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不想写美的东西,由磨铁图书、当当阅读会、
分类:文学文章

张悦然 不再想写“美”的东西

北京10月14日电“写长篇和写短篇对我来说,是不同的体验,两种我都很珍惜,很想继续探索下去。”近日,作家张悦然接受(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邮件专访,分享了对小说创作、阅读碎片化以及文学作品影视化的观点。她的作品《大乔小乔》影视版权亦已签约,但张悦然表示自己不会担任编剧,也不会在写作的时候考虑改编的问题,“只希望自己创作出好的小说,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乐趣所在”。

图片 1

出版新作《我循着火光而来》

图片 2张悦然 摄影师:曹有涛

继2016年长篇小说《茧》横扫各大图书榜单和文学奖项之后,近日张悦然推出了全新力作《我循着火光而来》。书中集合了她近十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包括广受关注、正在筹备同名电影拍摄的中篇小说《大乔小乔》。《我循着火光而来》由磨铁图书出版发行,书中收录了《大乔小乔》、《动物形状的烟火》《沼泽》等多篇中短篇小说作品。

继2016年推出长篇小说《茧》后,80后女作家张悦然近日又为读者带来了新作《我循着火光而来》,书中包括《动物形状的烟火》《沼泽》《家》《嫁衣》以及正在筹备同名电影拍摄的《大乔小乔》等她近十年创作的九个中短篇小说。张悦然曾是国内青春文学写作的旗帜性人物,华丽纯美的语言是她的一大标签。随着年纪的增长,张悦然的文风开始变化,当她带着《茧》站在聚光灯下时,曾经的天才少女已经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女人,她所书写的也不再是那些纯美的内容。张悦然说,自己的这种改变正是从当年的那篇《嫁衣》开始,“从这篇开始,我不想写美的东西,我就想写‘丑’一点、‘脏’一点。”

张悦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讲师,知名艺文主题书系《鲤》的创办者及主编。14岁时开始发表自己的作品,代表作有长篇小说《茧》《誓鸟》《水仙已乘鲤鱼去》,短篇小说集《十爱》《葵花走失在1890》等。近日,她的全新作品《我循着火光而来》出版,收录了《大乔小乔》《动物形状的烟火》《沼泽》等多篇中短篇小说,其中最早大致写于八年前,最新的是在今年春节前完成。除了《大乔小乔》有原型外,其他都是完全创造出来的故事。

2017年9月24日,由磨铁图书、当当阅读会、当当影业、腾讯新闻、腾讯文化共同策划,单向空间联合主办的“循着火光而来——张悦然《我循着火光而来》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怀着与他人靠近的愿望”

“我的小说大多没有原型。”对张悦然来说,小说是一个创造出来的全新世界,有时候在写下小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对那个世界也是完全陌生的,“我对它充满好奇,很希望通过书写使它一点点清晰起来,最终完整地呈现在眼前。”

线上部分张悦然与作家张大春、《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瑞典翻译家陈安娜、作家路内、媒体人罗皓菱,展开了一场跨越国际与代际的对话。线下部分,张悦然与作家苏童、诗人杨庆祥围绕新书《我循着火光而来》深入探讨短篇小说的魅力以及小说中的女人们。

描写隔膜

这些作品中,张悦然很难说更喜欢其中哪个故事。如果非要选择,她说,会在《大乔小乔》和《动物形状的烟火》当中选一个,“《大乔小乔》写得比较自由和肆意,似乎在探索一种新的风格,它是克制的,也是充满包容和善意的;相比之下,《动物形状的烟火》是刻薄的,是冷酷的,这种锋利的东西属于一颗年轻的心。我有时希望自己慈悲一些,但有时我又很珍视那些偏执和彻底的东西”。

