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魏谋臣程昱等咸称羽、飞万人之敌也,太宗嘉其
分类:文学天地

○健

○勇四

三国时期,冲阵斩老马者极少,唯有关云长万军斩颜良够人气。

《释名》曰:健,建也。能享有建为也。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燕录》曰:将作大匠、屯骑上大夫朝那侯青,武邑人也。机巧有算略,勇猛善骑射,所在首先登场陷陈。慕容俊拟之张益德。

图片 1

《左传·庄公》曰:云里金刚宋万弑闵公于蒙泽,曹师伐之。北宫长万奔陈,以乘车辇其母,五日而至。(乘车,非兵车也。驾人曰辇。宋去陈二百六十里,言万之多力。)宋人请南宫长万於陈,陈人使女孩子饮之酒,而以犀革裹之,比及宋,手足皆见。

又曰:成公都,晋兴玄吴人也。都骁猛有勇力。阳虑之战,年十八,横矛太呼,贼不敢当。独步那时,拟之方叔。论者咸曰:"当求之於古,造次无其比也。"

《三国志》记载,曹公使张辽及羽为先锋击之。羽望见良麾盖,策马刺队(San Antonio Spurs)良於万众之中,斩其首还,绍诸将莫能当者,遂解白马围。

又曰:初,雩,讲于梁同志氏,女公子观之。圉人荦自墙外与之戏。子般怒,使鞭之。公曰:"不比杀之,是不可鞭。荦有力焉,能投盖于稷门。"(盖,覆地。稷门,鲁南城门。走而自投接其屋之桷,反覆门上。)

《后魏书》曰:来大千,骁果,善骑射,迁中散。至於朝贺之日,大千常着御铠,盘马殿廷,莫不叹异。尝从太宗猎,见虎在高岩上,大千持槊直前刺之,应手而死。太宗嘉其勇壮,又为殿中给事。

据此只好一看批评,二看表现了。

又《宣公下》曰:晋魏颗见长辈结草以抗杜回。(杜回,秦之力人也。)

又曰:乙瑰,代人也。其先世统部落。世祖时,瑰父正知慕国威化,遣瑰入贡,世祖因留之。瑰便弓马,善骑射,手格猛兽,膂力过人,数从征讨,甚见信待。尚上谷公主,世祖之女也。

论评价,关公、张翼德很吓人:

又《成公上》曰:高固入晋师,磔石以投人,禽之而乘其车,系桑本焉,以徇齐垒。

又曰:庾叶为将有机关,治军清整,常以少击多,士众服其知勇,名冠诸将。

“世之虎臣”“熊虎之将””飞雄壮威猛,亚於关公,魏谋臣程昱等咸称羽、飞万人之敌也“。

又《成公下》曰:晋楚应战,叔山冉搏人以投,中车,折轼。晋师本焉,以徇齐垒。

又曰:杨播,字延庆。自云弘农华阴人也。除左将军,寻假前将军。随车驾南讨,至锺离。师回,诏播领步卒两千、骑五百为众军钓拢时春水初长,贼众大至,舟舰塞川。播以诸军渡淮未讫,严练南岸,身自居后。诸军渡尽,贼众遂集,於是围播数重。播乃为圆陈以御之,身自搏击,斩杀甚多。相拒再宿,军士食尽,贼围更急。高祖在北而望之,既无舟船,不得救援。水势稍减,播领精骑三百历其船,大呼曰:"今笔者欲渡,能战者出。"贼莫敢动,遂拥众而济。高祖甚壮之,赐爵华阴子。

曹仁、张辽也非常的棒,公众感觉魏家头两位:

又《襄公十年》曰:晋荀偃、士丐请钒党阳,偪阳人启门,诸侯之士门焉。悬门发,邹人纥抉之以出门者。(纥,邹邑先生,仲孔夫子叔梁纥也。)狄虒弥建大车之轮而于之以甲感觉橹,(狄虒弥,鲁人。蒙,覆也。橹,大盾也。)左执之,右拔戟,以成一队。孟献子曰:"《诗》所谓有力如虎者也。"主人悬布,堇父登之,及堞而绝之。坠则又县之,苏而复上者三。主人辞焉,乃退。

