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虎子来信啦,妞妞手里的珠子一会就被虎子哥哥
分类:文学文章

  1
  “虎子来信了!”
  随着车把式冯老六的一声吆喝,小小的村落一下子沸腾了。老槐树的树荫里下石子的冯老大、端着老紫砂喝茶的老村长、吹牛皮的李家老爷子、织着毛线活的几个老大娘,以及赤着脚从屋里踉跄出来的虎子爷……都是纷纷地嚷嚷了起耒。
  “虎子来信啦?说的啥?”冯老大抖着手问。
  “这才刚走了半个月,怎就来信了?莫不是虎子受欺负了?”老村长着急的掐着手指。
  李老爷子拔开几个围着的老太太,“回去,回去,老娘们家家的,凑什么热闹?没规矩!”又对着站在大车辕上扬着信满面红光的冯老六骂道:“六小子,快滚下来,你显摆够了吧!快把信给虎子爷爷摸摸!”
  “哎!”冯老六见几个叔伯都扬了头盯着他手里的信,赶紧跳下了马车,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冯老大一把托住,“你急个甚,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毛毛躁躁的!”
www.773.net,  冯老六“哎哎”的应着,把牛皮纸的坚版信封交到了虎子爷的手里。“老叔,拿好了,摸摸,这信封啊还是他文老太爷交给虎子的呢!”
  “嗯嗯!”虎子爷捧了信凑到眼睛前,仔细的端详着,只能看到微光的眼眸里仿佛看到了虎子的脸。一个圆乎乎的小脑袋,双眼皮大眼睛,到了冬天就拖着两串大鼻涕的小娃子……那是八年前虎子的样子……从那时起孙子的样貌就定格在了虎子爷的脑子里……
  “他文太爷来了,让让,让让……”
  人们呼拉的散开了一条路,纷纷地叫:“文叔”“文爷爷”“老太爷好”……
  是文老爷子的两个五十多岁的孙子搀着文老太爷来的。须、发、眉俱都白了,神彩奕奕的脸上绝无半丝皱纹,更神奇的是满口的牙齿洁白硬朗,近百的高龄仍能啃肉骨头。老太爷生于清朝最后一个皇帝退位的那一年,幼时饱读诗书,青年就读于东北大学,后小日本占了东北,老太爷恨百万男儿丢国土,愤而回了山沟沟里的小村度过一生。实是不忍看日本人在中国的土地上耀武扬威。
  老太爷是整个小村里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人。也是唯一一个到外面大城市里见过场面的人。
  大大的磨盘上,枯萎着几朵掉落的倭瓜花,文家老太爷、李老爷子、虎子爷爷、老村长及冯老大坐在盘面上,周围站了一圈五六十岁的“年青人”。磨盘上还有地儿,可站着的人没去坐,这是村里的规矩,年不过七十不为老。
  老太爷举着剩了一条腿的老花镜先是默默的看了一遍信,良久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虎子爷摸索着卷了一棵烟卷,嚓嚓地划了三四根火柴也没点着。老村长从虎子爷的嘴角摘下烟卷,叼了点着,又塞回虎子爷的嘴里,蛤蟆烟的辛辣味飘飘荡荡……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老太爷喃喃了几句,把信收入怀里说:“虎子要回来了!”
  
