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我就那么抱着小
分类:文学文章

www.773.net,那个兵急得都要跳起来了:“哎——我们班长在这儿呢!”女兵们根本就不答理他也不看了,继续喝自己的还继续笑自己的。我就张着嘴傻站着不知道喊不知道过去。但是我看见她了。我真的看见了!我的小影!我的小影啊!因为,她在慢慢抬起头,把碗从嘴边拿开看我这里。因为,她在慢慢放下碗,把脚步慢慢的往前走。她在莫名其妙但是确实仔细的看。我们离了几十米远部队战士远看基本上一个操性所以她看不出来我——就是看出来了也不敢相信啊!她怎么想到我小庄会来呢?!她慢慢的慢慢的往前走。我张着嘴睁大眼。我看清楚了。是小影!没错是小影!她黑了,瘦了——我的鼻头就一酸,小影啊你吃苦了。但是说不出来,我已经失声了。因为,太激动了啊。她慢慢的走。她慢慢的走向我。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突然,中间没有过渡——她开始急跑啊!没有语言没有喊叫什么都没有——就是急跑!我还傻站着。她不管那么多径直从我们中间正在施工的工程兵弟兄中间深一脚浅一脚跑过来,她跑过的地方弟兄们都不干活了惊讶的看她跑——干部也在啊但是干部也在看啊!她戴着蓝色棒球帽跑啊跑啊!近了近了更近了。我看见她的脸她的脸上全部都是泪水——小影这种女孩说哭马上就哭说笑马上就笑,这才是女孩这才是真正的女孩,真正的女孩永远不那么事事儿的就是女孩!她长大嘴但是也是失声。我反应过来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关保险啊!——这是士兵的本能反应,枪走火的教训太多太多了。保险刚刚关上枪还没有放下她就扑上来了!她不管不顾一下子扑上来就说了一句话就说了那么一句话:“黑猴子我恨你!”就扑到我怀里了抱着我隔着武器抱着我,我知道步枪隔着她的肉了她会疼的但是她不管不顾抱的很紧很紧太紧了我根本抽不出枪来啊!我就傻站着她就死死抱着我然后就在我脖子上开咬啊!“嗯——”我还是忍着但是脸绝对憋红了。她咬啊就是咬啊!我忍啊就是忍啊!她喘不过来气了松开了,我的脖子上绝对是牙的印子其实回去一看真的是出血了但是不严重——她还是心疼我啊,怎么舍得死咬啊?但是不咬不行不咬不爽!绝对该咬!我来了这么多天了不去找她怎么不该咬呢?一定该咬!不能不咬!但是她不咬了。她开始打我打我的防弹背心还踢我她穿着战斗靴啊一脚踢在小腿上还是蛮疼的——但是我还是忍着。她大喊:“——你坐跟斗云过来的啊?!死黑猴子!”然后又抱住我这回乖了呜呜的哭了。工程兵弟兄们都明白了傻子都明白了就嘿嘿乐了,和我们狗头大队的战士是一个操性的。干部也乐了干部也没有想到啊——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情啊?!我这才抽出步枪甩在身侧,但是我不敢或者说不好意思死死抱住她这么多人呢!我就是轻轻的扶着她的肩膀,不知道说什么——我的兵们都在边上乐你说能说什么啊?!女兵们也炸窝了。小菲第一个叫出来啊——我也看不清楚她啊她也戴着帽子啊,但是声音是绝对知道的:“一二三——”“浪漫!”女兵们一起喊啊绝对开心的不得了啊!“一二三——”“浪漫!”“一二三——”“浪漫!”连着喊了三声啊!女兵就是女兵啊,这个词也能喊啊!然后就叫啊!就扔帽子啊!蓝色棒球帽就满天飞啊!一个女兵还敢扔碗啊——我们的炊爷紧张的不得了啊!看着碗飞啊!结果落在松软的红土里面赶紧就拣啊!赶紧擦擦把碗都放好自己看着——这些家伙是炊爷的命根子啊!我就那么扶着小影然后慢慢的轻轻的抱住她。

你对初恋印象最深的回忆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你的是什么,我的就是小影开门的时候惺忪的睡眼。我为什么老是说小影不愧就是小影,就是因为她不会跟别的女孩一样。“你来了。”没有抱着我哭没有抱着我咬没有抱着我说想死我了,好像我不是去参加了一次重大的演习而是跟中学时候周末到她家做作业敲了她的家门她还没睡醒的时候一样——她还真的穿着一件睡衣。就那么淡淡的一句。然后是小影特有的芬芳。她用两只洁白的手臂抱住我的脖子好像还没有睡醒的猫一样把头放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又闭上眼睛了。最过分的是居然还有细微的鼾声。她的头发就丝丝的贴在我的下巴,痒痒的,香香的。“让我再睡会儿……”就真的在我肩膀上睡了。我就那么穿着军装傻傻的站在女兵宿舍楼的楼道里面,小影穿着睡衣趴在我的肩膀上打盹。哎呀呀天底下有这样的女孩我们谁能放过呢?——真的,我告诉你们什么样子的女孩最值得珍惜?不是假惺惺的想你还说出来就是不拿你当外人跟亲人一样,我就见过一个女孩这样就是小影。