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朵儿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在QQ上倾听雪在说她的阿
分类:文学文章

在这深夜的片刻闲暇中,我点上一支熏香,为你讲一个多年前关于网恋的故事。故事不长,一支香燃完,故事也就讲完了,但被香熏出的心情古老而又忧伤。
   “很久很久以前,我幻化成你手心里的一朵花。”
  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朵儿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在QQ上倾听雪在说她的阿甘。说阿甘的温柔细腻、博学幽默、才思敏捷……末了,雪说:“姐,我感觉自己把握不住阿甘了,你的个性和阿甘有些相似,趁我出去学习两个月时间你和他聊聊,帮帮我好吗?”随即还发来一串哭泣的表情,令朵儿虽感觉雪请求的可笑,却也不忍拒绝。朵儿是雪在网络中最要好的姐姐。
  朵儿神差鬼使地决定先不暴露说客的身份。当即加了阿甘QQ,并发送请求: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得今生同船渡;我得用前世多少次回眸,今生才得以与你共线识?
  第三天,朵儿打开QQ就发现阿甘的头像亮着,显然是通过她发送的请求。随之,阿甘的头像一闪一闪:“前生对我五百次回眸的MM好啊!” 正愁着该如何开聊呢,阿甘的调侃令朵儿菀尔一笑,她突然想对这个早就熟知的陌生人调皮一下。
  朵儿掩着嘴笑着回复:“前世我脉脉含情的第五百次回眸没能引起你的注意,决定今生一定要找你——报仇!”
  “好啊,小姐放马过来吧,俺接招就是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第一个晚上他们就这样见招拆招 你来我往地斗着嘴。一些日子之后,朵儿才算真正地领略到了阿树的幽默与博学。好久没这么用脑子斗嘴、没这么开心地笑过,朵儿意犹未尽,决定不想过早拆穿自己的说客身份。
  再一次见到阿甘是在他出差回来的当天晚上。
  “我今天刚回来就上来会你,怎么样,没有愧对MM的深情目光吧!”阿甘的头像闪着。
  虽是调侃,但朵儿隐隐感觉到阿甘对她地眷恋。谁能拒绝得了快乐写满眉眼间的舒畅呢?阿甘亦不能。
  朵儿点了个微笑着的表情,加一杯绿茶,附上几个字:“辛苦了,喝杯为你而泡的绿茶吧。”
  阿甘随即发了首Kenny G的萨克斯独奏曲——《回家》过来,说:“如此风清月朗的夏夜,有一美女相伴,怎能没有音乐?”看样子,阿甘是个懂情调的男人。
  《回家》从萨克斯管中徐徐飘出。萨克斯音色的悠扬清亮,或高亢或低徊,把《回家》这首曲子表现地或缠绵、缥缈,在朵儿听来如梦如诉。朵儿的眼眶里渐渐蓄满了泪水,被音乐搅起的心痛弥漫开来:“家”是什么?我要怎么样的付出才能有一个充满真爱的家庭呢?婆婆何以如此容不下我?朵儿的千思万绪随着音乐越飘越远……
  原来,朵儿有个家,还有个八个月的儿子。
  婚礼第二天,婆婆就使出浑身解数来确立当婆的地位。
  朵儿,怎么也忘不掉那一幕:自己在厨房前的洗衣池,清洗前一天婚礼上穿过换下的衣服。丈夫拿着一个漂亮的锁匙扣找婆婆。婆婆正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忙着什么,房间门正对着洗衣池。“妈,还有一把闲着的大门钥匙给我吧,我给朵儿。”丈夫的语气轻松愉快。他觉得把家里的钥匙尤其是大门钥匙交给朵儿,以此表示朵儿从此是他家的人。
  朵儿听到丈夫的话,懂得他的意思,嘴角微微上扬:“男人还挺心细的,我还没想到这个呢!”
  接下来,婆婆该去拿钥匙,丈夫把它串在漂亮的锁匙扣上,郑重地交给朵儿,深情地对朵儿说:“从此,你是我家的人了!”多么顺理成章又温馨的桥断呀!
  可是,故事却急转直下。
  “她拿大门钥匙干什么?每天回家可以叫老爸开门啊!我的钥匙要留着给二姐备用。”婆婆尖厉的声音从房间门直冲过来,刺疼了朵儿的耳膜,朵儿愣住了,表情还僵在刚刚甜蜜地遐思里。
  “二姐每年回来一、两次,可以叫门的呀,给朵儿钥匙是为了让她进出方便。”丈夫提高声音与婆婆争执着。
  “我要留把钥匙二姐回家时进出方便。她自已可以叫门!”婆婆尖厉的声音不罢不休。
  丈夫可能是怕太大声伤害朵儿,压低了声音。接下来,不知道他们还说了些什么。但这就够了。朵儿异常难过:“结婚才两天,我哪里来得及得罪婆婆?”
  等她洗完夫妻两人的衣服,晒好。丈夫拿着钥匙来到她面前。有点尴尬地递给朵儿。朵儿是个性子刚烈的女子,她接过丈夫手上的钥匙,扔在他脚下。气愤地说:“我就算是你们家雇来的保姆,为了进出方便,也得给一把钥匙。她当我是什么?我不要了!你还给她!”
