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法冠绣衣,侍御史掌纠举百僚
分类:文学文章

白简

○侍御史

[公元?年至一二七〇年左右]字君畴,泉州晋江人。生年不详,约卒于宋度宗咸淳中。宝庆二年,举进士第,授广州司法。历拜监察御史,累疏劾奄人,上章至六七次,最后请还御史印。宋时的奄人,不敢窍弄主威,都是他的力量。累迁刑部尚书,又进华文阁直学士。寻致仕,加端明殿学士。卒,谥文毅。天赐所着,有奏议、经筵讲义、通祀辑略、味言发墨、阳严文集传世。 洪天锡(1202—1267年),字君畴,号裕昆,又名阳岩。泉州石狮后厅人。生于宋嘉泰二年。年少好学,于南宋理宗宝庆二年举进士。初授广州司法参军,其州长吏以盛气欺压僚属,天锡不畏权势,常出面调和,多所匡正。不久,调潮州司理参军。发现潮州势家豪绅侵占民田,即时报告太守,勒令归还。莆田人方大琮镇守江苏真州时,推荐天锡为通判,留置幕府。后迁福建古田知县。古田情况复杂,打官司告状者特别多。天锡到任后,把长期积压的案件尽快剖决结案。旋调建宁府,任通判。有一次发大水,天锡果断开常平仓发粮赈济灾民。不久,擢升诸司粮料院,拜监察御史兼崇政殿说书。 宋理宗宝祐三年五月,宦官董宋臣奉命营缮佑圣观,为逢迎上意,强夺民田,大盖梅堂、芙蓉阁、香兰亭,并引娼优入宫,招权纳贿,无所不至,老百姓称为“董阎罗”。天锡连上五道奏章,要求罢斥董宋臣、将作监谢堂和庆元知府厉文翁,并做好被罢官的思想准备,“出关待罪”。中书牟子才、御史兼侍讲同安人吴燧挽留天锡,共同向理宗施加压力,迫使理宗下诏:“二人已改命,宋臣续处之。”天锡知道理宗旨在包庇董宋臣,坚持“臣留则宋臣去,宋臣留则臣当斥,愿早赐裁断”。最后,理宗只得做出较大让步。“乃令榭堂自陈乞祠除职与郡,宋臣自乞解罢,文翁别与州郡差遣。”命吴燧劝说天锡回院供职。 是年立夏之日,“天雨土”。天锡借此机会疏言“阴阳君子小人之所以辨,乞屏绝私邪,休息土木,消天灾。”并弹劾少监余作宾、外戚谢栾懋。当年四川中部地震,浙、闽闹大水,天锡又上疏:“上下穷空,远兵怨疾,独贵戚巨阉享富贵耳。举天下穷且怨,陛下能独与数十人者共天下乎?”适逢苏州百姓大论等“列诉宋臣夺其田”,天锡立即交有关官署查处。岂料御前提举却移文声称“田属御庄,不当白台”,仪鸾司亦因此发文给常平司,企图把水搅浑,以达包庇目的。天锡义愤填膺,上疏责问:“御史所以雪冤,常平所以均役,若中贵人得以控之,则内外台可废,犹为国有纪纲乎?”他毫不气馁地继续弹劾董宋臣和都知卢允升,列举他们的罪恶。但理宗极力庇护二人。他又接连上六七道奏疏,都无效果,最后只好提出辞职,“请还御史印”,并沉痛地告诫理宗道:“明君当为后人除害,不应留下后患给后人。今朝廷轻给舍台谏,轻百司庶府,而北司独重,仓卒之际,臣实惧怕。”他的忠言虽没有立即被理宗采纳,但如《宋史》所说:“然终宋世阉人不能窃弄主威者,皆天锡之力。”由于理宗昏庸,天锡愤然离开朝廷,尽管改任为大理少卿,再迁为太常,他都不接受。 南宋景定二年,理宗改派天锡为广东提点刑狱,他5次辞绝。翌年,起知潭州,也拖了很久才赴任。天锡一到潭州,尊先贤,除宿寇,逾年大治。尔后,升直宝谟阁,再迁广东转运判官兼湖南安抚使,所到之处,决疑狱,劾贪吏,治财赋,整肃有法。理宗召为秘书监兼侍讲,天锡以耳聋坚辞;又加秘阁修撰和福建转运副使,仍被他婉言谢绝。咸淳元年,度宗即位,召天锡为侍御史兼侍读,他一再辞谢,不许,只好上路。赴任途中,监察御史张桂忽然提出弹劾,结果未到任就被罢免。他不以自己进退为念,仍上疏病民五事:曰公田,曰关子,曰银纲,曰盐钞,曰赋役。又言:“在廷无严惮之士,何以寝奸谋?遇事无敢诤之臣,何以临大节?人物稀疏,精采销软,隐惰惜已者多,忘身殉国者少。”度宗接连委任天锡为工部侍郎兼直学士院加显文阁待制、湖南安抚使、潭州知州、漳州知州,他都极力辞却。咸淳二年,度宗改任天锡为福建安抚使,又力辞,不许,乃上任。任内疏陈盐户破家陨身之惨,请求罢免盐税,获准。又请罢荔枝贡。不久,召为刑部尚书,后进为显文阁直学士、提举太平兴国宫,御书三札,催促上道,天锡皆力辞。第二年,进华文阁直学士。不久致仕,加端明殿道士,转一官。病危临终,犹亲自起草遗表,规说君相,以天下为重。天锡言动有准绳,居官耿介,临事是非侃侃,不可回折。他曾自书刊号春联“生平要识琼崖面,到此当坚铁石心”。宋人周密说:“近世敢言之士,始终一节,明目张胆,言人所难,惟温陵洪公一人。”咸淳三年,天锡逝世。度宗特赠正议大夫,谥文毅。所著有《经筵讲义》、《通礼辑略》、《味言发墨》、《阳岩文集》和《洪文毅奏议》等,弟天骥。