本次活动总时长5小时,腾讯新闻、腾讯文化全程在线直播,最远连线距离超过8千公里,为读者和观众带来了一场探讨文学创作、都市生活、时代隐痛等话题的文化盛宴。

张悦然新书《我循着火光而来》是一部中短篇故事集,包含九个关于爱与孤独的故事,其创作时间跨度达八年之久。“最早的大概是在八年前写的,最新的是在今年春节前完成的,有真实事件原型的只有《大乔小乔》,其他都是完全创造出来的。即便在《大乔小乔》里,真实事件也只是某种背景。这些故事跟我的个人生活的关系也不太紧密。对我来说,小说是一个创造出来的全新世界,有时候在写下小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对那个世界也完全陌生。我对它充满好奇,很希望通过书写使它一点点清晰起来,最终完整地呈现在眼前。”这九个故事里,人与人之间始终存在着隔膜,“有的因为先于她们存在的命运,有的因为过往经历留下的创痛,有的因为朝夕相处反而变得更加陌生,有的因为嫉妒而变得貌合神离……这些隔膜既发生在亲人和伴侣之间,也发生在陌生人之间,孤独是每个人所习惯的处境,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怀着与他人靠近的愿望,如同在黑暗中找到了那一星半点的火光,于是向着它而去。很多时候,他们最终会被火焰所伤,但这种努力是他们为了摆脱当下处境所做的积极努力。”

图片 3《我循着火光而来》

张悦然——一位捕捉人类骨缝幽深处情感冷暖的作家

“分裂对作家也许是好事”

的确,在中国当代文坛,张悦然的小说写得很有特色,作家余华曾用“准确”来形容她对人物的把握,某种程度上说,这与她从小在文学知识方面的积累不无关系。张悦然曾经回忆:“我从小特别喜欢童话,每年过生日,妈妈都会给我买格林童话等各种书;我的父亲在大学教书,书架里边都是很不错的世界名著、文学评论等,等我稍大一些就会拿来看,不记得当时能不能看懂,但都会翻一翻”。

张悦然,中国当代女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讲师,知名艺文主题书系《鲤》的创办者及主编。14岁时开始发表自己的作品,其作《陶之陨》、《黑猫不睡》等在《萌芽》杂志发表后,在青少年文坛引起巨大反响,并被《新华文摘》等多家报刊转载。代表作有长篇小说《茧》《誓鸟》《水仙已乘鲤鱼去》,短篇小说集《十爱》《葵花走失在1890》等。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法、德、西、意、日、韩等多国文字,曾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等奖项,也是入围“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的华语作家(《十爱》,Jeremy Tiang译)。

直面人生

直到现在,张悦然依然会每天看看书,对近些年的“碎片化阅读”现象也有所关注。在她看来,碎片化阅读确实会带来很多问题,对写作者来说特别需要警惕,“时代发展到这里,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样的局面,真正需要阅读喜欢阅读的人,不会因此放弃读书”。

作家余华和阎连科曾经这样评价她的作品:“她对人物的把握准确。‘准确’这个词在我这里是较高的赞扬……无论用什么语言、用什么样的方式,‘准确’永远是一个作家的目标。”“真正能捕捉到人的骨缝幽深处的情感冷暖并在灵魂裂隙中丈量深浅的,怕也就是悦然的这些小说了。”

在新书的九个故事中,张悦然对《大乔小乔》《动物形状的烟火》两篇有所偏爱。前者讲述的是一对姐妹故事,妹妹是个超生孩子,拼命摆脱其出身来到北京,过上好生活。留在父母身边的姐姐绝境之中向妹妹求助,妹妹很怕因此失去现在的生活,故事围绕着她的内心矛盾和选择而展开。后者则讲述了失意画家林沛在新年前夜接连被画商、前女友奚落,希冀于崭新的生活,却又被生活戏谑的故事。

