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前几天实在没借口了,街那边开了个服装专卖店
分类:文学文章

街那边开了个服装专卖店,那品牌算不上多么著名,但提起来也还有人知道。那天我转悠进去,想挑件适合我的长袖恤衫,几种花色的恤衫都折叠成摞,摆放在圆盘状货架上,我连续从几摞里挑出XL号的来,一一抖开在身前比试,都不满意。比试过的恤衫我不能折叠为原样,便只好马虎地撂回原处。店里的售货小姐走过来,把我搞乱的恤衫加以整理,她脸上的表情以及飞快地折叠恤衫的肢体动作,使我觉得是在表达一种不快。我心里立刻响起“顾客是上帝”的口号,差一点就把那口号吼叫出来。这时小姐问我:“您要什么样的?”她脸色依然冰霜般寒冷,我气咻咻地问:“有没有竖条纹花样的?”我以为她应该懂得,像我这种没当上将军却鼓出了将军肚的角色,店里普遍存在的横条花纹的恤衫,如穿上都只能使我身躯的缺陷更加凸显,惟有大号竖条花纹的恤衫,穿上庶几可以减却我这身材的不足。小姐懒懒地答了句:“没有。”竟转身离去了。没有也罢,可我从她眼神里,丝毫看不出对横条纹、竖条纹与顾客身材相应关系的领悟,唉,这样的木头,我要是老板,今天就炒她的鱿鱼!从那服装店出来,满心堵着不痛快,走到过街天桥当中,扶栏顾望大街上万丈红尘,觉得对不起我的,岂止是那位木头小姐。如今人的素质太低,交流沟通实在困难,除了找钱还懂得什么?从天桥上走下来时,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大有“众人皆浊我独清”的气概,悻悻地回到家中。很多天,再没往街那边去过,对那家服装专卖店的存在,也逐渐淡忘。秋风起,落叶旋。前两天,转悠到街那边,夜幕不知不觉中已然降临,除了麦当劳快餐店,其余商店大都关了门。信步走着,忽然觉得眼前出现了一幅巨画,那是一家商店的落地大玻璃窗,窗框仿佛现成的画框。画呢,竟是伦勃朗那种风格,整体上暗魅魅的,只有一个区域里有橘色的亮光,光区里,勾勒出一个坐在小板凳上的女郎,她把一张西洋古典式的高背椅权当书桌,在那里写信——对,一定是写信,因为可以依稀看出,那权当书桌的椅面上,有铺开的信纸,还有斜放的信封,甚至还能看出信封上有待贴的邮票……女郎的姿势基本上是凝固的,所以像油画上的角色,她似乎是写到什么地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把圆珠笔的笔杆顶端,下意识地含进了嘴里,两眼睁得很大,反映着一只射灯的光,却不知聚焦何处,也许,是在幻觉里看到了很远的地方,那里会有人期盼着她即将写完的信……我痴痴地站在那幅“巨画”面前,心里旋出一丝比一丝厚重的感动。在这凉意浸人的秋夜,在这静静的角落里,有着如此富于人性、饱蘸人情、渴望沟通、企盼亲和的活生生的画面,魅力四射地呈现!可是,我在进一步赏“画”的过程里,忽然从记忆中扯出来一根筋,把我的情绪猛地弹了一下——呀,这不就是那家服装专卖店么?而那写信的女郎,不就是那回引出我不满,以至腹诽她为“木头”的售货小姐么……我离开那里,在霓虹灯闪烁的长街上踽踽独行,思绪如抽丝般绵延不断。我心上常有愤世嫉俗的浮云,不惮以恶意揣测他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乃至一个表情一副姿势,即使对方确实有缺失吧,却从不反躬自问:我又表现得怎么样?在人际交往中,颇擅长疑忌、戒备、还击乃至于主动出击,动辄生出“把他灭掉”的想法,自己没能去灭,看到有人去灭,便一旁拍手称快,偶尔还趁机打出几下太平拳……为什么不能对自己多些挑剔、责备,而对他人多些宽容、忍让?在这个需要合力营造公平、富足、文明、祥和的共享家园的艰辛岁月里,应该首先拂去心上那不与人为善的浮云……李白诗曰:“总谓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改三个字:“总谓浮云能蔽心,善意不见使人愁。”平仄虽不对榫,喃喃在口总没坏处。过几天,我会去那服装专卖店,买下一件外套,以做特殊的纪念。

