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773.net:重耳谦逊而又微笑着说,快逃……复兴
分类:文学文章

www.773.net 1
  一
  “楚珂,快逃,快逃……复兴楚国的大业就交付于你了!楚夷两国的和平也全靠你了!”
  “大将军,大将军……不要,不要啊……”
  “将军,将军,你怎么了?”一声急切地询问将我拉回了现实。
  我缓缓睁开眼睛,只见眼前烛光闪动,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盯着我。出于本能反应,我刚准备抽出腰间宝剑,却发现我竟丝毫动弹不得。慢慢地,我感觉全身已被汗水湿透,肩上,后背,腰间……都有一种刺骨的疼痛。
  “我的宝剑,我的宝剑!”我脑中一阵眩晕,但我一定得找到我的宝剑。
  “将军,宝剑在这呢!一直放在这儿,没人敢动。”那老者从床头的柜子上取下了宝剑,放在了我的手边。
  我忍着剧痛,伸手把宝剑紧紧地握在了手中,又使劲抽出了宝剑,只听见一阵龙吟之声,在屋中回荡。
  借着屋内昏暗的烛光,我盯着剑刃上所刻的十个字默默发呆: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我的思绪,好像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将士们浴血奋战的战场上。
  老者看我默声不语,似乎是猜到了我的心事,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声“嘎吱”的响声,一个清秀的女子走了进来。
  “爹爹,饭做好了,您们来吃吧。”那女子端着一个盘子,走到了桌边,对老者说道。
  “嘘!”老者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悄声说道:“溪儿,小点声,将军在想事情。”
  “啊!将军醒来了?”闻言,那女子赶紧把盘子放在桌上,快步走了过来。
  “哎!我叫你小点声,你非要这么大声,女孩子家,成何体统!”老者对那名叫溪儿的女子呵斥道。
  此时,我已渐渐地恢复了正常。听到老者和他女儿的对话,我一边试着慢慢支起身子,一边无力地说道:“老人家,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我……”
  我话还未说完,那女子赶紧来到床边,打断了我的话,说道:“将军,你的伤还未痊愈,现在不能说话。”她想要扶起我的身子,却发现男女授受不亲,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了几步。
  老者看我已经支起了身子,赶紧用双手扶住,把我慢慢放在了床头。转过头瞪了他女儿一眼,那女子朝他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将军,你不用谢我,这是我老头子应该做的。还是你福大命大,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能恢复过来,真乃奇迹啊!”那老者盯着我,眼中满是敬佩之色,接着又说道:“你都不知道,前天夜里,我在河边发现了你,你浑身插满了箭,周围河水都被你的血给染红了。当时,我心想,这人肯定死了。抱着一试的心态,我把手凑到你鼻子跟前,却发现你还有呼吸,就连忙叫来了几个村民,把你救回到了家中。村里郎中把你身上的箭都给拔了下来,我们数了数,总共有二十支箭,整整二十支呀!自始至终,你的手里,一直握着这把宝剑。直到今天中午,你彻底睡着的时候,我才把它从你手中取下,放在了柜子上。”
  老者像讲故事一样说着救我的经过,我忍着疼痛,裂开嘴笑了笑,说道:“老人家,多谢您和村民们的救命之恩,我楚珂无以为报。但只要我楚珂在世一日,大家若需帮助,我必当尽心尽力!”
  “楚将军有心了,你的伤势还很严重,现在还是少说话为好。其它的事,容以后再说。”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问道:“老人家,你们这座村子叫什么名字?距离楚城有多远?”
  老人家略作思索,对我说道:“将军,我们村叫清流村,几乎在楚国的最南边。离楚城,那可远了!至少也有七八百里路吧!”
  听完老人家的话,我又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老人家和他女儿看我在想事情不便打扰,就走过去坐在了桌子跟前,说起了悄悄话。
  饭毕,老人家又替我换了药,擦洗了身子,他的女儿说想留下来听我讲打仗的故事,但被他爹爹给拉走了。
  深夜,静悄悄的,只有时不时传来一声声猫头鹰的叫声,在这个空旷的山村中,显得格外清晰。我躺在床上,透过窗外的月光,盯着我怀中的宝剑,默默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睡去,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们梦见了战死沙场的大将军和数万英雄男儿,我看到他们一个个活了过来,站在我面前,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挥舞着手中的刀戟,斩杀着敌军的兵将。一个辽远厚重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二
  那是十年前,我正好十五岁。北方的夷国和楚国在打仗,战火一直弥漫到我们的村子附近。爹和娘都在战火中死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跟着逃难的大队伍向南方逃去。那时候,我就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为爹娘报仇,把夷国的人都杀光!
  逃难的路上,时常有人死去,一来是长途的奔走让人们心力交瘁,二来是没有食物,人的体力得不到恢复。我曾亲眼目睹了人吃草,人吃树根,甚至人吃人的恐怖场面。那个场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战争一直从三月打到了五月底,最后,楚国胜了。我听沿途的大人们说,这次多亏了李岳大将军和将士们浴血奋战,楚国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只是经此一战,楚国虽然获得了胜利,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三万热血男儿,最终只剩下不到一万的兵将,李岳将军也身负重伤。班师回朝的那一天,楚王亲自出城迎接了他。
  从那时起,李岳大将军就成了我心中的英雄。我想,我一定要在他的手下当一名兵士,奋勇杀敌,精忠报国。
  战争胜利了,我们也停止了逃难,人们似乎忘记了几日前人吃人的恐怖场面,他们一个个欢呼雀跃,热泪盈眶。有的人,甚至跪在了地上,跪拜天地,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也就跟着他们跪拜了起来。
  逃难的大队伍停止了前进,人们在各个地方重新安置起了新的家园。同村的几个长辈,要我跟着他们在柳安村安顿下来,但我说我要去从军,为我爹娘报仇。他们劝了我好长时间,但我决心已定,就告别了他们,一个人带了些干粮,再次上路了。
  一路上,我打听了不少人,问他们楚城的方向。三日过后,干粮都已吃完,我饿得实在是走不动路了。
  就在那一天,我听过路的人说,在前面的一个村口,有楚国的军队正在征兵。我像是突然看到了希望的稻草,一下子忘记了饥饿,跑上前去参加征兵。
  “下一位!”征兵头子大喊了一声。
  “是我!”我排了很久的队,终于来到了征兵的桌子跟前。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会打仗吗?”征兵头子不屑地看了我一眼。
  “楚珂,今年十五,没打过仗,但我敢杀人。”我大声地答道。
  “哈哈哈,哪里来的小毛孩,去去去,一边儿玩去!”
  “我要当兵,我要为我爹娘报仇,将军,请收下我吧!”我“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对那个征兵头子乞求道。
  “这,这……”征兵头子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将军,您就收下这个孩子吧!我看他定是北方逃难过来的孩子,爹娘都死了,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太可怜了。将军,您就收下他吧!”人群中,我听见有人在替我说话。
  “是啊,将军,你就收下他吧!”
  ……
  突然间,不知怎么的,我脑子一晕,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躺在一张硬床上面,周围是各种兵器,头顶是白色的帐子。
  
