曰:「请入坐。」遂敷席注瑟,师旷歌无射,曰:「国诚宁矣,远人来观。脩义经矣,好乐无荒。」乃注瑟于王子,王子歌峤,曰:「何自南极,至于北极,绝境越国,弗愁道远。」师旷蹶然起曰:「瞑臣请归。」王子赐之乘车四马,曰:「大师亦善御之。」师旷对曰:「御,吾未之学也。」王子曰:「汝不为夫诗,诗云:马之刚矣,辔之柔矣。马亦不刚,辔亦不柔。志气麃麃,取予不疑。以是御之。」师旷对曰:「瞑臣无见,为人辩也。唯耳之恃,而耳又寡闻而易穷。王子,汝将为天下宗乎?」王子曰:「大师,何汝戏我乎?自太皞以下,至于尧、舜、禹,未有一姓而再有天下者。夫木当时而不伐,夫何可得?且吾闻汝知人年之长短,告吾。」师旷对曰:「汝声清汗,汝色赤白,火色不寿。」王子曰:「然!吾后三年,将上宾于帝所,汝慎无言,殃将及汝。」师旷归,未及三年,告死者至。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列女传》曰:桀日夜与啮嬉及宫人饮酒,常置啮嬉于膝上,听用其言。

        师延者,殷之乐工也。自庖皇以来,其世遵此职。至师延精述阴阳,晓明象纬,终莫测其为人。世载辽绝,而或出或隐。在轩辕之世,为司乐之官。及乎殷时,总修三皇五帝之乐。抚一弦之琴,则地祗皆升。吹玉律,则天神俱降。当轩辕之时,已年数百岁,听众国乐声,以审世代兴亡之兆。至夏末,抱乐器以奔殷。而纣淫于声色,乃拘师延于阴宫之内,欲极刑戮。师延既被囚絷,奏清商流徵调角之音。司狱者以闻于纣,犹嫌曰:“此乃淳古远乐,非余可听悦也。”犹不释。师延乃更奏迷魂淫魄之曲,以欢修夜之娱,乃得免炮烙之害。闻周武王兴师,乃越濮流而逝。或云,其本死于水府。故晋卫之人镌石铸金图画以象其形,立祠不绝矣。《王子年拾遗记》

尧以天下让许由,许由逃之,舍于家人,家人藏其皮冠,夫弃天下而家人藏其皮冠,是不知许由者也。

○腓胀

周趮谓宫他曰:“为我谓齐王曰:'以齐资我于魏,请以魏事王。'“宫他曰:“不可,是示之无魏也,齐王必不资于无魏者,而以怨有魏者。公不如曰:'以王之所欲,臣请以听魏听王。'齐王必以公为有魏也,必因公。是公有齐也,因以有齐、魏矣。”

《论语·宪问》曰:原壤夷俟。孔子曰:"幼而不逊悌,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

晋中行文子出亡,过于县邑。从者曰:“此啬夫,公之故人。公奚不休舍,且待后车?“文子曰:“吾尝好音,此人遗我鸣琴;吾好佩,此人遗我玉环:是振我过者也。以求容于我者,吾恐其以我求容于人也。”乃去之。果收文子后车二乘而献之其君矣。

又《哀下》曰:卫侯与诸大夫饮酒,褚师声子袜而登席,公怒曰:"必断而足。"

韩咎立为君,未定也。弟在周,周欲重之,而恐韩咎不立也。綦毋恢曰:“不若以车百乘送之。得立,因曰'为戒';不立,则曰'来效贼'也。”

《晋书》曰:陶潜无履,江州刺史王弘顾左右,为之造履,左右请履度,潜便于座伸足令度焉。弘要之还州,问其所乘,答云:"素有脚病,向来篮舆亦足自反。"乃令一门生二儿共舆之。

虫有虺者,一身两口,争食相龁遂相杀也,人臣之争事而亡其国者,皆虺类也。

又《昭七年》曰:卫襄公夫人姜氏无子,嬖人婤姶生孟絷。孟絷之足不良能行。(跛也。婤,音周;姶,乌合切。)

韩、赵相与为难。韩子索兵于魏,曰:“愿借师以伐赵。”魏文候曰:“寡人与赵兄弟,不可以从。”赵又索兵以攻韩。文候曰:“寡人与韩兄弟,不敢从。”二国不得兵,怒而反。已乃知文候以构于已,乃皆朝魏。

《穀梁传·定公》:公会齐侯于夹谷,孔子曰:"笑君者罪当死,使司马行法焉。"手足异门而出。

越已胜吴,又索卒于荆而攻晋。左史倚相谓荆王曰:“夫越破吴,豪士死,锐卒尽,大甲伤。今又索卒以攻晋,示我不病也。不如起师与分吴。”荆王曰:“善。”因起师而从越。越王怒,将击之。大夫种曰:“不可。吾豪士尽,大甲伤。我与战,必不克。不如赂之。”乃割露山之阴五百里以赂之。

《释名》曰:脚,却也,以其坐时却在后也。

有欲以御见荆王者,众驺妒之。因曰:“臣能撽鹿“见王,王为御,不及鹿;自御,及之。王善其御也,乃言众驺妒之。

《晋中兴书》曰:王恭败,单马奔曲阿,不堪久骑,两髀生疮,不能复去。曲阿人殷礭以船载之,为胡浦尉所得。

桓公问管仲:“富有涯乎?“答曰:“水之以涯,其无水者也;富之以涯,其富已足者也。人不能自止于足,而亡其富之涯乎!“

《魏略》曰:北丁零有马胫国,声似雁鹜,从膝胫以下生马蹄,走疾于马。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子巧于相踢马拙于任肿膝,宋公既成列

上一篇:皆当摧矣,"足下数年外必节度幽、凉 下一篇:而内人皆行哭失声,不恃其贤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