又曰:河间公齐,烈帝之玄孙也。少雄杰魁岸,世祖爱其勇壮、引侍左右。从征赫连昌,世祖马蹶,贼众逼帝,齐以身蔽捍,决死击贼,贼乃退。

傅子曰:曹大司马之勇,贲、育弗加也。张辽其次焉。

又《哀公下》曰:楚白公作乱,劫惠王。子西以袂掩面而死。子期曰:"昔者吾以力事君,不得以弗终。"抉豫章以杀人而后死。(以效其多力。豫章,大木。)

又曰:贾思伯,字仕休,齐郡益都人也。世宗即位,加辅国民代表大会将。任城王之围锺离也,以思伯持节为其军司。及战败,思伯为后殿,以思伯儒者,谓之必死。及至,大喜,曰:"仁者必勇,常谓虚谈,今於军司见之矣。"

吕奉先很了得:

《史记》曰:秦王有力好戏,士任鄙、乌获、孟说皆至大官。王与说举龙文赤鼎,绝膑而死。

又曰:于栗磾,代人也。少习武艺(英文名:wǔ yì),拜亚军将军。道武畋于白登山,见熊领数子,道武顾谓栗磾曰:"能缚之乎?"栗磾曰:"能!"道武曰:"若搏之不胜,岂不虚毙一英豪耶!"栗磾曰:"自大概致御前,会而制之。"寻而擒之。晋将刘裕遗栗磾书曰:"黑槊将军"磾常好持黑槊,故有其号。

布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

又曰:范雎说秦小主曰:"乌获、任鄙之力,成荆、孟贲、庆忌、夏育之勇。"

又曰:杨大眼,武都氐王难当之孙也。少勇猛矫捷,走如飞电。宣武南征,太尉李冲典选统校征官,大眼往求征焉。冲不许,大眼曰:"太尉不见知,听下官出一伎。"便出长绳三丈,系之於髻而走,绳直如矢,马驰不如。冲大惊曰:"千载已来,未有这厮也。"遂用为军主。大眼顾谓同僚曰:"吾之今天,所谓百尺竿头之秋也。自此一举,不复与诸位齐列矣。"所经战,皆武冠六军,大眼妻潘氏,善射,诣军省大眼。至攻战游猎之际,潘氏亦戎装齐镖并辔。及还营,同坐幕下,对诸僚佐,言笑自得。大眼指谓诸人曰:"此潘将军也。"明帝加光禄大夫。淮泗里头,童儿啼者恐之,云:"杨大眼至!"无不立止。王秉之初回国也,谓大眼曰:"吾在南时闻君之名,认为眼如车轮。及见,君乃不非凡人。"大眼曰:"鼓旗相望瞋硇捃发。足使君目不能够视,何苦大如车轮?"

典韦、许褚俩保镖也很恐惧:

又曰:张子房常学淮阳,东见沧海君,得力士,为铁椎重庆百货二十斤。秦皇东游,良与客俱击秦皇博浪沙中,误中副车。秦皇大怒,大索天下,求贼甚急。张良乃更姓名,亡匿於下邳。

又曰:文成帝名濬,太武孙晃子也。即位后,冬大傩曜兵。帝有勇力,善骑射,灵丘南有山,高四百馀丈,诏群官仰射山峰,无能逾者。帝弯弧发矢,出山四十馀丈,过池州二百步。遂诏刊石,勒铭纪功。

典韦,陈留己吾人也。形貌魁梧,旅力过人。许褚长八尺馀,腰大十围,姿容雄毅,勇力绝人。

《汉书》曰:西楚霸王在鸿门,沛公与张子房在坐。樊哙闻事急,乃拔盾入。初入营,营卫止哙,哙直撞入,立帐下。羽见之,问:"为哪个人?"良曰:"沛公参乘樊哙也。"羽曰:"大侠!赐之卮酒、彘肩。"哙既吃酒,拔剑切肉食之。羽曰:"能复饮乎?"曰:"臣死且不辞,岂特卮酒也。"

《明清书》曰:高昂,字敖曹,胆力过人,姿仪殊异。其父次同为求严师,令简^挞。昂不遵师训,专事驰骋,每言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何人能端坐读书,作老学士也。其父曰:"此儿不灭吾族,当大吾门。"以其昂藏敖曹,故以名字。

以及曹阿瞒的幼子任城王曹彰:

又曰:甘延寿字君况,北地郁郅人。少以良家子善骑射,为羽林,投石拔距绝於等伦,常超逾羽林亭楼,由是迁为郎。

《北史》曰:达奚震,少勇猛,走及奔马。周文尝渭北校猎,时有兔过周文前,震与诸将竞射之,马倒而坠。震足不倾踬,因步射之,矢中兔,顾马才起,遂回身腾上。周文喜曰:"非此父,不生此子。"

