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是一般的发愁了——一件两件可以说自己买的
分类:文学文章

我的左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下,然后笑笑,苦涩的笑笑:“对不起。”我不敢再看你,我真的后悔来找你。我松开你,慢慢的松开你——真的是很慢很慢,和摄影机高速拍下来的一条慢动作一样。我在慢慢的松开我以为自己已经遗忘的梦。在这个城市的夏天。所以,很慢很慢。慢的要命。慢的……不行不行的。我还是松开了,然后迅速的转身。我必须迅速,我不得不迅速。因为我听到自己的心里在嘎吱嘎吱响——其实应该是感觉,但是我真的听见了。是我包裹在自己心外的那层硬硬的厚厚的壳子在裂变。我真的听见了,而且感觉到心口在疼。我其实真的不该来找你,真的。我后悔了,何必呢?我走向自己的车,让自己在一瞬间冷却下来——这是我在退伍以后练出来的本事。或者说,已经是我的本能。我冷却了自己,也冷却了自己的梦。你在后面默默的看着我。你在后面傻傻的看着我。你在后面呆呆的看着我。你后来告诉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刚才还那么狂野在大街上追你,非追到不可,但是抓住了却又松开了。你感到好奇,你感到莫名其妙——其实要我说,是你感到不爽。你当然不爽,这黑厮么轻易就放手了?多没面子啊?!这么多人看见了,回学校怎么说啊?!不行,绝对不行!——呵呵,你们现在这帮子漂亮美眉就是这个心理的,就是不想让人得手,也不能在他面前失去自己的吸引力,就是要让男人或者男孩因为你们不行不行的,你们才觉得爽,觉得自己有魅力——当然,还是不会给他们得手。呵呵,那年你还不到20岁。和她……那年一样大,还是个好胜的年纪,你那个鸟性格,真的和她是一样一样的。我慢慢的走,走出这个不该回去的梦。我慢慢的走,在在这个城市黄昏的街。我慢慢的走,走向属于我现在的世界。“喂!”我听见你喊。我站住了,但是没有回头。“你可以请我喝杯咖啡啊?”呵呵,你就这么说的,不是吗?呵呵,我当然知道,你是不想让自己失去那种吸引力——尤其是一个在大厅广众下为你高喊“好”为你流泪为你打人还是一打四——其实还真的不是为了你。我笑笑,就那么笑笑——在号称“八大染缸”之一的艺术院校混出来的,你们这种漂亮美眉的心理怎么可能不了解呢?那就看看是鱼儿厉害,还是钩儿厉害。我的原则一直就是愿者上钩,我就看看你能折腾到哪儿去?我就转身,转向你。但是我一下子又回去了。“拐角有个酒吧,环境还不错的。”你小心的说——你说你还拿不准我到底什么人,那个酒吧离你们学校近,实在不行还有的跑。但是你可以肯定我应该不是会乱来的人,因为我放手了。更关键的是……在你转头的瞬间,你看到了我的眼泪。虽然现在没有了。“你,你怎么了?”你小心的问。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在黄昏的余晖下,我看见了一个戴着蓝色棒球帽的女孩。睁着眼睛,就那么看着我。那双……梦里的眼睛。就那么……仔细的看着我。你说呢?你说我怎么了?戴蓝色棒球帽的女孩?风筝在天上飞啊飞啊。小影在底下叫啊叫啊。“再高点!再高点!”小菲在她旁边笑,也再喊再高点——但是声音绝对是自己控制的,绝对是没有小影高——她是多么细心你们可以想出来了吧?细心的善良的女孩就是这样的,她在忍着什么?她在开心下面隐藏着什么?现在的女孩还作的到吗?我就拉着线拐子就那么一拽一拽的。

又哭了?呵呵,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爱哭呢?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是因为悲剧的色彩越来越浓吗?你知道慢慢的我要把自己的回忆全部展开,你知道你要慢慢的看到一个心碎的故事?呵呵,你不是真聪明,你是太傻了,丫头——其实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本来就是一个悲剧啊?我在开始写的时候就知道了啊?——因为是我自己的事情啊,只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现在在这里写我们俩的事情,不是把你当成小影的代替品。真的,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唯一的。你就是你,不是谁的代替品。我以前对你不公平。是我的错。