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殿中立弥勒佛,至太庙则报
分类:文学文章

大石佛寺,考旧史,秦始皇东游入海,缆舟于此石上。后因贾平章住里湖葛岭,宋大内在凤凰山,相去二十余里,平章闻朝钟响,即下湖船,不用篙楫,用大锦缆绞动盘车,则舟去如驶,大佛头,其系缆石桩也。平章败,后人镌为半身佛像,饰以黄金,构殿覆之,名大石佛院。至元末毁。明永乐间,僧志琳重建,敕赐大佛禅寺。贾秋壑为误国奸人,其于山水书画古董,凡经其鉴赏,无不精妙。所制锦缆,亦自可人。一日临安失火,贾方在半闲堂斗蟋蟀,报者络绎,贾殊不顾,但曰:“至太庙则报。”俄而,报者曰:“火直至太庙矣!”贾从小肩舆,四力士以椎剑护,舁舆人里许即易,倏忽至火所,下令肃然,不过曰:“焚太庙者,斩殿帅。”于是帅率勇士数十人,飞身上屋,一时扑灭。贾虽奸雄,威令必行,亦有快人处。

明季昭庆寺火,未几而灵隐寺火,未几而上天竺又火,三大寺相继而毁。是时唯具德和尚为灵隐住持,不数年而灵隐早成。盖灵隐自晋咸和元年,僧慧理建,山门匾曰“景胜觉场”,相传葛洪所书。寺有石塔四,钱武肃王所建。宋景德四年,改景德灵隐禅寺,元至正三年毁。明洪武初再建,改灵隐寺。宣德七年,僧昙赞建山门,良?建大殿。殿中有拜石,长丈余,有花卉鳞甲之文,工巧如画。正统十一年,?玄理建直指堂,堂文额为张即之所书,隆庆三年毁。万历十二年,僧如通重建;二十八年司礼监孙隆重修,至崇祯十三年又毁。具和尚查如通旧籍,所费八万,今计工料当倍之。具和尚惨淡经营,咄嗟立办。其因缘之大,恐莲池金粟所不能逮也。具和尚为余族弟,丁酉岁,余往候之,则大殿、方丈尚未起工,然东边一带,朗阁精蓝凡九进,客房僧舍百什余间,?几藤床,铺陈器皿,皆不移而具。香积厨中,初铸三大铜锅,锅中煮米三担,可食千人。具和尚指锅示余曰:“此弟十余年来所挣家计也。”饭僧之众,亦诸刹所无。午间方陪余斋,见有沙弥持赫蹄送看,不知何事,第对沙弥曰:“命库头开仓。”沙弥去。及余饭后出寺门,见有千余人蜂拥而来,肩上担米,顷刻上禀,斗斛无声,忽然竞去。余问和尚,和尚曰:“此丹阳施主某,岁致米五百担,水脚挑钱,纤悉自备,不许饮常住勺水,七年于此矣。”余为嗟叹。因问大殿何时可成,和尚对以:“明年六月,为弟六十,法子万人,人馈十金,可得十万,则吾事济矣。”逾三年而大殿、方丈俱落成焉。余作诗以记其盛。

犹思昔年,岁在乙未;国庆将至,时正中秋。

张岱《大石佛院》诗:

张岱《寿具和尚并贺大殿落成》诗:

双假至矣,然未归家。故校有同窗,曰藏友格西,与余交甚密,时论汉、藏之文史,亦谈道、佛之交融,遂知东坡多悦镇,有眉州大佛,屹华藏寺,居郑军乡;古今信众雅士,朝拜不绝也,于是乎欣欣然前往。

余少爱嬉游,名山恣探讨。

飞来石上白猿立,石自呼猿猿应石。

窗透初晓,日照西桥,余二人至校外,租车自驾,穿岷江二桥,过东坡闹市。沿路有柏油道,旁植绿树花丛;至高速路口,道时陡时平;见分岔处,时问老翁路况,时并导航指引,多弯折崎岖。午时启程,天有微雨,骑行六十余里,约至申时,入乡间小道,曲径通幽,旁高山环绕,远眺之,有一大佛高耸于山腰,至多悦华藏寺。

泰岳既危峨,补陀复杳渺。

具德和尚行脚来,山鬼啾啾寺前泣。

踏足山门,左祀山神,右祀土地。匾曰“华藏寺”,门旁立哼哈二将,为佛门护法,夫“华藏”者,佛曰净土,于宝莲中,含大千世界。拾梯而上,为天王殿,殿前左右石狮,气若庄严;殿中立弥勒佛,统大乘之佛法,承释尊之道统,汉名慈氏,居兜率天,当来下界,度化贤劫;旁祀四大天王,后立阿弥陀佛。复见三大士殿,祀文殊、普贤、观世音者,表大智、大行、大悲,为汉传之大圣;后祀韦陀菩萨,护法尊神。再次为大雄宝殿,祀本师释迦牟尼佛,本为净饭王嗣,弃位修行;六年而登正果,开辟佛门;应梦见六牙白象,下兜率天;降世而皓月分明,步步生莲;创摩诃般若之教,证因果轮回之法。

