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773.net是以天下之民可得而治,五谷不收谓之饥
分类:文学天地

善卷者,古之品格高尚的人也。尧闻得道,乃北面师之。及尧受终之后,舜又以全球让卷。卷曰:“昔唐氏之有全球,不教而民从之,不赏而民劝之,天下均平,百姓安静,不知怨,不知喜。今子盛为衣服之服以眩民目,繁调五音之声以乱民耳,丕作皇韶之乐以愚民心,天下之乱,从此始矣。吾虽为之,其何益乎!予立于自然界之中,冬衣皮毛,夏衣絺葛,春耕种形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曰出而作,曰入而息,逍遥於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中外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受,去,入深山,莫知其处。

七患:

子墨翟曰:古之民,未知为宫廷时,就陵阜而居,穴而处。下润湿伤民,故圣王作为宫廷,为宫廷之法,曰:室高能够辟润湿,边足以圉风寒,上得以待雪霜雨滴,宫墙之高,足以别男女之礼。谨此则止,凡费财劳力,不加利者,不为也。役修其城墙,则民劳而不伤,以其常正,收其租金,则民费而不病。民所苦者非此也,苦于厚作敛于老百姓。是故圣王作为宫廷,便于生,不感觉观乐也;作为衣裳带履便于身,不感到辟怪也。故节于身,诲于民,是以天下之民可得而治,财用可得而足。

古典管理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载请表明出处

子墨翟曰:国有七患。七病者何?城池沟池不可守而治皇宫,一患也。边国至境四邻莫救,二患也。先尽民众力量无用之功,嘉奖无能之人,民众力量尽于无用,银锭虚于待客,三患也。仕者持禄,游者爱佼,君修法讨臣,臣慑而不敢拂,四患也。君自以为圣智而不问事,自认为安强而无守备,四邻谋之不知戒,五患也。所信者不忠,所忠者不相信,六患也。畜种菽粟不足以食之,大臣不足以事之,表彰不可能喜,诛罚无法威,七患也。以七患居国,必无社稷;以七患守城,敌至国倾。七患之所当,国必有殃。

近日之主,其为宫廷,则与此异矣。必厚作敛于国民,暴夺民衣食之财,认为皇宫,台榭曲直之望,洋红刻镂之饰。为宫廷若此,故左右皆法象之,是以其财不足以待凶饥、振孤儿寡妇,故国贫而民难治也。君实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也,当为宫廷,不可不节。

凡五谷者,民之所仰也,君之所以为养也。故民无仰则君无养,民无食则不可事。故食不可不务也,地不可不力也,用不可不节也。五谷尽收,则五味尽御于主,不尽收则不尽御。一谷不收谓之馑,二谷不收谓之旱,三谷不收谓之凶,四谷不收谓之馈,五谷不收谓之饥。岁馑,则仕者大夫以下皆损禄五分之三。旱,则损五分之一。凶则损百分之二十五。馈,则损十分八。饥,则尽无禄,禀食而已矣。故凶饥存乎国,人君彻鼎食四分之一,大夫彻县,士不入学,君朝之衣不革制,诸侯之客,四邻之使,雍飧而不盛,彻骖騑,涂不芸,马不食粟,婢妾不衣帛,此告不足之至也。

古之民,未知为衣裳时,衣皮带茭,冬则不轻而温,夏则不轻而凊,圣王以为不中人之情,故作诲妇人,治丝麻,棞布绢,感到民衣。为服装之法,冬则练帛之中,足以为轻且暖,夏则絺绤之中,足感到轻且凊,谨此则止。故有影响的人之为服装,适身体,和皮肤,而足矣。非荣耳目而观愚民也。当是之时,坚车良马不知贵也,刻镂文采,不知喜也。何则?其所道之然。故民衣食之财,家足以待旱水凶饥者,何也?得其之所以自养之情,而不感于外也。是以其民俭而易治,其君用财节而易赡也。府库实满,足以待不然,兵革不顿,士民不劳,足以征不服。故霸王之业,可行于全球矣。

