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孙子名称为韩秀,作者背您过河才对呀
分类:文学文章

   一、魂冤梦断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荒凉的小山村里住着一户姓韩的人家,男人早年生病去世,守寡的妻子含辛茹苦节衣缩食抚养唯一的儿子。儿子名叫韩秀,到了上学年纪,母亲把他送到十里外的学堂念书。韩秀天资聪颖过目不忘,学习十分优秀,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爱他。
  韩妻虽年近四十,但姿色尚存,村里一些地皮二流子白天乘韩秀上学不在家时,过来调戏韩妻,甚至动手动脚。韩妻虽是女流,但性情刚烈,每次都严词拒绝,以死相抗,把这些寻衅滋扰者骂了回去。几个一家子大伯和小叔子对韩秀母子贫困现状不仅不同情,反而经常劝韩妻改嫁,想借机霸占土地。韩妻忍气吞声,在苦水里煎熬着,努力供养儿子,希望他将来出人头地。
  随着年龄渐渐长大,韩秀见母亲由于常年劳累弯腰驼背,头发已经花白,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发奋读书,将来科考中第,做上大官,让母亲晚年过上好日子。贫寒的日子像流水一样一天天流逝,韩秀每天背着书包往返山路上学,走在路上还背诵文章。
  韩秀上学的路旁有一座山神庙,常年有人供奉香火,韩秀和小伙伴们时常进到屋内观看里面的神像。一天早上他路过山神庙,往里看了一眼,发现庙里原来坐着的神像“唰”地一齐站立起来,把他吓了一跳。晚上回来路过时,坐立的神像又一齐站起来,似在向他致敬。一连多日天天如此,
  韩秀心中十分不解,回家对母亲说了此事。母亲听完非常惊慌,深怕儿子有什么不测,想了半天对儿子说:“儿啊,明天路过庙时如果还那样,你就问一下,问他们为何要那样对你。”
  第二天早上韩秀经过山神庙,见神像又都起立向他致敬,便走进庙内向正面的山神深施一礼,说:“学生在下拜见诸位神灵了,连日来每当学生路过,诸位神灵都屈尊站立,走后又都复位,不知所为何事?莫非学生言行有什么失当之处,还请神灵明示。”
  山神果然开口说话,神态甚是恭敬:“韩秀,小神近日造访天庭,得到玉帝御旨——你处有一名名唤韩秀的少年,别看目前贫贱,将来有至尊之贵,平日要好生照应。因此每当贵人路过,我等不敢倨傲怠慢,礼当起立迎送。”
  韩秀拜别山神,一路暗暗纳罕:我这样的穷小子还能有天子命?简直是笑话。唉,不管它,爱站就站吧。
  当晚韩秀回到家,和母亲说了情况,母亲听了不以为怪,反而信以为真:“儿啊,当初生你时,天降大雨雷声轰鸣,我只觉得眼前电光一闪,一条金龙飞过,立刻就生下了你。我儿长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谁看了你的相貌都说将来一定大富大贵。既然山神都那么敬你,可见你一定是神龙下凡。别看暂时多苦多难,早晚一定能当皇帝。嘿嘿,我儿将来要是当上皇帝,那我该有多美呀!”听母亲这样说,韩秀半信半疑。
  韩秀每天照常上学,路过山神庙时,山神照常起立恭迎,韩秀习以为常不以为怪,十几岁的孩子,完全没把山神的话放在心上,只是一门心思好好读书,将来好赴京赶考。
  母亲心态却发生了很大变化,她坚信儿子将来一定有一天会当上皇帝。想起丈夫去世后自己受过的欺凌和苦难,每天做饭时用烧火棍敲打灶坑,嘴里嘟嘟囔囔:“欺负过我们的人听着:我儿将来当上皇帝那一天,哼,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这样的日子过去半年,很快来到春节。过年后韩秀再上学路过山神庙时突然发现,往常见到他起立的神像呆呆地端坐不动,无有半点声息,一连多少天都是这样。他感到奇怪,回家告诉母亲。母亲听了十分恐慌,让他明天再去询问山神。
