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然后对年轻人说,也没有给我指路
分类:文学天地

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日复一日,都俯身跪在人行道上行乞。
  他拿着一个破烂的搪瓷碗儿,敲击着地面,痛苦地在叫喊:“各位好心人,可怜可怜我吧,请施舍个小钱!”
  有一位右脸上有块黑痣的高个子,忽然在这个年轻人的面前站住了。
  年轻人抬头一看,马上就被这个人凌厉的目光所镇住了。他心里发怵,呆呆地瞪着眼望着。
  只见那个高个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币,向上抛了两下,然后对年轻人说:“喂,小丐帮,你想要它吗?”
  年轻人伸出手来,就在这时,高个子却把手往旁一甩,硬币就跌落地上,碌碌地滚动起来,最后掉进了一个窨井里。
  “你想不劳而获?没门!”高个子指着那窨井说,“硬币就在那里,是好汉的,就去把它掏上来;是孬种的,就呆在这儿做条可怜虫吧!”
  那个年轻人瞪起双眼望着,眼神里充满了惊讶和羞愧。高个子向他投以轻蔑的一瞥,摇着头就扬长而去了。
  日月如梭,眨眼之间,又过去了两个十年。
  今年某日,在一个上市公司的庆功聚会上,高个子作为报社的主编、资深记者前来采访。在酒会上,他发觉有人老是注视着自己,而感到奇怪。
  “先生,我们董事长想见见您,请跟我来!”一位小姐把他领进办公室。
  原来注视他的就是这位董事长。寒暄过后,董事长开门见山地说:“我一直在找您呀,我的右脸上有颗黑痣的高个子先生!你可记得那一枚硬币吗?”
  高个子记起来了,惊讶地说:“你就是那个小丐帮?……对不起,冒犯了!”
  董事长拉着高个子的手,来到办公桌后面。只见墙上挂着一个金色框的精美相架,内里红色绒面上镶着一枚硬币!在灯光映照下,它闪烁着银光。
  “这就是你给我的那枚硬币!那天,我折腾了半天,才从窨井里把它掏了出来。就是在那一霎间,我醒悟了,原来我还可以当个好汉……”
  “其实,过后我也很内疚,太过分了,伤害了你……”高个子的脸红了。
  “不,谢谢您,是您下的这剂猛药,才唤醒了我,催我走向新生!”

-End-

看来,表面并非真实,一个人的眼睛更会骗人。

05

背着书包取完了票,手里拿着车票的我在上车闸道口寻找着我的车次,闸道口里边的检票员正在电子显示屏前方检查车次,旁边站了个小伙子,穿着身运动服,双眼澄澈,一头茂密的头发很是青春,我以为他是个高中生,跟我一样在找车,突然,他嘴里呀呀的叫着,用手指着,我望了望周围,并无其他乘客,这才发觉他是在跟我讲话,他双手指着我手里的车票,嘴里说不出一个字,只是在呀呀的似哑巴似的说着,并看着我手里的车票,看到车票上的目的地后,他急切的拉着我指向前方停着的一辆大巴,我望着他眼睛,发现他眼睛里满是急切,嘴里仍旧呀呀的说着我听不清的话,直到他把我拉到一辆车的面前,不停的用手指着那辆车,我看着这辆车,再看看车票,噢,原来这就是我要坐的车,原来他是在给我指路呢!

“昆明。”

——2018-04-06

何靖的眼神瞬间悲伤起来,一下子没了力气。他撸了撸额头,很烫,嘴里泛苦水。他拖着沉重的双腿,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售票窗口。

昨日清明,狂风大作,今日转眼便艳阳高照,适逢清明,看今日阳光甚好,准备坐车外出,所以事情便是发生于车站。

终于,在第四天上午,何靖看到了那个络腮胡大黑痣。

终于,车里悠闲的玩着手机的司机把车门打开了,离发车还有七八分钟的样子,我和其他乘客陆陆续续的上了车,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正准备取下书包,眼前伸过来一个纸牌子,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在车站以献爱心的方式乞讨的人,这种方式的乞讨在车站最普遍,记得每次去车站坐车都会碰到,然而大多数次我都会“残忍拒绝”,因为我不知道他是真的生活穷困,还是在故技重施,又或是借用你我的同情心来维持生活,不管这种乞讨是真或假,打着献爱心的幌子央求乘客给予他金钱,我并不感冒,所以我并没有理睬,继续整理着自己的书包。然而这块在我眼前明晃晃的牌子并没有丝毫“退步”,我打算明确的表示拒绝,然后当我抬起头,看到拿着牌子的是三十分钟前给我热情指路、让我佩服的小伙儿时,我恍惚了。

何靖听到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没抬头,只是低头回话。

记一次印象深刻的被骗经历

火车站。人,还是和何靖之前看到一样多。空气,依然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不畅快。

