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阴阳老少、木火金水冲气所结也,气盈物盛
分类:文学文章

天元赢弱失时,难获延年。日主高强化鬼,当膺厚福。

《子评真诠》命理

调峻格孤,势穷力尽,义理正欲变通。

日旺无依,离祖迁居。若不迁居,死在外地。

北京易经学院

究其日干用神,搜检明暗,造化吉凶,神煞隐显之处,其体孤峻,气亦末为穷绝,难于取用。此等至极转关处,自有穷则变,变则通之理,运迎何者之气,一路挽回,是何生意,起发情源,亦有无限之义。

日旺无依,损财伤妻。若不伤妻,外家零落。

阅读:次

气盈物盛,运并岁冲,身主何能恬静。

正官被合,平生名利皆虚。

《子评真诠》命理《子平真诠》一书在八字命理典籍当中尤其独特的理论特点,总结经典命例,理论与八字实战相结合,详细论述四柱命理,北京易经学院的刘恒老师解读子平真诠,结合《渊海子平》,从八字格局组合,到八字十神具体身体与生活万物类象,一一简明扼要讲解分析,真正的八字四柱命理学。一.论十干十二支

欲观其大概之义,气象或盈或流,察其物理之体,则盛且极,便自有不耐久之兆。况岁运抑则倾覆,扬则泛没,更若冲刑并,此身之主,独能安然恬静不扰,无此理也。

七煞被合,处世反凶为吉。

天地之间,一气而己。惟有动静,遂分阴阳。有老少,遂分四象。老者极动静之时,是为太阳太阴;少者初动初静之际,是为少阴少阳。有是四象,而五行具于其中矣。水者,太阴也;火者,太阳也;木者,少阳也;金者,少阴也;土者,阴阳老少、木火金水冲气所结也。

年月日时,干支有序,若臣宾主,体格朝伦。

煞旺更值身衰,衣食奔走。

易经学院:阴阳之说,最为科学家所斥,然天地间日月寒暑,昼夜男女,何一而非阴阳乎?即细微如电子,亦有阴阳之分。由阴阳而析为四象,木火金水,所以代表春夏秋冬四时之气也。大地之中,藏水,以及金属之矿,孰造成之?万卉萌生,孰使令之?科学万能,可以化析原质,造成种子,而不能使其萌芽,此萌芽之活动力,即木也。故金木水火,乃天地自然之质。万物成于土而归土,载此金木水火之质者,土也。人秉天地之气而生,暖气,火也;流质,水也;铁质,金也;血气之流行,木也。而人身骨肉之质,运用此金木水火者,土也。人生秉气受形,有不期然而然者,自不能不随此自然之气以转移也。

月于宜在年干之次,时于宜在日于之次,若或循环次第又奇。如甲子、乙丑、丙寅、丁卯之类,奇格也。

官柔又遇煞扰,行藏汨没。

北京易经学院:此言天地之气,本为相同,有动有静,而分阴阳。天在上为阳主动,地在下为阴主静,天于行之,地于呼之,相互相乘。地球的表面没有温度,地球上的四季形成(五行概念)完全是有太阳对地球的阳光折射温差造成的。太阳地球的不停转动,形成阴阳变化。从冬至到夏至,阳长阴消,故为阳极。从夏至到冬至,阴长阳消,故为阴极。在阴阳二仪中,又出现了四象对立,即老阳、少阳,老阴、少阴。老阳、老阴都是气势旺极之时,少阴、少阳都是阴阳初交之时。四象有三层含义,一者时序循环,春夏秋冬;二者感觉四气,寒暖燥湿;三者行,金水木火。水为老阴之气,时冬、气寒;火为老阳之气,时夏、气暖;金为少阴之气,时秋、气燥;木为少阳之气,时春、气湿。土者,阴阳老少之间的过渡气,为四气冲凝所至,寄寓四隅。

年为君,日为主,月时如宾如臣,辅佐贵气,兼似前法有次,朝其纲常,辅其伦序,正其尊严。

财旺身强,资财迭积。假如:、甲辰甲戌落寅亥,金帛满屋。

有是五行,何以又有十干十二支乎?盖有阴阳,因生五行,而五行之中,各有阴阳。即以木论,甲乙者,木之阴阳也。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在天为生气,而流行于万物者,甲也;在地为万物,而承兹生气者,乙也。又细分之,生气之散布者,甲之甲,而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万木之所以有枝叶者,乙之甲,而万木之枝枝叶叶者,乙之乙也。方其为甲,而乙之气已备;及其为乙,而甲之质乃坚。有是甲乙,而木之阴阳具矣。

又云:阳欲独慎,阴欲群随,仍察贵煞所加之处。

丁亥丁卯到酉亥,珍宝盈室。

易经学院:五行各分阴阳而有干支。天干者,五行在天流行之气也;地支者,四时流行之序也。

日主最喜先干,日主应嫌次位。

六甲日遇庚辛,若重多必主灾厄。

北京易经学院:同是五行,为什么有天干、地支之分?天干主行,地支随之,地球上的雨雪风雹,都是有天干外因引起,天干为外,地支为内,外因影响内因。都是在寅月,由于天干的流动,造成了寅月的温差不同。也就是说,地球上月令不变,由于天干外因的变化流动,造成地球上的气温发生变化。只有把天干、地支分开,才能真正表达天地之间的规律变化。至于甲乙的不同,实则阴阳变化之妙。昼夜循环,阴阳交换,都是在春天,可是白天与晚上的气温存在着变化,白天为阳甲之气流行,晚上为阴乙之气流行。此天地之道,自然之秘也。五行并非五种物质,实是天地之间运行的五种气场。

日主先干,如甲日见癸之类,此等其益有三,一能合戊财资我,一也。一能善于长发我,二也。一能化其象生我,三也。但已往之气稍慢,日主次位,如甲见乙之类,此等其损有四,一能劫妻财空我,一能合煞损我,一能化象以泄我气,一能拦截前路,作刃害我四也。

六丙身居亥子,无制伏定是贫儒。

何以复有寅卯者,又与甲乙分阴阳天地而言之者也。以甲乙而分阴阳,则甲为阳,乙为阴,木之行于天而为阴阳者也。以寅卯而分阴阳,则寅为阳,卯为阴,木之存乎地而为阴阳者也。以甲乙寅卯而统分阴阳,则甲乙为阳寅卯为阴,木之在天成象而在地成形者也。甲乙行乎天,而寅卯受之;寅卯存乎也,而甲乙施焉。是故甲乙如官长,寅卯如该管地方。甲禄于寅,乙禄于卯,如府官之在郡,县官之在邑,而各司一月之令也。

