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湖寺尽毁,韬光庵在灵隐寺右之半山
分类:文学天地

法相寺俗称长耳相。晋朝时,有僧法真,有异相,耳长九寸,上过度顶,下可结颐,号长耳和尚。天成二年,自天台国清寒岩来游,钱武肃王待以宾礼,居法相院。至宋乾?五年三阳三十一日,无疾,坐方丈,集徒众,沐浴,趺跏而逝。弟子辈漆其真身,供佛龛,谓是定光佛后身。妇女祈求子嗣者,悬幡设供无虚日。以此法相名著不平时。寺后有锡杖泉,水盆活石。僧厨香洁,斋供精良。寺前茭笋笋,其嫩如玉,其香如兰,入口甘芳,天下无比。然须在白藏4月,余时不能够也。

开宝寺,周显德元年钱王ㄈ建,号慧日永明院,迎丽江道潜禅师居之。潜尝欲向王求金铸十八阿罗汉,未白也。王忽夜梦十八大汉随行。翌日,道潜以请,王异而许之,始作罗汉堂。宋建隆初,禅师延寿以佛祖概略,经纶正宗,撰《宗镜录》一百卷,遂作宗镜堂。熙宁中,郡守陈襄延僧宗本居之。岁旱,湖水尽涸。寺西隅甘泉出,有碧绿日本鳗游焉,因凿井,寺僧千余名饮之努力,名曰圆照井。南渡时,毁而复建,僧道容鸠工伍周岁始成。塑五百阿罗汉,以田字殿贮之。湖州六年,改赐净慈报恩光化寺额。复毁。孝宗时,一僧募缘修殿,日餍酒肉而返,寺僧问其所募钱几何,曰:“尽饱腹中矣。”募化八年,簿上布施金钱,一一开载精晓。16日,大喊街头曰:“吾造殿矣。”复置酒肴,大醉市中,揠喉大呕,撒地皆成黄金,众缘自是毕集,而寺遂完结。僧名济公。识者曰:“是即永明后身也。”嘉泰间,复毁,再建于嘉定五年。寺故闳大,甲于湖山。翰林程?必记之,有“湿红映地,飞翠侵霄,檐转鸾翎,阶排雁齿。星垂珠网,神殿洞乎琉璃;日耀璇题,金椽耸乎玳瑁”之语。时宰官建议,以京辅古寺推次甲乙,尊表五山,为诸刹纲领,而净慈与焉。先是,寺僧艰汲,担水湖滨。绍定两年,僧法薰以锡杖扣殿前地,出泉二派,{秋金}为双井,水得无缺。淳?十年,建千佛阁,理宗书“华严法界正偏知阁”八字赐之。元季,湖寺尽毁,而兹寺独存。明洪武间毁,僧法净重新建立。正统间复毁,僧宗妙复建。万历二十年,司礼监孙隆重修,铸铁鼎,葺鼓楼,构井亭,架掉楔。永乐间,明惠帝隐遁于此,寺中有其遗像,状貌魁伟,迥分外人。

韬光庵在大悲寺右之半山,韬光禅师建。师,蜀人,广孝皇帝时,辞其师骑行,师嘱之曰:“遇天可留,逢巢即止。”师游灵隐山巢沟坞,值白居易守郡,悟曰:“吾师命之矣。”遂卓锡焉。乐天闻之,遂与为友,题其堂曰“法安”。内有金莲池、烹茗井,壁间有赵阅道、苏和仲题名。庵之右为吕麦候殿,万历十二年建,参与政务郭子章为之记。骆观光亡命为僧,匿迹寺中。宋之问自谪所还至江南,偶宿于此。夜月极明,之问在长廊索句,吟曰:“鹫岭郁??,龙宫锁寂寥。”后句未属,考虑良苦。有老僧点长明灯,同曰:“少年夜不寐,而吟讽甚苦,何耶?”之问曰:“适欲题此寺,得上联而下句不属。”

袁宏道《法相寺拜长耳高僧肉身戏题》:

袁宏道《君子花洞小记》:

