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773.net】1700公里的距离隔断了母亲和外公前
分类:文学文章

www.773.net 1
  一、
  不管你是怎么来的,但生命的尊严与人格的独立是不可以亵渎。
  如愿是一个美丽青春的女孩子,说起如愿的名字还有一个来历。她外婆信佛,小时候,外婆带她去山里面的寺庙祈福,寺庙里的方丈看到小女孩子聪明伶俐,就对她外婆说:这孩子将来一定会有美好的前程,你看她的眼睛聪慧如水投射着柔软的光芒,还有她那芊芊的小手,以后一定会生活的美满幸福的,这样我看这个孩子也很有佛缘的,以后你们就叫她如愿好了。
  外婆家里有一个神龛,外婆经常会带着如愿跪拜,如愿诧异地问外婆:怎么老这样磕头啊!冒得味道,要是能给我变出吃的该多好。外婆笑着对如愿说:信佛好啊!可以修身养性,陶冶人的情操,可以让你的心灵得到净化,可以使你有一个超脱于凡尘想象的思维,哎!跟你说这么高深的玄妙的语言你不是太懂得,慢慢你就会喜欢的。如愿不屑一顾地说:好与不好,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每天都有好吃的,那才好呢?
  如愿家里比较贫困,父母常年种植仅有的一点水稻,还有棉花维持着全家人的生活。父亲没有读什么书,人很憨厚,在整个村庄人缘挺好,关键还有一个爱好,喜欢打牌,虽然输赢不大,但有时也影响家庭生活。妈妈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有意思的是也信佛,农闲呆在家里做完家务就手拿佛珠自言自语。如愿经常会问:你念的么得,我一句都不懂得。母亲亲切地对如愿说:等你大了我就让你懂得什么是佛的。在如愿的心里时常想:母亲和外婆都虔诚地信佛,可家里还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如愿是一个现实派,做任何事情都希望如她所愿,然生活在如此狭小,封闭原始的小山村,她的视线只能看到前面的大山,只能用幼嫩的双脚踏寻前面清澈见底的沟壑。山川秀丽承载着千年的尘烟,如愿还是走不出这云雾缭绕的深山。她还很小,她不知道山的远方是什么,也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里?她现在仅仅需要的是有饭吃,有能遮挡风寒的衣服,有让她满足感官神经的香甜的水果还有食物,其余的离她很遥远。她希望努力地蜕变,伸展自己初生的羽翼,像那高山上飘浮的云海,是那么的轻盈,瞬间变换成各种模样,飞向更加遥远的天空。
  父亲打牌又回来了,对母亲大声责难,饭怎么还没有熟,现在又没有什么农活可干,吃饭都不及时。母亲看到父亲不太痛快的样子,小心地对父亲说道:你今天又输钱了吗?哎,牌还是少打点,靠打牌是不可能发家致富,你看孩子也越来越大了,虽然田地不多,但山上的自留地也可以开垦出来种点水果,花生或红薯之类的经济作物,也能换到钱。人在生活里不要只图自己快活,没有钱能快活得起来?本来钱就不多,输了也怪可惜的。父亲回避着母亲的视线,如斗败的公鸡,颓唐地坐在木板凳上抽起烟来。好好,从今天起我再也不打了。妈妈宽慰父亲道;也不是不让你打,有时是应酬,我觉得我们虽然在农村,交通闭塞,每天困在这里也没有好的途径,但我们有一双勤劳的手,总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耕耘,家庭经济状况会有所改变,要想着家,想着孩子,也要想着自己能过得轻松些,那就多奋发图强啊!父亲望着如愿的妈妈掏心的话语,多少有点触动。心想,都40多岁了,再不好好地干好农活,要是老年迟暮,以后靠谁呢?还是要靠自己的。