支神前气,支神后宫。

行运得失,更当详察。

易经学院:甲乙皆木,同为在天之气。甲为阳和初转,其势方张;乙为和煦生气,见于卉木之萌芽。虽同为木,而其性质有不同。甲乙为流行之气,故云行乎天;寅卯为时令之序,故云存乎地。流行之气随时令而转移,故甲乙同以寅卯为根,而亥未辰皆其根也(见下阴阳生死节)。天干通根月令,当旺之气,及时得用,最为显赫,否则,虽得为用,而力不足,譬如府县之官,不得时得地,则不能发号施令,不得展其才也。

地支迎前之气多者,平生为人精神磊落,如甲子年,或子日见丑寅卯辰巳之类是也。

得地失时,如田畴得雨。得时失地,如輗损涂泥。

十干即是五行,而分阴阳,然论其用,则阳干阴干各有不同。《滴天髓》云:“五阳从气不从势,五阴从势无情义。盖阳干如君子,阳刚之性,只要四柱略有根,或印有根,则弱归其弱,而不能从;五阴则不然,四柱略有根,或印有根,则弱归其弱,而不能从;五阴则不然,四柱财官偏盛,则从财官,即使日元稍有根苗,或通月令之气,亦所不论。然或印绶有根,则又不嫌身弱,不畏克制。此阴干阳性质之不同也。如伍廷芳造,壬寅、丁未、己卯、乙亥,己土虽通根月令,而见木之势盛,即从木,所谓从势无情义也(见下用神节)。又如阎锡山造,癸未、辛酉、乙酉、丁亥,乙木只要有印通根,不怕身弱,煞透有制,即为贵格。又如许世英造,癸酉、辛酉、乙丑、辛巳,十九误作从煞,不知印绶有根,即不嫌身弱,仍喜制煞之运。此又阴干之特点也(见下格局高低篇)。阳干则不然,如虞和德造,丁卯、丙午、庚午、己卯,庚金虽弱,透印有根,即不能从,身弱自为其弱,运行扶身之地,自然富贵,特劳苦耳。此不同之点也。然阳干亦非绝对不能从者,如逊清宣统造,丙午、庚寅、壬午、壬寅,印比皆无根,则不得不从。此所谓从气不从势也,其理甚深,非可猝喻,学者多阅八字,经验积久,自能会悟,非文字所能达也(按本章论干支性质,虽为初步,实为最深;命理精微之点,即为干支阴阳性质之别,学者不妨置之后图,俟研习入门之后,自知其重要也)。

地支后宫者,主作事悔屯,或折挫,进退多端,如甲子年,或子日,见亥戌申未之类是也,余仿此。

得时者亦能举跃,失地者难以升迁。

北京易经学院:甲乙为木,为天之木气,为何又有地支寅卯?此乃天之气与地之气相配,甲乙为木有阴阳之分,而地支寅卯在下,同分阴阳,以寅为阳,以卯为阴;如甲乙寅卯相比,甲乙天干为阳,地支寅卯为阴,甲乙天干为外,地支寅卯为内,甲乙如官长在上,寅卯如县官在下,而司各月之令。此处应注意,天干为用必以地支为根,而地支为用必透干方显其功,天干地支相配方可富贵。学者必多阅八字方可领悟天地之奥妙,虽为基础,但应明其理,以备后用。

独掉岁君,孤虚日主。

故火到南方而荣,水临北地而盛。

此章中的阐述只是入门,还没有涉及真正的干支性质,这是命理最精微的部分,不理解领悟这个章节,以后的学习举步艰难。另外徐氏在上面对几个八字的解释有误。伍廷芳造,壬寅、丁未、己卯、乙亥,己土虽通根月令,而见木之势盛,即从木。此造丁未月,火土当权,何来从木?月令印旺生身,足可以任其财官。此点错误,是因为徐氏对地支三合局的应用错误。阎锡山造,癸未、辛酉、乙酉、丁亥,乙木只要有印通根,不怕身弱,煞透有制,即为贵格。阎造乙酉日元,实为七杀当令弱极,何以受生?只有顺应财官之势,何来用印?从阎氏的行运足以证明。许世英造,癸酉、辛酉、乙丑、辛巳,十九误作从煞,不知印绶有根,即不嫌身弱,仍喜制煞之运。许造乙丑日,木临寒地,生于八月,酉金当令而旺,时上巳火制杀,运行火地而贵,何来用印?虞和德造,丁卯、丙午、庚午、己卯,庚金虽弱,透印有根,即不能从,身弱自为其弱,运行扶身之地,自然富贵,特劳苦耳。此造木火势旺,庚临绝地受克,何以用印?逊清宣统造,丙午、庚寅、壬午、壬寅,印比皆无根,则不得不从。此造印比无气,虽是相从,可是初春气寒,壬水有气,从之不真!

月日时支干,作联作党,作旺作合,或成一象,或化一气,独太岁孤另一位,似远似疏,必然离祖别宗自立,或偏出螟蛉者有之,穷乏孤独,年月时同上,日主独居孤寡,仍自无合无生,另立于缺陷处者,非异居同活,则乞养寄生,赘居外立。

土到东而病,木至西而衰,金入北而沉。

甲乙在天,故动而不居。建寅之月,岂必当甲?建卯之月,岂必当乙?寅卯在地,故止而不迁。甲虽递易,月必建寅;乙虽递易,月必建卯。以气而论,甲旺于乙;以质而论,乙坚于甲。而俗书谬论,以甲为大林,盛而宜斩,乙为微苗,脆而莫伤,可为不知阴阳之理者矣。以木类推,余者可知,惟土为木火金水冲气,故寄旺于四时,而阴阳气质之理,亦同此论。欲学命者,必须先知干支之说,然后可以入门。

党合双争,妻财两义。

旺处生而死处灭,死处生而旺处脱。

易经学院:天干动而不居者,如甲己之年,以丙寅为正月;乙庚之岁,以戊寅为正月也。地支止而不迁者,正月必为寅,二月必为卯也。论气甲旺于乙,论质乙坚于甲者,甲木阳刚之性,乙木柔和之质,其中分别,详下附录《滴天髓》论天干宜忌节。大林微苗之喻,本为纳音取譬之词,俗书传讹,而无知之人妄执之耳。学命者先明干支阴阳之理,察其旺衰进退之方,庶不致为流俗所误也。

柱中如土党既多,天时却系木旺,抑扬之道,在如何用,不可便作两雠相竞,若土不虚加厚,木有气而露,支音兼不刑害冲克,却能培养木秀成林,为用更奇,我合者为妻,我克者为财,世人但知我克者总为妻财,纰缪未善,又还看化象如何。

岁运俱伤日主,遇之命必亏危。

北京易经学院:天干主动,动而不停,地支主静,止而不迁。但是寅月寅木当令之时,未必是天干甲木值令,卯月之时,未必是乙,这就是宇宙运动的真谛所在。由于天干的轮流变化,造成对同样季节的温差、气候不同。那么干支的本身属性就发生了改变。以气质而论,甲寅、丙寅、戊寅、庚寅、壬寅,天干的流动变化,已经影响了月令寅木的气场变化,如果你还是用“不易的思维来看今天“变易的干支组合,就失去了阴阳辩证的真理。

