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你现在知道我当
分类:文学文章

又哭了?呵呵,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爱哭呢?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是因为悲剧的色彩越来越浓吗?你知道慢慢的我要把自己的回忆全部展开,你知道你要慢慢的看到一个心碎的故事?呵呵,你不是真聪明,你是太傻了,丫头——其实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本来就是一个悲剧啊?我在开始写的时候就知道了啊?——因为是我自己的事情啊,只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现在在这里写我们俩的事情,不是把你当成小影的代替品。真的,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唯一的。你就是你,不是谁的代替品。我以前对你不公平。是我的错。还有,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小庄的生活还要继续。不管我和你最后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我都要重新开始我的生活——我不能再背负这些沉重的十字架——很多年来我就这么活下来的,在我慵懒的外表后面就是隐藏着这些破碎的回忆残片。呵呵,所以不哭好吗?也别介意我把我和你的故事说出来,虽然你嘴上不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心里不一定开心的。——但是我不得不说,我不得用我和你的故事来冲淡自己心头的痛楚——因为在电话和电脑的那段,我知道你能感觉到我,我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在心疼我。这就足够给我讲完这个故事的勇气了。不要害怕心碎,在这个狗日的世界上,我们曾经心碎过多少次呢?你说呢?还数的过来吗?——所以,这些往事讲出来,就是一种解脱。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不哭,好吗?小庄的女孩都是鸟的不行不行的女孩,不能那么轻易就哭的——想我例外啊!呵呵,我先抽自己俩嘴巴。还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吗?我后来根本不敢进你们音乐学院的大门,清醒过来以后我知道自己惹了点子小麻烦,虽然警察的哥们我也有,但是麻烦总是麻烦。但是你,我怎么可能忘记呢?我是自由职业者,忙完了手里的那点子淡活——不是说我智商多高,确实是简单的要命——就闲的发毛,我就会开车在你们学校门口停下来,不敢下车,就那么看着大门。我在等你出来。等啊等啊,你还真的出来了。夏天,你们学校汇报考试都完了。我知道你是回家。就开车跟着你。还记得你穿着什么吗?我记得很清楚很清楚。白色的ONLY短袖T恤,军绿色的ESPRIT的七分裤——为什么那天你要穿这条裤子呢?我马上就不行不行的了——最过分的是你穿了就穿了,你还戴着一顶蓝色的棒球帽。我开车跟着你。你的黑色的NIKE背包上的史努比拉锁小饰物就那么一跳一跳的。我的心也一跳一跳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追随着你。我还记得你那天梳了个马尾巴,高高的,就从蓝色棒球帽的后面空子里面伸出来耷拉下来,随着你轻盈的脚步一跳一跳的。我的眼睛也一跳一跳的。我就那么跟着你。你没有打车,也没有去公车站,你后来告诉我那天心情很好,想自己溜达溜达——你就喜欢没事溜达溜达。渐渐的,行人不多了。我就鼓足勇气——我真的是鼓足勇气,你现在知道我当时的心情了吗?——鼓足勇气开车过去,停在你的侧面。你根本就不看我——你后来告诉我这种事情你见的多了,早就有了免疫力了,爱看你就看你,反正你不答理他就是。我又缓缓的跟上,把窗户摇下来。“哎……”你后来笑我,说我的声音在颤抖,那时候在礼堂千人面前喊“杀”的那种气魄哪儿去了。我就只能笑笑——瞬间的回光返照并不能证明我还是当年的小庄啊。你还是不答理我,你说你根本就没有听出来——再说切诺基是什么破车啊?居然也敢在大街上追美眉?宝马你都见的多了去了!呵呵,可是我只有切诺基啊——现在那车就停在我的小院门口,你给我栓在车内后视镜上的小史努比现在还在呢。