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六一泉在孤山之南,六一泉在孤山之南
分类:文学天地

六一泉在孤山之南,一名竹阁,一名勤公讲堂。宋元?八年,东坡先生与惠勤上人同哭欧阳公处也。勤上人讲堂初构,掘地得泉,东坡为作泉铭。以多人皆列欧公门下,此泉方出,适哭公讣,名以六一,犹见公也。其徒作石屋覆泉,且刻铭其上。南渡高宗为康王时,常使金,夜行,见四高个子执殳四驱。登位后,问方士,乃言百日红垣有四老将,曰:天蓬、天猷、翊圣、真武。帝思报之,遂废竹阁,改延祥观,以祀四受人爱戴的人。至元初,世祖又废观为帝师祠。泉没于二氏之居二百年。元季战役,泉眼复见,但石屋已圮,而泉铭亦为邻僧舁去。洪武初,有僧名行升者,锄荒涤垢,图复旧观。仍树石屋,且求泉铭,复于故处。乃欲建祠堂,以奉祀东坡、勤上人,以参寥趣事,力有未逮。教师徐一夔为作疏曰:“?卷兹胜地,实在名邦。勤上人于此幽栖,苏长公因之数至。迹分缁素,同登欧子之门;谊重死生,会哭孤山以下。惟精诚有感通之理,故高山出迎劳之泉。名聿表于怀贤,忱式昭于荐菊。虽存神迹,必肇新祠。此举非为华骐,实欲共成胜事。儒冠僧衲,请恢雅量以相成;山色湖光,行与高峰而共远。愿言乐助,毋诮滥竽。”

张岱【原文】

  【却鼠刀铭】

海上道人《六一泉铭》:

六一泉在孤山之南,一名竹阁,一名勤公讲堂。宋元祐七年,东坡先生与惠勤上人同哭欧阳公处也。勤上人讲堂初构,掘地得泉,东坡为作泉铭。以几人皆列欧公门下,此泉方出,适哭公讣,名以六一,犹见公也。其徒作石屋覆泉,且刻铭其上。南渡高宗为康王时,常使金,夜行,见四传奇人物执殳前驱。登位后,问方士,乃言紫薇垣有四老将,曰:天蓬、天猷、翊圣、真武。帝思报之,遂废竹阁,改延祥观,以祀四品格高尚的人。至元初,世祖又废观为帝师祠。泉没于二氏之居二百年。元季战事,泉眼复见,但石屋已圮,而泉铭亦为邻僧舁去。洪武初,有僧名行升者,锄荒涤垢,图复旧观。仍树石屋,且求泉铭,复于故处。乃欲建祠堂,以奉祀东坡、勤上人,以参寥典故,力有未逮。教师徐一夔为作疏曰:“睠兹胜地,实在名邦。勤上人于此幽栖,苏长公因之数至。迹分缁素,同登欧子之门;谊重死生,会哭孤山以下。惟精诚有感通之理,故高山出迎劳之泉。名聿表于怀贤,忱式昭于荐菊。虽存神迹,必肇新祠。此举非为五菱小车,实欲共成胜事。儒冠僧衲,请恢雅量以相成;山色湖光,行与高峰而共远。愿言乐助,毋诮滥竽。”

  野人有刀,不爱遗余。长不满尺,剑钺之馀。文如连环,上下相缪。错之则见,或漫如无。昔所从得,戒以自随。畜之没有毒,暴鼠是除。有穴于垣,侵堂及室。跳床撼幕,终夕蔹荨_弛不去,啖啮枣栗。掀杯舐缶,去不遗粒。不择道路,仰行蹑壁。家为两门,窘则旁出。轻し捷猾,忽不可执。吾刀入门,是去无迹。又有甚者,聚为怪妖。昼出群斗,相视睢盱。舞于端门,与主杂居。猫见不噬,又乳于家。狃于永氏,谓世皆然。亟磨吾刀,盘水致前。炊未及熟,肃然无踪。物岂有是,认为不诚。试之弥旬,凛然以惊。夫猫鸷禽,昼巡夜伺。拳腰弭耳,目不比顾。须摇乎穴,走赴如雾。碎首屠肠,终不能去。是独何为?宛然尺刀。匣而不用,无有爪牙。彼孰为畏,相率以逃。呜呼嗟夫!吾苟有之。不在话下,是亦何劳。