僧请吟上句,宋诵之。老僧曰:“何不云‘楼观沧海日,门对云南潮’?”之问愕然,讶其遒丽,遂续终篇。迟明访之,老僧不复见矣。有知者曰:此骆观光也。

轮相居然足,漆光与鉴新。神魂知也未,爪齿幻耶真。

金夫容洞在此以前为居然亭。亭轩豁可望,每一登览,则湖光献碧,须眉形影,如落镜中。六桥倒插杨柳一络,牵风引浪,疏落可爱。晴雨烟月,风景互异,净慈之绝胜处也。洞石玲珑若生,巧逾雕镂。余常谓吴阳泉屏一派皆石骨土肤,中空四达,愈搜愈出。近若宋氏园享,皆搜得者。又紫阳宫石,为孙内使搜出者甚多。噫,安得五丁神将,挽大黑河水,将尘泥洗尽,出其奇奥,当何如哉!

袁宏道《韬光庵小记》:

古董休疑容,得体不待人。饶他金与石,到此亦成尘。

王思任《净慈寺》诗:

韬光在山之腰,出灵隐后星星点点里,路线甚可爱。古木婆娑,草香泉渍,淙淙之声,六分五络,达于山厨。庵内望钱塘江,浪纹可数。余始入灵隐,疑宋之问诗不似,意古时候的人取景,或亦如近代词客捃拾帮凑。及登韬光,始知“沧海”、“吉林”、“扪萝”、“刳木”数语,字字入画,古代人真不行及矣。

徐渭《法相寺看活石》:

净寺何年出,西湖长翠微。佛雄香不粗大,云饱绿交肥。

宿韬光之次日,余与石篑、子公同登北高峰,绝顶而下。

金君子花不在水,分叶簇天平山。径折虽能入,峰迷不待还。

岩竹支僧阁,泉花蹴客衣。酒家莲叶上,鸥鹭往来飞。

张京元《韬光庵小记》:

取蒲量石长,问竹到溪湾。莫怪掩斜日,后汉恐未闲。

古典历史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载请注解出处

韬光庵在灵鹫后,鸟道蛇盘,一步一喘。至庵,入坐一小室,峭壁如削,泉出石罅,汇为池,蓄金鱼数头。低窗曲槛,相向啜茗,真有武陵世外之想。

张京元《法相寺小记》:

萧士玮《韬光庵小记》:

法相寺不甚丽,而香火钱骈集。定光禅上将耳遗蜕,妇人谒之,以为宜男,争摩顶腹,漆光可鉴。寺右数十武,度小乔,折而上,为锡杖泉。涓涓细流,虽大旱不竭。经流处,僧置一砂缸,挹注供爨。久之,水土锈结,蒲生其上,厚几数寸,竟不见缸质,因名蒲缸。倘可铲置研池炉足,古董家不秦汉不道矣。

初二,雨中上韬光庵。雾树相引,风烟披薄,木末飞流,江悬海挂。倦时踞石而坐,倚竹而息。大都山之姿态,得树而妍;山之骨格,得石而苍;山之营卫,得水而活;惟韬光道中能全有之。初至灵隐,求所谓“楼观沧海日,门对安徽潮”,竟无全数。至韬光,了了在吾目中矣。白知府碑可读,雨中泉可听,恨僧少可语耳。枕上沸波,竟夜不息,视听幽独,喧极反寂。益信声无哀乐也。

李流芳《题法相山亭画》:

受肇和《自韬光登北高峰》诗:

2018年在法相,有送友人诗云:“十年法相松间寺,此日淹留却共君。忽忽送君无长物,半间亭子一溪云。”时与方回、孟?避暑竹阁,连夜风雨,泉声轰轰不绝。又有题扇头小景一诗:“夜半溪阁响,不知风雨歇。起视杳霭间,悠然见微月。”

高峰千仞玉嶙峋,石磴攀跻翠蔼分。

时期理解,不知作何语。今天展此,亦自可思也。戊寅五月大寺庙倚醉楼灯下题。

三只松风长带雨,半空岚气自成云。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寺尽毁,韬光庵在灵隐寺右之半山

上一篇:径挺而长也,魏犨伤于胸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