晋傅玄为御史,每有奏劾,或值日暮,捧白简,整簪带,竦诵不休,坐以待旦。贵游慑服,台阁风生。

《六典》曰:侍御史掌纠举百僚,推鞫狱讼。凡有别付者,则按其实状以奏。若寻常之狱,推讫,断於大理。凡事非大夫、中丞所劾而合弹奏者,则具其事为状;大夫、中丞押大事,则豸冠、朱衣、纁裳、白纱、中单以弹之,小事常服而已。

乌台

《续汉书·百官志》曰:侍御史,员五人,秩六百石。以公府掾属高第补之,或牧守、议郎、郎中为之。掌察非法,受公卿群吏奏事,有违失者举劾之。凡郊庙及大拜则一人监威仪,有违失者则劾奏。

汉成帝时,御史府列柏树,有野乌数千栖其上,故称乌台,亦称“柏台”。

《汉官仪·侍臣下》曰:御史,秦官也。案周有御史,掌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治,令以赞冢宰。

法冠绣衣

应劭《汉官仪》曰:侍御史,周官也。为柱下史,冠法冠一名曰"柱后",以铁为之,言其审固不挠也。或说古有獬豸兽,主触邪佞,故执宪者以其角形为冠耳。余览《秦事》云:"始皇灭楚,以其君冠赐御史。"汉兴袭秦,因而不改。

《汉书》:法冠,御史冠也,本楚王冠也。秦灭楚,以其君冠赐御史也。绣衣御史,汉武帝所置。法冠一名“獬豸冠”。

《汉书仪》曰:御史员四十五人,皆是六百石。其十五人衣绛,给事殿中为御史。宿庐在石渠门外,二人尚玺,四人持书,给事二人侍前,中丞一人领余三十人留寺,理百官事也。

独击鹘

《史记》曰:赵禹者,郿人。武帝即位,禹以刀笔吏积劳迁为侍御史,与张汤论定律令。

宋王素既升台宪,风力愈劲。尝与同列奏事,上有不怿,众皆引去,素方论列是非,俟得旨,乃退。帝叹曰:“真御史也。”人皆目为“独击鹘”。

又曰:下杜人程邈为御史,得罪始皇,幽系云阳十年。从狱中作大篆,少者增益,多者减损,方者使员,员者使方,奏之,始皇善之,出为御史。

石御史

又曰:张苍好旧历,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

唐刘思立举进士,高宗擢为御史,执法不阿,弹劾权贵,人号“石御史”。

《汉书》曰:江充拜直指绣衣,使督三辅盗贼,禁察逾侈。时近臣多奢僣,充皆举劾,请没入车马,令身从北军击匈奴。奏闻,贵戚惶恐。

骢马

又曰:王驾字翁孺,武帝时为绣衣御史,逐捕群盗,皆纵而不诛。

后汉桓兴为侍御史,直言无所忌讳。常乘白马,京师惮之,为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

又曰:严延年迁御史,劾霍光专废立。

铁面御史

《东观汉记》曰:陈宠,曾祖父咸哀平间以明律为侍御史。王莽篡位,父子相将归乡里,闭门不出,乃收家中律令、文书壁藏之,以俟圣主。咸常戒子孙为人议法当依轻,虽有百金之利,无与人重。

