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看见顾里,准备送到宫洺家去
分类:文学天地

我在食堂里找到南湘的时候,天色已晚,大势已去。 她老远就冲我挥手。我一坐下来,她就立刻开始和我分享Neil的各种讯息。其中自然也包括“又长高了”、“帅得没道理啊”、“他的眼睛哦,就是一汪湖”、“金融系的那个系花看见他话都不会说了”、“他身上的香味太迷人了”…… 我和南湘正聊得热火朝天,并没有发现顾源板着冷冰冰的一张脸坐在了我们对面。等我和南湘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瞪了我们足足五分钟了。 我和南湘尴尬地转过身对他打招呼。 自从他和顾里搞成那副局面之后,我和南湘面对他的时候都有点尴尬。平心而论,我们和顾源本身就是非常好的朋友,但是,绝对没有和顾里的关系铁,顾里几乎是我们的亲人了。所以,在这种时候,我和南湘在感情上还是更偏向顾里。 ——无论他们谁对谁错。我和南湘两个疯子都是典型的帮亲不帮理。 顾源把一杯水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放,满脸不高兴地冲我们说:“我今天下午看见顾里了。和一个男的搂搂抱抱走在校园里!成什么样子!” 我和南湘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我们都知道那个男的一定是Neil,但是我和南湘都不准备告诉他。说实话,看着一向和顾里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机器人一样冷静的顾源发火,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我和南湘在许愿时,经常会有一个愿望是“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见顾里情绪激动失控的状态”。当然,这是比看见顾源失控要困难得多的事情。 顾源继续阴着一张脸:“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就算现在在闹矛盾,她竟然一转眼就可以被一个男人抱着四处招摇!如果她做得出来,我也可以!” 南湘眼睛一眯:“顾源,我不太能想像你被一个男人抱着四处招摇,你真的可以吗?” 顾源一口水呛在喉咙里。 我有点不忍心南湘再捉弄他,于是告诉他那是顾里的弟弟Neil,刚从纽约回来。 顾源脸上马上释然了,但是转瞬又装出冷静的样子:“随便是她弟弟还是哥哥,关我什么事情。” 南湘又来了兴趣,说:“就是啊,太不应该了!顾里等下就过来,我们一起批评她!” 顾源脸色尴尬,站起来:“我先走了。要上课。” 我和南湘笑得肚子疼。 其实我们都不太担心他和顾里,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只是目前两个倔脾气都在耗着,哪天耗不动了,自然又抱在一起了。 他们俩实在是太般配了,就像计算机和Windows操作系统一样般配,他们都不能在一起的话,微软就该倒闭了。 我和南湘刚刚吃两口饭,顾里就来了。不过Neil没在她的身边。 我和南湘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焦急地问:“Neil呢?他人呢?他不吃饭吗?” 顾里翻了个很大的白眼:“他被他妈妈抓去吃饭了……约你们吃饭的人是我,是我!你们这两个水性杨花的!” 我和南湘没有掩盖住自己巨大的失望。 吃饭的时候,顾里非常无力地和我们分享了她今天一下午陪Neil的痛苦经历。多少年过去之后,她依然是他的保姆。他在学校散了一会儿步,就招惹了三个不同系的女孩子,顾里都得认真地抓着她们的手,告诉她们:“他是纽约的,马上要回去。”才让她们消散,其中一个甚至还回了顾里一句:“那不重要。”顾里恨不得一耳光甩过去。 再然后,明明学校后门就两步路,他非要开车,结果倒车的时候就把路边的灯撞坏了。顾里只能又打起精神来安抚学校的保安,并且从包里掏出钱来赔偿…… 顾里趴在桌子上,虚脱了。 但是我和南湘都听得很羡慕。就算是做保姆,能够整天跟着这样一个金头发咖啡色眼珠的混血帅哥游手好闲吃喝玩乐……不羡鸳鸯不羡仙呐! 正说着,顾里电话响了。她拿过屏幕看了看,愣住了,过了会儿,有气无力地说:“又是Neil!”她接起电话,一边站起来一边往外面走,不耐烦地说着“你又怎么了”,走出食堂去了。 顾里拿着电话走到外面,站在食堂后面的一块草坪空地上。她的脸色很难看,惨白惨白的。她对着电话说:“你疯了吗?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她低着头,听着电话,过了会儿,说:“你要多少?” 又过了会儿,她说:“那你用短信把账户发到我的手机上。我叫人划给你。” 说完,顾里挂上了电话。 她站在夜色里,远处有一些正在陆续走进食堂的学生。