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锤军校纠察还确确实实不光是大家特殊部队学员
分类:文学天地

实际上好像很多军事科普文章和图片都喜欢宣传廓尔喀弯刀,但是我还真的没有见过——真的是退伍以后看到的图片上的弯刀,没有见他们佩戴或者使用过。我实话实说,我想也不会是别的部队冒充的吧?没有那个必要吧?我印象当中的廓尔喀哥们在维和区日常执勤是一身印军迷彩服,戴蓝色贝雷帽,持有制式武器,没有见弯刀什么的——我刚刚查了一些资料,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在廓尔喀部队迎外表演的时候还是有这种传统表演的,但是更多的是作为一种传统保留下来而不是什么固定的战术。这个营的军纪看来很严,无论执勤还是休息,官兵着装都非常整齐,从来不戴蓝色棒球帽——和三哥是一样的。廓尔喀联队的军官都是三哥的老乡。由于印度军队受鹰军传统影响,印度军官的着装和仪表一般都无可挑剔。待人接物既不显得冷淡,也不特别热情,都比较酷酷的感觉,我和他们也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三哥刚刚认识我的时候也是那样,后来熟悉了尤其是我叫了他“三哥”以后就变了和我好的一塌糊涂的。我见过的印度军官都操一口绝对流利的鹰语,除了南亚口音比较难懂之外,实际的鹰语水平据我所知与鹰语国家不相上下。印度营有单独的军官食堂。偏远的哨所则是由士兵自己动手做饭,虽然都是咖喱牛肉一类印度口味,不过军官仍是和士兵分开来单独吃的。军官食堂在UNPF部队不算什么新鲜事(除了芬兰营,他们是官兵一同吃饭的),不过印度营也是在UNPF各国部队中唯一为军官配备勤务兵的国家。廓尔喀联队的哥们属于黄种人,外表看上去与中国人没有什么区别,与印度籍军官的区别倒是很明显。由于廓尔喀联队的士兵服役时间比较长,年龄通常偏大,据说有些士兵已经超过了30岁,但是从外表看不出来。廓尔喀兵都出生在尼泊尔的贫穷山区,也是苦大仇深不当兵吃不了饭的那种,非常朴实。他们大多不通鹰语,而且生性比较腼腆。当时UNPF部队来自欧洲的各营都有洗衣房,或者是送到当地人开的洗衣店去。廓尔喀营的军官有勤务兵洗衣,士兵的衣物则是自己洗。——其实他们真的和我们国内的陆军普通战士很象,都是绝对朴实到家的那种士兵,我也很想和他们接触——但是还是但是,外事无小事,总部营区你可以随便忽悠忽悠没有什么的,维和任务区你敢瞎忽悠啊?进了维和任务区就是有任务的,你能那么自由吗?就没有,一直到后来我也没有认识一个廓尔喀士兵。——但是当时我们是被他们拦住了,说前面暂时封锁了,要走的话得等一会儿或者绕道——但是绕道就比较危险了,因为那边没有UNPF部队的在维和任务区的营区。我们就只能等着。一个印度军官就过来了,举手敬礼。狗头高中队和翻译就下车还礼。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当时的鹰语比现在强的多,就听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种族屠杀,被灭了一个村子。正在收拾现场统计数字,准备提交总部完整的报告。狗头高中队就提出来去看看。对方就同意了。狗头高中队就挥手让我下车——我现在是知道他为什么要我去看了,其实他是真的要我去看的,他是战场上下来的又经过那次血杀什么没有见过?他就是要我见见死亡见见血腥是怎么回事。我就下车,让副班长看好弟兄注意安全。我们三个就跟着那个印度军官过去了。就进了封锁线,进了村口。我的腿就软了。你知道什么是血流成河吗?!我告诉你,我亲眼见到的就是血流成河。屠杀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不算短了,尸体都已经一一排列在远处我看的见的地方蒙着白布。有多少我不知道,当时是真的不敢多看一眼,起码几十口子是肯定的。地上真的是血流成河啊!红色的血凝固了变成黑色的褐色的不知道是混合了什么东西了反正不再是纯色调的大红,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红色。到处都是凝固的血但是有的还在流动。绿头苍蝇就那么飞啊飞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多的绿头苍蝇。