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她送我的喜鹊登枝的根雕还摆在我办公桌上面,
分类:文学天地

  我常去吃饭的那家饭店关门了,我每次上班路过都要看上一眼。忘不了那个带着浅浅的笑的女老板。
  有一次,出差回来路过那店门前,见三个老太太围坐在一起聊天。
  几个树根在她们手上传看。其中一人用小刀刮着,粗糙的手,几个指头还贴着白胶布。另外两人还指指点点,笑容满脸。我放慢了脚步使劲往店里看,宽大的玻璃窗挡了窗帘。
  却不见那个温柔的女老板,我兴趣索然。
  我回味与她相识的那个夜晚,由于赶写课件明天用,一天没有吃饭,忙到夜里十一点,我饥肠辘辘的,回家路过这个小饭店,进屋点了一碗热面,出来了一个男士:“先生,我们休息了,明天再来吃面。”
  “这么晚来吃面,肯定是饿了,给他煮碗吧。”一个温柔的声音让我睁大眼睛,一件淡蓝色的睡袍让她典雅动人。然后她冲我浅浅的一笑,走到了那一米来高的紫檀色根雕花架后面。
  从此,我只要有空儿就去吃面,想看她的浅浅的笑。后来附近开了好几家饭店,她就却关了店。
  下班时走过那家店,哇,几个根雕的小动物栩栩如生地闯入眼帘。让我惊叹!
  我进门到房间里参观,长颈鹿,小鸟,人參,那么多根雕艺术品让我眼花缭乱。
  那些山里常见,在普通人眼里只能做烧柴的奇形怪装的树根,变成久有艺术生命的动物。
  我惊喜见到了的那个女老板的照片,淡蓝色的旗袍突出了优美的曲线,站在某省艺术节的讲台上。
  “这个是我们的燕儿老板,我们退休后跟她学习根雕,既陶冶情操,又能赚钱。”有个老太笑着说。      

我常去吃饭的那家饭店关门了,我每次上班路过都要看上一眼。忘不了那个带着浅浅的笑来自南方的女老板,她送我的喜鹊登枝的根雕还摆在我办公桌上面。

有一次,出差回来路过那店门前,见三个老太太各坐一小登子聊天。

几个树根在她们手上传看。

哈,她们是不是人老了闲的没事干。其中一个用小刀刮着,粗糙的手,几个指头还贴着白胶布。另外两个还指指点点,笑容满脸。我放慢了脚步使劲往店里看,宽大的玻璃窗挡了窗帘。

不见那个温柔的女老板,我兴趣索然。

我回味与她相识的那个夜晚,由于赶写课件明天用,几乎一天没有好好吃饭,忙到夜里十一点,我饥肠辘辘的,回家路过这个小饭店,进屋点了一碗热面,出来了一个男士:“先生,我们休息了,明天再来吃面。”

“这么晚来吃面,肯定是饿了,给他煮碗吧。”一个温柔的声音让我睁大眼睛,一件淡蓝色的睡袍让她典雅动人。也许是我眼睛太贪她躲到了一盆长春藤后边,那一米高的紫檀色根雕下露出如玉的小腿更加晃眼。从此,我只要有空儿就去吃面,想看她的浅浅的笑。后来附近开了好几家饭店,她就却关了门。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她送我的喜鹊登枝的根雕还摆在我办公桌上面,

上一篇:  先斌哥家虽穷,改叫刘皮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