用神一字,贵气重来,象欲晶明,气伤懒散。

气运与祖气伤残,门户与父母俱损。

《子评真诠》命理随笔录二.三.八字论命:刘恒老师二、论阴阳生克

柱中有平生独用一字者,谓之不如格字面,俱合俱散,各自竟成群党去了,日干亦另处悬一字,无依无倚,故用此字,或用二字。用神一件,精神严切最妙,如用官星了,又见官星再来,复建禄等。或用财,又见食神贵人,皆为贵气重迭,苗不秀,秀不实。

运神克岁,刑讼来临。岁克运神,官灾竞起。

四时之运,相生而成,故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复生木,即相生之序,循环迭运,而时行不匮。然而有生又必有克,生而不克,则四时亦不成矣。克者,所以节而止之,使之收敛,以为发泄之机,故曰“天地节而四时成。即以木论,木盛于夏,杀于秋,杀者,使发泄于外者藏收内,是杀正所以为生,大易以收剑为性情之实,以兑为万物所说,至哉言乎!譬如人之养生,固以饮食为生,然使时时饮食,而不使稍饥以待将来,人寿其能久乎?是以四时之运,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

用神壮健成象,意专力露不虚,不背昼夜。如土木水昼生,金火夜生,柱中如此,岂不为名利特达之士。

金主刀刃刑伤,水主江河覆溺。木则悬梁自缢,虎咬龙嗔。

易经学院:“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二语,实为至言。有春夏之阳和,而无秋冬之肃杀,则四时不成;有印动之生扶,而无煞食之克泄,则命理不成。故生扶与克泄,在命理之用,并无二致,归于中和而已。

若地支天干,与我竟不相顾,用神不合,星主孤处,冲刑克害,相背窃气更多,象无赞助,迭见休废者,无立无成,不足道之格也。

火则夜眠压倒,焚死蛇伤。土乃墙推土陷。五行煞重,当如此详。

然以五行而统论之,则水木相生,金木相克。以五行之阴阳而分配之,则生克之中,又有异同。此所以水同生木,而印有偏正;金同克木,而局有官煞也。印绶之中,偏正相似,生克之殊,可置勿论;而相克之内,一官一煞,淑慝判然,其理不可不细详也。

我生我克情能退,他克他生气自归。

又曰:有化而不化之由,聚而不聚之机,合而不合之类,秀而不秀之实。

阴阳配合,与磁电之性相似。阳遇阳、阴遇阴则相拒,七煞枭印是也;阳遇阴、阴遇阳则相吸,财官印是也。印为生我,财为我克,或偏或正,气势虽有纯杂之殊,用法尚无大异。官煞,克我者也,淑慝回殊,不可不辨。比动,同气也,食伤,我生者也,则又以同性为纯,异性为杂。纯杂之分关于用之强弱,此为研究命理者所不可不知也。

凡我生我克者,其义自然退散,他来生我克我,二者皆为气入,为支生,为克入吉神,如此第一妙。

化而不化损于贵,聚而不聚损于财,合而不合损于官,秀而不秀损于福。

北京易经学院:四时之运,相生而生。五行相生不是在表示物质的物理性能转化,是在表示时序的转化过程。故言“相生之序,循环迭运,而时行不匮。也就是大家一定要对五行相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如果不能正确地辨证认识五行的生克关系,那么预测时就会失误。“生克是我们命理中的常用词,从表面看二者不同,实际二者的意义相同。甲木生丙火,反过来看,就是丙火泄化甲木,此时可以说是丙火变象的克制甲木。人理与易理相通,人饥饿要饮食,但如果饮食过量,反而有灾,人食所需为生,食之过量为克。归属自然,易理不能抛弃自然,而背离自然规律的易理不可学也。

生克来往,合主扶持。

又有不化而化之因,不聚而聚之机,不合而合之理,不秀而秀之用。

即以甲乙庚辛言之。甲者,阳木也,木之生气也;乙者,阴木也,木之形质也。庚者,阳金也,秋天肃杀之气也;辛者,阴金也,人间五金之质也。木之生气,寄于木而行于天,故逢秋天为官,而乙则反是,庚官而辛杀也。又以丙丁庚辛言之。丙者,阳火也,融和之气也;丁者,阴火也,薪传之火也。秋天肃杀之气,逢阳和而克去,而人间之金,不畏阳和,此庚以丙为杀,而辛以丙为官也。人间金铁之质,逢薪传之火而立化,而肃杀之气,不畏薪传之火。此所以辛以丁为杀,而庚以丁为官也。即此以推,而余者以相克可知矣。

柱中合空,或有赞助之神。合实,或有破坏之神。生有制者,克有扶持者,来往进退不一,万一失取,分毫之间,便差远千里,却会在合主扶佐,何神至切,为急事也。

不化而化者,定居权贵。不聚而聚者,终于富足。

易经学院:此论官煞之大概也。然以乙为木之形质,辛为人间五金之质,丁为薪传之火,似未尽合。十干即五行,皆天行之气也。就气而分阴阳,岂有形质可言?譬如男女人之阴阳也,而男之中有阳刚急燥,有阴沉柔懦,女之中亦然,性质不同也。取譬之词,学者切勿执着。五行宜忌,全在配合,四时之宜忌,又各不同。兹录各家论五行生克宜忌于后。

善恶繁难,时分众寡。

不合而合者,必迁高职。不秀而秀者,须享禄位。

北京易经学院:此言天干之间十神的变化,和阴阳不同的变化,有忌官而合杀者,合官而喜杀者,此阴阳变通之理。

善恶二位俱众,或错或杂,但看时座聚众休旺,聚寡休旺,恶众则为攒凶聚煞,善众则为吉聚福集,善寡力怯,恶寡庶几。一云年月时互见贵人生旺,与日和,第一妙。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章论述阴阳不同的关系,有以生为喜,有以克为生。五行变化之理,以生而克,以克而生,五行变化之妙理。五行阴阳不同,其十神的变化不同。十神有偏正之分,有喜有忌,此基础知识学者必知矣。同性之间生克力大,异性之间生克力小。

生而复生,皆倚托成于何者。

附论四时之木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如丙辛人见戊申运,却见庚申岁,转有倚靠复生之意,有壬水精神自来,况丙辛化水,故得生,倚托成于何者此也。

春月之木,余寒犹存,喜火温煖,则无盘屈之患;藉水资扶,而有舒畅之美。春初不宜水盛,阴浓湿重,则根损枝枯;又不可无水,阳气烦燥,则根干叶萎。须水火既济方佳。土多则损力,土薄则丰。忌逢金重,克伐伤残;设使木旺,得金则美。