  如愿乖巧地端上一杯茶给父亲:不要紧,等你老了还有我照顾父母大人。父亲叹气地说:你才10多岁,什么时候能盼望到你长大,为家里出把力。这样如何?等天气晴朗,我去开山,你也帮我一把,家里人不多,母亲身体不是太好,你就帮我打杂吧!如愿甜甜地笑起来:好的,家务事还是农活我都可以做一点,父亲,现在全家靠你的,以后你就靠我吧!逗得全家人都笑了。
  实际上父亲也不太懒惰,只是在这偏僻的小山村除了种田种地,这里的山民不知道能干些什么?精神生活也空虚,如愿的父亲因此也和他们打点小牌,来麻痹自己。世俗的生活常常充满着困惑,有时想走过大山,然又心生挂念,实则缺乏胆识,勇敢,还有智慧。
  在一个盛夏的早晨,如愿放暑假在家玩耍,父亲走到如愿跟前,拉着如愿的手说:闺女,和父亲刨山去好不?如愿心里有点不大愿意,但又心疼父亲,父亲一个人拿镰刀,斧头,连个帮手都没有,去开凿山上的灌木杂草,还是很辛苦的,也很孤单。去的话虽然干不了什么重活,至少也可以为父亲摇旗呐喊,拿点青枝绿叶。如愿爽快地答应父亲:那好吧!带点茶水和干粮啊!父亲随声附和:那你准备吧,我拿别的工具去。
  走在自留山地的路上,父女一前一后,一高一矮,在崎岖的山路上徘徊。盛夏的阳光在如此广袤的大山的包裹下,尽显柔丽与矫情,山里树木郁郁葱葱,小鸟在歌唱,竹林深深,风光如此秀丽,要是物质丰厚,这里也算是人间美景。走着走着,父亲一不小心踩着山上滑下来的石头,跌倒在地,如愿惊恐地马上跑到父亲身边,用柔嫩的小手使劲地拉着父亲,焦急地问父亲摔痛了没有。父亲说: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腿上磨破了一点皮,过几天就好了。如愿知道父亲曾经去山上采药摔过一次,现在腿脚还不是很利索。如愿关心地问父亲:改天我们再来好不?父亲用劲全身力气站了起来:你看,我说没事就没事,既然来了,就要去做,半途而废,结果还是要去做,不如痛快地整理山地,以后好种植我们的经济作物,这样对全家也好啊!望着父亲的背影,如愿感到一丝心灵的颤抖,世道的艰难如同突如其来的石头砸到你的身上,在大山里,在充满诡秘,幽谷阑珊的深山密林里,是希望也是绝处逢生,有路无路都要真情地去走,走过了荆棘丛生,灌木横行的曲折小径,就会达到致富的大门。
  父女俩来到自留山地,满山的杂草,灌木,荆棘,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父亲对如愿说:既来之,则安之,今天一定要整一块空地出来,你就帮我打下手,能拖带拉的就行。如愿呵呵地笑着说:好的,我尽我最大的力气把事情做好的。父亲也开怀地笑了,整个笑声融合在大山深处,那是苦中求乐,在无望中开拓出一条新生活的康庄大道。
  周围的大山死寂而沉默,鸟儿也惊吓地飞到深山之中。自留山地裸露在阳光的照射下,潮湿而燥热,父亲弓着腰把十八般兵器摆放在脚下,有时镰刀,有时斧子,有时锯子,有时锄头,等等。不大一会儿就整理出一片空地,如愿也跟着拖着树枝与杂草。汗水打湿着衣襟,然父女俩毫不顾忌地继续劳作。突然,如愿脚底碰到柔软的东西,还没回过神来,那柔软的东西就狠狠地咬了如愿的腿一口,如愿哎呀地叫了起来,惊慌失措。父亲跑了过来定晴一看,原来是一条无毒的蛇。蛇看到如愿的父亲手拿锄头想溜之大吉,然锄头在如愿的父亲的手里高高抬起,转瞬间,手起刀落就将蛇打成稀巴烂。如愿退缩到空地捂着伤口伤心地哭了起来,父亲跑过来用手把淤血挤出来,然后把如愿背在身后,安慰说:别害怕,这是一条无毒的蛇,我们下山去诊所,给你消毒包扎就会慢慢好起来。