图片 4作家张悦然 摄影师:曹有涛

这一次在《我循着火光而来》中,张悦然将继续带着读者们寻找灵魂与生命中的泪光与火花。

“《大乔小乔》写得比较自由和肆意,也是充满包容和善意的,那种丰沛的善意甚至令我自己感到惶恐。相比之下,《动物形状的烟火》是刻薄的,是冷酷的。这种锋利的东西,是属于一颗年轻的心的。我有时希望自己慈悲一些,但有时我又很珍视那些偏执和彻底的东西。那种黑白分明的东西里,有一种笃信。随着写小说的时间越来越久,我们相信的东西越来越少,我们在小说里所写的东西,由我们所相信的东西,悄悄变成我们愿意相信或者希望自己相信的东西。而我们真正相信的东西和我们希望自己相信的东西之间的沟壑越来越大,造成了我们的分裂。分裂对一个作家也许是好事,大概也是必然的,但我也挺珍惜自己内心领土尚且统一的时刻。”

此前,在北京举行的图博会上,“中国文学与全球化时代——莫言作品国际传播沙龙”等一系列活动纷纷举办,展示了中国作家的创作成就。论及当下不少中国作家作品被译成外文出版的现象,张悦然认为,这意味着中国文学有更多的机会被世界看到,对作者来说是好事,对一些国外读者来说,读中国文学可能是了解中国的一种方式,“但是更理想的情况是,他们在中国文学里,真正体会到触动和冲击,感受到文学的魔魅和力量”。

《我循着火光而来》——谁才是你灵魂深处真正的救赎

“努力本身在塑造着我们”

“想要写的东西正在头脑中一点一点成形,目前还只是在做一些准备,所以现在还没法说清楚它的内容。”当被问到提到下一步的创作计划时,张悦然似乎还不是很有头绪,不过同时也说道,“但我知道这一次同样充满挑战,需要打起精神面对”。

新书书名《我循着火光而来》来源于书中同名小说,张悦然表示自己想以此表达一种人与人之间靠近取暖的愿望,以及一种试图抓住一丝希望作为生活的凭借的努力。

认可努力

在这九个故事里,人与人之间始终存在着难以冲破的隔膜,有的因为先于她们存在的命运(《大乔小乔》,有的因为过往经历留下的创痛(《沼泽》),有的因为朝夕相处反而变得更加陌生(《家》),有的因为嫉妒而变得貌合神离(《嫁衣》)……这些隔膜既发生在亲人和伴侣之间,也发生在陌生人之间,孤独是每个人所习惯的处境,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怀着与他人靠近的愿望,如同在黑暗中找到了那一星半点的火光,于是向着它而去。很多时候,他们最终会被火焰所伤,但这种努力是他们为了摆脱当下处境所做的积极努力。哪怕最后失败,它也已经带领我们来到了新的地方。

张悦然称自己是个悲观主义者,“我相信命运对人的约束,相信人的渺小,相信努力的徒劳,相信人性难以改变。我不相信人会变好或者会有救赎的东西,但这并不会影响我们去做这样的努力。”但在具体生活里,她又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或者应该说是百折不挠、头破血流也愿意去相信别人的人。这并不是别人需要我的相信,而是我自己需要这种相信。这种相信是建设性的,不是否定或摧毁,在这里,我们会主动有所行动。”张悦然在她的作品里常常会让人物去做这样的努力,“通过这个努力才使他明白一切,我在小说中非常喜欢用过程去改变一个人物,而不是结果。”书里的故事有很多共性,比如,主人公都想要挣脱命运,最终都没有成功。“但是这种努力本身,就在塑造着我们。我们不仅仅是被高考成功、应聘成功、婚姻成功等这样重大性事件所塑造,我们更被我们每时每刻的意念和欲望所塑造。那些倾尽一切的努力,是无数意念和欲望的凝结,它本身的价值就很大,哪怕最后失败,它也已经带领我们来到了新的地方。”

《我循着火光而来》9个关于爱与孤独的故事:一意孤行的爱,自我放逐的孤独,突如其来的离别,微茫不灭的信仰……每一个故事都会让你探寻内心深处,遇到那个素未谋面的自己。

“从《嫁衣》开始不再华丽”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想写美的东西,由磨铁图书、当当阅读会、

上一篇:前几天实在没借口了,街那边开了个服装专卖店 下一篇:《家》中的觉慧无疑是这个社会悲剧的产物,纪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