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773.net元成的阿爸出生,镇平县今起大移民
分类:文学天地

www.773.net 1

一脚踩下去,拔起脚顺着腿能往下流油。这是淅川县最为富饶的丹阳川、顺阳川、板桥川等沿丹江三大川的真实写照。但为了南水北调,他们和原淅川县城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一并被淹没在丹江水下。从1958年开始,在长达18年的丹江口水库库区初期移民搬迁过程中,淅川移民20.2万人。

www.773.net 2

丹江口水库

今天,2010年6月17日,还是为了南水北调,淅川县又有近23万亩土地及土地上的3个集镇、36家工厂及大批的基础设施要被淹没在丹江水下,淹没指标占了丹江口库区河南、湖北两省六县市总淹没指标的一半,淅川县要再次动迁移民16.2万人,迁移人口占了全县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多。

2012年秋天,面对外公何兆胜的离世,时年22岁的姚昆玉猛然发觉,身为淅川移民的后代,自己对祖辈那段跨越半个世纪的迁徙历程竟是那么的陌生。

我与南水北调

为了南水北调,为了京津等缺水城市能够按时喝上丹江水,这些朴实无华的群众,一步一回头,眷恋地张望着自己的故乡,又义无反顾地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

如今,作为淅川移民报告团的一名成员,姚昆玉已经能够动情地向陌生人讲述外公的移民历史。尽管稿子讲了又讲,可每到情深处,她还是会红了眼眶。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起点在河南省淅川县一个叫陶岔的地方,丹江口水库差不多一半的水面也位于淅川县境内。吴元成的老家在淅川县盛湾镇分水岭村。分水岭村就在丹江边上,到淅川县城有五六十公里的路程。

淅川县今起大移民

从1959年到2011年,在长达50多年的时间里,因为丹江口水库的修建,何兆胜在移民搬迁的路上,辗转三省四地,从血气方刚到白发苍苍,最终长眠异乡。

元成生于1961年,是家中的老大。他的父亲是一位“墓生子”,也叫“过得娃”,这是南阳一带对父亲死后才出生的孩子的称呼。1938年,元成的爷爷吴文魁大汗后喝了一瓢凉水,结果竟感染伤寒去世。挺着大肚子的奶奶在族人的帮助下,将爷爷安葬在老家附近的南栈沟。不久,元成的父亲降生。20年过去,1958年夏,元成父亲在全国人民吃大食堂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时候,感染上了和元成爷爷当年一样的病,久卧病床,瘦骨嶙峋,眼看不久于人世。那时,元成奶奶已在解放初改嫁到埠口街赵家,而村里人人都在忙着大炼钢铁,无人照料元成生病的父亲。奶奶听说后,跑回分水岭,找人抬着儿子到埠口街求医,将养多日后,终于康复。当年9月,丹江口水库大坝在凤凰山、黄土岭开工,身体刚复原的元成父亲随着淅川民兵五师田川团,与河南邓县六师、湖北天门县七师一起,组成右翼兵团,鏖战丹江口右岸工地;均县师、郧县师、机械化师等在左岸、坝基处施工。10万大军驻草棚毡房,吃粗茶淡饭,手持简单的工具,胸怀火热的斗志,要把孙中山、毛泽东等人倡导的南水北调的构想变成现实。

根据河南省南水北调丹江口库区移民安置指挥部的规定,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第一批移民搬迁将于6月17日正式实施,淅川县库区移民涉及10个乡镇,57个村,计划分102个批次完成,移民规模和难度均大大超过试点移民。

何兆胜的一生,正是丹江口库区移民史的缩影。为了一池清水能够顺利北上,从1952年提出南水北调工程构想以来,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先后有40万人远离故土。而在丹江口水库另一端的湖北省十堰市,共有49.6万人投身到两次大规模移民潮中。

1960年麦收时分,元成父亲和他的乡亲们亲手修的大坝围起的水库将要蓄水淹掉自己的家,大批淅川库区群众要么支边青海、要么在丹江口修大坝,老家劳力不足,元成父亲和上万民工一起被抽调到尚未淹没的淅川县古镇李官桥一带割麦。奶奶操心儿子的婚事,趁此机会带着一个女孩子,从埠口街来和自己的儿子见面。这期间,因苏联撤走专家,以及大坝因赶进度出现质量问题,施工暂停,各县民工多数返乡。元成的父亲也返回分水岭,不久结了婚。第二年,有了元成。