  去了诊所,如愿感到脚上的伤痛也减轻了许多,有医生,有父亲的陪伴,医生简单问了情况,认真地给如愿消炎解毒,轻柔地包扎在伤口处,安慰如愿道:不碍事,过几天就会康复的,以后还是要注意,山上毒蛇很多,我这里也没治疗毒蛇咬伤的药物,以后上山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如愿如释负重,对医生和父亲说:我以后会小心的。如愿自然地看了父亲一眼,能感觉父亲的内疚,还有真情的关怀,以及生活的抗争与无奈都交融在父亲黝黑沧桑的脸上。父亲明显苍老了许多,不象是40出头的中年人,倒象是50来岁的小老头。如愿心中感到一丝酸楚,以后自己还需要多勤奋学习,长大后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
  母亲在屋前的走廊坐着板凳念着佛珠焦虑地等待父女俩的回来,看到老公背着心爱的女儿回来了,急冲冲地跑了过去:老公,女儿怎么啦?如愿的父亲掩饰着疲倦而无神的双眼,低落地对如愿母亲说:不小心让蛇咬了,别担心,没有毒性,蛇让我打死了。母亲听到后泪水和着佛珠流淌在干涸的泥土里,阿弥陀佛,没事就好。母亲走到女儿跟前,轻轻地抚摸着女儿伤处,真想马上就能平复起伏的心。如愿感到父母的关心,让她感受到平淡生活中的温暖。生命中的亲情不管生活的富足还是贫瘠,但关爱与呵护是不会因为人格的卑微与低贱而泯灭的,反而在人生的逆境里,那份真情的朴实的语言与行动更使人珍视,犹如真情沙漠里的一瓢水都能叫人复活,找回到生命的来去。
  如愿马上又要去学校上学,临走前父母给她带了坛子里的酸菜,还送给她一串佛珠,如愿纠结地对母亲说:别人会说我迷信啊!母亲释怀地说:佛珠好啊!看到她就如看到我还有我们的家,这里有家的温度和气息,会为你祈祷平安幸福。如愿不好说什么,知道母亲的仁慈与善良是发自于内心,虽然添加着佛缘,但这不影响母爱情深。如愿努力地回望不大的寒舍,心想我要把家装在书包里,打开我就能看见。父母陪着如愿走了好远,如愿内心象打破五味瓶一样,是甜的苦涩的也是酸酸的。如愿于心不忍地对父母说:别送了,我会好的,也会努力学习,放心啊!父亲摸着如愿的头说:闺女,在学里要和同学把关系搞好!人在哪里,就把家带到哪里的。好的,如愿轻声地应和着,我走了,您们留步。如愿快步朝学校的方向走去,那是越过高大的山,淌过流淌在心灵的河流,如愿又情不自禁地回头,看到父母还在村口轻轻地挥手,但缥缈若沙的身影扶摇在蓝天与白云之间,在追随着如愿前行的脚步,远了,看不见,在云泽的梦中,如愿仿佛怀抱着母亲,泪水汇成生命的江湖,走向远方。
  如愿你回来了,小芳来学校门口迎接如愿的到来。小芳与如愿是一个村的,因此在学校里她们互相关心,帮助。小芳高挑的身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投射着智慧,特别是两个羊角辫,在风中在光亮里显得青春灵动,叫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她。小芳问如愿:听说你这次回家被蛇咬伤了,以后要注意安全,要知道我们村后的大山里,有很多毒蛇,走进山林里一定要眼观四方,耳听八方的。谢谢你的关心,相信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啦!如愿问小芳,初中毕业是干什么去?是继续读高中还是出去打工呢?小芳俏皮地对如愿说:还是打工去吧!你看我们乡村又穷,读书也读不起啊!说实在要是条件好,我还是想读下去,哎,算了,也不想给家庭增加太大的压力,等将来自己有钱了,读个成人大学。如愿皱着眉头略有心思,压低嗓音地说:也好!也不好,谁叫我们生活在穷乡僻壤啊!以后靠我们自己改变自己的。小芳背着如愿的行李大跨步地向前走,好好念书,车到山前必有路,走出去的时候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的。如愿和小芳哈哈地笑了,年轻就是财富,努力耕耘,就有收获。
