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则请立太子为王,缇萦生不赎父死
分类:文学天地

于坟。于军机大臣公以再造功,受冤身死,被刑之日,灰霾翳天,行路踊叹。妻子工产后出血山海关,梦公曰:“吾形殊而魂不乱,独目无光明,借汝眼光见形于天子。”翌日,爱妻丧其明。会奉天门灾,英庙临视,公形见火光中。上悯然念其忠,乃诏贷爱妻归。又梦公还见识,目复明也。公遗骸,太傅陈逵密嘱瘗藏。继子冕请葬咸阳祖茔,得旨奉葬于此。成化二年,廷议始白。上遣行人马?旋谕祭。其词略曰:“当国家之多难,保社稷以无虞;惟公道以禁绝,为权奸之所害。先帝已知其枉,而朕心实怜其忠。”弘治四年赐谥曰“肃愍”,建祠曰“旌功”。万历十三年,改谥“忠肃”。四十二年,御使杨鹤为公增廓祠宇,庙貌巍焕,属云间陈继儒作碑记之。碑曰:“大致忠臣为国,不惜死,亦不惜名。不惜死,然后有大侠之敢;不惜名,然后有哲人之闷。黑龙江之漫天掩地,是其敢也;即能伏流地中万三千里,又能千里一曲,是其闷也。昔者土木之变,曹操墓北狩,公痛哭抗疏,止南迁之议,召勤王之师。卤拥帝至河源,至宣府,至香港下,皆登城谢曰:‘赖天地宗社之灵,国有君矣。’此一见《左传》:楚人伏兵车,执宋公以伐宋。公子目夷令宋人应之曰:赖社稷之灵,国已有君矣。楚人知虽执宋公,犹不得魏国,于是释宋公。又一见《廉将军传》:秦王逼赵王会宜阳。廉将军送至境曰:‘王行,度道里会遇礼毕还,但是十二十二二十四日,不还,则请立皇太子为王,以绝秦望。’又再见《王旦传》:契丹犯边,帝幸澶州。旦曰:‘二十二十一日之内,未有捷报,当何如?’帝默然漫长,曰:‘立皇世子。’三者,公读书得力处也。由前言之,公为宋之目夷;由后言之,公不为廉将军、旦,何也?呜呼!宪陵之立而复废,废而后当立,哪个人不知之?公之识,岂出王直、李侃、朱英下?又岂出钟同、章纶下?盖公相时度势,有不当言者,有不必言者。当汉阳陵在卤,乾陵在储,拒父则卫辄,迎父则高宗,战不可,和不可,无一而可。为制卤地,此不当言也。宪陵既返,见济薨,成阝王病,天人攸归,非文陵而何人?又非西夏陵而什么人?明率百官,朝请复辟,直以遵晦待时耳,此不必言也。若徐有贞、曹、石夺门之举,乃变局,非正局;乃劫局,非迟局;乃驰骋家局,非国家大臣局也。或曰:盍去诸?呜呼!公何可去也。公在则茂陵安,而宪陵亦安。若公诤之,而公去之,则青宫之锢,不将烛影斧声乎?西宫之废后,不将宋之德昭乎?公虽欲调成阝王之兄弟,而实密护吾君之老爹和儿子,乃知回銮,公功;其余日得以复辟,公功也;复储亦公功也。人能见所见,而无法见所不见。能见者,硬汉之敢;不可能见者,圣贤之闷。敢于任死,而闷于暴君,公真古大臣之用心也哉!”公祠既盛,而四方之祈梦至者接踵,而答如响。

岳鄂王死,狱卒隗顺负其尸,逾城至北山以葬。后朝廷购求葬处,顺之子以告。及启棺如生,乃以礼裙殓焉。隗顺,史失载。今之得以崇封祀享,??千秋,皆顺力也。倪巡抚元璐曰:“岳王祠,泥范忠武,铁铸桧、Ι,人之欲不朽桧、Ι也,甚于忠武。”按公之改谥忠武,自隆庆八年。墓前之有秦相、王氏、万俟Ι三像,始张晓芸德两年,指挥李隆以铜铸之,旋为游人挞碎。后增马中轩一像。四人反接,跪于丹墀。自万历二十两年,按察司副使范涞易之以铁,游人椎击益狠,四首齐落,而下体为乱石所掷,止露肩背。旁墓为银瓶小姐。王被害,其女抱银瓶坠井中死。杨铁崖乐府曰:“岳家父,国之城;秦家奴,城之倾。皇天不灵,杀笔者父与兄。嗟笔者银瓶为我父,缇萦生不赎父死,不及无生。千尺井,一尺瓶,瓶中之水精卫鸣。”墓前有分尸桧。天顺三年,底特律同知马伟锯而植之,首尾分处,以示磔桧状。隆庆两年,大雷击折之。朱大将军之俊曰:“一秦太师耳,铁首木心,俱不能够保至此。”天启丙子,浙抚造祠媚?,穷工极巧,徙苏堤第一桥于百步之外,数日立成,骇其火速。崇祯改元,魏?败,毁其祠,议以木石修王庙。卜之王,王弗许。

北山两关王庙。其近岳坟者,万历十七年为杭民施如忠所建。如忠客燕,涉潞河,台风作,舟将覆,恍惚见王率诸水神拯救获免,归即造庙祝之,并祀诸水神。冢宰张瀚记之。

王思任《吊于忠肃祠》诗:

