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宫洺咬牙切齿地面对着顾里,我并没有把崇光上
分类:文学天地

周三的时候,我收到Kitty的短信,大概内容是讲周末的时候,去催一下崇光的稿子。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并没有把崇光上次要我转达宫洺的事情告诉宫洺或者Kitty。因为我打心眼儿里觉得那简直是一件天方夜谭——特别是在我知道了以前崇光对付Kitty催稿时种种匪夷所思的手段之后,我觉得胃癌简直太像是他能找出来的借口了! 我翻了翻课表,发现下午没有课,于是我决定出发去再顾一次崇光的茅庐,刘备算什么,三顾而已,老娘为了拿到稿子,三百顾也OK!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牺牲色相……只要简溪不介意!(当我这样说的时候,顾里幽幽地对我说:但是崇光可能会介意。) 当我打起崇光的手机时,非常符合我的预料,关机。 不过也没有关系,和尚可以跑,庙却没法挪!老娘知道你住在苏州河边上!你有本事把一整栋塔式的酒店公寓给我搬到别的地方去! 我按照上一次的地址去了崇光的家,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仪容,准备用Kitty般职业的态度和他周旋,我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老娘甚至在包里带了干粮和水)。结果,我按了两下门铃之后,门就开了。 我抬起头,拿出练习已久的微笑,但是我的目光刚刚抬起来,整个笑容就僵死在脸上。我有点想把自己的头放进洗衣机里,倒上洗衣粉一阵猛转! 因为门的后面,宫洺一只手扶着门框,一只手拿着一只刚刚削好的苹果,冷冰冰地问我:“你来干吗?”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却听见从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以及崇光磁性的声音:“宫洺,谁在外面?” 我两眼一黑,脑海里的想法是:“不要管我,让我就此长眠吧。” 我满脸涨红,脑子里迅速升腾起高中时代看见顾源、简溪时的一系列豆腐渣联想。宫洺把眉毛一皱,像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面无表情地说:“你乱七八糟的漫画看多了吧。”说完他转身把苹果放到桌子上的玻璃盘子里,然后提上他的那个红色的Gucci包,从我身边走过去,说:“我要走了。” 说完,他径直走进电梯里。 我傻站在门口,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转身离开。这个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过头,从头发到胸口都水淋淋的崇光笑眯眯地站在我的面前,全身上下只在腰上围着一条白色毛巾,他抬了抬眉毛:“哟,你把宫洺吓跑啦?” 我感到有点虚弱。他一边拿过一条新的白毛巾擦头发,一边对我说:“进来啊。”然后转身朝房间里走进去了,路过桌子的时候顺手把宫洺削好的苹果拿过来咬了一口。之后顺手扯下了腰上的白毛巾…… 我伸手扶住了门框……我承认我的心跳漏了好多拍…… 崇光的房间和我上次来的时候相比,简直像是一个妖孽突然偷吃了仙丹,修成正果。之前满地的脏衣服、满地的可乐罐、四处散落的书和DVD碟片,还有各种时尚杂志、电动手柄……而现在,干净得像是五星级酒店的套房一样。 “你房间被打劫了吧?”我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 “你不是看到宫洺刚刚出去吗?他怎么可能忍受我房间的状态。”崇光擦着头发,对我翻白眼。 我猛吸了一口气:“你是说?!你是说宫洺帮你收拾的房间?!”我内心又开始起伏了。 崇光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你做梦吧……他来我家之前,会叫他家的用人提前三个小时来把我家彻底打扫一遍,之后他才进来。否则,你打死他,他也不愿意踏进我家一步。