欧文忠公将老,自谓颍滨遗老。予昔通守大梁,别公于汝阴而南。公曰:“东湖僧惠勤甚文而长于诗。吾昔为《山中国音乐》三章以赠之。子闲于民事,求人于湖山间而不可得,则往从勤乎?”予到官二十七日,访勤于孤山以下,抵掌而论人物,曰:“六一公,天人也。人见其暂寓尘世,而不知其乘云驭风,历五岳而跨沧海也。此邦之人,以公不一来为恨。公麾斥八极,何所不至。虽江山之胜,莫适为主,而奇丽秀绝之气,常为能文者用。故吾感到莫愁湖盖公几案间一物耳。”勤语虽怪幻,而理有实然者。二〇一五年公薨,予哭于勤舍。又十两年,予为宛城守,则勤亦化去久矣。访其旧居,则弟子二仲在焉。画公与勤像,事之如生。舍下旧无泉,予未至数月,泉出教室之后,孤山之趾,汪然溢流,甚白而甘。即其地凿岩架石为室。

苏文忠《六一泉铭》:

  【玉堂砚铭(并叙)】

二仲谓:“师闻公来,出泉以相辛劳,公可无言乎?”乃取勤旧语,推本其意,名之曰“六一泉”。且铭之曰:“泉之出也,去公数千里,后公之没千克年,而名之曰‘六一’,不几于诞乎?曰:君子之泽,岂独五世而已,盖得其人,则可关于百传。常试与子登孤山而望吴越,歌山中之乐而饮此水,则公之遗风余烈,亦或见于此泉也。”

欧文忠公将老,自谓樊南生。予昔通守顺德,别公于汝阴而南。公曰:“玄武湖僧惠勤甚文而长于诗。吾昔为《山中国音乐》三章以赠之。子闲于民事,求人于湖山间而不可得,则往从勤乎?”予到官三18日,访勤于孤山以下,抵掌而论人物,曰:“六一公,天人也。人见其暂寓尘凡,而不知其乘云驭风,历五岳而跨沧海也。此邦之人,以公不一来为恨。公麾斥八极,何所不至。虽江山之胜,莫适为主,而奇丽秀绝之气,常为能文者用。故吾认为太湖盖公几案间一物耳。”勤语虽怪幻,而理有实然者。二〇一七年公薨,予哭于勤舍。又十四年,予为郑城守,则勤亦化去久矣。访其旧居,则弟子二仲在焉。画公与勤像,事之如生。舍下旧无泉,予未至数月,泉出教室之后,孤山之趾,汪然溢流,甚白而甘。即其地凿岩架石为室。

  文同与可将赴陵州,孙洙巨源以玉堂大砚赠之。与可属苏东坡子瞻为之铭,曰:

白居易《竹阁》诗:

二仲谓:“师闻公来,出泉以相辛苦,公可无言乎?”乃取勤旧语,推本其意,名之曰“六一泉”。且铭之曰:“泉之出也,去公数千里,后公之没十四年,而名之曰‘六一’,不几于诞乎?曰:君子之泽,岂独五世而已,盖得其人,则可关于百传。常试与子登孤山而望吴越,歌山中之乐而饮此水,则公之遗风余烈,亦或见于此泉也。”

  坡陀弥漫,天阔海浅,巨源之砚。淋漓荡酰神没鬼出,与可之笔。烬南山之松,为煤无馀。涸陵阳之水,维以濡之。(砚大如四砖许,而陵州在高山上,至难得水,故以戏之。)

晚坐松檐下,宵眠竹阁间。清虚当服药,幽独抵归山。

白居易《竹阁》诗:

  【鼎砚铭】

巧未能胜拙,忙应不如闲。无劳事修炼,只此是玄关。

晚坐松檐下,宵眠竹阁间。清虚当服药,幽独抵归山。

  鼎无耳,盘有趾。鉴幽无见几不倚。俪嬖婶嗌ャ卩梗羽渊之化帝祝尾。不周偾裂东北圮,黝然则深维水委。什么人乎为此昔未始,戏名其臀加幻诡。

古典医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载请注解出处

巧未能胜拙,忙应不比闲。无劳事修炼,只此是玄关。

  【王平甫砚铭】

【注释】

  玉德金声,而寓于斯。夹钟所熏,不水而滋。正直所冰,不寒而澌。平甫之砚,而轼铭之。

①殳(shū):金朝一种有棱无刃的武器。

  【邓公砚铭(并叙)】

②猷(yóu):道术,方法。

  王巩,魏国文正公之孙也。得其外祖张邓公之砚,求铭于轼。铭曰:

③翊(yì):辅佐,帮助。

  邓公之砚,魏公之孙。允也其物,展也其人。思我魏公文而厚,思小编邓公共道德而寿。三复吾铭,以究令名。

④舁(yú):抬。

  【端砚铭】

⑤睠(juàn):“眷”的书面语。关注,思量。

  千夫挽绠,百夫运斤。篝火下缒,以出斯珍。一嘘而泫,岁久愈新。哪个人其似之,作者怀斯人。

⑥聿(yù):句中语气词。

  【孔毅甫龙尾砚铭】

【赏析】

  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爪肤而憷恚金声而玉德。厚而坚,足以阅人于古今。朴而重,无法随人以南北。

张岱的这篇游记由三片段构成,一篇自个儿写的《六一泉》,一篇苏仙写的《六一泉铭》,一首白居易《竹阁》诗。三者美妙组合,构成贰个完善的完好,给子孙留下了关于“六一泉”的贵重史料。

  【孔毅甫凤朱石砚铭】

篇首交代,“六一泉在孤山之南,一名竹阁,一名勤公讲堂。”令人未免奇异,为何“六一泉”有别的的名字。接下来作者就介绍了几个名字的来头,“宋元祐四年,东坡先生与惠勤上人同哭欧阳公处也。勤上人讲堂初构,掘地得泉,东坡为作泉铭。以三个人皆列欧公门下,此泉方出,适哭公讣,名以六一,犹见公也。”注解此泉原本只是惠勤上人在建本身讲堂的时候,无意之中开采的一处普通泉水,只因东坡先生与惠勤上人五人思念欧阳文忠而为泉水取了二个存有回顾意义的名字,没悟出因而做到了一处闻明的名胜神迹。

  昔余得之花果山下龙焙之间,今君得之剑浦之上黯ホ之滩。如乐之和,如金之坚,如玉之有润,如舌之有泉。此其大凡也,为然为不然?然也,虽胡越同名犹可;否则,徒与此石同溪而产,何异于九鹏而一浴

张岱的《六一泉》侧重介绍“六一泉”的改变,后宋朝的高宗把原先的竹阁改为“延祥观”, 到了西魏初年,薛禅汗又打消“延祥观”,改为“帝师祠”。就这么,“六一泉”湮没在这两个君主的手中达两百余年。到了孙吴,波尔图市饱受兵火的蛊惑,泉眼反而再叁遍出现,但石屋已坍圮,何况泉铭也被邻里的僧人抬走。直到洪武初年,有个和尚名行升的,“锄荒涤垢,图复旧观。仍树石屋,且求泉铭,复于故处。乃欲建祠堂,以奉祀东坡、勤上人,以参寥趣事,力有未逮。”当中的缺憾之情,我借教师徐一夔作的一篇疏记表明对复苏“六一泉”的拳拳期盼之情,这种写法,也好不轻巧背面敷粉的写法。

  【凤朱砚铭(并叙)】

作品一再道来,看似临危不乱,而实质上心里波澜起伏,世事变迁,物换星移,沧海桑田变幻,昔盛今衰的故事连串,所以从作者的观点看上去,万物都逃可是这种时局。

  北苑龙焙山,如翔凤下饮之状。当其朱,有石苍黑,纟致如玉。熙宁中,阿伯丁王颐感觉砚,余人之曰凤朱。然其产不富。或以黯ホ滩石为之,状酷类而多拒墨。时方为《易传》。铭曰:

