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郡国举擢曰辟,出为宁州刺史
分类:文学文章

铅刀一割

又新正元年,诏曰:"夫本仁祖义,褒德禄贤,劝善刑暴,(本仁祖义谓以仁义为本始也。)五帝三王所繇昌也。故诏执事兴廉举孝,庶几成风。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多个人相互,厥有小编师。今或至阖郡而不荐一人,是化不下究,而积行之君子壅于上闻也。(究,竟也。言见壅遏,不得闻于太岁也。)且进贤受上赏,蔽贤蒙显戮,古之道也。其与中二千石、礼官、大学生议不举者罪。"是时天下慎法,莫敢谬举,而进士盖鲜,故有斯诏。有司奏议曰:"古者诸侯举人,一适谓之好德,再适谓之贤贤,三适谓之有功,乃加九锡。不进士,一则黜爵,再则黜地,三而黜爵削地矣。夫附下罔上者死,附上罔下者刑,与闻国政而失效于民者斥,在高位而不可能进贤者退。其不举孝、不奉诏,当以不敬论;(为其不求士报国也。)不察廉为不胜任也,当免。"奏可。凡国之官,非傅相,其地既自署置,又调属僚及部人之贤者,举为举人廉吏而贡于王庭,多拜为郎,居三署,无常员,或至千人,属光禄勋。故卿校牧守居闲待诏,或郡国贡送,公车征起,悉在焉。光禄勋复於三署中铨第郎吏,岁举举人廉吏出于他官以补缺员。

寻拜纳言,兼右肃政里胥大夫。突厥入赵、定,杀掠甚众,诏仁杰为安徽道行 军大校,假以有助于。突厥尽杀所得男女万计,由七次道去,仁杰追无法逮。更拜云南抚慰大使。时民多胁从於贼,贼已去,惧诛,逃匿。仁杰上疏曰:“议者感到虏 入寇,始明人之逆顺,或迫胁,或愿从,或受伪官,或为招慰。诚以贵州之人重气, 一往死不为悔。比缘军兴,调发烦重,伤破家产,剔屋卖田,人不为售。又官吏侵 渔,州县科役,督趣鞭挞,情危事迫,不循礼义,投迹犬羊,以图赊死,此君子所 愧,而小人之常。民犹水也,壅则为渊,疏则为川,通塞随流,岂有常性。昔董卓之乱,神器播越,卓已诛禽,部曲无赦,故事穷变生,流毒京室。此由恩不溥洽, 失在机先。今负罪之伍,潜窜山泽,赦之则出,不赦则狂。广东群盗,缘兹聚结。 故臣以为边鄙暂警不足忧,中国土木工程集团不情愿为虑也。夫持大国者无法小治,事广者不能划分。人主所务,弗检常法。愿曲赦河南,一不问罪。”诏可。

举茂才

又曰:胡广,南郡人。初为郡散吏。通判法雄之子真从家来,省其父。真颇知人。会岁终,应举,雄敕真助其求才。雄因大会诸吏,真自於牖间密占察之,乃指广以白雄,遂察孝廉。既到东京市,试以章奏,安帝以广为天下无双。旬月拜通判郎,五迁都督仆射。

咸亨初,幸东都,皇皇帝之庶子监国,诸宰相皆留,而处俊独从。帝尝曰:“王者无 外,何为守御?而重门击柝,庸待不虞邪?小编尝疑秦法为宽,高渐离男士耳,折叠刀窃 发,群臣皆荷戟侍,莫敢拒,岂非习慢使然?”处俊对曰:“此乃法急耳。秦法, 辄升殿者,夷三族。人皆惧族,安有敢拒邪?魏曹阿瞒著令曰;‘京城有变,九卿各 守其府。’后严才乱,与徒数11个人攻左掖门,操登铜爵台望之,无敢救者。时王脩 为奉常,闻变,召车骑未至,领官属步至宫门。操曰;‘彼来者,必王脩乎!’此 由脩察变识几,故冒法赴难。向若拘常,则遂成祸矣。故王者设法不可急,亦不可 慢。《诗》曰‘不懈于位,人之攸塈’,仁也;‘式遏寇虐,无俾作慝’,刑也。 《书》曰‘高明柔克,沈潜刚克’,中道也。”帝曰:“善。”

