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773.net自己在日趋的放手动和自动己以为自身早
分类:文学天地

我知道是你,慢慢的平静下来。“想喝点什么?”这回不用你提醒我了,我在记忆中的声音就是颤抖的,我自己都记得很清楚。你看着我,怎么也没法子把两个形象重合起来,怎么这么腼腆呢?——是的,是腼腆,还有什么别的呢?其实我在女孩面前是从来不会腼腆的,真的,那天在你面前的感受,也不是“腼腆”俩字能够形容的。紧张,是的,是紧张。我能不紧张吗?你懵懂的看着我,你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现在告诉你我怎么了,我不知道是谁安排的造化还是什么别的——我的青春,我所有的青春往事,就那么活生生的坐在我的面前。你就那么静静的坐在壁灯幽暗的暖色调光线下,坐在烛台跳动的火焰前面。活生生的,就是我所有的青春。你安静的坐着,你不知道我在看你什么。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你现在知道我看见了什么?我看见了我的新兵的火车,我的鸟步兵团的新兵连,我的侦察连,我的狗头大队,还有什么?还有热带丛林阵阵的令我窒息的热风,蓝色头盔下面渗着油光光的汗水的白色的黄色的黑色的脸,当然,还有……我的爱情。“橙汁。”你说,你也腼腆——或者说紧张了。然后就有橙汁了。我要的什么我忘记了,好像是某种啤酒。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就是我点着一支烟,就那么闷闷的喝着啤酒,看着你——你说从我的眼里面看出来的是一种另类的感觉,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不是围着你转说个没完,我就是在看,在那么愣愣的看着你,你的心被我看毛了——这黑厮色到如此地步吗?你开始后悔约我——你真的怕什么色情狂什么的,还是敢一打四的,发狂起来你决定不是对手。我不知道你当时在想什么,我是什么都没有想。我就是那么默默的看着你。你就看见我眼中有若隐若现的泪水。总是稍瞬即逝。忧郁……你后来说我让你心怦然一动的就是这个词,你见过的男人多了,我不是说你经历过的——现在的女孩不用谈爱谈什么的,谁见过的男人不多呢?——但是你从来没有见过象我这么忧郁的。你知道我心中有很多话要说。但是我没有说——你就一定想知道,你断定我是个有故事的男人。但是我怎么说——我说你和一个女孩长得很象?那也太老套了吧?你不会相信的,我敢说你敢拿起自己的包包起身就走——现在的女孩个性都强的不行不行的,你是绝对不会去作什么代替品的。我当然不会那么说,我就淡淡的看着你,默默的抽烟。烟雾缭绕间,我看到了我的青春。你真的和她很象,你知道吗?丫头?——其实,我不该在全世界面前公开你的小名。呵呵,只是我总不能公开你的真名吧?那就叫你丫头好了。你不介意吧?我知道你生气了,一直就没有看我后面的小说——包括我对你表的那点子小忠心,你了解我的,我敢说就是我绝对作的到。——我们就那么在酒吧坐着。你终于开口了,你不能不开口——干坐着有什么乐趣呢?“你想追我啊?”你就那么嘴里咬着吸管吸着橙汁含糊不清的说。我能怎么办,我就点头:“对,追你。”“我告诉你不可能。”你终于找到话了,你一直在等待说这句话的快感。“为什么?”我问。“我还没谈过恋爱呢!”你就很鸟气的说——潜台词是我谈过了你才有这个资格,本小姐如花似玉青春年华冰清玉洁要谈第一次也得找个帅哥啊怎么能跟你这黑厮呢?我就笑了:“我也没谈过。”——我要告诉你我说的是真话你不会相信,但是我当时说的是绝对的真心话。因为我不是在对你说的,是对……她说的。“切!”你不屑的一笑,“就你啊?在大街上追过多少女孩了?有上钩的吗?”我笑,你还真的是第一个,但是我怎么说你能相信呢?“看你这么傻气,作个朋友还成——别想歪了啊!不是那种朋友,是普通朋友!”你就说。“我想歪了吗?”——我要说实话,和我比你真的差的太远了。你就笑了,烛光下真的是明眸如水。你后来告诉我,你就是想知道这黑厮到底什么来路!你们现在这帮子女孩就是这个样子,好奇和冒险心理极强极强。“说说你吧,你干吗的?”你就问。我想了半天,怎么说啊?“导演。”——我真的是实话实说啊你后来是知道了。你看我半天,哈哈笑了:“导演啊?不会吧?导演在大街上追女孩啊?——不会是想找我拍戏吧?”我就笑:“不是。”“你身边漂亮女孩应该多了去了啊?”你就笑,“干吗死皮赖脸大街上追我啊?”——这到是真的,虽然我不是什么成名的换句话说是个太小的小人物连个工作单位都没有就是在里面混混的,但是漂亮女孩还是真的不缺的——当时就不缺现在也不缺,你知道我什么操性的。——“死皮赖脸”这个词依照我的个性当时就会翻脸但是对你我不会,其实不是对你,我就是喜欢被刺叨,被……你这张脸刺叨。我抽口烟:“你知道烟的重量吗?”你就笑:“我让小二拿个天平来!”我就来了一句:“不是指的这个实际的重量,是这个的重量。”