小说所附《六一泉铭》,竟然是出自苏东坡之手,实在是令人惊奇。文中以干燥的思绪交代了与欧文忠交往的史迹,以及欧阳文忠推荐的“甚文而专长诗”的鄱阳湖僧惠勤的历程,即便只记载了惠勤的寥寥数语,但多少人飘然世外的情怀有板有眼。真正实现了句斟字酌。

  陶土涂,凿山石。玄之蠹,颖之贼。涵清泉,重谷。声如铜,色如铁。性滑坚,善凝墨。弃不取,长太息。招伏羲,捐西伯。发秘藏,与有力。非相待,为谁出。

白乐天的《竹阁》诗一方面表明“竹阁”早有来头,一方面借此公布清静淡泊的言情。“晚坐松檐下,宵眠竹阁间”一句表现了诗人在山间中的悠然自得,“清虚当服药,幽独抵归山”把清心寡欲充作医疗心病的良药,将孤独寂寞充当是在山中期维修练。“巧未能胜拙,忙应比不上闲”,应当是小说家多年修身养性得出的经验之谈。

  【凤朱砚铭】

小说、铭与诗放在一块儿读,使读者得到了对“六一泉”的一体化影像,当然小编旷达的人生态度也是借这种情势非常含蓄地表明出来。

  帝规武夷作茶囿,山为孤凤翔且嗅。下集芝田啄琼玖,玉乳金沙发灵窦。残璋断璧泽而黝,治为书砚美无有。至珍惊世初莫售,黑眉黄眼争妍陋。苏子一见名凤朱,坐令龙尾羞牛后。

  【米黻歌乐山砚铭】

  有盗不御,探奇发瑰。攘于彭蠡,斫钟取追。有米楚狂,惟盗之隐。因山作砚,其词如陨。

  【黼砚铭(并叙)】

  龙尾黼砚,章圣国王所尝御也。乾兴升遐,以赐外戚刘氏,而永年以遗其舅王齐愈,臣轼得之,以遗臣宗孟。且铭之曰:

  黟、歙之珍,匪斯石也。黼形而憷恚金声而玉色也。云蒸露湛,祥符之泽也。二臣更宝之,见者必作也。

  【丹石砚铭(并叙)】

  唐林父遗予丹石砚,粲然如草芙蓉之出水,杀墨而宜笔,尽砚之美。唐氏谱天下砚,而独不知兹石之所出,余盖知之。铭曰:

  彤池紫渊,出日所浴。蒸为赤霓,以贯俟取J巧斯珍,非石非玉。因材制用,璧水环复。耕予中洲,傥倚粟。投种则获,不炊而熟。

  【王仲仪砚铭】

  汲、郑蚤闻,颇、牧晚用。谏草风生,羽檄雷动。人亡器有,质小任重先生。施易何常,明哲所共。

  【端砚石铭(并引)】

  苏坚伯固之子庠,字养直,妙龄而有异才。赠以端砚,且铭之曰:

  作者友三益,取溪之石。寒松为煤,孤竹为笔。蓬麻效纸,仰泉致滴。斩几信钩,以全吾直。

  【端砚铭】

  与墨为入,玉灵之食。与水为出,阴鉴之液。懿矣兹石,君子之侧。匪以玩具,维以观德。

  【黄山谷铜雀砚铭】

  漳滨之埴,陶氏作者厄。受成不化,以与真隔。人亡台废,得反天宅。遇发丘陇,复为麟获。累然黄子,玄岂尚白。天实命小编,使与其迹。

  【陈公密子石砚铭(并引)】

  公密躬自采石岩下,获黄卵,剖之,得紫砚。铭曰:

  孰形狂暴,石亦卵生。黄胞白络,孕此黝帷R哑鞑凰溃可候雨晴。天畀夫子,瑞其家中。

  【龙尾石月砚铭】

  萋萋兮雾闶,宛宛兮黑白月。其受水也哉生明,而运墨也旁死魄。忽玄云之ЩЪ观玉兔之沐浴。集幽光于毫端,散妙迹于简册。照千古其如在,耿此月之不没。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六一泉在孤山之南,六一泉在孤山之南

上一篇:先生面黧黑,张岱在《陶庵梦忆》自序中宣称自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