他就是个洁癖变态。” 我一阵点头,内心非常认同他对宫洺的定位,甚至忍不住想要伸手和他相握。 但是,我也不会忘记此行的目的,我不会因为在某个程度上和他达成统一阵线,就敌我不分。 我迅速地摊出底牌:你把专栏给老娘交出来! 之后整整两个小时,我和他都在进行漫长的拉锯战。我也更加清晰地知道了胃癌是他彻底欺骗我的幌子,他冰箱里都是冰激凌和辛辣的菜,胃癌个鬼!并且还知道了他之前用糖尿病和胆结石分别欺骗过Kitty和另外一个编辑。但是他却觉得“这没什么”,还理直气壮地对我说:“哟,你是没去催过郭敬明的稿子,你要去催他试试看,之前我认识的一个编辑曾经对我说郭敬明告诉她已经写好了,但是他正在登机,下飞机就发给她。结果,她打了一个星期的电话,连续十几次,无论昼夜晨昏,郭敬明永远在登机……和郭敬明比,我简直就是个勤劳模范嘛!” 我听得牙痒痒,这些大牌作家都应该被拖去浸猪笼!崇光顽劣地看着我,瘦瘦的身子肌肉线条倒是挺好看。我默默吞了下口水,然后迅速在心里默念了好几句“阿弥陀佛”,并且把简溪的模样在脑子里迅速放大供奉起来。 在争论的最后,我获得暂时性的胜利。因为他答应我继续写下去,但是什么时候交稿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忙着玩他刚到手的XBOX360——他是《光环》系列的狂热玩家,而且这台天杀的游戏机是宫洺送他的——宫洺你就不能别在这儿帮倒忙吗? 我含着愤恨和不甘离开了崇光的家。 走到楼下,我听见有人喊我,回过身抬起头,崇光在楼上窗口,伸出一只胳膊,胳膊上夹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你的包~林萧同学,你要不要啊?” “当然要!”我冲楼上吼。 “哦!”于是崇光手一松,把包给我丢了下来…… ……十八楼,他就把包丢了下来…… 我黑色的包坠落在一堆阔叶矮绿灌木丛里……我抬起头,咬牙切齿。崇光胳膊支在窗台上,两只手托着他那张杂志上经常看到的标准的英俊脸孔,一脸天真无邪:“你说你要的呀。” 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 上车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来:宫洺怎么会在他家? 崇光从阳台上缩回身子,自顾自地笑了笑。他把宫洺带过来的食物放到冰箱里,然后继续窝在电视机前打游戏。他刚坐下来,就觉得胃里一阵难受。他冲到厕所里,弯下腰,冲着马桶哇地吐出一口黑血。腥臭的、黏糊的、半凝固的血液混杂在马桶的底部。崇光伸出手按了冲水。他拿过手机,拨了个号码。“喂,刘医生,我崇光啦。你不是叫我如果发生吐血症状就给你打电话吗?”崇光 顿了顿,说:“所以我现在打啦。”他拿过一张纸巾擦掉嘴角的血,在电话里苦笑了几声。他在床边坐下来,安静地听那边的人讲话,不时地点点头,“嗯”几声。过了会 儿,他眼圈红红的,喉咙含混地说:“可是我不想死……”电视机上是华丽的游戏画面,无数的战士拿着枪支冲锋陷阵。他揉了揉眼眶,吸了下鼻子,沙哑地小声重复着:“可是我不想死啊。” 躺在床上可以看见雪白的天花板。再加上雪白的床单。就可以幻想自己是在一个雪白的世界。我们所熟悉的雪白的世界,有医院或者天堂。崇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拿起电话想了想,还是没有拨打宫洺的电话。“他不知道也好。”他这样想着,翻身起来拿起手柄,“死前至少要过关啊!”他 睁着红红的眼睛,盘腿坐在地板上。 公交车开到离学校还有五站路的时候,南湘打我的电话。我接起来,就听见电话里春潮涌动的声音。隔着电话我都知道她现在一定像一条喝了雄黄酒的蛇一样,扭得火树银花的。 “林萧!Neil在学校啊!他到了!你快点快点回来啊!”她在电话里感觉都快休克了。 电话里,南湘告诉了我中午Neil把一辆敞篷的奔驰直接开到女生宿舍楼下(不用说,肯定又是搞定了门卫),整栋楼女人的内分泌都被他搞得失调了——当然除了顾里。顾里拖着沉重的身躯,用一副人之将死的表情迎接了Neil一个大力的拥抱,整栋楼的女人们在那一瞬间都屏住了呼吸。之后,南湘也获得了一个胸膛弥漫着Dolce&Gabbana香水的拥抱。 我也迅速地在公车上热血沸腾了起来。 不过五分钟之后,公车就堵在了马路中间,一动不动。

