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里以后就是中国工程兵大队驻地了——我们习
分类:文学文章

牺牲是为了证实自己是中立的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我亲眼见到的也不少以后再讲。我就先讲我们到驻地——说是驻地其实就是给你划了个范围,这里以后就是中国工程兵大队驻地了——我们习惯叫“大队”外军的规矩是叫“营”,所以在正式行文的时候就是“中国工兵营”。我们是路过中国医疗队的。我远远的看见了中国女兵心里一下子狂喜起来。但是我没有喊,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职责我首先是一个在战区的士兵才能说是一个有对象的士兵。我们的驻地也在一个区域我们距离不远周围都是丛林。这一带就是联合国UNPF的一个营区的范围。总部也在附近。我们就下车我们警卫班展开警戒线,但是随后发现是多余的,因为看见洋人蓝盔弟兄都是自由自在甚至远远看见在余晖下面在自己的营区里面穿着游泳裤晒太阳浴的我才明白——哦,战区还跟电影里面不是很一样的。然后就扎营啊过程我就不讲了就是工兵弟兄的事情了。我的任务就是注意附近的动静因为天快黑了不得不小心——虽然这种小心可能是多余的,但是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维和所以小心是自然的。我以后也没有参加过,参加过多次的给我们上课的观察员老哥私下里面还说过维和的任务其实危险程度有时候是天壤之别,某些时候真的是在枪林弹雨中孙子似的开车猛冲火线,有的时候就是在海滨城市的街道上一边维和观察战争痕迹一边维和观察异国美眉养眼——有时候甚至后者是主要的,巡逻检查嘛都确实不打了看看美眉养眼也是正常的。但是真的是不好说,因为战区就是战区,什么时候飞个40火过来就是大麻烦。闹不好是要死人的。所以就要小心再小心——其实要真的遭到袭击你只能认命,打得了就赶紧还手干掉他,打不了你就认命赶紧找对方躲——我告诉你们这种经历对于我来讲是一生难忘的甚至当时觉得是受委屈的,我是特种兵战士先发制人一招制敌是我的本能,我在这里就不行,就是准备白挨打。——因为你要保持中立。这就是维和这种鸟任务给我的最直观的印象。真正的附和联合国宪章的维和任务还就是这样——所以,死了人就是死了人,不要想报复这碴子事情,你就是白死了,没什么说的。但是我的心思还不全在安全上。或者说我全心在安全观察上但是我的灵魂不在这里。我在想我的小影,她还不知道我来。你们以为我一下飞机就可以过去找她啊?开玩笑啊?我是士兵啊是蓝盔士兵是来执行任务来维和的,不是来找小影的啊?怎么可能呢?其实距离她的营区的距离,我当时心算,只有0.5公里。0.5公里啊!这算个蛋子啊?!我1分钟多点就可以跑过去啊!我就可以见到我的小影啊!但是我当然不能——哪个国家的军队都不能。我是士兵,就这么简单。我就看着那个方向,看着那面蓝色的联合国旗和红色的国旗。心里,在想着我的小影。手里,还拿着我的步枪。18岁的时候,我去见我的小影,就是这么难。咫尺天涯什么道理,我是真的当时就明白了。我站在夜色渐渐笼罩的营区,看着中国医疗队的方向。我的小影,你知道我来了吗?我能感觉到你离我很近。你能感觉到我吗?