  三
  我从床上下来,闻到了一阵饭菜的香味。帐子内的方桌上,放着一大碗米饭和一盘菜。顿时,我肚子里一阵咕咕乱叫。仔细地瞧了瞧帐子里面,发现没人,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走到桌子跟前,捧起饭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饭菜很快被我吃光了。我盯着桌子上的碗和盘子,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
  “爹,娘,我终于吃上一顿饱饭了!你们呢,你们现在在哪里?你们是不是在挨饿,是不是没有睡觉的地方……爹,娘,我好想念你们!”
  正当我一个人伤心的时候,一个人走进了帐子。
  只见那人身材魁梧,鼻直口方,相貌刚毅,神采非凡;一身金色的铠甲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犹如天兵下凡;一双如剑一般的眉毛,凌厉霸气,不怒自威。当时,我看到他的时候,真的有一种想要跪拜的冲动。
  他一直在盯着我看,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我才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就不由自主地躲开了,头一次,我对一个人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饭菜好吃吗?”突然他开口问了一句,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裂开嘴笑了笑。
  我浑身打了个颤,再一次看向他的眼睛,说道:“嗯,好吃,很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饭!”
  “来人呐,叫伙房再做一顿饭,我同这个小兄弟一起吃。”他朝帐外一喊,一个兵士走了进来,听到他的吩咐后,答了一声“是”,又很快退出了帐子。
  那人踱着步子来到了我跟前,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小兄弟,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看着我问道。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开口答道:“你是,你是将军。”
  “哈哈哈,没错,我是将军,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我疑惑了一会儿,从他的穿着打扮和威严的气度来看,他的确是一位将军,但我不知道他是楚国的哪一位将军。
  我对国家大事知道的甚少,在我的心中,只有李岳大将军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大将军。
  “我是李岳,不知你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那人自称他是李岳大将军,又朝着我笑了笑.
  “啊!”我惊叫了一声。
  “你,你,你就是李岳大将军?你真的是李岳大将军?”
  “哈哈哈……”那人一阵爽朗大笑,说道:“难道,这还有假不成?”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看着眼前威严的大汉,流着泪说道:“大将军,请您收下我吧!我要为我爹娘报仇,我要亲手杀了那些夷国的人,大将军,求求您,求求您收下我吧!”
  “哎!孩子,来来来,不要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快起来。”李岳大将军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孩子,你的遭遇,我听我手下的兵士说了。”李岳大将军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战争就是这样,有热血的厮杀,也有悲痛的离别,一月前和夷国的那场大战,我统帅的三万将士,奋勇厮杀,最终,我们虽获得了战争的胜利。但,有一半的将士把命留在了那片荒野上,再也,再也回不来了!那些人,都是我曾经的兄弟,我的孩子啊!”
  李岳将军对我讲述着一月前的那场大战,说着说着,他的眼眶红了。
  “孩子,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当兵?”突然,他脸色一变,看着我的眼睛,严肃地问道。
  “大将军,我当兵是为了给我爹娘报仇!是为了和你一样,奋勇杀敌,精忠报国!”我盯着李岳大将军那凌厉的眼神,振声说道。
  “好,说得好!不愧是我楚国男儿,有志气!”大将军听到我这么说,眼睛里流露出一阵赞赏之色,他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竟有些吃疼。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大将军,我叫楚珂。”
  “楚珂,楚珂……好名字。”接着,他脸色微微一变,对我说道:“楚珂,你刚才回答我的,都说得很好,但,这还不够。”
  我愣了愣,有些疑惑不解。当兵不就是为了斩杀敌人,保卫国家吗?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在心里这样想到。
  大将军从凳子上起来,背着手,踱着四方步在帐中走了起来。他一边走一边对我说:“为君者,勤政爱民,宽厚仁德;为将者,勇猛果敢,用兵如神;为兵者,听从将令,保家卫国。这就是国君、将军、士兵三者之间的不同之处。战争带给一个国家的,除了胜利,就是灾难,是百姓的灾难。这种灾难不光在我们楚国,也在北方的夷国,无论战争多么的残酷,嗜血,百姓们,都是无辜的!”
  当时,李将军说的这一番话,我听得并不是很明白。直到很多年以后,当我亲自上了战场,斩杀了无数的夷国兵将,目睹了山河染血,百姓哀哭的场面之后,我才真正的明白了李岳大将军的心。
  
