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你睡着了,先说说那门课对本身认知倾覆最大的
分类:文学文章

www.773.net 1 突然醒来,摸索着找到手机,点亮:2.39。我睡着了,是么?回你,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你不在了。
  我醒来了,你睡着了。——题记
  
  一
  
  手机还在疯狂的嘶叫着,莫莫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啪的一声吧手机关掉了。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显得有些空荡,闹铃的残音似乎还在屋顶徘徊不去。强迫自己用手抓住发丝,一扯,痛觉一下子使睡意消失了一大半。慢腾腾地爬出被窝,明明已经进入初冬了,身上还穿着秋天的睡衣.猛得离开床,顿时觉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莫莫强忍着寒意,打开房门,微眯着走向洗手间,嘴里碎碎念着什么。
  
  打开洗手间的开关,狭小的空间里泛出柔和的灯光,身体又略微找回了一些暖意。莫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显得有些无奈了。苍白的脸色,黑眼圈又明显増深了。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莫名其妙的失眠,每次都要到了凌晨两三点才找得到一丝睡意,好不容易睡着了,天也亮了。老天是在玩我吗?好几次,莫莫都不得不这样问自己,每天睡觉之前都告诉自己,别想那么多,快睡快睡,可是明明脑子里一片空白,还是睡不着。估计老天真的在玩我.莫莫自嘲地想。
  
  一把冷水泼在脸上,一个寒颤,马上就醒了过来。迅速地洗脸,漱口,换衣,整个人一下变得舒服起来,莫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吐出一晚上的疲惫,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真的是日子越过越多,人也越来越憔悴。莫莫看了看表,7:00.恩,现在去学校差不多了。低头望了望自己的一身打扮,白色上衣,一条黑色的休闲裤.还是比较正常,可以见人的。
  
  莫莫回头看了看,似乎没有忘记的东西。关上出租房里的门,背着一个简易的包包便出了门。
  
  莫莫,今年24岁,正在一所音乐学院里读研究生。普通的音乐女孩,有着一双修长的弹钢琴的手,钢琴的黑白键把她磨练成一个安静的女生。
  
  这次,莫莫应一位教授的嘱托,来给大一的学生上钢琴课,说是上课,也就是代课。说真的,虽然以前在社团去给一些小孩子上过课,现在要去給自己差不多大的人上课,心里还真是有点忐忑。还好不是正式的课程,只是让新进的学生们能够更加的了解整个校园。莫莫作为音乐社的助理,来之前,社长就告诉过莫莫,这是她应该做的。
  
  走到走廊里,莫莫不高不矮的身材在众多学生中显得毫不起眼,当她走进教室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都还在讨论着今天会由谁来给他们上课.看到大家的无视,莫莫有些习惯了,若不是自己还会弹一手好的钢琴,早就淹没在这人才济济的地方了吧。等她把站在讲台上时,这时底下几十双的眼睛才转视过来,即使座位和讲台有些距离,莫莫还是可以清楚的听到下面质疑声。
  
  “好普通哦,真看不出来她是学音乐的!”
  
  “是啊,就像个刚来的。”
  
  “不知道学校怎么会安排她来,等下说不定还没我好呢。”
  
  “就是啊……怎么会这样……”
  
  莫莫听着下面的议论,尽量忍着怒气,不去理会这样的声音。其实莫莫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普通,她是属于那种第一眼绝对不会引起你太多注视的人,但是一旦熟悉了以后,就会被她那种特殊的气质所吸引。莫莫能进音乐社也全靠大一的时候和音乐社的社长在一个寝室,所以才会被了解,才会被放进最受炙手可热的音乐社.才会有今天的她。其实莫莫对社长还是很感激,至少能够如此了解她的,从小到现在,似乎就只有她一个,除了他。莫莫甩甩脑袋,把思绪里莫名的东西赶了出去.放松,莫莫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
  
