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而内人皆行哭失声,不恃其贤
分类:文学天地

又曰:云谁之思,美孟姜矣。

《汉武内传》曰:西王母乘紫云之辇,履玄琼之舄,下辇上殿,呼帝共坐,命侍女许飞琼鼓云和之簧。

又曰:孝女王舜者,赵郡王子春之女也。子春与从兄长忻不协,属齐灭之际,长忻与其妻同谋杀子春。舜时年七岁,有妹粲年五岁,璠年二岁,并孤苦,寄食亲戚。舜抚育二妹,恩义甚笃。而舜阴有复雠之心,长忻殊不为备。姊妹俱长,亲戚欲嫁之,辄拒不从。乃密谓其二妹曰:"我无兄弟,致使父雠不复。吾辈虽是女子,何用生为?我欲共汝报复,汝意如何?"妹皆垂泣曰:"惟姊所命。"是夜,姊妹各持刀逾墙而入,手杀长忻夫妻,以告父墓。因诣县请罪,姊妹争为谋首,州县不能决。高祖闻而嘉叹,特原其罪。

又曰:时人目李宣国如玉山之将摧。

陆机《艳歌行》曰:美目扬玉泽,蛾眉象翠翰。

又曰:《柏舟》,共姜自誓也。卫世子共伯早死,其妻守义,父母欲夺而嫁之。誓而弗许,故作是诗以绝之也。"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髡彼两髦,实惟我仪。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国语》曰:恭王游于泾上,密康公从,三女奔之,其母曰:"必致之于王。夫兽三为群,人三为众,女三为灿。今以美物归汝,而何德以堪之。"康公弗献,一年,王灭密。(贾逵注曰:灿,美也。)

何集《续帝王世纪》曰:张天锡疾笃。阎、薛二姬并有国色,天锡谓曰:"吾死之后,汝二人岂可更为他妻?"皆曰:"尊若不讳,请效死尊前,誓无他志。"二人自杀。天锡有瘳,追悼二姬,葬以夫人礼。

又曰:赵玄楷妻者,清河崔氏之女也。父儦,在《文学传》。家有素范,子女皆遵礼度。玄楷父为仆射,家富於财,重其门望,厚礼以娉之。玄楷甚敬崔氏,虽宰社私,不妄言笑,进止容服,动合礼仪。化及之反也,玄楷随至河北将归长安。至滏口,遇盗攻掠,玄楷仅以身免。崔氏为贼所拘,贼请以为妻,崔氏谓贼曰:"我士大夫女,为仆射子妻,今日破亡,自可即死。遣为贼妇,终必不能。"群贼毁裂其衣,形体悉露,缚於箦床之上,将凌辱。崔诈之曰:"今力已屈,当听处分,不敢相违,请解缚。"贼遽释之。妻因着衣,取贼佩刀,倚树而立曰:"欲杀我,任加刀锯。若欲觅死,任来相逼!"贼大怒,乱射杀。玄楷后得杀妻者,支解之,以祭崔氏之柩。

皇甫谥《逸士传》曰:或问许子将:"荀靖与荀爽孰贤?"子将曰:"二人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内润。"

又诗曰:抖晰游江滨,逍遥顺风翔。交甫怀玉佩,婉娈有芬芳。

崔鸿《后凉录》曰:建中将军、辽东太守吕宪妻苻氏,年十五,有姿色,宪率自杀。

又曰:娈彼诸姬。

《尹文子》曰:齐有黄公者,好谦卑。有二女皆国色,常谦辞毁之,以为丑恶。丑恶之名远布,年过而一国无敢聘者。卫有鳏夫失时冒娶之,果国色。

《史记》曰:巴寡妇清,其先得舟穴,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寡妇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

又曰:初,光武闻阴丽华美,心悦,叹曰:"娶妻当得阴丽华。"后为皇后。

谢灵运《江妃赋》曰:小腰微骨,朱颜皓齿。绵视腾采,靡肤腻理。天台二娥,宫庭双媛。青袿晨接。紫衣形见,或飘翰凌烟,或潜泳浮海。万里俄顷,寸阴未改。辞不具载。

袁弘《后汉纪》曰:初,弘农王唐姬,故会稽太守唐瑁女也。王薨,父欲嫁之,不从。及关中破,为李傕所略,不敢自说也。傕欲妻之,姬弗听。尚书贾诩闻之,以为宜加爵号。於是,迎置於园,拜为弘农王妃。