    妻子爱逛街,经常让我陪她上街,可我总是以各种借口推辞,前几天实在没借口了,就陪着逛了趟街。妻子很高兴,大商场转完了还要逛小商店,甚至连地摊也不放过,每到一处都要拿起各种服装在身上比划一番,还要不停地问:“我穿这件怎么样?我穿那件好不好?”加上售货小姐在旁边不停地夸奖:“大姐(应该叫阿姨),你的身材不错,穿这件衣服真好看!”每逢此刻,妻子脸上就会露出得意的神情,仿佛她真回到了二三十岁,弄得我只好回答,“不错,这件很好,那件也瞒好”,其实心里在想:这件不适合你的年龄,那件与你的肤色不配。好在妻子只是问了问,并没有在意我的回答,也没有被小姐的夸奖弄晕了头。妻子比划了一阵,又试穿了几件,甚至还砍了半天的价,最后的结果是:不买!随后昂首挺胸地走出店门,依然是一个店接一个店地转,依旧是重复着之前的事。可作为老公的我跟在后面却感到很狼狈极,每次走出店门都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总觉得有一双双眼睛在直勾勾地盯着我,售货员的嘴角可能还露出一丝嘲讽:哼,跟着一个小气的老公!可看看妻子,嘿,满脸春光灿烂!感觉好极了。 ­

www.773.net,  我曾经听说过,从前的人所使用的家具,时时会有暗装秘密抽屉这一类的玩意儿。是的,说尽管是有人说,真正发现秘密抽屉的人可不多。特地花时间去检查到底某种家具有没有秘密抽屉的人更是少其少。例如我最近所买的一只旧书桌,我就一点没有想到它真的会有什麽秘密在边,我更没有预期到它的秘密抽屉竟然会使我遭遇到一桩神奇的灵魂学上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一篇相当奇异,而且无法解释的人鬼心灵交流的故事。
  那是有一天,我在我所住的宿舍附近街道上徘徊,偶然看见一家卖旧家具的店,在窗橱放了一只小书桌,突然使我对它发生了很大的兴趣。於是我走进店,跟老板先聊了一会儿天,然後谈到这张书桌的价钱,老板就告诉我,它的价钱以及它是有着怎样可羡的一个来源。老板说,离这儿三条街後面,就是布洛克里,那儿原有一座算是我们这纽约市布律根区最後存在的一幢维多利亚中叶时代的古屋。这座古屋已经破败凋零到必需予以拆除的地步,因此,屋主迁到别处去住,打算把它整个拆平,屋的许多古色古香的家具,也都低价拍卖出去。就在那麽一次的拍卖,这位老板买到了一部份东西,其中除了这张小书桌以外,还有其他的家具、盘碗、玻璃器皿、轻便家庭用具等等。
  对於这张桌子,我并没有因为它是出身於可敬的古旧大家庭,而寄予以太多的幻想。我实在一点也不在它的前主人到底是谁。我只是因为它的价格便宜,而且体积很小,在我那间不容旋马的斗室,它可以很小巧地倚壁放置,一点也不占位置;所以我就把它买了下来。
  我今年二十四岁,长得个子高而细瘦。我是在繁华的曼汉登区工作,而躲在租金便宜的布律根区单身宿舍式的公寓,以便积蓄一些钱。一个二十四岁的男子,依然“孤家寡人”,那就必然地使你想到真该积些钱才好谈婚姻问题,要不然,穷小子再加上年龄老大那就无药可救。又由於人们告诉我,要想维持生活而且能有所积蓄,就非得由勤劳而争取升职的机会不可;因此,我有时把办公厅的工作带回来做,希藉此博得主管的青睐,有机会升职和加薪。我的老家是在美国南部的弗罗里达,每隔一两个礼拜,我必需写信回家去问候问候;在寝室加厨房加起坐间都在一起的经济房间,事实上也不能不有一张小桌子以适应这种做做事写写信的迫切需要。
  买下这张小书桌的这天,正是星期日的下午。我花了大约一个钟头时间,调整调整别的家具的位置,使这张小书桌能够妥贴地靠着墙壁,而又不妨碍我的行动。等到一切弄好,已经是六点多钟了。晚上我跟罗贝小姐有个约会,所以我仅仅允许以一两分钟时间,站在那儿欣赏一下我的新布置,以及这张新买的旧书桌。
  这张旧书桌虽然体积不大,份量却是蛮重的,它的质料完全是坚厚的好木头。桌面是倾斜的,有点像课堂小学生的书桌,桌面下边也是有那麽一个空间,可以放置书本什麽的。所不同於小学生书桌的,是桌面靠後沿部份高起来大约有两尺左右的格子层,一格一格有点像鸽子窠。这格子层的最下一层是小抽屉,横排一式共有三只小抽屉,都有黄铜细雕的拉环。不但整张桌子做工精细,就连格子层以及这三只小抽屉也都有精工雕饰的花纹,有些花纹甚至展延到桌子边沿以及格子层後面去。我顺手拉了一张椅子,在桌前坐了下来,试试桌面的高度,却是十分的合适。於是我急忙洗个澡,刮过脸,换了衣衫,匆匆赶到曼汉登去会我的女朋友。
  没想到就在我约会回来的这天晚上,我遭遇到了人鬼心灵交流的故事。
  为了要忠实报导这一桩神秘的故事,我必需也以忠实的态度说出我这一夜约会回来的心境,因为要不是由於我有了那样的心境,很可能这桩鬼故事就不至於发生。