我要说实话你不要伤心,不是我怀念你,是我太懒了。你了解我的。你还是走你自己的,如果是小皮鞋,我相信也是嘎巴嘎巴的。我没法子,把车开到前面停下来,下车挡在你前进的道路上。“哎,我……”你后来说我的声音还是在颤抖,我不记得了。我想女孩的感觉应该敏感一点吧?我的感觉真的早就麻木了。你这时候抬头看见我,我记得你是惊讶的。我小心的说:“我捎你一段好吗?”我看见了蓝色棒球帽下你的脸,你真的和她很象。——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心在滴血,在那个瞬间。你惊讶的看着我,慢慢的瞪大你的眼睛。你惊讶的看着我,慢慢的张大你的小嘴。你知道你那个时候多么象她吗?我就那么看着你,多么希望你扑上来咬我啊——但是理智告诉我你不会的,你不是她,你只是和她很像。你就那么惊讶的看着我,惊讶的长大嘴。

那个兵急得都要跳起来了:“哎——我们班长在这儿呢!”女兵们根本就不答理他也不看了,继续喝自己的还继续笑自己的。我就张着嘴傻站着不知道喊不知道过去。但是我看见她了。我真的看见了!我的小影!我的小影啊!因为,她在慢慢抬起头,把碗从嘴边拿开看我这里。因为,她在慢慢放下碗,把脚步慢慢的往前走。她在莫名其妙但是确实仔细的看。我们离了几十米远部队战士远看基本上一个操性所以她看不出来我——就是看出来了也不敢相信啊!她怎么想到我小庄会来呢?!她慢慢的慢慢的往前走。我张着嘴睁大眼。我看清楚了。是小影!没错是小影!她黑了,瘦了——我的鼻头就一酸,小影啊你吃苦了。但是说不出来,我已经失声了。因为,太激动了啊。她慢慢的走。她慢慢的走向我。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突然,中间没有过渡——她开始急跑啊!没有语言没有喊叫什么都没有——就是急跑!我还傻站着。她不管那么多径直从我们中间正在施工的工程兵弟兄中间深一脚浅一脚跑过来,她跑过的地方弟兄们都不干活了惊讶的看她跑——干部也在啊但是干部也在看啊!她戴着蓝色棒球帽跑啊跑啊!近了近了更近了。我看见她的脸她的脸上全部都是泪水——小影这种女孩说哭马上就哭说笑马上就笑,这才是女孩这才是真正的女孩,真正的女孩永远不那么事事儿的就是女孩!她长大嘴但是也是失声。我反应过来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关保险啊!——这是士兵的本能反应,枪走火的教训太多太多了。保险刚刚关上枪还没有放下她就扑上来了!她不管不顾一下子扑上来就说了一句话就说了那么一句话:“黑猴子我恨你!”就扑到我怀里了抱着我隔着武器抱着我,我知道步枪隔着她的肉了她会疼的但是她不管不顾抱的很紧很紧太紧了我根本抽不出枪来啊!我就傻站着她就死死抱着我然后就在我脖子上开咬啊!“嗯——”我还是忍着但是脸绝对憋红了。她咬啊就是咬啊!我忍啊就是忍啊!她喘不过来气了松开了,我的脖子上绝对是牙的印子其实回去一看真的是出血了但是不严重——她还是心疼我啊,怎么舍得死咬啊?但是不咬不行不咬不爽!绝对该咬!我来了这么多天了不去找她怎么不该咬呢?一定该咬!不能不咬!但是她不咬了。她开始打我打我的防弹背心还踢我她穿着战斗靴啊一脚踢在小腿上还是蛮疼的——但是我还是忍着。她大喊:“——你坐跟斗云过来的啊?!死黑猴子!”然后又抱住我这回乖了呜呜的哭了。工程兵弟兄们都明白了傻子都明白了就嘿嘿乐了,和我们狗头大队的战士是一个操性的。干部也乐了干部也没有想到啊——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情啊?!我这才抽出步枪甩在身侧,但是我不敢或者说不好意思死死抱住她这么多人呢!我就是轻轻的扶着她的肩膀,不知道说什么——我的兵们都在边上乐你说能说什么啊?!女兵们也炸窝了。小菲第一个叫出来啊——我也看不清楚她啊她也戴着帽子啊,但是声音是绝对知道的:“一二三——”“浪漫!”女兵们一起喊啊绝对开心的不得了啊!“一二三——”“浪漫!”“一二三——”“浪漫!”连着喊了三声啊!女兵就是女兵啊,这个词也能喊啊!然后就叫啊!就扔帽子啊!蓝色棒球帽就满天飞啊!一个女兵还敢扔碗啊——我们的炊爷紧张的不得了啊!看着碗飞啊!结果落在松软的红土里面赶紧就拣啊!赶紧擦擦把碗都放好自己看着——这些家伙是炊爷的命根子啊!我就那么扶着小影然后慢慢的轻轻的抱住她。