化而又化,竟渺茫归于何地。

夏月之木,根干叶枯,欲得水盛,而成滋润之功,切忌火旺,而招自焚之患。土宜其薄,不可厚重,厚重反为灾咎;金忌其多,不可欠缺,欠缺不能斩削。重重佳木,徒以成林;叠叠逢华,终无结果。

如丁壬化木,况有寅卯亥未地面,又有余神,水木赞助,腾腾顽养之木,安可又用水来滋助,渺茫之气无倚,却看运引,或有堤防驭制之道,方能为福,若遇转生处,一向汗漫,反不立矣。

秋月之木,气渐凋零。初秋火气未除,犹喜水土以相滋;吕秋果已成实,欲得刚金之修削。霜降后不宜水盛,水盛则木漂;寒露后又喜火炎,火炎则木实。木盛有多材之美,土厚无任才之能。

五象相乘有祥瑞,有乖蹇。五气交战或伤残,或奋发。祥瑞,如木火、火土、土金、金水、水木成象。

冬月之木,盘屈在地,欲土多以培养,恶水盛而忘形。金纵多,克伐无害;火重见,温燠有功。归根复命之时,木病安能辅助?须忌死绝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得时,谓得天时。得位,谓得生旺位,或乘建禄等气。得权,谓乘财官贵人等,如有权有势有执事者。

附论四时之火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乖蹇反是三者,若坐下贵气,纵乘贵地,地支却又刑冲克害是也。

春月之火,母旺子相,势力并行。喜木生扶,不宜过旺,旺则火炎;欲水既济,不宜太多,多则火灭。土多则晦光,火盛则燥烈。见金可以施功,纵重见财富犹遂。

交战,谓体均力停,如一物恃天时,一物恃其党众,或一物得地,或一物得权,水火土水交战之类。

夏月之火,乘旺秉权。逢水制则免自焚之咎,见木助必招夭折之忧。遇金必作良工,得土遂成稼穑。然金土虽为美利,无水则金燥土焦,再加木助,势必倾危。

伤残,谓用神被克,主干被害,或财亦被伤,官亦被克,或一物有党成化,却见克神来坏。如丙辛化水,忽见一土来克之类。

秋月之火,性息体休。得木生,则有复明之庆;遇水克,难免损灭之灾。土重而掩息其光,金多而损伤其势。火见木以光辉,纵叠见而有利。

奋发,物我相安,宾主和协。我乘旺而相犯,他得地而相迎,我势强而敌去,他有气而来朝。

冬月之火,体绝形亡。喜木生而有救,遇水克以为殃。欲土制为荣,爱火比为利。见金则难任为财,无金则不遭磨折。

财官欲真,致妙兮须理化气。

附四时之土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如丙辛见戊癸为财,甲己为官,此为真造化,秀气不可言,余皆类此推之。

春月之土,其势孤虚。喜火生扶,恶木太过;忌水泛滥,喜土比助。得金而制木为祥,金多则仍盗土气。

财官有象,致精兮要倚局神。

夏月之土,其势燥烈。得水滋润成功,忌火煅炼焦坼。木助火炎,生克不取;金生水泛,妻财有益。见比助则蹇滞不通,如太过又宜木袭。

如丙辛见戊癸为财,得火局,甲己为官,得土局,方就其器完,而且清纯无比矣,余例此推。

秋月之土,子旺母衰。金多而耗盗其气,木盛须制伏纯良。火重重而不厌,水泛泛而非祥。得比肩则能助力,至霜降不比无妨。

财官杂气,吉为库凶为墓。

冬月之土,外寒内温。水旺财丰,金多子秀。火盛有荣,木多无咎。再加比助为佳,更喜身强为寿。

财官之气,均停有拱,更加贵气于上,为吉为库,库中杂气有三件,若当旺相为贵,益我者妙。

附论四时之金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若官化鬼入墓,财神休囚入墓为凶,则不为库,若吉神入库,仍带休废来刑,且克我者亦非库。

春月之金,余寒未尽,贵乎火气为荣;体弱性柔,宜得厚土为辅。水盛增寒,失锋锐之势;木旺损力,有剉钝之危。金来比助,扶持最妙,比而无火,失类非良。

善恶冲神,克则入,生则通。

夏月之金,尤为柔弱,形质未备,更嫌死绝。火多不厌,水润呈祥。见木助鬼伤身,遇金扶持精壮。土薄最为有用,土厚埋没无光。

地支贵气来冲,未可便言其吉,恶神未可便言其凶,须是支干同克,方为吉凶克入,或一生一克,一和一制,此亦变化通达在其中矣。

秋月之金,得令当权。火来煅炼,遂成钟鼎之材;土多培养,反有顽浊之气。见水则精神越秀,逢木则斩削施威。金助愈刚,过刚则折;气重愈旺,旺极则衰。

上生下,成脱气,可忧子旺母衰。

冬月之金,形寒性冷。木多难施斧凿之功,水盛未免沉潜之患。土能制水,金体不寒;火来生土,子母成功。喜比肩聚气相扶,欲官印温养为利。

三窃一,生用神,翻喜子衰母旺。

附论四时之水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上生下,如干生支,支生音,一也。

春月之水,性滥滔淫。再逢水助,必有崩堤之势;若加土盛,则无泛涨之忧。喜金生扶,不宜金盛;欲火既济,不宜火炎。见木而可施功,无土仍愁散漫。

岁生月。月生日,日生时二也。

夏月之水,执性归源,时当涸际,欲得比肩。喜金生助体,忌火旺太炎。木盛则泄其气,土旺则制其流。

得生者既为子,若系闲神,三也。如木生火,在夏正为子旺母衰,余仿此。

秋月之水,母旺子相。得金助则清纯,逢土旺则混浊。火多而财盛,木重而身荣。重重见水,增其泛监之忧;叠叠见上,始得清平之意。

三窃一,如金生三水四水,母生子广,母既当虚,即喜子衰而母在旺乡为吉。如木生火在亥,正为子衰母旺,余皆例此推。

冬月之水,司令当权。遇火则暖除寒,见土则藏归化。金多反致无义,木盛是谓有情。水流泛滥,赖土堤防;土重高亢,反成调辙。

前呼后应,生则继,克则治。

附论五行生克制化宜忌(录徐大升)

凡格局一辰一干,有体用,有本末,有呼应,难矣。生则继续而无绝,婉转有情,若克则削朴煅炼,既济堤防,疏通造物之切治也。如是局面,拘于生克小节,所以不能洞究元机耳。

金赖土生,土多金埋;土赖火生,火多土焦;火赖木生,木多火炽;木赖水火,水多木漂;水赖金生,金多水浊。

左包右承,收则归,散则虚。

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多水缩;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晦;土能生金,金多土弱。

