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但是有什么事情会让我和顾里还有Neil三个人都那
分类:文学天地

而此时,离新天地不远的淮海路上,宫洺正站在落地窗前。他把额头贴在窗户玻璃上发呆。 周围的人都下班了,唯独他和Kitty还在公司。 敲门声打断了他。 他回过头,看见面色凝重的Kitty站在他的面前。 他很少看见Kitty这么紧张的样子,他走过去,低下头问她:“怎么了?” Kitty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显得镇定和专业,因为宫洺的习惯是就算是火警,你也要镇定地提醒他。 Kitty拿出一份文件,说:“这个是我无意中从公司内部网络里找到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宫洺接过来,他低下头看了几页。迅速地抬起头来,抓着Kitty的肩膀,声音里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恐惧:“这个文件是……真的?” Kitty闭上眼睛,点点头,她的身体轻轻颤抖着,像是快要站不稳了。 宫洺退了几步,坐下来。接着他拿起了电话,响了几声,电话接起来,他说:“我是宫洺。你现在来我公司,我要给你看个东西。” “这么晚了,看什么?”对方懒洋洋的声音。 “你过来了我告诉你,如果这个是真的,爸妈都完蛋了。” “谁爸妈?” “我爸爸,和你妈妈。他们下半辈子,都完蛋了……”宫洺的声音轻微地发着抖。 “你在公司不要走。我马上过去。”电话那边,崇光迅速翻身起床,随便穿了双鞋子就冲下了楼。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都几乎已经要睡着了,虽然我知道才晚上9点。 我接起来,顾里的声音像是三天没吃饭一样虚弱,我调侃她:“你不至于吧?逛个街搞得像被殴打了一样。”她根本没有听我在说什么,或者说,她现在的智商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隔着电话,我也能听见她慌张而又恐惧的声音,语无伦次地说:“林萧!你到新天地找我!快点来……你快点来新天地找我……来新天地……” “我都睡了……” “你快点过来!!”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觉得顾里在电话那边哭——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也有点紧张了起来,于是我一边从被子里爬起来,一边夹着电话说:“好,那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过去。你不要动哦。” 我衣服也没换,穿着睡衣,穿了双拖鞋,下楼打车。出门的时候我妈还一个劲问我这么晚了去哪儿,我头也没回地说去找顾里,然后就冲下楼去了。 一路上,顾里平均五分钟就给我打一个电话问我到了没有,说实话,我被这么反常的顾里搞得毛骨悚然。我内心漫延出一些恐惧,像是冰冷而黏稠的液体渗透进我的心脏……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一向如同冰川一样的顾里如此惊慌。我问Neil和她在一起吗,她说在,这让我稍微安了点心。 到达新天地的时候,我迅速在路边的星巴克买了一杯咖啡,我要把睡意赶走,免得等一下面对着惊慌失措的顾里打出呵欠来——日后我一定会被她追杀的,我太了解她了。 我拿着纸杯外卖咖啡朝I.T店那边跑,一路上的外国人和锦衣夜行的浓妆女人,都纷纷打量着我这个穿着睡衣和拖鞋的女人——没有被警察带走,真是我的运气。 我在大屏幕下面找到顾里和Neil,他们两个看上去糟透了。 我可以理解顾里看上去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看见蹲在一边的Neil也脸色发白,没有血色,心里就一下子慌了。 我说话也跟着哆嗦,我一小步一小步地走近顾里,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不敢走近她——可能是她披散着头发、抱着肩膀哆嗦的样子吓到我了。 坐在台阶上的顾里抬起头看向我,她的脸色像死人一样白,嘴唇也一点血色也没有。她站起来,抓着我的手,几次想要说话,都没有说出来。 我被她搞得快窒息了,一种像是冰刀一样的恐惧插进我的心脏里。我抓着她的手,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告诉我,你告诉我,顾里。” “她还活着……”顾里哆嗦着嘴唇,“那个女人还活着,她和简溪在一起……” 我看着面前陷入巨大恐惧的顾里,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我抬起头看Neil,他发抖地站在边上,肩膀收紧,双眼里都是恐惧。 我脑子里匆忙闪现过一些画面——我知道一定是一件我们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有什么事情会让我和顾里还有Neil三个人都那么恐惧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然后,突然的,像是一道闪电一样,我被击中了。 心脏上像是瞬间破土而出一棵疯狂生长的巨大食人花,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就用它肥硕的枝叶遮盖了所有的光线,巨大的黑暗里,无数带刺的藤蔓缠绕攫紧我的喉咙…… 我僵硬地转动着脖子,听见咔嚓的声音,整个头皮和后背都在发麻,像是身后有一个鬼魂在扑向我。我望向顾里,我知道此刻我的脸色和她一样死白,Neil也是一样。 ——那是唯一发生在我们三个人身上的秘密,我们死守着谁都没说,连和我最亲近的南湘,都没有告诉过。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像是埋葬尸体一样掘地三丈,把这个秘密埋进记忆里。 而现在,它破土而出了,张开巨大的食人花盘血淋淋地对着我和顾里。 我站不稳,手上的咖啡翻倒下来,淋在我和顾里的裙子上,我们彼此失去魂魄般对望着,没有反应,一动不动。 顾里抓着我的手越来越紧,像要掐进我的血肉里。她的声音听起来像鬼在哭: “高中时,我们把她逼得跳楼自杀的那个女的……她还活着……”

