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柴草汤证,故医师首先要以医
分类:文学文章

年长偶患微疾,加意调停饮食,就食物中之当伤者食之;食亦宜少,使腹常空虚,则络脉易于转运,元气渐复,微邪自退,乃第一要诀。

《法学源流论》为西汉名医徐大椿( 1693— 1771) 所作。徐大椿,字灵胎,一名卓著的业绩,湖南吴江松陵镇人。徐氏天生异禀,聪敏过人,先攻 儒业,博通经史,旁及音律书画、兵法水利。中 年时因家中 “骨肉数人病痛连年,过逝略尽。于 是博览方书,寝食俱废,如是数年,九折臂而成 医” [1] ,久而通大义。晚年,隐居吴山徊溪画眉 泉,自号洞溪老人。徐氏法学小说富饶,其 《医 学源流论》成书于 1757 年。全书共有九十九篇。 上卷分经络脏腑、脉、病、方药,下卷分治法、 书论 、古今。所论剧情宽泛,言辞犀 利,包涵哲理。针对当下社会上设有的有的医术 界陋俗谬误,言常人所不敢言,针砭时弊,论述 深湛,在二百年后的今日,仍有非常重要的参照 价值。1 医师之道,道德和本领同等看待1. 1 医之为道,需正心术医家,乃健康所系、生命所托,故徐大椿在 书中非常强调医务人士应 “正其用意” 。因为 “人之所 系,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生死。达官显宦,圣贤英豪,能够旋 转乾坤,而不可能保无病痛之患。一卓殊,不得 不听之医生,而生杀唯命矣。夫一位系天下之 重,而全球所系之人,其命由悬于医务人士。下而一 国一家 所 系 之 人 更 无 论 矣,其 任 不 亦 重 乎?” 如此重任在身,故医士首先要以医 德修身,胸怀排解困难之心,而不可能贪图一己之 利。如在 《劫剂论》中所述: “世有奸医利人之 财,取效于时代,不顾人之生死者,谓之劫剂 ……有时犹如有效,及至药力尽,而邪复来” 。 如此害人之术,被徐氏一语道出,乃提示 “为医 者不可不省,病家亦不可不察也” 。又在 《制药 论》中抨击某个医家 “若好奇眩异之人,必求贵 重怪僻之物,其制法大费工本,以神其说” 。徐 氏所记载的这一景观,不禁令人回顾周樟寿先生曾 建议的所谓名医以 “冬日的芦根,经霜八年的甘 蔗,蟋蟀要原对的,结子的平地木” 为药引。 ( 《呐喊·自序》 )1. 2 虚心笃学,首重优异徐氏感到“医之为道,乃通天彻地之学,必 全体明而后得以治一病 ” 。( 《涉猎医书误人论》 ) 欲 求医术精良,非读出色不可。他不遗余力推崇张机, 称其 “犹儒宗之孔仲尼 ” , 以为 “ 《伤 寒论 》《金匮要略》集千圣之大成,以承先而启后 ……与 《内经》并垂不朽” 。( 《方剂古今论》 ) 徐 氏特别器重杰出医书的求之不得学习,认为上述杰出 乃 “品格高尚的人之智,真与天地同体,非人之主见所能 及也” 。其评价之高,一叶报秋。倘若一著名医生务职员“既不知神农、黄帝之精义,则药性及脏腑经络之 源不明也。又不知仲景制方之法度,则病变及施 治之法不审也” 。徐大椿痛感那时候之社会 “安得有 参 《本草》 ,穷 《内经》 ,熟 《金匮》 《伤寒》者, 出而挽回其弊,以全体公民命乎 ?”( 《艺术学渊源论》 ) 而 一旦精通了特出之要义,则如数家珍,耳濡目染。 其次,徐氏感到,医士还需切磋探讨,精鉴确识, 撷抽取色,为作者所用。在熟通经学的底蕴上,医 家须涉猎分布,培育远见卓识。“故医师,当广集 奇方,深明药理,然后奇症当前,都有治法,变 化无穷 。 ”( 《药性长于论》 ) 如此,胸中医理通透, 自可药到病除。1. 3 治病求本,细分病症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美貌所在。徐氏在书中深刻演说了证实与辨病的涉嫌,《脉症与病相反论》 提出: “症者,病之开采者也。病热则症热,病 寒则症寒,此一定之理。