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773.net举守相其有异材功著者辄登擢,"颍川太
分类:文学文章

使君

○良太史上

○刺史上

京府使君陈尹东郊。汉世宗因更名内史为京兆尹,置丞,置治中。赵九重新初始化太史推官,本唐上卿,属有推官判官。

《汉书》曰:黄霸,字次公,淮阳人也。为颍川里胥,咸称神仙,奸人去入他郡,盗贼日少。霸力行教化而后诛罚;霸以外宽内明得吏民心。是时天晶神雀数集郡国,颍川尤多。国王下诏表彰曰:"颍川郎中霸,养视鳏夫寡妇,赡助贫苦,狱或四年无重罪囚,可谓受人尊敬的人君子矣。《书》不云乎?股肱良哉!元首明哉!其赐霸爵关内侯,白银百斤。"

《汉书》曰:监察少保,秦官,掌监郡。汉省,参知政事遣县令,不经常置。武帝元封七年终置部节度使,掌奉诏,条察州郡,秩第六百货石,员十多人。

五马

又曰:文翁,庐江人也。少好学。景帝末年为蜀郡尚书,仁爱好教化。见蜀地僻陋有胡人风,文翁欲诱进之,乃选郡县小吏开敏有才者张叔等十馀人,亲自饬厉,遣诣京师受业,蜀地球科学於京师者比齐鲁焉。

又曰:军机大臣以六条问事,非条所问不省。一条强宗豪右田宅逾制,以强凌弱,以众暴寡。二条二千石不奉圣旨遵承典制,背公向私,旁诏守利,浸渔百姓,聚敛为奸。三条二千石不恤疑狱,风厉杀人,怒则任刑,喜则任赏,忧虑刻暴,剥截黎元,为苍生所疾,山崩石裂,妖祥讹言。四条二千石选署不平,苟阿所爱,蔽贤宠顽。五条二千石子弟恃怙荣势,请托所监。六条二千石违公下比,阿附豪强,通行货赂,割剥民人。

《遁斋闲览》:汉时朝臣出使以驷马,为教头增一马,故称“五马”。

又曰:龚遂,字少卿,山阳人。宣帝问遂曰:"咸海废乱,朕甚忧之。君何以息其盗贼,以称朕意?"遂曰:"海滨遐远,不沾圣化,其民生困难於饥寒而吏莫恤,今欲使臣胜之邪?将安之?"上曰:"选拔贤良,固欲安之。"遂曰:"臣闻治乱民犹治乱绳,不可急。惟缓之,然后可治。愿太守太守无拘臣以文法,得全部以平价从事。"上许焉。遂单车独行至府,郡中同样,盗贼亦皆罢毙。民有带持刀剑者,使卖剑买牛,卖刀买犊,曰:"何为带牛而佩犊乎!"

又曰:王遵迁顺德巡抚。先是,琅琊王阳为荆州都督,行部至九折阪,叹曰:"奉古时候的人遗体,柰何数乘此险?"后以病去。及遵为都督,至其坂问吏曰:"此王阳所畏道耶?"吏对曰:"是。"遵叱其驭曰:"驱之!王阳为孝子,王遵为忠臣。"

刺史

又曰:朱博迁琅邪都尉。齐部舒缓养名,博新视事,右曹掾史皆移病卧。博问,对言:"惶恐!传说二千石新到,辄遣吏存问致意,乃敢起就任。"博奋髯抵几曰:"观齐儿欲以此为俗耶!"乃召见诸曹吏书佐及县大吏,选其可用者,出香港教育署之。皆斥罢诸病吏,郡中山高校惊。又敕功曹:"官属多褒衣大祒,(裙,音绍,谓大袴也。)不中节度,自今掾史衣皆令去地三寸。"

又曰:汉家立置郡县部都尉,奉供典州,督察郡国,吏人安宁。有趣的事,居部十岁,举守相其有异材功著者辄登擢,秩卑而赏厚,咸劝功乐进。今增秩为牧,以高第补九卿,个中材则苟自守而已。恐功用陵夷,奸轨不禁,臣请罢牧,置上卿还是。"奏可。

《唐志》:武德中,改军机大臣曰长史。天宝中又改郎中曰太傅。

又曰:尹翁归,字子况,为黄海太师。郡中吏人贤不肖及奸邪,尽知之,黄海南大学治。以高第入守右扶风,满岁为真。政虽任刑,其在公卿之间,清洁自守,语不比私,温良廉退,不以行能到家,甚得名声於朝廷。

