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收到信的第八天,森林里的小动物们也先导
分类:文学文章

一、两位爷爷
  刚过完年,小牙的哮喘就更严重了,只好休学在家。正在爸爸妈妈一筹莫展的时候,爷爷来了一封信。
  信中只有一句话:儿子,你们若没时间照顾小牙,就让他回南瓜村和我同住一段时间!
  收到信的第五天,爸爸便委托一位认识的司机将小牙捎到木香县。那位司机又为他买了去花楸镇的票。
  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疾驰,浑身披挂嫩绿外套的山峦一个接一个。而每一个山坡上都有一些野花开得正绚。
  没有拥挤的车流,没有喧哗的吵嚷,当然也没有城里才独有的铺天盖地的灰尘。一切都很安静。在这种安静中,小牙的呼吸似乎也变得自如起来,只是微微还有些气喘而已。于是,他开始想爷爷,想三岁时见过的南瓜村。
  “哐当”,在一转弯的地方,车猛地急刹下来。
  前面有人拦车。
  小牙将脑袋探出窗外。
  “爷爷!”拦车的人是爷爷。
  “小牙!”爷爷微笑着,朝他挥手。
  有人帮着将小牙的三大包东西拎下了车。包里是小牙的衣物,还有爸爸妈妈买给爷爷的糕点和好酒。
  爷爷比去年见到时高了许多,也壮了许多。
  “爷爷,你好像比去年高了、壮了许多呢。”小牙认真地打量着爷爷。
  “啊,是吗?”爷爷一惊,吃力地紧了紧脖子。
  于是,小牙便发现爷爷又变得和记忆中的爷爷一样高、一样胖瘦了。
  “是现在这个样吗?”爷爷问小牙。
  “嗯。”小牙点了点头,心里却想难道紧一紧脖子就可以让自己变矮一些、瘦一些?这可真奇怪。于是,他也吃力地紧了紧脖子,希望将自己变个样。可惜,他失败了。
  夕阳将它那金色的光芒仁慈地洒在山坡上,洒在乡村公路上,洒在扛着包袱的爷爷的身上。
  小牙觉得爷爷走得好快,快得他只能小跑着跟在爷爷的后面。
  “爷爷,今晚我们吃什么?”小牙想和爷爷说说话,让他能慢下来。
  “吃鸡。”
  “爷爷,今晚你和我一起睡吗?”
  “一起睡。”
  “爷爷……”
  但是,爷爷还是却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并且很快就像风一般旋转向前了。
  小牙只好跑了起来。
  “爷爷,你慢点呀。”
  “不能慢啊,否则就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爷爷大声嚷着。
  小牙有些糊涂了,不明白爷爷的话是什么意思。
  “叮叮当当”,正在这时,又一位爷爷骑着自行车,披着夕阳的金光出现了。
  骑着自行车的爷爷和扛着包袱的爷爷碰了个正着。
  两人面面相觑地瞪着。
  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小牙,看了看扛包袱的爷爷,又看了看骑自行车的爷爷。
  两个爷爷都穿着格子衬衫,衬衫的外面都罩着工装裤,工装裤上都有两个大口袋;两个爷爷的头发都花白;两个爷爷的下巴上都飘着一小络白胡子;两个爷爷小小的眼睛都贼亮贼亮的;两个爷爷的眉毛都呈“八”字往上翘着。
  哪位才是我的爷爷呢?小牙眨巴着眼睛,努力想弄清楚。不过,还没等他弄清这回事,那位骑着自行车的“爷爷”已举起拳头向背着包袱的爷爷冲了上去。
  “该死的,好大胆,居然敢冒充我!”
  背着包袱的“爷爷”见势不妙,侧身往旁边的树林钻去。小牙呆呆地看着,发现他的屁股上突然冒出了一根尾巴,一根白色的、长长的尾巴。那尾巴从工装裤中钻了出来,在树林中跳跃着,并很快消失地无影无踪。
  “是山上的狐狸。”爷爷告诉小牙。
  “他和爷爷真的很像呢。”小牙兴奋地看着树林的方向。
  “这家伙可能听到你今天到村的消息,所以变成我的模样,骗走了包袱。”
  “那怎么办?包里有我的衣服,还有捎给你的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呢。”
  “先回家,明天再找它算账。”
  爷爷让小牙坐在了自行车后面,一路上“叮叮当当”地摇着铃铛,朝南瓜村而去。
  
