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伊为衣店取个什么名好,绿兮衣兮
分类:文学天地

老伊,是我给的她代名,先前参加工作时,她所做的工作也与衣无关联。干的是外贸公司工作。后来貌似对打工不感冒,也就贸然对外贸不感冒了,开始着手做什么生意好。人,无外乎衣食住行,衣排第一位,而衣字大有学问,可以说是块遮羞布,也可以说是服饰之美的文明,更多时候是掩盖真相。适合自认为是万能的人们。于是老伊动了衣心,想干起卖衣的生意。
  伊初,老伊为衣店取个什么名好,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得出几个衣字店名,依次如下,依依不赊,依然美丽,依之领袖,依我风度,依然心动,依旧出众......但问题又出来了,这么多店选那个好,几经分析,选了依然心动,怎么选的呢,开始老伊也无计,但以前大妈教她选男人的标准对她有了很大启发,关健是大妈的那一句,都有车有房中选有心的。于是老伊决定采纳依然心动为店名.另从五行来讲,这店名有火有水,老伊想,卖衣红红火火,大扣水大扣水的聚来,这么想的时候两眼眯成了秀衣针,心里全是甜的味道。
  人心有盼头,干劲就十足。第二天早餐后辞了职,晚饭后小鸟依人的样子骗取老公怜惜,换了来一扎大钞入股。第三天物色了店门做了招牌订了衣裳。第四天等待吉日开张,第五天依然等待,第六天依然在依然等待,第七天,依然等待在依然上。第八天,中午一点一刻一分星港商业街上空烟花美丽,依然心动服饰开张大吉。老伊在这一刻走进了服装行业大门。
  自从老伊有了衣店后,关于衣的一切就开始情有独钟了,独到连与衣音有关的都要与她产生依恋。近到开始喝伊利牛奶,去伊甸园卖花,及菜市伊大妈那里买菜......远到想去伊朗,伊拉克旅游......这爱衣及伊的毛病也发展到了交友取向上。凑巧,她认识了两个名字带伊的朋友,一个是秋伊,一个是紫伊,两个都是文人,一个写小说一个写诗。
  那天,天空上有云,白云与乌云,白云在西边,一群小羊羔的模样,太阳正在给她们渡金,乌云在东边,似石头,且很快压下来。秋伊与紫伊逛街,走近依然心动的时候,雨点终滴穿了石,筛米般洒下,秋伊与紫伊猫步改马步,闪电般躲进了依然心动服饰店。老伊马步改成猫步迎上去,欢迎光临!老伊弯腰道。两伊应付了声:嗯!两目环视了一下老伊的店,哦塞,新潮的,复古的,主流的,非主流的,应有尽有。虽多但不乱,分派的同时也分了身高肥瘦,精到标上尺码,用心之细让两伊先汗颜然后佩服。雨水把大街搬干净,却在老伊的衣店里三个女人成了一条街,她们围绕衣开始谈论,从秋裤谈到了秋衣,从秋衣谈到巴黎秋季流行,从流行谈到了衣衫文化,从衣衫文化谈到文化,从文化中谈到了小说,从小说中穿插了诗歌,又从诗歌聊到衣。紫伊说,其实诗歌就是衣的样子,本体在那里,人们给他披上各样衣服,达到迷惑的效果。老伊听得入神忘我,忘其他。秋伊突然大叫一声:“哎呀,雨已停,我们该走了。”未等老伊回过神,她们已走出店外,背影很快依稀起来。老伊猛扎眼几下,收回神来,跑出门外对着背影大声喊:“欢迎下次光顾,再见”再见没说完,两伊已不见。雨后的街头空气比先前新鲜,老伊深吸几下,感觉换个人的样子。往回走的三几步里,口中念了三几十回衣服,诗歌,诗歌,衣服。对,诗歌,我也要去学。嘻,诗歌,衣服,我来也。
  是的,老伊第二天就换了个人,是因她晚上写了一首与衣有关的诗。名曰白衣裳,大意是这样,天空晴朗的时候我在拉萨上空/不管太阳给不给我镀金/我都离佛最近/海面风起时候我在浪尖/不管海水给不给我抹绿叶/我都离茉莉花最近、、、/我与一切的白很近/白如雪/如鹅毛…/如果你还不懂/再给一张黑白照做引子/上面是我十七岁的模样.老伊写完那首白衣裳,脑袋都快挖空的样子,但吃奶的力气还是有。按紫衣的说法诗就是衣,那么一件衣裳剪辑车好,还需精工细剪。于是她在这件特别处子白衣裳上,这里加朵花,那里添个蝴蝶结,省去多余长料。卡,收工。没用上吃奶的力气,老伊完成了一首自认为优美的诗歌。但许多东西自认为的也只停留在自己认为上,要想得到认可,得找个行家来个他认为一下。这时她找出了今天紫衣留下的名片,按联系方式打了过去,电话上显示十一点半。