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仰天长吁,视之乃众人逐虎也
分类:文学天地

飞剑山嵎斩虎

建筑和安装人,山中种粟者皆构棚于高树以免虎,尝有一人方升棚,见一虎垂头搭耳过去甚速。俄有一兽如虎而稍小,蹑前虎而去,遂闻竹林中哮吼震地,久之乃息。明天往视,其虎遇食略尽,但存少骨尔。

法师叹曰:「错大误余乃如是。」因提其发,投水瓮中,未顷火息。道士前曰:「吾子之心,喜怒哀惧恶欲皆忘矣,所未臻者爱而已。向使子无噫声,吾之药成,子亦上仙矣。嗟乎,仙才之难得也!吾药可重炼,而子之身犹为世界所容矣,勉之哉。」遥指路使归。子春强登基观焉,其炉已坏,中有铁柱,大如臂,长数尺,道士脱衣,以刀子削之。子春既归,愧其忘誓,复自效以谢其过。行至云台峰,绝无人迹,叹恨而归。

却说钟离得老人提醒回至家中。先是其妻儿闻其与北蕃前功尽弃,踪迹杳然,都是其殁于军中,举家号哭挂孝。至此突归,一家欢愉Infiniti。问其败阵根由,离备言其故。及至单骑自逃,迷失山谷,胡僧教导,仙翁传道数端。其骨血曰:“当日出生,曾有异光数丈之端。能言,又有身游紫府,名书玉册之句,固知当有十三分之遇,不应死于剑戟之中也。”乃设大筵庆贺,尽欢而罢。

食虎

杜子春张老

www.773.net,古典法学原作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阐明出处

石井崖

后数年,恕念其女,以为粗服乱头,不可识也,令其男义方访之。到天坛南,适遇一昆仑奴,驾黄牛耕田,问曰:「此有张老家庄否?」昆仑投杖拜曰:「大郎子何久不来?庄去此甚近,某当前引。」遂与俱东去。初上一山,山下有水,过水连绵凡十余处,景象渐异,不与尘凡同。忽下一山,其水北朱户甲第,楼阁参差,花木繁荣,烟云鲜媚,鸾鹤孔雀,徊翔其间,歌管廖亮耳目。昆仑指曰:「此张家庄也。」韦惊骇莫测。俄而及门,门有紫衣人吏,拜引进厅中。铺陈之华,目所未睹,异香氤氲,遍满空谷。忽闻珠珮之声渐近,二青衣出曰:「阿郎来此。」次见十数丫头,容色绝代,相对而行,若有所引。

内部有无畏之士,亦徒攮臂阅览,不敢向前。适几人至其处,大伙儿看到钟离肉体魁梧,状貌清奇,乃相谓曰:“若得这厮共搏此虎,轻巧得也。”中有一位曰:“彼道者,以救人为本,何不迎之。”公众皆至权前求助曰:“此虎加害多个人,本县出令剿捕,其虎勇猛难当,见今又在数人,负嵎而立。伏望道长仁慈助力,与民除害。”权闻言未及答,其兄简谓之曰:“孽畜如此作害,汝云已得青龙剑法,何不试之?”权曰:“诺。”即取剑在手,大喝一声,望嵎掷去。那虎大叫一声,鲜血淋漓,坠于山下。民众称异,齐至拜谢。请问其姓名,钟离笑而不答,但收剑归鞘。兄弟自相批评而去。

涪陵太守范端者,为性干了,充州县佐使。久之,化为虎,村邻苦之,遂以白县云 :“恒引外虎入村,盗食牛畜 。”郎中云 :“此相恶之辞,天下岂有如此事?”遂召问,端对如令言。久之,有虎夜入仓内部偷盗肉,遇晓不得出,更递围之,虎伤数人, 逸去。耆老又认为言。 校尉因严诘端所由,端乃具伏云 :“常思生肉,无法自致。夜中实至于东家栏内窃食一猪,觉有滋味。是故见人肥充者,便欲啖之,但苦无伍耳。每夜东西求觅,遇二虎见随,全数得者,皆共分之,亦不知身之将变。“然察其举措,如醉也。大将军以理喻遣之。是夜端去,凡数日而归,衣裳还是。家居三十十五日,昏后,野虎辄来至村外鸣吼。村人恐惧,又欲杀之。其母告谕令去。端泣涕,辞母而行。数日,或见三虎,其一者后左足是靴。端母乃遍求于山谷,复见之。母号哭,二虎走去,有靴者独留,前就之。虎俯伏闭目,乃为脱靴,犹是人足。母持之而泣,持久方去。是后乡人频见,或呼范都督,二虎惊走, 一虎回视,俯仰有似悲怆。自是不知所之也。

