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寨子边就是悬崖,霹雳声中带了更多的闪电
分类:文学文章

图片 1 诅咒,是一种诡异的魔力,其背后隐藏着一种巨大而神秘的无形力量。它的产生往往是源于诅咒者极其的悲愤、憎恨、厌恶,而借助某些超级的魔力在一定的环境内,发出邪恶的咒语以来发泄内心的不满。
  被下诅咒的人和物,结局极其的悲惨和痛苦,同时还伤害到了很多无辜。不过幸运的是,诅咒对于现代的人来说只是一种传说,随着科学的进步和发达,似乎很多诡异的事件,科学家们总能找出一种合理的缘由来解释。而对于某些还不能揭秘的事件,要么是随意找个理由来敷衍而过,要么就是埋藏于口舌之下,不去谈论······
  也许很多人不会相信,世界上真的会有诅咒的存在。然而,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在一个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区,有一个叫鬼陵的地方。那是陆地上的一个小岛,因为有两条峡谷把它包围起来。小岛上连绵起伏有十多座山峰,远远地看去,每座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木,峡谷的悬崖上有像玉带一样的瀑布在奔流而下。看上去风景优美,然而当地人一谈到鬼陵这个地方,个个就像谈鬼色变一样,脸上充满了恐惧。平时没事谁也不会拿鬼陵当话题来闲谈,除非是胆子特别大的人才说鬼陵的故事来玩一下刺激。要是谁家小孩子不听话,大人只要说一句“你再不听话就把你丢到鬼陵去”,再调皮的小孩听到这句话瞬间就变成小乖乖,老老实实待着的。鬼陵,不管春夏秋冬,每天的上午都是云雾缭绕,直到临近中午时分,云雾才会消失。要是一下雨,云雾就会从鬼陵的每一座山上飘飘升起,弥漫在天地之间,直到鬼陵消失在青白色的云雾中看不见。
  那里没有公路,只有唯一的一条险峻的小路穿越在陡峭的悬崖中,由于很长时间没有人走动,小路早就消失在草木丛中。除了个别百岁以上的老人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那条小路在哪里。
  由于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和当地人的迁移别处,鬼陵渐渐地离人类越来越远,知道它的人也渐渐地越来越少。对于我们这一辈的人来说,它似乎已经消失了,记忆中在很小的时候听到过两次,是老人讲鬼故事来吓唬我。之后便不再听到它的传说。
  直到前不久有次去做客吃喜酒时,无意间听到两个醉酒的老人在说鬼陵的故事,才让我想起了鬼陵这个传说的地方。我虽然胆小,但突然间却对鬼陵很感兴趣,于是便加入两个老人的话题一起聊起来。结果很失望,两个老人除了和我小时候听到的鬼故事之外,其它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在网上搜索鬼陵的资料,结果也很失望。在网络地图也找不到鬼陵这个地方,于是怀疑传说只是传说,不是现实。但在几天之后的一次偶遇,让我从新燃起了对鬼陵的兴趣来。
  那天,我拿着相机去某一座山上徒步,途中遇到一个大叔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正在烧着一堆看起来很古老,而且怪模怪样的杂物。
  在山村里,很多没有上过学,又没有去过外面的中老年人,会把祖上遗留下来的东西当成废品处理掉。所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眼前的大叔烧掉的东西,也许就是有价值的老古董。于是便上去和大叔搭讪。
  大叔说,烧得都是他爷爷的遗物,他爷爷生前是一位巫师,爷爷死后家里就没有人来继承祖父的职业。这是一种只传男而不传女的民族特色文化,大叔的膝下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于是祖父的职业到了大叔这里便断了根基,所以才把这些老古董给烧掉。