邓粲《晋记》曰:杜韬至长沙,掠前始兴太守尹虞二女,皆国色也。将妻之,曰:"我父二千石,终不为贼作妇。"遂自杀焉。

《西京杂记》曰:卓文君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如脂。十七而寡,为人放诞风流,故悦长卿之才,而越礼焉。长卿作《美人赋》以自刺。

www.773.net,又曰:吕超杀纂,纂后氏扩及侍婢数人,殡纂于城西,超问杨氏玉玺何在?杨氏怒曰:"尽怀之矣。"杨氏,国色也,超将妻之,谓父桓曰:"后若自杀,祸及卿宗。"桓以言告杨氏,杨氏曰:"大人本卖女与氐以图富贵,一之以甚,可复使女辱于二氐乎?"桓不能强,乃自杀。

又曰:郑有徐吾犯之妹甚美,公孙楚与公孙黑争聘之。

又《美人赋》曰:臣之东邻有一女子,玄发丰艳,蛾眉皓齿,颜盛色茂,景曜光起。离宫闲馆,寂寞重虚;门阁昼掩,暧若仙居。芳香郁烈,黼帐高张;有女独处,婉然在床;奇葩逸丽,素质艳光。辞不具载。

《毛诗》曰:《汉广》,德广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国,美化行乎江汉之域,无思犯礼,求而不可得。"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周易》曰:冶容诲淫。

○美妇人下

何法盛《晋中兴书》曰:张茂,初起义讨贼,陈武一郡用全。中宗初,镇召为掾属,中兴累迁至太子右卫,率为吴国内史,为沈充所杀。茂妻陆氏,散家财,合义军助国讨充。诣阙上书,理茂忠节,诏书褒叹,追赠太仆卿。

车频《秦书》曰:苻坚时,新罗献美女,国在百济国东。

《俗说》曰:宋祎是石崇妓绿珠弟子,有色,善吹笛,后在晋明帝处。帝疹患笃,群臣进谏:请出宋祎,帝曰:"卿诸人谁欲得之?"阮遥集时为吏部尚书,对曰:"愿以赐臣。"即与之。

崔鸿《前赵录》曰:陕有妇人十九,嫠居,事叔姑甚谨,其家欲夺而嫁之,此妇毁面自誓。

又曰:谢哲字颍豫,陈郡人也。美风仪,举止蕴藉,而襟情豁然,为士君子所重。

宋玉《神女赋》曰:楚襄王游于云梦之浦,使宋玉赋高唐之事。王梦神女,其状甚丽,王异之。明日以白玉,玉曰:"其梦若何?"王曰:"见一妇人,状甚奇异,抚心定气,复有所梦。其始来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进也,皎乎若明月舒其光。秾不短,纤不长,步裔裔兮耀殿堂。忽兮改容,蜿若游龙乘云翔。"王曰:"此盛矣,试为寡人赋之。"玉曰:"夫何神人妖丽兮,含阴阳之渥饰。被华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奋翼。其象无双,其极毛嫱。"

又曰:勃海封卓妻,彭城刘氏女也。成婚一夕,卓官於京师,后以事伏法。刘氏在家,忽然梦想,知卓已死,哀泣不辍。诸嫂喻之不止,鞠挟,凶问果至,遂愤叹而死。时人比之秦嘉妻。中书令高允念其义高而名不著,为之诗。

《唐书》曰:乔知之尤称俊才,所作篇咏,时人多讽诵之,则天时累除右补阙,迁左司郎中。知之有侍婢,曰窈窕娘,美丽善歌舞,为武承嗣所夺。知之怨惜,因作《绿珠篇》以送与婢。婢感愤自杀。承嗣大怒,因讽酷吏罗织,知之下狱死。

古乐府《陌上桑行》曰: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言名罗敷。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绳,桂枝为笼钩。头上发堕髻,耳中明月珠。

又曰:广平太守崔谅,表政谷孰长崔希子休妻石氏,年十馀岁,为邦邑所宗。既归郑氏,为九族所重。休前妻女少孤,父希临终,有庶子沉生。是时,汉未大乱,希命弃之。石氏曰:"奈何使舅爱之至不存活乎?宁割肌肤之恩以存顾援之命。"养沉及前女,力不兼举,九年之中,三不举子。

王隐《晋书》曰:阮籍邻家处女有才色,籍不与亲,生不相知。未嫁而死,籍往哭,尽哀乃去。

《韩子》曰:魏王遗楚王美女,王甚悦之。

《礼记》曰:文伯之丧,敬姜据其床而不哭,曰:"昔者吾有斯子也,吾以为将为贤人也。吾未尝以就公室。今及其死也,朋友诸臣未有出涕者,而内人皆行哭失声。斯子也。必多旷於礼矣夫!"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何承天《纂文》云:孚瑜,美色也。