少善射御,膂力过人,手格猛兽

又曰:盘锦王长,力能扛鼎,幽州王胥手搏熊罴。

《陈书》曰:萧摩诃齐军战,有西域胡,妙於弓矢,弦无虚发,众军尤惮之。及将战,明彻谓摩诃曰:"若〈歹壹〉此胡,则彼军夺气,君有关、张之名,可斩颜良矣。"摩诃曰:"愿识其造型,当为公取之。"明彻乃召降人有识胡者,云胡著绛衣,护皮弓,两端骨弭。明彻遣人觇伺,乃知胡在阵,仍自酌以饮摩诃。摩诃饮讫,驰马冲齐军,胡挺身出阵前十馀步,彀弓未发,摩诃遥掷铣鋧,立中其额,应手而仆。齐军"大力"十馀人出战,摩诃又斩之。

其余也会有那多少个高批评,比如怎么样勇武过人、文武全才、常为先登,但就不比那三个人了。

又曰:上官桀从武帝上甘泉,天天津大学学风,车不得行,解盖授桷拢桀奉盖,虽风常属车;雨下,盖御。上奇其才力,迁未央厩令。

又曰:周铁虎事梁河东王萧誉,王僧辩擒,欲烹之,铁虎曰:"侯景尚未灭,奈何杀铁汉耶!"僧辩奇之。后降高祖。

进而看表现。

又曰:凉州王翌,身长八尺七寸,骁幹过人,能手举殿梁,超过平阳。

又曰:萧摩诃帅齐兵为寇,高祖遣安都北拒齐军於锺山龙尾及北郊坛。安都谓摩诃曰:"卿勇猛有名,千闻不比一见。"摩诃对曰:"前几日令公见矣。"

美髯公有万军斩良的三告投杼记录——注意,和《三国演义》区别,没什么”白蹄乌快“之类的要素,关公就是单骑突进万军阵,独斩颜良。那含金量出乎意料。

《楚汉春秋》曰:项梁尝阴养士,最高者多力拔树以击地。

《隋书》曰:宇文庆从武帝攻河阴,首先登场攀堞,与贼短兵接战,长久,中石乃坠,绝而后苏。帝劳之曰:"卿之馀勇,能够贾人也。"

张翼德,首先就”亚于关羽“,然后显示也略次一点,唯有

《东观汉记》曰:盖延字巨卿,身长八尺,弯弓第三百货斤,以气势闻。

又曰:杨玄感勇猛多力,每战亲中校矛,现身说法,喑鸣叱咤,所当者莫不震慑。论者方之西楚霸王。

先主闻曹公卒至,弃内人走,使飞将二十骑拒后。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身是张翼德也,可来共决死!」敌皆无敢近者,故遂得免。

又曰:阴兴字君陵,为期门仆射。从上进出,常操小盖,疾沙洪雨,雨师左右,泥涂隘狭,自投车下,脱袴解履,涉淖至膝。

又曰:鱼俱罗,冯翊下邽人也。身长八尺,膂力绝人,声气雄壮,言闻数百步。

比不了美髯公,故张翼德淘汰。

又曰:祭彤字次孙,力贯弓三百斤,入为大仆。从至鲁,帝指子路室曰:"此太仆室也。"

又曰:权武少果劲,勇力绝人,能重甲上马。尝倒投於井,未及泉,复跃而出。其拳捷如此。

张辽:

范晔《金朝书》曰:虞延字子太,陈留人。延生时有物如匹练直昇天。长八尺六寸,力能扛鼎。

又曰:长孙晟,突厥之内,大畏长孙总管,闻其弓声,谓为霹雳,见其走马,称为雷暴。王笑曰:"将军震怒,威行域外,遂与霹雳为比,一何壮哉!"