我走一脚就进了凝固的血里走两脚就进入黑红褐红的血里走三脚就进入凝固的血汇成的河流里面。我屏住呼吸我怎么能不屏住呼吸因为空气中的味道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味道。……死亡的味道。村子被烧了好多地方还在燃烧。一只小鸡在血河里面就那么扑腾着翅膀它的脚被血粘住了出不来了,它的翅膀上面也都是血凝固的血它只能那么扑腾着自己的翅膀。它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有没有清理完的,就看见廓尔喀哥们两个一个两个一个的再往外抬人,他们的黄色的朴实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就是在抬一根木头。但是我是看见了。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老人的胳膊。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幼女的胳膊。我看见了忽悠着的骨瘦如柴的儿童的胳膊。我看见了他们的脸,他们的血,他们的生命消失以后就是——尸体。我还看见了什么?!——几个廓尔喀兵在房子里清理尸体,一个兵拿起一个沾着血像是布娃娃的物件,双手递给旁边的另一个兵。那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头已经没了,身体晃晃荡荡,如果不细看,你真的会把那具尸体当成是布娃娃。——一间被火烧毁的房子,门口有一个黑糊糊的物体。但是你再仔细看!那是什么?!——那是一个母亲啊!她护着怀里的孩子,想从被火烧着的房子里爬出来。结果母子两人都被烧成了焦炭……那个已经无法辨认的母亲的形体,仍然把自己的孩子紧紧搂在怀里……

实际上对于真正的战争什么概念,真正的战区什么概念,还真的不是我下飞机以后的第一印象那样的——我们出了机场以后枪弹合一紧张兮兮的只能说是第一次到了国外到了战乱国家的瞎紧张,因为UNPF部队的总部营区绝对是安全的政府军控制区域,当时大街上还真的有政府军在巡逻,但是我不知道是政府军啊——说实话,他们的政府军的军纪也真的是涣散的要命,军装穿的乱七八糟,武器也是60年代前苏制的美制的英制的甚至是中国造的56半什么的都有,真的看不出来是正经军队。我们工程兵大队和中国维和医疗队的驻地也都在总部营区范围以内,也是绝对安全的,所谓见到的战争都是很久以前的痕迹了——我习惯以后就没有那么紧张了,虽然还是很严肃的作自己该作的事情,但是实话实说,真的就是自己分内的事情了。因为我知道这个地区不会有什么麻烦的,政府军也不是泥捏的,战斗力看军容是一方面,实际战斗力是不能看这个的——那些打了多少年仗的老油子军事素质不是一般的好,我见过这帮狗日的政府军训练,本来是涣散的不行不行的操性,枪声一起就一下子精神起来了——绝对厉害的身手啊!不敢说他们的整体战斗力多高,但是就单兵战术来看或者说就连排规模的战术来看,是不弱的——也没有什么国外的顾问这些劳什子的,冷战都结束多少年了现在谁还干这个事情啊?就是自己的本事,那是真本事。所以军队的实际战斗力不是小说电视剧电影给你吹出来的,是你自己锤出来的,这个认识就是我在某国维和的时候形成的——但是,他们的军纪真的是涣散的要命的——你就只能看着,关你什么事情啊?那是人家国家的内政啊?常年战乱的国家秩序都是混乱的,不敢说大街上到处烧杀抢掠,但是绝对的混乱不堪啊!我就不形容了,你们看战争电影的纪录片都能看到那个是个什么操性。这样的军队能不能打胜这场战争,实话实说不关我的鸟事,严格说也真的不管UNPF部队鸟事——我们的任务就是你不要打就行,大家有话好好说坐下来好好谈判,然后全民大选什么的,要打就在议会打嘴仗,实在不行就拍桌子扔皮鞋扔凳子,再上去几个议员乱锤一气抓头发厮咬随便怎么都成,就是不要在丛林在山村在城市搞成内战各方武装力量大炮手榴弹冲锋枪机关枪到处乱锤——内战真的是残酷啊!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其实国际战争(排除二战时期的小日本和德国党卫队啊,因为他们不配称为军人是强盗和杀人犯)往往真的不能那么残酷,因为好赖还有个国际道义问题。但是我亲眼目睹的某国内战,绝对是血腥没有人道可言的,什么惨无人寰的法子都能使得出来啊!