凡一干一支,挺立于柱中者,类有左右相承之兆,有包罗,有归向,有散漫,有退脱,轻重较量,得失加减,宜处当然之义,不可务小弃大,舍本逐末。

金能克木,木坚金缺;木能克土,土重木折;土能克水,水多土流;水能克火,火炎水灼;火能克金,金多火熄。

局神无取,闲来一派清冷。

金衰遇火,必见销熔;火弱逢水,必为熄灭;水弱逢土,必为淤塞;土衰逢木,必遭倾陷;木弱逢金,必为斫折。

柱中取其日主财官用神等件,或杂或浊,或繁或混,或欠胜负,或欠制降,无分优劣。忽一闲干,非主非用,却来左右逢原,能乘一贵气,却取其干,系日主之神,何等遁神,以别其用虚处造象,或合官合财等项,取其成局有切用者,始虽闲而无用,既而闲神时至,闲得成器,际遇有用,则天下无弃物之谓,况造化乎。

强金得水,方挫其锋;强水得木,方缓其势;强木得火,方泄其英;强火得土,方敛其焰;强土得金,方化其顽。

官气混求,妙在各支匹配。

《穷通宝鉴》与徐大升论五行生克与四时宜忌两节,言之虽浅,其理至深,譬如算学中之加减乘除,初学习此,而至深之微积方程,亦不能外此。要知命理深微,无非四时五行、生克制化、衰顺逆之理,初学或未能解悟,习之既久,自能领会。应用无穷,变化莫测,幸勿以其言之浅近而忽之也。

既重犯奇仪之格一体也。谓如官煞混紊,一有所配,一有未归乘着,须得岁运,更配其未归偶者吉,或官煞柱中,各寻所合所制,则佳有过不及,又有消息极为切事,又有两官一煞,两煞一官,皆此类矣。

三、论阴阳生死

如用土为日主,露甲乙为官煞,支中有申西字,或辰巳字,此为所合所制也。

五行干支之说,已详论于干支篇。干动而不息,支静而有常。以每干流行于十二支之月,而生旺墓绝系焉。

交互有意,要审扶谁,拱夹虽真,当防损露。

易经学院:生旺墓绝之说,由来甚古。《准南子》曰:春令木壮,水老,火生,金囚,土死;《太平御览?五行休旺论》曰:立春艮旺,震相,巽胎,离没,坤死,兑囚,乾废,坎休云云(详见《命理寻源》不赘)。名词虽有异同,而其意则不殊。后世以十二支配八卦,而定为长生沐浴十二位之次序(见下图说),虽为术家之说,而合于天地之自然,语虽俚俗,含义至精,究五行阴阳者,莫能外此也。

交互有意,如丙午见壬子,各有所赖,丙用癸官,壬用丁财己官,看余神扶何者为急,何者非急,拱夹虽真,如乙人遇癸未乙酉二位,明见拱夹甲申之真官,贵气无疑,或余神埋藏火神,倘遇岁运见火见庚,或见填实其位,发祸可胜言哉。

阳主聚,以进为进,故主顺;阴主散,以退为退,故主逆。此生沐浴等项,所以有阳顺阴逆之殊也。四时之运,功成者去,等用者进,故每流行于十二支之月,而生旺墓绝,又有一定。阳之所生,即阴之所死,彼此互换,自然之运也。即以甲乙论,甲为木之阳,木之枝枝叶叶,受天生气,己收藏饱足,可以为来克发泄之机,此其所以生于亥也。木当午月,正枝叶繁盛之候,而甲何以死?却不是外虽繁盛,而内之生气发泄已尽,此其所以死于午也。乙木反是,午月枝叶繁盛,即为之生,亥月枝叶剥落,即为之死。以质而论,自与气殊也。以甲乙为例,余可知矣。

合起力露,莫作等闲,脱废精英,转加时用。

易经学院:生旺墓绝者,五行之生旺墓绝,非十干之旺墓绝也。十干之名称,为代表五行之阴阳;五行虽分阴阳,实为一物。甲乙,一木也,非有二也。寅申巳亥,为五行长生临官之地;子午卯酉,为五行旺地;辰戌丑未,为五行墓地,非阴干另有长生禄旺墓也。因长生临官旺墓,而有支藏人元,观下人元司令图自明。特以理言之,凡物既有阴阳,阳之极即阴之生,譬如磁电之针,甲端为阳以用而论,生旺墓绝,仅分五行,不必分阴阳。从来术数书中,仅言五阳长生,而不言五阴长生,仅言阳刃而不言阴刃,后世未察其理,而欲自圆其说,支离曲解,莫知所从。或言五阴无刃,或者以进一位为刃,或者以退一位为刃(如乙以寅或辰为刃),各以意测,异说纷岐,实未明其理也。

天干相合,看支神吉凶为要,支神有力,则自然非常。和地支相合,看所乘之干力,力重愈精神也。

北京易经学院:此篇先贤论述有所偏差,认为阴阳二干,阴生阳死,阳死阴生,是不正确的。甲乙为木,代表木有阳阴、雌雄,乃五行夫妻之道,何来阴阳不同行。实际物极必反,乃自然界的规律,初冬之际万木凋零,但又是蓄根待发,何为死也?故此处我们可知道事物的发展规律,而不是真正阴阳替换。以十二月令比喻事物的演变过程和自然规律。我们学易首先要理解、掌握自然,知道自然,否则不为易者。易为日月,是宇宙的规律,学易如不知其理,何谈易者。

一云:上下俱合,有真合煞,如己亥见甲寅之类,又合煞如甲子见己丑之类。

支有十二月,故每干长生至胎养,亦分十二位。气之由盛而衰,衰而复盛,逐节细分,遂成十二。而长生沐浴等名,则假借形容之词也。长生者,犹人之初生也。沐浴者,犹人既生之后,而沐浴以去垢;如果核既为苗,则前之青壳,洗而去之矣。冠带者,形气渐长,犹人之年长而冠带也。临官者,由长而壮,犹人之可以出仕也。帝旺者,壮盛之极,犹人之可以辅帝而大有为也。衰者,盛极而衰,物之初变也。病者,衰之甚也。死者,气之尽而无余也。墓者,造化收藏,犹人之埋于土者也。绝者,前之气已绝,后之气将续也。胎者,后之气续而结聚成胎也。养者,如人养母腹也。自是而后,长生循环无端矣。

一云:煞神忌合,喜冲刑破害,干神支神一有闲慢,岁运合者,精神百倍。

易经学院:原文甚明,每年三百六十日,以五行分配之,各得七十二日。木旺于春,占六十日(甲乙各半),长生九日,墓库三日,合七十二日。土旺四季,辰戌丑未各十八日,亦为七十二日。寅中甲木临官,丙戊长生,故所藏人元,为甲丙戊。卯者,春木专旺之地,故称帝旺。帝者,主宰也。《易》言“帝也乎震,言木主宰之方,无他气分占,故专藏乙。辰者,木之余气,水之墓地,而土之本气也。故藏戊乙癸(辰戌为阳土,故藏戊;丑未阴土,故藏己),称为杂气。杂者,土旺之地,杂以乙癸,而乙癸又各不相谋,非如长生禄旺之为时令之序也。春令如是,余可类推。故寅申巳亥,称为四生(亦是四禄)之地;子午卯酉,为专旺之方;辰戌丑未,为四墓之地。所藏人元,各有意义。若阴干长生,则无关时令之气,地支藏用,不因之而有所增损也。