黄昏,小庄的车停在音乐学院门口对面的街上,他在车里看着对面,学院门口人来人往,没有昨夜那个女孩的身影。他一脸沮丧。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丫头在小萱的陪伴下出来了。丫头一边走一边说:“没事,你不用送了!”小萱四处看看:“你打车回去吧!”丫头笑:“没事,公车站就在那边!我走了!”她转身走了,怡然自得地过马路。小庄发动了车,在她后面慢慢跟着。丫头觉得不对劲,但是还是继续走。小庄加速追上去和她并排:“哎……”丫头不搭理他,继续走。小庄停车,下车跑到她的侧面:“哎……”小影惊讶地看着他,慢慢地瞪大眼睛。小庄复杂地笑:“是我……”丫头尖叫:“啊——抓流氓啊——”小庄傻了,赶紧摆手:“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丫头掉头就跑。小庄看着她跑远,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拔腿就追。他几步追上丫头,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丫头惊恐地回头。小庄呆呆望着丫头,眼中的热泪涌了出来:“你……一点都没变……”丫头惊恐地看着他:“你……你是谁啊?”小庄愣住了。“放手,我要叫警察了!”小庄醒悟过来,松开手。丫头看着他,惊恐的神色没有改变。小庄一脸伤感。他迅速转身,已经是泪流满面。他慢慢走着。丫头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喂——”小庄站住。“你,你是谁啊?”小庄没有回头,任眼泪静静流淌。“你干吗跟着我?”小庄的脸扭曲着,无声哭泣。“你……你没事吧?”小庄摆摆手,还是不回头。“没事,那我走了啊。以后别跟着我了,我男朋友可是特种兵!”小庄擦去眼泪,转身:“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丫头站住了。“对不起,我只是想认识你!”丫头看着他布满泪痕的脸,想了想,答应了。她上了小庄的车,小庄开着车七弯八拐,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家咖啡厅。两人下车,找了位置坐下。大厅里,《天堂电影院》的音乐在回荡。丫头拘谨地坐着。小庄在对面默默看着她。看着看着,他的眼中慢慢溢出眼泪。丫头看着他:“你……你不说话,我走了啊?”小庄平静下来,他伸手擦去眼泪:“想喝点什么?”小庄打个响指,侍者过来。“一杯橙汁,一杯碳烧。”“好的,稍等。”侍者转身走开。小庄看着丫头,错开眼,点燃一支烟。丫头打破沉默:“说说你吧,你干吗的?”“导演。”“导演啊?不会吧?导演在大街上追女孩啊?不会是想找我拍戏吧?”小庄笑笑:“不是。”“你身边漂亮女孩应该多了去了,干吗死皮赖脸大街上追我啊?”小庄笑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侍者过来,将橙汁和炭烧放在桌子上:“慢用。”丫头嘴里咬着吸管吸着橙汁含糊不清地问:“你想追我啊?”“对,追你。”小庄声音嘶哑地说。“我告诉你不可能。”“为什么?”“我还没谈过恋爱呢!”“我也没谈过。”丫头不屑地一笑:“切!就你啊?在大街上追过多少女孩了?有上钩的吗?”“你是第一个。”“得了吧!我才不信呢!看你这么傻气,作个朋友还成,别想歪了啊!不是那种朋友,是普通朋友!我有喜欢的人了。”“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我还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我呢。”小庄看着她,抽口烟:“你知道烟的重量吗?”丫头就笑:“我让小二拿个天平来!”“指的不是这个实际的重量,是这个的重量。”他轻轻吹了一口气,吹散眼前飘散的烟雾。他从烟盒拿出一支完整的烟:“天平是需要的——把这支烟放在天平上,称出它的重量,然后点着了,抽完了,烟灰都弹在里面,把烟头再放上去再称一次,作个简单的减法,用第一次称的重量减去第二次的重量,就是‘烟’的重量。”丫头傻了。小庄淡淡地说:“得出来的结果,就是生命的重量。”丫头睁大眼。“老板,结帐。”小庄起身去结帐。丫头喊他:“哎,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小庄回头,笑笑:“你有喜欢的人了,我本来就不该打扰你。”