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农民》无非是标榜农村改革,当地人都称呼
分类:文学天地

傻姐玉凡长得白白的皮肤,圆圆的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从会走路就像个假小子一样淘气,和男孩子们一起上房掏家雀,上树采野果,冬天上江里砸冰窟窿捞鱼,啥事她都不怕,妈妈和弟弟们都喜欢叫她傻姐。她身上有两个姐姐都弱不禁风,一个比一个心眼子多,三个弟弟都小。
  爸爸给谢富治当过警卫员,参加过许多次解放战争。后来腿受伤回到了村里。再后来三年自然灾害吉林一代颗粒无收,人们把树皮都吃光了,父亲带领一大家人逃荒来到黑龙江北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这里地大物博,山上什么都有,总不至于饿死,可是,父亲从此和组织失去了联系。成了自流人——盲流。当地人都称呼这些人盲流子。
  一、自留地风波
  面对这里青山绿水,大片的荒地,父亲母亲除了在生产队劳动以外,自己拿镐头刨出一些自留地。这里土地肥沃,种啥啥丰收。可是,一大家人,要吃饭,尽管父母亲累死累活的劳动还是食不裹腹。
  玉凡小学六年级还没毕业,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乱哄哄的,也不上课了。傻姐就和妈妈一起在自己家里的自留地里忙活。
  她们种的土豆长得绿油油的,很快紫色的小花开满了大地。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傻大姐和妈妈在地里拔草。
  妈妈说,傻大姐,你看,今年的土豆长得多好,马上就落花了,土豆一落花土豆就能吃了,我们一大家人家就有救了,咱们抠土豆吃,就可以度命了。
  妈呀,我一直在想一个事。
  啥事呀?
  咱们家八口人,妹妹弟弟都念书,光学费就得花不少钱。光爸爸自己劳动一年累死也养不活我们一大家人,我不想念书了。
  叫你傻姐一点不屈,你一个丫头,不念书能帮你爸爸多少?顶多是个半拉子。你这才十几岁呀,太早下地干活身板都累坏了将来怎么找婆家。再说了,你姐姐比你大,他们谁也不肯下来干活,弟弟们谁也不肯下地干活,一下学就忙着看书,人家都说将来考大学图个前程。
  哈哈哈……傻姐爽朗的笑了,妈呀,干啥还不得吃饭么?咱们这么多人总不能下巴磕挂房檐上吧。没饭吃还念的啥书哇?没事,老妈,干啥都一样有出息,今个这书哇我还真不念了,你看看学校一天乱哄哄的,不是批判这个走资派就是打倒那个地富反坏右,没意思透了,咱们这片土豆地和麦地都在山旮旯,这些坏家伙找不到,万一被他们发现了还不被他们给连根拔了。
  丫头,你说的没错,我们以后再来这里一定多加小心,连你弟弟们都不要告诉,这些小兔崽子们都疯了,万一带领红卫兵来家,一定把咱们土豆地给平了。
  老虎驾辕谁敢?我和他们拼命!
  哈哈哈……说你傻你就真傻,我们娘两个能斗过他们么?
  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看谁敢来找咱们麻烦,我就和他们拼了。
  一家人吃野菜糊糊两个多月了,大家饿得面黄肌瘦,爸爸还得下地干活。
  这天傻大姐到土豆地里转悠,看见土豆秧下的土裂开了,她伸手摸下去,一个很大的土豆被她摸了出来,她太高兴了,这下好了,一家人有救了,她索性脱下天蓝色上衣铺在地上,不大一会就摸了一堆土豆,她把两只袖头打了个结,前大襟也系好扛在肩上就跑回家,在院子里自家的卫生井打了些水洗干净就放到锅里煳上了。
  爸爸干活回来了,弟弟姐姐都回家了,老远就闻到一股土豆的香味。傻姐早已经放好桌子等大家吃饭。大家围坐在桌子旁,傻姐端上来一盆白花花开花稀面的土豆,又椡了一碗大酱,薅了一把大葱。
  大弟弟春喜说,啊?这是哪来的土豆啊?全村子人都在挨饿,我们一家却吃雪白的土豆。这不是阶级斗争新动向么?傻姐,这一定是你搞的鬼,我要向红卫兵指挥部揭发你!
  傻子,你不知道吃饱了不饿呀?蔫不登吃你的得了。姐姐秋儿说。
  不,我才不吃资产阶级的东西!说着,弟弟放下饭碗就跑。
  小崽子,你哪里去?你给我回来!说着傻姐就追了出去。弟弟哪里是他的对手,不一会就被傻姐象抓小鸡一样逮了回来,你个傻子,你不要和那帮家伙家伙胡闹,看你敢去揭发我揍你满地找牙!
  哎呀傻姐,我不去呀,你快放开我。
  傻姐这才放开弟弟说,这点地是我和咱妈辛辛苦苦刨出来的,好容易土豆可以吃了,你可别犯傻。
  呕了,少罗嗦吧,我还要上学去。
