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没有本事的男人……,早早的上了床
分类:文学文章

一、
  
   1、
  西北风刮了一天,大地刮的梆梆硬,天清冷清冷的。我不想打牌,便早早就回了家,龟缩在房间里,这种天气,有谁愿意在外面挨冻呢。
  吃过晚饭,无所事事,早早的上了床,坐在被窝里看电视。现在是晚上六点钟,并没有我想看的节目,虽然我不停的变换频道,努力寻找着,还是一无所获。
  转换频道的嘈杂声不停的刺激着人的神经,令人心烦,但我还是不停地寻找,因为我太无聊了。
  妻子皱起眉头:“你烦不烦啊,一刻都不消停,早知这样,还不如让你出去打麻将。”
  我是因为无聊,才在牌桌上消磨时间,但我很厌恶那里浑浊的空气,它常令我头昏目眩。试想,每天在那烟雾缭绕的环境里坐上几个小时,这和慢性自杀能有多大区别,这也是妻子反对我打牌的最大理由。
  我常想,人活到这个份上,实在和动物差不多,一个人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吃饭、睡觉,再也无所事事,生活即无新鲜感,也没有对未来的希冀,只是周而复始的重复着单调的生活,等待着生命的终结。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行尸走肉的含义,说的就是说我们这些人。
  以前的我可不是这样,那时的生活充满了激情,充满了幻想,现在想想,虽然有些不切合实际,但那时人却活的有滋有味。每天都用有限的时间安排令人心醉的业余爱好,追求着离我很遥远的梦,用希望编织的每一天的生活才是充实的人生。
  不知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也许缘于那些无法实现的梦渐渐消磨了意志,也许缘于生活的艰辛而不得不作些割舍,总之,人有了一点放弃,那就会失去更多。
  新闻联播时间到了,这挡节目我勉强可以接受,不是我不关心国家大事,我认为,这档节目里太多的内容不是新闻,充其量只能算是报道。记得有人给新闻下了这样一个定义: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你瞧,这个定义下的多么精准。
  
  2、
  敲门声在冬夜里沿着楼梯盘旋、回响,显得空旷幽深。我看看钟,九点多了,我猜不出这时会有谁来造访。
  用门可罗雀来形容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家丝毫不过分,你想,一没权、二没钱,你拿什么和别人交往?即使有几个朋友,也各自为生活奔波,来往次数也极为稀少。我一边穿衣,一边在脑海里搜索着来的是谁。
  果然是他,老叶,让我猜着了。不过,令人纳闷的是,这个老叶可是个守时奴,他常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今天在用时上可有一点奢侈。
  老叶脱下帽子,拍打掉身上的雪花,带着歉意的微笑,他进门时,一股寒气涌了进来,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天真冷啊。
  老叶也不坐下,从紧裹的大衣里拿出一本书:“这是拙作,请你雅正。”
  这老兄说话文文绉绉的,有些人听不惯,就说他酸,老叶知道了,也不见怪,仍然改不掉他这‘酸’。
  老叶出书了,这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我接过来,《黄梅缘》这本他潜心三年的书终于附印了。难怪他这么高兴,夜半造访,是想让我分享他的喜悦。
  我为老叶高兴。三年前老叶决定写这本书的时候,许多人都认为他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他不可能坚持下去的,老叶很淡定,他承认,自己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老叶说,他还有稿子要赶,就不坐了,他茶也没喝一口就匆匆地走了。
  房间内留下淡淡的油墨清香。
  