“喂!谁呀?”紫衣则身接了电话。“紫衣吗,紫衣吗?是我,是我,老伊,老伊。还记得我吗?”“谁?”“紫衣问。“躲雨,依然心动,谈诗歌,你说诗如衣.”老伊来一系列关健才让紫衣记起老伊。口上说:“哦,怎么啦这么晚的?”心里却想难道是我的下一位粉丝!这年头写诗的要是攀个把粉丝,那是幸事。“是这样啦,我写了一首小诗,关于衣的,题为白衣裳,想请你雅正一下.”老伊快嘴说白来意。老丝心里狂喜,何止是粉丝,转眼就成学徒了,这样甚好,一来以后发展成跟班的,二来在hp县找几个臭味相投的真像唱分飞燕中的那一句:哎呀,难难难.....紫衣迫不及待地一个大动作侧正身说:“快,快给我读读。”这时她老公被这大动作搞醒,来了个反转身,丢下一句:“疯了”。老伊在电话那头开始朗读起来了,声音很大,加上忘我忘其他的投入,也把老公吵醒了。老伊老公砸出一句:“废了”!棉被一扯过头盖上,不满睡去。那晚,紫衣与老伊聊很久,主题很单一,但达成了三点共识,一,原主题白衣裳不变,二,原稿内容不变。三,两伊以后以师徒相称。紫衣为师,老伊为徒。人就是这么微妙,确定某种关系的方式不一定烧香跪拜。而他们后来也不是他们老公说的疯了废了。也不因为师为徒学诗学涂荒废了生意。
  相反,老伊的生意做得如她伊始的初见,红红火火,大扣水大扣水的聚来,何解,好解,但如果你不善解人意,是无解的。让我一一解来吧,老伊自从白衣裳被紫衣肯定后,信心大增,又紫衣是师傅,说衣如诗,师说一是一。中国人,在师徒关系里,从来没有怀疑过为师东西习惯。于是老伊坚信,衣如诗,就开始两手抓,一手抓衣生意,抓生意的时候投入如诗般艺术的手段与客户对话。明喻暗喻间接直接遁遁诱惑买主掏腰包说感谢,收完款的那一刻,老伊暗喜,又完成了一首诗。又信心倍增一次。另一手抓诗歌,翻箱抖柜找出唐诗三百首,花三天时间读完整朝人的诗歌。信心倍增又一次。人有了信心,干啥啥随手。
  老伊的电话响起,是紫衣的,老伊一接通就听到:“依家你在哪?”老伊回了句:“依家我很忙,回头联系”.就挂断了,惹得紫衣在电话那头的喂喂喂喂不停。是的,老伊很忙,“我相信你也是个懂衣之主,主要这件白裙子白里还有雪花,花若隐若现,你皮肤白,穿上你就是一朵白莲花。”买衣女听这么一说,微笑上心头直开脸上.“哈哈,看你说的天花乱坠,但是太贵了。”“不贵,一百二,实价,而也只有一件,县城里找不到第二件。”“哈哈,要是找到赔我多一件是不?”“是”,是字一出,老伊就悔青了自己的肠子,心里暗道,呸,恨起自己的快嘴来,自己打了自己耳光,我那有第二件赔?“哈哈,这么说你这不止一件咧.”“只一件”.老伊忙保证,“你在县城找到第二件,我赔一百二你”,“我不要你一百二,我只想你少二十买给我”。老伊这回又悔青了肠子,这回被别人打了一个耳光,本想把一件改称为一百二,没想到被买衣女顺便骂了回一百二。在旁拿着一件衣的男生哧的一声笑了出来,这时她们俩才注意到那男在旁已站很久,男生说:“哦,我要这件,多少钱?”“这件白衫八十。”老伊一边绕过女子来到男子旁,一边又说:“没第二件了,价也实,考虑一下。”“八十是吗?”男子掏腰包,取出一百块给了老伊。买衣女转过身对着他们求娘般道:“老板,一百吧,我身上只有一百。”老伊一边找给男子二十一边说铁石心肠答:“哎哟哟,一百我都进不了货咧,无办法。”“我是个学生,就买给我呗,下次叫同学来帮衫你,”“我谢谢啦,但真是无办法。”“卖给我吧,春尾了,夏天快到了,我需要一件裙子。”买衣女哀求奶奶似的眼在春天的尾巴快要望过夏天,直致望穿秋水。但是老伊还是那句没办法,让买衣的盼望跳过春夏秋,直埋在寒冬白雪里。买衣女慢慢把手中的白裙子挂回衣挂,这时男子说:“我那二十不用找了,帮她垫二十,买给她吧!”老伊把递给男子的钱的手定格在胸前,定睛看了男子,两眼深邃,表情自然。女子听到,感觉很突然,书里说的雷锋一下活在自己的身边。她从寒冬里被阳光砸了一下头,温暖到脚。但理性让她直问:“为什么帮我”?男子回答:“当初读中学时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差十块买到一条喇叭牛仔裤,那时我要是能买上,就是在校里等一个穿最新流行的牛仔裤,但我错过了。这件裙子也合你意,我了解错过是什么滋味。所以帮你。”买衣女心里高兴开出了花,“我怎么谢你?”男子说:“不用谢,随遇而安,随缘行善,成人之美而已”。就这样男子因为善付出出二十块,买衣女收获一件白衣裙以及一缕阳光。而老伊收获了双赢。但是接下来的电话让她付出了二十元的二十陪。忙完这单生意,已是黄昏,风不来,西门江水渡上一层土豪金,一艘乌蓬船上饮烟直上。证明晚饭时间快到