  傻姐看着弟弟跑远了,心里还放心不下,这小子,像吃了迷魂药,一天就知道瞎胡闹,说不定闹出什么花样来。自己还真得加小心。
  秋日的阳光火辣辣的,晒得人懒得睁眼睛。漫山遍野的荒草萋萋,树木丛生,傻姐在地里拔完草躺在一棵大松树下乘凉,看着地里的庄稼长得如此茂盛,心里一种更大的冲动,这里的土地肥沃,大片的荒原没有开垦,这要是都开成土地该有多好,何必人们挨饿没有钱花?可惜人们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每天只知道闹革命,再闹革命也得吃饭呀,看看这学校不像个学校,生产队不像生产队,这样下去真不知道会什么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明白。可是只有一点她懂,那就是社员们要吃饭,学生要学习,不应该现在这个样子。他正在那里琢磨,远远听见一群孩子闹哄哄的声音。
  唉……该不是弟弟干的好事吧?他是不是带着红卫兵来割资本主义尾巴来了?她嗖的一下起来操起锄头站在树后边观看动静。
  声音越来越近了,她听见了弟弟的声音,红卫兵战士们,我们今天是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坚决割掉资本主义尾巴!
  对!坚决割掉资本主义尾巴!绝不留情。
  傻姐看见了弟弟带着红卫兵来了,越走越近。
  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我看你们谁敢动我家的庄稼!傻姐把锄头往地上一戳,大声喊着。
  弟弟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大家也不干往前走了。
  你们要干啥?十来把我家土豆秧么?告诉你们小兔崽子们,谁敢动放过我家土豆我就跟他拼了,都给我滚!说着抡起锄头在草地上就耍了一圈,大地上的薅草立马倒了一片。
  红卫兵们哪肯善罢甘休,僵持在那里不走。
  滚!都给我滚!再不滚回学校去我就揍你们。说着拿着锄头就奔红卫兵走来。大家忽的一下一窝蜂地跑出挺远。
  不怕他,我们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怕他干什么?红卫兵小将们,冲!
  傻姐两只手拿着锄头,做好战斗准备。
  一场战斗就要拉开序幕,如弓上弦。
  干什么啊?谁让你们上这里胡闹的呀?都回学校去。人家玉凡自己种点土豆怎么了?怎么就成了资本主义尾巴了?我们的任务还是学习,走,都跟我回学校。王老师知道了红卫兵们都来平傻姐家的土豆地,随后跟来了。他及时制止了一场纷争。傻姐家的土豆地也保住了,这片土豆不起眼,救了大半个屯子人的性命。他和妈妈把土豆摸出来分别发给大家,村里许多人家都靠这土豆渡过了一个青黄不接的秋天。
  二、傻姐当官
  傻姐不仅仅能干,还有胆有识,村里决定送他到县城学习赤脚医生。她如鱼得水,学习的很认真,仅仅一年时间的快熟学习班,她就可以给大家看病,打针拿药,尤其接生技术很不错。村里正缺少这样的人才。傻姐背起药箱,走南闯北,爬山越岭开始了赤脚医生治病救人的生涯。由于他工作勤劳肯干,得到了乡亲们的一致好评,在大队选举的时候,她以超过半数的选票当选大队长。当年她在火红的党旗面前举起拳头宣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傻姐风风火火,带领大家开荒种田。
  她说,我说父老乡亲们,我们守着大片黑黝黝的土地挨饿,你们说屈不屈?我们为啥要那么懒?为啥要自己堵死自己生存的路?小开荒,说是资本主义尾巴,那我们就打开荒啊,把大片的荒山变成土地,变成大粮仓不行么?我们有粮食吃了,就有衣服穿,我们自己吃不了卖呀,换来钱没衣服,大家都吃得饱饱的,穿得好好的,这叫家中有粮心中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小山村在她的带领下很快富裕起来了。
  漭漭大山深处,到处是臻柴柯子,玻璃棵子(柞树),数九隆冬满山大雪,傻姐穿着草绿色棉大衣,戴着一顶军用大棉帽子,大棉手套,正带领大家开拖拉机耙地,首先把树木耙倒,开春就可以开地。公社副书记李璐开着二十八拖车来了。啊哈……玉凡可真能干啊,走吧,我来接你。
  李书记来了,有话就说啊,接我上哪里去啊?没看见我这里正忙这么?
  哈哈哈……玉凡啊,公社研究让你去公社另有重用,走吧。
  净扯,我一个大老粗没什么文化,能提有什么重用啊?
  真的,不要小瞧自己么,走吧,眼前的工作交代一下,咱就走。