然症竟有与病相反者, 最易误治,此不可不知者也……此等之病,犹当 细考,一或有误,而从症用药,即死生判矣。 ”因为,病是病,症是症,特别是在症与病不符的 情状下大应细辨。举例,寒病不见寒症、伤暑不 见热症、伤食不厌食、伤饮偏疼悸,临床现身这 种情形,更当审症求因,是不是病势未定? 内外异 性? 假饥假渴? 别症相杂? 抑或新旧并病? “知 病必先知症,每症究其缘由,详其状态,辨其异 同,审其真伪” 。( 《知病必先知症论》 ) 那样才不 至失误。徐 氏 那 种 既 辨 证 又 辨 病 的 理 论 尤 其 宝贵。1. 4 不讳言利,得之有道据记载,徐氏 “见义必为,是据于德而后游 于艺者” ,但并不讳言求利 。 “医士能正其用意, 虽学不足,犹不至于害人。况果能虚心笃学,则 学日进。学日进,则每治必愈,而名声日起,自 然求之者众,而利亦随后。若专于求利,则名利 必两失,医师何必舍此而蹈彼也” 。 其发自肺腑之劝诫,这段日子读来,仍觉名高天下。 良苦用心,不因时日而有半点减损。徐氏针对那时候大家不问虚实、滥用黄参之现象,特地著有 《上党参论》一篇。“天下之害人者杀其身,未必破 其家; 破其家,未必杀其身。先破人之家,而后 杀其身者,高丽参也” 。其言之重,其心之痛,跃 然纸上。反观后天,在市经价值取向的效劳下,有个别医师及医疗机构为追求一己之利,施以 大处方、贵重药司空眼惯。诚然,随着生活品位 的增长,大家对符合规律的渴求也日渐增高,病人愿 意在正常领域投入越来越多。然而,作为医务人士,不为 利润驱使,从病魔本身出发,当用才用,则是 正道。2 患家之要,择医和信医慎行徐氏固然在论医家之道时言辞激烈、痛陈时 弊,而在述及病者之要时,却一改文风。其文字 简单明了,语言和善,就算具备针砭,也委婉 波折。2. 1 审慎择医,患家重要《病家论》建议病人要 “稳重择医” ,审慎择 医是伤者正确就医的首先步,病家择良医犹如君主择良贤。徐氏认为必择其人格端方,心术纯正, 又复询其学有根柢,术有渊源,历考所治,果能 十全八九,而后延请施治。然医工力悉敌,或今 所患非其所长,则又有误。必细听其所论,切中 病情,和平正大; 又用药必能击中,然后托之。 所谓命中者,其立方之时,先论定此方所以然之 故,服药之后怎么着效验; 或云必须几剂而后有效, 其言无一不验,此所谓命中也。如此试医,思过 半矣。若其人本无足取,而其说又怪僻不经,或 游移恍惚; 用药之后,与其所言全不对应,则即 当另觅有名的人,不得以生命轻试。此则择医之法 也。 ”医德与军事学俱佳之人,方可将生命予以 相托。2. 2 既已择医,则当信医但是有个别患家思疑使然,终使病情延误。徐 氏在关乎此时,颇负恨铁不成钢之意 。 《病家论》 中论及病者诸误,有因草率择医而产生,另有不 信赖医务职员所致 。 “天下之病,误于医家者固多, 误于病家者尤多。医家而误,易良医可也; 病家 而误,其弊不可胜穷。 ”当中,“有伤者戚友,偶 阅医书,自认为医理颇通,每见立方,必妄生探讨,私改药味,善则归己,过则归人,或各荐第一法高校,相互诋毁,遂成党援,甚者各立门户,如不 从己,反幸灾乐祸,以期必胜,不管一二病人之死 生” “又或病势方转,未收全功,病人正疑见效 太迟,忽而谗言蜂起,中道更改,又换他医,遂 至危笃,反咎前人” 。为了教育病家,徐氏为文 别具一格,如通过对俗医、庸医的钻探,使病者通晓良医的专门的学业。叹息 “名医难为” ,希望收获 病人及其家属的通晓与同盟,病至危笃,九死平生,对著名医生期待值无法太高。如有一线希望,医务职员沉舟破釜是有高危机的,病家及路人要帮忙医生大胆医疗,不要总以成败论是非。( 《名医不可 为论》 )2. 3 煎药服药,都有法律药物的煎服方法日常是被患家所忽略的贰个难点。事实上,有些医师也会因为病者多、忙于 应诊而疏于交代。徐氏在书中对这一主题材料有详尽 演说 [3 ] 。“煎药之法,最宜深讲,药之效不效,全 留意此。 ”有需主药先煎的 , “如麻黄汤,先煮麻 黄去沫,然后加余药同煎,此主药当先煎之法 也” 。