劝驾

○贡举上

古典军事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脚出处

公门桃李

又永元三年,诏曰:"朕以眇末,承奉鸿烈。阴阳不和,水田和旱地违度。济河之域,凶馑流亡,而未获忠言至谋所以匡救之策。寤寝永叹,用思孔疚。惟官人不得于上,黎民不安於下;有司不念宽和,而竞为苛刻;覆案不急,以妨人事。甚非所以受骗天心,以济元元也。思得忠良之士,以辅朕之不逮。其令三公、中二千石、二千石、内郡守相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各一个人,昭岩穴,披幽隐,遣诣公车,朕将亲览焉。"帝乃亲临策问,选补郎吏。

会为来俊臣所构,捕送制狱。于时,讯反者一问即臣,听减死。俊臣引仁杰置 对,答曰:“有周革命,小编乃唐臣,反固实。”俊臣乃挺系。其属王德寿以情谓曰: “我意求少迁,公为笔者引杨执柔为党,公且免死。”仁杰叹曰;“皇天后土,使仁 杰为此乎!”即以首触柱,血流沫面。德寿惧而谢。守者浸弛,即丐笔书帛,置褚 衣中,好谓吏曰;“方暑,请付家彻絮。”仁杰子光远得书上变,后遣使案视。俊 臣命仁杰冠带见使者,私令德寿作谢死表,附使以闻。后乃召见仁杰,谓曰:“承 反何耶?”对曰:“不承反,死笞掠矣。”示其表,曰:“无之。”后知代署,因 免死。武承嗣屡请诛之,后曰:“命已行,不可返。”时同被诬者凤阁军机章京任知古 等七族悉得贷。通判霍献能够首叩殿陛苦争,欲必杀仁杰等,乃贬仁杰彭泽令,邑 人为置生祠。

明珠暗投

《金朝书》曰:建武七年,下诏曰:"此阴阳错谬,日月薄蚀,百姓有过,在予一个人。公卿司隶州牧举贤良、方正各一个人,遣诣公车,朕将览试焉。"

郝处俊,安州安柒位。父相贵,因隋乱,与妇翁许绍据峡州,回国,拜岳阳知府,封甑山县公。处俊甫柒周岁而孤,故吏归千缣赗之,已能让不受。及长,好学, 嗜《汉书》,崖略暗诵。贞观中,第进士,解褐作品佐郎,袭父爵。兄弟友睦,事 诸舅谨甚。再转滕王友,耻为王府属,弃官去。久之,召拜世子司议郎,累迁吏部 都督。高丽叛,诏李勣为浿江道大管事人,处俊副之。师入虏境,未阵,贼遽至,举 军危骇。处俊方据胡床,体胖,安餐乾Я不管一二,密畀料精锐击之,虏却,众壮其谋。

计偕

《周礼·天官》乡大夫之职曰:三之日之吉,受教法于司徒,退而颁之于其乡吏,使各以教其所治,以考其道德,察其道艺。以岁时登其夫家之众寡,辨其可任者。以岁时入其书。五年则大比,考其道德道艺,而兴贤者、能者。乡老及乡白衣战士帅其吏与其众寡,以礼礼宾之。(贤者,有德行者也。能者,有道艺者也。众寡谓乡民之善者无多少也。郑司农云:兴贤者,谓若今举孝廉;兴能者,谓若今举茂才。玄谓变举言兴者,谓合众而尊宠之。)厥明,乡老及乡先生、群吏,献贤能之书于王,王再拜受之,登于天府,内史二之。(献犹进也。王拜受之,重得贤者。王上其书于天府。天府,掌祖庙之宝藏者。内史副写其书者,当诏公爵禄之时。)

兼谟字汝谐,及举人第。辟镇江使府,刚正有祖风。令狐楚执政,荐授左拾遗, 数上书言事。历刑部少保、蕲邓郑三州里胥。岁旱饥,发粟赈济,民人不流徙。改 奥兰多,以治最,擢给事中。左藏史盗度支缣帛,文宗以经赦诏勿治,兼谟封还谕旨, 帝问之,对曰:“典史犯赃,不可免。”帝曰:“朕已赦其理事,吏亦宜宥,与其 失信,宁失囚犯。”既而曰:“后或事有不可,勿以还诏为惮。”迁太师中丞。帝 曰:“大将军台朝廷纲纪,一台正,则朝廷治,朝廷正,则天下治。畏忌顾望,则专门的学业废矣。卿,梁公后,当嗣家声,不可不慎。”兼谟顿首谢。福建观测使吴士矩加 给其军,擅用上供钱数100000。兼谟劾奏:“阅览使为皇上守土,宣国诏条,知临戎 赏士,州有定数,而与夺由己,贻弊一方,为诸道觖望,请付有司治罪。”士矩繇 是贬蔡州别驾。历兵部都督、河东太师。还为教头左丞。武宗子岘封益王,命兼 谟为傅。俄领天平军机章京,辞疾,以秘书监归南阳,迁东都留守,卒。