——其实要我说真的都是一个国家的弟兄,何必那样呢?但是谁肯听我的啊?我也没有那个胆子说啊?我算个蛋子啊?一个小兵而已,还是外来的!——鉴于外事无小事这样的话题点到为止我们也就不展开讨论,但是我反对一切形式的内战这样的坚固的信念就是那个时候形成的。其实大家都可以看到类似的新闻,因为国际战乱是媒体的热点话题,种族屠杀和民族屠杀的画面不难找到。和你们不同的就是我是亲眼目睹的,那些死去的老人孩子妇女青壮年惨不忍睹的尸体就在我的面前,我要说实话就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尿裤子的心都有,确实害怕的要命。而这些生命消失以后就不过成为报告上面的数字,我们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很多时候冲突和屠杀都是在你来不及赶到的时候发生的,而且是很快结束,尤其是在双方火线这种地方,大规模的几乎没有,但是小规模的绝对是时有发生——反政府武装真的是多如牛毛啊!有的武装不反政府就是反民族反种族,搞得也是热火朝天打得也是如火如荼的。——其实这种小股武装真的不是什么正规组织的,民间的居多啊!譬如一个民族村子的牛被另一个民族的部落的人抓着给吃了这种淡事儿,马上就能是血腥屠杀灭村灭种的报复,老人孩子都不放过。完事了就回去种地放牛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接着对方的民族或者种族又是这种民间的报复和仇杀——真的是绵绵无止境啊!——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和为贵的人,不是给刺叨急了我是不会骂人的。真的,我知道仇恨一旦结成就很难平息了。所以我希望我的读者不要以为我真的是多么鸟的人,我其实不想跟谁结仇的,骂人也是为了能安生写个小说而已。现在结仇就结仇了,实话说什么阵势都见过了也不怕你记恨我,顶多骂我几句写点子文章批评我一下批判你都找不着下嘴的地方你以为是什么时代了?!——扯回来,当年的我也不是作战单位的是冒充工程兵弟兄混进来的所以不是所有的这种场面都能赶上的,等到维和观察员或者维和部队的作战单位赶到想要制止的时候,往往这种小规模的屠杀已经结束了——你又不能去追,怎么追?你算个蛋子啊?你是维和部队不是国际警察啊?谁赋予你权利去追啊?你去为谁报仇啊?这个国家发生的这种事情和你有蛋子关系啊?!赶得上就管,管用不管用都很难说,你有什么脾气啊?拿个步枪还不如人家手里的大刀镰刀铁棍子好使呢!——你是中立的啊,你不能开枪制止啊!这是原则问题,他们不锤你任何事情你就是不能开枪,往往锤了你就跑你也没有蛋子脾气。牺牲了就是牺牲了,没有什么仇可报的——这就是你的使命和职责啊!蓝盔部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威风八面的。联合国也绝对不会要求各国的维和部队表现什么英勇气概战士精神——那不是联合国的宗旨,尽量的制止战乱是宗旨,但是不能用武力。——这个道理其实比较复杂和微妙,你们去看联合国相关的文件和政策就知道,我也就不解释了,我也确实没有那个脑子。至于维和卸欠癯晒Γ筒皇橇瞎蛭腿嗽蹦芄痪龆ǖ牧耍鞘怯沙逋凰绞欠裼型V钩逋坏囊庠负退降哪诓靠刂颇芰龆ǖ摹?维和是绝对不能使用武力的,维和部队也绝对不能卷入冲突。这都涉及到很复杂很微妙的国际政治问题,我也就不展开了。第一是我没有那个脑子,第二是我也不想展开。我也希望我的读者不要讨论这些,因为你真的是无能为力的。——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是跟着狗头高中队巡视维和任务区的中国工程兵大队工地的路上。我们的吉普车在红土路上颠簸,然后前面的路就被封上了。我一看是UNPF部队的印度营,和三哥他们是老乡的,但是我不认识,他们是驻扎在维和任务区的作战单位。由印度陆军某廓尔喀联队抽调的部队组成,下辖2个步兵连和营直属队,人数某百。关于这支部队我知道也不多,就是当时去了某国UNPD部队听说的点子传说,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我说了我不是专家,只是当兵的,只是作自己分内的事情而已。——据我当时听说,廓尔喀部队原是鹰属印度军队中的一支雇佣兵性质的武装。根据鹰国19世纪与尼泊尔王国签订的一份条约,尼泊尔得以维持独立,但需要向鹰属印度军队提供兵员。廓尔喀部队士兵都是来自尼泊尔的山民,军官则由鹰国人担任。印度独立时,廓尔喀部队可以选择加入鹰军或留在印度。一部分廓尔喀联队选择加入鹰军,剩下的选择加入印军。留在印度军队的廓尔喀联队改由印度人充任军官。尼泊尔王国同意继续向印度军队的廓尔喀部队提供兵源。向印度军队的廓尔喀部队提供兵源。