你看见我站在人物中就那么看着你,傻傻的,满脸泪水。人群开始议论我的没有素质。几个保安都过来了。我的弟兄急忙出来解围拿出自己的军官证:“他跟我一块的,最近情绪不太好,是打过仗的老兵。”“打仗?”一个保安鼻子里面挤出一声,“我也当过兵,跟哪儿打仗啊?!”我这一拳就真的出去了!我知道我在你心里的第一个印象,就是野蛮——其实我还真的不是这种人,真的,后来你了解我了,就看着我想不出来我这个人怎么会在大庭广众打人,还一个打四个。确实是一个打四个。中国陆军退役特种兵的素质暴露无遗。我在四个保安中间施展各种拳脚——没有用一招制敌,这点子理智我真的还是有的,全是散手——直拳摆拳勾拳侧踢后踢边踢凌空踢——我一个打四个,跟打沙袋一样。人们看着我跟看武打片一样傻眼了。我大声吼着:“杀杀杀!”我在记忆里面看到自己的眼睛都变成血红色。就是一个字,下意识的一个字:“杀!”四个保安算个蛋子啊?很快就倒了,不敢说血流满面,但是绝对是满地找牙。我还要上手,被我的弟兄抱住了:“快撤啊!”他就拽我。我还看着你。我看见你在台上,站在黑色三角钢琴边。你看见我在台下,战在四个保安身边。“撤啊!”我的弟兄赶紧拽我,抱着我往后退。我一直就那么看着你,被他抱着往后走。门口有很多保安,我记得7、8个总是有的。但是没有一个敢拦我们的。我们就那么走了。我记得我被抱着拖出大厅的时候,你还在看着我。傻傻的看着我。呵呵,我给你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杀”?对吗?呵呵,真的吗?真的象你说的那样吗?——一直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当初我就喊着一个字——“杀”!——出手把四个保安打的满地找牙犹如凶神恶煞?是这样吗?我的迷彩蝴蝶?我的黑色战斗靴踏在异国的机场的时候,天色已经黄昏。热风就一阵阵的吹来了。蒸笼是什么感觉,我一下子就体会到了。但是还是军容严整——我再操蛋也知道这是外交场合!我再一次看到外军的军官和士兵,但是都戴着和我一样颜色的贝雷帽或者钢盔。我们军容齐整我们接受迎接我们聆听洋首长讲话。我的鹰语程度不是很差而且我也出国受训过,但是我告诉你们我当时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就是翻译说了我也一个字没有听进去因为我满脑子都是小影。是的,我的小影!你在哪儿啊?我离你这么近你还不知道我来,我也看不见你啊!我就那么抱着步枪背着背囊傻傻的站着听着洋首长讲话但是满脑子是我的小影。你们能指望一个18岁的士兵想什么呢?然后就上车去驻地一出机场狗头高中队就下令枪弹合一打开保险。我们就照作。机场的戒备绝对森严,外军维和部队在沙袋和铁丝网后面向我们敬礼。一路上的老百姓好奇的看着我们。战争的痕迹依然存在虽然没有枪声炮声。但是我看见了弹坑和残垣断壁。还有街上少了一条腿的人或者少了两条腿的人或者是少了一个胳膊的人。甚至有一条少了一条腿的土狗夹着尾巴从我们车前溜达过去还是不紧不慢。战区,这就是战区了。战争的气氛是一下子出来的。压抑,不是因为炎热,是因为满目的战争痕迹。我紧握打开保险的步枪,眼睛在前面60度的范围来回寻摸,我训练过的其他弟兄眼神都有固定的角度,范围也是有交叉的确保没有死角——但是我们都知道就是看见有人向我们举枪甚至是举起40火也不能开枪射击,因为我们是维和部队是蓝盔士兵一忍再忍保持中立是我们的原则是联合国宪章的规定——除非是真的向我们开枪或者干脆一个40火过来我们才能还击——如果还有命的话——如果那孙子打了就跑就消失了,我们还不能追击,打了就打了,打死了就打死了——谁让你当时没有在合适的时候一枪把他撂到呢?!你们现在知道联合国维和部队是个什么鸟地方了吧?!一忍再忍保持绝对的中立不算,还要准备拿命证明我们是来维和的不是来干涉你们内政的不是来跟你们对锤的——哪怕是枪抵在你的脑门上你都不能射击除非他开火那就不知道是不是臭弹了,但是几率是极小的所以估计还击也轮不到你了是你的弟兄——当然动动拳脚制服对方是可以的,但是不能一招制敌就是缴械然后还是得有话好好说。你们现在知道当个蓝盔士兵是个什么鸟心理了吧?!