这时他不再用手指那个纸牌子,而是做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眼睛里满是不屑,仿佛刚开始给我指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无论如何,我惊呆了,原来他从刚开始给我指路那一刻开始,就与以前在车站遇到过的那种人别无二致,原来他与那些不劳而获的人一样贪得无厌,这时我才注意到他四肢健全,乞讨伎俩轻车熟路………

何靖掏了掏右边口袋,他又掏了掏左边口袋,空的。何靖把外套两边的口袋都翻了底朝天,钱没了。

然而,这趟车的时间却不是我要乘坐的,我只得返回候车厅继续等候,小伙子也没在车前继续停留,而是继续站在闸道口检票员的旁边,替即将上车的乘客指路。“他是在这里工作吗?我想是的吧!不然他为什么这么热情给来往乘客指路呢!你看他多尽责,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指路的人,话也说不清楚,然而他丰富的肢体语言却配合的很好,或许他是一个哑巴吧……嗯,也许正是因为他是一个哑巴,所以他只能在车站给乘客指路,或许这是他工作的方式”,想到这,对眼前这个不大高、话都说不清楚的小伙儿产生了敬佩。三十分钟过后,我再次拿着车票去停车的地方,这回他没有拉我了,也没有给我指路,因为他知道三十分钟前他急切的指路已经让我知道了车的方向。

只见他们三个人,络腮胡大黑痣站在中间,旁边两人,个子没有络腮胡高,胳膊没有络腮胡壮。三人探寻猎物般四处张望。

我望向他,带着些许吃惊,亦或是失望,依旧是那双急切的双眼,满是急切,原来他不是在这里工作,原来他跟我以前在车站碰到过的所谓以献爱心的乞讨的人一样。无疑,这样快速的转变使我错愕,不禁叹了叹气,我感觉到自己的可笑和天真,只因为这样映像的反差,但我仍然拿出了我的零钱包,把里面的所有硬币拿了出来,准备给他时,我望着他的眼睛,那里透露出期待的光芒,我很失望,一股脑的把手里的硬币全部给了他,有一块一块的硬币,也有一毛一毛的,我以为他会心满意足的离开,然后他并没有,只见他把硬币摊开,细数着,嘴里不再发出刚刚给我指路时的那种咿咿哇哇的声音,静静的,我就这样看着他数着硬币,脑海里浮现出鲁迅写的孔乙己在众人嘲弄窘迫时排出铜钱的画面,仿佛这个时候我就是孔乙己,不禁嘲笑自己……不一会儿,他挑出了全部的一块的硬币,我正奇怪他为什么要挑选出来,难道他以为我给他的都是假硬币吗?显然不是,他把剩下的一毛的全部还给了我!我很惊讶,原来是我误会他了,他并不是像其他乞讨的人,他竟然把硬币又还给了我,虽然还的全部是一毛一毛的,然而他与其他乞讨者不同……谁知我后来又深深打脸了。这个念头还没闪过5秒钟,只见小伙儿的另一只手又伸向我面前,我看着他,满是惊讶,同时看到了他另一只紧捏着硬币的手,原来他挑出一毛的硬币还给我并不是因为他的满足,反之,他那一只明晃晃的摊在我面前的手是在像我继续索取“爱心”,那张纸牌子依旧明晃晃的闪现在我眼前,我彻彻底底的吹灭了我心底对乞讨者仅存的一丝丝烟火气儿,再次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坚定的对他说,不好意思,没有钱了!

买票的人越来越多,空调有些闷,何靖觉得头重有些晕,解开外套扣子透透气。

窗外凛冽的寒风吹得何靖的鼻子发红发酸。何靖摸了摸额头,不烫没发烧,没事儿。

“嗯。”

何靖最近有些拮据,上月替学长熬了三个晚上,今早刚拿到了报酬。何靖心里估算了一下,刚好够车票钱和剩下几天的饭钱。

年底这会儿,很多人都在赶着买票回家过年。我想起了,大学里,同学何靖买票的事。

何靖刚走出售票大厅,突然,一个身影飞快地撞上了他,何靖差点摔一个趔趄。

那人龟裂的嘴唇不停地蠕动。何靖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零钱。那人作了揖后,又转向了其他乘客。

络腮胡,鼻梁附近有颗大黑痣。

地铁里的乘客不多,车厢很空,何靖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下。地铁侧风而过,一阵一阵的呼呼声让何靖清醒了不少。

何靖盯着那人。

听了这声音,何靖头皮隐隐的疼。何靖向车门一边侧了侧,收起手机,闭着眼,低着头,手掌按了按额头。

何靖抬头一看,是一个弯腰驼背的人,头一直垂到了胸口。何靖正准备起身,再一看,何靖放弃了让座。

何靖有些冒汗了,他又把裤子口袋翻了一遍。

“年底了,大家日子也不好过。”

……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然后对年轻人说,也没有给我指路

上一篇:说为什么两个孩子,原来他叫他的儿子王日清与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