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妈说得道理当然是那样的,张家村的农妇张翠
分类:文学天地

中午,新村书房里。
  我正在埋头赶写一部中篇小说,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开门!开门!给你说个事!此时,正沉浸在小说中的我,恨得要命,就算是天大的好事,也不应该打断我的遐思,毕竟灵感易逝嘛!我探出半个脑袋,没好气地说:“你看你,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晚上帮我照看一下门,妈今天有事上街,明天回来!”
  我连看都没看母亲一眼,就继续搞我的创作,随后又是一句:“孩儿,钥匙放在桌上,晚上记着锁门,特别是咱家那几只大母鸡,那可是明年你哥的学费?看好了!”
  我觉得母亲年纪越大,越爱唠叨,总感觉我还是个小孩,什么事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她才放心。不过,毕竟农村孩子还是挺疼妈的!我回头目送母亲远去,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村东头的小路上,我才回转身,坐下来,继续写作。可是,此时的我,思绪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近段时间,村里偷鸡摸狗的人接连不断,母亲一个人住在村子的老宅中,房屋破矮,又没有院墙,最容易发生失窃事件,母亲说得不无道理。
  整个下午,我就在胡思乱想中度过。草草吃过晚饭,我思忖着:一个人照看两家院落,如何是好?晚上住在自己家里,财产保住了,如果母亲家里失窃,该怎么办?母亲含辛茹苦积攒的“家业”是花费了他老人家一生的心血。
  不,还是住在母亲家里保险,万一有闪失,也好及时处理。
  恍惚间,耳边又响起了妻子回娘家时的叮嘱:“明,这半月你哪里也别去,好好照看家里,等我回来你再去办你要做的事。”
  我心里一震,迈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我一夜未眠。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顾不得洗脸,便向老宅跑去。来到母亲的宅院门前,我伸手摸自己的口袋,结果钥匙忘在了茶几上,抬头看了看门,还好门没有撬开的痕迹,我的心变得踏实了许多。
  原路返回,我来到住的二层小楼。打开煤气灶、搁锅、倒油、剁肉,然后盛米。半个小时后,我吃着香甜可口的饭菜,想起昨天母亲对我的嘱咐,心里泛起异样的滋味。我没有心思再嚼下去,感觉再香甜的美味到我的嘴里就味同嚼腊,于是,抓起茶几上的钥匙径直往老宅跑去。
  打开锁,拉门而入。此时,后面也跟着一个人进来了,还没等我回过头看,母亲已经站在身后,一脸慈祥真诚。
  母亲感激地对我说:“孩儿,我担心你昨晚来不了,就一大早驱车赶回来了。这是我给你捎来的三鲜水饺,妈给你煮熟你尝尝!
  说话间,母亲已经将我推到屋里,让我坐下。而此时,我怎么也坐不舒坦。我心里一阵内疚,急忙推辞说:“妈,看您身体也不好,自己多注意,我都老大不小了,还让您操心!”
  “我只要你照看好门,要说也没什么,但毕竟是我们的家呀!”
  没等这句话说完,我的眼泪已经憋不住了,是啊,我们都有自己的家,不管是穷家富家,一定要守着我们心中的家。

问:亲戚有你家钥匙,经常来你家,而且家里那时候没人,该怎样委婉地拿回来钥匙?

那是二月里一个普通的午后,张家村的村姑张翠兰同往常一样走在回村里的路上。约莫是天气比较冷,所以她走的比平常还要快上一些,想着早一点回到家里去,家里的黑炭还有十多一二根的样子,可以拿出来烤火盆。冬天还没结束,地上积着一层不薄不厚的白雪,寒意大概还有好些日子才会慢慢褪去。

图片 1

走着走着,张翠兰听到有些动静,她眯着眼睛一看,不远处的雪地里矮矮的有一团黑影窜动,围着一棵树来回徘徊。不会是狼吧?张翠兰这样想着。

可以肯定的是你的亲戚素质不高,不管你们是什么亲戚,别人家没人的时候是不能进入别人家的。这样可能产生许多误会,也不利于隐私的保护。

张家村靠近小佛山,前些年狼害严重,光天白日就窜入村子里作乱,咬死不少家禽家畜,还有几十名孩童与成年人。张翠兰的丈夫就是在那时候被狼咬死的。后来村里组织了11个打狼队,统共一百五十多人配了不少步枪猎枪,上山灭了几十匹狼和几头野猪豹子,从那以后再就没听说有狼咬死人的灾事了。

我的对门住着我的一个同事,每年放暑假、寒假的时候。他们一家都要到子女那儿去带孩子,临走的时候,把钥匙送到我家,叫我帮忙照料一下花草,遇到雷雨天,防止电路跳闸,冰箱里的东西弄坏了。我一般十天左右开下门,给花草浇一点水,雷雨天看一下他家里的电路开关,其他时间从来不进去,家里的其他东西碰都不碰,他们一回来,立马把钥匙还给他。这样做既是对他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张翠兰慢慢摸了上去,借着掩体仔细一瞧,竟真的是狼,一匹小狼!它正围着树底下一个纸盒子凑着鼻子嗅个不停。这害人的货物,害我没了当家的男人,看我怎么收拾你!想到这里,张翠兰不禁怒从悲中来,抄起一根树棍子往外一跳,冲它目怒切齿地发起狠来。大约因为只是匹小狼,胆子还不够大,见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心生胆怯,没一会儿竟给她赶跑了。张翠兰稍微有些得意,这才转过身来去看那纸箱子。看准了,没封死,留了个眼儿。