  第二天韩秀经过山神庙,进到庙内见神像端坐不动,施礼问道:“请问山神大人,以前我经过庙门时,诸位神灵都起立迎接,为何近日静坐不动?小人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对尊神前恭后倨心存疑惑,故而斗胆叩问,请神灵明示。”山神双唇蠕动,发出声音:“韩秀啊,你好命苦呀!事情千不怨万不怨,都怪你母亲。本来你有做皇帝的命,是大富贵之人,可是你母亲心胸狭窄,满脑袋都是仇恨,每天做饭时用烧火棍捅灶坑门,说什么等你做了皇帝,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这怎么能行?皇帝应该有大胸怀,应该能宽恕那些做过错事的人。如果你做了皇帝,随意胡行,天下还不得大乱?春节前小年时,你家的灶王爷上天汇报,跪在玉帝面前诉说了一切。玉帝看到他脑袋被烧火棍戳了很多大包,不禁大怒,立刻责令撤回对你将来的任命,并且还要派天神抽你的龙筋扒你的龙皮,把你打入地狱。这下你可惨了!”
  韩秀听完山神的话,吓得战战兢兢面孔失色,顾不得上学,跌跌撞撞跑回家中。母亲见儿子面孔灰暗两眼含泪,忙问:“儿啊,怎么回来了?山神都对你说了什么?”韩秀怨愤地说:“都怨你,每天说什么不好,怎么能用烧火棍敲灶坑,还说将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把灶王爷脑袋敲了很多大包。灶王爷到玉帝面前告了一状,玉皇大帝生气了,免去对我做皇帝的任命,还要派天神来抽我的筋扒我的皮,把我打入地狱受苦。这下我连小命都保不住了。”说完放声大哭起来。
  母亲听完,吓得魂飞魄散,跌坐在地,捶胸顿足绝望地嚎哭起来,边哭边骂自己:“都怪我这张破嘴,把我儿的皇帝命说跑了,还要搭上性命;我儿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儿啊,都是娘害了你!”说完使劲抽自己的嘴巴。
  韩秀见母亲难过的样子,心有不忍,跪在母亲面前安慰道:“娘,咱不做皇帝当老百姓还不行吗,咱又没干坏事,我就不信,好人为什么还要下地狱?”
  母亲哭了一会儿,回过了劲儿,说:“孩子,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初要不是山神传话,也没有这些事。你还得去求山神,问他有什么破解的办法。”
  韩秀一想也是这个理,于是又回到山神庙。经过再三叩问,山神很不情愿地发声:“唉,我只能告诉你,这是天意。天子不同于凡民,生就的龙体——不能做天子,就得让他重新脱胎换骨。因此这场灾难你是躲不掉的。看你可怜,告诉你一个办法:今年在你过生日那天,就是上天来惩罚你的日子,那天午时三刻到来之前,把你家门窗关紧关严,让你母亲用被褥把你包裹起来,一寸肌肤也不要露在外面,能不能躲过这一劫,就不好说了。”说完立刻噤声,再问什么也不说话。
  韩秀回家把山神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母亲,母亲说:“三月初三是你的生日,到时就按山神的话做。我豁出这条老命也要保住你的命。”
  突如其来的噩耗打破了母子二人平静的生活,韩秀不再上学,母亲也整日在家陪伴儿子,娘俩满怀忧虑地打发屈指可数的日子。
  时间很快来到了三月三日,娘俩如临大限,早饭都没心思吃。整个一上午,天气一直很晴朗,红日高照万里无云。娘俩心中窃喜:但愿一切都是子虚乌有。
  临近中午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云层越积越厚,伴随着道道闪电,雷声隐隐传来。母亲说:“不好,快堵门窗。”与儿子急忙把门窗关紧拴好。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霹雳闪电过后,大雨倾盆而降。雷声和闪电围着小茅屋不住发威。母亲让韩秀趴在炕上,把所有被褥都盖在他身上,用枕头压住被角,自己也伏在被褥上面。
  一声炸雷响过,韩秀觉得脚跟一阵剧痛,身体痉挛了一下,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韩秀从剧痛中苏醒过来,把被褥掀开,见母亲趴在自己身上,喊了几遍“娘”不见回答。挣扎着坐起来,看到母亲面孔焦黑已经死去,不由大哭起来。
  韩秀想站起来,但已经不能。原来刚才母亲给他盖被时太过匆忙,把脚跟露在外边,天神来到未能扒皮,把脚筋抽走。
  韩秀侥幸保住性命,但双腿残疾不能直立,只好用双手拄地偎坐行走。韩秀卖了房子和田地,托人把母亲安葬后,每天沿街乞讨四处流浪。
  