还有,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小庄的生活还要继续。不管我和你最后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我都要重新开始我的生活——我不能再背负这些沉重的十字架——很多年来我就这么活下来的,在我慵懒的外表后面就是隐藏着这些破碎的回忆残片。呵呵,所以不哭好吗?也别介意我把我和你的故事说出来,虽然你嘴上不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心里不一定开心的。——但是我不得不说,我不得用我和你的故事来冲淡自己心头的痛楚——因为在电话和电脑的那段,我知道你能感觉到我,我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在心疼我。这就足够给我讲完这个故事的勇气了。不要害怕心碎,在这个狗日的世界上,我们曾经心碎过多少次呢?你说呢?还数的过来吗?——所以,这些往事讲出来,就是一种解脱。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不哭,好吗?小庄的女孩都是鸟的不行不行的女孩,不能那么轻易就哭的——想我例外啊!呵呵,我先抽自己俩嘴巴。还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吗?我后来根本不敢进你们音乐学院的大门,清醒过来以后我知道自己惹了点子小麻烦,虽然警察的哥们我也有,但是麻烦总是麻烦。但是你,我怎么可能忘记呢?我是自由职业者,忙完了手里的那点子淡活——不是说我智商多高,确实是简单的要命——就闲的发毛,我就会开车在你们学校门口停下来,不敢下车,就那么看着大门。我在等你出来。等啊等啊,你还真的出来了。夏天,你们学校汇报考试都完了。我知道你是回家。就开车跟着你。还记得你穿着什么吗?我记得很清楚很清楚。白色的ONLY短袖T恤,军绿色的ESPRIT的七分裤——为什么那天你要穿这条裤子呢?我马上就不行不行的了——最过分的是你穿了就穿了,你还戴着一顶蓝色的棒球帽。我开车跟着你。你的黑色的NIKE背包上的史努比拉锁小饰物就那么一跳一跳的。我的心也一跳一跳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追随着你。我还记得你那天梳了个马尾巴,高高的,就从蓝色棒球帽的后面空子里面伸出来耷拉下来,随着你轻盈的脚步一跳一跳的。我的眼睛也一跳一跳的。我就那么跟着你。你没有打车,也没有去公车站,你后来告诉我那天心情很好,想自己溜达溜达——你就喜欢没事溜达溜达。渐渐的,行人不多了。我就鼓足勇气——我真的是鼓足勇气,你现在知道我当时的心情了吗?——鼓足勇气开车过去,停在你的侧面。你根本就不看我——你后来告诉我这种事情你见的多了,早就有了免疫力了,爱看你就看你,反正你不答理他就是。我又缓缓的跟上,把窗户摇下来。“哎……”你后来笑我,说我的声音在颤抖,那时候在礼堂千人面前喊“杀”的那种气魄哪儿去了。我就只能笑笑——瞬间的回光返照并不能证明我还是当年的小庄啊。你还是不答理我,你说你根本就没有听出来——再说切诺基是什么破车啊?居然也敢在大街上追美眉?宝马你都见的多了去了!呵呵,可是我只有切诺基啊——现在那车就停在我的小院门口,你给我栓在车内后视镜上的小史努比现在还在呢。我要说实话你不要伤心,不是我怀念你,是我太懒了。你了解我的。你还是走你自己的,如果是小皮鞋,我相信也是嘎巴嘎巴的。我没法子,把车开到前面停下来,下车挡在你前进的道路上。“哎,我……”你后来说我的声音还是在颤抖,我不记得了。我想女孩的感觉应该敏感一点吧?我的感觉真的早就麻木了。你这时候抬头看见我,我记得你是惊讶的。我小心的说:“我捎你一段好吗?”我看见了蓝色棒球帽下你的脸,你真的和她很象。——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心在滴血,在那个瞬间。你惊讶的看着我,慢慢的瞪大你的眼睛。你惊讶的看着我,慢慢的张大你的小嘴。你知道你那个时候多么象她吗?我就那么看着你,多么希望你扑上来咬我啊——但是理智告诉我你不会的,你不是她,你只是和她很像。你就那么惊讶的看着我,惊讶的长大嘴。