  来到宿舍,如愿感到亲切而熟悉,这里如同是自己的家,是自我峥嵘的天空,是躲藏在人生进取的阶段,专注地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学习。想起可亲的外婆还有母亲,以及敦厚,老实,偶尔火爆的父亲,都显得真情而自然,家人不管是什么性情,什么样的人生观与价值观,但关心她,爱护她却是令人感动的。在如愿看来,苦常与快乐相随,忧患与得失为伴,这也许就是生活,这就成为她过往的人生,生活是真实的,也是残酷的,你是什么样的天空,也会映染什么样的颜色。宿舍里的同学都聚集到一起,如愿会有自卑的情绪,但也保留着渺小的自尊与自信,张丽是宿舍条件最好的,她总是炫耀自己如何有钱,有多少品牌的衣服,有什么高级化妆品。张丽走到如愿跟前说:假期都过了,你怎么还穿着这件不打眼的衣服呀!应该早就要换了。宿舍里大多数女生跟着笑了,惟独小芳走到张丽面前,打抱不平地说:你条件好我们为你高兴,但不要歧视和数落别人,不管现在还是将来,怀抱仁爱的心去对待别人,别人才会愿意与你交往,生活中有绿叶的陪伴,也有主干的伸展张扬,各有各的个性与特点,你有钱,别人不会要你的,如愿条件不好,也会有自我生活的阳光。张丽露出尴尬的神情:好!不和你说,你这个乡里妹还挺能说呢。小芳不干示弱:乡里人怎么啦?你镇上的人就高人一等吗?看我们是同学,不和你计较的,把我惹毛了,没你好果子吃。如愿我们去校园里走一走,懒得与你纠缠。
  走出寝室,来到操场上,如愿拉着小芳的手说:我知道你帮我,既然是同学,又在一个寝室生活,就多点体谅,包容,每个人性格不同,生活环境条件,家庭教育各不相同,人不可能绝对的坏,也不可能什么都好。小芳委屈地说:我怕她欺负你,我看不惯。如愿接着说:看不惯才对的,世上的事看得惯看不惯是自然现象,看不惯也会看惯的,看得惯也许又看不惯了。生活的有知无知,都不是绝对的,我们要以开放的视觉看待与审视自我,让自己有一个前进与退让的空间。小芳哈哈地笑了:你是不是向你外婆与母亲学的这方面的理论。如愿狡辩地说:她们信佛,其实佛学里面也有些让我们学习的地方,只是不要过于盲从,痴迷,人在生活里,总得要有希望,也需要信仰啊!人才有精神,也会有克服困难与艰难险阻的勇气和决心,我一直认为母亲和外婆是太普通太平凡的人,但与人为善,积极乐观地坦然地生活,不卑不亢的为人处事,我记得著名画家徐悲鸿说过一句话:“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人确实很渺小,但在渺小的背后是伟岸地伸展自己的天空,也许有风雨,也许有突如其来的灾难,挺过来,走过去,不就迎来新的人生吗?如愿与小芳并肩地走着,望着九月的校园,秋风带来了一丝凉淡,在空旷的操场,在清新的绿草坪,在一栋栋层次分明的教学楼前,在校园的小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也会终将成为陌生,走了停了,以后不知道会走向何方呢?如愿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祝福着自己。小芳对如愿说:我们回宿舍休息去吧,有点凉。那好,回去休息。