    当然,当他的闹剧在宫洺也加入战争之后,达到白热化的状态。或者说是,演变成一场不可控制的、两个完美主义者之间的决斗,在宫洺和顾里两个人的字典里,都是没有“输"这个字的。

    我、顾源、Neil、蓝诀,甚至唐宛如,都躲在一边,瑟瑟发抖,恐惧地看着面前两个小宇宙都燃烧到了极限的人互相投掷着雪球。他们动作敏捷,手起刀落,并且伴随着无数中英文的口头攻击。

    我们一排观众站在旁边,表情沉痛地揉着太阳穴。

    当他们两个消停下来的时候,我们看见了像刚从雪里刨出来落难者的宫洺,他的Gucci黑色小西装被扯到了肩膀下面,而对面的顾里,表情像是曼哈顿自由岛上的胜利女神一样,但是,她的礼服皱巴巴的,像是刚从洗衣机理拿出来,鉴于上面都是雪和冰渣,或许也可以说是刚从刨冰机里拿出来的。

    “Kitty!去帮我倒一杯香槟过来!我中场休息!"宫洺咬牙切齿地面对着顾里,头也不回地对Kitty说。Kitty尴尬地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去倒香槟。

    “蓝诀!去往他的香槟里投毒!"顾里一脸寒霜,冲着宫洺,头也不回地说。蓝诀努力在脸上假笑了一下,朝香槟跑了过去。(……)

    我只能说,他们都是顶级的助理。

    “我不得不提醒你,收购成功的话,我就是你们公司的大股东,你敢毒死我,我就让你们公司所有的人喝西北风。"宫洺洋洋得意地,用他那张冷冰冰的脸,假笑着对顾里说。

    “哦哟,我收到了惊吓!"顾里反唇相讥(这个时候,我和唐婉如都同时抬起了头,想看看顾里有没有扶住胸口)“你别忘记了,收购成功的前提,是你答应让我成为新的财务总监。哼哼,你敢让我公司的人都喝西北风,我就敢偷光你们公司的钱,让你们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于是,他们两个又开始了疯狂的雨雪攻击。

    周围的人看了看,知道这场战役在所难免,于是,我们纷纷痛苦地选择了阵营,随后尖叫着加入了战斗,我本来想跑到顾里那边去,结果被崇光狠狠地拖到了宫洺的阵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你!"

    坐在屋檐下的我和Kitty,持续不断地对崇光吼:“崇光,医生说了你不准乱动!"“NO!你给我离那个放香槟的台子远一点!"“不行!你根本不能吃烤肉,别忘了!你的胃被割掉了五分之二!"“顾源!你再砸他我就把顾里的头发拔光!"

    当然,和我们一起尖叫的还有顾里,不过她尖叫的原因和我们不一样,每当顾源被雪球砸中的时候,她就会扯着耳朵(不过是我的耳朵)尖叫起来:“顾源!你穿的可是Prada!"之后我清楚地听见了宫洺在背后小声地喃喃自语:“这里每个人穿的都是Prada。"很明显,顾里也听到了,因为她下一句话,就是死命地尖叫:“顾源!砸崇光!砸他的头!"

    “滚你丫的!凭什么啊!"我被惹毛了,转过头对着他们吼:“Neil,是好姐妹的话你就帮着崇光一起砸顾源!"Neil一听,迅速加入了顾源的阵营,共同攻击崇光。(……)

    我目瞪口呆的同时,听见崇光一边躲避,一边对我深情告白:“林萧你闭嘴!我恨你!"

    我和宫洺同时埋头,双手揉着太阳穴,表情非常地忧愁。

    当然,唐宛如也绝对不会错过这样尖叫的好机会。不过她是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尖叫,准确点说,她也在院子里,每当被顾源、蓝诀和崇光集团扔过来额雪团正中胸部的时候,就会发出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喜欢的吼叫声来。尖叫了几次之后,顾里实在收不了了,于是,她就果断的加入了他们(……)。但是,她刚刚跨进战区一大团雪就迎面而来,砸在她早上花了一个小时才弄好的头发上。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挂着脸上的雪,她被惹毛了。

    三分钟后,Neil蹲在墙角求饶,准确地说,如果不是还能看见他从雪堆里露出来的Dior靴子,我不会知道被顾里埋进雪里的人是谁。顾里气宇轩昂地走回顾源身边,得意地甩着她(散乱一团,像刚刚被一直鸡飞到头上扑腾了半天的疯婆子般)的头发。

    顾源忧愁地看着她,顾里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了:“嘿!嘿!我只欺负女孩子不对,但是是他先动手的!"

    当然,当他的闹剧在宫洺也加入战争之后,达到白热化的状态。或者说是,演变成一场不可控制的、两个完美主义者之间的决斗,在宫洺和顾里两个人的字典里,都是没有“输"这个字的。

    我、顾源、Neil、蓝诀,甚至唐宛如,都躲在一边,瑟瑟发抖,恐惧地看着面前两个小宇宙都燃烧到了极限的人互相投掷着雪球。他们动作敏捷,手起刀落,并且伴随着无数中英文的口头攻击。

    我们一排观众站在旁边,表情沉痛地揉着太阳穴。

    当他们两个消停下来的时候,我们看见了像刚从雪里刨出来落难者的宫洺,他的Gucci黑色小西装被扯到了肩膀下面,而对面的顾里,表情像是曼哈顿自由岛上的胜利女神一样,但是,她的礼服皱巴巴的,像是刚从洗衣机理拿出来,鉴于上面都是雪和冰渣,或许也可以说是刚从刨冰机里拿出来的。

www.773.net,    “Kitty!去帮我倒一杯香槟过来!我中场休息!"宫洺咬牙切齿地面对着顾里,头也不回地对Kitty说。Kitty尴尬地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去倒香槟。

    “蓝诀!去往他的香槟里投毒!"顾里一脸寒霜,冲着宫洺,头也不回地说。蓝诀努力在脸上假笑了一下,朝香槟跑了过去。(……)