    逛了大半天,总算遂了妻子的愿,买了几件自己满意的服装,可直累得我腰酸腿疼,可能是为了奖励我今天能答应陪她逛街,也可能是今天得到了许多夸奖,妻子显得很兴奋,主动提出给我买件衬衣,那我当然高兴了,也不能光你一人享用家庭公用基金啊(只是心里这样想的)。于是,直接进了一个小商店,直接从架上挑下一件衬衣,直接一试,呵,这身材,简直就是衣服架子!于是,直接掏钱,直接出门——还是直接回家吧!

  这一夜回宿舍的时候,已是下半夜二点多钟了。在这次约会,我跟罗贝小姐玩得可以说是够痛快的。我们先是看了一场很不错的电影,然後一起去吃宵夜,我也喝了一点酒,最後我们又一齐去舞场跳舞。可是,当午夜分手之後,我一摸囗袋,竟然连坐车回家的零钱也都一起用光了。於是,我只得沿地下铁路走回来。这时间的布律根区真个是夜阑人静。我独行,不由懊悔起今夜不该如此挥霍,因此也使我觉得,今後是否再跟罗贝约会,实在要慎重地考虑了。近来,我本来就已经对自己时时感到不满;时时认为这麽喜欢金迷纸醉生活的罗贝,虽然长得甜,长得美,可是,值不值得我这麽拚命地去追求呢?值不值得我这样花大钱去满足她的欲呢?我对自己的不能把握住自己真是感到颓丧。
  因此,在这种悔恨交集的心情,我走进了公寓,走进了我的房间,我知道我今夜将要睡不着觉了。一团无名的怒火,在心底燃烧着,使我十分烦躁不安。我脱掉上衣,扯掉领带,心正在打算弄一杯酒或是煮一杯咖啡喝喝,却在这时候,看见了我几已经忘记了的新买旧书桌。於是我走到桌前,坐了下来,开始初次详详细细地把它察看一番。
  这书桌的倾斜桌面是可以掀开的。掀开了桌面,下边就是可以放书的空间。这边是空的,所以我仍旧把它盖上。然後,我伸手到小小格子去摸索,除了手指头跟衬衫袖子沾满了灰尘以外,边也是空的。别小看这些格子,每一格子的深度却也都有一尺深。於是我伸手打开左边第一只小抽屉,抽屉也是空的,除了在角落有捏做一小团的废纸以外,别无长物。由於这小抽屉做得相当的精巧细腻,我忍不住把它全抽出来在手把玩,那花纹、那线条,在在都是精工所构成,那接榫的地方更是密合得天衣无缝,……我正感叹於从前的木工是多麽规矩与认真的时候,忽然发现这抽屉实际比那格子的深度少了一半!
  为什麽屉洞那麽深,而抽屉只做了一半长度呢?好奇地,我伸手到屉洞去摸,一伸手就碰到了後壁,没有什麽东西塞在边。然而,这时候,另一个心思突然抢先占据了我的脑子-我已经好久没写信回家了,有了这麽舒服的一张桌子,我今夜何妨写封信回去呢?我……
  突然原先那个思潮急速地窜回来,剪断了写信回家这一条思路。这是一张古书桌,小抽屉的深度只有洞深的一半!莫非它真的有秘密抽屉在层麽?
  我再度伸手进去用指尖去细摸,却摸着了所谓後壁的正中,有一道小小横槽,可以用指头巖住它,我轻轻一带,果然又抽了个小抽屉出来!
  这左边第一只屉洞的秘密抽屉一被抽离洞囗,立刻在灯光照耀下现出秘密抽屉放的是什麽-那是一小叠信纸。我兴奋地把整个秘密抽屉全拉了出来,然而立刻我又大感失,因为这仅仅是几张白纸摺了四摺,叠放在边。纸色已经变得十分旧黄,纸的边缘更是由黄转黑,纸上一个字也没有。在这一小叠信纸的下面,大约有三四个信封,跟这摺了四摺的信纸一样的大小。信封下面有一只小小的圆形墨水瓶,墨水瓶是倒立着,瓶塞得紧紧地,但是在这秘密抽屉底板上却已化开了一小滩乾墨水。检起小墨水瓶来细看,边还有三分之一的墨水剩着没有流乾。在墨水瓶旁边,还有一只旧式的木杆铁笔,笔尖得好黑,上面还积有不少乾墨。除了这些以外,秘密抽屉再没有什麽秘密了-没有人们所幻想的,密存着珠宝奇珍之类。
  在十分失,我准备把起先拿出来的东西再给放进这秘密抽屉去。可是,当我放进了墨水瓶和铁笔,再要放进信封去的时候,顺便把叠在一起的三四只信封给一只只拿开来看,却发觉有一只信封比较厚些,似信封有东西,而且,这信封背面却是封了封囗的!我急急拆开封囗,果然边有一封信,信纸也是四摺放在边,那摺痕摺得十分的平实,我还没展开它之前,就已知道,这封信写的时间一定是相当的久了。展开之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细洁而娟秀的字迹,一而知,写信的人定是个女性。墨水的色调已是乌黑的。信上的日期是距今77年前的1882年5月14日。一开始阅读,我就觉得这是一封写得相当热情可爱的情书。它是这样开头:

­      回来后想想有些好笑,这女人迷恋逛街,迷恋买服装,迷恋化妆品,是不是和男人们迷恋抽烟喝酒打牌钓鱼一样啊?我想是一样的,垂钓高手迷恋的是钓的过程,女人们享受的也是那逛街试衣的过程。我的一个女同事在她的一篇买衣服的文章中写道,“...脱了试,试了看,看了想,想了再试,试了再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天啊!她老公要陪她买服装,我深表同情)。晚上打开电脑随便点了个博客一看,日志写的居然也是白天买衣服的事,这位女士也是在老公的陪同下,经过上下左右比试看想后,最终没买成,出了门恨恨道:减肥!减肥!减肥!哈哈,看来天下的女人都是一般般啊! ­

我最亲爱的人:
  此刻,我爸妈跟我弟妹都早已睡熟了。夜是深沈的,屋子是静悄悄的,只有我孤独的一个人,还没有一些睡意;所以,这是我可以随心所欲无拘无束地来跟你谈谈的时候了。是的,我是多麽愿意时时有这麽一个机会!我的心上人!你那豪迈而澄澈的眼睛,那麽温柔而热情地瞧着我。我渴着你这样的凝视,真是到了无可抑遏的地步了!你知道,仅仅就是那麽样的瞧着我,你就会给了我多麽珍贵的抚慰与温热,又给了我多麽甜蜜的回忆!

      在美丽的季节里,好看的服装一年比一年多,但大都是为女人们设计的,有首歌中唱道,“姑娘们穿上花衣裳,小伙子弹起加椰琴”,这里的小伙子只是陪衬,翩翩起舞的是穿着花衣裳的姑娘们。在我看来,这春天夏天都是上苍给女人们设计的,男人啊,看着吧,没你们的份! ­

  读到这儿,我不禁微笑了。这词句真是优美而动人到了几不能叫人相信的程度。然而同时我心不免又发生了一个疑问,既然花了这麽大的苦心写这封信,为什麽却没有寄出去呢?它只是封了封囗,信封上没写收信人姓名住址,也没有贴邮票。我继续读下去:

      可话又说回来了,看也罢,陪衬也罢,不穿也罢,只是不要再让男人受陪买之罪。你想想看,让男人们置身于花花绿绿的服装和唧唧喳喳的女人之中,你站也不是,看也不是,走也不是,实在是尴尬。如果再碰到女人被夸晕了头准备买那物有不值的服装时,你是阻止呢,还是继续讨价还价呢?阻止吧,显得你小气一点都不男人,继续侃价吧,好象你比女人还女人。所以,许多男人只好选择在门外候着,眼不见心不疼,权当自己的老婆检了个大便宜。 ­