  莫莫把手放在讲台上,对着底下的学生喊着安静.虽然声音不算大,却又一股自己的气魄,这也是社长对莫莫比较放心的地方。坐在座位上的同学也明显怔了一下,然后纷纷安静下来。莫莫深吸一口气,说:“我是你们今天的钢琴老师,说是老师其实也不是,就是你们的学姐,我叫莫莫,你们可以叫我莫莫学姐或者是小莫老师,希望今天和你们的交流时一个愉快的经历。”
  
  莫莫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刺耳的男声冒了出来,“莫莫?还真是默默无闻啊!”刚说完,教室里便穿出一大群的哄笑声。莫莫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敲了敲课桌,然后用很正经的声音说:“请大家翻到第三课,我们开始学习。”可是这男生估计也是不想被老师这样无视,“小莫老师,你不先弹一下钢琴么?等下要是一个练钢琴都不会弹的人来给我们上钢琴课,不是有点可笑了吗?”随后,又有大一群学生,在一旁赞同地点头,特别是刚才那几个议论的很大声的,更巴不得闹起来,在那里添油加醋。
  
  即使莫莫有再好的脾气,现在也真的生气了。不过她还是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轻轻地咳了咳,“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那么弹什么好了?”说完便走到了钢琴旁,语气里有着明显的冷淡.莫莫坐在钢琴的座登上,回过头望着那群学生,用眼睛询问着。这时,一个有些戏谑意味的声音蹭了出来,“学姐,你不妨就弹弹《致爱丽丝》吧。”大家都愣了一下,《致爱丽丝》是钢琴的入门曲,只要学过钢琴的几乎都会,这个人的意思摆明了就是戏弄莫莫。莫莫也呆了一下,倒不是因为他的戏弄,而是因为这首曲子对她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了。她抬头去看那个男生,是个很漂亮的男生,虽然是学生装穿在他身上,也别有一番气质。他的眼睛,很干净,干净得有些让莫莫怀疑刚才那。声音是不是他发出来的。
  
  那个男生也看出了莫莫的呆愣,再次用那种戏谑的声音,“学姐,你不会连那个曲子都忘了吧?”可是这一次,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友善。说完,那个男生竟然走下座位,来到莫莫身边,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敲出一道流畅的旋律,是《致爱丽丝》的主旋律.“学姐,这下记起来了吧!”
  
  听到这个声音,莫莫很快缓过神来,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吧。明明过了那么久了,还是这样。莫莫轻轻地笑了一下,“当然不会忘了,还多亏这位学弟的提醒呢!”说着,便开始演奏,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的反衬下,显得格外优美.莫莫整个人也显得不同起来。
  
  钢琴与她,黑白与手指,愉快而忧伤的旋律。
  
  《致爱丽丝》,虽然只是首入门曲,但它也是一首经典,贝多芬的情愫,是莫莫曾经的支柱。
  
  曲终,教室里,一片寂静。
  
  莫莫,张开眼睛,望向那群学生,可以了吗?好听的女声打破了教室的安静.可还没等同学们缓过神来,那个男生已经俯下身,“学姐,你少弹了一个拍子,这里是这样的JQPQPQNPOM,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这时的莫莫已经完全呆住了,没有人看见她的指甲陷进了手心.过了好久了,好久没有人再次和她说过这个错误了,自从他离开,这首曲子,莫莫就从来没碰过,这个错误,也从来没有人再告诉过她了.雾气迷失了她的眼眸,这样的日子,到底已经过了多久了。
  
  “学姐!学姐!”
  
  莫莫回过神来,隐藏好内心的情绪,说:“是啊,是我疏忽了。”
  
  “这应该是学姐的长期习惯吧,一般人很少会忘记这一拍,而且,学姐你又弹得那么熟练,还真不容易听出来呢。”那个漂亮男生很友好地看着莫莫说.莫莫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连她自己都忘记是什么时候养成的这个习惯。
  
  什么时候开始忘记的呢?
  