  二、山路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吃了早饭,爷爷和小牙就出发了。
  爷爷雄赳赳、气昂昂地扛着一柄长长的枪。
  小牙以为是真枪,有些担忧地看着爷爷,没想到爷爷却“扑哧”一声笑了,冲他眨巴着眼睛,说:“小子,别担心,这只不过是村里的木匠为我做的仿真枪。”
  小牙用手去摸。他玩过塑料做的枪,却没玩过这种用木头做的。不过,做的还真像。
  “那只狡猾的老狐狸,见了它准保晕菜,乖乖地将昨天骗去的包袱交出来。”爷爷拍着枪,得意地说。
  爷孙俩就这样说着话,拐进了村后一处丛林。
  丛林中松柏密布,还间杂着各种各样的灌木,风一吹,整个丛林便“沙沙”地叫嚣起来。幸好,这是一个艳阳天,有阳光从树的缝隙中钻了进来;也幸好,这是一个春天,丛林的小路两边各种各样的野花正次第开放。所以,小牙只感到新奇,而没有害怕。
  蓦地,一股浓郁的香味从丛林深处飘了过来,一开始小牙以为是什么花的香味,可是当他歪头瞥见爷爷嘴角露出的笑意时,他便知道那一定不是花香了。
  那是酒香!
  没错,一股酒香味正从丛林的深处飘来。
  爷爷牵着小牙的手,沿着那条开满野花的小路,朝酒香飘来的方向奔了去。
  “呼,呼,呼”距离酒香味越近,一阵打鼾声便清晰可闻了。小牙和爷爷蹑手蹑脚钻入一丛刺榴后,探头望了过去:
  一只浑身雪白的老狐狸躺在高大的松树下,手中歪拿空酒瓶,嘴角流着涎液,正香甜地酣睡。而不远处的空地上,则乱七糟八地扔着一些小牙的衣物,还有带给爷爷的糕点。
  “这个可恶的家伙,今天一定要给它一点颜色瞧瞧。”爷爷气呼呼地说。
  “爷爷,你准备怎么干?”小牙低低地问爷爷。
  “我要用绳子将它的尾巴系在树上,让它这两天哪里也去不了。”
  “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小牙乐了起来。
  爷爷从怀里掏出一条细细的缰绳,小心地在老狐狸的尾巴上打了一个结,然后又在那株松树上绕了几圈。
  “这是对你骗吃骗喝的惩罚。”爷爷“狠狠”地对打着呼噜的老狐狸说,也像是向谁解释他这么干的原因。
  “不过,爷爷,狐狸会不会醒来就解掉绳子呢?”小牙看了看那些绳子,又看了看那只狐狸。
  “呃……是吗?管它的,我们想象它两天后才解掉好了。”爷爷说。
  “嗯。”小牙使劲地点了点头。他很满意爷爷这么说。
  太阳升得老高了,爷孙俩扛起那些衣物和糕点,准备下山去。可是,这时却发生了怪事——来时的那条小路不见了!
  不过,爷爷的木枪总算是派上了用场。他用它在灌木丛中戳来戳去,想找出那条路。可是,什么也没有!
  小牙也在灌木丛中寻找着。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小路就在那丛刺榴的后面,在一株青杠树的左边,在一株柏树的右边,在各种各样野花的中间。现在,那丛刺榴还在,青杠树和柏树还在,但那条路却不见了,那些野花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密密的魔鬼草。
  “唉,看来这里也中了魔法。”爷爷叹了口气。
  “中了魔法?”小牙惊讶地看着爷爷。
  可是,爷爷却没有回答小牙,只是急急地低头寻找起新的路。
  “咯咯咯”忽地,一阵怪笑声从爷孙俩的头顶上传来。小牙抬头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只有嫩绿嫩绿的叶子在阳光下泛着剔透的光芒。
  “难道是我听错啦?”小牙歪着脑袋,正如此思量时,一阵“咯咯咯”的怪笑又从旁边的那株树上传来,而且伴随那怪笑,周围所有的花呀草呀灌木呀都莫名地颤抖了起来。
  “原来是树在笑啊,”小牙恍然大悟,“它是在嘲笑我和爷爷找不到路了吗?”
  “小牙,快过来。”爷爷却没有心思琢磨树笑的原因,他站在一些魔鬼草上,朝小牙招着手。
  “爷爷,找到路了吗?”小牙问。
  “没有,不过我们说不定能用这个办法回到村里。”
  “什么办法?”
  爷爷让小牙闭上眼睛,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要抓紧哦,千万别松开。”爷爷叮嘱着。
  “嗯。”
  爷爷牵着小牙的手奔跑了起来。
  很快,小牙的耳边就响起一阵阵“呼,呼,呼”的风声。
  爷爷带着小牙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简直就像飞在空中了。是不是本来就飞在空中呢?小牙想,于是偷偷地睁开了一只眼。
  爷爷并没有带着小牙飞在空中!
  爷爷带着小牙奔跑在悬崖边上!
  “爷爷,这可真危险。”小牙打着寒颤,哆哆嗦嗦地对疯跑着的爷爷说。
  “顾不得了,顾不得了,这是现在唯一能下山的路了。”爷爷大声嚷着。
  “啊,那怎么办?我很害怕呢。”小牙哆嗦得更厉害了。
  “闭上眼睛,赶快闭上眼睛,想象你正奔跑在爷爷的麦田里,想象那麦苗翠绿翠绿的,想象那麦苗上有蛐蛐正在唱歌……”
  小牙闭上了眼,眼前呈现出一片无垠的麦苗,风“呼呼呼”地从麦苗上刮过,小牙赤裸着双脚在麦田中自由地奔跑着。脚下的泥土软软的,带着清新的腥味直扑他的鼻孔。
  “阿嚏”小牙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然后,睁开眼。
  爷爷停了下来,牵着小牙站在南瓜村的村口,一条小径通往爷爷的家。那条小径的两边野花次第开放。
  “是山上消失的那条路呢。”小牙惊讶地嚷道。
  “没错,就是那条该死的路,也不知怎么就跑到这里了。”
  “那这里的那条路呢?”
  “也许它被谁隐藏了起来,但也有可能是偷懒跑到哪里去睡懒觉了,谁说得清楚呢。”爷爷耸了耸肩,然后笑着对小牙说:“但不管怎样,我们现在可以回家吃午饭了。”
  