  3、
  “别说,老叶这书写的还真不错,挺吸引人的。”妻一口气读完了第一章,放下书评价说。
  “好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是啊,明天还要上班呢。”
  妻关了灯,屋内陷入了一片黑暗,渐渐地,人的视觉开始适应了环境,从窗户射进来的路灯的光亮最终显示出了它的力量,屋内也由黑暗变的光线柔和起来。
  我知道妻并没有睡着,也许她还沉浸在老叶书中所描写的情节中,也许她在往事的海洋中寻觅。
  “什么时候能看到你写的书啊?”妻突然发问,原来她在想这件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没有作答,心说,此生可能没戏了,我已经几年没写东西了,现在还没有重出江湖的打算。
  “你这人缺的就是毅力和信心,你的基础并不比老叶差,要是坚持下来,说不定还是会有成果的。”妻的话充满了惋惜。
  妻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当年我们这个文学小组还是我最先在市级刊物上发表小说,一篇《梧桐树下》不但给我赢得了声誉,也赢得了她的芳心,最终嫁给了我,成了我现在的妻子。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寂,我和妻都在想着心事,我想的最多的是对自己惰性的谴责,妻想的是什么呢?
  
  二、
  
   1、
  妻在两年前就下岗了,那段日子对妻是个噩梦,我不需要太费力的回忆,就能记起那段日子的点点滴滴,因为它已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那种痛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那天妻回来的比较早,我休假在家,忙完家务后坐在那张旧桌旁进行我的创作,我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时抬起了头,看到妻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有些惶恐,该烧晚饭了。
  我无意中看了一下钟,才四点,我惊异妻为什么会回来的那么早。
  深秋的风从窗子里灌了进来,带来了浓浓的寒意,我起身关了窗。
  妻还定定地站在那,她为什么不坐呢,我想和妻开句玩笑,突然发现妻的表情很古怪,脸上没有丝毫笑意,眼角挂着晶莹的泪珠,身躯在嗦嗦地颤动着,她是在外面受了委屈还是生病了?
  我拿了件衣服给妻披上。
  妻顺势扑在我的怀里低声缀泣起来,泪水糯湿了我的肩膀,我没有问为什么,任凭她畅快的哭泣着,发泄是排遣委屈的最好办法。
  我的肩膀是妻暂避风雨的港湾,她在这里得到了庇护,感受到了安全,哭声渐渐停止了,她依在我的怀里,泪水干涸了,呼吸也均匀了,一切都将风平浪静。
  下面应该是揭晓谜底的时候了。
  我拧了把毛巾给妻擦脸,反而又惹得妻泪眼婆娑了。
  “好了,别哭了。”我想是时候正视问题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就算有天大的事,我俩一起承担。”
  “我下岗了。”妻哽咽着说。
  这低得像蚊子叫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却不谛响了个惊雷,将我震傻了足足两分钟,我很快清醒了过来,这时候我应该保持冷静,这个家要想过下去,就不能两个人同时崩溃。
  不,一个人崩溃都不行,我要接受这个现实,要劝妻也接受它,咱小老百姓活在这世上就应该接受各种磨难。
  “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就是下岗吗。”我故作轻松地说。
  妻抬起头来,她的眼神里分明露出了难以置信,这还不算是天塌了吗?
  确实是天塌了,我们的收入本就不高,现在缺了半边天,这今后的日子可就更难了,但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
  “你想啊,这下岗又不是咱一家,大家能过我们为什么不能过?再说咱不是早就羡慕那些在家的全职太太,现在好了,有你在家,我回来也可吃口热饭,当甩手大掌柜了。”
  “那爸妈的养老钱,孩子的学费都咋办?”
  “车到山前必有路,好了,做饭去吧,我的好太太,我饿了。”
  妻开心不起来,仍是满脸愁容:“你还真当你是老板了。”
  妻的心结在一点点解开,她悠悠地说:“这今后的日子再难,咱也得一天天过下去。”
  