  竟然是民俗文化的老古董,就这样被烧掉了很是可惜,在和大叔交流后得到他的同意,我便从火堆里挽救几件。只是很可惜,已经晚了,几件老古董都已经面目前非,没有意义了。
  心情瞬间有些莫名的低落,是在惋惜这些民俗的老东西,但幸运的是其中有一张残缺的,而且还是手写的古老地图上发现了两个让我超级兴奋的字------鬼陵。
  我拿着残缺的地图到大叔的跟前,一边指着地图上的鬼陵,一边问大叔那个地方是否真的存在。大叔沉默了会儿,心情很沉重的告诉我,鬼陵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他也是听说,却没有去过,更不知道在哪里。而他爷爷生前就是因为去鬼陵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他父亲很伤心便发誓不做巫师,同时也不让他做。但他以为他的后人可能会有人对巫师感兴趣,然而遗憾的是他没有儿子,而女儿是不能继承巫师这个行业,而且两个女儿现在都嫁到城里去了,所以才决定把爷爷所有遗留下来的东西全部烧掉。
  最后的交流中,大叔告诉我,他爷爷生前是在一个叫做古腾寨的村子里拜师学巫术,地图也是从师父那里抄来的。
  于是,我便取消了继续徒步的计划,打道回府去准备一下。下一站便是古腾寨,因为我的目标是那个神秘的传说------鬼陵。

图片 2 向一个朋友借了一辆女式摩托车,再按照本地人的习俗,买了一瓶水和一包糖,花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来一个叫古腾寨的小山村。古腾寨,说是一个小山村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寨子,因为整个寨子只有十几户人家,且坐落在悬崖边上。寨子里全是土木房子,除了几根电线杆之外,便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建筑物。
  寨子里很宁静,转完了一圈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每家每户的门都是锁上的,要不是看到一些院子和小巷里有鸡和鸭,还以为这是一个被遗弃的山寨。寨子边就是悬崖,因为找不到人影,便去悬崖边准备拍峡谷的照片。站在悬崖边一眼看去,峡谷很深,有点恐怖,匆匆地拍了几张照片就返回寨子里。不知道是被峡谷吓着了,还是怎么回事,当再次进入寨子里时突然感到这里静得有点可怕,隐隐约约笼罩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正在想要不要离开这里时,看见一个穿着破烂的苗族服饰的老太太,正背着一捆干柴,脚步健壮地走来。于是便上去和老太太搭讪说明自己的来意。
  一交流才知道,原来老太太的老伴就是一名祖传的巫师,姓龙,只是现在有事出去了,晚上才会回来,叫我在她家里等。老太太的款待很是热情,说这个寨子已经很久没有外人来了,现在寨子里只有五户人家还有人居住,但也都是老头,其他人都搬迁到外面去了。她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也都在外面成家立业,儿子叫他们一起搬过去,但是她老伴不愿意离开这里,而她也听老伴的。
  快到傍晚时,老太太的老伴巫师回来了,同时还带一个客人。很幸运,那个客人我认识,也是一个巫师,姓吴,大家都叫他吴师傅。于是,气氛瞬间就变得很和谐,很亲近。在一番打招呼和问候之后,龙师傅就很直接地问我来找他有何事。我也很直接,掏出一块被烧残缺的手绘地图,摆到他面前,指着标着鬼陵的地方,同时说明我的来意。
  龙师傅和吴师傅两个老人都很惊讶,问我是从哪里得到这张图。我便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们,老师傅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等吃完饭后再告诉我。半个小时后,我期待的答案终于来了。我、吴师傅和主人家两个老伴四个人围着篝火坐下,在吴师傅和龙师傅之间的一把椅子,上面放着一打用毛笔抄写的书籍。书籍显得很古老,很破旧,而且是一张很长的折叠式的黄纸,字迹类似于宋楷体,全是繁体字。