今有负其子而汲者,队其子于井中,其母必进而道之。今岁凶,民饥道饿,重其子此疚于队,其可无察邪?故时年岁善,则民仁且良;时年岁凶,则民吝且恶。夫民何常此之有?为者疾,食者众,则岁无丰。故曰:“财不足则反之时,食不足则反之用。”故先民以时生财,固本而用财,则财足。故虽上世之圣王,岂会使五谷常收而旱水不至哉?可是无冻饿之民者,何也?其力时急而自养俭也。故《夏书》曰:“禹两年水。”《殷书》曰:“汤八年旱。”此其离凶饿甚矣。可是民不冻饿者,何也?其生财密,其用之节也。

现今之主,其为衣服,则与此异矣,冬则轻暖,夏则轻凊,都已具矣,必厚作敛于人民,暴夺民衣食之财,感到锦绣文采靡曼之衣,铸金感觉钩,珠玉认为佩,女工人作文采,男专门的职业刻镂,感到身服,此非云益暖之情也。单财劳力,毕归之于无用也,以此观之,其为衣裳非为肉体,皆为观好,是以其民淫僻而难治,其君华侈而难谏也。夫以华侈之君,御好淫僻之民,欲国无乱,不可得也。君实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当为衣裳不可不节。

故仓无备粟,不得以待凶饥;库无备兵,虽有义不可能征无义;城墙不备全,不可能自守;心无备虑,不得以应卒。是若庆忌无去之心,不可能轻出。夫桀无待汤之备,故放;纣无待武王之备,故杀。桀、纣贵为皇上,富有天下,不过皆消亡于百里之君者,何也?有方便而不为备也。故备者,国之重也;食者,国之宝也;兵者,国之爪也。城者所以自守也。此三者国之具也。

古之民未知为餐饮时,素食而分处,故品格高雅的人作,诲男耕稼树艺,感觉民食。其为食也,足以增气充虚,强体养腹而巳矣。故其用财节,其自养俭,民富国治。今则不然,厚作敛于人民,感到美味的食物刍豢,蒸炙鱼鳖,大国累百器,小国累十,前方丈,目无法遍视,手不可能遍操,口不可能遍味,冬则冻冰,夏则饰饐,人君为伙食如此,故左右象之,是以富贵者奢华,孤儿寡妇者冻馁,虽欲无乱,不可得也。君实欲天下治而恶其乱,当为食饮不可不节。

故曰:以其极赏,以赐无功,虚其府库,以备车马、衣裘、奇异,苦其役徒,以治皇城观乐;死又厚为棺椁,多为衣裘。生时治台榭,死又修坟墓。故民苦于外,府库单于内,上不厌其乐,下不堪其苦。故国离寇敌则伤,民见凶饥则亡,此皆备不具之罪也。且夫食者,圣人之所宝也。故《周书》曰:“国无七年之食者,国非其国也;家无五年之食者,子非其子也。”此之谓国备。

古之民未知为舟车时,重任不移,远道不至,故圣王作为舟车,以方便人民群众之事。其为舟车也,全固轻利,能够任重先生致远,其为用财少,而为利多,是以民乐而利之。法令不急而行,民不劳而上足用,故民归之。当今之主,其为舟车,与此异矣,全固轻利都已具,必厚作敛于老百姓,以饰舟车,饰车以文采,饰舟以刻镂。女生废其纺织而修文采,故民寒;男人离其耕稼而修刻镂,故民饥。人君为舟车若此,故左右象之,是以其民饥寒并至,故为奸邪。奸邪多则刑罚深,刑罚深则国乱。君实欲天下治而恶其乱,当为舟车不可不节。

辞过:

凡回于天地之间,包于四海之内,天壤之情,阴阳之和,莫不有也,虽至圣无法更也。何以知其然?有才能的人有传:天地也,则曰上下;四时也,则曰阴阳;人情也,则曰男女;禽兽也,则曰牡牝雄雌也。真天壤之情,虽有先王不能更也。虽上世至圣,必蓄私,不以伤行,故民无怨。宫无拘女,故天下无寡夫。内无拘女,外无寡夫,故天下之公众。当今之君,其蓄私也,大国拘女累千,小国累百,是以全世界之男多寡无妻,女多拘无夫,男女失时,故民少。君实欲民之众而恶其寡,当蓄私不可不节。

子墨翟曰:古之民,未知为宫廷时,就陵阜而居,穴而处,下润湿伤民,故圣王作为宫廷。为宫廷之法,曰:室高能够辟润湿,边足以圉风寒,上能够待雪霜雨滴,宫墙之高,足以别男女之礼,谨此则止。费凡财劳力,不加利者,不为也。役,修其城墙,则民劳而不伤;以其常正,收其租金,则民费而不病。民所苦者非此也,苦于厚作敛于公民。是故圣王作为宫廷,便于生,不以为观乐也。作为衣裳带履,便于身,不以为辟怪也,故节于身,诲于民,是以天下之民可得而治,财用可得而足。

凡此五者,一代天骄之所俭节也,小人之所淫佚也。俭节则昌,淫佚则亡,此五者不可不节。夫妇节而世界和,风雨节而五谷熟,服装节而肌肤和。

今日之主,其为宫廷则与此异矣。必厚作敛于国民,暴夺民衣食之财,感到皇城,台榭曲直之望,品蓝刻镂之饰。为宫廷若此,故左右皆法象之,是以其财不足以待凶饥、振孤寡,故国贫而民难治也。君实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也,当为宫廷不可不节。

古典理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注脚出处

古之民,未知为衣服时,衣皮带茭,冬则不轻而温,夏则不轻而凊。圣王感到不中人之情,故作诲妇人治丝麻,捆布绢,认为民衣。为服装之法:冬则练帛之中,足以为轻且暖;夏则絺綌之中,足感觉轻且凊,谨此则止。故品格华贵的人之为服装,适身体和皮肤而足矣。非荣耳目而观愚民也。当是之时,坚车良马不知贵也,刻镂文采,不知喜也。何则?其所道之然。故民衣食之财,家足以待旱水凶饥者,何也?得其所以自养之情,而不感于外也。是以其民俭而易治,其君用财节而易赡也。府库实满,足以待否则。兵革不顿,士民不劳,足以征不服。故霸王之业,可行于环球矣。

今昔之主,其为衣裳则与此异矣,冬则轻煗,夏则轻凊,都已具矣。必厚作敛于人民,暴夺民衣食之财,感觉锦绣文采靡曼之衣,铸金以为钩,珠玉以为佩,女工人作文采,男工作刻镂,以为身服,此非云益煗之情也。单财劳力,毕归之于无用也,以此观之,其为服装非为身体,皆为观好,是以其民淫僻而难治,其君富华而难谏也。夫以富华之君,御妤淫僻之民,欲国无乱,不可得也。君实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当为衣服不可不节。

古之民未知为伙食时,素食而分处,故圣人作诲男耕稼树艺,感觉民食。其为食也,足以增气充虚,强体适腹而巳矣。故其用财节,其自养俭,民富国治。今则不然,厚作敛于人民,感到美酒佳肴美馔刍豢,蒸炙鱼鳖,大国累百器,小国累十器,前方丈,目不能够遍视,手无法遍操,口不可能遍味,冬则冻冰,夏则餲饐,人君为餐饮如此,故左右象之。是以富贵者浮华,孤儿寡妇者冻馁,虽欲无乱,不可得也。君实欲天下治而恶其乱,当为食饮,不可不节。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773.net是以天下之民可得而治,五谷不收谓之饥

上一篇:王倪之师曰被衣,许由之师曰啮缺 下一篇:【www.773.net】此时将军四面突入,(今内蒙古托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