要我现在说,她就是想和我看齐。——因为她知道,我也许要在狗头大队真的从军了。呵呵,不是为了什么高尚的维持世界和平振我军威扬我国威的理想。小影更不是那种女孩,她没有那么崇高的理想。她就是小影,就是因为爱我。这就是当年的事实。两个真实的小兵的故事。但是,还没有结束——因为一切,都刚刚开始。刚刚接了一个很长的电话。电话响的时候我刚刚买烟回来,还没有开门,等我开了门电话已经不响了。我看看来电显示一串子0我吓一跳什么号码啊?后来就在网上骂人玩,电话又响了。我就拿起来。没人说话。只有呼吸。我喂了好几声没有人答理我,我就挂了。但是又响了,我拿起来就怒了因为我这段时间尤其是今天的心情不好极端不爽:“他妈的谁啊?!”——其实我现在一般不这么鸟但是心情不爽尤其是隔离自己这么久了就有点子过分了。我就听见抽泣。我就傻了,谁啊?女孩的抽泣。谁啊?我脑子里面转过很多张脸。最后定在两张脸上,然后两张脸重合了。我就知道是谁了。我也就不说话了。快一年了她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们一直没有联系过。我就坐着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说了一句就是:“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这还真的是个问题,因为中间我搬家很多回电话换了好几个手机也换。“问了好多人。”她淡淡的说。那种熟悉而陌生的声音使得我一下子傻了。半天,半天我才回过神来:“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的?”“我看了你的小说了……”开头几个字还清楚后面的马上就是泣不成声了,哭的不行不行的了。很多回忆就出来了。但是真的和小影无关,我想起来的就是那只迷彩色的蝴蝶在我眼前飞舞,我伸手去抓我拼命去追但是什么都是空的。我的脑子也空了,不知道说什么。就那么坐着。“求你了,别跟他们生气了……”她抽泣着说,“我一直在看,从第20节开始跟着看,我知道是你。后来你公布了自己我也没有惊讶,因为我知道一定是你……”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网络是个好东西是个坏东西呢?“你好好休息休息,别生那么大气好吗?”她抽泣着恳求我,“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本来不想打扰你,怕影响你写东西,但是今天我坐不住了我必须跟你说话……你这么是在耗自己你知道吗?!”我深呼吸一下,红肿过的左眼又开始疼。我知道是眼泪,有盐分所以会沙疼的。“赶紧休息吧,不要这么跟人赌气了!”她说,“我知道我不该打扰你,但是我要告诉你——我终于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了,我理解你……”我闭上眼睛让眼泪一直流啊流啊。还能说什么呢?“按你自己的想法写完吧。”她说,“我们很多朋友都在看——只是他们不知道,我就是那只迷彩色的蝴蝶。”她笑了。我不知道大不列颠现在几点,但是我知道一定是黑夜因为我这里也就是地球另一边是白天,这个道理我是知道的。“中国士兵——小庄!”她孩子一样的笑了,“现在你的名字在好多留学生嘴里呢!本来好多人不认识,都挺淡漠的关系——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无论当没当过兵的,无论喜欢不喜欢军队的,都喜欢这个小庄——你啊!我都有点吃醋了——呵呵,赶紧休息吧!小庄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啊!”我睁开眼睛左眼绝对是花的,右眼是清楚的。我们说了很久,还说了什么我就不记得很清楚了。我的心情好多了,踏实多了。我原来不想写或者说怕引起争论的故事,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我也一样要写了。因为,这已经和我的荣辱没有关系。我个人在这些故事面前算个蛋子啊?!何况这个故事和政治还真的没有关系,是整个东方民族的问题——是几千年的民族心理的问题,或者说是民族应该铲除的劣根!是一个过去的小兵的故事。你不会知道他,你不会注意他。小兵,是的,一个过去的小兵,被人遗忘的过去的小兵。永不为人知的一个过去的小兵。死在我枪下的一个过去的小兵。其实,还应该说是我的前辈。我亲手杀了他。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你现在知道我当

上一篇: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我就那么抱着小 下一篇:他是知道我对象在医疗队的,当然班长我也不敢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