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厕所东边长出来一棵石榴树的,我吃到了我在任
分类:文学文章

  老房子旁的沙果树半立在那里,多年未曾再结下一颗果实。望着窗外,拿起父亲的老照片,微微叹气。
  那年,父亲出去打工后,便再未曾回来。在那之后,父亲音讯全无。
  天空中氤氲着潮湿的气息,淅淅沥沥竟然下起雨来。滴滴雨珠击落在沙果树上,老树吱呀的叫唤了两声,窗外的生息便淹没在了越来越大的雨中。
  那棵沙果树,是年少时的他和父亲一起栽下的。那些年,母亲身体不大好,总是怀念儿时的味道,想吃沙果。他家里离附近的市场也距离很远,骑着自行车过去也需要许久,而且路程颠簸,也不大方便。于是,父亲便讨来沙果树苗,栽种在老房子旁,每天精心照顾。一天天过去了,沙果树越来越茁壮,在一年的夏天,结出了满树丰盛的果实。他兴致冲冲的们摘下了红润的沙果,沙果树旁,果香味轻轻入鼻,沁人心脾。
  那年的沙果结的很多,入口微酸,回味却是甘甜。他挨家将沙果送给左邻右舍分享,部分沙果被父亲熬成了罐头,不大的房子里四溢着沙果香。被熬好的沙果经历了一番高温后,酸涩的味道已然消失,酸酸甜甜。母亲捧着罐头,欣喜异常,开心的笑容仿佛未长大的孩童。那年母亲的病好似一下子好了许多,一家人坐在一起吃过晚餐后简简单单的在老房子附近散步,温馨快乐,其乐融融。一家人的影子拖在在慵懒的夏日,欢快的歌谣随着微风飞向远方。
  却谁知,好景不长。那年过后,母亲的病一日日病重下去了,本不富裕的家中家里也掏空了所有的积蓄。为了给母亲治病,父亲选择加入了打工的浪潮,远走他乡,做了一名农民工。父亲每月都会汇款而来,而照顾母亲的重担便落在了他的身上。接连半年的汇款后,却再也收不到父亲的钱款,四处打听父亲的下落而不得。
  这样持续了几月,母亲最终没有撑住,撒手人寰,在睡梦中静静地离开了人世。直到离开,母亲手中仍死死攥着父亲的照片。他知道,母亲一直挂念着父亲,而直到临终,都没有见到他。
  恍惚间,几年已经过去了,母亲离去时的场景他久久不能忘怀。时而他会翻看父亲的老照片,心中有些挂念,更有些埋怨。几年了,父亲是已经不在人世,还是远走他乡令组建了家庭,生活的不亦乐乎?潜意识中,他始终相信,不会的,这些都不会的。他好希望父亲可以回来,望一望这里的一切。
  那天,阳光透过窗子映在他的脸上。窗外的沙果树不知何时竟然结出了一两颗沙果。
  就在这时,门口正有人推门而入。一个看似年中年,面容上的却皱纹依稀可见,满头白发的老者站在那里。
  “孩儿,是我。”   

图片 1

楼房的地基不错,接楼不成问题,于是就摆上了日程。

      父亲的话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回忆。我并没有见过这个果园的前貌,但我记事起,这里已经仅剩一座土坯房,三颗老枣树和几棵再普通不过的大树。我儿时关于这个园子的记忆,也只是打枣。那时尚小,每次来到这个园子就会嫌弃这个土坯房,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年我们就搬到了这个老房子里,一住就是十余年。我慢慢在长大,我们已经搬出老房子,枣树只剩一棵,它愈发茂盛,像个卫士一样守护着那座老房子。

到了那时候,我还会回来,慢慢品尝我们曾经的付出。

图片 2

教学楼东侧小地里的伏苹果前年就结果了,我还尝过一个,估计是不熟,很硬,不好吃。李子去年就结了,我没有吃,同事讲味道不错。我原先以为很难出息,那些李子树看起来很一般。

      那天吃早饭的时候,我又问母亲:“这怎么会长出来一棵石榴树呢”,母亲说:“估计是谁吃石榴吐哪里的籽自己发出来的”。对于母亲的回答让我心生怀疑,我仔细想了一番对母亲说:“在我家没翻盖房子之前我家厕所在东南角,翻盖之后厕所在西南角,南边历来都是厕所,谁会在厕所旁边吃石榴呢?”这时,父亲说:我们现在住的是曾祖父的种植果树的园子,园子里种满了果树,据听说,园子的南边有几棵石榴树,想必是老根的缘故。

7月20日,轮到我带班,我尝了一年级的金玉苹果黄瓜,独特的金玉黄瓜此前尝过两次,跟孩子一起分享的。

图片 3

政府、村里从外地买来些果树,我们就先后要了些,类似伏苹果的栽倒了教学楼东侧的小地中,李子等栽倒了厕所上方的云杉地里。

      几年前的一天,当我上过厕所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厕所东边长出来一棵石榴树的 小苗,于是我就大喊正在做饭的母亲,她赶忙过来。我说:“我们这什么时候长出来一棵石榴树”,母亲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不知道,我以为你怎么了,大惊小叫的。

2016年7月23日星期六 19点28分

      从那天起,我开始对它刮目相看,它自力更生,它其貌不扬,却竭尽所能的为我们结出最甜美的果实。石榴如此,我亦如此……

结果省里不允许这么处理,接楼工程宣告结束。楼后原本葱郁的树木已经化为了尘埃。

      我于是拿了一颗石榴籽放在嘴里品尝,味道要比我在超市买的要好的多。

栽时,果树很小,而今,已经长大了。

图片 4

前任留下的树木遭到此种命运,我是有责任的,但已经无法挽回,只能另外寻找基地,继续培植树木。

图片 5

谋划是否直接将楼盖拆除时,我提出了不同意见,遭逢雨季,不能及时封顶很麻烦,于是楼顶幸免于难。

      也许是因为我在这个园子里住太久,所以对这棵新发的石榴树有着特殊的情怀。这几年,我的父母长期在外工作,我偶尔放假回家,还会来看看它。

云杉苗的管理很费劲,我们花了不少气力。后来想到将来一旦云杉移除,那么这些地还需要有合适的植物,于是就掂量着找些果树栽上,将来可以把这儿变成果园。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厕所东边长出来一棵石榴树的,我吃到了我在任

上一篇:你睡着了,先说说那门课对本身认知倾覆最大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