www.773.net 2 一、
  小芳跟班主任请了一会儿假,在学校门口不停地张望着,她是为了迎接梅子的到来。小芳与梅子是一个村的,因此在学校里她们互相关心,帮助,小芳高挑的身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投射着智慧,特别是两个发梢的羊角辫,在风中,在光亮里显得青春灵动,叫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她。
  终于来了,小芳见到梅子,脸上绽放出灿烂地笑容:“梅子,听说你这次回家被蛇咬伤了,以后要注意安全,要知道我们村后的大山里,有很多的毒蛇,走进山林里一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真的谢谢你小芳,谢谢你对我的关心,相信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啦!”梅子问小芳,“初中毕业后打算干什么去?是继续读高中还是出去打工呢?”
  忽闪着一双明亮大眼睛的小芳,俏皮地对梅子说:“还是打工去吧,你看我们乡村穷的,连书也读不起啊!说实话要是条件好,我还是想读下去,哎!算了,也不想给家庭增加太大的压力,等将来自己有钱了,再读个成人大学。”
  皱起眉头的梅子略有心思,压低嗓音地说:“也好,也不好。谁叫我们托生在这个穷乡僻壤呢,以后还是靠我们自己改变自己吧。”
  绿树如阴的校园里,一条弯曲的小路通向宿舍。小芳背着梅子的行李大跨步地向前走着说:“好好念书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走出去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的。”梅子和小芳哈哈地笑了。年轻就是资本,就是财富。只要努力耕耘就会有收获!
  两个好朋友说说笑笑地来到宿舍,梅子感到亲切而熟悉,这里如同自己的家,是自我峥嵘的天空,是躲藏在人生进取的阶段,专注地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学习。想起可亲的外婆还有母亲,以及敦厚,老实,偶尔火爆的父亲,都显得真情而自然,家人不管是什么性情,什么样的人生观与价值观,但关心我,爱护我却是让我感动的,在梅子看来,苦常与快乐相随,忧患与得失为伴,这也许就是生活,这就成为我过往的人生,生活是真实的,也是残酷的,你是什么样的天空,也会映染什么样的颜色。
  同学们听说梅子回来了,都三三两两地聚集到她们的宿舍。梅子会有自卑的情绪,但也保留着渺小的自尊与自信,张丽是宿舍条件最好的,她总是炫耀自己如何有钱,有多少品牌的衣服,有什么高级化妆品,张丽走到梅子跟前:“假期都过了,你怎么还穿着这件不打眼的衣服呀?应该早就要换了。”
  女生宿舍里的很多同学,都跟着笑了,惟独小芳走到张丽面前,打抱不平地说:“你条件好我们为你高兴,但不要歧视和数落别人,不管现在还是将来,怀抱仁爱的心去对待别人,别人才会愿意与你交往,生活中有绿叶的陪伴,也有主干的伸展张扬,各有各的个性与特点。你有钱,别人不会要你的,梅子条件不好,也会有自我生活的阳光。”
  张丽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表情:“好!不和你说,你这个乡里妹还挺能说呢!”
  听到这话,小芳很不舒服:“乡里人怎么啦?你镇上人就高人一等吗?看我们是同学就不和你计较,把我惹毛了,没你的好果子吃!”
  梅子拉着小芳走出寝室,来到操场上。梅子拉着小芳的手说:“我知道你帮我,既然是同学,又在一个寝室生活,要多点体谅和包容,每个人性格不同,生活环境条件和家庭教育各不相同,人不可能绝对的坏,也不可能什么都好。”
  小芳委屈地说:“我怕她欺负你,我看不惯。”
  梅子看看天上飘过的白云,若有所思地顿了顿,接着说:“看不惯才对的,世上的事看得惯看不惯是自然现象,看不惯也会看惯的,看得惯也许又看不惯了。生活的有知无知,都不是绝对的,我们要以开放的视觉看待与审视自我,让自己有一个前进与退让的空间。”
  看到梅子既认真又可爱的样子,小芳哈哈地笑了:“你是不是向你外婆与母亲学的这方面的理论。”
  “你别笑,我说得都是真的!”梅子脸上飞起红晕,默默地说:“她们信佛,其实佛学里面也有些让我们学习的地方,只是不要过于盲从,痴迷的,人在生活里,总得要有希望,也需要信仰啊!人才有精神,也会有克服困难与艰难险阻的勇气和决心,我一直认为母亲和外婆是太普通太平凡的人,但与人为善,积极乐观地坦然地生活,不卑不亢的为人处事,我记得著名画家徐悲鸿说过一句话‘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人确实很渺小,但在渺小的背后是伟岸地伸展自己的天空,也许有风雨,也许有突如其来的灾难,挺过来,走过去,不就迎来新的人生吗?”
  两人都不说话了,默默地并肩走着,望着安静的校园,秋风带来了一丝凉意。在空旷的操场上,在清新的草坪里,在一栋栋层次分明的教学楼前,在校园的小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也会终将成为陌生,走了停了,以后的我不知道会走向何方呢?梅子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祝福着自己。小芳对梅子说:“我们回宿舍休息去吧!有点凉,回去吧?”
  时光匆匆忙忙、不紧不慢地流过。学校都学习生活,紧张而活泼,每个人怀揣着梦想把美好的心愿装进心灵的书包,打开的是书,冥想的是未来的路,在三点一线的生活里,梅子努力地学习,热情地与人交往,但张丽似乎对梅子有成见,常说找借口发泄一番,一会说谁在宿舍里乱丢垃圾,一会又说自己的钱丢失了,眼睛直瞪梅子。梅子扭过头来,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心想她可能是有点歇斯底了,胡乱污蔑人,身子正不怕影子歪,这么多年自己也非常痛恨小偷小摸,也许她是故意找岔子,也许是真的丢了,但与我没有关系哟!
  