  三、神秘的大仓房
  三月,正是播种的季节。
  爷爷忙着在菜地里育下丝瓜、冬瓜、南瓜、黄瓜的种子。小牙在一旁认真地看着。
  “小牙啊你,的哮喘好像已经好了呢。”爷爷边往那些种子上浇着水,边对小牙说。
  “爷爷,我是过敏性哮喘。”小牙说。
  “过敏性哮喘?你对什么过敏?”
  “灰尘。”
  爷爷停了下来,用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小牙,“这么说来,你这一辈子可能都不适合在城里待噢。”
  小牙搔了搔头,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好笑了起来。他想,一辈子待在南瓜村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菜地边有一株梨树,树上的花此时正含苞待放,但淡淡的香味已在整个菜地弥漫开去。小牙坐在地上,看着爷爷用桑枝支撑起薄膜,为那些瓜果的种子搭下一个个小小的帐篷。
  “这样做啊,一来可以防止天气突然变冷,种子无法发芽;二来可以提高里面的温度,让种子们快快发芽;三来嘛,则可以防那些鸟雀儿将种子从泥土中刨出来。”爷爷向小牙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啊。小牙还以为那些小小的帐篷是为了好看呢。
  “哗啦啦,哗啦啦。”正在这时,小牙突然听见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小牙站起来,朝村尾的方向望去。
  南瓜村是一个典型的葫芦形状,爷爷的小木楼和村中其他人的房屋都位于葫芦的正中央,村头有一株大榕树,村尾有一座大仓房。“哗啦啦”的声音正是从大仓房中发出来的。
  “爷爷,你听见了吗?”小牙抬起头,疑惑地问爷爷。
  “听见什么?”爷爷直起腰,诧异地看着小牙。
  “‘哗啦啦’的声音,从大仓房那边传来的。”
  “我什么也没听见呢。”爷爷吃惊地看着小牙。
  “真的什么也没听见吗?”
  爷爷侧耳认真地听了好一会儿。“真的什么也没听见。”最后,爷爷说道。
  小牙奇怪起来,明明是很响亮的“哗啦啦”的声音啊,爷爷怎么会什么也听不见呢。小牙很认真地想了很久,才借口去找邻居家小盾玩的机会,朝村尾的方向而去。
  “哗啦啦,哗啦啦,
  这里的世界真奇妙,
  谁来瞧啊,谁来看啊?
  ……”
  不一会儿,小牙就站在了大仓房外,那“哗啦啦”的歌声仍继续在往外淌。
  “我来看,我来瞧。”小牙这样想着,便将眼睛凑到大仓房的门缝,努力地往里面望着。
  大仓房外表有些破旧,但因为全是木结构的,因而反倒露出古朴的气息。而里面呢,黑咕隆咚的,一开始什么也看不见,等眼睛慢慢适应后,才发现里面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好想知道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小牙小声地嘀咕着。
  “没见识的城里人,你最好离大仓房远一点。”小牙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
  小牙转过身。
  阳光下,一个梳着冲天辫的女孩,双手叉腰,不屑地看着小牙。
  “你……是小阳?”小牙大方问着。小牙的话好像并没有让女孩放松警惕,仍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是又怎么样?”
  “我是小牙,爷爷说你是泉水叔叔的女儿,就住在爷爷小楼前那排红瓦房里。”
  “你爷爷还真是多嘴。”小阳冲小牙龇着牙,扮了一个怪相。
  “对了,那里面都是些什么啊?”小牙不甘心,又好奇地将眼睛凑向门缝。
  “快走啊。”没想到,小阳不但没回答小牙的问题,反而一把将他从门缝边拽开了。
  “哗啦啦,哗啦啦,
  这里的世界真奇妙,
  谁来瞧啊,谁来看啊?
  ……”
  仓房里又传出歌声。
  “究竟是谁在里面啊?”小牙问着涨红脸,使劲拽着自己走的小阳。