  莫莫自己问自己。
  
  二
  
  那天的课,在那个漂亮男生给的阶梯下,和莫莫本来就不俗的钢琴演奏上,莫名奇妙的结束了。连莫莫自己都不知道在后来的几十分钟里做了些什么,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直到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莫莫就像溺水的人找到了出口似的,连东西都没收拾好,就慌慌忙忙地离开了教室,留下一群惊讶的学生。而那个男生,一直盯着莫莫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回到出租房里,莫莫丢下手里的东西,便倒在了床上。半天没有动静,只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莫莫一直忍着不翻身,这样,即使眼泪流出来,也会流回去了。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好久了,自从他离开,似乎就一直是这样.自己骗自己,不去想,不去碰,一个人沉沦,骗自己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是今天的那首曲子,又引起了那隐藏在心里许久的过去。闭上眼睛,似乎就可以看到他在钢琴前的姿态,耳朵里是那曾经的倾诉。
  
  他笑:“丫头,过来,我教你。”
  
  他从后面环抱住她。
  
www.773.net,  他大大的手掌覆在她的手上,暖暖的。
  
  她还小,头顶顶着他的下巴,有些痒。
  
  爱上钢琴,便从这一刻开始,只是不知,爱上的是钢琴,还是他。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莫莫呆滞了一下,才手忙脚乱地去接找电话.看到来电显示,是社长.莫莫理了理自己的情绪,才按下接听键。
  
  “喂,莫莫啊,今天的课怎么样啊?”
  
  “挺好的。”
  
  “我就说嘛,莫莫一定行的吧。”
  
  莫莫干笑了几声,随后又随便应付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莫莫不禁宛然,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这么不冷静,遇上他,就是她不冷静的开始吧。
  
  离开房间,莫莫不知不觉地又走到了这里,高大的教学楼的顶层,最靠边的一个教室,那里常年被高大的树枝遮挡,所以很多人并不会注意到那个不大的音乐教室,里面有架老式的钢琴,虽然年生比较久了,但是音色还是不错的。这里,就是当初他们的秘密基地。他们的过去,他们的梦想,他们的甜蜜,全都被缩进了这个小小的房间里。
  
  莫莫轻轻地把手放在那已经脱了漆的门把上,却始终没有转动.她静静地呆立在门口。把头伏在那木质的门板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莫莫尽力隐藏着自己的感情,可是她的手还是出卖了她,那握住门把的手,一直都在颤抖。莫莫僵硬地维持着自己的动作,就像在和自己做斗争一样,最终,她还是输给了自己。那扇门,始终冰冷地把她和过往隔开。
  
  莫莫回过身来,走到旁边的窗户,她还一直记得,每当有太阳出来的时候,阳光就会透过玻璃,正好反射到钢琴的琴键上,他的指尖,每次都会泛出淡淡的微光,就像他好看的衬衣,有一种淡淡的香味。莫莫总喜欢赖在他身边,听他演奏,听他说话,看他微微皱起的眉头,看他发丝柔软的服帖。她贪恋上他的美好,不可自拔。
  
  莫莫把脸贴在玻璃上,凉凉的。闭上眼睛,似乎与世隔绝。
  
  这一切都只是个梦多好,这样我就可以一睁开眼,就看见你的笑容。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回来,好不好?
  
  莫莫近乎绝望地想着,指节微微发白,是啊,什么也没有了,为何我还在这念着你?
  
  莫莫疲惫地张开眼睛,不经意地注视到房里的人影,俶尔,瞳孔放大。
  
  一袭白衣,你安静地坐在钢琴前,手指轻轻敲动着键盘。
  
  阳光透过你的发丝,温柔而迷人。
  
  你低垂着头,看不清你的脸庞。
  
  背影依旧如此挺拔,即使早已不堪重负,却从来没有跨过。
  
  耳畔,又是那熟悉的旋律,忧伤而甜蜜的离别。
  
  你说:你是我的爱丽丝。
  
  你回来了吗?莫莫近乎崩溃地抓着窗框,是你吗?还是我的幻觉?为什么为什么,眼泪一下子从莫莫眼睛里涌出来,流到玻璃上,刺激着莫莫的视线,她尽力张开眼睛,好让自己相信这不是幻觉,手指掐进手心,已经没有了痛觉。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回来了?
  