《东观汉记》曰:州牧校尉,汉旧官。建元元年,复置牧;市斤年改为左徒,督二千石。

郡守

又曰:薛宣,字贡君。黄海太史左冯翊满岁称职。宣为吏赏罚明,用法平而必行,所居皆有条教可纪,多仁恕爱利。

又曰:段颎起於徒中,为并州上卿,有功征还首都。颎乘轻车介士,鼓吹曲盖,朱旗骑马,殷天蔽日,连骑相继数十里。

魏文侯始置郡守。秦始皇置郡丞,即今同知。汉置州牧,景帝更经略使。赵恒始称少保,始改唐郡称府。

又曰:朱邑,字仲卿,庐江人。少时为舒桐乡啬夫,廉平不苛,以爱利为行,未尝笞辱人,存问孤儿寡妇,遇之有恩,所部吏民爱敬焉。迁圣Lawrence湾.里胥。

《西楚书》曰:马严上书云:"臣伏见近来都督抚军专州典郡,不务奉事尽心为国,而司察偏阿,取与自已,同则举为尤,异则中以刑事,不即垂头塞耳,采求财赂。"

黄堂

又曰:赵喜,字伯阳,为平原太师。后青州大蝗,入平原界辄死。岁屡有年,百姓歌之。

又曰:郭伋为并州牧,过巴黎谢恩。帝即引见,并召皇皇帝之庶子诸王宴语成天,奖励车马衣裳什物。伋因言选补众职,当简天下贤俊,不宜专项使用驻马店人。帝纳之。

《吴郡志》:吴郡太傅所居之堂,乃孟尝君所居之殿也。数火,涂以修改,故曰“黄堂”。

又曰:汲黯为南海左徒,治官好清静,择丞史任之,责其大指而已。黯素多病,卧阁内不出。岁馀,南海南大学治。召为淮阳里正,黯辞之,上曰:"君薄淮阳耶?吾欲得君卧而治之。"乃行。

谢承《隋朝书》曰:王宏迁建邺军机章京。宏性刻,不发私书,不容豪族,宾客号曰"王独坐"。

驱蚊扇

又曰:王尊为中郡都尉。河溢堤坏,尊执珪,请以身填金堤,而水稍却。

又曰:李寿为青州太尉,发玺书於本县传舍,乘法驾騑騬朱轩就路,奏免四郡相,百城怖惧,悉豫弃官。

唐袁光庭典守名郡,有异政。明皇谓宰辅曰:“光庭性逐恶,如扇驱蚊。”

又曰:王尊,字子贡,涿郡人也。为平稳都尉。到官,出教告属县曰:"令长丞尉,奉法守城,为民父母,御强扶弱,宣恩广泽,甚辛苦矣。太傅以昨日至府,愿诸君自勉正身。"

《魏志》曰:贾逵字梁道,为雍州抚军。是时,天下初复,州郡多不摄。逵曰:"州本以都督出监诸郡,以六条圣旨察长吏二千石已下,故其状皆言严毅、鹰扬有监督之才,不言安静、宽仁有恺悌之德也。今节度使慢法,盗贼公行,州知而不纠,天下复何所取乎?"逵到官数月,乃还,考竟其二千石以下阿纵比不上法者,皆举奏免之。帝曰:"逵真太守矣。"公告天下,当以彭城为法。

五袴

又曰:冯立,字圣通。以父任为郎,迁五原上卿,徙西河、上郡。立在职公廉,治行略与兄野王相似,而多知,有恩贷,好为条教。吏人嘉美野王、立相代为经略使,人歌之曰:"大冯君,小冯君,兄弟继踵相因循,聪明贤智恩惠民,政如鲁、卫德化均,周公、康叔犹二君。"后迁为亚得里亚海郎中,下湿病痺。国君闻之,徙哈利法克斯太史。更治五郡,所居有迹。

又曰:张既字德容,出为幽州经略使。太祖谓既曰:"君还本州,可谓告老还乡矣。"

汉廉范为蜀郡太傅,除火禁,百姓便之,歌曰:“范叔度,来何暮?不禁火,民安作。昔无襦,今五袴。”