而你的亲戚,非但不把钥匙主动交给你,还时不时在你家没人的时候进入你家。对于这样的举动是时候把钥匙收回来了,我觉得可以这样做:

“这是谁故意放在这里的?里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我来看一看。”张翠兰把箱子打开,这一看倒真把她吓了一跳,这里头装的竟是一个孩儿!一个女娃娃!张翠兰把手颤巍巍地往鼻子上一探,还有气,是活的,正昏睡着呢!这一下就开始嚎起来。

谎称自己的钥匙因开门时,用力过猛,有点弯曲,打不开门,家里的备用钥匙一时又找不到,要回钥匙。如果有孩子,就说孩子进进出出需要钥匙。或者你正好出远门,家里另外一个人说钥匙丢在屋里,取回钥匙。

“哎呦我的小宝宝呦,真是造了孽了。这是哪个挨千刀的爹妈良心遭狼崽子吃光了,把孩子扔在这雪地里头的呦。哦对了,医院!赶紧送医院。”

不管你编造任何一个理由去要钥匙,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明白,这是人家要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应该毫不迟疑的还给人!

张翠兰抱起孩子就往镇上赶,一边赶心里还一边骂着那对不知名的父母。这个时代的中国农村,大多存在一种陈旧迂腐,关于性别方面的不平等观念。国家早就明确过了,弃婴那是违法行为,附近几个村里的干部接到指示以后也查处了一些个黑心父母,却怎么也止不住。前些日子还听说了这么一个事儿。说是东边村里有一家子带着孩子去城里转转却出了车祸,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赶紧送了医院,姐姐没救回来,弟弟的太阳穴里扎进一根小针儿,好不容易活过来了也成了脑瘫。结果当妈的一点都不伤心,没了闺女反而还高兴,就在那医院里头喊:得亏救回来的是男娃娃,得亏救回来的是男娃娃,大夫我谢谢你们!

不知以上鬼点子是否能帮助你?希谅!

多么可怕!

自己家里的钥匙最好别给外人拿着好,亲戚虽说是亲人,但毕竟还是外人,如果不是非给亲戚拿钥匙的情况,最好还是把钥匙收回来,万一家里有东西丢失了,就更说不清楚了。

张翠兰就想不通了,到底是自己的孩儿,甭管是男是女,都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就舍得扔了呢?

不好意思直接说,可以找个借口,说是家里有把钥匙丢了,这种钥匙不好配,让亲戚把钥匙还回来。这样说亲戚肯定会明白什么意思,懂事理的就会把钥匙交出来,这样的问法我感觉比直接开口问会好吧!也许亲戚可能会有想法,没办法,为了自己的隐私,未来与亲戚的相处避免误会,还是把钥匙要回来是好的。

张翠兰走得快,很快把孩子送到了医院,让医生好好检查了一遍,孩子的健康可马虎不得。医生诊了一会,说没什么大问题。受了凉,发低烧,开点药就好。孩子抵抗力差,以防万一先在医院住一晚上观察观察。张翠兰听了赶忙道谢,拿着单子去交费。到了缴费处一摸口袋,来的时候着急忙慌的钱没带够,借医院的电话把儿子叫过来了。

我家2002年新装修好后,老公就把钥匙给了一把我婆婆,我婆婆与我们住同一小区,这样也方便婆婆来我家。后来婆婆又配了一把钥匙给了我老公的姐姐,老公的姐姐住另一个城市,她每次来,一般不敲门,直接拿钥匙开我家的门。

儿子儿媳火急火燎地跑到医院来,看见张翠兰坐在大厅里,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忙问:“妈你怎么了,生什么病了,大夫怎么说?”

这样一直过了好几年,直到我婆婆过世。婆婆过世后,每年婆婆的祭日,老公的姐姐会来,她还是直接用钥匙开我家的门。

“不是我,我没事,是孩子。”

我和老公说过,让他把钥匙要回来,老公说怕他姐姐生气,不敢要,这样,又过了几年。

“孩子?”儿子瞪大了眼睛,心里画起一个问号,听张翠兰一说,这才注意到她手上抱着一个婴儿。

2010年我儿子结婚了,我叫老公再一次去要钥匙,说是给儿媳妇的,这样老公才开了口,要回了钥匙。

儿媳妇惊呼起来:“呀!好可爱的小姑娘。妈,这谁家的啊?”张翠兰掏出一张条子:“你先把钱交了去,晚点再跟你们解释,来,这是单子。”儿子接过缴费单,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按照吩咐做了。等到把孩子抱进病房里,忙活完,儿子再开始问起来:“妈,你现在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了吧?”张翠华就把事情一五一十讲了一遍。儿子听完又是埋怨又是后怕:“妈你胆子也太大了,那狼你也敢上去吆喝,要是你再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现在,我家里的钥匙,儿子媳妇都有,儿子家的钥匙,我们与亲家也都有,儿子也有他丈母娘家的钥匙。

“你急什么,瞧我这不是没事吗?现在最要紧的是孩子。”

亲戚有你家的钥匙的两种情况

儿子想了想,说:“这孩子看着也怪可怜的。这样吧,明天我去城里跑一跑,给这孩子找家好一点的福利院。”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妈说得道理当然是那样的,张家村的农妇张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