四辈督趋

又曰:惠帝八年,诏举民、孝弟力田者复其身。高后元年,初置孝弟力田二千石者一个人。(特置此官而尊其秩,欲以鼓舞天下,各令敦行务本。)

初,武珝称制,天下颇蜚语,遂开告密罗织之路,兴大狱,诛将相大臣。至是, 已革命,事益宁。敬则谏曰:

征辟

又曰:武帝建元初,始诏天下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其理申、商、韩非子、孙膑、苏秦之言乱国政者,皆罢之。

万岁通7月,契丹陷金陵,安徽震撼,擢仁杰为魏州少保。前通判惧贼至,驱 民保城,修守具。仁杰至,曰:“贼在远,何自疲民?万一虏来,吾自办之,何预 若辈?”悉纵就田。虏闻,亦引去,民爱仰之,复为立祠。俄转顺德军机章京,赐紫袍、 龟带,后自制金字十二於袍,以旌其忠。

韩昌黎荐樊宗师于袁滋娃他爹书曰:“诚不忍奇宝横弃道侧。”

又曰:初平八年,试儒生四十馀人,上第赐位先生,次世子舍人,下第者罢之。诏曰:"孔仲尼叹学之不讲,则所识日忘。今耆儒年逾六十,去离乡土,营求粮资,不得专门的学业;结童入学,白首空归,长江水利委员会农野,永绝荣望。朕甚悯焉。其依科罢者,听为皇太子舍人。"

迁度支太尉。帝幸汾阳宫,为知顿使。并州少保李冲玄以道出石女祠,俗言 盛服过者,致风雷之变,更发卒数万改驰道。仁杰曰:“君王之行,风伯清尘,雷师洒道,何石女避邪?”止其役。帝壮之,曰:“真老公哉!”出为宁州参知政事, 抚和戎落,得其欢心,郡人勒碑以颂。入拜冬官抚军、持节江南尚书使。吴、楚俗 多淫祠,仁杰一禁绝,凡毁千七百房,止留夏禹、吴太伯、季札、申胥四祠而已。

夹袋

《汉书音义》曰:甲乙科谓作简策难问列置案上,在试者意投射取而答之,谓之射策。上者为甲,次为乙。若录政化得失,显而问之,谓之对策也。

后将造佛陀大像,度费数百万,官无法足,更诏天下僧日施一钱助之。仁杰谏 曰:“工不役鬼,必在役人;物不天降,终由地出。不损百姓,且将何求?今边垂 未宁,宜宽征镇之傜,省不急之务。就令顾作,以济穷人,既失农时,是为弃本。 且无官助,理不得成。既费官财,又竭人力,一方有难,何以救之?”后由是罢役。

刘彻建元初,始诏天下举贤良方正、直言敢谏之士。又用董夫子议,令郡县岁举孝廉各一位,限以四科:一曰德行高洁,志节清白;二曰学通行修,经中央博物院士;三曰明习法令,足以决疑,按章复问,文中教头;四曰猛烈多略,遭事不惑,明足果决,材任三辅。太师四科取士,终汉世不改变。

又曰:章帝建初元年,诏曰:"夫乡举里选,必累功劳。今太傅、守相不明真伪,茂才孝廉,岁以百数,既非能显而当授之政事,甚无谓也。每寻前代进士进士,或起畎亩,不系阀阅。(《史记》明其等曰阀,积其曰阅。言前代进士,务取贤才,不拘问它。)敷奏以言,则著作可采;明试以功,则政有异迹,温柔敦厚,朕甚嘉之。其令教头、三公、中二千石、二千石、郡国守相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各壹个人。"

睿宗嗣位,尝曰:“神龙以来,忠於本朝者,李多祚、王同晈、韦月将、燕钦 融并褒复矣,尚有遗者耶?”刘幽求曰:“硃敬则忠正义烈,天下所推,往为宗楚 客、冉祖雍等所诬,谪守左徒。长安中,尝语臣曰:‘相王必受命,当悉心事之。’ 及韦氏干纪,臣遂见危赴难。虽天诱其衷,亦敬则启之。”於是追赠秘书监,谥曰 元。