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天下就有这么邪虎的事情——怎么你们俩就跟一个人一样呢?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只能用命来解释了。我知道你现在还在看我的小说,就是伤心也在看——那就够了,这里的几十万字每一个都是给你的,我就是全部写成几十万字的情书,也是我心甘情愿的事情,跟谁也没关系。——只是对你是真的不公平。我知道你现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么就把这个压力转化给我吧!我个人的荣辱真的已经不算什么——在你善良易感的心面前,我算什么呢?全世界都冲我来吧,好吗?不要去难为一颗善良易感的心。我小庄再吃什么苦都可以,死都不怕还怕吃苦吗?呵呵,只要你过的好就成。——还说我们在城市里面忽悠着,你看着后座的一大堆衣服的购物袋开始愁眉苦脸。“怎么了?”我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不爽吗?”“爽你个头啊!”你嘟着嘴——你对我没有那么多的警觉了,倒不是我给你买什么衣服,送你礼物的男人多了去了,几件衣服算个什么啊?真有送你车的,但是你没有答理他。你对我的态度慢慢缓和,确实是因为看我还比较傻实成——其实还是半真半假,我的心里在矛盾着,不是一般的矛盾——构成矛盾的双方,就是我的梦和我的现实。梦我就不用解释了。现实就是你是一个艺术学院的漂亮美眉,我呢?一个以勾搭漂亮美眉为业余爱好的自由职业者,一半时间码字,一半时间在各个剧组混混继续勾搭美眉——当然码字的时候也没有少勾搭。这也没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谁都想勾搭漂亮美眉——只是我没钱很多人心理不平衡罢了——其实,我告诉你们,漂亮美眉还真的看不上那点子银子,总有比你钱多的吧?——不要伪装自己,你是个什么东西就是个什么东西,不要把自己往社会青年精英里面划拉。把自己架的太高一点好处都没有,结局都是跌的很惨——当然你不能是太没水平的人,我倒不是为了美眉读的大学学的导演,或者是为了美眉看了几本书写了点子东西,那是我的爱好和生存手段而已——但是我告诉你们,这还真的是基础,不是虚荣的基础,是你的谈吐气质的基础。就是少说点子淡话,来就来大白话,有什么说什么——不要说“爱”,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指望谁相信?当然更不能上来说“性”,那是耍流氓不是泡美眉——泡美眉的乐趣就在于眉来眼去搞得你的小心脏扑腾扑腾的来回乱窜,就在于牵手未牵接吻未接的那么一瞬间——要我再说句实话,达到最后的结果,是真的没有什么大意思了——你想想,都是女孩,谁跟谁能差多少呢?——真正的乐趣,就在于勾勾搭搭不是那么一下。个人心得自己体会去吧!“怎么了?”我就问。“我回去怎么跟我妈说啊?”你真的发愁了,不是一般的发愁了——一件两件可以说自己买的,现在买的是一件两件吗?——恨不得整个夏天你就可以指望今天买的过了。——我再告诉你们一点心得,就是想追漂亮美眉就别跟她们扯点子理想未来什么的淡话,她们不看这个。天下的漂亮美眉都是一个样子的,喜欢漂亮衣服喜欢时尚杂志喜欢这个喜欢那个都是和她们很近的东西,我也不是刻意研究真的是被锤出来的——整天拽你逛街,你再接触过不同类型的漂亮美眉你说我能不被锤出来吗?不用专门记什么,那没意思。实践出来的体会才是真知。“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啊?”我明知故问。“谁给我买的啊?”你就接着发愁,真的是愁的不行不行的。我就乐了:“我啊!”“你是谁啊?”你就顶一句——这就是乐趣!我真的喜欢漂亮美眉这样,每次都高兴的不行不行的。“我是小庄啊?”我就笑。“小庄是谁啊?”你接着顶。我张嘴但是笑容凝结在脸上。你看着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一下子失神了。“小庄是谁啊?”你就那么问我。——是啊,小庄是谁啊?小庄?小庄是谁啊?很多年前,在UNPF部队的各个国家的鸟兵中间,没有人不知道那个中国士兵——18岁的小黑蛋子小庄。现在呢?小庄?小庄是谁啊?是啊,小庄是谁啊?“小庄是谁啊?”小影就那么拿着野兰花在我的鼻子上忽悠着问我。我就嘿嘿乐。这是在中国医疗队的女兵宿舍。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是一般的发愁了——一件两件可以说自己买的

上一篇:这里以后就是中国工程兵大队驻地了——我们习 下一篇: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我就那么抱着小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