  老伊拿出手机看一下时间,才记得要回紫衣的电话,就拨了过去:你这么忙啊,这么久才回我电话,老伊忙道歉。紫衣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上次让我给你寄去日报的那首白衣裳发表了。老伊听到惊讶出:“呀,破处了”,紫衣更惊讶问:“什么”“呸,我是说处女作发表了,师傅,咱去庆祝一下“可是我这现在还有两个朋友啊!”“没事,一起来,现在是五点半。六点,老连队羊肉店”。
  老连队羊肉火锅店热火朝天,老伊到的时候差一点没有座置坐,好不容易在大厅角落找到了个座坐下。包还未放好,紫衣她们已到门口,只是看不她,拿出电话来打老伊电话,老伊站起伸手摇了几摇,喊了几声紫衣这里这里,但紫衣依然打她电话东张西望找不到北。无奈老伊接了电话说:“望北,角落。”紫衣像找到了救兵带队汇会了角落,没站稳就介绍:“这是秋伊,你见过,这是春哥,本客家文化研究员,这是山人,本土广府文化研究员,做东的就是我的爱徒老伊了。”他们寒喧一翻坐了下来。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待伺还没有来,老伊火爆走到收银台,大声说:“买单,”收银问:“几号”。“角落那桌,三十九号。”收银员查了一遍单,惊讶问:“没见单啊”!老伊大声道:“来了十几分钟没见人来点单,见什么单,快上,清水羊肉,四份,速度。”收银员唉唉声回应。老伊转个身把火爆的脸换上弥勒佛的笑脸,回到席中,都说顾客是上帝,但是上帝人满为患的时候就上帝也也没法顾过来.”很快就上菜了,大家稍等等”,老伊安慰众客道。于是他们又说一些长城内外的事。终于上羊肉了,老伊站起把一杯酒高举着说:“今天为庆祝我的处女作白衣裳诗歌在日报发表,我特请大家涮羊肉吃火锅,在此很感谢我师傅紫衣,是她让我也成了一个文化人,干杯”众口和一声干,都清杯见了底。他们就这样喝着小酒,说着诗歌,火锅的蒸气弥漫开来,沾在每个人的脸上,溢出油来。夜的黑一幕幕加厚,时间来到八点半,他们都饭饱酒足,老伊突然问:“发表了的诗有多少稿费?”紫衣答:“二十块。”“哦”,老伊应声道,“那好,今晚就这样了,改天再聚过”。老伊去买单,共四百元整。就这样老伊发表了一首值二十元的诗歌,却花了四百元庆祝!世道最荒唐莫不过如此。
  然而,更荒唐的事是老伊老公眼中老伊的那一套穿衣经济学。
  春天已收尾,阳光拨开细雨,开始放肆撒野,它的大掌拍打着每个人的头。大街上,美女们把头藏于帽中,露出大腿,招摇过闹市。初夏刚来,衣着越穿越少,美女们胸前的大v与暴露的美腿让帅哥们吹哨不已,而在老伊的眼里,却看出今年经济的茅头,凡夏天伊始,穿短裙短裤女子多者,今年经济一定很好,这时老伊大进货,在老伊老公眼里,她应该进一大批夏衣,老伊却进了一大批丝袜和男款内裤。让她老公感到很荒唐。准备找她来个深入沟通,看看她葫芦里买什么药。
  晚饭后,老伊拿一本穿衣看经济的书在认真的看,她老公凑了过,问:“为嘛进那么多袜与内裤咧”。老伊撇他眼,“你又不懂,来我读一段给你听,经济学上有一裙边理论,说穿短裙的女孩子越多今年经济越好,穿长裙越多经济越不景气,我这些天在店里望大街上穿短裙的女子非常多,说明经济很好,平民百姓务工就业就很好,手头上会有闲钱,有闲钱首先想给自己添上一些新衣裳,而女孩会响应流行,大多穿短裤短裙,而这些服饰行业都知,都会在短上做文章,而往往成了他们的短处,他老公打断老伊话,“你说了这么多与你丝袜男士内裤何干”。“哈哈,老伊大笑,你个傻瓜,穿短裙的人多了,能少得了丝祙吗,至于男士内裤,你自己有闲钱是不是想多买几条来穿?所以我进了这些。客人到店买短裙短裙时,丝祙与内裤都有,方便了他们,你说生意能不火吗?她老公如醍醐灌顶,终于知道了老伊衣学的秘密。      