也会有服药后需喝粥的,如 “桂枝汤……服药 后,需啜热粥以助药力,又一法也” 。或许 “如五 苓散,则以白饮和服,服后又当多饮暖水; 小建 中汤,则先煎五味,去渣而后纳黄砂糖 ”“煎药之法, 更仆难数,皆各有含义 ” 。 而吞咽之 法,尤为重大 。“方虽中病,而服之不得其法,则非特无功,而反残害,此不可不知也 ” 。( 《服药法 论》 ) 如发散之剂,必热服而暖覆其体; 通利之药, 欲化滞而达其下,必空腹顿服。徐氏感觉煎药方 法要 “细细推究,而各当其宜,则取效尤捷,其 服药亦有助于” 。3 徐氏管教育学思想对当代医与患的引导意义3. 1 分科变细,治法单一徐氏在 《汤液不足尽病论》中说 : “< 内经 > 治病之法,针灸为本,而佐之以砭石、熨浴、导 引、推背、酒醴等法。病各有宜,一个都不能够少。盖 服药之功,入肠胃而气四达,未尝不能够形于脏腑 经络。若邪在筋骨肌肉之中则病属有形,药之气 味,无法奏功也。故必用针灸等法。 ”即便服药, 也不可剂型单一 。“况即以服药论,止用汤剂,亦 无法尽病 ”“若今之医士,只以一煎方为治,惟病 后调养则用滋补丸散,尽废一代天骄之良法,即采纳药不误,而与病不相入,则终难取效” 。徐氏学识 广博,精晓各科,因病施治,故能屡收奇效。纵 观今后的从医士,有微微医家能够针药并用? 驾驭两种临床花招的医务职员十分的少,更遑论精晓各 科了。3. 2 防微可行,过度损害徐氏十一分体贴治未病 。 《防微论》中援用了 《内经》和 《伤寒论》的原著来验证其重要,并 论道 : “病之始生,浅则易治,久而深入,则难 治 ”“故凡人少有不适,必当即时调整,断不可忽 为小病,以至渐深; 更不得勉强支撑,使病更增, 以贻无穷之害” 。在医治常有伤者,毫不留意自己的心肌梗塞、高血脂、高血糖,直至出现并发症才 遵嘱服药,悔之晚矣。同期,也常见有个别伤者兢兢业业,无病服药。或前十十五日在某节目来看某方, 即来医院就医须要服用,概不知 “是药五分毒” 。 正如徐氏在 《用药如用兵》中所说 : “有影响的人之所以 全体公惠农也,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 菜为充。而毒药则以之攻邪,故虽甜根子、土精误 用致害,皆毒药之类也……是故兵之设也,以除 暴,不得已而后兴; 药之设也,以攻疾,不得已 而后用,其道同也” 。其言入木八分,令世人 深省。在中医的发展史上,有众多名医都以老小生 病后才起来早出晚归学医,终有所成,徐灵胎无疑是 在这之中的翘楚。徐氏长逝后,后人曾撰一联 : “魄 返九原,高人一等埋地下; 书传四方,万年利济 在俗世” 。低徊吟味,真令人感叹不已。他性通 敏、识见卓、学博广,不仅能深远非凡的玄机又能 不为精华所羁绊。其学术观念既见重于那时候,又 推养于后世 。《教育学源流论》一书中透射的医家与 病患之道,其完整性、系统性及科学性是其最大 的表征 [4 ] 。其古板无论对医家病患,都深有启示 之意,不可不知,不可不读。 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文献[ 1] 清·徐大椿撰 . 万芳整理 . 管理学源流论[M] . 法国首都: 人卫出版社, 2005.[ 2] 朱炳林 . 医门当头棒喝 居心长厚[ J] . 云南中中草药材, 二零零二, 35 : 59.[ 3] 张燕平 . 从 《慎疾刍言》 看徐大椿的医道思想[ J] . 福建中医药, 2004, 24 : 1- 2.[ 4] 宋芳艳, 程伟 .《军事学源流论》 中的医生病者伦理观念探析 [ J] .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工学伦工学, 2014, 29 : 41- 42.我简要介绍: 苏江,女,53 岁,学士,主要医治医 师。切磋方向: 中西医结合临床花甲之年性急性病魔。