张老者,江门六合县园叟也。其邻有韦恕者,梁天监中,自许昌曹掾秩满而来。有长女既笄,召里中媒媪,令访良婿。张老闻之喜,而候媒于韦门。媪出,张老固延入,且备酒食。酒阑,谓媪曰:「闻韦氏有女将适人,求良才于媪,有之乎?」曰:「然。」曰:「某诚衰迈,灌园之业,亦可衣食。幸为求之,事成厚谢。」媪大骂而去。

这虎生得肉额金睛,威猛无比,屡次出山伤人。有一寡妇之子,年十余岁,三十日同仆入园取果,为虎噬之,其母痛恨格外,竟讼于县。都督哀其情切,令猎户率市民捕之。公众长枪短械,鸣锣围至山下。其虎在山大吼一声,奔腾下岭,连伤数人。咬牙咆哮,依负南山之阳而立。但见逐虎之人,大半惊倒在地。

范端

方冬,衣破腹空,徒行长安中,日晚未食,彷徨不知所往。于东市西门,饥寒之色可掬,仰天长吁。

居数日,钟离思败阵私归,朝廷若闻,必深加罪。今得仙剑之道,时刻不离,乃欲问迹修真,适其兄钟离简者,亦仕汉为医生,性素慕道,弃职回家。闻权之言,喜而不寐,即欲与之同行。权乃辞家别眷,披道服,执拂尘,两角带髻,贰个人飘然竟投大茂山三峰而去。道经小溪,见白鹭立山峡边浴水,权谓简曰:“凫之头何短?鹭之颈何长?欲断彼续此,其可能乎?吾以全世界之事,其不可长短者固多也。吾人诚然识破机关,至道即在日前,天地皆吾明白。但世人情欲难割,所以大道不达也。”商议未终,忽闻喊声大震。视之乃民众逐虎也。

清源人陈褒隐居别业,临窗夜坐,窗外即旷野,忽闻有人马声,视之,见一妇人骑虎自窗下过,径入西室内。壁下先有一婢卧,妇人即取细竹枝从壁隙中刺之,婢忽尔肠头疼痛,开户如厕。褒方愕骇,未及言,婢已出,即为虎所搏。遽前救之,仅免。乡人云 :“村中恒有此怪,所谓虎鬼者也。

将军曰:「此贼妖法已成,不可使久在凡尘。」敕左右斩之。斩讫,魂魄被领见阎罗王。曰:「此乃云台峰妖民乎?捉付狱中。」于是镕铜铁杖、碓捣石寿磨、火坑镬汤、刀山剑树之苦,无不备尝。然心念道士之言,亦似可忍,竟不打呼。

周雄

俄而猛虎毒龙,狮子非洲狮,蝮蝎万计,哮吼拿攫而争前欲搏噬,或跳过其上,子春神色不动。有顷而散。既而中雨滂澍,雷电晦暝,火轮走其左右,电光掣其前后,目不得开。眨眼之间,庭际水深丈余,流电吼雷,势若山川开破,不可禁绝。马上之间,波及坐下,子春端坐不顾。未顷而将军者复来,引牛头狱卒,奇貌鬼神,将大镬汤而置子春前,长枪两叉,四面周匝,传命曰:「肯言姓名即放,不肯言,即小心取叉置之镬中。」又不应。

松阳人 连云港士人 虎恤人 范端 石井崖械虎 商山路 陈褒 食虎 周雄

仰天长吁,视之乃众人逐虎也。子春既富,荡心复炽,自以为平生不复羁旅也。乘肥衣轻,会酒徒,征丝管,歌舞于倡楼,不复以治生为意。一二年间,稍稍而尽,服装车马,易贵从贱,去马而驴,去驴而徒,倏忽如初。既而复无计,自叹于市门。发声而老人到,握其手曰:「君复如此,奇哉。吾将复济子。几缗方可?」子春惭不应。老人因逼之,子春愧谢而已。老人曰:「后天子时,来中期处。」子春忍愧而往,得钱一千万。

商山路

子春以孤孀多寓张家口,遂转资蚌埠,买良田百顷,郭中起甲第,要路置邸百余间,悉召孤孀,分居第中。婚嫁甥姪,迁袝族亲,恩者煦之,仇者复之。既毕事,及期而往。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仰天长吁,视之乃众人逐虎也

上一篇:听讲何香能预感吉凶,使臣四下搜索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