於是辽夜募敢从之士,得八百人,椎牛飨将士,明天战事。平旦,辽被甲持戟,首先登场陷陈,杀数12位,斩二将,大呼自名,冲垒入,至权麾下。权大惊,众不知所为,走登高冢,以长戟自守。辽叱权下战,权不敢动,望见辽所将众少,乃聚围辽数重。辽左右麾围,直前急击,围开,辽将属下数九个人得出,馀众号呼曰:「将军弃作者乎!」辽复还打破,拔出馀众。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还修守备,众心乃安,诸将咸服。权守宁波十馀日,城不可拔,乃引退。辽率诸军追击,几复获权。

又曰:董仲颖膂力过人,双带两鞬,左右驰射,为羌胡所畏。

《唐书》曰:丘行恭从讨王世充,会战於邙山之上,太宗欲知其来历强弱,乃与数十骑冲之,直出其后,众皆披靡,莫敢当其锋,所杀伤甚众。既而限以长堤,与诸骑相失,惟行恭独从。寻有劲骑数人追及太宗,矢中御马,行恭乃回骑射之,发无不中,馀贼不敢复前,然后下马拔箭,以其所乘马进太宗。行恭於御马前步执长刀,巨跃大呼,斩数人,突阵而出,得入大阵。贞观中,有诏刻石为军队以象行恭拔箭之状,立於昭陵阙前。

简易说,都以突进阵去,随意就救了手下出来,来往如入荒芜之境。但张辽那世界一战含金量更加高:手斩数12人,斩二将,吓得吴大帝不敢下来,再往来突刺。所以尽管“张辽其次焉”,但有了这一战,张辽也就够了。

《魏志》曰:许褚字仲康,长八尺馀,大十围,相貌雄毅,勇力绝人。汉末,聚宗琢裴壁以御寇贼。贼攻壁,褚令男女聚石如盖者。褚飞石掷之,所值皆碎。以牛与贼易食,牛奔还,褚一手逆曳牛尾,行百步,贼遂不敢取牛。褚后事太祖,以力如虎而痴,号曰"痴虎"。

又曰:淮阳王道玄,拜洛州管事人。及府废,改授洛州太师。三年,刘黑闼引突厥辽宁,复授河南道行军管事人。师次下博,与贼军遇,道玄帅骑首先登场,命副将史万宝督军继进。万宝与之不协,及道玄深切,而拥兵不进。谓所亲曰:"吾奉手诏,言淮阳小儿虽名叫将,而军之进止皆委吾。今其轻锐,越泞应战,大军道动,必滔泥溺,莫如结阵以待之,虽不利於王,而利於国。"道玄遂为贼所禽,全军尽没,惟万宝逃归。道玄遇害,年十九。太宗追悼久之,尝从容谓侍臣曰:"道玄终始从朕,见朕深远贼阵,所向必克,意尝企慕,所以每阵首先登场,盖学朕也。惜其年少,不遂远图。"因为之流涕。

吕温侯的变现:

又曰:典韦,陈留人,形貌魁梧,膂力过人。

又曰:王君廓镇凉州。会突厥入寇,君廓邀击破之,俘斩二千馀人,获马四千匹。高祖大悦,徵入朝,赐以御马,令於殿庭乘之而出,因谓侍臣曰:"吾闻蔺上卿叱秦皇,目眦出血。君廓往击窦建德,将出战,李勣遏之,君廓发愤大呼,目及鼻耳不时常出血。此之壮气,何谢古时候的人,不得以例赏之。"复赐常袍金带,还镇广陵。

布有良马曰赤兔。曹瞒传曰:时人语曰:「人中有飞将吕布,马中有赤兔。」常与其亲切成廉、魏越等陷锋突陈,遂破燕军。

又曰:飞将吕布字奉先,五原人也。以骁武给并州军机大臣丁原。为骑里正,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

又曰:刘世让为并州管事人,统兵屯於雁门。突厥处罗可汗与高开道、苑君璋合众攻之,甚急。鸿胪卿郑玄璹先使在蕃,可汗合玄璹来讲之,世让庄敬曰:"大夫奈何为夷狄作说客耶!"经月馀,虏乃退。及玄璹还,述世让忠诚勇敢,高祖下制裒美之。

很华丽。何况飞将吕布还应该有一回单挑记录:

《铁汉记》曰:袁本初父成,字文开。名健康,贵戚权豪自上大夫梁冀以下,皆与交结恩好,言无不从,故京师谚曰:"事不谐,诣文开。"

又曰:李嗣业。贼将李归仁初以锐师数来挑衅,笔者师攒矢而逐之,贼军政大学至,逼本人追骑,突入作者营,作者师嚣乱。嗣业谓郭子仪曰:"先天之事,若不以身啖寇,决战於阵,万死而冀其生平。不然,则小编军无孑遗矣。"嗣业乃脱衣徒搏,执长柄刀立於阵前大呼,当嗣业刀者,人马俱碎,杀十数人,队伍容貌方驻。前军之士尽执折叠刀而出,如墙而进。嗣业首先登场奋命,所向摧靡。