  龙师傅拿着一本书籍看了一小会儿,说:
  鬼陵那个地方以前有一个很大的寨子,因为环境特殊,只有一条险峻的小路通往外面,陌生人很难进入鬼陵。也因为这些独特的条件,鬼陵以前是逃避战乱的天堂,所以,很多躲避战争的人便去了那里。
  后来鬼陵有一个不良少年,因为做了一些坏事而被赶出去。在不久后,那个少年带着一帮匪军洗劫和霸占了鬼陵。从此,一直是世外桃源一样的鬼陵,便变成了恶魔的地狱,一直安居乐业的鬼陵人从此变得民不聊生。
  匪军以鬼陵为据点,在周围一带为非作歹很多年,抢夺到大量的财物。后来有一个富商的女儿和她的未婚夫被绑架带回了鬼陵,匪军头子索要大量的黄金珍宝,富商很疼爱女儿,于是就按匪军提出的要求带着保镖、拿着黄金和珠宝去赎女儿。结果没有想到的是,匪军得到了财物之后却变卦了,以为鬼陵地势险峻,官军奈何不了他们,而富商的女儿非常漂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因此想要霸占为妾,便把她的未婚夫和富商,还有几个随从都一起给杀了。
  富商的女儿虽是窈窕淑女,却性格刚烈,不愿忍辱委屈,不想被邪恶的匪军头子沾污自己纯洁的身体。于是便在匪军摆喜宴,大家都放松警惕而去喝酒庆祝之时,便偷偷地跑了出去。遗憾的是很快就被人发现了,匪军便去追捕。
  富商的女儿不熟悉地形,也没有匪军那么强壮和敏捷,在快要被追上的危急时刻,她没有选择,也没有退路地跑进一个山洞。这是一个诡异的山洞,很多年来一直没有敢进入这个山洞,因为洞内经常闹鬼。
   很多匪军围堵在洞口,在等待头子的命令。此时天色也黑了。不多会儿,头子以黄金作为赏赐,让胆大的匪军进洞里把女的抓出来。有两个壮汉举着火把谨慎地进入洞里,但很快就听到洞内传来两声凄惨的尖叫,吓得洞口外的匪军个个毛骨悚然。
  头子见状把赏金再加倍提高,叫人进洞,这下却没有人敢站出来。最后只好安排人手在洞外蹲守,同时命人把关好唯一的一条小路的关口,只要见到富商的女儿出来就马上抓来领赏。
  第二天早上两个匪军去洞外接防时,看到昨夜蹲守的两个弟兄倒在草地上,衣服变得糜烂不堪,身体已经是面目全非,像是被剥了皮,咬掉了肉,只剩下一具血肉模糊的骨头。两个过来接防的匪军吓得狼狈而逃地回去报告。
  之后在每天夜里都死掉一些人,死法和洞外的两具尸体都是一样的惨状。很快,不管是入侵霸占在这里的匪军,还是原本生活在这里的百姓,都死光了。从此,鬼陵便笼罩着一层神秘的恐怖。
  据说,鬼陵是被富商的女儿借助洞内的魔力来下了诅咒。而这里却有几种说法。
  第一种,说洞内住着一个老男巫,富商的女儿到洞里见到老男巫后,便以身相许的条件来换取对鬼陵的诅咒。
  第二种,说洞内住着一个老女巫,老女巫一直想要寻找一位女孩来继承她的巫术,然而因为她的巫术是邪恶的,没有人愿意跟她学。当富商的女儿到洞里遇见她并求助时,她要求女孩答应做她的徒弟。富商的女儿面对眼前的困境和仇恨,便以给鬼陵下诅咒的要求,来换取做老女巫的徒弟的条件。
   第三种,说是洞内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富商的女儿进入洞内时被这种魔力浸入身体,从而变成了恶魔女巫,然后就对鬼陵下了诅咒。
  虽然不知道三种说法中,哪一种是真实的,不过鬼陵却因此而得名。从此后,凡是进入鬼陵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后来有一个皇室家族的人,因为皇室发生政变而外出逃难,在路过鬼陵附近时被叛军围住,无奈之下,只好把身边携带所有的金银珠宝叫卫兵搬到鬼陵去隐藏。几年后,叛军被打败,皇室的人派军队去鬼陵取珠宝,结果所有去鬼陵的人都受到了诅咒,没有一个能够活着下山。虽然鬼陵被下了诅咒,但是面对着金银珠宝的宝藏的诱惑,一直以来仍然有不少胆大的人前去寻宝,结局都是一样,在鬼陵死得很惨。
  “鬼陵真的有这么恐怖吗?”我在心里暗暗地想道,同时也猜想那个烧掉巫师遗物的大叔的爷爷,生前去鬼陵是不是也因为宝藏呢?