摘要: 春天在哪里 气温渐渐回升,山上的积雪开始一点点融化。森林里的小动物们也开始活跃了起来。其中最活跃的要算淘气了。淘气开心的在森林里跑来跑去。 淘气跑到小鹿家门口说,“小鹿出来玩呀!天气暖和了,春天来啦! ...

图片 1

图片 2

茅屋莫闲低小  野花也觉清香 老家

春天在哪里

初春的早晨,阳光明媚,院子里梧桐树上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飞来飞去。

气温渐渐回升,山上的积雪开始一点点融化。森林里的小动物们也开始活跃了起来。其中最活跃的要算淘气了。淘气开心的在森林里跑来跑去。

今天星期六小浩浩不用去学校,妈妈也调了休息!小浩浩洗完脸,搬了个小凳子,拿着他的语文书,坐在院子里忽闪着大眼睛摇着圆圆的脑袋,嘴里一字一句的背着:“……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嗯    ?不知细叶谁裁出,嗯?二月?二月春风似剪刀。”

淘气跑到小鹿家门口说,“小鹿出来玩呀!天气暖和了,春天来啦!”

小浩浩嘴里念着,右手不停的在头上挠着。唐朝诗人,贺知章的这首《咏柳》虽然只有四句话,可浩浩这会因为听见小麻雀叫,注意力已经不集中了。诗背的断断续续。

不等小鹿出来,淘气又跑到了青蛇家门口,快乐的说,“春天来啦!小青蛇你可以出来啦!”

他不时抬头看看叽叽喳喳的麻雀,心想要是能逮住几只该多好啊!他越是这样想,麻雀叫的越欢!

小青蛇在洞里懒洋洋的说,“谁呀?”

要是有个小竹箩就好了,放点小米粒,竹箩上绑上细绳子,绳子头拿在自己手里,然后躲起来,等到小麻雀进竹箩啄食,手里的绳头一拉,哈哈……麻雀就逮住了!

可是淘气没听见青蛇说什么,就已经跑开了,他自管自的欢呼着:“春天来啦!春天来啦!冰雪都融化咯!朋友们都快点出来玩喔!”

小竹箩、小米粒、细绳子,要是爷爷在就好了,或者奶奶也行;哪怕在老家也是好的。可是这是在城里!

一只去年冬天出生的小象听到淘气的欢呼声,从家里走了出来。然后很天真的问淘气:“淘气哥哥,春天是谁?春天在哪里?”

想起老家,浩浩有点想爷爷奶奶了,爷爷会耍拳,还会耍棍。一有空闲爷爷总会给浩浩露两手,教浩浩耍一通,爷孙两常常玩的不亦乐乎!每回爷爷给浩浩教着耍时,奶奶总是乐呵呵的在一旁鼓劲:“浩浩呀!爷爷和你耍拳,都变年轻了!”