    我在窗外打了一条“你在干吗呢”的消息给他,发送完毕之后,他丢在旁边地上的手机就响起来。他看了看,露出了好看的笑容,开始回短信。

    “你们男人!都废了!”我恶狠狠地瞪他们两个。

    气里散发出干净的洗涤香味来。我在他开口之前,抱住了他。我对他说:“没有关系,不用解释的。”然后我转身快步地跑开了,留下身后眼眶红红的简溪。但是,当我出了校门,拿起手机看到刚刚简溪在教室里发给我的讯息的时候,才明

    我慌张地逃离了这个异常尴尬的局面,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大脑里在想些什么。身后是简溪追过来的声音。他走过来拉住我,低着头,没有看我。他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我只能看见他垂在眼睛前面的刘海,却看不见那双一直温柔地看着我眯起来微笑的眼睛。

    儿抬起头来望着Neil,皱着眉头,满脸悲伤地低声问他:“顾里怎么办?”而隔着他们十米开外距离的我,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转身悄悄地离开了。我把他们两个留在了我的身后,就像我刚刚把简溪留在了我的身后一样。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去之前,我悄悄打了他家里的电话,确定没有人在家之后,才提着粽子出发。我准备悄悄地放到他的冰箱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不留下一片云彩”。

    过了一会儿,顾源像是若无其事地对我说:“你最近没去看简溪吧,有空去看看他。”

    简溪站在我的面前,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一直低着头,身上的白色T恤在傍晚的空

    “嗯,我们也马上回学校去了。”顾源喝着咖啡,点点头。

    而简溪刚刚打完发送给我的消息,让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去他家打PS3。”顾源翻着小半个白眼,“而且,你那个‘也’字是什么意思?是在抱怨我之前和你们家简溪一直‘搞’在一起是吧?”

    我抬起手摸摸他的头发,心里几乎想要呐喊般地告诉他,这个女的是当年我和顾里搞死的林汀的妹妹,你不要让她接近你。可是我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了!!”我飞快地一边冲出了大堂,一边在内心里用海豚音尖叫着。我此刻满脑子都是巨大的粉红色的感叹号,这个世界太过疯狂了。

    我的心突然像是高空弹跳一般地坠下去。

    而更要命的,是他手上提着刚刚从超市买来的各种蔬菜和肉。他看见我,面无表情地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我在家做饭,你要来吃么?”

    我打开宿舍的门,顾里刚好从她的房间出来。我盯着她的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她说刚刚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我像是被人突然抽空了大脑,甚至下意识地想要去睡觉,然后醒来一切都只是梦。顾里看着脸色苍白的我,抓着我的胳膊,她问我:“你怎么了?”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平静地看着她,眼睛里滚滚地流出眼泪来。她被我吓住了。我轻轻地把她抓着我的手放下,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锁起来。南湘不在,整个房间里是一片黑压压的死寂。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停地流眼泪。

    夏天的夜晚很快降临了。

    嘀嘀的声音,让教室里面的简溪和林泉,同时转过头来看向我。

    当我到了简溪学校,七拐八弯地找到他寝室的时候,他却没在。他的室友告诉我他在学校画室。我谢过了他的同学,转身开始再一次询问去画室的路。

    终于站在美术教室窗外的时候,我看见教室里孤零零的简溪。

    “你们两个怎么也搞在一起?”我再一次地激动了。

    自己残留的最后一股魂魄。我看见Neil伸手放在顾源脑后,把他拉向自己,他们的嘴唇咬在一起。但是我的大脑却拒绝接受这些讯息,我难以反应出,他们是在接吻。当他们两个分开的时候,顾源有点站不稳的样子往后退了退,他低下头,过了一会

    “呵呵,你和南湘、顾里、唐宛如,你们手拉手去厕所,晚上只穿着内衣挤在一床被子里聊天,互相梳头发……你们比我们厉害多了。我和简溪至少还没挤在一个被子里过吧……”顾源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歪起头想了一想,似乎不太确定地语气弱了下来。

    我当下决定了,“我等下就去简溪的学校。”

    大雨结束之后,一场罕见的冰雹,在六月里,席卷了浦东。乒乓球般大小的冰球,从天空上飞速而剧烈地砸了下来。

    “啊!你们有过!我就知道!”我像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

    他坐在地上,面前摊着一张巨大的排球比赛的宣传海报,他用画笔涂抹着。过了会儿就坐在一边休息。

    样,灰蒙蒙一片。所有的心跳变得慢慢微弱起来。

    我“哦”了一声之后,觉得气氛有一点微妙,隐约觉得顾源那张镇定轻松的脸上藏着不肯对我说的秘密。我甚至有错觉他和Neil还悄悄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感觉像是Neil也知道的样子。

    上海像是突然变成了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巨大洞穴,无数的黑暗气流刷刷地朝地底深渊里卷去,我在洞穴边上摇摇欲坠。瞬间从水泥地面下破土而出的那些疯狂的黑色荆棘,哗啦啦地摇摆着,随风蹿上天空。长满尖刺的黑色丛林,一瞬间牢牢地包裹住了整个上海。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是有什么事情会让我和顾里还有Neil三个人都那

上一篇:但是我并没有看到预想中Kitty满脸得意或者如释重 下一篇:上海中心,顾里瞄了一眼窗口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