  四
  其实,早在十二年以前,楚国和夷国原是友好之邦。两国常年通商,国人相互往来,一派繁荣和谐的景象。楚国的瓷器、茶叶、丝绸,交易到了夷国,夷国的玉石、宝马、服饰,交易到了楚国,并且每一年,夷国都会派使臣进贡各类奇珍异宝给楚国,为此,楚王很是高兴。
  两个国家,原本相处得好好的,但好景不长,夷国的一位亲王,赫尔巴,伙同一些反对夷国国君统治的官僚,在一个夜晚发动了政变。夷国的国君被谋害,他的八个儿子,都被赫尔巴给处死了。
  赫尔巴当上了新的国君,夷国的忠良大臣心中虽有不甘,但无奈赫尔巴一手操控了军机大权,朝廷之上,满是他一手培养的杀人不眨眼的奴才。起初,有几个元老大臣在朝廷上公开指责赫尔巴的诸多罪行,但都被他给关进了大牢,有几个性格刚烈者,宁死不从,最终皆遭了杀身之祸。由于这种种原因,迫不得已,忠良们才屈服于亲王的淫威之下。
  赫尔巴生性残暴,野心巨大,且天生神力,从他当亲王之时就对帝位虎视眈眈,试图对楚国发动战争。自登上帝位的那一刻起,就下令封闭了通往楚国的各地商路,侵占了原属于楚国的都城,并派重兵把守,为不久后的战争早早做起了准备。当时,但凡有逗留在夷国境内的楚国人,格杀勿论。赫尔巴的这种手段,自然惹怒了楚王,冲动之下,楚王首先对夷国发动了讨伐战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重耳得知楚国发兵的消息,马上命令他的部队快向后撤。晋军的将士们 都想不通,有个叫刘颖的将军求见了晋文公,说:“不能撤,我们的部队由 堂堂的国君统帅,而楚国带兵的却是普通的将军,哪有国君让将军之理!” 晋文公几次劝说刘颖,刘颖不听,晋文公只得把当年跟楚成王的一段交 情如实相告,还说:“我答应过的,万一有了战争,我愿退避三舍!”刘颖 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当时说的话怎么能拿到今天来说呢?那时的楚国还 没有今天这么大的野心!你看看,楚国现在以中原霸主自居,周围的大小储 侯谁不受他的欺负,谁不畏他三分、”作为一国之君,怎么能把个人的恩恩