奋勇记曰:郭汜在城北。布开城门,将兵就汜,言「且卻兵,但身制胜负」。汜、布乃独共对阵,布以矛刺中汜,汜后骑遂前救汜,汜、布遂各两罢。

《江表传》曰:太祖与李明洲单马会语,超负其多力,常置六斛李花,东西走马,辄掣玚花以量太祖轻重。许褚瞋目瞪盼,超曰:"闻君有权威虎侯那在?"太祖指褚,超乃止。太祖寻知之,叹息悠久,曰:几为狡虏所欺。"

又曰:张濬拜谏议大夫,其年冬,宰相王铎至滑台,兼充天下行营都统,方徵兵诸侯,奏用濬为都统判官。时王敬武初破弘霸郎,军政大学振,累诏徵平卢兵,敬武独不赴援。铎遣濬往说之,敬武已授伪命,复怙强不迎诏使。濬至,谒见,责之曰:"公为国王守藩,王臣赍诏宣谕,而侮慢诏使。既未识君臣礼分,复何颜以御军队和人民哉?"敬武愕然谢咎。既宣诏,军人按兵默然,濬并召将佐集於鞠场馆谕之曰:"人生效忠仗义,所冀粗分逆顺,悬知利害。黄巢明天贩盐虏耳,公等舍累叶夫子而臣贩盐白丁,何利害之可论耶!今诸侯勤王,天下响应,公等独据一州,见死不救。贼平之后,去就何安?若能此际排难解纷,陈师鞠旅,共诛寇盗,迎奉銮舆,则财经大学气粗功名,指掌可取。吾惜公辈舍安而即危也。"诸将改容引过,谓敬武曰:"谏议之言是也。"即时出军,从濬入授京师。

很特出,但不可能说比张辽、美髯公好。

王隐《晋书》曰:吴彦字士则,吴郡人。有文明才幹,长八尺馀,膂力如虎。

《平春季秋》曰:昔夏之衰也,有延迟大戏,殷之衰也,有费仲恶来,足走千里,手裂兕虎,任之以力,凌轹天威,专行勇力,不管一二乎义理,是以桀纣以灭,殷夏以衰。

许褚、典韦就可怕了:

《晋黑莓书》曰:庾阐父东,以勇力闻。世祖时,西域遣一使胡,趫〈走巢〉勇果,自谓无敌,晋人不敢与校。世祖募求勇敢之士,惟东应选,遂懪杀胡,勇闻殊俗。晋令曰:"选三部司马,皆限力举千二百斤以上;前驱司马,取使大戟;由基司马,取能挽一石七斗以上弓。"

又曰:庄公奋乎勇力,不顾於行;尚勇力之士,无忌於国;贵戚不荐善,偪迩不引过。故晏婴见公,公曰:"古者亦有徒以勇力立於世者乎?"晏平仲对曰:"婴闻之,轻死以行理,谓之勇;诛暴不避强,谓之力。故勇力之立也,以行理义也。今公自奋乎勇力,不管一二乎行暴,尚勇力之士,无忌於国,身立威疆,行流淫暴,贵戚不荐善,偪迩不引过,反圣王之德,而修灭君之行,用此存者,婴未尝闻有也。"

韦战於门中,贼不得入。兵遂散从他门并入。时韦校尚有十馀人,皆殊死战,无不一当十。贼前后至稍多,韦以长戟左右击之,一叉入,辄十馀矛摧。左右死病人略尽。韦被数十创,短兵接战,贼前搏之。韦双挟两贼击杀之,馀贼不敢前。韦复前突贼,杀数人,创重发,瞋目大骂而死。

沈约《宋书》曰:丁旿勇猛有力气,时人为之语曰:"勿猖獗,付丁旿。"

《吴越春秋》曰:聂政,丰邑人。申胥初去楚如吴时,遇之於途。尹铎方与人斗,其怒有万人之气,甚不可当。其妻一呼即还。子胥怪而问其壮,何夫子怒之盛,闻一女子之声而即折道,宁有说乎?聂政曰:"子视吾之仪,宁类愚者耶!何言之鄙也!夫屈壹位之下,必申万人以上。"子胥因相决之,推颡深目,虎口鹰背,戾於从难,知其勇士也。

……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魏谋臣程昱等咸称羽、飞万人之敌也,太宗嘉其

上一篇:休戚相关,"固有美如陈平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