又曰:韩觊妻者,洛阳于氏女也,字茂德。父实,周大左辅。于氏年十四,适于觊。虽生长膏腴,家门鼎盛,而动遵礼度,躬自俭约,宗党敬之。年十八,觊从军战没,于氏哀毁骨立,恸感行路。每至朝夕奠祭,皆手自捧持。及免丧,其父以其幼少无子,将嫁之。誓无异志。复令家人敦喻,于氏昼夜涕泣,截发自誓。其父喟然伤感,遂不夺其志。因研掾之弟子世隆为嗣,身自扶育,爱同己生,训导有方,卒能成立。自孀居已后,惟时或归宁,至亲族之家,绝不来往。有尊卑就省谒者,送迎皆不出户庭。蔬食布衣,不听声乐,以此终身。

又曰:有女如云。

《越绝书》曰:越王勾践得采薪二女西施、郑旦,以献吴王。

又曰:《行露》,召伯听讼也。衰乱之俗微,贞信之教兴,强暴之男不能侵陵贞女也。"谁谓雀无角,何以空我屋?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又曰:谢鲲邻家有美女,鲲挑之,女织梭投之,折其两齿。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鱼豢《魏略》曰:庞毓外祖父为人所杀。其二子弱,不能报。毓母载车出,与仇家相逢於府门外,乃拔刀下车,手斫杀之。州郡义其女人能如此,纵而不问。及毓长大,节行又如此,故令酒泉画其母子仪像於厅壁,而铭赞之。

又曰:梁杨白花,字长茂,武都仇池人,大眼之子也。少有勇力,容貌瑰伟。

《三国典略》曰:崔孝芬取贫家子贾氏以为养女,有姿色。腾纳之,请以邑号。

《后凉录》曰:初,吕绍之死也,美人敦煌张氏,年十四,为沙门,清辩,有姿色,吕隆见而悦之,遣中书郎裴敏说之。张氏善言理,敏为之屈。隆亲逼之,张氏曰:"钦乐至法,故投身道门,且一辱於人,誓不毁节,今逼如此,岂非命也。"升门楼自投於地,二胫俱折,口诵佛经,俄而卒。

又曰:王右军见杜洪理,叹曰:"肤如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也。"

段龟龙《凉州记》曰:隐王美人张氏,色艳,出家为道。乃自投门楼,双股频折,口诵经,颜色自若,俄而死。

邓粲《晋纪》曰:前始兴太守尹虞起兵於巴陵日,号监军以讨杜弢,连战稍胜,遂进长沙,为弢所没。初败,略虞二女,皆国色也,将妻之。女不肯,曰:"我父二千石,终不为贼作妇,有死而已。"及虞攻贼,贼杀之。

《晋阳春秋》曰:荀灿字奉倩,常曰:"妇人者,才知不足论,自宜以色为主。"玺骑将军曹洪女,有美色,灿于是聘焉,容服帷帐甚丽,专房宴寝。历数年后,妇偶病亡。未殡,傅嘏往唁,灿不哭,神伤曰:"佳人难再得。"痛悼不已,岁馀亦亡。

张衡《舞赋》曰:裾若飞烟,袖如回雪。窣若霆震,瞥若电灭。于是粉黛施兮玉质灿,朱簪挺兮缁发乱。

谢灵运《晋书》曰:刘曜、王弥入于京都,焚烧宫庙六宫,幽辱愍怀太子妃,妃拔刃距贼曰:"吾皇太子妃,义不为逆胡所污。"遂见害。

又曰: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惟私,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秦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眄兮。

王子年《拾遗记》曰:魏文帝所爱美人,姓薛名灵芸,常山人也。灵芸年十七,容貌绝世。时明帝选良家子入宫,灵芸别父母,歔欷累日,泪下沾衣。至升车就路之时,玉唾壶承泪,壶即如红色。及至京师,壶中之泪凝如血矣。

○贞女上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赵录》曰:刘聪使大鸿胪李恒聘太保刘商女,谓恒曰:"此女辈皆姿色超世,且太保于朕,实自不同。"恒曰:"太保裔自有周,与圣源实别。"聪大悦,赐金六十斤。

左思《娇女诗》曰:吾家有娇女,娇女皦白晳。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髻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

《战国策》曰:韩取聂政尸暴於市,县购之千金。久之,莫知谁子。正姊闻之,曰:"弟至贤,爱妾之躯,灭吾弟名,非弟意也。"乃之韩,视之,曰:"勇哉!今死而无名,父母既没矣。兄弟无有,此为我故也。夫爱身不扬弟之名,不吾忍也。"乃抱尸而哭之,曰:"此吾弟轵深井里聂政。"亦自杀於尸旁。晋、楚、齐闻之,曰:"非独聂政之能,乃其姊者亦烈女也。"