又曰:韩延寿,字长公,燕人。为淮阳上卿,治什么知名。徙颍川,多豪强,难治。延寿教以礼让,令管教育学园官诸生冠皮弁执俎豆,为吏民行丧娶礼,百姓遵用其教。徙为东郡太师,吏无逮捕之苦,人无捶楚之忧,皆便安之。接待下吏,娄底甚厚。入守左冯翊,行县至高陵,民有昆弟相与讼田,延寿大伤之,曰:"幸得为郡,不可能宣明教化,至令民有血肉争讼,既伤风化,咎在冯翊,超过退。"是日移病不听事,因入卧传舍,闭閤思过。於是讼者宗族传相责让,此两昆弟皆自髡肉袒谢,终死不敢复争。延寿恩信周遍二十四县,莫敢复以辞讼自言者。推其志诚,吏民不忍欺。

又曰:吕虔字子恪,任城人也。迁南京巡抚,加破虏将军。请琅琊王祥为别驾,民事一以委之,世多其能任贤。

麦两岐

又曰:邵信臣,字翁卿,曲靖金陵人也。以明经甲科为郎,超为零陵刺史,病归。复征为谏议大夫,迁唐山教头。躬劝耕农,开通沟渠,为民作均水约束,刻石立於田畔,避防分争。吏民亲爱之,号曰邵父。雍州军机大臣奏信臣为老百姓兴利,郡以殷富,赐白金四十斤。迁海南节度使,治行常为第一。

《晋书》曰:向雄,太始中累迁秦州提辖,假赤幢、曲盖、鼓吹。

汉张堪为渔阳经略使,击匈奴,开稻田千万顷,劝农,致殷富。百姓歌曰:“桑无附枝,麦秀两岐。张君为政,欢腾鼓励。”

又曰:班伯为定襄军机章京。定襄闻伯素贵,年少自请治剧,畏其上任任威,吏民竦息。伯请问耆老父祖有故人旧恩者,延之满堂。日为供具,执子孙礼,诸所宾礼皆名豪,怀恩醉,共谏伯曰:"宜颇摄录盗贼。"具言本谋亡匿处,伯曰:"是所望於父师矣。"乃召属市长吏选精进掾史分公司收捕,旬日尽得,郡中国电影响,咸称神仙。

又曰:刘卞,东平须昌人也,后为巴陵太尉。昔同不平时候为须昌小吏者百馀人,祖饯之,其一人轻卞,卞遣扶出之,人以此少之。

禾同颖

又曰:萧育,字次君。哀帝时,南郡多盗贼,拜育为南郡都督。上以育耆旧名臣,乃以三公使车载(An on-board)育入殿中受策,(使车,三公使奉之车也,如安车。)加赐黄金二十斤。育至南郡,盗贼断绝。

又曰:王机入苏黎世太尉,郭纳握节而避,机遂入城就讷求节。讷曰:"昔苏武不失其节,前史以为美谈。此节天朝所假,义不相与,自可遣兵取之。"机惭而止。

梁柳浑为吴兴太史,嘉禾同颖,一茎两穗。

《东观汉记》曰:杜甫的诗,字君公,为遵义太师。性节俭而治清平,以诛暴立威信,善於计略,省爱民役,造作水排,铸为农器,用力省,见功多,时人方於邵信臣。故桂林人为之语:"前有邵父,后有杜母。"

又曰:石苞为沧州太尉。文帝之败於东关也,苞独全军而退,帝指所持节谓苞曰:"恨不以此付卿。"

水晶灯笼

又曰:马援,字文渊,扶风人。为苏南少保。务开宽信恩以待下,任吏以职,但总大要而已。宾客故人,日满其门。诸曹时白外交事务,辄曰:"此丞、掾任,何足相烦。若大姓侵小民,黠羌欲旅距,此乃太傅事耳。"

《晋阳节秋》云:胡质为寿春教头。子威自临沂至郑城定省,家贫,自驱驴,单行见父。停十馀日,临归,质赐绢一匹为道粮,威膜拜曰:"大人清高,不审安得此?"质曰:"吾俸禄之馀,故以为汝粮耳。"

赵宋张中庸为详州知府,洞察民伪。民号为“水晶灯笼”。

又曰:朱晖,字文季,再迁临淮长史。晖好节概,有所拔用,皆厉行之士。吏民畏爱,谓之歌曰:"强直自遂,上饶朱季;吏畏其威,民怀其惠。"