  从此,和婆婆算是结下梁子吧。婆婆又看不惯朵儿整天跟丈夫腻腻糊糊,把幸福和快乐写满每一个细胞的样子,常常找茬子给朵儿脸色看。每天下班回家,刚进家门,就看到婆婆瞬间拉黑了脸,恶言恶语,声线尖厉。同事说那是婆婆的恋子情结在作怪。倔犟的朵儿不肯示弱,婆媳间虽没有明枪明箭地干上,却也是硝烟弥漫。夹在中间的丈夫束手无策,渐渐地开始埋怨朵儿不懂体贴他的难处,夫妻关系不知不觉慢慢变僵,甚至连朵儿生了小孩都不能改变这种状态。
   滴滴滴,阿甘的头像固执地跳着,朵儿回过神来,已是泪流满面。阿甘关切地询问:“怎么啦朵儿?哪儿不舒服?还是宝宝醒来了?”
  不是的!不是的!朵儿一边掉泪一边摇着头在心里喊着。看着阿甘的头像还在跳,才想起阿甘是看不见她的,于是回复:“东风恶,欢情薄!”加上一个泪流满面的头像发给了阿甘。
  阿甘发来了一个文件,接收,点开,是个屏保图:一只小狗在为另一只掉泪的小狗擦眼泪,旁白:妹妹你别哭了!哥哥为你擦泪好么?
  朵儿的泪掉得更凶了,好久没有人这么温柔地对她。仿佛一个极度饥渴之人无意中得着一点水,喝过之后感觉是更加地干渴。朵儿有一种想把头靠在阿甘肩膀上的渴望,感觉自己总有一天会爱上这个男人。
  阿甘静静地听着朵儿哭诉着对生活的彷徨无助,对婚姻的无奈,间或发来一两句安慰的话,直至深夜。阿甘给朵儿留下了手机号码,说:“宝贝不哭!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而开。”
  阿甘下线后一夜无眠,一直以为朵儿是个快乐而调皮的小女人,没想到她笑容的背后藏着如此辛酸的经历。看到朵儿在哭,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揪紧着难受,有一种想把她揽在怀里地冲动。阿甘发现自己爱上这个调皮而忧伤的女人,决定要为这个女人做点儿什么。
  渐渐地朵儿发觉阿甘呆在网上的时间似乎比平时更多一些,而每次下线前阿甘都要看着朵儿一下。每一次上线几乎都能看到阿甘已在线,随之一句:“宝贝你来了。”朵儿虽觉得阿甘对她称呼地转换有些过于亲密,但没有拒绝,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把她当宝一样地疼着呢,朵儿也不例外。
  转眼已是秋天。一个傍晚,秋蝉嘶哑的声音在一片一片地撕扯着黄昏,青蛙在鼓噪着夜的来临。朵儿有一种烦躁不安地情绪。照常上线,阿甘好一会儿才看到她,说,朵儿我带你去一个聊天室吧。朵儿以为会有很多人在线的聊天室,一定好玩。没想到只看到雪和阿甘。朵儿的头“嗡”地一声,脑子一片空白。
  雪看到朵儿进来,情绪异常激动,对着阿甘喊:“若我和朵儿同时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阿甘说两个都救。
  雪哭了!
  朵儿相信电脑前的雪哭了!
  雪又对着朵儿说:“阿甘说他爱上了一个女人,今晚就带给我看,他从来只当我是妹妹。我以为是谁呢!姐,我把阿甘托给你,你却偷了我的阿甘!你太卑鄙了!”
  朵儿无言以对,和阿甘在一起的日子,早就把雪布置地任务给忘到九霄云外。朵儿瞬间觉得自己是小人,任由雪骂着。默默地退出这个阿甘为雪而开的聊天室,关了电脑,躺在床上,泪又开始不争气地往下掉。
  很多天没上线了,朵儿沉浸在深深地自责与对阿甘难以割舍地依恋中左右为难。
  收到阿甘的手机短信:“今生我要用多少日子的守候,才换得来生的相守?”
  朵儿的心发紧着痛,打开电脑,阿甘即发来一张小图片:一双手捧着一枝娇艳欲滴的玫瑰。音乐缓缓响起:……网上的情缘也轻轻问我,爱一场,梦一场,谁能躲得过……
  朵儿心有所动,其实和阿甘相识的时间并不长,故事却好像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了。
  “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是幻化在你手心里的那一朵花。”朵儿发出后,有些恍惚: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真的就是幻化在阿甘手心里的那一朵花儿吧。
  现实很严峻,生活很浪漫。网络情感再缠绵,终究还是虚拟的。
  忧伤过后,朵儿认真分析自己这段时间沉迷于网络的心理状态,迅速作出相应地调整,不再把情感寄托在某个人身上。闲暇时读书、写字、学习业务知识、呵护好宝宝,虽然平凡,这才是幸福安静的日子。
  清晨,朵儿站在高大的一品红树下,她闭目养神,双手叠扣,气沉丹田。一阵清风掠过,从她的发间、指缝间滑过,有些微凉,但感觉神清气爽。
  都说往事如风,那就让往事都随风吧。朵儿握紧双手,暗暗思量:做个充实的女人,握住自己所拥有的。   