  2、
  我的内心远不够强大,我在妻面前的表现纯属装腔作势,目的是将自己内心的脆弱掩藏起来,宽慰妻也是宽慰自己,在帮妻找回勇气的时候,也在寻找我的生活勇气,这不是自欺欺人,也不是虚伪,这只是一个自我疗伤的办法。
  我将自己包裹得很好,一切平静如水,没有波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尽管我的内心在流血。
  “太太,饭好了吗?”进门后,我装腔作势地喊。
  妻面无表情地从厨房出来,我知道饭没有做好。
  我解下妻身上的围裙给自己系上,用衣袖揩去了妻头上的汗:“我最近新学了一道菜——糖醋里脊,你就等着欣赏我的手艺吧。”
  我很快就为这句话后悔了,做饭就做饭吧,偏说这不着边际的话,家里没有一两肉,我拿什么去做糖醋里脊?
  妻的脸色变了,脸上飘着忧愁的云。
  “嗨,都怪我没讲清楚,这道菜叫素里脊。”我只能说瞎话了。
  妻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我将妻推到厅里:“你就好好休息吧,可不许偷艺哦。”
  回到厨房后我开始发愁了,怎样将茄子变成素里脊,管它呢,将茄子用糖醋里脊的方法烧了,你叫它糖醋茄子也罢,叫素里脊也好,名字是人起的。
  吃饭的时候,妻夹起一块茄子:“这就是你说的素里脊?”
  我说是,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妻对我这道自创菜的评价。
  妻偿了一口,脸上露出了惊喜:“你这道菜真的不错,很有特色。”
  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妻叹了口气:“这些年家务事你做的多,我今后就是一个闲人了,家务事都交给我吧。”
  话是这样说,但事不能这样做,妻现在的情绪还不稳定,要是将家务事全丢给了她,不出三天,保准会闹情绪。
  那天,我正将洗好的衣服折叠起来,妻拿起一件衬衣:“你这衣服是怎么洗的?衣领还是这么脏,穿出去还不丢死人。”
  妻原来不是这样挑剔的人,自下岗以后,她的气就没顺过。
  我陪着小心,给妻倒了一杯水:“别生气了,等下我再重洗。”
  妻的手指几乎戳到我的头上:“说了多少遍了,洗衬衣不要用洗衣机,你瞧,都洗坏了。”
  “你说的对,下次一定注意,我就是你的洗衣机。”
  看到我俯首帖耳的样子,妻乐了:“你这个洗衣机还是节能型的。”
  这是妻几天来第一次有了笑容,她心里的坎应该快过去了,可我心里的坎呢?我的心里充满了苦涩,接下来的日子才是真正考验的开始。
  这天晚饭后,我接到一个朋友邀请我出去玩的电话,妻说:“这段日子辛苦你了,去找你的朋友散散心吧。”
  这天晚上,我学会了打麻将。
  
  3、
  麻将是魔鬼,一旦认识了它,它就会勾走你的魂魄,让你时刻心痒痒,难怪中国人这么喜欢打麻将,这就是麻将的魔力吗?
  我们那个小镇并不大,你如果从街头到街尾走一趟,你可以看到二里多长的街道两旁至少有十几桌麻将,这还不包括麻将室里的和那些躲在房子深处的,说家家户户都有人打麻将,丝毫不夸张。
  麻将能让人上瘾,也可以让人忘忧,只有在麻将桌上,我才能真正忘记妻的下岗给我带来的痛楚。
  回到家看到妻的忧郁的目光我就会回到现实,就会感到愧疚,我不该将妻一个人留在家里。
  妻的鼻子皱了起来。
  我不抽烟,一定是那些牌友们烟抽的太多了,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烟味。我抱歉地笑笑,然后识趣地走进盥洗室将外衣脱下来,用凉水狠狠地搓自己的皮肤。
  “从今后,我再也不打麻将了。”我咬牙切齿地保证。
  妻很惊讶地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凭空冒出这么一句话,因为她从头至尾没有说过一句反对我打麻将的话。
  妻定定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及其复杂,既有对这句话的赞许,又有着深深的歉疚。
  “是我拖累你了,如果麻将能让你暂时忘记忧愁你就去吧。”
  “夫妻本是一体,没有谁拖累谁的问题,如果我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何需要你去工作?”
  我大声抗议。
  “你不要生气。我还有事要和你商量哩。”
  我没有生气,因为我说的是实话,我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也不是富二代,我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像蝼蚁一般地活着,所以每个月都离不开妻的一千多元的工钱。
  没有这笔钱,活下去真的很难。
  “这几天,我并没有在家呆着。”妻说。
  怪不得,我每次下班回来,妻还在匆匆忙忙地做饭,家务事基本都没做,我还以为她在闹思想,就原谅了她。
  “出去散散心也好。”我说。
  “你以为我是出去玩了?”妻嗔怪地说。
  妻的情绪不错,我也受到了感染,心情好了起来,我急切地想知道妻这几天都在忙什么。
  “我找到事情了。”
  妻不说是什么事情,是在故意吊我的胃口,我也故意装作不感兴趣,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
  “一家餐厅的老板愿意要我,说好了明天就上班。”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几天来笼罩在家中的阴霾一扫而空,欢笑又回来了,咱小老百姓就容易满足。
  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搅得我一夜没睡好。
  