  于是便把心里的疑问向龙师傅请教。龙师傅说:
  其实真正的巫师是不贪财不贪色的,巫师的职业是救人于苦难,行善积德。不过也有一些邪恶的巫师出格地去做一些邪恶的事情,那是违背了巫师的道德底线。那个烧掉遗物大叔的爷爷生前是迫于当权者的压力,和一批同样也是被逼无奈的巫师们,同军队去鬼陵寻宝,不过他们的任务是去解除诅咒。只是,遗憾的是诅咒没有解除,反而都丢了性命。
  到民国后不久,鬼陵这个地方突然间消失了,好多想要去寻宝的人都找不到它,很神奇。
  “龙师傅,那您知道鬼陵在哪里吗?”我忍不住好奇,问。
  “我只知道大概的方向,却不知道具体位置。”龙师傅一边翻书籍,一边答。
  “那您有完整的地图吗?”在问话的同时,我把残缺的地图略举一举,眼睛看着龙师傅。
  “没有,不过在我小的时候见过爷爷看过,后来不知道被我爷爷藏到哪里去了,从我继承家父的职业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那张地图。”龙师傅放下了书籍,看着我说。
  接下来的交谈中,和龙师傅签下了一条协议,他才肯告诉我关于鬼陵的大概方向和其它的一些资料。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点,我便启程回家,决定去寻找已经神秘消失的鬼陵······   

(一)
  农历三月的一天下午,没有阳光,天地一片黯淡,那种黯淡有种令人分不清日夜的感觉。风渐急,满天的乌云,就像热锅中的沸水一样,在不停的翻滚。闪电银蛇般的一闪即逝,天地间一亮又复昏暗,只是刹那,霹雳声中带了更多的闪电,从乌云中闪射出来。天地间明了又暗,令人目为之眩。
  陈九独自一人,站在小窗前仰望着天空,他花白的长须,如烟雾一般飘在脸上。面色亦不禁随着天空的变化而变化着。连他都要为之动容,恐怕这里就已经没有人敢正视这天空了。
  他不是一般的人,虽然也生活在这片山区,但他从小就学成了一身武艺,是这一带赫赫有名的老猎手。五十多岁的年纪,从相貌上看起来,他与常人无异。只是他的眼中,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闪着冷电般的光芒。
  他就这样凝视着天空良久,一句话也没有说。
  小屋里还坐了另外三个人,一个是这六公村的村长,另一位是这村里的老巫师,还有一位便是我了。
  我对于狩猎并没有十分的兴趣,这一次来到这里,主要是因为这里别样的山林风景,还有这传承的一种神秘文化——降神。
  据说降神,就是通过一种类似于祈祷的祭祀仪式,便可以将神灵降到灵媒的身上,达到与人沟通的目的。
  当然,在现今这个时代,神鬼之说只是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可是从小到大,鬼故事听了不少,也没有真正见识过。今天,就在这个小屋子里,却有着一位通灵人,也就是坐在我面前的那个老巫师。而且,他们这几天,就打算通过降神的方式,到这深山林中寻找猎物。
  老巫师说在这个村子里,有一座邱六公庙。邱六公在古代的时候,也是一名猎手。日常除了打猎之外,还精通医术,救活了不少人。更将对付猛兽的技术,传授给了村民。于是,就在邱六公死后,村民为了纪念他,便给他建庙。村子也从此更名为六公村。
  一会,村长老王说道:“今天的天气可怪了,只打雷却不下雨。”
  陈九应道:“总会天晴的。”
  老王眉头一皱,叹了口气,道:“我是怕耽搁了打猎,我家里那两个娃子,这两天直嚷着要吃野猪肉。”
  良久,雨仍然没有下,空气变得更加沉闷起来。我注意到老巫师此刻正在聚精会神,反复用手指好像在掐算着什么。
  他停下来的时候,脸色明显要比掐算之前,凝重了许多。
  村长老王忍不住问他:“你算到了什么?”