    《诗经》堪堪的一本小书,收录区区三百零五首小诗。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内衣)。

      的确是小诗。无论短的长的,跟以后的文人创作相比,都绝非长文,更算不上煌煌巨著。

心之忧矣,曷(怎么)何维(语助词)其已(停止)!

      今天诗歌创作已经完全退落到生活的最边缘,再难掀起任何风浪。我们能知道马云为余额宝拍桌子给亿万人民狂甩红包,关心某个演员拉没拉双眼皮,倾囊而出就为看某个歌星的演出,守在电视机前就为等候一集刚刚大热的电视剧,但是我们没有时间读一首诗,不能掏钱买一本诗集,更不关心还有谁在靠写诗生活。现在还写诗的人跟傻瓜、二百五没有区别。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今年10月22日我收到儿子在南京给我发来周云蓬、北岛等在南京先锋书店为诗人吴宇清(人称“外外”)去世发起的《他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应该知道他——周云蓬读诗、唱歌、忆外外》纪念活动图片。吴宇清是谁?周云蓬是谁?这些上个世纪末诗歌界和流行音乐界的先锋,他们活着不为人知,死了也同样不为人知。一同参加活动的倒是有一个人们比较熟悉的诗人北岛,他戴个无边眼镜,个子不高,看起来很瘦。儿子在百度上搜了一下才知道他六十多岁了,孩子还在求学。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忘记)!