  2
  虎子十六了,自小在山里玩大的。老太爷给做的启蒙,天地君亲师,忠孝仁义礼智信……归而总之,就是教给了虎子“规矩”二字。
  虎子出生不久,父亲就在一次入山时丢了性命。母亲去了大城市打工,再也没有回来,他一直跟着爷爷过活。
  在冯六叔大车的接送下度过了九年的义务教育。文老太爷做主,让虎子去找他妈妈,到市里去读高中,盼望着能有个出息,能成为小山村里百年来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学生。
  虎子揣了妈妈写来的信,犹豫了良久,才决定走出小山村,走出大山,到外面去看看。至于妈妈,虎子真的没有什么印象,只从信里知道这个自己叫做妈妈的人现在的生意做得很好,并且开了属于她自己的公司。
  冯六叔千叮万嘱地把虎子送进了小镇里唯一通向山外的小火车站,便狠心地离开了,小鹰要长大便要将它推下悬崖。还有四十几里的路要赶……老迈的马儿眼睛里也透了不舍,咴咴地叫了几声才摇头摆尾得往回走。
  虎子轻轻擤了下鼻子,又拍了拍脸,眼眶里透了坚毅。郑重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借着窗上的玻璃捋了下头发。衣服已经很旧了,但浆洗的干净熨帖,一双泛了青灰的回力球鞋……这是虎子最好的一身行头,村里的老人都懂规矩,要用最好的形象见人。
  蒸汽的小火车咣咣当当地跑了几个小时,才在一个城市的车站里停了下来。虎子下得车来的第一眼就是吓了一跳,入眼的都是人,扛着大包小包的,拖着家带着口的,行色匆匆奔着出口涌去。虎子不由自主地被推上了天桥,往下张了一眼黑压压一片的人脑袋。虎子晕头转向地出了站,又跟了人流去了售票处,冯六叔早就打听清楚了,还要转一趟车的。
  售票处,几个售票口前蜿蜒了几条长长的队伍,南腔北调的人们脸上多是焦急与无助。这就是山外面世界的样子吗?虎子第一次在心里产生了疑问。
  好不容易的检了票又一次站到了月台上,火车呜呜的鸣叫着进了站,车站工作人员苦口婆心逼劝出来的十几条队伍顿时臃肿了起来,扛包牵孩、呼爹喊娘、前赴后拥,夹杂着婴孩的哭声和苍老的咳声……
  车停了,人群已经挤挨在车厢的外壁上,吵杂声嗡嗡。车门开了,列车员放了踏板无措地吼:“先下后上,给下车的旅客让一下,让一下……”门前的人努力地后退,带动了人群水一样的漾起来。
  “我的鞋,别挤,我的鞋……”
  “我的孩子!小心我的孩子……”孩子的哭声弱不可闻。
  “我的包,我的包掉了!”潮水无畏,依旧涌动。
  站警,乘警声嘶力竭地拉拽,吼叫,终于上车了。人们又拼力的拥挤,小小的车门同时挤进两三个大汉,行包都顶在头上甚尔有小孩子游走在人们的头顶上,叫骂声,喊痛声。
  “别挤,别挤……”可所有的人都在力争上游,拼命的挤,仿佛那车厢是战场的高地,上去了就是胜利,决不做逃兵。
  虎子傻呆呆的看着上车的人群,看着地面上丢弃的鞋子,滚散的苹果,心中竟对未来有了恐惧。
  “小伙子,别站着了,上车了。”挤歪了帽子的乘警抹着额头的汗水说。
  “哎,好!”
  虎子紧张的上了车,却发现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了,只能可怜地站在阶梯上。乘警和乘务员从虎子身边挤上来,推着前边的人,“往里去,往里去,关门了!”
  关门的空档,给了虎子一个容身的位置,可以略微舒服些。
  “第一次出远门吧?”乘务员笑着问。
  “嗯!是。”虎子吐了一口浊气,回答道。眼眸里带着丝敬佩看着乘务员。
  秒懂,乘务员自嘲地笑着说:“我们每天都耍经历无数次这样的战斗,嗯!就是战斗。已经习惯了。”
  乘务员叫着“让让,让让”走了。
  虎子疲惫的蹲下身子,展开车票,上面印着“五车二十七座”。虎子只能望着车厢里一叹,过道上已是难已插针了,站着的坐着的都视若无人的做着自己的事。抠脚的、梳头的、嗑瓜子的、睡着流着口水打呼噜的、吸烟的……等等,吸烟的?虎子诧异地望了下车厢里张贴的“禁止吸烟”的告示,大觉刺眼,刺心。
  虎子没有去挤坐自己的位子,老太爷从小的教育虎子没有忘,打扰别人的休息不好。这是规矩……尽管是别人没有守规矩。
  