柴草汤证,有但服小山菜不能够治愈,必治以大山菜汤始能治愈者,此病欲借少阳之枢转,外出而阻于阳明之阖,故宜于小柴胡汤中兼用开降阳明之品也。

药不当病,服之每未见害,所以言医易,而医务职员日益多。殊不知既不当病,便隐然受其累,病家不觉,医师亦不反省。愚谓微病自可勿药有喜,重病则寒凉攻补,又不敢轻试。谚云:不服药为中医。于老年尤当。

《伤寒论》原著︰太阳病过经十余日,反二、三下之,后四、二十日柴草证仍在者,先与小柴胡。呕不仅仅,心下急,郁郁微烦者,为未解也,与大山菜汤下之则愈。

病有必欲服药者,和平之品甚多,尽可施治。俗见以为气血衰弱,攻与补皆必用人葠。愚谓土精可是药中一味耳,非得之则生,弗得则死者;且未必全利而没有毒,故可已即已。苟审病确切,必不可已,宁谓人毵必戒用哉?

【大山菜汤方】柴草半斤,黄芩三两,玉盘盂三两,半夏半升洗,生姜五两切,枳实四两炙,大枣十二枚擘。

凡病必先自个儿阅览,因其所现之证,原其身患之由。自顶至踵,寒热痛痒何如,自朝至暮,起居食息何如,则病情已得,施治亦易。至切脉又后一层事,所以医生在意问之详,更在伤者告之周也。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温服一升,日三服。一方用大黄二两。

方药之书,多可充栋,也许各装有偏,无不足高气强。窃考方书最者,莫如《内经》,其中所载方药,本属无多,如不寐用地文秫青菜泥,鼓胀用鸡矢醴,试之竟无效,他书能够。同理可得同一药,而地之所产各殊;同一病而人之禀气又异;更有一致人、同一病、同一药,而左右施治,有效有不效。乃欲于揣摹就如中求其必当,良非易事,方药之所以难于轻信也。