我深爱着的人!
  你对我可别改变了态度;也千万别用另一种囗气对我说话,使我以为我的恳切言词竟然得不到应有的回应。如果我真的是个愚昧无知而又三心两意的人,你可以尽情嘲弄我,我没有怨言。然而,如果我是对你说得这麽恳切,这麽真诚,那你自然该以认为跟我的恳切与真诚能够相配称的份量来给我以一种反应才对。我深爱着的人哟!这是因为一般男子用以迎合女人心的那种谄笑与媚视早已叫我寒心。人们时时想以小心与机敏,虚情与假意,来掩存起他实际必需掩存的粗鄙念头与反覆无常的面目;可是,这种技俩却欺骗不了我!我也就是为了痛恨这种卑鄙男人,才使我想逃避即将娶我的那个伪君子。转而希你能真心诚意地给我以拯救!我的心上人!然而,你竟然置我於不理,你没有来拯救我。你是我在所有值得珍惜的当中最堪珍惜的,也就是我所最真心敬爱而举世难寻的人;可恨的是,你仅仅有一只影子存在我心灵最深的所在,我没有法子真实地跟你相见!你难道只是我凭空虚构的一个人麽?但是,你分明是我梦寐以求的意中男子,我爱你之深,简直不是那个已经跟我订了婚的鄙夫所能比拟於万一!我经常在想念着你。我在梦见到你,我在心中悄悄地跟你说话,悄悄地跟你倾吐我的衷曲。我真愿你能由我心走出来,出现在这个真实的人世!再见了!我所倾心相爱的人!愿你今夜也有个梦,好让我俩在梦真个相见!
      你的海伦

      以前我就认为有两个地方最能让陌生的男人沟通,一个是老婆生孩子的产房外,男人呆在外面无聊,又帮不了忙加不上油,只好去跟与自己有同样处境的男人搭讪;另一个就是大商场的门外,许多不愿意陪女人受那逛商场之罪的男人们,也会主动地聚在一块或抽烟或闲聊。这两个地方女人的感受是有天壤之别的,但男人们的感受却是有很大相似之处的。 ­

  我本能地去瞧瞧信的下角,看看是否有“二年级学生海伦作”这几个字,因为我一时怀疑以为这或许是一个女学生在学校所写的作文。然而没有。因此,我知道这真的是一个可怜无助的女孩子,在长夜漫漫,由心灵深处所发出来的哀痛呼声。我不能再对於这样的一封信,作任何的嘲笑了。午夜,真是人生最神秘的时刻,尤其当你一个人危然独坐,而外面世界都已熟睡了之後,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感觉便会迫人而来。如果我发现这封信是在白天,情形会完全两样的。我一定会哈哈大笑地拿给朋友们当作奇文来共赏,然後在一阵玩之後,把它整个忘了。可是,这时正是神秘的静夜,万籁无声,只有我一个人对窗独坐,阵阵微风由窗外吹送进来,轻缭着我的遐思。在这种情景,不可能使你想到如今这个写信的少女必已白发苍苍,或竟是早已长眠地下。相反地,在我重读她的信的时候,我觉得她完全是那麽一个楚楚动人的美丽少女,正像我这样午夜独坐在这窗前;而且,在我的凝想,她必然穿着当年的拖地长衣,一束青丝轻披在肩後,手执着墨水笔,据着跟我现在所坐的同一张桌子,正在含怨凝思。她所面临的窗囗,也必是我现在这只窗囗所能见的就在这布律根区不远的某条街巷。当我此刻重读她这封充满着内心秘密而又绝地在控诉着她所面临的那个时代与人生的时候,我对她的同情与怜惜之心不禁油然而生。一种无法抑止的冲动,使我打开那只小墨水瓶,检起那支生了的铁笔,我准备写一封回信给她。反正今夜我也睡不着了,运用运用我的脑神经,也许可以叫自己疲劳一些。於是我在旧黄的信纸取了一张,在桌上摊平,开始落笔。这时,在我的想像,这位海伦自然仍是活在世上的年轻少女。

      听说现在有些城市的商场里已经设了“先生(或丈夫老公)寄存处”,就是把陪同老婆逛商场的丈夫暂时“寄存”在一个房间里(真绝!不知收费否?),男人们可以在里面喝茶、抽烟、打牌、下棋或闲聊;女人就可以在商场尽兴地看、挑、试、穿、,真是各得其乐呀!看来这世上还是聪明的人多,应该给想出这个主意的人颁发一个“理解男人奖”才是。 ­

海伦:
  我方才在你书桌上秘密抽屉,读到了你的信。我真不知道该要怎样帮你的忙来拯救你。我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有一条途径能够让我跟你接近的话,你将可能以为我是怎样心地的一个人。不过,我确实了解到,你是我极喜欢认识的朋友。我希你是一位美丽而又热情的人儿,但又觉得你不必要是非常的美丽,我会喜欢像你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的,而且我不打算讳言我已是诚心地在暗暗爱恋着你。尽你的力量勇敢地为你自己的幸福而奋斗吧,海伦!我知道我是无法接近你了,但我仍将时时想到你,而且确然希今夜我会在梦见到你!
      你的杰克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前几天实在没借口了,街那边开了个服装专卖店

上一篇:灵感源于电影《周渔的轻轨》,其裁缝店一度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