  为什么,不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
  
  这时的莫莫,早已经歇斯底了,长期的郁郁寡欢,使她早已受不了任何打击,跌坐在地上,用手拼命捂住自己的耳朵,这所有的,都不是真的,都是假的,可是,那近乎苛刻的琴音还是透过指缝一点一点地侵蚀着莫莫的神经。
  
  对不起,我承受不了,允许我睡去吧。
  
  莫莫瘫倒在走廊上,凌乱的头发撒落了一地。
  
  她没有看到,房里的人,惊慌失措。
  
  这是怎么了,莫莫感觉自己浑身没有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她想动动手指,也似乎毫无反应。莫名的恐惧笼罩在莫莫的心头,她使劲张开嘴,想发出一点声音,可是喉咙像生了锈一般,她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莫莫慌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头,如针刺般疼痛。
  
  “学姐,你醒了吗?”
  
  “学姐,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是谁,谁在喊我.莫莫想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却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停止。她想用手摇晃自己的脑袋,却感觉有人在按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动,是谁,他是谁?手心的滚烫让莫莫感到混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学姐,你醒醒!”
  
  莫莫终于张开了眼睛,但她始终一动不动,刚才发生了什么?莫莫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突然,莫莫睁大了眼睛,想起来了,他回来了,他在那里等我。莫莫忽然跳下床,光着脚便跑了出去,丝毫不顾身后一个人的叫喊与追赶,她只知道那里有一个人在等着她,她怕去晚了,那人就走了,就不要她了。他说过的,他最讨厌迟到的人了。
  