  几阵秋风吹过,校园里小路旁的杨树叶,已经逐渐变黄。临近中秋季节,班上组织了一次校外旅游,班主任李老师对大家说:“这次带领大家去附近的旅游大山看看,一来是缓和紧张的学习气氛,二来是希望同学们增强团结合作的意思,三来是希望同学之间增进友谊,多去沟通,交流,同学之间的友谊是难能可贵,也许你们现在还不太懂得,以后当你们有一天走向社会,就知道同学之间的交往是纯洁,真诚,没有一点欲望的索求,也没有一点利益的驱使,就如同装在房屋的玻璃窗,彼此都很透明,彼此都充满着生活的阳光了。”
  对于枯燥无味的学习,早就腻歪的一塌糊涂,一听到去旅游,张丽神采飞扬,高兴的手舞足蹈,盘算着带这样,带那样的美味在身边,其实老师说了给同学安排了午餐,梅子对小芳说:“有吃的就行,我就带妈妈送我的佛珠在身上,妈妈说:不管在哪里,佛珠都会保佑我平安,吉祥如意的。”
  看到梅子这样说,小芳嘻嘻地笑道:“你呀!也成了小迷信啊!”与此同时,教室里的喝彩声欢呼声响成一片,同学们都沉浸在旅游的风光中。
  第二天早晨,同学们早早地来到操场上。迎着初升的朝阳车站走去,李老师走到前面,告诉大家要注意安全,遵守交通规则,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滔滔不绝地谈笑着,似乎没有把老师的话放在心上,不大一会儿,同学们上了一辆大巴车,梅子与小芳坐在一起,在梅子与小芳心理,山看得太多,但世界上不同的风景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多去走走总会是好的。车窗外的天空湛蓝,清新的空气透过灵窗的缝隙钻了进来,梅子感到心情放松,融合在凉淡在自然的风情里,得与不得暂且放下,人有的时候要懂得释放自己的情绪,也学会转移自己的情绪,人生百年,快乐一天也是要快乐地度过,不快乐也要去真实的面对,更何况自己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山路越来越崎岖不平,车子有些颠簸着继续向前行驶,小芳用手指向前方大山对梅子说:“你看山顶上有一座寺庙。”
  同学们都顿时来了精神,梅子也睁大眼睛,努力地搜索着寺庙的踪迹,“呵呵!果然是的,等会我们爬到山顶了,去寺庙求签许愿好吗?”
  小芳答道:“好呀!”
  梅子沉默了一会儿,略有所思地说:“人生终归是需要信仰做支撑,不管是你所懂得的还是你不能明白的,只要你用心去找寻生命中另外一个自我的存在,用心聆听,用真情去诠释自己来于红尘,还是隐逸于红尘呢?不管把自己看作是一片飘摇的叶片,还是一朵盛开在山冈上无名的花,只要感动了,只要拥抱着自然的四季,自然的一切美好的与不美好的事物都会公平地给予你,有阳光,也会有风雨,也带给你心上的痛,也给予你心灵的欢乐。”
  小芳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被颠簸的有些头晕目眩的同学们,突然感觉车子停了,终于到达目地了。李老师率先走下车来,亲切地对同学们说:“欣赏山水是一种自然的心态,在宁静的山色中找到自我生活的颜色,在幽深的山谷中找到自我生命的光辉,在潺潺的溪水面前,找到自我流向生命高远的去处,在千年古刹与人文风光面前,找到前人与现代人行走的痕迹,呈前启后,希望同学们在行进在自然的山水之间也能留下自己的痕迹,也能光亮着自己,温暖着别人。另外还告诉大家,旅游完后,同学们好好总结,把自己欣赏到的,感悟到的通过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好吗?最后还重申一下,去旅游区观光,大家要注意安全,讲究卫生,不要随便乱丢垃圾,下午5点准时到山交下集合回学校。”
  “好啊!太好了!”同学们都很高兴,都拍着巴掌,热烈地欢呼着,涌动的潮汐在山脚下沸腾开来。