又曰:晋武尝问威曰:"卿清孰与卿父清?"威曰:"臣不如也。"帝曰:"何感到不比?"威曰:"臣父清畏人知之,臣清畏人不知。"

照天蜡烛

又曰:祭彤为辽东尚书。彤之威声扬於北方,胡夷皆来内附,野无风尘,乃悉罢缘边屯兵。及彤卒,乌桓、鲜卑追思无已。每朝京师,过彤冢拜会,仰天号泣乃去。

陆机《晋武纪》曰:王濬之在巴郡也,梦悬四刀於其上,甚恶之。濬主簿李毅拜贺曰:"三刀为州,而复益一,明府其临益州乎?"濬果为咸阳里正。

田元均治吉达有声,民有隐恶,辄摘发之。蜀人谓之“照天蜡烛”。

又曰:张堪,字君游。迁渔阳都尉,教民耕种,百姓殷富。童谣曰:"桑无附枝,麦穗两岐;张君为政,嘻嘻哈哈。"视事两年,匈奴不敢犯塞。

《晋One plus书》曰:荀羡字令则,为南阳军机章京。时年二十,三星(Samsung)方伯未有如羡少者。

卖刀买犊

又曰:第五伦,字伯鱼,为会稽上卿。性节俭,虽身居二千石位,常蔬食匹夫,妻自炊爨。初,代到,发当,百姓老小阗府门,攀车叩马,啼呼曰:"舍我何之?"其得人心见爱如此。

《梁书》曰:夏侯详迁湘州左徒。详善吏事,在州四载,为全体公民律师事务所称。州城北隔水,有峻峰,旧传云:"节度使登此山辄代。"是山历政莫敢至。详於其地起台榭,延僚属,以表损揖之志。

汉龚遂为西里伯斯海里胥,民有带刀剑者,遂令卖剑买牛,卖刀买犊。

又曰:郭伋为颍川丞相。辞去,之官,光武诏曰:"郡得贤能县令,去帝城不远,河润九里,冀京师并蒙其福也。

《三国典略》曰:梁太祖制以南汾州都尉韦孝宽为荆州太尉。先是,路侧一里置一土堠,经雨颓毁,每须修补。孝宽临州,乃勒部内当土堆之处,植树以代之。既免修复之劳,旅又得庇荫。太祖后见之,怪而问焉。人以状对,太祖嘉之:"岂得一州独尔,当令天下同之。"於是令诸州夹道一里种一树,十里种二树,百里五树焉。

独立使君

又曰:秦彭迁山阳太傅。时山阳新遭地震,后饥旱,穀贵,米石七八千0,百姓贫窭。彭下车,经营劳来,为民四诫,以养父母爱妻兄弟长幼之序,择民能率众感觉乡三老,选乡三老为县三老,令与长吏参职。崇高雅,贵庠序,上德化。春秋飨射,升降揖让,务以礼示民,吏民畏爱,不敢欺犯。

又曰:梁萧恪,字敬则,安庆元襄王伟之子也。初,恪为钱塘长史,宾客有江仲举、蔡薳、王台卿、庾仲容多人,俱被接遇,并有储蓄。故樊邓歌之云:"江千万,蔡五百,王新款车,庾大宅。"梁武闻而接之曰:"主人愦愦比不上客。"及恪还,梁武问之,恪甚惭恧。

五代裴侠守西藏,入朝,周太祖命独立,曰:“裴侠清慎奉公,为天下之最。有如侠者,与之俱立。”众默然。朝野叹服,号“独立使君”。

又曰:侯霸,字君房,为临淮左徒,治有能名。及王巨君之败,霸保固自守,卒全一郡。更始元年,遣使征霸,百姓老弱相携,号哭遮使者车,或执政而卧。皆曰:"乞侯君复留。"民乃诫乳妇勿得举子,侯君当去,必无法全。使者虑霸就征,临淮必乱,不敢授玺书而具以状闻。

《后魏书》曰:高阳王雍为相州太守。帝诫曰:"为牧之道,亦易亦难。其身正,不令而行,故曰是易;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故曰是难。"