  三、
  
  1、
  双休日妻上晚班,她提议去逛街,这可是少有的事,妻不像其它女人那样,没事就往商店钻,不买也要看看,饱饱眼福。妻不一样,除非有必要,月余也不去一次,说原因也很简单,除了生活费,我们没有太多的活动资金,妻不想因为看中的东西因没钱买而懊丧。说白了,是人都一样,都有购物欲,关键取决于金钱和自制力。
  我昨晚没休息好,头有些疼,想多睡一会,妻不答应,她态度很坚决,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妻难得有这样的兴致,得,舍命陪君子吧,我努力作出高兴的样子,这也是我们夫妻多年没有战争的诀窍,那就是互相谦让。

  一

问:天天打麻将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女人?

  九年前的一个冬日,那天的雪下得很大,门前雪地上深深的脚窝,是他昨晚上夜班时留下的。冰冷的月牙儿在西面的山梁上没有呆多长时间,便隐去了。第二天早上,太阳升很高的时候,他眯着因一夜未眠而此刻被白雪刺的难以睁开的双眼,拖着酸困的双腿,踏着发出声响的雪回家……从这天起,这个世界上他便没有了亲人,妻子带着可爱的女儿走了,把他一个人留在了这个寒冷的冬季。每当他路过别人家门前,看见烟筒里冒出呛人黄烟,他都会深深地吸一口气,使劲把咽喉深处的痰吸出来,然后有力地吐在地上,以示憎恶。正是这黄烟,使他和妻子女儿阴阳两地。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没有谁见过他有一丝的笑容,只是悄无声息地上班,下班,然后回到那个只属于他自己的屋里。屋里取暖的炉子,早已搬到了院子里,他恨这个火炉。睡觉的房间,到了冬季,如同冰窟一般。他不会做饭,只能到食堂里去。