  早已饥肠辘辘的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指定的饭店,狼吞虎咽地吃了中午饭,就开始各自的旅游,梅子牵着小芳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吧?”
  小芳高兴地答应着,她们并肩向山上走去。梅子仰望天空,太阳象一把无形的伞包揽着整个大山,盛夏刚过,气温不减,好在在环抱的郁树之间,有一股自然的的风吹拂在每一个朝圣者的身上,让人有了一丝清新与明快!沿着山路蜿蜒曲折地向上攀登,梅子感觉到脚步轻盈,如同脚下踩着云彩在飘扬,不远处,一大片枫树叶红遍了整个山林,梅子飞快地跑上前去,用手轻轻地采择一片火红的枫叶,放在手心里,小芳对梅子说:“枫叶很好看啊!”——是呀!火红的颜色会使人有青春的激情,有玫瑰的芳香,有生活的梦想的,枫叶置身在树干上,让人有种凤凰泯灭,浴火重生的脱胎换骨的情怀,也喜欢枫叶轻轻地低落,融合在根深的大地,恰便是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生命的花开花落本是自然,花开固然很美丽,但落花并不是无情物,正如枫叶的凋零,未必不是一种别致的绚丽。
  小芳看着梅子,由衷地敬佩,她说:“有道理,你说得蛮有深意,哲理,要不我们多采择几片枫叶,把它放进书的缝隙间,心灵的抽屉里,当我们想去欣赏,那一片片枫叶不就浮现在我们的眼前,那曾经的花,那来时的雨不就重新回到我们的世界,自然深处总会有我们且行且珍惜的心中的一片云,还有飘逸在我们岁月手指间的迷雾,打开,又去封存,如百年的老酒,沁入的是酒香,品味的是历史的甘甜与酸楚。”
  嘻嘻哈哈的同学们,停停走走地欣赏着这里的美景。沿途还有许多幽深的山洞,喀斯特地貌,梅子渴望地想穿越进去,小芳一把拉住梅子的手说:“里面没有光亮,你不知道里面熔岩形的构造,也不知道山洞到底会有多长,更不知道方向,要知道里面也许会有毒气,也有毒蛇等,欣赏美丽的风光,我觉得还是不要过于地冒险,拿自己的生命去寻求刺激,快感,有时会得不偿失的。”
  梅子心里不由地嘀咕一下:是啊,来日方长,以后去那些早已经开发好的熔岩山洞去看看,人生总要多去走一走,看一看,才不枉存活一世。
  越往高处走,就越感到阵阵清清的凉意,看那漫山遍野的广漠的竹林,还有竹林里传来的悦耳的鸟叫声,好似竹苑情歌在天地间畅想,走进竹林里,空旷幽深,寂寥,鸟儿在她们的脚步声里,惊吓地飞往别处,梅子仿佛听到心跳的起伏,和谐着这绿色的自然生态园里,梅子有种想忘情地融合在这片土地,让自己一个人寂寞地来,一个人静静地守望着这片与世无争的空间,落得个简单,朴实与自然,然梅子知道是不可能的,只有把自然的世界美丽的风景揽入心胸,当寂寞孤独的时候,当欲求不能满足的时候,当又回到生命原点的时候,我会真情地回望走过的人生风景线,将渺小串联,将本真消融在这片没有人感知到我的自然世界里,沉淀,沉醉,那走过的生命的秋。
  经过她们的不懈坚持,梅子和小芳终于攀爬到山顶,不禁一阵欢喜,寺庙的钟声在天外之天来去地回响,那是观音,也是如来,更是关公,梅子虔诚地作揖,膜拜,小芳也跟随其后,在动静之间,在无声与有声的心灵的牵引下,梅子手拿佛珠,默念,小芳不懂得梅子念些什么,心中会有些什么期待,不懂得,不知道,不去索求,有时反而是一种心灵的默契,每个人偶尔把自己复杂的装点,其实都在寻找着自我的清净,寻求着那份洁白如一张白纸一样的色彩的渲染。
  小芳和梅子边走边谈,慢慢往回走。一个时辰便走下山来,来到山脚下,远远地望见前方水库里张丽等同学的身影在水中欢喜地戏水,梅子对小芳说:我们也去凑热闹吧,看看去。
  她们还没有到水库边,突然就听到张丽大声呼喊“救命”啊!怎么啦,张丽不是在水库边上玩水吗?梅子来不及细想,三步作两步地跳到水库边,急着要下水,小芳焦急地想拉梅子:“下水危险,下面不是还有同学吗?她们在水里不去救援,你在岸上救什么?她以前又不是对你好得很。”