  3
  腰酸背痛的虎子终于站在了妈妈所在的城市里,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道边绿柳婆娑,小草茵茵,可虎子没有兴奋没有惊讶,十几个小时的旅途让他心力交瘁,想了好多…
  狠狠地灌了几口水,又小心地将水壶放回了包里,虎子站起了身,拎了印有“上海”字样的造革提包上路了。
  “阿姨,XXX怎么走?”
  “你叫谁阿姨了?我看上去像阿姨吗?”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人摇曳了身子走远,留下了恶俗的香水味。
  “大姐,XXX怎么走?”
  “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气冲冲地去了。
  留下了懵懂的虎子,“怎么回事?我犯了什么规矩吗”?
  “年青人,是乡下来的吧?”见虎子点头,“怪不得不懂城里的规矩,这城里的女人最怕老了,你这张口闭口的大姐、阿姨、奶奶的叫,人家能不急吗?唉!”穿着环卫黄马甲的老爷子叹息着说。
  老爷子指点了道路,虎子鞠躬对老人说:“谢谢爷爷!”
  “嘿!这个小子,哈哈哈……”
  虎子找到了公交车站,人不少,规规矩矩的站后边等了。偷偷的看着城市里的男女,短裙短裤人字拖,黄毛长发大耳环。
  公车来了,等车的乘客又拥挤着上车,虎子最后上的,车门撞着他的屁股关上了。车内早已没了空位,虎子冷眼看着几个黄发破裤的(乞丐装)年轻人坐在印有“老弱病残”专座的位置上旁若无人地聊着天,完全无视了身边站着的鹤发老人。
  虎子把视线投到了窗外,一个路口处好象发生了交通事故,一辆电瓶单车支离破碎的躺在路中间。
  十几站后,虎子下了车,先是用眼睛找到了XXX商务大厦,心里倒是有了几分期待,妈妈会高兴吗?毕竟自己是不告而来,乱了规矩。
  要想去对面的大厦,就要走人行道过去。虎子走到了十字路口,明晃晃的红灯截停了几百米长的车流,各种汽车电动车摩托车,三三两两的行人在斑马线上走过,显示灯上的数字在规律地跳动着。
  “37、36、35……”
  虎子看着匆匆掠过的各式车辆。却莫名的想起了冯六叔和那匹几乎和他同龄的老马、冯六叔驾车的吆喝声和甩动地鞭子声、马儿“呼哧呼哧”的喘气和响鼻声、车上车下人们的打趣问好声,是那么的亲切。而这移动的钢铁洪流却多是发动机和喇叭的噪音和冷漠……
  身边的人走了,虎子才省得绿灯了。抬步而行,却不防一辆电动车擦着身子驶了过去,按了生疼的胸口出了一头的冷汗。行人冷眼看了,和电动车的骑士留下了刺耳的嘲讽。
  “乡巴佬,土包子……”!!!
  虎子小心地过了公路,回头仍心中恻恻。又有几个骑士不管不顾地冲了红灯绝尘而去,间杂着‘吱吱’的刹车声和避让司机的怒骂声,“急着投胎啊!王八蛋……”
  终于站到了此行的终点,妈妈此时应该就在这栋大楼的某个地方,她见到自己会高兴会惊讶吗?
  虎子闭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大厅里空调制造的冷空气,幻想着妈妈的样子。
  “哥哥,你是谁?”
  虎子闻声睁了眼,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男孩仰了脸看着自已,眉清目秀,大眼睛双眼皮,心里竟然有着莫名的亲切。
  “我是我啊!小弟弟,你是谁啊?”
  “我是李乐乐,我也叫豹子,嗷……”小家伙双手成爪,张了嘴学着小豹子叫了一声,神态俨然,活灵活现。
  “哈哈,我叫虎子呢?我可不怕你这头小豹子!”虎子大觉有趣,蹲了身子笑着说。
  “咦!我有一个大哥哥也是叫虎子呢?可我还没有见过他……”
  一个看上去二十三四,穿着短裙衬衫的女子“登登”地小跑而来。“乐乐,你怎么跑下楼来了。快点回去,一会妈妈开完会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姐姐,不要担心,我在和虎子哥哥玩呢!这是我新交的朋友,我这就回去。姐姐,我可以带哥哥到我的游戏室玩吗?”小家伙讨好地对着他的大姐姐说。
  朋友?一个大大的问号从短裙女的脑中升起。霍然的回头看向不远处站立的保安,保安迎了目光微微地摇了摇头,意思是这个人不认识。
  “你是什么人?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哪里人?你和乐乐在一起有什么目的?”一连串的问题如同棍棒击打得虎子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怔了好一会才慢慢地站了起来,抬脚用手掸了掸裤脚,转身向外走去。
  “虎子哥哥!”“站住!”
  虎子停了脚步,回头看了乐乐说:“哥哥还有事,以后找你玩。”又直视了这个涨红了脸的女人,“首先你没有权力质问我任何问题,我选择不回答。其次你更没道理来命令我,如果你是用平等的态度与我说话,我会解释,可是你用高高在上的语气来说话,我从小受的教育不充许我卑微!”
  女人的脸上瞬间青、红、白各种变换,良久才低声地道:“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乐乐……”
  虎子自嘲的一笑,点了点头,转身奔旋转门走去,已经是中午了,打算先解决了午饭再来找妈妈。
  “乐乐,小雅,你们怎么在这?害得我好找。”
  一个声音传来,仿若有着无形的力量拽住了虎子的脚步。回头,看到一个身着职业套装,短发的干练妇人走来,白净的脸上挂着几分慈爱几分如释重负的轻快。虎子的心脏‘砰砰’地加速又露跳了几拍。
  “妈妈!”“董事长!”
  “妈妈,妈妈,姐姐好凶哦,刚才吓唬我的朋友虎子哥哥。”乐乐调皮地吐着舌头告状。
  ‘虎子?!!’妇人的心中一荡,径直的把目光扫到了半转着身子的虎子身上。只是一眼便已是泪流满面。
  虎子也是心中一抽一抽地悸动,鼻子一酸两颗泪珠滑出了眼眶。
  