图片 1

  日子过的这般凄苦,同学和朋友,都在四处寻觅一个适合他的女人。

三人围在麻将桌边,三缺一?抓耳挠腮,急的难过,一人忍不住发声:‘’找小红,她会来‘’,

  半年后,不惑之年的他,家中厨房里多了一个做饭的女人。衣服自己也不用洗了,他只管安心上班。不到一年的光景,他的脸上有了光泽,多多少少也有了笑容。

另一人接话‘’小红和我打了招呼,她今天有事来不了‘’。

  女人原先的家离矿上不是很远,往北走,翻几道山梁就可以看见一个村庄。村庄周围方圆几十公里都是森林,出山的公路上,森林警察设有卡子,检查出山的所有车辆,不得将木材运出大山。男人三十五岁那年,趁着夜色在山里偷偷砍伐树木,树倒下时不慎砸在腰上。出院后,命虽然保住,却成了瘫子。大半年后,死在了家里,留下一个九岁的女儿和一个六岁的男孩。男人走后刚满三年,就有人上门说事,其实是问她是否想改嫁。公公婆婆都是过来人,知道儿媳还年轻,不可能后半生遭无男人之苦,故此也没有阻拦,只希望儿媳改嫁时,能将六岁的孙子留下。女人没有了男人,行走在村子里,总感觉矮其他女人半截,说话没有底气,时常还遭遇一些不轨心态男人的调戏。当有人向她提及改嫁一事,并得知再嫁的男人是一个矿工,家里没有负担,光棍一人时,虽未见过这个男人的模样,她还是很快地答应了,同意把儿子留给婆婆。必定儿子是他们家的骨血,这点事理她还是明白的。如果不把儿子留下,而是带过去,等长大成人,买房子娶媳妇肯定需要很多的钱。必定自己是二婚,开口向男人要这么多的钱,的确很困难。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有钱了,就多陪些嫁妆,钱少就少陪,没有啥标准,男娃就不一样了。

‘’她有啥事,有事她也不会管,我知道,她瘾大的很,我打她电话‘’,说完拨电话。

  她带着女儿嫁了,总算走出了大山,今后永远不再去地里干活了。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她一天都不想过。她去过城里,看见城里那些和自己年龄相当,有些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女人,脖子上带着项链,耳朵下吊着金耳环,穿着打扮和她完全不一样。她嫉妒过,埋怨老天爷的不公平,恨父母把她生在大山里的农村,后悔嫁给了这个短命的,没有本事的男人……

没多久,小红急匆匆赶到了麻将场,

  他上班很正常,每月的工资全部交给这个农村来的女人。他不喝酒,也不吸烟,只希望回到家,可以吃上一顿热乎乎可口的饭,自己不用洗衣服就行了。山里走出来的女人大都很节俭,不轻易乱花钱。她嫁过来的时候,女儿十三岁,好在男人有一个同学在市上一所中学当老师,买了两条好烟送去。同学说明了情况后,校长心中萌发了善念,嘴里不停地说:“好可怜的人啊”。于是交了学费,免去了借读费,而后,女儿就住在学校里的宿舍,读了初中。

‘’你不是跟我说有事嘛‘’?

  不用下地干活,给男人做饭、洗衣,她感觉轻松自在。男人把工资全部交给她,心中好生高兴。几年下来,屋里到有了一些积蓄。她趁男人上白班,中午不做饭的机会,跑到市里一家金店,给自己买了一对金耳环回来。

小红:‘’是有事,你们又要跟我打电话,三缺一,我耐不住就来了,没什么急事,叫我老爸去办了,开桌’。

  虽然二人在一起生活两年多了,但对男人的脾气,她一点也不清楚。等男人吃过晚饭,她怯怯地说:“没有和你商量,我买了耳环,你看看。”说完,把一个精巧的小盒子递过去,眼睛不眨地看着男人。

打麻将成瘾的人,睁开眼就会想着下午或晚上的麻将,看不得听不得麻将二字,只要一召唤,根本就无心干活,只想办法奔赴麻将场。

  男人接过,打开,说道:“不错,很好。既然买了,咋不带上?”再没有了别的话语。

麻将场上有几大怪趣事:一是一把大牌定口,持牌人甚是紧张,男的烟一口接一口深吸,女的眼晴贼溜溜转,有的脚抖个不停,祈祷别人不胡牌,自己自摸,一旦胡到了牌,手拍桌子,激动的嘴里:我糙,我糙,女人会高兴的和旁边人讲一下经历,多么的不容易!年纪大的兴奋的犯心脏病,脑中风的事例皆有耳闻。

  女人紧张的心松了下来。晚上电视没有看多久,女人就早早催男人上床了。她今天很高兴,也很兴奋。

二是手气不佳者,胡不到牌还老点炮,心情不好乱丢牌,发毛,边上人稍不注意惹火他就直接怼或狠狠的瞪人一眼,怪这怨那,结果越‘’将‘’越输,一场麻将下来输了钱,血压升高不说,还没了牌友,有很多要好的朋友为打麻将吵闹成了路人。

  女儿学习很好,考上市里一所重点高中。那年的中秋节,女人又给自己买了项链,项链在她的脖子上闪着金黄的光。男人也看见她脖子下闪动的金光了,什么也没有说,一脸的平静。

三锻炼出了老奸巨滑,遇事不慌,心态平和,冷静观察,抓准战机,一招制敌,胜多负少,这是高手!

