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家》中的觉慧无疑是这个社会悲剧的产物,纪
分类:文学文章

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说,《寒夜》虽初版本10个月即销售5000册,至1957年单行本印行12版(次),算是不错的成绩。小说的开放性、阐释性异常丰富,它对困境的书写、对日常生活的叙事分寸,于当下仍具借鉴意义。70年后重读,也是在重新认识其经典价值。

摘要: 《寒夜》是巴金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1946年8月开始在《文艺复兴》上连载,次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这部小说作品的诞生,标志着巴金在现实主义艺术探索中所达到的最高成就。 小说通过三个小人物之间的感情纠葛和 ...《寒夜》是巴金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1946年8月开始在《文艺复兴》上连载,次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这部小说作品的诞生,标志着巴金在现实主义艺术探索中所达到的最高成就。 小说通过三个小人物之间的感情纠葛和凄凉命运来展示“宣判旧社会、旧制度的死刑”这一主题。它依然描绘了一个走向崩溃的家,但这已经不是封建末世的大家庭了,而是新文化运动中产生的新型家庭模式:一对理想主义者因恋爱而同居,并产生出爱情的结晶而形成三口之家。汪文宣和他的妻子曾树生都是新文化运动的产物,他们大学毕业,追求爱情和理想的统一,对生活充满着信心与勇气。可是,这样一个称得上美满的家庭终于被现实所击碎。由于战争,由于日常生活中贫困与疾病的折磨,特别是长期仰人鼻息的社会环境中讨生活,他们的理想、性格、心理状态都不能不发生巨大扭曲。汪文宣成了一个可怜的小公务员,懦弱、多病、善良而无能;曾树生则凭着美色当了资本家银行的“花瓶”,必须不断应付着感情与经济两方面的压力。这种贫困以及心理的负担给家庭带来了严重危机,战争又为它加了一道催命符——汪文宣的母亲为逃避战祸有云南来到重庆,加入了他们的家庭,婆媳不和是原有潜在的矛盾进一步复杂化,终于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悲剧。 尽管这对知识分子夫妻很相爱,双方都想重温旧梦,但一丝灯钨的温情无法与寒夜般的现实抗衡,他们不能不走向破裂;曾树生随人他去,汪文宣在庆祝抗战胜利的锣鼓声中吐血身亡。这种个人的悲剧与社会浮面上的喜庆场面的鲜明对照,表明了作家对国家对社会的清醒认识。

树生的悲剧紧接着,在文宣死后,她回来了,她从兰州回来了,她想要见自己的爱人和儿子,但走的走,死的死,留给她的,只有寒夜。

9月23日,“纪念《寒夜》出版70周年暨四十年代长篇小说创作研讨会”在上海市作家协会举行,30余位中外学者围绕《寒夜》文本生成过程、知识女性心灵困境的思考、巴金小说中“家文化”发展脉络等话题展开深入分析。研讨会由巴金故居、巴金研究会、华东师大中国现代文学资料与研究中心共同主办。

“紧急警报发出后快半点钟了,天空隐隐约约地响着飞机的声音,街上很静,没有一点光亮……天色灰黑,像一块褪色的黑布,除了对面高耸的大楼的浓影外,他什么也看不见。”小说一开端便透过主人公汪文宣的眼,讲述抗战时期的荒凉景象,同时也巧妙的透露出汪文宣隐忍、懦弱的性格。

不少学者谈到,《寒夜》让人返回到生存本身的故事之中,重新发现人性之于时代、社会的种种难以定义的混沌。福建师范大学教授黄长华说,《寒夜》是“看不见英雄的小人小事作品”,是现代小家庭在战争背景下演绎出的一支思想冲突、个性冲突的沉闷交响曲,一股表面止水涟漪深处波澜翻涌的“生活的激流”。

巴金出生于1904年,这是一个新旧制度交织的时代,科举制刚刚废除,官僚制度也遭到一定程度的冲击,新式教育兴起,这应当是给了巴金一个时代的启蒙。巴金的青少年时期,中国便经历了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社会思想与制度有所改变,但中国人的劣根在那时并没有被清除,还是那个经不起风雨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在这样一个残酷的新旧制度交替却又丝毫撼动不了人心的现实中,巴金便产生了对这个社会的深深怜悯,同时也认识到20世纪中国所固有的悲剧性。《家》中的觉慧无疑是这个社会悲剧的产物,他无法同自己心爱的女子在一起,他识得社会的黑暗与悲剧发生的必然性,并且知道顺从并不是对的出路,于是他离开了自己的家。时代所给的是新制度与旧制度的抗争、新思想与旧思想的纠缠,而巴金所接受的是黑暗社会里的种种悲剧。

巴金不愿意简单重复以往逃出家庭包围即可获得幸福的情节模式。《寒夜》中汪文宣死在“家”里,而逃出去的曾树生却不像觉慧、淑英那样对“家”无所留恋,而是不断回眸。在辽宁师范大学副教授乔世华看来,写作《寒夜》时的巴金,更加理性、审慎和成熟,年轻人想要获得自由和幸福,不是简单娜拉式出走就唾手可得的。恰如小说初版本结尾一句:“夜的确太冷了。”在巴金那里,获得幸福的道路究竟该怎样走,恐怕他也拿捏不定。但在《寒夜》中能体会到的是,巴金对“家”文化、对人性已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巴金曾到日本、法国留学,接触的也是外国文学,资本主义世界的悲剧人生给了他写作的灵感与借鉴。1931年巴金译完了匈牙利作家尤利·巴基的《秋天里的春天》,第二年巴金就写下《春天里的秋天》,两部作品极其相似,悲剧特质尤为明显。

如果说《家》是青年巴金反抗封建家族伦理的激情之作,那么15万字长篇小说《寒夜》则是中年巴金继续开掘家庭题材的成熟之作。这部作品1947年3月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初版,至今已过去整整70年。

《寒夜》所写的是知识青年汪文宣在抗日战争中的悲剧命运。而绘制人物悲剧性格的铺垫便是对悲剧环境的营造。

*
*

1、大环境下的悲剧性格塑造

从27岁写《家》到40岁创作《寒夜》,巴金完成了热血青年的转身

巴金的作品中悲剧较多,而对其分析主要从《寒夜》深入。

不同于巴金的《家》《雾雨电》等前期作品,巴金在《寒夜》中用笔极为冷静,小说真实呈现了1940年代抗战胜利前夕小职员汪文宣一家的困境,女主角曾树生虽受过良好教育、有独立意志,但仍逃不过种种羁绊。《寒夜》创作风格由热情倾泻转入深蕴细腻,被业内评价为“巴金艺术表现上最为成熟的一部作品”。

巴金小说中的悲剧是极为普遍的,而作品中的人物也大多是悲剧的命运。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如《家》中的鸣凤,一个小丫鬟,美丽、善良,深爱高家三少爷觉慧,但由于要嫁到老头家里做小老婆,她不能和觉慧分开,也不能承受做小老婆的现实,最后投湖自尽。《寒夜》中的汪文宣对世界充满希望,但断气时并没能得到公平。巴金笔下的悲剧让人们看到了社会的黑暗与人生的不幸,因此众多学者称其是运用小说体裁书写悲剧的大师,而法国学者O·白礼哀更是如此评价:“我们可以在这里看见绝了望的人,沉溺于痛苦,拿酒来解愁,呻吟,哭泣。”“他的拿手文章是悲哀,是绝望的描写。”“他是人类苦难的歌人”。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家》中的觉慧无疑是这个社会悲剧的产物,纪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