锤军校纠察还确确实实不光是大家特殊部队学员的专利,一向到新兴自身也平昔不认知叁个廓尔喀士兵。白色的SISU装甲车轰隆隆的轰隆隆的开过红土路。车上没有坐芬兰哥们,在维和任务区他们不敢坐在车顶子上招摇过市都跟里面猫着。但是驾驶室的哥们我们都认识,一起喝过酒一起吃过中国菜我们也蹭过他们的洋饭所以都很是熟悉。他就跟我们打招呼喊什么也听不见隔着防弹玻璃呢,但是手势是看见了就是你好啊哥们!坐在白色小吉普上的狗头高中队跟我们就打招呼:“狗日的鸟人你们好啊!”——我们是去维和任务区的各个中国工程兵大队的工地巡视,他们估计是例行的巡逻,还是有什么任务我也就不知道了。他们也听不见听见了也听不全明白虽然我教了他们几句中国兵话,但是他们也不一定全记得住啊?就这么擦肩过去了。结果他们后面的门是开着的,一车芬兰哥们要换换空气啊——你老是在这种柴油装甲车里面猫着是一件非常不惬意的事情,虽然违反规定但是这种事情也确实是时有发生的——我就看见我的芬兰哥们军士长和亮子他们都跟门口扒着换气也有抽烟的。——其实机械化步兵和自己的战车的感情真的就跟情人一样,芬兰连的每辆装甲车都有自己的名字,有的时候是女性化的名字,有的时候就叫中国话里面的虎子什么的之类的小名。战士往往都会赋予冰冷的战争武器自己的情感,我没有当过机械化步兵和装甲兵,不知道国内的机械化步兵和装甲兵哥们是不是也这样。我们就打招呼:“鸟人们你们好!”他们就回答:“哈罗——鸟!”就这么过去了。我就嘿嘿冲着他们乐。他们也冲我乐还摆手。狗头高中队没乐,不是装酷我知道这个孙子是不好意思了。——关于狗头高中队为什么见了我驻扎在维和任务区的芬兰哥们会不好意思其实真的是有点子鸟事值得说说的。这孙子在国内的军队是没人觉得他不鸟,但是在国际外交场合他是不敢鸟——毕竟是少校级别的解放军陆军军官,这点子常识还是有的。大学虽然是保送的读的也是一塌糊涂(这是实话实说,除了军体科目他别的成绩都比较差,还作弊被抓住过),但是毕竟是受过正经军校教育的。在国内的野战军他怎么鸟都敢,但是出了国是真的换了个样子的——有的读者问为什么狗头高中队出国了没什么鸟事呢?这本来是我不想回答的,因为这是常识问题啊?——我说过很多次一个层次的跟一个层次的考虑的是不一样的啊?我是小兵鸟就鸟了,他是少校军官敢随便鸟吗?军官就是军官,再鸟到了正经时候就是军官,他是不敢随便胡来的——我一个小兵都知道外事无小事,何况是解放军少校军官呢?他敢由着性子来吗?——所以,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那样规矩过,任何场合只要外军在无论是作训还是常服都是一丝不苟该怎么弄怎么弄——其实这个狗头高中队在当中队长正营干部以前去军校学习的时候还真的不是这个样子的,说点子他关于军容的往日青春鸟事你们听听——注明是小说啊,爱信不信不要跟我扯闲淡啊!——其时狗头高中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陆军指挥学院某次中培班学习,当然是到处锤人是没有跑的,处处违纪也是没有跑的。但是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也没有最后给开回去。军校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就是铁板一块的,都是人都是学生怎么会那么铁板一块呢?都那么自觉还要那么严格的军校管理条例干吗啊?读过军校或者现在在军校的读者一定是同意我这个观点的。锤人也就罢了,渐渐的也没人敢招惹他都知道锤不过他,也知道他是个孙子就等着锤人何必跟这个孙子一般见识呢?就不答理他了,于是锤人的机会就没有多少了。——关键是这孙子开始喝酒。少林寺是绝对不让他喝酒的有清规戒律,他也没喝过。当兵了呢?狗头高中队这个孙子进了部队还没来得及学喝酒紧接着就是上战场那时候战场纪律也很严很严——因为军区侦察大队绝对是24小时待命的,想喝都不敢喝,你喝醉了五迷三道的上战场啊?!