一云:禄马宜六合,忌刑破,况柱中见合,力露,不等闲也。

土居中央,寄于四隅。附火而生,生于寅,禄于巳;附水而生,生于申,禄于亥。特在寅巳,有丙火帮扶,旺而可用;在申亥,寒湿虚浮,力量薄弱而无可用,故仅言丙戊生寅,而不言壬戊生申也。

脱废精神,如我生我克之精,本散我气,若加时上用神,凶则制驭,却转生助主本,则挽回生意真矣。

北京易经学院:此章让易者知道万物的发展过程和规律,每一五行、事物都是生生不息,循序渐进,周而复始,这是宇宙的规律,易者知其变化过程,以便在预测中抓象和掌握旺衰过程。地支有十二个月,决定天干的旺衰,但气先后又有不同,故旺衰不同,十二支金木水火各有二支,而土有四支,而以太极而论为五个太极小五行。而金木水分阴阳各半,而土阴阳之中又有不同。学者不可不究其理,不知其旺衰,就不能定天干之旺衰,不知天干之旺衰,就不会分析格局,分析喜忌,故分析地支旺衰是学易者最基本的易学知识。在实际的应用中,我们只要知道月令的旺衰程度,而不需要用五行阴阳顺逆生死旺绝表。

群分有日主专行,日辰务在吉凶之位。

五行阴阳顺逆生旺死绝表

吉神、财元,官贵、印绶、食神、日德、月德、日禄、贵人、德神、天月德合、天赦、月空、时禄、时象、奇宝学堂、凶神、金神、羊刃、七煞、空亡、六害、孤寡、隔角、三刑、冲神、死神、死绝、勾绞,一说在年,亡神同上说,元辰同上。

十二月令人元司令分野表

类聚有年神领用,太岁参宅吉凶之宫。

寅月 立春后戊土七日,丙火七日,甲木十六日 立春 雨水

吉神、建禄、驿马、宅神、天医、福德、阙门、进神、生旺位、华盖、三奇、凶煞、碎煞、的煞、咸池、沐浴、亡劫、白虎、羊刃、飞刃、破宅、大耗、勾绞、丧吊、官符、病符、死绝。

卯月 惊蛰后甲木十日,乙木二十日 惊蛰 春分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辰月 清明后乙木九日,癸水三日,戊土十八日 清明 谷雨

巳月 立夏后戊土五日,庚金九日,丙火十六日 立夏 小满

午月 芒种后丙火十日,己土九日,丁火十一日 芒种 夏至

未月 小暑后丁火九日,乙木三日,己土十八日 小暑 大暑

申月 立秋后戊己土十日,壬水三日,庚金十七日 立秋 处暑

酉月 白露后庚金十日,辛金二十日 白露 秋分

戌月 寒露后辛金九日,丁火三日,戊土十八日 寒露 霜降

亥月 冬后戊土七日,甲木五日,壬水十八日 立冬 小雪

子月 大雪后壬水十日,癸水二十日 大雪 冬至

丑月 水寒后癸水九日,辛金三日,己土十八日 小寒 大寒

按此表人元司令日数,虽未可执着,而藏天干于地支,乾体而坤用,分析阴阳,至为精密。所谓以坎离震兑,分主二至二分,而三百八十四爻,阴阳错综,盈虚消息,无不相合者是也。始于何时,出于何人之手,犹待考证,海内博雅君子,如有知其源流,举以见示,至为感纫。

人之日主,不必生逢禄旺,即月令休囚,而年日时中, 得长禄旺,便不为弱,就使逢库,亦为有根。时产谓投库而必冲者,俗书之谬也,但阳长生有力,而阴长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若是逢库,则阳为有根,而阴为无用。盖阳大阴小,阳得兼阴,阴不能兼阳,自然之理也。

易经学院:地支所藏之干,本静以待用,透出干头,则显其用矣。故干以通根为美,支以透出为贵。《滴天髓》云:“天全一气,不可使地德莫之载;地全三物,不可使天道莫之容。如四辛卯,四丙申,虽干支一气,而不通根,不足贵也。地全三物,谓所藏三干,不透出则不能显其用也。天干通根,不仅禄旺为美,长生、余气、墓库皆其根也。如甲乙木见寅卯,固为身旺,而见亥辰未,亦为有根也。逢库必冲之说,谬误可嗤。如辰本为东方木地,若在清明后十二日内,乙木司令,余气犹旺,何云投库?土为本气,无所谓库。金火则库中无有,冲亦何益?仅壬癸水遇之为库,若能透出,同一可用。癸水本为所藏,而透壬水则墓本从五行论,不分阴阳也。谓阴长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又谓逢库阴为无用,皆因误于阴阳各有长生,而不能自圆其说也。又此节虽指日主,而年月时之干皆同,能得月令之气,自为最强;否则,月令休囚,而年日时支中,得生禄旺余气墓,皆为通根也。

北京易经学院:八字日干,不必生在印比禄旺之月,即使月令休囚,而年日时中得印比有气,不以弱论。日干旺,坐于墓支上,也为通根。而坐库必冲者,言不冲不发。实俗书之误,易者不可不辨之。至于阳长生有力,阴长生无力,此点必须说明,是甲乙生于亥为长生,为印星当令,而如果以午为乙木之长生,实大错特错也,故学易者必深究其理,不可不明。

《子评真诠》命理随笔:录论十干 作者:赵知易四、论十干配合性情

合化之义,以十干阴阳相配而成。河图之数,以一二三四五配六七八十,先天之道也。故始于太阴之水,而终于冲气之土,以气而语其生之序也。盖未有五行之先,必先有阴阳老少,而后冲气,故生以土。终之既有五行,则万物又生于土,而水火木金,亦寄质焉,故以土先之。是以甲己相合之始,则化为土;土则生金,故乙庚化金次之;金生水,故丙辛化水又次之;水生木,故丁壬化木又次之;木生火,故戊癸化火又次之,而五行遍焉。先之以土,相生之序,自然如此。此十干合化之义也。