我满肚子的眼泪满肚子的苦水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光知道傻站着。小影还真的睡的蛮香的还往一边倒的感觉。我就急忙抱住她。——你们想想在军区总院的女兵宿舍楼道里面这是个什么情景?!来来往往的干部和女兵当然都冲我乐。连扫楼道的阿姨都冲我乐。我马上意识到这下子我跟小影的爱情不仅在狗头大队属于神事之一,就在这个见怪不怪的军区总院也能数上前10名了。其实不是我神我是假神,还是小影神。小影滑滑的往下坠我急忙抱她更紧。这时候斜对面厕所有冲水的声音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兵从里面出来还打着哈欠,一见我和小影那个样子没打完的哈欠马上就咽回去了。我估计真够她难受的。我就嘿嘿乐我还能怎么办?她就格格笑了要拍小影我赶紧说:“让她睡会儿吧,她在家就喜欢睡懒觉。”小影就嘟着嘴皱皱眉闭着眼睛不满意的:“嘘——”我就不敢说话了。那个女兵就捂着嘴乐然后一指我小声的明知故问:“你是——?”我就嘿嘿乐着点头。“把她扶进来。”那个女兵就在前面给我掀开帘子,“没人,就我们俩昨天上夜班的。”我就那么抱着小影慢慢往里面挪——你知道什么感觉吗?我感觉比般原木还艰难——因为原木你随便造啊,这行吗?这是谁?小影啊!你敢随便造吗?天大的力气有鸟用啊?我进了女兵宿舍当即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晕过去!我真知道以后我拿什么形容乱七八糟的感觉了——就是“军区总院的女兵宿舍”!那个女兵一指一个下铺:“那是小影的床。”我慢慢把沉睡的小影挪过去,刚刚把她放到床上盖上薄被子,就闻见了一股熟悉的浓郁的清香。我一看,在床头的一个小的手工作的筐子里,放着那一束风干的野兰花,还有一个黑色的小泥猴子抱着这束野兰花,旁边的小卡片上写着:“小影和小庄”。我的鼻头就一酸。泪水吧嗒落在小影脸上。我赶紧擦,但是一触碰她细嫩的脸,马上我就闪开。我的手真的太糙了,我怕弄疼她。但是已经晚了,小影天生就是个皮肤白皙细嫩的女孩。她就皱皱眉:“小菲是不是你啊?我睡觉呢!”小菲——那个女兵正在梳头就笑:“是我啊!”小影又要睡觉,但是那滴泪水慢慢的慢慢的滑到了她的嘴唇里。咸的。她皱眉——我那时候是真的后悔这可怎么得了,小影上了一晚上夜班刚刚睡一会怎么就醒了早知道我来干吗啊?!哎呀呀我真的很后悔很后悔!小影的嘴唇抿了两下,在睡梦中疑惑的:“小庄?”我不敢说话。小影还是没睁眼:“小庄?我不是做梦吗?”小菲噗哧就乐了,但是马上就捂住嘴。小影又抿嘴,马上一下子睁开眼睛吓了我一大跳,我往后一躲咣的撞到上铺的床架子上但是我不觉的疼因为真的锤惯了。小影用全身的力气集中在自己的喉咙中大叫而且是绝对大声的叫,我估计军区总院这回所有的心脏病人都会复发:“小庄——”她一下子扑上来抱住我狠狠的咬我的肩膀哇哇大哭:“小庄——真的是你小庄!”我说:“是我是我。”小影什么都不说了就是哭着咬我。我就忍着。我知道咬我多疼就是她心里想我多疼,其实,就是把我咬死我也愿意。——再说人民解放军陆军特种兵死都不怕,心爱的女孩咬咬有什么了不起的?!小影的牙劲不是一般的大啊!我咬牙坚持着甚至倒吸冷气:“嗯——”小菲哈哈大笑拿起自己的军装和其他的衣服:“我去别的宿舍换衣服了,你们慢慢聊吧。”就出去了,把门轻轻带上。小影还在哭着咬我。坚持坚持再坚持!我估计当时我的脸都憋红了。小影突然松开嘴,看我喘着气:“疼吗?”我摇头:“不疼!”“我心里疼——”小影哇的又哭出声来一把抱住我:“小庄!你知道不知道我多担心你!我知道你们那里演习出事了!我就害怕是你!我就天天盼着你!我还以为是梦!你知道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啊!”我抱着她:“我不是好好的吗?”小影呜呜哭着可怜巴巴跟猫咪一样乖巧——女孩有时候就是这样,但是小影是比较容易极端一点——因为,她就是她,不会是别人。我的泪水也吧嗒吧嗒下来了:“我也想你。”“真的?”她的声音抽泣着柔和了。我说:“真的。”她抬头看我,可怜巴巴的脸上还带泪:“我在门口刚才真的以为是做梦。”我就笑,伸手想去抹她的泪。但是右手在空中又停止了。我知道自己的手太糙了,她会疼的。小影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脸上。我急忙抽手但是抽不开。她坚决的望着我,就是把我的手按在她的脸上。就那么泪花花的眼睛看着我。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18岁。