从6月17日开始至9月10日,这些移民将分批搬迁到郑州、平顶山、新乡、许昌、漯河和南阳市的部分县市。

“国家至上”,这是姚昆玉为报告起的名字,或许也是对这段移民历史的最好概括。

元成说,作为家中的长子,他最早的记忆始于1966年。那天,父亲带着四五岁的元成过丹江,小划子走到清澈的江心时,父亲给他一枚硬币,让他扔进江里,以保平安。这是元成第一次去丹江岸边香严寺下寺附近的古镇埠口街。如今,老埠口街和香严下寺早已被丹江口水库淹没。当元成和父亲到达埠口古镇的时候,姑父和姑姑正在房坡上揭瓦,满脸满身灰土,他们在拆除自己的家园,要移民去往湖北。这年夏秋之间,元成的姑父彭德洲一家、1959年到青海省德令哈支边刚刚回来的大伯吴占定一家、大姨夫乔松山一家、六爷吴文禄一家,还有此时已离婚的奶奶,随着数万移民大军迁到了数百公里之外的湖北荆门县、沙洋县、钟祥县。

五分之一淅川人将迁移

“看上面怎么安排”

后来,因连年天灾人祸,加上家中不断添丁增口,淅川老家分水岭生活困难,元成先后三次前往荆门,跟随奶奶生活。元成说,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去的时候是腊月间。天不亮,分水岭还在沉睡中,父亲就把他叫醒,母亲帮他穿上小黑棉袄,在瑟瑟寒风中离开分水岭。先步行穿过八里沟,再坐小划子,再步行,赶往张营码头买票上汽船轮渡,傍晚抵达丹江口大坝附近的河南码头,再步行到丹江口火车站,坐上前往荆门的火车。这是元成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坐火车,新奇得很。第二天到达荆门县后,又坐汽车,最后步行前往奶奶所在的移民点。父亲停留了一天后,把元成撇在那里,整整一年。奶奶后来告诉他,父亲去接他回淅川时,几乎认不出他了。当时他正在村后的大渠里玩水,身上泥糊糊的。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从丹江口水库引水调送到北京、天津。输水干渠全长1277公里,年调水规模130亿立方米,惠及鄂、豫、冀、京、津三省两市1亿多人口,可有效解决京、津等华北地区水资源短缺问题。

姚昆玉从母亲那里零星听说过一些有关移民的片段,可在她的印象中,外公何兆胜始终对那段历史保持着沉默。在丹江湖岸边居住的那段岁月,每每回到淅川,姚昆玉总能看到外公坐在自家门前,良久不说一句话,只是呆呆望着坡下清可见底的湖水,好似岁月在他的心底越积越厚,浓得已经无法化开。

回来不久,奶奶从湖北荆门回来探亲小住,临走,又把元成带往荆门。大约半年左右,因为要上学,父亲去把他接了回来。小时候,因为两省来回跑,元成很顽皮,不好好读书,常逃学,打架,学习自然不好。本家二大是民办教师,曾用课本敲打他说:脑袋瓜是砖头瓦块砌的,还用石灰灌过缝。正好大伯回淅川,大约是因为械斗要返迁,想在当时还是邓县管辖的九重公社落户。回荆门时,顺道把他带走。大伯为了省钱,从荆门火车站下火车,不愿买票坐汽车,一直哄着让他步行。这次元成在那里待了将近一年。然后,父亲在送大妹爱菊去荆门小住的时候,把他接了回来,这才开始好好上学。

淅川县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和主要水源地,也是工程主要淹没区和移民安置区。为保障中线工程供水,丹江口大坝自2005年9月开始加高续建。坝顶高程将从初期的162米加高到176.6米,设计蓄水位由157米提高到170米,蓄水后水域总面积将由745平方公里增加到1050平方公里,其中,淅川县水域面积由362平方公里增加到506平方公里,占整个库区水域面积的48.2%。

1958年,丹江口水库开始修建,淅川县从3万多名报名者中选出8008人,分三批前往青海安置点,支援边疆建设。为了让这8000余人能够扎根青海,淅川县政府继续做工作,动员家属一并前往,迁徙人数最终达到了2.2万余人。何兆胜便是这支远行队伍中的一员,那年他23岁,随他一同前行的还有新婚仅两个月的妻子。

元成的奶奶有先见之明。1985年寒假,奶奶思乡情切,要正在河大读书的元成接她回河南。她说,我跑了一辈子了,不想死在外面。元成接到她,老人家要去北京看毛主席纪念堂。她说,毛主席活着,我没见过,我现在要去见见。从纪念堂出来的时候,元成看到她掉泪了。除夕晚上,元成和奶奶坐火车返回河南,又转汽车回到淅川分水岭。之后几年间,奶奶身体开始变差,经常卧床不起。她指着屋后的一棵楸树说:娃子,给我看好了,我百年了,用这个给我做枋子。枋子是南阳的方言,就是棺材。在奶奶还能跑得动的时候,自己仄歪着小脚登上门前的山坡,在最高处选了一个能安放一口棺材的石窝子,对元成父亲说:把我埋到这儿,娘可不想回头叫丹江水淹住了。那时候,老人已经知道,丹江口大坝还要加高,要南水北调,还要搬迁。1994年,漂泊了一辈子、辛劳了一辈子的奶奶撒手人寰,就安葬在她自己生前选定的墓穴里。三年后,元成的父亲因患胃癌去世,埋在同一座山的半山腰里,那是他自己生前在石缝之间开垦的一小片荒地,离元成奶奶的坟墓相距不过数百米。