《伤寒论》大山菜汤,少阳兼阳明之方也。阳明胃府有热,少阳之邪又复挟之回升,是以呕不仅,心下急,郁郁微烦。欲用小柴草汤提议少阳之邪,使之透膈上出,恐其补胃助热而减去人参,越来越大黄以降其热,步四鲜明,出奇致胜,此所认为百战不殆之师也。乃后世畏大黄之猛,遂易以枳实。迨用其方不效,不得不仍加大黄,而竟忘去枳实,此大柴胡一方,或有大黄或无大黄之所由来也。此何以知之?因而方所主之病宜用大黄,不宜用枳实而知之。盖方中以山菜为主药,原欲升提少阳之邪透膈上出,又恐力弱不可能达到规定的标准,故小柴胡汤中以人葠助之。今因证兼阳明,故不敢复用神草以助热,而尤为大黄以引阳明之热下行,此阳明与少阳并治也。然方名大山菜,原以治少阳为主,而方中既无沙参之助,若复大黄、枳实并用,既破其血,又破其气,纵方中有山菜,犹能治其未罢之柴草证乎?盖大黄虽为侵吞之品,然偏于血分,仍于气分无什么伤损,即与柴草无甚争论,至枳实能损人胸中最高之气,其不宜与地熏并用明矣。愚想此方当日原但加大黄,后世用其方者,畏大黄之刚烈,遂易以枳实,迨用其方不效,不得不仍加大黄,而竟忘去枳实,此为大山菜或有大黄或无大黄,以至用其方者恒莫知所从也。现在凡笔者同事,有用此方者,当以加大黄去枳实为定方矣。究之,古今之气化分裂,人身之强弱因之各异,大柴胡汤用于后天,不惟枳实不可用,即大黄亦不可轻用,试举两案以明之。

《本草》所载药品,每曰“服之延年”、“服之长生”,然则极言其效而已,以身一试可乎?虽扶衰补弱,固药之能事,故有谓“治已病,不若治未病。”愚谓以方药治未病,不若以生活饮食调摄于未病。

邑诸生刘××,其女适邑中某氏,家庭之间,多不爽直,于金天胸口痛风寒,延其内外医生治不愈。刘××邀愚往诊,病近一旬,胸胁胀痛,其胸中满闷烦躁皆甚剧,时作呕吐,脉象弦长有力,愚语刘××曰︰此大柴草汤证也,以前医士不知此证治法,是以不愈。刘××亦以愚言为然,遂为疏方,用柴草四钱,黄芩、可离、麻芋果各三钱,生石膏两半碎,竹茹四钱,鲜姜四片,美枣四枚,俾煎服。刘××疑而问曰︰大山菜汤原有大黄、枳实,今减去之,加石膏、竹茹,将勿药力软弱难奏效乎?答曰︰药之所以能愈伤者,在对证与否,不在其力之强弱也,宜放胆服之,若有不效,余职其咎。病患素信愚,闻知方中有石膏,亦愿急服,遂如方煎服一剂,弹指觉药有推荡之力,胸次顿形开朗,烦躁呕吐皆愈。刘××疑而问曰︰余疑药力柔弱不能够见效,而不意其收效更捷,此其理将安在耶?答曰︰凡人得少阳之病,其未病之先,肝胆恒有不舒,木病侮土,脾胃亦恒先受其扰。迨其阳明在经之邪,半入于府半传于少阳,于斯,阳明与少阳合病,其热之入于府中者,原有膨胀之力,复有真情以扰之,其膨胀之热,益逆行上干而凌心,此所以烦躁与胀满并剧也。小柴胡汤去黄参原可舒其忠心,肝胆既舒,自不复扰及脾胃,又重用石膏,以清入府之热,俾其不复膨胀上干,则郁闷与满闷自除也。况又加竹茹之明目止痢者以辅翼之,此所以奏效甚捷也。

凡感风感寒暑,那时候非必遽[jù急,仓猝]病。《内经》所谓“邪之中人也,不知于其身。”然身之受风受寒暑,未有不自知。病虽未现,即衣暖饮热,令有微汗,邪亦可从汗解。《道德经》曰:“夫惟病病,是以不病。”

又治一人,年逾弱冠,禀赋素羸弱。偶于乾月,因受高烧病于旅邸,求她诊医治,将近一旬,病犹未愈。后愚诊视,其父正为病患煎药,视其方乃系发布之剂,及为诊视,则黄龙汤证也。嘱其所煎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柴草汤证,故医师首先要以医

上一篇:此图是南唐后主李煜对大臣韩熙载府上生活窥窃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