  前面就是了,莫莫发疯似的冲了进去,可是,里面,还有什么了。   

"p"在钢琴中是piano的简写,翻译过来是钢琴。在音乐里的表情术语中“p”是一个常用的记号,译过来是“轻”,意在演奏的时候要控制音量,不可以弹的太响。

六年前 她第一次发现,男生弹钢琴,竟然可以这么迷人。 傅瑞恩一直习惯,在校园这个无人的小角落读书、写诗。 这个秘密的角落靠近一间音乐系教室,树木很多,包围成一个隐密地点,她时常想象这里就像母亲的子宫,潮湿、温暖、安静,这个地方彷佛有一种魔力,能够一让她的心沉淀下来,让她的灵魂,得到最安稳的祝福,这里,可以说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花园。 本来她以为,再也不会有人,能与她分享这个角落的宁静,因为这附近的唯一一间教室,是一楝非常陈旧的建筑,这里属于旧校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学生会在这间教室上课,教室内唯一一架钢琴不但破旧,而且积满了灰尘,她一直认为,那架钢琴根本不可能再弹奏了,因为单从钢琴破旧的外表猜想,琴音应该早就已经全部失准。 但是这一天下午,她才发现自己错了。 那一阵美丽的琴声,是她此生听过,最动人的乐章,甚至,比她那身为钢琴家的母亲,使用家中那架百万钢琴所弹奏出的乐曲,还要深情动人。 钢琴所发出的美妙琴音,吸引了她,她不由自主地从草地上站起来,踏着寂静的步伐,走向那间如同荒废的钢琴教室。 就在那里,她看到那个坐在那架破旧钢琴前,忘我、陶醉地整个人溶入旋律中,在他周围彷佛被一层光圈包围…… 音符停止那刻,她用力拍手,为这美妙的乐音鼓掌。 演奏者像是有点错愕。 他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女孩,有点阴郁的脸孔,没有表情。 那张脸孔,明显的不太友善。气氛顿时变得有点尴尬,瑞恩慢慢把手放下…… 「我,」她打破沉默,吸了口气才往下说:「我被钢琴的声音吸引,你的钢琴弹得真好……」 「叩」一声。 钢琴盖子突然被人盖上。 瑞恩愣住。 这时候他突然站起来,从钢琴边走开,跟站在教室门口的她擦身而过。 原以为他会就这样离开,虽然自己会很糗,但是也会松一口气。但是他却站在她身后一步,停下来了。 「妳也懂琴?」他突然开口问。 她注意到,他的声线带着一点磁性,很干净,很清醒,很冷静的一种声音。 瑞恩回过头面对对方,因为良好的家庭教育教导她,跟旁人讲话的时候视线必须看着对方,但是当她转身后才发现,原来他竟然是背对自己说话的。 她皱起眉头,对着对方的后背说:「懂一点点。」 「一点点?」男生终于转过身直视她。 他的表情跟刚才有很大的不同,不再是一张冷冷的酷样,现在他的嘴角上扬,带着一抹看似讥嘲的笑容。 「妳知不知道,一点点跟真的懂,完全没有亲戚关系?」 「亲戚关系?」她不只眉头皱起,连嘴巴也悄悄獗起来了。 「就是完全没有关系的意思。」他又恢复那种既不屑、又冷淡的调调说话。 这算笑话吗?好冷。 大概因为瑞恩的表情,不小心透露了她内心的想法,男生瞇起眼睛,用阴沉的声调呼喝她:「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呀!」 瑞恩咬住下唇,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质问他:「对一个夸奖你的人,有必要这么严苛吗?」她从小就受到很好的教育,很少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说出真心话。但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说实话了。 男生面无表情。「懂音乐的人,说的话才叫做夸奖。不懂音乐又爱装懂的女生,只会让人觉得很假。」 他讲的话很诚实,但诚实得很伤人。 「你对女生有偏见吗?」瑞恩忍不住问。 他瞪了她一会儿,然后竟然调头,根本不回答就转身走开。「钦,」瑞恩生气了。「不管你有多懂音乐,可是你这个人真的很没有礼貌!」她的声音已经超过平常音量的一倍——这已是她生气的极限。 男生停下来,回头瞪她。 他沉默地看了她很久,久到让瑞恩误以为他要生气,还悄悄后退了一步…… 「谢谢。」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回答。 然后,他就这样调头走了。 瑞恩再一次愣住。 但是稍后,尴尬的感觉让她开始觉得有点生气——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男生,用这么没有礼貌的态度对待过她! 她是哪里做错了吗? 一再思前想后,她责在是找不出被人这样对待的理由。 「好讨厌,」蹬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走道,瑞恩皱着眉,忍不住低语:「这个人到底是谁?真的好讨人厌……」 「喂,阿腾,这样做好吗?」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把踏出音乐系旧大楼的张腾挡住。 抬头,张腾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不怕死地挡住他前面的路。 