蓄水位的提高,将淹没更多的土地和村庄。丹江口库区需移民搬迁33万人,其中河南省丹江口库区淅川县需搬迁安置农村移民16.2万人,迁移人口超过全县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新增淹没土地近23万亩,淹没3个乡镇、36家工厂及大批的基础设施。

从山清水秀的淅川到青海黄南自治州循化撒拉族自治县,一路上山高风大、路险人稀。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到达目的地后,何兆胜还是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四面都是光秃秃的黑石山,不见树、不见草、不见人,空空的土坯房里只有冰冷的土炕。因为高寒缺氧,甚至得个感冒就可能丢掉性命。

元成虽然有移民的生活经历,但他本人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移民。元成的家在分水岭村的山坡上,房子位置较高,在搬迁高程以上,因此可以留在当地。但1968年秋,元成的父亲决意要把全家迁往荆门。家里粮食都卖了,家具也大多送人。就在这个时候,奶奶的弟弟,也就是元成的舅爷,从荆门探亲回来,到家就臭骂元成的父亲:“人家蛮子都在拿铡刀砍咱河南人,你还去?!”元成的舅爷会有这样的责骂,是因为随着1967、1968年大批移民进入江汉平原,淅川移民与当地群众不断发生土地纠纷,生产生活矛盾不断升级,并在1968年8月1日集中爆发械斗。在荆门十里铺公社及其周边,当地人率先袭击各个移民点,淅川移民随与之发生大规模械斗,双方以土枪、铡刀、桑叉等为武器,血战数日,均有伤亡。械斗事件很快引起湖北、河南两省以及武汉军区和中央的重视,最终经过解放军进驻和两省及荆州、荆门干部做工作,将伤人性命者法办,移民情绪才得以平复。但事件余波不断,直接造成大批淅川移民返迁,或投亲靠友,或散居于丹江沿岸,以垦荒、打渔为生,并逐步形成了无户口、无土地、无房产的“沿江村”。元成父亲选在这时移民,当然会遭到亲人的反对,这使他家最终还是生活在淅川。

淅川移民强度超三峡

为了生存下去,何兆胜和同乡们开始垦荒种田,每天至少挖开七分荒地或拾回80斤柴禾才能维持生计。他们犁出一垄垄土地,种下青稞、洋芋。高原反应、繁重的体力劳动和长期营养不良,使何兆胜从年轻力壮变成了面黄肌瘦。

元成从出生到当民办教师时候住的老房子,现在早已倒塌,只有四周的根基还在。元成说,他想把房子整整,退休了可以回去住。话虽如此,住在这座在丹江边的房子里,生活并不方便。也许没人会想得到,住在这里最大的不便其实是用水。为保护南水北调水源地的水质,库区沿岸3公里范围内不能住人。元成的家离江边有5公里。前些年,政府曾资助村民建水窖,收集雨水储存起来供平时生活所用,否则就要往返十来公里去江里挑水,这就是丹江岸边村民的生活用水方式。不知道在家里打开龙头就能哗哗流出丹江水的北中国城市居民看到这些心里会做何感想?

南水北调工程也是中国继三峡工程后最大的移民迁安工程。单从数量上看,南水北调工程涉及的移民和动迁群众人数远不及三峡工程的100万移民,但从完成的时间段和紧迫性看,南水北调移民工程的强度不亚于三峡工程,更大于小浪底移民工程。

何兆胜或许不知,在他迁入青海的第二年,与淅川仅一水之隔的湖北均县县城迁至沙陀营,一座水电城市就此兴起。均县周边农民随即迁往咸阳、随州等地,人数达16.2万人,其中内安8.7万人,外迁7.5万人。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难点在移民。从根本上说,丹江口水库淹没的不只是一些房产田舍,而是这里的人民千百年生生不息绵延生存的家园,但库区水位的不断升高将把他们从这片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上连根拔起。没有移民的牺牲,就没有南水北调中线建设的成功。对丹江口水库的建设,河南、湖北两省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到2012年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移民,很多资料都有描述——当然,各有不同的角度。但作为切身经历者,元成和我一起在反映这段历史的时候,觉得仅宏观描述移民的过程远远不够,我们决意要一个个走近这些移民,听听他们对自身经历的描述,听听他们的心声,并把这些内容真实地传递出来,以真实地还原一段历史。也就是说,我们做的其实是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丹江口水库半个世纪移民生活的实录、口述史。