  你说走就走啊,我是群总选举的大队长,没个交代怎么行?我不能跟你走。
  哎呀,我说你这个人怎么一根筋呀?一条道跑到黑,怪不得都叫你傻姐,去公社那是美差,别人托门子盗洞瓦垄骸去不上呢,你可倒好,好不去,不识抬举。
  好好,我不识抬举,谁愿意去谁去吧,我还真不去。
  你是党员吧?
  是呀,这不行呼,在党旗下宣过誓,举过拳头。
  那就好,我们的党员一切行动听指挥,这是组织安排,走吧。
  傻姐拍拍身上的灰土说,去就去,谁怕谁啊?她跳上李璐的二十八拖车,跟着到公社去了。
  你的具体任务是组建公社卫生院,你做负责人。建设好了,你如果表现好就做院长。
  我开荒种地还行,让我组建什么卫生院,我行么?
  你当然行,有你这份热情和任劳任怨的精神一定行的。
  好吧,那我就试试。
  傻姐首先领人盖房子,两个月时间盖起了三间土坯草房,然后开始物色人选,购置医疗卫生器材,卫生院组建起来了,傻姐没黑没白的跑跑达达下乡送医送药,巡回治病。
  东北的天气在冬天里四点钟天就黑了,傻姐下乡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一个人住在卫生院的里屋,她点着火做饭,没什么好吃的,狍肉炒酸菜,现成的馒头,烧一壶开水。她正要吃饭,李璐推门走进来。
  玉凡菜炒得挺香啊,李哥来陪你喝两盅。
  我可没带你的份,还是回你家陪嫂子吃去吧。
  哈哈哈……我陪她干啥啊?她哪有你的韵味呀?
  你小子混球啊,你老婆没韵味,姑奶奶有韵味啊?我看你一身的骚味,你给我滚出去,我可不上你那当。
  哈哈哈……又来傻劲了,李哥喜欢你不知道啊?不是我喜欢你能把你调卫生院来么?你马上就可以扶正了,做名符其实的卫生院长。来吧玉凡妹妹,今天好好陪哥哥喝点,再陪哥哥……嘻嘻……来吧妹妹,想死我了……说着就来抱傻姐。
  滚你妈地!我也不扶正,我也不做什么狗屁院长,我也不陪你,滚出去!说着傻姐操起烧火棍就打,滚出去!滚出去!李璐抱着脑袋跑出了卫生院。
  公社副书记李路被傻姐赶了出去,大约过了十来天卫生院新来了一位院长。
  李璐对傻姐说,根据你的能力水平,很有创业精神,加上我们这么大个公社,牲畜很多,公社党委决定让你去建兽医院。
  我是学习给人看病的医生,我也不会给牲口看病,我们公社的畜生是多,可是我不是兽医,你让我建什么兽医院啊?
  这是党委会的决定,你只有服从。
  傻姐只好重新组建兽医院,她领着三个兽医开始了工作。
  下边村里一个孕妇难产,公社卫生院没有接生医生,情况紧急,公社书记汪正和副书记李路来找傻姐。
  东岗子有个孕妇难产,情况万分危急,你马上去救人。
  傻姐说,啊?我到底是给牲口看病还是给人看病?你们说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啊?我不去,给人治病是卫生院的事情,我只管给牲口看病。
  玉凡,我以党委名义命令你马上去救人要紧!
  其实傻姐心里早有分寸,治病救人是她的愿望,怎么会面对死亡置之不理。她跟着来人去了。孕妇在她精心调理下顺利生下一个男婴。接完生已经十一点多了,她惦记兽医院里一头有病的小牛急着回去。孕妇的丈夫说,你等一会吧,我套爬犁把你送回去。
  不用,才三里多地我自己走,你媳妇刚生完孩子需要有人照顾。
  不行,你救了俺媳妇的命,怎么能让你自己回去,黑灯瞎火的万一出点什么事可不行。
  没事,你放心吧,我一个人一会就走回去了。
  她一个人回兽医院了。天漆黑漆黑的,连个星星都没有,大地静悄悄的,偶尔有几声虫子蠕动鸣叫的声音。她一个人急匆匆赶路。前边是一堆乱坟冈子,她走到这里有些紧张,说是不害怕,头皮有些发炸。本来不想往坟地看,可是还情不自禁的望过去,突然他看见有一团火球在地上滚动,这时她的傻劲又来了。她口里喊着,什么东西这么亮?我倒要看看你!说着他急匆匆走到坟地里边,那团火依然在地上滚动。她弯下腰仔细观察着,哈哈哈……她大笑了。原来是你们呀,一堆萤火虫,怪不得早就有人说坟地里有鬼火,今天我算见识了,走吧,跟我回家,给我当灯点多好。她脱下布衫把那团萤火虫包起来小心翼翼的抱回兽医院,人们终于揭开了坟地鬼火之谜。
  李璐看着傻姐粉白的皮肤,水汪汪的大眼睛,他真想她,可是,傻姐就是傻姐,她横竖不在乎,就是不买他的帐。后来,兽医院也没有傻姐的位置,他又被调到公社做出纳员,电影放映队等工作。无论她工作怎样积极肯干,怎样出色,一直还是农民身份,没人张罗给他转为干部或者工人。
  三、曲折的婚姻生活
  时光像山溪的水,悄悄地流逝着,一去不复返,傻姐在公社一混就是多年时间,她由一位二十岁的小姑娘变成了三十岁的大龄女。