「这样欺负小女生,不太好吧?」手上刁了根烟,李杰用一种阴阳怪气的声调进行批判。 「让开。」张腾没表情的叫对方闪。 扔开烟头,李杰撇撇嘴。「话说回来,故意跑到旧大楼来弹琴、欺负一个小女生,好像有点违背常理喔?」 张腾连话都懒得答,干脆直接越过对方,无视李杰存在。 「喂,阿腾!」李杰追上他。「就这样走了?」 「烦不烦?」 李杰笑朱咪的跟在张腾身后,对于张腾的冷漠,似乎一点都不以为意。 两人一个冷漠、一个热情,看似完全搭不上边,却是好朋友。 「星期五下午,有空可以教琴吗?」李杰突然问。 张腾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一小时只有五百,怎么样?接不接?」李杰咧开嘴往下说。 他最清楚,只有赚钱的事,能吸引张腾的注意力。 「你抽多少?」张腾开口就问他。 「六四拆帐。」 「九一。」 「九一?」李杰大叫:「你这家伙是土匪啊?!」 「我出劳力,你数钞票,谁才是土匪?」 李杰没话说。「七三!」 「九一。」 「八二!」 「九一。」 「……」李杰额头上已经冒出许多大大小小的汗珠。「你这个家伙……好吧,算你狠,九一成交!衡量得失,他决定向钞票妥协。 「地点在哪?」张腾问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新庄那家卖乐器的音乐教室,周五下午三点上课。」 「我会准时到。」丢下话,张腾就转身走开了。 「真是个超级会计较的家伙……」瞪着张腾的背影,李杰鸣咽地发出不平之吗。 不过,张腾已经走远,当然是连一个字都听不见。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瑞恩再一次见到上次那个弹钢琴的男生,已经是一周后,在她参加的社团的护表会上,再一次遇见他。 一开始,瑞恩只知道文创社找来一个音乐系西乐组的男生,为文创社的年度诗词朗诵发表会弹奏钢琴。 本来学长建议找音乐系国乐组的学生,理由是弹古筝和琵琶很诗意又古典,但是学姐说文创社发表的是现代新诗,国乐根本不适合,所以就提议找西乐组的人弹钢琴。 瑞恩只知道,这个男生是学姐特地去请来的,听说他非常优秀,钢琴弹得出神入化,不但是音乐系教授们眼中的奇葩,而且已经是学校很多女生的偶像学姐本来根本就没有把握对方会帮忙,没想他听到学姐的说明后,竟然就答应了。 但是关于这件事,学长代表社团的男众持反对意见,学长们对于学姐挑选的人选非常不以为然,但因为学姐是社长,学长只是副社长,又因为社里的女生比较多,所以最后学姐胜,学长就算不服输,也无可奈何。 事后瑞恩的学姐对她说,那些男生们都知道那个钢琴高手是谁,他们只是嫉妒这位她请来的高手,到时候抢走他们的锋头。 所以,正式见面之前,瑞恩已经听说过很多关于这个「高手」的事情了。 所以,当彩排那天,瑞恩真正看到他的时候,根本不能相信,学姐们口中那个又帅、又酷的天才,竟然就是那一天在旧大楼遇见的讨厌鬼—— 「啊?」瑞恩瞪着他,张开嘴巴,半天阖不拢。 「苍蝇飞进去了。」他警告。 冷淡的声调,跟那天一样讨厌。 瑞恩终于阖上嘴巴,却不想讲话,转身就走。 「瑞恩!」学姐却叫住她。「妳快过来,彩排前我们想跟张腾一起合照!」学姐的声音很兴奋。 瑞恩却高兴不起来。 可是她的个性又不太会拒绝别人,尤其是学姐们。 「好……」她笑得很勉强,犹豫半天才开始移动脚步。 张腾的目光始终停在她脸上,她却故意不看他。慢吞吞走回去后,她刻意站在最角落,跟他保持五个人以上的距离。 照片拍完后,她心想,终于解脱了。 「等一下妳读诗的时候,我会弹慢一点。」张腾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跟她说话。 瑞恩愣了一下,突然忘了讨厌他这件事,反射性问:「为什么?」 他看她一眼,撇嘴,沉默,然后走开。 那是什么意思?瑞恩皱起眉头。 管他什么意思,反正到时候他弹他的钢琴,她念她的新诗。 他真的弹得比较……慢! 瑞恩不知道,把曲子弹得不成调,是不是就叫做慢? 当学长和学姐们念诗时,他伴奏的时候,都是搭配世界知名作曲家的抒情曲。 但是当瑞恩念诗的时候,他却把琴声弹得零零落落,好象刚学钢琴不久,正在练琴的男孩,音符弹得起起落落没有规律,十分奇怪,但又好乱中有序,偶尔有一,两个音符,可以跟她的韵脚合拍。 瑞恩想,他可能是故意整她的。 因为上次,她说他没礼貌,所以他才会整她。 瑞恩很沮丧,但是又不服输,所以硬着头皮把自己的诗念完后,就一直忍耐到彩排结束。 等到彩排终于结束,瑞恩再也忍不住,她决定去找学姐—— 「学姐,我可不可以不要伴奏?」她鼓起勇气直接找学姐,表达内心的想法。 「啊?为什么?」学姐反问她。 「我想,念诗的时候不搭配音乐,反而有留白的想象空间。所以不用伴奏效果也许会比较好。」她勉强找一个理由。 「可是,音乐是我们这次新诗发表会的主题啊!」学姐皱起眉头,显得很为难。 瑞恩屏息。 没错,这次新诗发表会的主题就是「音乐与诗」。 如果她坚持不需要伴奏,那会显得很不合群,而「不合群」,是从小就乖巧又有礼貌的瑞恩,永远都不会出的状况。 「妳是不是觉得,刚才张腾伴奏的时候,没有为妳弹完整的曲子?」学姐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我去跟他说说看,看他可不可以也帮妳弹一首曲子好了。」 「不是这样的!」