始于1993年的百万三峡移民工程进行了10年;始于1992年的小浪底移民工程前后花了11年才完成20万移民的安置;而淅川县丹江口库区移民搬迁时间只有2年。

1960年6月,姚昆玉的母亲何宏珍在青海出生,何兆胜从此每天要做两个人的活儿才能给家人挣口粥喝。一年后,有人被饥饿和疾病夺去了生命,淅川人开始想念家乡。

民工师长

淅川县移民工作面临着4个“前所未有”:搬迁任务前所未有,全县16.2万移民,超过小浪底移民最多的新安县,也超过三峡库区农村移民人口最多的万县市;搬迁安置的力度、规模和强度超过了长江三峡和黄河小浪底工程,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也是中华民族历史,包括世界史上水利移民前所未有。

“咱回老家吧!”面对妻子的哀求,何兆胜说:“等等吧,看看上面怎么安排!”而此时,已有人开始偷偷返回淅川。等来等去,何兆胜等人成了最后一批回乡的移民。

丹江口大坝建设开工前夕,各师师长、政委们从河南、湖北各县先期到丹江口报到。淅川县第五师师长杨富才就是其中一位。

淅川移民搬迁分三批进行:其中,试点移民1.08万人,已于2009年9月5日完成搬迁任务;第一批大规模移民6.47万人将于近日开始;第二批移民8.61万人,目前的对接工作已基本结束,2011年4月底前完成搬迁任务。

1962年初,在计划中要确保完工的年份,丹江口工程却因存在严重质量问题而暂停施工,大片肥沃土地随之显露出来。何兆胜以为从此可以安居乐业,然而两年后,丹江口水库一期工程修复,淅川县开始向湖北荆门、钟祥两地移民6万多人。

2016年5月29日,我们在丹江口市均县镇采访大坝建设者周宏喜老人的时候,获悉了一条线索,已故第五师师长杨富才的后代大多在丹江口生活。当天下午,我们费尽周折才在丹江口市工商银行大楼下“堵住”了杨富才的二儿子杨建全。已过花甲之年的杨建全,身体硬朗。他虽然身在丹江口半个世纪,言谈间,还是地道的河南话、新野话。他深情地讲述了自己的父亲和淅川民工与丹江口大坝建设的不解之缘:

去年移民试点很顺利

在第二次移民潮中,何兆胜一家7口人再次离开故乡,迁往荆门十里铺公社黎明大队14生产队。趟着齐腰深的污水,脚踩黏浊的烂泥巴,穿过“㭎柴”林,何兆胜一家来到了一处用“㭎柴”编制的“统建房”。按照每个移民半间房的标准,何兆胜和其他四家混住在一起,人畜同屋、几代同室。

1958年3月份,俺老爹他一个人先来丹江口的。大批民工来,那都到9月份了。我老爹是先期来对接的。来的时候,他是中共淅川县委委员、农工部部长。那个时候,县委没有常委,县委委员就跟常委一样。

2009年8月16日,在热烈的气氛中,淅川县滔河乡姬家营村71户253名移民登上客车,离开了故乡,举家迁往许昌县榆林乡姬家营移民新村。这次移民试点,拉开了淅川县移民试点的大幕。

随着淅川移民的陆续涌入,当地人口激增,可人增地不增,面对有限的生存资源,当地居民和移民之间的矛盾也迅速激化。当时正值文革时期,武斗不断,在此背景下,当地居民和淅川移民之间爆发了一场剧烈的武斗,双方均有伤亡。

那时候这儿还不叫丹江口市,大坝坝址附近只有沙陀营、朱家湾几个小村子。

试点移民涉及8个乡镇,10个村,69个组,2606户10822人。我省在平顶山、漯河、许昌、郑州、新乡、南阳等6个省辖市10个县(市、区)建设移民安置点12个。至2009年9月5日,试点移民安置工作取得了全面胜利,实现了平安、顺利、和谐搬迁,不破、不损、不少一样物资,不漏、不伤、不亡一人。

为避免武斗升级,荆门市决定将淅川移民分散插入当地生产队,何兆胜被编入了建阳公社白羽大队7组。然而,一些被分散的移民因缺乏安全感,最终选择了逃离。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773.net元成的阿爸出生,镇平县今起大移民

上一篇:《萨克斯狂想曲》创作于1895年,须要自然数额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