红萝卜

收购产品和公有私养等适当的方式,帮助社员家庭副业生产的发展,并且使家庭副业和集体经济或者国营经济联系起来。

可是我还是不解。解放前是富农,土改不是分了浮财吗?再说了,敦绵只是富农的儿子,即使他父亲留有一点家底,经过三年特殊困难时期,又经过现在的“割资本主义尾巴”,再有多少家底也留不下呀!

我说割资本主义尾巴是胡扯还有一个根据,就是这些编造的剧情都犯了常识性错误。如:

图片 1

种黄烟卖也算不上投机倒把,我们公社就种过黄烟。与麦香岭相反,社员们都不愿种,公社为增加社员经济作物的收入,力推种植。结果丰收了,但供销社嫌品质差卖不上好价钱,第二年就不再种了。黄烟的加工分两类。一是旱烟,旱烟是晒出来的,只适合社员自己吸食,种量很小,就在田边地头即可。二是烟草,烟草需装在炕楼用火烤出来,可以大量出售给供销社。七十年代干部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不吸旱烟,吸盒装的香烟,当时大众化的就是“公字牌”、“先锋牌”,《老农民》的自晒旱烟能卖给谁呢?卖旱烟不行只能卖烟草,烟草要用烟炕,烟炕楼像当年日本鬼子建的炮楼,而且还冒烟,这样的家伙能瞒过韩美丽和公社干部吗?