淘气一下子傻了,过了一会对小象说:“春天就是春天!”

浩浩心里,不光有爷爷和他的拳和棍,还有奶奶的菜园子。一到夏天,大门口的菜园子里,葡萄、鸭梨;红辣子绿辣子、紫的茄子,红的西红柿;还有竹架子上一根根绿黄瓜,想起来就让人流口水!全是无公害,没洒农药,施的都是农家肥,摘下来水冲一下就可以吃。

小象很疑惑的问淘气,“淘气哥哥,那春天在哪里呀?”

一点都不像妈妈在城里买的菜,水果总要连洗带泡好多遍才可以做饭,才敢吃。

淘气被小象问愣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象的问题。小象望着淘气,等待着淘气的回答。而淘气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小象,于是只好说:“小象,我过会再告诉你春天在哪里吧!”淘气说完,一溜烟就跑了。只把小象愣在了原地。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麻雀的叫声把回忆中的浩浩拉回了现实。他用右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就在这是,“嗖”的一声,一只小花猫从他的身旁窜过,浩浩吓的“妈……”叫了一声  ,从凳子上跳起来 ,左手拿的课本“啪”  地掉到了地上  。

淘气在路上一直想着小象的问题:春天在哪里呀?

“扑腾腾……”叫的正欢快的小麻雀被惊飞了!

就这样,不一会淘气就到了家门口。还没进家门的淘气已经扯着嗓门喊了,“猫大哥,猫大哥?”

在屋里忙着做早饭的浩浩妈妈听到声音,从屋里一步奔到院里,看到呆站着的小浩浩,连忙拉着问:“宝贝,怎么了?”浩浩颤抖着声音说:“妈妈,一、一只猫!”

蓝猫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看见淘气满头的汗,还喘着气,于是问道:“淘气,干嘛呢?什么事,把你急的满头大汗的!”

妈妈给了小浩浩一个轻轻地拥抱,摸着浩浩圆圆的脑袋安慰说:“没事,就是一只小野猫!我们老家不是也有一只猫吗?叫小黑你忘了?只不过那是家猫,刚才的是只野猫而已!不怕。”

淘气深呼吸了一下,平静了一下心情,说:“猫大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春天在哪里吗?”

家猫小黑,对呀!老家还有一只叫小黑的猫 ,浑身毛黑黝黝的,每天和浩浩一起玩,它简直就是浩浩的尾巴,每天送浩浩上学,送到村小学的校门口,浩浩一放学,它准时在家里的大门口迎接,浩浩有时从学校门口的商店买根火腿肠给它,小黑高兴的围着浩浩直撒欢……

这时咖喱正好从外面走了过来听到了一点点,说:“你们在说什么呀?”

小黑现在和谁玩呢?想到这浩浩有点想老家了!

淘气:“我正问猫大哥春天在哪里呢!今天小象问我春天在哪里,可是我不知道。我被这个问题弄糊涂了!”

想老家的院子,院子里的房子、花草;菜园子里的果蔬,更想疼他爱他宠着他爷爷奶奶!还有玩跳棋,玩弹弓,玩三角子纸片的小伙伴!

咖喱和蓝猫小声的重复着这句话:春天在哪里?

妈妈安慰着小浩浩,一低头看见浩浩眼角的泪水,慌忙说:“宝贝,离开老家有些日子了,想老家了吗?没事,咱不哭,想家就给爷爷奶奶打电话,放暑假妈妈就带你回去,不哭……”

蓝猫说:“我也弄糊涂了!我们去问问山羊爷爷吧!”

这一安慰浩浩抽泣的更厉害了,不过他听到可以打电话,急忙泣不成声地问:“妈妈,现在可以打电话吗?”“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妈妈立马答应着。

咖喱说:“是啊,是啊!山羊爷爷比我们大那么那么多,那他肯定知道春天在哪里了。”

妈妈哄着哭成花猫脸的浩浩进了屋里,给他洗了洗脸 ,擦干净,抹了点擦脸油,等浩浩情绪基本稳定。  因为刚哭完,不能吃东西只好改成讲故事了,妈妈现编现讲:“从前 有一个小孩……”鼓励浩浩做个勇敢的男子汉 !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到信的第八天,森林里的小动物们也先导

上一篇:哥俩儿一面锄草,村长的粘眼婆娘晃着皮球似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