易经学院:十干配合,源于《易》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之数,而以为十干之合即河图之合,其实非也。河图一六共宗(水),二七同道(金),三八为朋(木),四九为友(火),五十同途(土)。堪舆之学,以盘为体,根于河图,以运为用,基于洛书,此与命理不同。命理十干之合,与医道同源,出于〈内经?五运大论〉。曰 :丹天之气,经于牛女戊分;黅天之气,经于心尾己分;苍天之气,经于危室柳鬼;素天之气,经于亢氐昴毕;玄天之气,经于张翼奎娄.所谓戊己之间,奎璧角轸,乃天地之门户也.戌亥之间,奎璧之分也;辰己之间,角轸之分也.故五运皆起于角轸.甲己之岁,戊己黅天之气,经于角轸,角属辰轸属巳,其岁月建,得戊辰己巳,干皆土,故为土运.乙庚之岁,庚辛素天之气,经于角轸,其岁月建,得庚辰辛巳,干皆金,故为金运.丙辛之岁,壬癸玄天之气,经于角轸,其岁月建,得甲辰乙巳,干皆木,故为木运。戊癸之岁,丙丁丹天之气经天于角轸,其岁月建得丙辰丁巳,干皆火,故为火运。夫十干各有本气,是为五行,若五合所化,则为五运。曰运者,言天之纬道,临于辰巳者,为何纬道也?星命家逢辰则化之说,亦出于此,与河图配合之义有不同也(详《命理寻源》)。

北京易经学院:十天干之合,源起于河图,河图之数一六居北,二七居南,三八居东,四九居西,中央五十。而配先天八卦,一六在坤宫,二七在乾宫,三八在离宫,四九在坎宫,五十在中宫,而八字天干相合之五行,是以土为先,万物皆由土生,故甲己合在坤宫为土,乙庚合为金,丙辛合为水,丁壬合为木,戊癸合为火,天干五合之化神,实际是五行相生的规律,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乃循环有情。在实际的八字预测中,主要以生克为主,很少有合化。五行的最初特性就是生克,不可迷信古人,动则论合,或有合先论合的论点。八字的天干、地支有其特定的作用关系,而不要以合为先,天干相合完全决定地支的同性与异性。如不论清作用关系,实大谬之易理。

其性情何也?盖既有配合,必有向背。如甲用辛官,透丙作合,而官非其官;甲用癸印,透戊作合,而印非其印;甲用己财,己与别位之甲作合,而财非其财。如年己月甲,年上之财,被月合去,而日主之甲乙无分;年甲月己,月上之财,被年合去,而日主之甲乙不与是也。甲用丙食与辛作合,而非其食,此四喜神因合而无用者也。

易经学院:八字入手,先宜注意干支之会合,千变万化,皆出于此。十干相配,有能合不能合之分;既合之后,有能化不能化之别。本篇专论其合也。官非其官者,言不以官论也。盖相合之后,不论其能化与否,其情不向日主,不能作为官论也(此指年月之干相合,或年月之干与时干合而言,若与日相合,不作此论,详下合而不合节)。甲木日主,月干透辛为官,年干透丙,丙辛相合,官与食神,两失其用;甲用癸印,透戊作合,财印两失其用。余可类推。

年己月甲,年干之己,先被月干之甲合去;年甲月己,月干己财,先被年干甲木合去,日主之甲无分。序有先后,不作妒合争合论也。详下合而不合节。

北京易经学院:十干相合,其情向谁不一,而有不同。由其位置决定,先贤沈氏在此论点不清。甲用辛官,见丙作合,实际日干甲木旺用辛官或以辛官为用,而年干透丙,而克合辛金,使辛金不能发用,故曰官非其官。甲以癸水印星为用,癸水在月,而年透戊土,癸水受克合,印非其印。其余皆仿此。但是这些论述都是表面现象,究竟能不能合制,要有合神的坐支配合而定。例如:戊子遇到癸亥月,此时戊癸相合就没有任何的实质,因为怎么合也是水旺。如果换作戊午,此时戊土对癸水就具有可合的力量。总之,能不能合,完全是由干支的阴阳属性与力量决定。

又如甲逢庚为煞,与乙作合,而煞不攻身;甲逢乙为劫财,甲逢丁为伤,与壬作合,而丁不为伤官;甲逢壬为枭,与丁作合,而壬不夺食。此四忌神因合化吉者也。

易经学院:喜神因合而失其吉,忌神亦因合而失其凶,其理一也,但亦须看地支之配合如何耳。如地支通根,则虽合而不失其用,喜忌依然存在。

北京易经学院:沈氏的论点没有任何的条件限制,就不能形成实质性的成立。乙能不能合庚,要看乙木的阴阳属性,如果乙木的坐支与庚金形成对立,那么乙庚相合就不会成立,如果与庚金形成同气,则可以相合。其它雷同。

例:癸未 辛酉 甲申 丙寅

丙辛相合,而官旺通根。此为官多同煞,以丙火制官为用也。此为安徽主席刘镇华之造。

北京易经学院:甲申日元生于辛酉月,甲木弱官杀旺,用神时上丙火制官为用。

例:戊子 癸亥 庚寅 戊寅

戊癸相合,而癸水通根,泄气太重,以戊土扶身制伤为用。此为实业家洗冠生造。

北京易经学院:此造庚金无气,水木两旺,庚金只有顺水木之势。戊土无气不能为用,年干戊土临子水,不能合癸。

然则如何方为两失其用耶?兹再举例以明之:

例:丙午 辛卯 戊寅 甲寅

丙辛合而不化,无丙可用辛制甲,无辛可用丙化甲,两皆有用,因合而两失其用也。

北京易经学院:戊寅日元生于卯月甲寅时,官杀气势太旺,辛金临绝地无气,不能克制旺金,只可以年上丙午为用。丙火旺合克辛金,辛金无用去其浊气。

例:己卯 甲戌 乙亥 己卯

年月甲己,本属无用,因合使两失其用,格局反清。此张绍曾造也。

北京易经学院:乙亥日元生于甲戌月,卯戌合木旺有气,乙木旺。己土无气难以为用,年月甲己相合,有合象并无合实,己临卯不能合甲。 

盖有所合则有所忌,逢吉不为吉,逢凶不为凶。即以六亲言之,如男以财为妻,而被别干合去,财妻岂能亲其夫乎?女以官为夫,而被他干合去,官夫岂能爱其妻乎?此谓配合之性情,因向背而殊也。

易经学院:干支配合,关系甚巨,盖凶不为凶,固为美事,而吉不为吉,则关系甚重。有紧要相用,被合而变其格局者,有救护之神被合失其救护之用,而凶神肆逞者,不可不辨也。举例如下:

例:丁卯 壬子 壬申 甲辰

本为水木伤官用财,无如丁壬一合,火失其焰,水旺木浮,只能顺其旺势而行金水之地也。

北京易经学院:此造不能以合局论。壬水旺木火有气,趋向中和。但年月丁壬合,财合向比,而背日元。

例:庚申 乙酉 丁丑 庚戌

本为火炼真金格局,乙庚相合,印为财破,虽生富厚之家,而天生哑子,终身残废也。

北京易经学院:丁火弱可以论顺势,可是命局中金水两气,金旺水弱,金多水浊。出身富厚,可是天生哑子。如果此造不是出身富家,就不会哑子,能量信息转化。

原局十干配合,其关系之重如此;而行运逢合,此五行中之关系,亦不亚于原局。譬如甲用辛官,癸丁并透,木以癸印制伤护官为用,而行运见戊,合去癸水,则丁火得伤其官星矣。或甲用辛官,透丁为伤,行运见壬,合去丁伤而官星得用矣。为喜为忌,全在配合,不论其化与否也(详见行运节)。运干配合原局,其化与不化,全视所坐地支是否相助,与原局所有者,看法亦相同也。