一个南瓜有十多二十斤

在统一规划下,可以开垦零星荒地。开垦的荒地一般可以相当于自留地的数量,在人少地多的地方可以少一点,在人多地少的地 方也可以略多一点。 开荒绝对不许破坏水土保持,破坏山林,破坏草原,破坏水 利工程,妨碍交通。 社员的自留地、饲料地和开荒地合在一起的数量,根据各个 地方土地的不同情况,有多有少,在一般情况下,可以占生产队 耕地面积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 ,最多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五 。 进行编织、缝纫、刺绣等家庭手工业生产。 从事采集、渔猎、养蚕、养蜂等副业生产。 经营由集体分配的自留果树和竹木。在屋前屋后或者在生产队指定的其他地方种植果树、桑树和竹木。这些东西永远归社员所有。社员经营家庭副业, 使用集体所有的牲畜和工具等生产资料 的时候,都要付给集体以适当的代价。

他家的奥秘终于在一个傍晚解开了。

四十一 、社员家庭副业的产品和收入,都归社员所有,都归社员支配。在完成同国家订立的定购合同以后,除了国家有特殊限制的以外,其余的产品,都可以拿到集市上出售。社员的自留地和开荒地生产的农产品,不算在集体分配的产量和集体分配的口粮以内,国家不征收农业税,不计统购。

图片 2

三十九、人民公社社员的家庭副业,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必要的补充部分。它附属于集体所有制经济和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它们的助手。在积极办好集体经济,不妨碍集体经济的发展,保证集体经济占绝对优势的条件下,人民公社应该允许和鼓励社员利用剩余时间和假日,发展家庭副业,增加社会产品,增加社员收入,活跃农村市场。

年善的老婆每次见我自留地里生长得茂盛茁壮的蔬菜时,回家总是要唠叨他丈夫:“你一个土生土长的作田汉,还不如米东这个学生崽俚。看他种的自留地,长得多好!”

我亲眼目睹了这些政策的认真贯彻和执行:社员们家家户户都养有成群的鸡鸭鹅,用它们下的蛋换油盐;每家都养有一二头猪,除了完成国家的派购任务外每家都要留一头杀年猪,腌腊肉;社员可以养母猪,而且主要是社员养,其次生产队也可以养;生产队在塘湖堰坝放养鱼虾,年根前捕捞上来分配给各家各户;社员房前屋后都栽有自留树,有乘阴树、香椿树、果树,果树多为又大又甜的磨盘柿子树;每个公社都设有集市和庙会,逢单日或双日上午开集,每年一次庙会,社员们赶集是互通有无,卖出买进,主要是售出自己的产品增加收入,社直机关的干部职工也需要赶集买菜。庙会就是物资交流大会。《老农民》污蔑这些全被当做资本主义尾巴割掉了,都在共产党领导下,同是文革期间,为何竟是两重天呢?分明是胡扯嘛。

图片 3

第五章社员家庭副业

上一篇:我当农民十二年(4)

图片 4

南瓜的雄花和雌花

麦香岭大队捕黄河的鱼卖被当做投机倒把处理,这是不可能的。所谓投机倒把是指倒买倒卖,而麦香岭大队的捕鱼是黄河沿岸社员的“渔猎”行为,出售是自产自销,与投机倒把不沾边,县、公社执法人员难道连这个界限也分不清?抓投机倒把也不是警察局,应该是市管会,那时候也不叫警察,县里叫公安,公社叫特派员。

年善就憨厚地笑笑:“他有文化,用的是科学知识。我哪里懂得科学的奥秘?”

本来我是不想看《老农民》的,因为我在农村基层工作了一辈子,几十年里几乎天天和农民朋友打交道,我太了解他们了。《老农民》无非是标榜农村改革,这对我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不感兴趣。但是,后来我发现网上对这部电视剧进行了猛烈的抨击,甚至有网民将其归纳为193个胡说八道,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为了一探究竟我才调看了它,重点观看了被网民批判最厉害的文革时期的人民公社片段,看后不禁令我哑然失笑,原来“金牌编剧”高满堂果然是个胡说八道的主。不过让我不解的是,这样胡编乱造的电视剧居然被媒体吹捧为“史诗”,不但通过了广电总局的审查,而且还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播出。为此,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以亲身的经历对《老农民》进行必要的驳斥,以正视听,以防谬种流传。