然后进了狗头大队了。不是狗头大队禁酒吗?狗头大队当然禁酒,他也没喝过不知道喝酒什么感觉就没有想过——所以狗头高中队就一直没喝。进了军校换了个环境这孙子可就自由了——不是说军校管理不严格,一样都是解放军但是我要说实话军校还真的不可能比得上特种部队管理严格。尤其是中培班的学员什么概念?基本上都是准备提正营军官的各个野战军的老油子,不是跟刚刚地方高中毕业的小菜鸟一样老实的!还得穿插一点小事我觉得是值得说说的,就是什么是职业习惯。当时这帮子中陪班的学员们一下车就开始各忙各的——怎么个忙法呢?炮兵部队的老油子来了就是到处登高望远,盘算在附近的山上哪个山头还是山谷布置什么炮的什么规模的阵地可以对该地区一举歼之;装甲兵部队的老油子们来了就在军校大院里面到处寻摸车甚至是摩托,开坦克开装甲车开惯了,到了军校没有坦克装甲车就开开汽车开开摩托算是过瘾;步兵部队来的老油子就围在步兵基本科目训练场看小菜鸟们跑400米长障碍心里急得不行不行的绝对是想上去训人跑的什么玩意啊?老子给你们跑两栋你们看看!他们这帮子老油子边上一站军体教员都有点紧张,虽然自己是军体毕业的高材生但是这帮子老油子可是基层摸爬滚打多少年出来的,真跟你叫劲你还说不定真不如他们。特战或者侦察部队来的老油子们呢?大家都没离开办公区跟那儿的楼区左顾右盼,完了一句话说的当时迎接他们的小菜鸟学员们没直接把自己在地上摔死算了!——“哎呀!咱们某某学院的楼都挺好爬啊!”然后特战和侦察部队来的老油子们就开始打哈哈是啊是啊说着就恨不得爬两栋再说。——你们说,这帮子老油子是好管的吗?——什么叫职业习惯?这就叫职业习惯。锤军校纠察还真的不光是我们特种部队学员的专利,其他野战军的干部学员也锤过不少次只是没有我们特种部队的学员锤人锤的专业值得传唱罢了。所以凡是在军校警通连当过纠察的哥们都知道一个真理——红牌学员的不算个蛋子你骂他就跟骂新兵一样,但是黄牌学员你是惹不起的。——他们也真的不吝这个啊?红牌学员找事了闹不好就开除了,没大学上了又成地方青年了;黄牌学员呢?大不了不上了回部队继续带兵去明年再来,你还能不让来啊?军校真的能那么驳野战军的面子啊?你的学员以后还想不想分甲等野战军了?不明着难为你就是给你点子颜色,军校也说不出什么了。所以军队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就是一个感觉的,也是跟迷彩似的五颜六色的热闹的不行不行的。——还说狗头高中队喝酒。这孙子同屋的是一个步兵部队过来的老哥没事就是喜欢喝点子,在部队带兵的时候不敢明着喝就暗着来也不敢喝多。到了军校不带兵了就赶紧多喝点子,狗头高中队开始不喝酒,但是还是喝了。怎么被带喝酒的我就不多说了,因为过程也比较长啊我就省事儿点子吧。我只说结果,过程你们就自己想去啊想的对想不对和我没有鸟关系!——结果就是狗头高中队喝酒了,还真的是馋酒。问题是这孙子天生就不是能喝的人啊?一喝就醉一喝就醉但是还是要喝不喝不行,人要馋酒了就是这个操性的。但是这孙子的段子里面最令我诧异的是他不武醉只文醉,这个概念就不解释了吧?醉了就睡觉也不闹事。那天礼拜天下午俩老兵油子就开始跟屋子里面喝酒,当然是二锅头野战军的干部不好别的以二锅头为主跟钱的关系还不大,就是喜欢一个爽的感觉。喝啊喝啊那个步兵老哥没事狗头高中队就高了真喝高了——高了也没个蛋子事情,大礼拜天的谁敢到干部中培班纠察啊?!找锤啊?!不要说狗头高中队这样的从特种部队来的战斗英雄了,随便哪个野战军的干部锤军校小纠察真的就白锤——是不是真的当过军校纠察的哥们和军校的哥们可以作证谁也别跟我叫唤,我没有那个义务。——当兵的互锤算个蛋子事情啊?!野战军本来就不太拿这个当回事情的,军校的教官队长主任什么的一般也没法子对干部学员发火,轻重都不好掌握——轻了是纵容,重了是过分。所以在部队任何系统当干部都不简单的,真的。人情世故怎么回事,往往比地方好多干部整的特别明白——为什么很多转业干部在地方能作出很大的成绩呢?就是这个道理了。晚点名就开始了。得下去集合啊!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锤军校纠察还确确实实不光是大家特殊部队学员

上一篇:自己清楚你不会看,小影和小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