我还没说话呢那边马达就喊了:“搬过去搬过去!给这龟儿子搬过去啊!”然后那个热闹啊——狗头高中队不在去大队战备值班室值班了,大家都是换了个操性的,恨不得把房子也给拆了再说,当然房子是不敢拆的就是说说显示我们弟兄心情愉悦——楼道里一片靴子乱跑还喊小心点小心点日子还过呢!我就知道是后勤股副股长那孙子,这孙子是个铁杆球迷就喜欢跟我们中队一起看球看着极爽因为我们中队球迷多,一有球他就过来,干部的操性就没有了就是球迷。小影在那面就笑:“你们干吗呢?”“搬,搬电视呢!”我都被这帮孙子整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小影就乐翻了你们搬电视干吗啊?我还没有解释呢电视已经搬到中队部门口了一帮子兵哗啦啦就进来了地上床上坐了一大片啊!文书就搬张桌子过来把我们中队那台破牡丹就搁在桌子上赶紧就插电调台啊!就看见新闻了一帮子老头老太太开会啊。这有啥看的啊?我就蒙了兄弟们也蒙了嚷嚷着没有小影啊?!小影就在那面说:“都老实等着!”我就老实等着弟兄们也老实等着就看老头子老太太开会过年了开开茶话会这种淡新闻多的要命。接着就不是开会了是一个大山里面的帐篷群。弟兄们就嚷嚷谁啊哪个部队啊?然后觉得不对劲啊怎么都是女兵啊?我就仔细看。没看清小影就看见一帮子女兵在演练战场救护演练越野甚至演练射击还穿着迷彩服军靴——我从来没有见女兵穿成这个样子这是干吗啊?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女子特警队呢弟兄们都惊了咱们部队有女子特战队啊?!——然后就真的觉得不对劲了,怎么戴的贝雷帽和我们不一样啊蓝色的不说还有个金黄的帽徽啊这是什么部队啊?——我一下子就醒了我知道是什么了!然后弟兄们还在嚷嚷呢小影呢小影呢!后勤股副股长就喊:“别吵吵!”他也明白了干部就是干部这个时候不是球迷了。就都不吵吵了。野战部队干部就是干部,一起看球也是干部。然后我就看见一帮子女兵在帐篷里面整理自己的东西。我靠!我心里面一凉啊!我是真的一凉啊!我看见小影了。小影就在那面叫:“小庄小庄你看见我了吗?我在最左边我们班的女孩都在电视上你赶紧找我!赶紧找我!”我拿着电话当时就蒙了啊,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我就听见播音员在说:“……我军第一支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的医疗队在结束了紧张的培训后即将踏上征程,远赴东南亚某国去执行光荣的使命,这是我军第一次派出医疗队参加联合国的维持和平行动……”都惊了都张着嘴。我就更不用说了,拿着电话不知道说什么就是张着嘴啊!“你看见我了吗?”小影还在那面笑啊,“还有小菲呢!我们屋里的女孩都在了!”“看,看见了!”我张着嘴还没有缓过神来。“明天我就走了!”“真的去啊?!”我问。“那还有假的?”小影格格在笑啊!我就心里疼啊你笑个屁啊你知道我在担心你吗?话到嘴边就出不来啊!“以前都是你在第一线,这回是我了!呵呵,我是自愿报名的!”小影在那面说,“没事,别担心啊!凡是派医疗队的地方都是局势得到控制的!我得给你普及一下子啊!”我还是张着嘴啊,我不知道说什么啊!小影还在笑啊:“怎么了?吓一跳吧?”不会吧?小影去战区啊?不是演习的战区啊?是真正的战区啊?就是控制了也是战区啊?——我是特种兵这点子常识是有的啊!被控制的地区就是适合打特战的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我的思维就是这个样子的啊?!弟兄们都惊了都嚷嚷不会吧!真派女兵上去啊?男的都死光了?你们不知道野战军的弟兄是怎么心疼女兵的。都惊了都觉得奇怪也觉得不可思议。小影就在那边说:“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我要去开会了!明天上午我就走了!——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我不比你差!哈哈!崩儿一个!”挂了。我拿着电话一直到盲音啊。新闻完了大家也沉默了。马达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话:“小影她们真的去了?”一个弟兄就说:“新闻都播了你说能不去吗?”大家就看我。我谁都没有看,就盯着电视发神。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呵呵,很多年过去了,我可以平静的写这段往事了。呵呵,很多年过去了,我可以坦然的写这段往事了。小影去了前线,我还在山里。这就是我的小影,她就是这个性格。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我就那么抱着小

上一篇:不是一般的发愁了——一件两件可以说自己买的 下一篇: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你现在知道我当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