天竺放光明,齐云集百鸟。

生公叱石同叱羊,沙飞石走山奔忙。

旁得见祖师殿,主祀菩提达摩,左智觉禅师,右印慧法师;昔释尊坐下,有迦叶尊者,开禅宗一脉,传廿八世,达摩老祖,西来中土,传法华夏,固有汉传之禅宗;只履西归,黄沙漫漫,而空留圣迹。智觉者,印慧者,为华藏寺之先师。

活佛与灵神,金身皆藐小。

驱使万灵皆辟易,火龙为之开洪荒。

往上至藏经楼,内塑千手观音、十二圆觉;并有极乐福地,存信众之善骨,渡苦海之无边。

自到南明山,石佛出云表。

正德初年有簿对,八万今当增一倍。

过斋堂登顶,至圣山佛境;眉州大佛,巍峨耸立。夫大佛者,环十二米,高四十有二,为阿弥陀之圣像。《佛经》曰:此婆娑世界西去,过十万亿佛土,至西天极乐,佛名阿弥陀。佛右掌托莲于胸,左手自下,掌外心内,接善信往生极乐,故又号接引佛;佛立于莲座,座之四下,塑四力士托之;镶之神兽有二,左麒麟,右金龙,为神之坐骑也。

食指及拇指,七尺犹未了。

谈笑之间事已成,和尚功德可思议。

余二人驻足佛前,青香一炷,行合掌礼,拜于佛前。寺内僧侣者众,皆热情怡然,青灯古卷,号“如是我闻”;晨钟暮鼓,念佛法无边。昔有古寺方丈,法号“智觉”,留语“离垢五峰”,遂圆寂于寺,时无人晓其意;后寺重建于此山,山名“五峰”,遂知禅师之意,“离垢”者,佛语净土,入之可守清戒,早登正果;五峰处僻乡,远闹市,无车马喧,实为修行之净土,故寺塑智觉禅师像,供奉堂内。寺建于晋太康元年,重修于初唐,盛名于蜀地,近代毁于战火;时建国后,政府、乡民、善信多方斡旋集资,得以重建此寺。山顶竹密繁茂,郁郁葱葱,林荫如盖;游道而下,壁镌之言,皆出佛理,读之细思,意味绵延。

宝石更特殊,当年石工巧。

黄金大地破悭贪,聚米成丘粟若山。

余二人感怀于斯,谈之佛史,有显、密、禅数宗,不胜列举;教传华夏,为汉、藏两系。达摩西来,汉禅六世而弘法,分南、北二脉;即至盛唐,玄奘西行,得取真经而归;鉴真东渡,时大化改新,故汉传入扶桑,并入新罗;禅、净二宗,为汉传之主流也。然藏传之先脉,上推象雄,以苯为宗;下至吐蕃,迎释法而入藏;文成入蕃,传汉家之道、佛以交融;蒙古南下,学藏传而自化;明、清时而至盛。另南传一系,入缅、泰、老、柬诸国,并滇南之傣族,盛于中南半岛。如此三系,为今佛之主流也。轩辕华夏,泱泱大国,五十六族,有尼父之儒学,并老聃之玄门,融释尊之佛法,共为“三教”,生生不息。

岩石数丈高,止塑一头脑。

万人团族如蜂蚁,和尚植杖意自闲。

眉州文化圣城,人杰地灵,有三苏、彭祖,存唐风宋骨。学毕而离兮,至今数月;时梦回故校,犹忆昔年。结汉家之金兰,书生意气;交藏彝之豪杰,同学少年。而今仗剑江湖,不见故人;奔走求仕,蜀地南北,路漫漫其修远;有少陵《望岳》之壮,存青莲《蜀道》之悲。唯忆昔年,三苏故里,中秋佳节,至华藏寺,谒眉州大佛,相谈甚欢。

量其半截腰,丈六犹嫌少。

余见催科只数贯,县官敲扑加锻炼。

愿诸君此去经年,路安景在,他乡若遇,杜康仍存,此情亦可待成追忆!

问佛凡许长,人天不能晓。

白粮升合尚怒呼,如坻如京不盈半。

小诺笔止于黄帝四七一四年丁酋岁九月十一,兴文。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殿中立弥勒佛,至太庙则报

上一篇:亟命疏壅导潴,紫阳庵道也 下一篇:六一泉在孤山之南,参寥遂塑东坡像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