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猛想老君临别之偈曰,先生观之深远
分类:文学文章

铁拐独步遇师

老君佛教源流

铁拐托魂饿莩

却说先生自历山别归,复居岩穴深林,深会老子之旨,熟思宛邱之语。运道益坚,用功益力。能出阴神,四方清逸,幽人闻风兴起,相与过往,多求为之徒者。

却说老君者,太上老君也。自混饨开拓,累世化身而来,有出生之四,迨商汤、周时,分神化气,始寄胎于妙王女八十一虚岁,暨武丁辛未三月二十四日午时,降诞于楚之苦县赖乡曲仁里,从母左腋出,生于李树下,指树曰:“此作者姓也”。生时白首,面黄深紫灰,额有参天纹理,日月角悬,长耳短目,鼻纯骨双柱,耳有三漏,美髭须,广额疏齿,方口,足踏地支,手把天干,姓李名耳,字伯阳,号曰老子,又号曰老聃。

却说先生神出歌乐山,随老君西游竺乾诸国,历蓬莱、方丈,遍游三十六洞天。遨游数日之间,多得老君之道,乃欲辞归。老君笑而不答,为之偈而遣之归。偈曰:

二日都尉与其徒论道,忽见祥光绕其户牖。先生观之长久,乃曰:“此气极其,必有客人惠临吾室。”乃独立出斋散步。高山最佳,见一鹰振羽高岗,喟然叹曰:“诗云:‘绵蛮黄莺,止于丘隅。’”知其所止也。此鹰独立于此,诚为知止。即有清间弓矢之徒,惟嗟望耳;缯缴之巧,安能施乎?奈何世人营营逐逐,于蜗角之虚名,觅蝇头之微利,自驱陷井,至死方悔,岂不出此鹰之下乎?吾益有自儆矣。因口占一绝云:

周武王为西伯,召为守藏史。武王时,使为柱下史。成王时,仍为柱下史,遨游西极天竺等诸国。康王时,还归于周,后复遨游开化西域。乃以周王三十四年,驾青牛车,出函谷关。守关左徒喜知之,求得真道。

辟谷不辟麦,车轻路亦熟; 欲得旧形骸,正逢新精神。

知止不求寸,金睛半倦开; 振衣千仞岗,何效恋尘埃?

尹喜,字文书,铜川人,初母当怀孕,梦天上降赤纹上身。父喜。生时,但见家中陆地自生水华遍满。及长,眼有白精,安形,长须垂肩下胸膛,似有天神之貌。少好学,善天文。周简王时为医师,仰观乾象,见东方有紫气相连,知有哲人当度关而西,乃求为函谷关令。预对关吏孙景曰:“若有描绘殊俗,车服舆当过关所遇相当,当物色迹之。”

知识分子辞归之期,正当十19日,却来茅斋寻魄,毛发无存。徒亦不见。转身见积薪之处。暖气腾腾,幽烟寂寂,始知身尸被化,深怨弟子背盟。游魂随地无依,日夜凭空号叫。

吟毕,正见祥云缥渺,清气汪洋,见四个人跨鹤而来。向前视之,乃老君、宛邱也。先生飞速迎拜。老子笑谓李曰:“观子后天之游,就算能够发吾昔日之旨矣。”乃与李同至茅斋 。

周王三十四年,3月十二辛卯,老君果乘白舆,驾青牛,徐甲为御,欲度关。关吏入白喜。喜曰:“今我得见有才干的人矣!”即朝服出迎,跪伏叩头。邀之曰:“愿请留心驾。”

正逢饿莩之尸,倒于山侧,猛想老君临别之偈曰:“欲得旧形骸,正逢新精神。”然此饿莩之尸,即作者面目也。数固如此,何须尤人?魂正无依,何暇择体?于是乃附饿莩之尸而起。

书生再拜请教。老子曰:“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无为。游心欲淡,浩气欲养,与物自然无私矣。”因与李约曰:“吾欲游西域诸国,欲偕汝行游。可于16日后,神驰吾侧,毋相违也。”言讫,即同宛邱驾鹤望空而去。

老君谢曰:“吾贫贱老拙,居住关东,今往关西,暂往取薪,君何故见留?且告别。”

饿莩者,蓬其首,垢其面,坦其腹,跛其足,倚深紫红拐杖而行。世传先生之形跛恶者,盖其附饿莩之体,非其本原旧质也。先生既托尸而起,又能辟谷变化;将手中竹杖以水噀之,成铁。凡尘多不知其姓名,惟以铁拐先生呼之。

文士目送,啧啧称善,乃归茅斋。

喜复稽首曰:“大圣岂是取薪人?知品格高尚的人当来西游,思慕有日,愿少憩神驾。”

古典法学原来的作品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声明出处

不觉光阴易过,十五日已周。乃呼其徒杨子嘱曰:“吾将出神,赴老君之约于洛迦山,留魄在此。倘游魂十四日而不返。方可符吾魄化之。若10日未满,当好为咱守此魄,勿使倾坏,以违吾言也。”嘱毕,静坐游神而去。

老君曰:“间关道路,闻有古先生,善人无为,永有四处,是以身就道。经历关,子何故留耶?”

古典文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喜又曰:“今观大圣,神姿迥绝,乃天上之至尊,边吏不足为外人道?愿不见弃,少垂哀悯。”

老君曰:“子何所见而知?”

喜曰:“去冬5月,天圣星西行过昂,自今月朔融风三至,东方真气,伏始龙蛇而西及,此大一代天骄之征,故知必有哲人度关。”

老君怡然笑曰:“善哉!子既知作者,吾亦已知子矣。子有神功之见,当得度世也。”

喜再拜曰:“敢问大圣姓字,可得闻乎?”

老君曰:“吾姓字渺渺,从劫至此,非可尽说。今姓李,字伯阳。”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猛想老君临别之偈曰,先生观之深远

上一篇:而吾母已死,却说其徒受命守尸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