  老巫师说:“我在推算未来。”一顿接道:“彩霞山下……恐怕又要有一个冤魂了。”
  老王的脸色一变,急问:“什么时候?”
  巫师随口应道:“就在明天的五月二十五。”
  言下,老王追问道:“死的会是谁?”
  巫师摇头,压低了声音道:“这一点,六公菩萨却没有告诉我。”
  这一下,不仅是老王的脸色再一次变了,就连坐在一旁的我,也不禁起了身鸡皮疙瘩。就是刚才,邱六公来了么?老王也同样这么问,因为我们连个人影也没瞧见。
  (二)
  巫师正色道:“是的,刚才邱六公菩萨来过了。他告诉我,今天晚上会下冰雹,不适合进山。”
  老王道:“这样的话,我得赶紧回家一趟。”说完,便打了一把黑伞,急匆匆地走了。
  至始至终,陈九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这间屋子,也在昏暗中恢复静寂。我忍不住问巫师,那邱六公长什么样子?巫师笑着说:“他跟我们人一样,穿的是明代那种袖子很宽的衣服。”
  我接问:“他需要吃饭么?”
  “他要吃饭的,我们每次打回来动物,都要拿最好的肉供他。”
  “那他要上厕所么?”
  巫师的眉头一动:“这个……”
  这时,陈九转过身来,目光就像寒冰一样落在我身上,片刻才道:“今天有客人,我去弄点山珍来。”说着,便要出去。我说:“天色这么暗,现在出去?”
  他道:“这玩意,就是在下雨之前特别多。”
  我说只要平常饭菜就好了,可是他说这是他们山越人的规矩,说什么也要上山,添几样野菜才行。说着,他披了身棕衣便出了小屋。
  这么恶劣的天气,反倒让人家主人上外头找野菜,我有些过意不去。那巫师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思,笑道:“别不好意思,他就这性子。生活在这里的人,就这个性。不过,以他的身手,很快就会回来啦。”
  又是一声旱雷落下,我不知那陈九师傅带的雨具是否备得足够,就向门外看去。只见空空山野,已不见陈九他人。这令我不得不感到神奇,因为山道崎岖,若是沿着山道走,只这短暂的片刻,他决计不可能走出很远。除非,他是直接攀岩过壁的!
  又在此时,老巫师又发话了,他说:“这个陈九啊,从小就随他祖父习武,后来又遍访武术名家,五大门派。走点路,对他来说只是区区小事。”
  巫师的话,让我好像在这一瞬之间,回到了那个只有在小说里,才能见到的武侠世界。
  我在不经意间,想起陈九起先的话,他的话中有提到山越族。关于这个民族,最早我从一本县志上知道的。这个民族还有一个,关于雷余的诅咒的传说。但是关于这个传说,能够找到的资料并不多。几年前,我也看到一篇关于这个诅咒的小说,那是萧春雷老师写的短篇小说《雷余的诅咒》
  这篇小说充满了传奇,与宿命论的色彩。但要想更进一步了解,这个在古代就已经消失的民族,还是有些困难。我之所以对这个民族感兴趣,那是因为我的家乡,就是山越族部落的遗址之一。
  不过,听巫师说虽然六公村的人并不多,但十有八九都是山越的后人。他们依旧传承了部分山越特有的文化,比如他们用野兽的皮制成袍子,用这山里的野生草药来治疗疾病,最为神奇的还是我先前提到的,那种降神的祭祀仪式。老巫师说他姓雷,单名一个‘融’字,他是真正山越族的后人。他的姓就是山越部落最早,也最原始的姓氏。
  得知这个消息,我兴奋不已,也有些怀疑。兴奋的是可以亲眼见识古老的山越文化,也终于能够有机会见到山越的神奇传说。怀疑的就是我不能确定,眼前这位民间巫师就是山越后人。毕竟年代久远,依据资料仅存的记载,山越早在不确切的古代,就已经被汉化了。
  而且,有传闻说最后一个血统纯正的山越人,在十几年前已经自杀了。据说是为了化解,山越与卢家之间的宿怨。
  (三)
  我好奇地问他,有关雷余诅咒的传说,在现实中是否真的有应验过?