瑞恩的脑子选没思考完毕,就听见自己冲口而出:「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我只在乎自己的作品表现得好不好,至于那个人想弹什么根本就跟我没有关系,我一点都不在乎,真的!」 学姐张开嘴、瞪大眼睛看着她…… 她的反应,好像太激烈了点? 瑞恩颤抖地吸一口气。「我、我的意思是说,没关系,有没有伴奏都可以,真的没有关系。」话说完,她勉强扯出一个像哭的笑,然后很突兀地突然转身走开。 才走了几步,瑞恩就开始用跑的,直到跑出彩排礼堂,还是一直往前跑,直跑到她最喜欢的旧大楼花园…… 直到趴倒在隐蔽的草皮上,她才发现,自己的眼角竟然已经挤出眼泪。 因为她觉得委屈。 也许她是惹到他了,可是那时候,明明是那个男生先没有礼貌的! 为什么他要那样整她?害她在学姐面前那么丢脸…… 再也忍不住,瑞恩的手紧紧抓着两把青草委屈地大哭。 现在她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讨厌他!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李杰故意跟张腾谈折数,其实是故意闹着玩的。 张腾的家境如何,李杰最清楚。 他知道张腾一周在外面兼二十堂钢琴课,为了负担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省下来,经常在赶场的公交车上咬面包果腹,所以…… 他根本不可能会有见鬼的时间,跑到旧大楼去弹那架什么见鬼的破钢琴! 「太诡异了!阿腾这个家伙,除了赚钱之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李杰躺在校园的草皮上,一个人喃喃自语。 「你喃喃自语什么?」张胆的影子,突然从李杰头顶上方冒出来。 「唉唷?大白天的,怎么有阿飘突然冒出来?」 「唉唷?大白天的,怎么有阿飘躺这里装死?」 两个人对看。 「干嘛学我说话?」李杰坐起来,冷眼看他。 张腾手里拿着一把口琴,撇嘴一笑,找了一块草皮坐下,然后自顾自吹口琴。 「喂,你什么时候学会吹口琴的,我怎么不知道?」李杰睁大眼睛,用一种见鬼的眼神瞪着他。 「有必要学吗?」 「干嘛?」 「我还没生出来就会了,干嘛?」 李杰瞪他。 张腾像没看见一样,吹口琴。 「吹口琴不能赚钱。」李杰批评,拒绝夸奖他口琴吹得好,虽然这是事实。 「谁说要赚钱?我吹口琴,高兴。」一曲吹罢,张腾把口琴,像变魔术一样耍个花招,把口琴收进口袋。 「你变魔术啊?还是想改行做搞笑艺人?」 「也可以啊!」 李杰瞇起眼。「你怪怪的喔!」 张腾瞟他一眼,「拿烟来。」 李杰丢给他一根烟。 张腾从课本里面抽出一张乐谱丢给他。 「这什么?」 「没看见?乐谱啊!」 「我当然知道这是乐谱,」李杰皱眉。「干嘛给我乐谱?」 「帮我把它卖掉。喂,借把火。」 卖掉?李杰呆住。「怎么卖?」 张腾直接从他前胸口袋里,把打火机掏出来点烟。「你想怎么卖都可以。」用完后又把打火机丢回去。 李杰手忙脚乱才接住打火机。 点了烟,张腾却根本没抽,他的手肘撑在草皮上,眼神望向空地前方的遥远的遥远,手上挟着香烟,像在享受这里的宁静,又像在想什么事情…… 「钦,在校园里公然抽烟,会被记大过。」 李杰冷眼提醒他。 「你看到我抽了?」 「你手上挟的不是烟喔?」 「烟?不是你的喔?」张腾用力吸口香烟,然后突然把烟头扔给他。 「喂!」李杰惨叫,差点被烟头烫到手。 「你这家伙!」他咬着牙喊,赶紧把火按熄,然后把烟头藏起来。 李杰手忙脚乱的时候,张腾已经站起来。「这次六四。」 「什么?」李杰眨眼。「什么六四?」 「乐谱卖得掉,就六四拆帐。」张腾说。 李杰又呆住了。「你这爱钱的家伙,什么时候转性了?」他喃喃说。 张腾看他一眼、「只有这一次。」然后走掉。 李杰瞪着他的背影,知道他又去赶场教钢琴了…… 他也知道,那张腾叫他卖乐谱,绝对是一个困难的任务!因为那精得像鬼的家伙.是绝对不会做赔本生意的。 但是,张腾的曲子并没有卖掉。 尽管曲子没有责掉,但经过李杰的努力,凭他三寸不烂之舌,总算把张腾的曲子送到制作人面前,确定让制作人看见他的作品。 收到曲子的唱片制作人很欣赏张腾的才华,虽然说不用曲子,但是却有兴趣跟张腾谈一谈。 「我听说你是音乐系的学生?」 「嗯。」张腾点头,回答很简单。 制作人瞇起眼睛。「我不是不用你的曲子,而是,一首曲子,并不能为你制造什么机会。」 张腾回视他,沉默。 「你,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了,懂意思吗?」他以为张腾沉默是因为不懂。 「我有一百首曲子。」张腾突然这么说。 「啊?」制作人愣住。 「我有一百首曲子,已经完成的。」他说。 制作人傻了。「一百首?」 「嗯。」他低哼一声。 开玩笑的吧?这小子未免太狂妄了!制作人心里想,但不好意思说出口。「咳,那明天你把曲子带来,我看看。」 「好呀。」他随口答。 看他答得这么轻松,制作人开始自我怀疑。 「好了?」张腾问。 「啊?」 「可以走了?」 制作人瞪着他,像瞪火星人。「钦……」 张腾站起来,准备走人。 「你慢走。」制作人还很客气,也跟着站起来。 点个头,张腾就走出会议室。 制作人傻眼…… 就这样走了? 没有拜托?也没有客套? 「哪来的小子?」制作人皱眉,喃喃自语。 他就不信,这小子明天真的能交出一百首曲子!