我们搭乘包租的波音客机从某机场起飞(实际上当时中间是有中转站的,因为某国没有能够起降波音大型客机的机场,但是我觉得和我的小说关系不大就算了)前往某国。工程兵大队要在随后才会抵达,因为有大批的工程设备,所以主要是海运,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会是个复杂的过程,不会那么快。我当时是带着自己的背囊和武器就走了,也不知道别人带点什么。现在的脑子真的是不行了,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我大概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个操性的:——戴着一顶蓝色贝雷帽,金属UN帽徽,白色搪瓷底,线条是银色的,这个记得不能不清楚,因为这顶帽子现在就在我的手上。还有一种是刺绣帽徽——用金线绣在白底上的,比较少见,我记得只有一些欧洲国家使用。这顶蓝色贝雷帽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新西兰产的吧?我记得刚刚发下来的时候硬的要命,后来给我们上课的一个前观察员老哥告诉我们在脸盆里面泡泡就得了。还确实管用,不那么褶皱明显了,戴上去是那么回事了——我和狗头高中队是戴过贝雷帽的,那些工兵弟兄都是第一次,所以当时都挺新鲜的,于是那些经典的农民兵弟兄戴法再次出现。呵呵,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干部就得挨个纠正他们。——背囊里面还有一顶蓝色的棒球帽,是供你在炎热的环境下面戴的,上面是布质的联合国帽徽。系着一条蓝色领巾。穿着87式制式丛林迷彩,没办法,这种行动我们狗头大队自己的迷彩服是当然穿不得的——刚刚开始还真的不习惯,就是因为夹克样式的关系了。说实话我至今也不知道是谁设计了这么个样式?干什么都不方便,也不知道是不是设计的人根本就知道训练和作战怎么回事?唉,不说那个了。然后是中国陆军上等兵军衔。左臂是红色的国旗臂章,盾型的——我记得当时一共发了我两个,我刚刚只找到一个,观察员好像是比我们多,应该是发了5个。右臂是蓝色的联合国臂章——当时是和套袖一起发的,就缀在上面。我记得出去以后看到的咱们的自己的一些观察员没有这个套袖的,是自己缝上去的。一个蒙着蓝色盔罩的防弹头盔(不是我们狗头大队用的那种样式的头盔,我也不知道是哪儿产的了)——有的外军是直接给漆蓝色了,也有咱们的观察员的头盔是直接漆蓝色的。呵呵,好像都不是很统一的,只是你在图片上和电视上远远看过去一片都是蓝盔而已。一件蓝色的防弹背心,忘记哪儿产的了这个东西我恨不得一辈子都记不起来才好。95步枪的单兵携行具和92手枪的腿部快枪套以及配套武器弹药(当然在飞机上是不准枪弹合一的,干部看的极严),95刺刀一把挂在腰上。然后就是一双黑色的战斗靴——在我看来确实是看上去很美的东西了,因为沉重也不是实战需要的,礼仪门面作用大于实际意义——其实很多工程兵弟兄在干活的时候就是穿胶鞋的,军队传统就是传统,你有什么办法?我后来在非正式场合也穿自己穿软了的迷彩伞兵战斗靴——一些国家的军队就有和我一起受训的洋人特种兵哥们,我的身份有蛋子秘密可保的?还有什么呢?还有我的一颗18岁的剧烈跳动的心。我的爱人,就在远方。那种激动远远超过了第一次要上有危险的战区的紧张。我是已经见过血的了,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害怕的——18岁的手上,有几条人命,我还是真的坦然无事——呵呵,这就是当时的小庄。你们说他是个好兵吗?我当时对很多事情都已经淡漠了。我已经学会用一个职业军人的眼睛去看待这个世界。冷静,或者说冷漠。铁血,或者说冷血。——小影,一直就没有任何变化。她就那么在我的心坎里面。一直是那样。从来没有改变过什么,一点都没有。我想见她,好想见她。客机在空中就那么飞啊飞啊,我的心啊在胸口就那么跳啊跳啊。无论我是特种兵还是蓝盔士兵这两种鸟身份,无论我在狗头大队还是在蓝盔部队这两个鸟地方,无论我是热情青春还是淡漠成熟(我不知道叫不叫成熟)。小影,都是我不会变的思念。回忆里面,我看到自己18岁的脸。蓝色贝雷帽下面,是一张黝黑的消瘦的刚毅的没有表情的脸。——和以前的小庄是真的不一样了。真的是毫无表情。真的是毫无表情吗?我仔细看,看这个18岁的中国士兵的眼睛。火焰,我看见了火焰。我看见了火焰在燃烧着他的眼睛。不是怒火,是幸福的火焰,它在燃烧着他年轻的伤痕累累的心。燃烧着的,是18岁的爱情。是的,是爱情。对于一个18岁的年轻士兵。你还想要求他什么呢?为了爱情参军的小男孩,和为了爱情去一个跟他本来不相关的异国战场的中国士兵,中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只有爱情。他的心中最珍贵的,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18岁的爱情。他是为了爱情,走进这个铁血的世界,在这个最爷们的世界成为一个优秀的士兵的。他是为了爱情,走向异国的战场,随时准备为了本来和他不相关的事情洒下自己的热血,或者留下自己的生命。爱情,不值得你这样吗?我写完上面的又找了半天那个奖章,还是没有找到。呵呵,它去哪儿了呢?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这里以后就是中国工程兵大队驻地了——我们习

上一篇:进了门你说谁去查芬兰老哥的装甲车啊,芬兰炊 下一篇:不是一般的发愁了——一件两件可以说自己买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