  雷融十分肯定地点头,道:“我听我的爷爷说,雷余的诅咒确实都应验了。”
  我说:“你也姓雷,那么你会不会就是雷余的后人?”
  他应道:“我爷爷的爷爷说过,当年整个部落里,有好几个姓雷的。是山越的人,就都可以算是雷余大王的后人。”说罢,他的目光移向了窗外,似有意又似无意,很小声吐了一句:“其实我们山越人,都有一种神秘的能力。”
  “什么能力?”我不禁心里一奇地问。
  却听雷声渐响,轰轰不绝。正待追问,耳中尽是风雨之声。眺望远山,却是一片灰茫,一片平静。只有在分不清是天,还是地面的视线尽头,缓缓移来了一条白线,越来越近,蓦然间寒意迫人。
  雷融的神情,好像就在那头定格了。他一动没动,连双眼也都没有眨一下,就这么注视着前方。
  我想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我再度看去,发现天地间有道亮光。那种感觉很柔很柔,柔得像是月光仙子,在晚上星光璀璨的时候,轻轻拉开窗帘的感觉。先前我发现的那条白线,这时也临得近了,可以认出那是一缕很薄的云气。它带着淡淡白光,飞过重重山峰,有如玉城雪岭,从天际飘来。
  顷刻,云雾就在眼前弥漫开了。近前的一切,都在烟雨中迷离。雷融他很兴奋,说:“这是阿月公主,驾着雾回到自己家乡了。”他确定自己刚才见到了阿月公主。
  关于这个人,我也是从老一辈的人那里听到了只言片语。相传她是雷余的小女儿,也是一个通灵人。
  这时,陈九提了一吊蛙肉回来了,说这是山蛙的肉,味道可好了,就像野生牛蛙一样肉多。
  说起牛蛙,我倒也吃过几回。但在这里的吃法,与别处是不同的。只看陈九在小屋里放了一个炭火盆,蛙肉就这样用竹签穿好,直到将蛙肉烤成了金黄色,然后均匀地撒上调味,就可以吃了。今天的晚餐,主食是烤番薯,菜肴就是烧烤蛙肉。
  雷融他在吃饭前,便会双手抱拳,默默祷告几分钟,他说这是请山越的祖先来吃饭,他们不论得到什么食物,在吃之前都会先请祖先。
  (四)
  临近黄昏,雨势渐小,陈九的小屋里亮起了一盏油灯。
  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气温骤降,山风瑟瑟吹打着山谷。整个村子里,只有陈九的屋子建在了山上。没有通电,所以也就没有热水器可用了。好一会,风停了,四野一片寂静。陈九用一个小壶,在炉子上煮着茶叶。
  大晚上的喝茶,不怕睡不着觉么?
  陈九告诉我,他煮的是红茶,是他晚上练功以后喝的。
  我一阵好奇,便想知道他是如何练功的。他也毫不避讳,走到屋子中央,然后双膝下沉,以一种姿势站定。他说这是站桩,要想练出内功,站桩是一个重要的途径。真正有功夫的人,脚下要如树生根。
  过不多时,昏暗中只看他的身形似乎闪动了一下,却又好像完全没有动。
  他微微一笑,道:“我捉了一只苍蝇,还是活的。”
  我不由得一怔:“一只苍蝇飞过,他能捉住?”