www.773.net 2

这是所有入门学习者要接触的,也是开始老师强调最多的很多时候看学生弹的好不好,先看手型好不好,手型摆不好的,那弹得也好不了。说到学生的问题也往往从手型开始。以前我教学也强调手型,要求是:手放到琴上,手指自然打开,里面能握住鸡蛋;或者手攥紧后慢慢松开,手成一个半圆状态。

弹奏的时候,要求保持好手型,有两种比较普遍的弹奏要求;

低音谱号的1535音型

www.773.net 3

在我学琴的时候,手指是不允许翘起来的,不管用什么办法,弹完的手必须都在琴上保持好手型。因为那时候4、5指总是翘着,还被老师打过手。后面的手型,弹奏时手指都是在上面张开的,按照以往的要求,这肯定不对。

第二种:手先摆后,1指弹奏时直接下键弹奏;后面的手指,2、3、4、5手指弹奏时,要一起抬起,一起下落,将力量放到要弹的手指上,其他手指要保持好手型放到琴键上。

然而现在科学的教法,就是第二种,不需要弹奏的手指都是在上面张着。原因有2:

音量如何要求

乐句的走向,句子之间的连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有着必然的联系,这就需要我们在弹的时候,将音与音之间的触键、强弱等考虑清晰,而不是孤立存在的音。

**对“p”的认识**

弹奏的时候手型要求:手指全部打开,距离琴有一段距离,弹奏哪个音,需要的个手指就下键,其他手指依然全部在上面,成打开状态。

用2指弹,2指抬起,其他手指放在琴键上

上面的例子中,在“弹”中已经引出了对手腕,手臂的运用了。弹琴是一个复杂的身体协调配合动作,要发出好的声音,需要整体的合做。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睡着了,先说说那门课对本身认知倾覆最大的

上一篇:  早上医务人士赶来孟天的病室,不知阿爹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