  4
  一家肯德基的餐厅里,虎子的面前摆满了黄灿灿的鸡腿、鸡翅、薯条,妈妈用纸巾擦拭了眼上的湿润,怜爱地看着两个儿子。
  虎子看着盘中的食物心中茫然,看周围的孩子们大喇喇的拿了鸡腿,汉堡旁若无人的大嚼,旁边的爸爸妈妈伺候主子一般手忙脚乱。心中倒是生出了错乱的感觉。
  “哥哥,你吃啊!明天我再叫妈妈请你吃麦当劳,可好吃了!”已是满嘴流油的乐乐含含糊糊地说。

为避免出现意外,晁景浩支队长还提示广大旅客:在乘车外出时,一定要照顾好身边的老人和小孩,保管好随身携带的物品,以免造成亲人走散、财产损失。一旦发现身边有与家人失散儿童,应及时与乘警或乘务员联系,以便妥善处置。

旁边一位带孙子的奶奶看见这一幕,跟我说,这孩子胆子可大了,经常跟我们要吃的,抢小朋友的玩具,好没个教养,爷爷也管不了。

由于小女孩与爷爷、奶奶走散后内心害怕,一直无法提供所要到的车站以及父母在浙江湖州市的地址和爷爷、奶奶的联系方式,乘警何刚一方面通知列车广播寻找小女孩的爷爷、奶奶,另一方面由乘警张嘉琪通知各车厢乘务人员在车厢内询问查找。最终,乘务人员在列车4号车厢找到小女孩正在聊天的爷爷奶奶,问到其孙女时,两位老人这才意识到已经将小孙女弄丢两个多小时。

www.773.net 1

乘警何刚、张嘉琪遂将小女孩带到餐车进行安抚,并拿出零食试着与其交流。小女孩告诉乘警:自己叫朵朵,今年6岁,家住陕西渭南,父母都在浙江湖州市打工,是个留守儿童。放暑假后,由爷爷和奶奶带着去看望爸爸、妈妈。在西安进站时,还和爷爷奶奶在一起,走着走着就不见了爷爷奶奶。上车后,她就一直在15号车厢等,因没有等到爷爷和奶奶,自己害怕了才大哭起来。

不一会,虎子打完了珠子又蹭到我们跟前,跟我们聊天。我问,虎子,你几岁了。他说:四岁。确实他比一般的小朋友大一些。我说那你四岁了,怎么不上幼儿园呢?他说,我在上学呀!我说,今天又不是周末,你应该在幼儿园里呀?他就不回答这个问题,跟妞妞说光头强熊大熊二。我又问他,你一个人出来玩吗?家里没有人看着你?他说有啊,那就是我爷爷。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一个病弱的老人木然地坐在走廊尽头的沙发上发呆。再看虎子身上,衣服脏兮兮的,菜汁汤汁都在衣服上也没洗。鞋子也很脏。关键是冬天的很厚的球鞋,夏天还在穿。

7月17日14时,西安开往杭州的K608次列车渭南开车后,值乘该次列车的安康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民警何刚、张嘉琪在车厢巡视时,发现一名小女孩在15号车厢大哭,身边无同行人看护。走访周围旅客得知,小女孩独自一人从西安车站上车,在座位上一直没有说话,列车从渭南站开出后小女孩哭了起来。

如果婚姻里没有原则性的错误,为什么父母不能各自退后一步,给孩子一个完整温暖的家?如果婚姻破裂不可避免,父母是否安置好了孩子再各自打算?即使离婚了,你们仍然有照顾抚养孩子的义务,对吗?爱你们的孩子,别让他们的童年,像风中的野草。

西安新闻网讯 上车后只顾聊天,爷爷、奶奶将6岁的孙女弄丢两个多小时竟不知道。直到乘警找了过来,俩粗心的老人这才恍然大悟。这是17日发生在西安开往杭州列车上的一件事。

我没有问虎子爸妈离婚的原因。我只是觉得,父母失败的婚姻却让幼小的孩子来承担错误,太不公平。离婚了,妈妈走得远远的,对孩子再也不管不顾。按说家里还有爸爸呀。可是婚姻失败的爸爸也只是用工作来麻痹自己,逃避责任,把孩子抛给年迈的爷爷奶奶。从小没有被管教的孩子,言行举止的确很让人忧虑。

www.773.net 2

虎子爷爷告诉我,虎子的爸妈都离婚了。妈妈走了,爸爸成天上班加班,只顾自己,不管孩子,都是爷爷奶奶在管。爷爷身体不好,奶奶还要做饭做家务,照顾两个孩子,感觉很吃力,只能是马马虎虎。虎子还有个哥哥,五岁了在上幼儿园。由于虎子没怎么管教,四岁了上幼儿园都不会上厕所,一天尿湿好多条裤子,老师都忙不过来。没办法,先不上学,就在家呆一阵子。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虎子来信啦,妞妞手里的珠子一会就被虎子哥哥

上一篇:www.773.net他使得贝克承认了没有在巴尔的摩告诉麦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