楚成王听了,高兴得又喝了几大怀。

晋文公想起当年在楚国受到的厚遇,如今,怎么好意思出兵呢! 宋公子又气愤地说:“他们太不像话了,老是欺负中原的诸侯国。主公你不是常说要扶助弱小的国家吗?现在正是时候啦!” 他见晋文公还在犹豫,又道:“楚国那个成得臣,骄横自大,连你也不

“有半句假话,五雷劈顶!” 晋文公猛地抽出宝剑,当空一挥,叫道:“发兵,马上发兵!” 晋文公抓紧时间扩充人马,整顿军队;不出三个月,便亲自率领大军浩

怨怨凌驾于国事之上呢!” 晋文公道:“打仗也要凭理,理直气就壮。当初我许过诺言,今天要是失言,我们就理亏了。倘若我退了兵,他们还不肯罢休,那就是他的不对了, 到时再与他交手不迟!”

他就是晋文公。晋文公即位后,整顿内政,发展生产,使晋国逐渐恢复了元 气。

重耳在外一直流浪了十多年,最后来到楚国。楚成王把他当作贵宾,用 很高的礼节来招待他,使他很受感动。重耳对楚成王也很敬重,两人常常谈 到深夜,成了要好的朋友。

“将来,公子要是回到晋国,拿什么来报答我呀?” 重耳谦恭而又微笑着说:“楚国金银财宝堆积如山,叫我拿什么东西来

在一次宴会上,楚成王醉醺醺地问重耳:

就在那年冬天,重耳在其它国家的援助下终于回到了晋国,当上了国君。

“万一发生了战争,在两军相遇时,我就退避三舍。”古时行军,每 30 里为“一舍”,退避三舍,就是自动撤退 90 里的意思。

“说你是个口蜜腹剑的小人,你要是敢出兵,他非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番话,把晋文公激得心里火冒冒的,他问道:“是真的吗?”

他立即带领全军向普军发动进攻。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773.net:重耳谦逊而又微笑着说,快逃……复兴

上一篇:这是每一位普通公主都知道的常识,大汉诡异一 下一篇:孙子名称为韩秀,作者背您过河才对呀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