    我只能说,他们都是顶级的助理。

    “我不得不提醒你,收购成功的话,我就是你们公司的大股东,你敢毒死我,我就让你们公司所有的人喝西北风。"宫洺洋洋得意地,用他那张冷冰冰的脸,假笑着对顾里说。

    “哦哟,我收到了惊吓!"顾里反唇相讥(这个时候,我和唐婉如都同时抬起了头,想看看顾里有没有扶住胸口)“你别忘记了,收购成功的前提,是你答应让我成为新的财务总监。哼哼,你敢让我公司的人都喝西北风,我就敢偷光你们公司的钱,让你们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于是,他们两个又开始了疯狂的雨雪攻击。

    周围的人看了看,知道这场战役在所难免,于是,我们纷纷痛苦地选择了阵营,随后尖叫着加入了战斗,我本来想跑到顾里那边去,结果被崇光狠狠地拖到了宫洺的阵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你!"

    本来双方势均力敌,但是,唐宛如战斗力实在太强,我们渐渐败下阵来。

    中途技术暂停的时候,我、宫洺、崇光和Kitty看着站在对面的五个人——顾源、顾里、唐宛如、Neil、蓝诀,我们冲着对方阵营抱怨:“不公平!我们只有四个人!"

    顾里挺身而出,拉着Neil和唐宛如的手说:“但我们这边有三个女孩子!"

    “哦哦哦哦顾里!我祝你被砸的连你妈都不认识!"Neil气炸了,脸鼓的像一个气球。

    顾里笑了笑,有点嗔怪地对他说:“亲爱的,你说什么,我妈本来就不认识我,我自己都不知道生母是谁,呵呵。"

    我站在对面,眼睛都快脱框了。

    Neil气鼓鼓地退出了战斗,蓝诀也举手投降,Kitty也一瘸一拐地战败退出了比赛,现在好了,剩下顾里、顾源、唐婉如。以及崇光、宫洺、我,我们依然大眼瞪小眼。

    巨大的夕阳笼罩在院子上面,看上去就像是特效做出来的场景,美好得不真实。

    蓝诀在屋子里放起了音乐,是美好的圣诞歌曲,一个温柔的男声在唱着颂扬圣诞和爱情的旋律,钢琴和苏格兰风笛的伴奏。

    软绵绵的积雪,把整个长满水杉的花园装点得像是随时会有圣诞老人驾着雪橇从里面跑出来,然后一路撒下各种礼物盒子一样。

    夕阳的光芒笼罩在我们的脸上,让每个人看起来都年轻了好多。头顶飘落的雪花,像是精美的白金别针一样镶嵌在我们的身上。

    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人,一起发出如此开心的笑容。

    我站在边上,心里装满了像是温热的蜂蜜水一样甜蜜的情绪。眼前的场景,像是打了柔光的慢镜头一样,持续在我的面前放映着。我看着热闹的他们,斗嘴的他们,彼此殴打的他们(……),喝着香槟脸红的他们,醉醺醺地胡乱开玩笑的他们,真想时间永远停在这里。

    这是离上海市中心很远的顶级别墅区。

    能够踏进这个区域的人非常非常少,但是,这里却一点都不冷清。

    我想,离我们很远的市中心,现在肯定也是一片洋溢着幸福的景象吧。

    因为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是上海最漂亮的时节,甚至比春节的时候还要漂亮。所有的灯都开了,每一栋摩天大楼都在飘满雪花的天空里闪闪发光。满街的扯都开得很慢,因为总是有戴着红白圣诞帽的外国小孩,叽叽喳喳地在大街上乱跑。但是每一个司机都笑得很开心,他们还会摇下窗户,朝可爱的小孩子丢出一块糖。

    所以的商场都在打折,就连从来不打折的Hermes和LV,店员脸上也充满了温暖的微笑——或者说这也是某种程度上的额外赠品。

    每一间餐厅都挤满了人,暖洋洋的暖气从窗口蔓延到街上。很多很多的情侣都在街上手牵着手,像是王菲歌里唱的那样,慢慢地走着看细水长流,或者越过千堆积雪。无论是穿着牛仔裤,染着金黄头发的年轻学生,还是穿着Gucci的贵族们,都从车上下来,在欢乐的街上漫步,整个城市像被洒满了金粉一样发光。

    圣诞的钟声不时在外滩响起来,飘荡在浩浩荡荡的江面上。

    每一年,是最漂亮的时候。每一年,最最温暖的时候。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宫洺咬牙切齿地面对着顾里,我并没有把崇光上

上一篇:看见顾里,准备送到宫洺家去 下一篇:但是我并没有看到预想中Kitty满脸得意或者如释重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