他们穿着普通寻常的衣服,离她名牌环绕的世界那么遥远。但是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好希望自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最最平凡的一个。远离自己的世界,远离自己的、像是一个旋涡般的世界。 她的手机“嘀嘀”地响起来。她看了看短信,是一串银行账号。然后她拨通了她爸爸公司的一个助理叫做阿Chen的电话。 “喂,阿Chen,我是顾里。我等下转发一个银行账号和姓名给你,你帮我往这个账号里打五千块钱进去好吗?回头我私人给你……好的,谢谢。” 顾里挂掉了电话。她继续拨了另外一个号码,响了两声之后接起来:“我已经叫人把钱划过去了。还有,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你不要再用这个事情威胁我。我告诉你,如果你敢让林萧或者南湘知道任何关于那件事情的一星半点,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要死,也一定拉着你一起死!” 顾里挂掉电话,然后找到刚刚收到的银行账号,发给了阿Chen。 顾里又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 “划五千到这个账号上。工商银行的。收款人姓名:席城。” 顾里回来的时候,无比疲惫。“Neil找我逛街。我可没力气了。”她趴在桌子上,筋疲力尽地说。 我和南湘闪动着星星眼,满脸写满了“羡慕”二字:“我们有力气!”顾里闭上眼睛,不再理睬我们两个花痴。 桌子下面她紧握手机的手指骨节发白,过了一会儿,她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之后的两天,我和南湘如愿地见到了Neil。并且他还带我们四处兜风,胡吃海喝,并且和我们在CLOUD9花天酒地。我们趴在金茂高层的落地窗上,看着脚下模型一样的上海,在酒精的作用下哈哈大笑。感觉又回到了高中时他带着我们四处胡闹的岁月。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喝醉在大街上,Neil一边跑一边脱衣服给我们看,他的身材真好,在昏黄的路灯下泛出微微古铜色的性感。有一次他还把牛仔裤脱了下来,顾里恨不得要戳瞎自己的眼睛。又或者我们会突然翻墙到五星级酒店的游泳池里跳水,最后被保安关起来,直到让Neil的爸爸来领我们回去——保安在看见Neil爸爸的时候,都吓得不敢说话,其实他们从看见Neil爸爸开着黑色牌照的车子进酒店的时候,就已经立正敬礼了。 经过筋疲力尽的两天之后,周六,我再也搞不动了,窝在家里。我向Kitty请了我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病假,瘫在床上,等待着身体恢复元气。 不过,Neil超人是不会休息的。所以,顾里同学被他拉出去了,手机短信一直在不断报告他们的方位。一个小时之前他们在浦东一家高级餐厅里用手吃法国菜(当然受到周围人的白眼以及侍从的礼貌性规劝),一个小时之后顾里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在锦江乐园,电话里她一边和我说话,一边死命地大叫:“我不要坐那个东西!我不要坐!!” 当我披着一条毯子起来吃饭的时候,顾里发短信给我,说他们在新天地,Neil没有带钱,用她的卡刷了一只七万四千块的腕表……我有点吃不下去了。 当Neil买下那只腕表之后,他好像稍微有一点消停的意思。 于是他拉着顾里在新天地的露天咖啡座里,两个人点了饮料休息,他一会儿用英文,一会儿用中文和她聊天,顾里都快被搞疯了。 正当顾里觉得自己身体里的保险丝快要烧断的时候,她看见了简溪。她像是当初旧社会的农民看见毛主席一样看见了救星,她站起来,也顾不得自己平时优雅的形象了,大声冲着简溪的背影喊。 简溪回过头来,看见顾里,他先是下意识地打招呼,然后脸色马上尴尬了起来,在他局促的表情旁边,林泉安静地站在他的左面,简溪肩膀上挂着她的红色的女式挎包。 简溪站在原地,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里。他看着对面的顾里脸色渐渐阴沉下来,眼睛里是一种他无法解读的目光,混合着费解、恐惧、仇恨、惊讶……种种复杂的情绪渗透进她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她身边的那个金头发的男生,很眼熟的样子,也和顾里一样的表情。但简溪有点想不起他是谁。 他们四个人站在新天地的广场上,一动不动。周围灯光流淌,穿着高贵的人群匆忙地在他们身边行走。其中掺杂着很多来观光的外地游客。他们头顶巨大的屏幕上,是刚刚上映的电影宣传片,剧情精彩,高xdx潮迭起。 他们各自的想法和目光,像是深深海底的交错急流,寒暖冲撞。 唯独简溪身边的林泉,安静地微笑起来。