“哎呀,我就是想知道你的名字。”“我叫小庄。”“你……你真的是小庄?”丫头站起来,把杯子打翻了,橙汁洒了一桌子。小庄看着激动的丫头:“怎么了?”“你当过特种兵?”小庄纳闷,还是点点头:“你怎么知道?”“我……我是丫头啊!”丫头笑,“小庄哥哥,我还以为你没来呢!”小庄愣住了:“怎么会是你?”丫头看看自己身上:“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跟你想的不一样吗?”小庄看着丫头,有些恍惚。一瞬间,他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让小影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下意识地轻轻抱住丫头。丫头在她怀里,脸红心跳。她闭上眼睛,享受着小庄怀里的温暖。小庄失神的脸上,泪流满面。

我的左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下,然后笑笑,苦涩的笑笑:“对不起。”我不敢再看你,我真的后悔来找你。我松开你,慢慢的松开你——真的是很慢很慢,和摄影机高速拍下来的一条慢动作一样。我在慢慢的松开我以为自己已经遗忘的梦。在这个城市的夏天。所以,很慢很慢。慢的要命。慢的……不行不行的。我还是松开了,然后迅速的转身。我必须迅速,我不得不迅速。因为我听到自己的心里在嘎吱嘎吱响——其实应该是感觉,但是我真的听见了。是我包裹在自己心外的那层硬硬的厚厚的壳子在裂变。我真的听见了,而且感觉到心口在疼。我其实真的不该来找你,真的。我后悔了,何必呢?我走向自己的车,让自己在一瞬间冷却下来——这是我在退伍以后练出来的本事。或者说,已经是我的本能。我冷却了自己,也冷却了自己的梦。你在后面默默的看着我。你在后面傻傻的看着我。你在后面呆呆的看着我。你后来告诉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刚才还那么狂野在大街上追你,非追到不可,但是抓住了却又松开了。你感到好奇,你感到莫名其妙——其实要我说,是你感到不爽。你当然不爽,这黑厮么轻易就放手了?多没面子啊?!这么多人看见了,回学校怎么说啊?!不行,绝对不行!——呵呵,你们现在这帮子漂亮美眉就是这个心理的,就是不想让人得手,也不能在他面前失去自己的吸引力,就是要让男人或者男孩因为你们不行不行的,你们才觉得爽,觉得自己有魅力——当然,还是不会给他们得手。呵呵,那年你还不到20岁。和她……那年一样大,还是个好胜的年纪,你那个鸟性格,真的和她是一样一样的。我慢慢的走,走出这个不该回去的梦。我慢慢的走,在在这个城市黄昏的街。我慢慢的走,走向属于我现在的世界。“喂!”我听见你喊。我站住了,但是没有回头。“你可以请我喝杯咖啡啊?”呵呵,你就这么说的,不是吗?呵呵,我当然知道,你是不想让自己失去那种吸引力——尤其是一个在大厅广众下为你高喊“好”为你流泪为你打人还是一打四——其实还真的不是为了你。我笑笑,就那么笑笑——在号称“八大染缸”之一的艺术院校混出来的,你们这种漂亮美眉的心理怎么可能不了解呢?那就看看是鱼儿厉害,还是钩儿厉害。我的原则一直就是愿者上钩,我就看看你能折腾到哪儿去?我就转身,转向你。但是我一下子又回去了。“拐角有个酒吧,环境还不错的。”你小心的说——你说你还拿不准我到底什么人,那个酒吧离你们学校近,实在不行还有的跑。但是你可以肯定我应该不是会乱来的人,因为我放手了。更关键的是……在你转头的瞬间,你看到了我的眼泪。虽然现在没有了。“你,你怎么了?”你小心的问。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在黄昏的余晖下,我看见了一个戴着蓝色棒球帽的女孩。睁着眼睛,就那么看着我。那双……梦里的眼睛。就那么……仔细的看着我。你说呢?你说我怎么了?戴蓝色棒球帽的女孩?风筝在天上飞啊飞啊。小影在底下叫啊叫啊。“再高点!再高点!”小菲在她旁边笑,也再喊再高点——但是声音绝对是自己控制的,绝对是没有小影高——她是多么细心你们可以想出来了吧?细心的善良的女孩就是这样的,她在忍着什么?她在开心下面隐藏着什么?现在的女孩还作的到吗?我就拉着线拐子就那么一拽一拽的。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773.net自己在日趋的放手动和自动己以为自身早

上一篇:本人就真正领会未有结果,笔者领悟这一回是真 下一篇:【www.773.net】你看见我站在人物中就那么看着你,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