  光阴似箭,不觉几年过去,韩秀一路乞讨来到山东,想到登州寻找失散多年的舅舅。由于行动不便,他每天只能坐行十里八里。韩秀吃尽千辛万苦,整日行走在乡间土路上。一天时近中午,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了起来,风一阵比一阵急,眼见一场大雨就要到来。韩秀不觉着急起来,四处一望,看不到人家,几十步外的山根好像有个破败的小庙,便快速向那个地方偎去。
  韩秀到了破房前,抬眼一望,没有大门的门楼上面有三个字“山神庙”,心中不觉一动。爬进庙里,见蒿草遍地,四下没有围墙,庙宇早已坍塌,废墟中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石碑旁有棵大树正好遮雨,便爬过去靠着石碑坐下来。这时雷电交加,瓢泼似的大雨从天而降,韩秀双手抱头,任从风吹雨打,柔弱的像一棵在风雨中摇晃的小草。
  雷声一阵阵从天而降,一道道闪电像利剑一样劈向身旁的石碑。韩秀浑身湿透,冷得发抖,看着雷电逞威狂风暴雨的天空,觉得今天的场景怎么和六年前的那个中午那么相似?
  韩秀不觉想起母亲,眼泪流了出来:娘啊,儿从小没父亲,是您抚养我长大,平日您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有一点儿好吃的都尽着我;如今您死了,再也没有人保护我,儿又落得残疾,到处乞讨为生,受尽人间白眼,还要防备恶狗袭击……娘啊,我们娘俩的命怎么这么苦呢?我们日子过得好好的,我一心读书学业优良,想长大以后考个功名,让您过上好日子,哪知道半路上出现这么多事端?
  想着想着,突然一股愤闷之气涌上心头,他不再害怕,索性抬头对着暴雨狂做的天空大声质问起来:“老天,你为什么这么不公?玉皇大帝,你凭什么向我这个凡夫俗子施暴?我根本就不稀罕你那个什么狗屁‘真龙天子’!你凭什么要我娘的命,还让我变成残疾?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你干脆把我打死吧!”
  尽情发泄过后,韩秀心中好受了许多,由于连日赶路又累又饿,他靠着石碑在电闪雷鸣中睡了过去。
  韩秀醒来,天空已经放晴,周围一片水洼,他起身准备离开。读书人心性,他朦胧中觉得身后这块石碑很怪异:以前在家乡上学时路过的山神庙,庙中并没有这样的石碑,身后这块石碑是谁立的呢?进庙时为了避雨匆匆忙忙未来得及细看,只是感觉上面仿佛有字,便回头察看碑文。不看还好,这一看把他吓得三魂出窍七魄升空!原来石碑上清清楚楚刻着六个大字——“碑倒打死韩秀”。他急忙挪动身体,想刚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哪知石碑轰然倒下,把他压死在下面。
  