鹗荐

《礼记·王制》曰:命乡论秀士,升之司徒,曰选士。(移名于司徒也。秀士,乡大夫所考有品德行为道艺者。)司徒论选士之秀者,而升之学,曰俊士。(可使习礼者学高校。)升於司徒者,不征於乡;升於学者,不征於司徒,曰造士。(不征,不给其繇役。造,成也。能习礼则为成士。)大乐正论造士之秀者,以告于王,而升诸司马,曰举人。(司马,夏官,卿主邦政者。举人,可进受爵禄也。)司马辨论官材,论举人之贤者,以告于王,而定其论。论定,然后官之;任官,然后爵之;位定,然后禄之。

郡国举擢曰辟,出为宁州刺史。天授二年,以天官军机大臣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武珝谓曰:“卿在汝南有善政,然 有谮卿者,欲知之乎?”谢曰:“圣上认为过,臣当改之;感到无过,臣之幸也。 谮者乃不愿知。”后叹其长者。时太学生谒急,后亦报可。仁杰曰:“人君惟生杀 柄不以假人,至簿书期会,宜责有司。都督省决事,左、右丞不句杖,左、右知府不判徒,况皇帝乎?学徒取告,丞、簿职耳,若为报可,则胄子数千,凡几诏耶? 为定令示之而已。”后纳其言。

汉太祖诏曰:“贤少保有肯从自己游者,吾能尊显之。……其有称明德者,长吏必身劝,为之驾。”

《西楚书》和帝永光四年,诏曰:"公投贤良,为政之本。科别行能,必由乡曲。而郡国举吏,不加简择,故先帝明敕在所,令试之以职,乃得充选。又德行尤异,不须经职者,别署状上。而发布以来,出入五年,二千石曾不承奉,恣心从好,司隶御史,讫无纠察。今新蒙赦令,且复申敕,后有犯者,明显其罚。在位不以公投为忧,督察不以发觉为负,非独州郡也。是以庶官多非其人,下人被居心叵测之伤,由法不行故也。"

臣闻李通古之相秦也,行申、商之法,重刑名之家,杜私门;张公室;弃无用之 费,损不急之官;惜日爱功,亟战疾耕。既庶而富,遂屠诸侯。此救弊之术也。故 曰:“刻薄可施子进趋,变诈可陈於攻战。”天下已平,故可易之以宽简,润之以 淳和。秦乃不然,淫虐滋甚,往而不反,卒至土崩。此不知变之祸也。

西楚祢衡始冠,孔少府爱其才,与为友,上表荐之曰:“鸷鸟累百,不比一鹗;使衡立朝,必有莫斯科大学。”

又曰:元光元年,举董夫子对策曰:"今郡守郎中,民之师帅,所使承流而宣化也。故师帅不贤则主德不宣,恩泽不流。今吏既亡教训於下,或不承用主上之法,残忍百姓,与奸为市,(言小吏有为奸欺者,守令不举,乃反与之交易求利也。)清贫寡弱,冤苦失责,甚不称天子之意。夫长吏多是因为大将军、中郎,吏二千石子弟选郎吏又以富赀,未必贤也。且古所谓功者,以其任官称职为差,非所谓积日累久也。故小材虽累日,不离于小官;贤材虽未久,不害为辅佐。是以有司竭力尽知,务理其业,而以赴功。今则不然。累日以取贵,积久以至官。是以廉耻贸乱,贤不肖混淆也。诸侯、列卿、郡守、二千石各择其吏民之贤者,岁贡各二人,以给宿卫,且以观大臣之能。所贡贤者有赏,不肖者有罚。夫如是,诸侯、吏二千石皆尽心於求贤,天下之士,可得而官使也。(授之以官,以使其材。)无以日月为功,实试用贤能为上。量材而授官,录德而固定,则廉耻殊路,贤不肖异处矣。"帝因是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位,又限以四科。至三年,诏征吏人有明当代之务、习先圣之术者,县次给食,令与计偕。"(计者,上计簿使也。郡国每岁遣诣京师。上之。偕者,俱也。令所征之人与计者俱来,而县次给之也。)

且王者外宁,容有内危。天子姑敕边兵谨守备,以逸击劳,则战士力倍;以主 御客,则自个儿得其便;坚壁清野,寇无所得。自然长远有颠踬之虑,浅入无虏获之益。 不数年,二虏不讨而服矣。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郡国举擢曰辟,出为宁州刺史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反正都尉,正二品皇帝之庶子少师、皇帝之庶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