  “老公给你买的吗?看来对你挺好的。”走在矿区的街道上,大凡认识她的女人,看见项链后问她。

上面说的小红,让父亲去办事,她父亲业务不熟练,时不时打个电话来问,搞的她手气也没了,父亲也没办成事,她忐忑不安回到家,被老公好一顿训斥,要她后果自负,她老公会赚钱,对她也好,吓的她老实了一阵子,不过要断根有点难度。

  “我自个在金店买的,他看见后也没有说啥。”回应着问她的人。

大多数喜爱玩麻将的人,纯粹是一种娱乐,亲朋好友抽空聚在一起聊聊天,开开心乐一乐,和赌博扯不上,但不来点刺激又觉的乏味,还有就是斗斗智:和上家,卡下手,盯对方,才使麻将有很大的魔力吸贤纳士,发扬光大,经久不息,成了中国的一粹!

  “你一个二婚女人,能嫁这么一个好男人,真是福气……我家那男人,把钱看得比命都贵,连一个耳环也舍不得买”其中一个女人这么说,竟羡慕起来。

有一句老话:啥事都有个度。

  女人听后,满心的欢喜,脸上流露出自得的喜悦。

你还有一种责任:工作,生活,家庭需要你的付出和担当!

  二

我也会打麻将,那是年轻的时候,迄今已有二十多年没玩了,反到感觉那种环境让人反感。但是,玩麻将可以,你得有个度,嘴嚼着饭就往麻将馆跑,更有甚者,家也不管了,孩子也不管了……

  女儿上了高中,课程抓得很紧,每月最多只回家两次,比上初中的时候少了很多。男人早上去上班走的早,不让女人起来做饭,希望她能多睡会,所以早饭在街上吃。因为是井下工人,午饭只能在井下吃班中餐了。说是班中餐,其实是凑合着吃点馒头或者烧饼一类的东西,然后喝点水而已。一天能好好吃一顿饭的话,还是下班回家吃的那一顿了。农村长大的她,一天两顿饭早已养成了习惯。男人早上起来的时候,轻手轻脚,走出来,门也关的很安静,不曾惊醒她。太阳升的老高她才起床。洗漱完毕,对着镜子,脖子上带上黄灿灿的项链,然后锁了房门出来,径直朝矿上的菜市场走去。菜市场旁边有一家包子店,一碗小米稀饭,两个包子,让她吃的开心高兴。吃过饭,已是早上十点半左右。男人下午五点多方能下班回来,自己回家也无事可做,矿上熟人少,没有别的去处,麻将馆倒是消磨时间的好地方。

我前段时间回老家,去见自己很要好的闺蜜,我们已经有七八年没见面了,我特意去沈阳见她,准备陪她三天就回桂林,到了当天中午,我把宾馆房间开好,立马就联系她,大概是中午十二点多吧,她在打麻将,我能理解不能玩半路走人,可我等到晚上七点,她才开车过来看我,我们坐一起吃了顿饭,她就冲冲走了,而且心不在焉,我知道她整个心都在麻将馆,第二天,我自己在宾馆傻傻的躺了一天,她连一个电话没有,我晚上就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回桂林,第二天上飞机前我在朋友圈晒了机票,到桂林的时候,她发了一句,你走了,我没有回复她。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变化,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共同点了,以前不相信什么叫三观不合,现在是大彻大悟了。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有本事的男人……,早早的上了床

上一篇:因此永春和小英从小一起玩耍,我拉开门就要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