佛经上说:男人,女人到世界上干啥来了?是了缘来的。无缘不聚,无债不来。咱们做女人的啊,多数都怨恨丈夫,不怨恨丈夫的少。男人或许会说:我媳妇还恨我啊,我还不晓得呢。我告诉你,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为什么佛法说夫妻是缘、儿女是债,无缘不聚、无债不来?

女人为什么抱怨的多?因为女人从嫁给男人的那一刻起,就把全身心都交给了这个男人,成家以后,爱这个家,爱丈夫,爱孩子,为了这家拼命地干活,结果,这个丈夫不会说好话,有的男人一辈子不会说一句好话,从来没有说过:「妻子,你辛苦了!」甚至有的女人干了一天的话,想对老公撒撒娇,讨两句好话听听,就对她老公说:「哎呀,老公啊,我今天没有少干活,累啊。」结果他怎么说?他直着嗓门大声吼吼:「谁不干活了?过日子的,你累,别人不累吗?」一句话就把女人冲撞得眼泪汪汪,觉得委屈的不得了。回到房间里一个劲地掉眼泪,想:真是气死我了,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木头疙瘩,好话都不会说。其实想找个安慰,没有找着不算,还受了一包气。嫁了这么一个不会说话的男人,或者一个倔强的男人,或者一个贪玩的男人,女人在家一定生气,抱屈。

佛经上说:男人,女人到世界上干啥来了?是了缘来的。无缘不聚,无债不来。咱们做女人的啊,多数都怨恨丈夫,不怨恨丈夫的少。男人也许会说:我媳妇还恨我啊,我还不知道呢。我告诉你,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女人啊,你们今天听了我的课就应当明白了,什么道理呢?女人啊,你前世欠他,今生才嫁他啊。你今天嫁给了老张家,老李家,你为什么没有嫁到老王家去?因为你欠他才嫁他啊,所以无债不来,无缘不聚啊。