《何晏别传》曰:何晏,南阳人,大将军进之孙。遇害,魏武纳晏母,晏小,养于魏宫,至七八岁,惠心天悟,形貌绝美。武帝欲以为子,每扶将游观,令与诸子长幼相次。晏微觉之,坐则专席,止则独立,或问其故,答曰:"礼,异姓不相贯。"

《慎子》曰:毛嫱、西施,天下之至姣也,衣以皮褐则见者皆走,易以玄锡则行者皆止。

又曰:玄务光母者,范阳卢氏女也。少好读书,造次以礼。盛年寡居,诸子幼弱,家贫不能就学,卢氏每亲自教授,勖以义方,世以此称之。仁寿末,汉王谅举毙薮,遣将綦良往山东略地。良以务光吻记室。及良败,慈州刺史上官政薄务光之家,见卢氏,悦而逼之,卢氏以死自誓。政为人凶悍,怒甚,以烛烧其身。卢氏执志弥固,竟不屈节。

《三国典略》曰:李绘仪貌端伟,神情朗俊。舅河间邢晏每与之言,叹其高远,称之曰:"若披烟雾,如对珠玉,宅相之奇,良在此甥。"文襄嗣业晋代,山东诸郡其特降书徵者,惟绘、清河太守辛术二人而已。

《世说》曰:汉玄帝宫人既多,乃令画工图之,欲有呼者,辄披图召焉,其中皆行货赂。王昭君,姿容甚丽,志不可苟求。工遂毁为甚丑,终身不召。后匈奴来和,求美女于帝,以昭君充行,既召见而叹之。

谢承《后汉书》曰:曹节弟破石,为越骑校尉。越骑营五伯妻,有美色,破石从求之,五伯不敢违。妻执意不肯行,遂自杀。

《郭子》曰:潘安仁、夏侯湛并有美容貌,常同行,人谓之连璧。

《古诗》曰: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崔鸿《前秦录》曰:苻登妻毛氏,毛与之女也。善骑射,营垒既陷,犹弯弓跨马率壮士数百与姚苌交战,杀贼七百馀人,众寡不敌,吻苌所执。毛有姿色,苌将纳之,毛骂曰:"天子皇后,安可为贼羌所辱。"苌杀之。

《荀氏家传》曰:荀悦字仲豫。俭之子。俭早卒,悦年十二能说《春秋》。家贫无书,每之人间所见篇读,一览多能诵记,性静,美姿容。

魏文帝《与繁钦书》曰:今之妙舞,莫巧于绛树,清歌那激于宋腊。

《隋书》曰:杨庆,王世充以兄女妻之,署荥州刺史。及世充将败,庆欲将其妻同归长安。其妻乃告之曰:"国家以妾奉箕帚於公者,欲以申厚意,结公心耳。今叔父穷迫,家国将危,而公不顾婚姻,孤负付嘱。为全家之计,非妾所能责公也。妾若至长安,则公家一婢耳。何用妾为?愿得送还,君之惠也。"庆不许。其妻遂沐浴靓妆,饮药而死。庆遂归大唐,为宜州刺史。

又曰: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傅毅《舞赋》曰:郑女出进,二八饰侍。眉连娟以增绕,目流睇而横波。

又曰:平原鄃县女子孙男玉,夫为零县民所杀。追执雠人,男玉欲自杀之,其弟止而不听。男玉曰:"女人出适,以夫为天,当亲自复雪,云何假人之手!"遂以杖殴杀。有司处死以闻,显祖诏曰:"男玉重节轻身,以义犯法,缘情定罪,理可原,其特恕之。"

《左传》曰:叔向欲娶申公巫臣氏,其母曰:"吾闻甚美必有甚恶,而天锺美于是,将必是以有败也。昔有仍氏生女,鬒黑而甚美,光可以鉴,名曰玄妻。乐正后夔娶之,生伯封,(古诸侯,发美曰鬒。)实有豕心。夔舜典乐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必有祸。"

曹植《美女篇》曰:美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桑条芬苒苒,落叶何翩翩。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头上金雀钗,腰佩翠琅玕。

又曰:裴伦妻者,何东柳氏女也,少有风训。大业末,伦为渭源令。属薛举之乱,县城为贼所陷,伦遇害。柳时年四十,有二女及儿妇三人,皆有美色。柳氏谓之曰:"我辈逢祸乱,汝父已死,我自念不能全汝。我门风有素,义不受辱於群贼,我将与汝等同死,如何?"其女等皆垂泣曰:"惟母所命。"柳氏自投于井,其女及妇相继而下,皆重死於井中。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而内人皆行哭失声,不恃其贤

上一篇:子巧于相踢马拙于任肿膝,宋公既成列 下一篇:得妾以其子,见其二子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