年善说,他们家底好,解放前是富农。

我工作的地方是河南信阳的一个革命老区县,从1971年开始到退休,一生都在农村基层工作,一辈子与农民朋友打交道。先后干过卫生防疫工作,担任过人民公社的党委常委、革委副主任,被评过县劳模。既经历了文革时期也经历了改革时期,对两个时期的农村、农业、农民了如指掌。特别是文革时期,我在人民公社工作,在大队和生产队驻队长达十余年,经常和社员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对他们的酸甜苦辣感同身受。正因如此,《老农民》哪个地方胡说八道,我一眼就能看穿。现在,对其细节的东西不予计较,仅就大的方面驳斥如下:

这,才是真正的奥秘。

一、割资本主义尾巴是真的吗?

萝卜有长萝卜和圆萝卜。长萝卜不大,圆萝卜不长,产量都不高。我就在留种时把圆萝卜和长萝卜栽在一起,来年开花时就能互相传粉形成杂交。用这样的种子,能长成一种既有长萝卜长又有圆萝卜大的长圆萝卜。播种时我在每个穴只撒四五粒种子,在萝卜苗长出三四片叶时又及时间苗,视苗距留下1—2根,这样萝卜能就长得更大了。我记得收获时拔出的萝卜一个个像胖嘟嘟的棒槌,最大的竟有三斤半!

至今我都不明白什么是“割资本主义尾巴”,因为文革期间信阳地区从来没有搞过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运动。其实,割资本主义尾巴是在粉碎“四人帮”后才出现的一个罪名,然而在全国也找不到一件正儿八经的实证,不信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它连一个正式的解释也没有。《老农民》的剧情,割资本主义尾巴是麦香岭大队革委会副主任韩美丽带着几个造反派,佩戴毛主席像章和红卫兵袖标,按照上级的指示:不准在黄河捕鱼出售;不准种黄烟;不准社员自己养母鸡;不准社员自己养母猪;连坟地里的枣树也要砍掉;还不准办庙会。说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尾巴都必须割掉。为此,电视剧用了大量的篇幅描写双方的激烈斗争,煞有介事地极尽渲染之能事,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当然不是,这都是瞎编的。不要说我工作的地区没有这种现象,可以说在全国也难找这样的典型,因为这样搞是违反中央《农村人民公社60条》规定的。1962年9月27日,由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由党的八届一中全会通过的《农村人民公社60条.》规定如下:

由于只顾抓革命斗斗斗,耽误了生产,所以产量下降了。产量下降,分配就有限。社员们吃不饱,就只有在自留地上想办法。

四十 、人民公社社员可以经营以下的家庭副业生产: 耕种由集体分配的自留地。自留地一般占生产队耕地面积的百分之五到七 ,归社员家庭使用,长期不变。在有柴山和荒坡的地方,还可以根据群众需要和原有习惯,分配给社员适当数量的自留山,由社员经营。自留山划定以后,也长期不变。饲养猪、羊、兔、鸡、鸭、鹅等家畜家禽,也可以饲养母猪和大牲畜。为了发展养猪业,以便给集体经济提供较多的肥料,在有需要、有条件的地方,生产队可以按照本队土地的情况,经过社员讨论,拨给社员适当数量的饲料地。 这种饲料地,应该尽可能利用现有的闲散地或者小片荒地。 经过生产队社员大会讨论和公社或者生产大队批准,

下一篇:我当农民十二年(6)

四十二 、人民公社各级管理委员会,对于社员经营家庭副业,应该给以必要的指导和帮助,不要乱加干涉。同时,又要教育社员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的利益,积极参加和关心集体生产,不损害公共利益,不弃农经商,不投机倒把。对于生活困难的社员,生产队应该在家庭副业方面,例如养猪、编织等,注意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增加收入。 四十三 、人民公社各级组织、供销合作社、手工业合作社 和国家指定的国营企业,可以根据社员自愿和公私两利的原则, 分别采取加工、定货、代购原料、代销产品、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农民》无非是标榜农村改革,当地人都称呼

上一篇:那小孩子笑得太高兴让文宇都感到有一点点惊悚 下一篇:老妈说得道理当然是那样的,张家村的农妇张翠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