  二、玫瑰娇艳
  岁月荏苒,又是多少年月过去。且说登州府城郊有一户姓刘的大户人家。刘员外家资丰厚,广置田地,建成很大的宅院。刘员外夫妇年过半百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玉兰。玉兰时年二八,长得晶莹粉嫩,妩媚动人,夫妇俩爱如珍宝,为其重金聘请德高望重的塾师来家教导诗书礼仪。
www.773.net,  春末夏初季节,百花竞相开放。一日下午送走老师,玉兰带着丫鬟红儿,来到花园赏花。此时小雨刚停,空气异常清新,太阳暖暖照射下来,牡丹、月季、芍药等花卉姹紫嫣红芳香四溢。花园寂静无人,二人开心极了,像两只蝴蝶你追我赶忘情地嬉戏,在花丛中翩翩起舞。
  玩耍多时,玉兰有些疲倦,来到墙角亭子上休息。亭子紧靠墙边,墙外一支玫瑰高高越过墙头,绣球一般大小的花朵蓓蕾初绽,在绿叶衬托下红艳欲滴,发出诱惑的光芒,清风徐来,阵阵幽香飘入鼻孔,令人沉醉。
  红儿说:“小姐,这花真大。”玉兰望着那比伞柄还粗的带刺的茎秆,也觉得奇怪,心想:听人讲牡丹和芍药的花朵最大,怎么这朵玫瑰比一切花朵都大呢?
  那朵硕大的玫瑰伴随着阵阵清风频频点头,似在招呼玉兰。玉兰情不能已,隔着栏杆伸出玉腕,双手把玫瑰抱在面前边嗅边吻。亲吻了一阵,心情有些迷醉,轻轻剥下一枚花瓣放在嘴里细细品嚼,不知不觉间咽了下去。
  玉兰说:“红儿,我有些困倦。”红儿说:“小姐,咱们回去吧。”玉兰点点头,在红儿搀扶下下了亭子,回房休息。
  不觉两三个月过去,玉兰突然觉得身体日渐沉重,例行的月事也长期未来,以为生了病,心中有些惊慌。母亲也发现女儿的异常,以为得了痨气病,忙向丈夫汇报。刘员外听了宝贝女儿生病,十分着急,立刻到城里请来名医诊治。医生把脉后退到外间,悄悄告诉刘员外——小姐没病,是喜脉。
  这一消息如同平地响起炸雷,把刘员外惊得魂飞魄散。他再也想不到一向知书达理循规守常的女儿竟会背地里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来!他再三追问妻子,妻子说不出任何情况,一口咬定是医生诊断失误。
  刘员外又四处延请有名医生来家为女儿看病,但诊断结果都与第一次相同。
  刘员外傻了眼,彻底凉了心,怒气冲上心头——这样不知好歹有辱门风的女儿不要也罢!向妻子说了要女儿自尽的想法。夫人听了心中慌了神,她知把门风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丈夫说得出做得出,这可如何是好?她鼻涕一把眼泪一把追问女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玉兰也困惑不解:自己长在深闺大院,足不出户,每天只面对老师一人,老师讲学时红儿总在身边陪伴。自己一个女儿家,从未相识别的男人,怎么突然有了身孕?她辗转反侧思来想去,忽然想起三个月前在花园赏花时曾吃下一片玫瑰,从那天起身体就渐渐感到异常。便流着眼泪对母亲说了自己的疑惑。

www.773.net 1

在鲁东南地区有一座大山叫五莲山,山脚下有一个村子叫龙湾头,村里住着一户人家,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儿子叫王呈。

蜈蚣精

王呈长到十二岁的时候,母亲把他送到邻村的一个私塾里上学,娘叮嘱儿子:你爹死得早,你一定好好用功读书,日后取得功名,也好光宗耀祖,对得起你死去的爹爹。王呈记住了娘的话,到了私塾,认真听老先生讲课,按时完成老先生布置的作业,成绩一直很好。

浮云山有座山神庙,很是灵验,庙中香火鼎盛,每日前来焚香祈愿之人络绎不绝,然山脚下的村人却对此庙又敬又怕,因为庙中山神是非不分,凡是焚上一炷香,无论许下何等丧尽天良的愿望都会应验,哪怕是杀人放火也是如此。

在两个村子中间,隔着一条小河,每天早晨,王呈走到河边,总是挽起裤腿过河去。进入腊月,小河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凌,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意。

单说山脚下有个叫吴子良的人,是个孝子,老母患病三年,他一直在床榻前悉心照料,然母亲的病越发严重,已是无药可治,吴子良本来对鬼神敬而远之,然现在无奈之下,也只得去尝试一下,决定去山神庙中祈愿,希望母亲能够好起来。

这天早晨,王呈来到河边,挽好裤腿,正要下河,从身后走过来一个白胡子老汉,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他拍着王呈的肩膀说:孩子,腊月的河水像针尖一样凉,你赤脚过去会冻坏骨头的。从今往后,我背你过河。

这日,他早早起来伺候完母亲吃饭,然后去杂货铺买了几炷香,路过药铺时又顺便给母亲买了几副补身子的药,便向着山上走去。

王呈摇摇头:谁不是爹娘所生,何况你这么大年纪了,我背你过河才对呀!

那山神庙在半山腰中,山路崎岖,很是难走,走到时已是午时,吴子良来到庙中,却见庙中已有一人,乃是王员外,正在还愿,瓜果供上,又虔心点上了三炷香,恭恭敬敬朝着那山神像叩了三个头。

白胡子老汉哈哈大笑:善良的孩子,我人老骨头硬,不怕冻的。说着,老汉走到王呈跟前,背起他噌噌走过河去。王呈只觉得耳边就像刮风一样,一会儿便到了对岸。老汉把王呈放下,王呈发现老汉的鞋子一点不湿,就像从水面上飘过去的一样。

王员外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识得吴子良,显得有些心虚,说道:“前几日家中婆娘身体有恙,来许了个愿,望她早日康复,果然应验了,故今日前来还愿,吴老弟也是来祈愿的?”