宋赵抃少孤贫,举进士,及为殿中侍御,弹劾不避权贵,号为“铁面御史”。

《后汉书》曰:桓典为侍御史,执政无所避,常乘骢马,京师畏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

豹直

又曰:杜诗为御史,安集洛阳。时将军萧广放纵兵士,暴横民间,百姓惶扰。诗敕晓不改,遂格杀广,还以状闻。世祖召见,赐以棨戟焉。

汉《舆服志》:大驾属车八十一乘,皆尚书台省官所载,最后一乘,侍御史所乘,独悬豹尾,故名“豹直”。

又曰:李恂拜侍御史,持节使幽州,宣布恩泽,慰抚北狄,所过皆图写山川、屯田,聚落百馀卷,悉封奏上,肃宗嘉之。

节度胆落

又曰:光武闻杜林还三辅,乃征拜侍御史。引见,问以经书、故旧及西州事,甚悦之,赐以车马衣被。

唐敬宗朝,夏州节度使李佑入朝,违诏进奉,御史温造弹之。佑趋出待罪,股栗流汗,谓人曰:“吾夜逾蔡州,擒吴元济,未尝心动,今日胆落于温御史矣。”

又曰:陈翔字子麟,拜侍御史。元日朝贺,大将军梁冀威仪不整,翔奏请收冀治罪,时人奇之。

埋轮当道

又曰:杨秉字叔节,拜侍御史,京畿咸称其宰相之才。

后汉张纲为御史。安帝时,遣八使按行风俗,纲独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道,安问狐狸?”遂劾大将军梁冀兄弟。

又曰:谯玄为绣衣使者,持节分行天下,观览风俗,所至专行诛赏。

头轫乘舆

《续后汉书》曰:种暠字景伯。顺帝时为侍御史,监护太子于承光宫。中常侍高梵受敕迎太子,不赍诏书,以衣车载太子欲出,太子太傅高褒不知所以,力不能止,开门临去。暠至,横剑当车曰:"御史受诏监护太子。太子国之储副,人命所系。常侍来,无一尺诏书,安知非挟奸耶?今日之事,有死而已。"梵不敢争。

申屠刚,建武初拜侍御史,延臣畏其鲠直。时陇蜀未平,上欲出游,刚力谏,不听。以头轫乘舆,马不得前。

又曰:张纲字文纪,迁侍御史。汉初,遣八使巡行风俗,八使同日拜,谓之八彦,皆宿儒要位,惟纲年少官微,受命各之所部,而纲独埋车轮於洛阳都亭,曰:"豺狼当路,安问狐狸?"遂奏大将军梁冀兄弟罪恶,京师震悚。

贵戚泥楼

《魏志》曰:袁绍字本初,有姿貌威容,能折节下士,士多附之。太祖少与交,以大将军掾为侍御史。

汉李景让为御史大夫,刚直自持,不畏权幸。内臣贵戚有看街楼阁,皆泥之,畏其弹劾。

又曰:帝尝大会殿中,御史簪白笔侧阶而坐,上问左右:"此为何官何主?"左右不对。辛毗曰:"谓御史。旧时簪笔以奏不法,今者直备官但珥笔耳。"

劾灯笼锦

《吴志》曰:吕岱亲近吴都徐原,慷忾有才志,岱知其可成,赐巾褠,与共言论,后遂荐拔,官至侍御史。原性忠壮,好直言。岱时有得失,原辄谏争,又公论之,人或以告岱,岱笑:"是我所以贵德渊者也。"及原死,岱哭之甚哀,曰:"德渊,吕岱之益友,今不幸,岱复於何闻过?"谈者美之。

宋唐介为御史,劾文彦博知益州日以灯笼锦媚贵妃,致位宰相,请逐彦博。仁宗怒,谪介英州别驾。

又曰:张纮字子纲,广陵人也。孙策遣纮奉章至许宫,留为侍御史,少府孔融等皆与亲善。

炎暑为君寒

又曰:朱据字子范,吴郡人也,补侍御史。是时选曹尚书暨艳疾贪污在位,欲沙汰之。据以为天下未定,宜以功覆过,弃瑕取用,举清励浊,足以沮劝,若一时贬黜,惧有后咎。艳不听,卒败。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冠绣衣,侍御史掌纠举百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