北京易经学院:天干关系非常复杂,天干五合,又有喜忌之分,用神被合逢吉不应吉,忌神逢合,逢凶不为凶。如果以六亲来比喻,男以财为妻,为用,而被它干合克去,妻财则不能为我所用,必破财或婚姻不顺。女命如以官为夫为用,被它干合克去,官星怎能再爱妻子。若八字配合之情或与日干相背,是有区别的,如有救应之神,定以吉断,学者可辨之。天干之间的相互变化相当复杂,丁火为忌,癸水制丁为救应,此时最忌戊土,出现戊土合克癸水后,丁火无制则必出凶。此中变化,全在配合。

五、论十干合而不合

十干化合之义,前篇既明之矣,然而亦有合而不合者,何也?

易经学院:十干相配,非皆合也;既合之后,非皆能化也。上篇论十干相配而合,本篇论十干配而不合。学者宜细辨之。化之义另详。

盖隔于有所间也,譬如人彼此相好,而有人从中间之,则交必不能成。譬如甲与己合,而甲己中间,以庚间隔之,则甲岂能越克我之庚而合己?此制于势然也,合而不敢合也,有若无也。

易经学院:有所间隔,则不以合论,然间隔非必克制也。

北京易经学院:论天干相合,有合不一定合者,是因为位置的不同,如间有其它五行相隔,相合不能成立。这里阐明了天干的作用关系,是相隔不作用。在这里强调大家可知道天干五合,而天干合化的条件是很严格的,在一般情况下可弃之不用,以生克论之。

例:甲子 丁卯 己亥 戊辰

甲己合而间丁,则甲木生火而火生土,所谓以印化官也。此新疆杨增新都督造。

北京易经学院:此造甲木生丁火,何来合己之说?官印相生为美。

例:癸巳 壬戌 乙巳 戊寅

戊癸合而间乙,惟其不合,故财局可以用印。此浙江公路局长朱有卿造。见财印用节。

北京易经学院:此造乙木弱,戊土临寅木,无气太远,何以合癸?提醒大家注意,不要地支有根,天干就论旺,坐支对天干的影响最重要,有气无气坐支最重。

又有隔位太远,如甲在年干,己在时上,心虽相契,地则相远,如人天南地北,不能相合一般。然于有所制而不敢合者,亦稍有差,合而不能合也,半合也,其为祸福得十之二三而已。

易经学院:隔位太远,则合之效用减少,有以失其原来之力为喜。有以不失其力为喜。或虽遥隔而仍作合论,各视其格局配合而已。

北京易经学院:此处沈氏进一步阐述远隔不合与受克不合的论点。原局中可以这样论,当大运、流年出现后,就打破这种规律。

例:丁卯 丙午 丙子 壬辰

煞刃格,以煞制刃为用。丁壬相合,因遥隔,壬煞不失其用,而煞刃格以成。此龙济光之造也。

北京易经学院:火旺壬水为用直克日干丙火,丁火远在年上,不能受克。

例:乙酉 甲申 丁巳 庚戌

乙庚相合,通月令之气,虽遥隔而仍合,以庚劈甲引丁为用。张耀曾之造也(按此造乙庚之间,隔以丁火,可以与上节参观)。

北京易经学院:身弱财旺,甲乙可用,可惜者木临绝地无气。乙庚远隔,乙木不受合。

又有合而无伤于合者,何也?如甲生寅卯,月时两透辛官,以年丙合月辛,是为合一留一,官星反轻。甲逢月刃,庚辛并透,丙与辛合,是为合官留煞,而煞刃依然成格,皆无伤于合也。

易经学院:两官并透,名为重官;两煞并透,是为重煞。合一留一,反以成格。官煞并透,是为混杂,合官留煞,或合煞留官,反以取清。

北京易经学院:八字双官、双杀并透,如有一被合制,另一还可为用,不伤体用,仍有精神。如八字官杀为忌,而制一留一,虽减小忌神之力,但仍不免遇祸。

例:辛酉 丙申 庚子 丙戌

此北洋领袖王士珍之造也。辛合丙煞,合一留一,依然为煞刃格也。

北京易经学院:庚金旺用神在火与子水。月时两透丙火,月干丙火被年上辛金合去,时上丙火有气不伤,仍可为用。

例:壬寅 戊申 丙寅 癸巳

此合官留煞也。又《三命通会》以合为留,以克为去,如此造戊克壬合癸,名去煞留官,各家所说不同也。

北京易经学院:此造戊申、癸巳,土非土,水非水,又有丙火相间,不相克,论合。

按合而无伤于合者,去一留一也,或克而去之,或合而去之,其意相同。如林主席命造,戊辰、甲寅、丁卯、戊申,戊土伤官,年时两透,用甲克去年上伤官,而留时上伤官以生财损印,格局反清,其意一也。无食伤则财无根,两透则嫌其重,去一留一,适以成格。

又有合而不以合论者,何也?本身之合也。盖五阳逢财,五阴遇官,俱是作合,惟是本身十干合之,不为合去。假如乙用庚官,日干之乙,与庚作合,是我之官,是我合之。何为合去?若庚在年上,乙在月上,则月上之乙,先去合庚,而日干反不能合,是为合去也。又如女以官为夫,丁日逢壬,是我之夫,是我合之,正如夫妻相亲,其情愈密。惟壬在月上,而年丁合之,日干之丁,反不能合,是以己之夫星,被姊妹合去,夫星透而不透矣。

易经学院:本身日元也,日元之干相合,除合而化,变更性质之外,皆不以合论。盖合与不合,其用相同,而合更为亲切。

北京易经学院:有合不以合论,为什么?是因为五阳干逢合为财,而五阴干逢合为官。但此处大家要知道变化,如为用合身应吉,为忌合身应凶,此是最简单的道理,学者可细细推之。但合只用于取象,千万不可有合就以合化论,否则大错而特错矣。两干能不能相合,完全取决于两干的坐支,地支形成阴阳对立之势,天干不可论合。如为同气时,可以考虑。

例:戊戌 甲子 己巳 戊辰

月令偏财生官,劫财重重,喜得甲己相合,官星之情,专向日主,制住比劫,使不能争财,所谓用官制 劫护财也。见论星辰节。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阴阳老少、木火金水冲气所结也,气盈物盛

上一篇:二壬见丁兮,合多主晦 下一篇:皆为返象,清浊贵贱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