从此,不管王呈什么时候到河边,那个老汉总是守候在那里,把他送过河去。王呈挺纳闷,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说:你小小年纪,怎么好意思让一个老人背你过河,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不是要你敬重老人吗?再说,人家背你过河这么长时间了,你也该去问问老人叫什么名字,向他表示感谢。

吴子良点了点头,却并未与他搭话,心中对他颇为鄙视。

王呈记住娘的话,第二天早早地来到河边,看到白胡子老汉又比自己提前到了,王呈便一边脱鞋子,一边说:我娘说了,不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往后我就再也不用你背过河了。

王员外经营着一个米铺,因为为人刻薄,做生意又好缺斤短两,故生意并不好,反之对面的李家米铺掌柜为人友善,好行善事,做买卖也实诚,所以生意兴隆。

老汉见王呈怎么也不用他背,急得在河边团团转,眼看王呈已经下水了,老汉喊道:你回来,我把实情告诉你。

但几日之前,李掌柜忽患重病,没过多久便全身发黑,一命呜呼了,米铺也随之倒闭,自此后王员外家的生意蒸蒸日上,因为之前曾有人看到过王员外到山神庙焚香祈愿,故传言李掌柜之死与王员外脱不了干系,起初吴子良还不大相信,然今日撞到,王员外的一番话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那婆娘明明几日之前还与人骂街,身体好的不得了,哪有什么恙,这才坐实了此事。

王呈回到岸上,老汉一边给他穿鞋,一边告诉他:天机不可泄露,可我如果不告诉你原委,你就不让我背你过河,要是冻坏了身子骨,我怎么向天庭交代?实话告诉你吧,我是这一方的山神,奉天命在这里伺候你,你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是咱大明朝的第八位状元,官至一品宰相,你可要保重呀!

吴子良心道都言山神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今日看来,果然如此,如此行径,与妖邪何异,长叹一声,却不敢再往下想,万一惹恼了山神可就麻烦了,毕竟人在屋檐下,还要乞求山神保佑母亲,吴子良拿出一炷香来点燃,插在香台上,又跪下叩头,祈愿母亲能够病愈。

王呈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自己的来头这么大,山神还得伺候自己,就心安理得地趴在山神背上让他背过河。到了对岸,放下王呈,山神一再叮嘱,千万不可告诉别人,以防不测!

焚香祈愿完毕,向着山下走去,行至半途中,忽又想起给母亲买的药放在山神庙中忘了拿,那药颇贵,不得已只得返回,待又来到山神庙时天已经黑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吴子良推开庙门,顿时怔住了,只见房中梁上,一条丈长蜈蚣正悬着身子,吸食那香案上的香火。

回家后,禁不住娘一再追问,再说自己的娘又不是外人,王呈就把老汉说的话告诉了娘。他娘一听,大吃一惊,念叨着:大明朝的第八位状元郎,山神爷都得背你过河,这以后得当多大的官呀!你看看那些当官的,坐着八抬大轿,鸣锣开道,前呼后拥的,多么体面呀!

这么大一条蜈蚣,显然是成精了,吴子良感到后背发凉,撒腿就跑,跑着跑着听得身后传来声响,回头一看,那蜈蚣精竟破门而出,向着自己飞来,当即吓得魂飞魄散,脚下一软,跌倒在地,眼见蜈蚣精就要到自己跟前了,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人仗剑而出,持剑挡在了蜈蚣精前面,只听当的一声,传来铁器撞击的声响,蜈蚣精撞到那人剑上,力大无穷,竟将那人撞出几丈远,摔落在地。

王呈的娘越想越激动,好像儿子已经成了当朝宰相,自己也成了宰相的娘,身穿绫罗绸缎,头戴珠翠首饰,想着想着,不禁想起自己孤儿寡母的,以前受过邻居、亲戚的那些欺负,不觉得怨从心中生,怒从胆边来。从这以后,她每天坐在灶门口烧火做饭的时候,就一边用烧火棍敲着灶门,一边数落着:某年某月,左邻老李家多占了她家几畦菜地,要是儿子当了宰相,一定让他们加倍偿还;某年某月,右舍老张家骂了他儿子一句,要是儿子当了宰相,得让老张亲自上门负荆请罪想着想着,王呈的娘不觉扬眉吐气,精神大振。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孙子名称为韩秀,作者背您过河才对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