女人为什么抱怨的多?因为女人从嫁给男人的那一刻起,就把全身心都交给了这个男人,成家以后,爱这个家,爱丈夫,爱孩子,为了这家拚命地干活,结果,这个丈夫不会说好话,有的男人一辈子不会说一句好话,从来没有说过:「妻子,你辛苦了!」

有人说:「老师啊,你可别这么说,要是说我欠我丈夫的,我丈夫其实就对我不好,他要是晓得我欠他的,回去,他不得揍我?」有人说:「我不欠我丈夫的,他待我挺好的。」男人啊,就会欠女人的。没有债,不会组成一个家庭。

甚至有的女人干了一天的话,想对老公撒撒娇,讨两句好话听听,就对她老公说:「哎呀,老公啊,我今天没有少干活,累啊。」结果他怎么说?他直着嗓门大声吼吼:「谁不干活了?过日子的,你累,别人不累吗?」

有的男人会对女人说:「你嫁给我吧,以后所有的家务,什么洗衣做饭拖地,我啥都干,什么也不要你干。只要你能嫁给我。我都愿意。」有的女人结婚以后跟人家跑了,后来回来了,这个男人还要她回家的。这不是欠人家的吗?只是多数女人都是欠男人的。

一句话就把女人冲撞得眼泪汪汪,觉得委屈的不得了。回到房间里一个劲地掉眼泪,想:真是气死我了,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木头疙瘩,好话都不会说。本来想找个安慰,没有找着不算,还受了一包气。嫁了这么一个不会说话的男人,或者一个倔强的男人,或者一个贪玩的男人,女人在家一定生气,抱屈。

那怎么还债呢?有的女人骂男人:「我怎么嫁给你这么一个窝囊废?啥也不得行。」见到邻里就贬责自个的男人,见到同学也贬责自个的男人,说自个的男人太没有用,都是自个在忙里忙外,快累死我了。

女人啊,你前世欠他,今生才嫁他啊。你今天嫁给了老张家,老李家,你为啥没有嫁到老王家去?因为你欠他才嫁他啊,所以无债不来,无缘不聚啊。有人说:「你可别这么说,要是说我欠我丈夫的,我丈夫本来就对我不好,他要是知道我欠他的,回去,他不得揍我?」

你听了我的课,就不会再贬责自个的男人了。假如你真的嫁给了一个窝囊废,那是前世,他为你效力得太多,今天,你就应当补偿。这不是你倒霉,而是你前生种了那样的因,今生结果了。你前世一手所造的所有业,你今世都得承受。佛家讲「受了,受了。」受了,就能了这个业。

有人说:「我不欠我丈夫的,他待我挺好的。」

你回家心平气和地承受去吧。从今天起,不要再恨了,他就是你前生欠他的多,所以,今生你得承受。有的人骂人骂了半生,甚至骂得连人家的老祖宗也骂上了,到现今还脑袋疼,还不晓得怎么回事?成天吃药,都快变成药罐子了。

男人啊,也会欠女人的。没有债,不会组成一个家庭。有的男人会对女人说:你嫁给我吧,以后所有的家务,什么洗衣做饭拖地,我啥都干,什么也不要你干。只要你能嫁给我。我都愿意。有的女人结婚以后跟人家跑了,后来回来了,这个男人还要她回家的。

我一看,人家的老祖宗住在她头顶上,她能好吗?吃多少药也不会好。听完因果课以后,你还想骂谁啊?女人嫁给什么样的丈夫,都是你的命啊。今天遇到的人,都是命中有的,都是前世种得因,今天才结这样的果。认账吧,无债不来,无缘不聚。

这不是欠人家的吗?只是多数女人都是欠男人的。那怎么还债呢?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朵儿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在QQ上倾听雪在说她的阿

上一篇:www.773.net:看着忙活的医生和护士,父亲知道后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