www.773.net 3

一直到外公去世,他都没有见过我的面。1700公里的距离隔断了母亲和外公前后八年的时间,也隔断了我和外公的一生。

在母亲还是年轻姑娘的时候,她从老家来到沿海县城打工,认识了我的父亲。

年轻人不怕苦,什么活都要干,任何机会都想试一试。手套厂打工、蹬人力车……他们能找到的工作,即便劳心劳力却也只能勉强温饱。我5岁那年,他们决定去母亲老家碰个运气,开了一家面馆,一年后赔得精光,灰头土脸地回了小县城。

小时候的我对小县城到外公家的距离没有概念,直到我前段时间上网搜索才知道确切的距离,1700公里。正是这1700公里,让外公无法在我出生的时候到场,让我自始至终没能见到外公一面,也让母亲错过了见外公最后一面的时间。

那年三月份,外婆打来电话,说外公摔了,进了医院。

母亲急得吃不下饭,着急想赶回去看看。可那时候家里条件还是没有改善,一张火车票的钱都很难拿出来。最终父亲拦住了母亲,这一拦,成为了他永远愧对母亲的事。

四月底,舅舅打来了电话。

外公去世前母亲很少讲外公外婆的事,外公去世后她却把她小时候的事说了个遍,外公是怎样寡言少语,外婆是怎样能干严肃,舅舅和姨妈们怎样和她吵闹,他们又是去哪座山上割猪草。

母亲说,在我满月的时候外公曾经想来抱抱我,她心疼火车票,没让他来。

我们都知道人生有种痛苦叫子欲养而亲不待,可是还有一种痛苦是子还没有能力养亲,亲已经不在了。

我记得在我们一家和二姨赶回去奔丧的火车上,二姨开过一个玩笑,她和母亲说,这么久没回去了,她担心哭不出来。

她们两个都是外公远嫁的女儿,二姨已经四五年没见过她的父母了。

快走到外公家的时候,我注意到在通向外公家的田垄上有一串牛蹄窝,从没看到过牛的我欣喜地想叫身后的母亲,转身看到她已经哭成了泪人,而二姨的眼泪不比母亲少。

年幼的我不知道当时两个女儿的痛苦,火车上的二姨也还没察觉父亲和家这两个字眼刻到她骨头里的意义。

走到大堂,我们绕着外公的棺材走了三圈,然后跪倒磕头。

外公的遗体躺在棺材里面,我和他原先隔着1700公里,现在隔着一层木板,却都是没办法看他一眼。

外婆最先看出我的不适——陌生的人,听不懂的方言,嘈杂的葬礼,不习惯的饮食……

于是在葬礼的那几天,只要她得空就会带我四处走。

她带我去一个湖边,去自家的地里,和我说妈妈她们小时候怎样把自己玩湿不敢回家,怎样到别人家的地里偷土豆,那时候我偷偷想这些我早知道了,妈妈已经和我说过了。

她还带我去一座山上看放养的牛和马,我自然很乐意。春夏之交,路泥泞又泛着草青色。外婆走得很稳健,为我开道,我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走。

到了半山腰一片平坦的草地,牛马全部低着头吃草,偶尔会有一匹马飞奔起来,我就忍不住又叫又笑。风吹过来,湿漉漉的草也跟着摇摆。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拉着外婆来到附近一片野草长势喜人的区域,当我视线中出现一块大石头的时候,我心弦动了一下。

母亲果然说得没错,她们割猪草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头,累了就在石头上歇一会。

我让外婆把我抱上去坐了会,然后我们一起采了两朵蘑菇,回家了。当我长大,回想那一瞬间动了的心弦,总算明白那是一种感动和心酸。

我之前从没去过那片山坡,却对那里莫名地熟悉;我仿佛能看到母亲小时候经历的那些片段,母亲的追忆已经在我的心中刻下痕迹,我的生命和她的过去已经分不开了。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773.net】1700公里的距离隔断了母亲和外公前

上一篇:县长喊苟书记去领人,可是这次为什么没有调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