全世界长者

又曰:耿纯,字伯山,巨鹿人。请治一郡,尽力自效。上笑曰:"卿乃欲以治民自效。"乃拜纯为东郡都尉。后坐事免。上过东郡,数千人号呼涕泣云:"愿复得耿君。"上复以纯为东郡太尉。

又曰:高允为怀州军机章京。允白藏巡境,问民贫寒。至郡县,见邵公庙废毁不立,乃曰:"邵公之德,阙而不礼,为善者何望!"乃表闻修葺之。

孝明太宗谓田叔曰:“公知天下长者乎?”田叔请其人。帝曰:“云中刺史孟舒是也。”

又曰:王阜为咸阳通判。边郡吏多放纵,阜以法绳正,吏民不敢犯禁,政治和宗教清静,百姓安业。甘露降,白乌见,连有瑞应,世谓其持法平、政宽慈有化所致。

又曰:李崇为并州上大夫。多劫盗,崇乃村置一楼,楼悬一鼓,盗发则击之。俄顷之间,声布百里,遂多擒获。诸州塔楼自崇始也。

召父杜母

又曰:魏霸为巨鹿太史。霸性清约质朴,为政宽恕。正色而已,不求备於人。掾史有过,辄私责,数不改,休罢之,终不暴扬其恶。

又曰:南安王祯出为相州都尉。高祖饯之於华林都亭,诏曰:"今者之集,虽曰分岐,实为曲宴,并可赋诗申意。射者能够观德,不可能赋诗者,可听射也。当使武士弯弓,文人下笔。"

汉召信臣为湖州大将军,兴利除害,吏民信爱,号为“召父”。杜甫的诗亦为洛阳守,性节俭,而政治清平。大庆为之语曰:“前有召父,后有杜母。”

又曰:秦彭,字伯本。为山阳上大夫。以礼训民,不任刑名。崇好高贵,百姓怀之,莫敢欺犯。转颍川里正,太虚、麒麟、嘉禾、甘露之瑞,集於郡境。元成间,宗族四个人同为二千石,故号为"万石秦可儿"。

又曰:汝阴王子修义,字寿安,涉猎书传,高才,为高祖所知。除右将军、齐州校尉。修义以齐州频丧节度使,累表固辞。诏曰:"修短有命,吉凶由人,何过致忧惮,以乖维城之寄。违凶就吉,时亦有之,可听更立廨宇。"修义於是移治东城。

愿得耿君

又曰:沈丰,字圣达,为零陵少保。为政慎刑重杀,听理辞讼,初不历狱,狐疑不决,一断於口。鞭杖不举,市无刑戮。僚友有过,初不暴扬。有奇谋异略,辄为谈述,曰:"刺史所不如也。"到官一年,甘露降,芝草生。

又曰:毕终敬父子相代为本州,当世荣之。时终敬以老回乡,常呼其子元宾为使君。每於元宾听政之时,乘舆出至元宾所,先遣左右敕不听起,观其断决,欣欣然喜见颜色。

汉耿纯为东郡经略使,多善政,盗贼清宁。内召去任,百姓思慕不已。光武驾过东郡,百姓数千随车驾,云:“愿复得耿君。”

又曰:宗庆,字叔平。为长沙里正。民养子者3000馀人,男女都是宗为名。

又曰:邢蛮征梁、汉,诸郡之民,相继而至,遂平平凉。诏曰:"峦至彼,有以怀和附众,高下品第,可依义阳都尉之格也。"拜蛮奥兰多、梁、秦州令尹。

借寇

《宋代书》曰:光武南定深圳,而革新大司马朱鲔等盛兵据曲靖。又并州未安,光武难其守,问於邓禹曰:"诸将何人可使守尼科西亚者?"禹曰:"昔高祖任萧相国於关中,无复西顾之忧,所以得专精广西,终成伟大的职业。今深圳带河为固,产口殷实,北通上党,南迫新乡。寇恂文武器器具足,有牧民御众之才,非此子莫可使也。"乃拜恂柏林尚书,行老将大军。

《后金书》曰:张亮,武定初拜太中医务职员。薛琡尝梦亮於山上挂丝,以告亮,且占之曰:"山上丝,幽字也。君其为寿春乎?"数日,亮出为兖州里胥。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773.net举守相其有异材功著者辄登擢,"颍川太

上一篇:反正都尉,正二品皇帝之庶子少师、皇帝之庶子 下一篇:伯牙善鼓琴,君子上交不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