    但让我惊讶的事情是,十分钟后,坐在我咖啡座对面的,却是两个人,Neil和顾源。

    “呵呵,你和南湘、顾里、唐宛如,你们手拉手去厕所,晚上只穿着内衣挤在一床被子里聊天,互相梳头发……你们比我们厉害多了。我和简溪至少还没挤在一个被子里过吧……”顾源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歪起头想了一想,似乎不太确定地语气弱了下来。

    崇光轻蔑地扯了扯嘴角冷笑一声:“他敢。”

    “不了!!”我飞快地一边冲出了大堂,一边在内心里用海豚音尖叫着。我此刻满脑子都是巨大的粉红色的感叹号,这个世界太过疯狂了。

    当我到了简溪学校,七拐八弯地找到他寝室的时候,他却没在。他的室友告诉我他在学校画室。我谢过了他的同学,转身开始再一次询问去画室的路。

    我看了看,正好在淮海路上,离Neil家华府天地非常近。于是我打了Neil的电话,约他到新天地喝一杯咖啡。他在电话里爽快地答应了,从他的RichGate里出来找我——顶级楼盘就是不一样,连英文名字都取得如此赤裸直白。不过能住进这个RichGate的人不多,每平方米十二万的单价和平均面积四百平方米的大户豪宅,几乎拦截掉了整个上海99.9%的人。曾经有一次和顾里一起去Neil家的时候,我就被电梯门一打开就是他家的客厅,给结实地震撼了一下。

    四下里迅速地黑成一片。我坐在回学校的公车的最后一排,无声无息地往下掉眼泪。我甚至没有哭出声音,肩膀也没有颤抖,就像一个没有关紧的水龙头一样,滴答滴答。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我,觉得我是一个疯子。

    “你们男人!都废了!”我恶狠狠地瞪他们两个。

    走了几分钟,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但是,我非常急切地想要和别人分享这种激动。南湘是最佳人选,但是她却在学校,太远。

    然后,肆无忌惮的吞噬开始了。

    我“哦”了一声之后,觉得气氛有一点微妙,隐约觉得顾源那张镇定轻松的脸上藏着不肯对我说的秘密。我甚至有错觉他和Neil还悄悄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感觉像是Neil也知道的样子。

    “我没有!”我迅速举起双手发誓,但是立刻发现自己的姿势就像一只板鸭。

    气里散发出干净的洗涤香味来。我在他开口之前,抱住了他。我对他说:“没有关系,不用解释的。”然后我转身快步地跑开了,留下身后眼眶红红的简溪。但是,当我出了校门,拿起手机看到刚刚简溪在教室里发给我的讯息的时候,才明

    “Sowhat?”顾源挑衅地看着我。

    我抬起手摸摸他的头发,心里几乎想要呐喊般地告诉他,这个女的是当年我和顾里搞死的林汀的妹妹,你不要让她接近你。可是我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教室的光线黄黄的,让人心里发暖。简溪的后背宽阔而结实,在白色T恤的衬托下,洋溢着青春男生特有的力量和吸引力。我趴在窗台上,幻想着是我趴在他的后背上。想起之前他在我教室外面等了我一个下午的事情,于是我也决定耍点甜蜜的小花招。

    我的心突然像是高空弹跳一般地坠下去。

    大雨结束之后,一场罕见的冰雹,在六月里,席卷了浦东。乒乓球般大小的冰球,从天空上飞速而剧烈地砸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顾源像是若无其事地对我说:“你最近没去看简溪吧,有空去看看他。”

    在目光对上我的瞬间,简溪匆忙地站了起来。

    我受到了惊吓。

    我虚弱地爬去厨房,打开冰箱把那些可怜的小粽子放了进去。我回过头的时候双脚一软,看见崇光已经从衣帽间里拿了一件宫洺的白T恤换上了。我无力地抚着胸口,“宫洺有洁癖,他会杀了你的。”

    简溪站在我的面前,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一直低着头,身上的白色T恤在傍晚的空

    夏天的夜晚很快降临了。

    他穿着一条D&G的运动短裤,一件半袖的棉制带兜帽的灰色套头衫,头上还扎着一个白色的头带。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粉嫩的毛头小子大学生。

    宫洺穿运动装?宫洺去超市?宫洺要做菜?芙蓉姐姐嫁给了JudeLaw?外星人攻打地球了?

    嘀嘀的声音,让教室里面的简溪和林泉,同时转过头来看向我。

    我迅速逃离了宫洺的公寓,“逃之夭夭”就是用来形容我的。而且,和上次一样,在逃出去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端午节崇光会独自在宫洺家。

    去之前,我悄悄打了他家里的电话,确定没有人在家之后,才提着粽子出发。我准备悄悄地放到他的冰箱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不留下一片云彩”。

    我在窗外甜蜜地等待着。但是,在简溪还没有发完消息的时候,教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是清晰地看见长得和林汀一模一样的那个女人(我知道她就是林泉),提着两杯咖啡,轻轻地走进去。她在简溪身边坐下来,把咖啡递给他,轻声地说着:“当心,有一点烫的。”简溪笑着接了过来,抬起手揉了揉林泉的头发。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看见顾里,准备送到宫洺家去

上一篇:这时古义人想起一件必须跟吾良说的事,吾良为 下一篇:"宫洺咬牙切齿地面对着顾里,我并没有把崇光上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