        从他们寥落的鲜为人知的行踪,我深刻感受到我们的时代是一个诗歌空前没落的时代。儿子受我影响,还知道盲人诗人和歌手周云蓬,知道北岛那句有名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到我现在所教的这些新新学子们这里,世界就只剩下了电影电视网文和游戏。在语文课堂上那些诘曲聱牙的古诗和文言,只代表考试的范畴,与他们熬夜打游戏,看网文,彻夜在QQ上聊天的生活完全不相干。

绿兮丝兮,女(汝)所治(纺织)兮。

        昨天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即墨诗词协会打来的,为了要出一本书,要我寄送四首自己的诗作。我听着电话,嘴巴禁不住咧大了:我那几首名不见经传的歪诗还有人上赶着来要,写诗的人都绝迹了吧?

我思古人(故人,亡妻),俾(bi,使)无訧(尤,过错)兮!

老伊为衣店取个什么名好,绿兮衣兮。        诗词协会都是一些退休了的老头老太太,抠抠索索平仄对仗合辙押韵,写一些没人看的豆腐块似的绝句律诗,编一些没人买的诗集。让我惊讶的是还有很多人痴迷于古体诗创作,而且很多古体诗写得很可一看。

絺(chī,细葛布)兮绤(xì,粗葛布)兮,凄其以风。

        跟这个诗词协会的活动接触了几次,我原来的想法有了改变,不再因为诗歌受到了冷落就对诗歌创作绝望。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人们对诗和诗人的淡漠归根结底是长久经济窘困造成了文化的迟滞发展。诗歌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可能淡出人们的生活。《诗经》就是最好的见证。

我的绿衣啊,绿衣黄里。心里的忧伤,何时才能停止?

        三百零五首仅凭口口相传留存至今的小诗,不顶饥饱不御寒凉,挡不住战争,抗不过灾害,却摸爬滚打过三千年凄风苦雨,让每一个历史时期的人们都念念不忘,而且历久弥新,与远古的甲骨钟鼎陶瓷器皿一样跟今天的现代文明毫不违和,不,严格的说唯有这些来自远古的依托,现代文明才在飞扬浮躁中不失深邃和博大。

我的绿衣啊,绿衣下面是黄衣。心里的忧伤,何时才能消失?

        三千年历史动荡变迁中既能始终站在高高的云端,又能扎根在岩浆四射最深最深的地底下,而且在历史的源头准确捏住了诗歌的掣肘,让无数后人的翻滚升腾、创新立意都变成孙悟空在如来掌上的折腾,脱不开他巍然不动的五指山。

我绿色绸衣啊,是你织的呀。我思念妻啊,她让我不犯错!

      《诗经》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存在。

衣服穿在身,心里却凄寒。我的妻啊,你如此牵着我心!

      从生活需求的角度考虑,这些三千年前过着缺衣少穿生活的老祖先,对诗歌的需求和追逐远胜后人对稻粮的谋划。奇怪的是没有一首诗能考出具体年代,没有一首诗署名作者和尊讳。这些没有版权意识,也不怕别人剽窃的歌者,看来更享受诗歌本身的美妙。不像我等,文章要明码标价注明“原创”还要千方百计设防被人抄袭。

诗歌写了一个男子对亡妻的怀念。看到自己穿的衣服,想到妻子。他的妻是贤妻:给他做衣服,帮他出主意,让他少犯错。如此贤妻却先他而去,怎不令他思念?睹物思人,深情款款,令人动容。

      我确信这些诗歌原先都是传唱的。没有笔墨纸砚,没有学堂的洪荒时代,只有传唱的方式才能使这些歌谣口口相传完整流传下来。我听过最近有人专门研究古人的唱诗,但我认为远古《诗经》时代的歌唱有根本的不同。《诗经》是对原生态生活的记录,是发乎情止乎礼的宣泄。

《毛诗序》认为此诗是庄姜夫人失位伤己自怜之作。郑玄《笺》进一步解释:“庄姜,庄公夫人,齐女,姓姜氏。”因为妾上位她失了位,故作诗自怜。朱熹《诗集传》说:“庄公惑于嬖妾。夫人庄姜贤而失位。故作此诗。”观点一致。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老伊为衣店取个什么名好,绿兮衣兮

上一篇:张岳、富贵、表哥、赵红兵、小北京等五人去了 下一篇:男士刷卡结账的时候跟服务员说帮我这三个菜打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