岳云,王之养子,年十二从张宪战,得其力,大败,号曰“赢官人”,军中皆呼焉。手握两铁锤,重八十斤。王征同志伐,未尝不与,每立奇功,王辄隐之。官至左武先生、忠州守护使。死年二十二,赠安远军承宣使。所用铁锤犹存。

其近孤山者,旧祠卑隘。万历四十二年,金中丞为导首改正之。经略使董其昌手书碑石记之,其词曰:“西湖列刹相望,梵宫之外,其合于祭法者,岳鄂王、于里正与关神而三尔。乙酉秋,神宗太岁梦感圣母中夜传诏,封神为伏魔帝君,易兜鍪而衮冕,易大纛而九ヵ。五帝同尊,万灵受职。视操、懿、莽、温偶奸大物,生称贼臣,死堕下鬼,何啻天渊。顾旧祠湫隘,不称上谕播告之意。金中丞父亲和儿子爰议改良,时维导首,得孤山寺旧址,度材垒土,勒墙墉,庄像设,前后相继三载而做到。中丞以余实倡议,属余记之。余考孤山寺,且名永福寺。

涕割莫愁湖泊,于坟望岳坟。孤烟埋碧血,太白黯妖氛。

张宪为王部将,屡立战功。南充十年,兀术屯兵临颖,宪破其兵,追奔十五里,中原大振。秦会之主和,班师。桧与黄伟亮谋杀岳武穆,诱飞部曲能告飞事者,卒无人应。刘明哲练习宪,被掠无完肤,强辩不伏,卒以冤死。景定二年,追封烈文侯。

唐长庆八年,有僧刻《法华》于石壁。会元微之以守越州,道出杭,而杭守香山居士为作记。有九诸侯率钱助理工科程师,其盛如此。

国家留还自小编,头颅掷与君。南城得意骨,何处暮杨闻。

正德十二年,莽快易典大?发地得碣石,乃崇封焉。郡守梁材建庙,修撰唐皋记之。

成毁有数,金石可磨,越数世纪而祠帝君。以释典言之,则旧寺非所谓现天天津大学学将军身,近些日子祠非所谓现帝释身者耶。至人舍其生而生在,杀其身而身存。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与《法华》一要事之旨何异也。彼谓忠臣义士犹待坐蒲团、修观行而后了生死者,妄矣。不过石壁岿然,而石经初未泐也。顷者青海歼叛,神为助力,事达宸聪,非同语怪。惟辽西黠卤尚缓天诛,帝君能报曹而有不报神宗者乎?左挟鄂王,右挟太傅,驱雷部,掷火铃,昭陵之铁马嘶风,蒋庙之塑兵濡露,谅荡魔皆如蜀道矣。先是金中丞抚闽,藉神之告,屡歼倭夷,上功盟府,故建祠之费,视众差巨,盖有夙意云。”寺中规章制度精雅,庙貌严穆,兼之碑碣交大,柱联工确,一以文科理科为之,较之施庙,其不俗真隔霄壤。

一派笙歌地,千秋三春朝。白云心浩浩,黄叶泪萧萧。

牛皋墓在栖霞岭上。皋字伯远,汝州人,岳鄂王部将,素立战功。秦太师惧其怨己,十二十二日大会众军人,置毒害之。皋将死,叹曰:“吾年近六十,官至侍从郎,一死何恨,但恨和议一成,国家日削。大女婿无法以马革裹尸报君父,是为叹耳!”

董其昌《孤山关王庙柱铭》:

天柱擎鸿社,人生付鹿蕉。北邙今古讳,几突丽山椒。

张景元《岳坟小记》:

忠能择主,鼎足分汉室君臣。

张溥《吊于忠肃》诗:

岳里正坟祠,祠南向,旧在??。孙中贵为买民居,开道临湖,殊惬大观。祠右衣冠葬焉。石门华表,形制不巨,雅有古色。

德必有邻,把臂呼岳家父亲和儿子。

栝柏风严辞月明,现今两袖识文人。

周诗《岳王坟》诗:

宋兆礻龠《北岳庙柱联》:

笔架山魂魄分夷夏,白日须眉见太平。

宿将埋骨处,过客式英风。北伐生前烈,南枝死后忠。

从真勇敢起家,直参圣贤之位。

一死钱塘潮尚怒,孤坟岳渚水同清。

固态颗粒物戎马异,涕泪古今同。目断封丘上,苍苍夕照中。

以县令得度,重现天子之身。

莫言(Mo Yan)软好看的女人如土,夜夜天河望帝京。

高启《岳王坟》诗:

张岱《武庙柱对》:

张岱《于上大夫祠》诗:

树木无枝向西风,千年遗恨泣英豪。

统系让偏安,今世君王归汉室。

一直有力济危川,百二山河去复旋。

班师诏已成三殿,射虏书犹说两宫。

春秋明大义,后来士人属关羽。

宗泽死心援北狩,李纲痛哭止南迁。

每忆上方什么人请剑,空嗟高庙自藏弓。

古典管文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声明出处

卢氏立子还无日,社稷呼君别有天。

栖霞岭上今回首,不见诸陵白雾中。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则请立太子为王,缇萦生不赎父死

上一篇:雨中上韬光庵,韬光庵在灵隐寺右之半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