  果然,待我走近,他伸出左手,便看到有只青绿色的苍蝇,夹在了他食中指间!而他所用的力度又恰到好处,苍蝇在他指尖徒劳挣扎着,看来丝毫没受到损伤。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不禁肃然起敬,问他这是什么功夫?
  他说:“这叫听劲。”
  “听劲?”
  他点点头,道:“不错!也就是一蝇不能落,一羽不能加的这种功力。由于经常练功,练功时候讲究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久而久之,便能对外境产生一种特别灵敏的感应。即便是一只苍蝇,这样微小的动静也能感知。一根羽毛那样轻微的力量,也能化走。”
  听陈九这么解释,我更加感到神奇,就急于向他讨教练功的方法。他道:“第一步,是要通过站桩,心无杂念。”
  我问:“就这样站在那,这么简单?”
  他哈哈笑道:“看似简单,可是要能站好,可不容易。不信,你来试试。”
  于是,我也在他的指导下,第一次尝试站桩。
  没想到,这还真是一个苦力活!不到三分钟,我的双腿便支持不住,颤抖得厉害,额上也出了汗。
  陈九道:“你的腿之所以打抖,那是因为你初次练习,不懂得放松调节。气血没能顺利向下流通,就会这个样子。练功没有这么容易,除了要掌握技巧以外,还要像滴水穿石那样肯下苦功。”
  那一刻,我更加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了,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忽然,一道电光闪过,一声巨雷也落了下来。雷声之响,仿佛山谷都要为之崩倒。
  很快,山风又起,雨声更响。我发现今晚的雨,好像大得出奇,似乎周围的一切,都要被这雨点砸坏,就连这间屋子都觉得不太安全。
  这时,两颗“流星”飞进了窗户,掉在了地上。火光照映之下,我赫然见到那是两颗,小石子那样大的冰雹!我也猛地想起,今天下午那个雷融巫师说的话:“今天晚上会下冰雹,不适合进山。”
  现在果然是下了冰雹,我十分诧异,难道说这世间真的存在鬼神,也真的存在能够预知未来旦夕祸福的人吗?
  (五)
  次晨,朝雾未散,陈九一大早便在树林里练功。
  起初,只看他手上挥了一柄长剑,身形宛如轻燕穿行林间。
  顷刻,只听“唰唰唰唰”的几声,剑光如飞雪,他的身法越变越快,快得有如鬼魅一般轻灵飘逸。
  头一回见到真人练武,而且是如此出彩的功夫,我不禁喝了声彩。陈九的剑势未停,嘴上却能自如说话。他与我对聊了几句,叫了声:“我让你看看真功夫!”
  话声甫落,他身法一变,手中长剑扬起万点晨星,每一星辰斗似梦幻,每一星辰都似真实。也不知从哪儿,刮来了一阵怪风,一阵接连一阵,也一阵强似一阵,仿佛是由他的剑招所发。
  一愣之下,又看剑光激射,他的每一招每一式,已连成了一片,又与剑光合一,根本就看不清他的人。即便是很努力,也只能见到一团光云,卷起满地,那些还来不及腐烂的枯叶,在眼前飞转。
  一个雨夜,满地都是湿土,可就是这些潮湿的树叶,依然被他的剑风卷起。若不是亲眼目睹,又怎能相信在人间,还真有这般出神入化的剑术!
  就在我感到满眼飞花,分不清真实与虚幻的时候,他变幻的身形已然停住。到我真正看清他的时候,他的剑尖上面已穿了一片枯叶。
  他说:“要刺穿一片风中的落叶,并不难。再要让它重新回到风中,就有些难度了。”言罢,他手中的剑“攸”的一下,已收回剑鞘。那片树叶也从原先的位置,继续落下。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寨子边就是悬崖,霹雳声中带了更多的闪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哥俩儿一面锄草,村长的粘眼婆娘晃着皮球似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